群棲欲。

Welcome to my blog

▼置頂



呃也就是閒來無事的本站瀏覽指南……
這絕對不是因為管理人想要逃離防偷懶廣告!(淦





▼關於本站

群棲欲。/站主:涼。

分家倉庫/花開堪折
企劃倉庫/薄暮。


文章創作主,二次元有同人有女性向有。
無断轉載禁止。


另因fc2本身的問題有時會出現字或符號無法顯示的情況,
請原諒管理人無法將舊文一篇一篇全部修改過O<<(懶







▼吃什麼?很多下收

我會吃的是以下CP,粗體是主推。

Episode.01 牽牛花 一血卍傑×ヤマジラ/建御雷→獨神










# 一血卍傑同人 / バンケツ
# 【花語三十題】18.
# 大和武尊×自來也/建御雷→獨神
# 腐有捏他有捏造有。

# 自設獨神(無性別)出沒,各種我流設定一直線。
# 英傑們名稱/別稱很多挑自己喜歡的翻了。
# 英傑們對彼此的稱呼照自己喜歡的翻了。










Episode.01








  「──那個。」

  原以為已經自顧自在熟睡中的人突然開口發言,留著一頭銀白色長髮的忍者維持著正跪的姿勢,睜開了半只眼朝對方望去,只見身旁黑髮的男人不知在何時坐起身來,視線正直直盯著前方。

  他於是跟著看了過去,視線越過不受季節法則的拘束、滿開著奇花異草的花廊,他們的獨神就在那裡,面前站著手中握著茜色花朵的軍神。

  「表情還真開心呢。」

  男人低聲道,明明看來像是被勾起了興趣,語氣與表情卻是毫無起伏的變化。

  忍者就這麼靜靜的看了一會,看著獨神依舊溫柔的笑著,伸出手輕輕拂過對方的頭髮,看著軍神微低下來頭,稍稍驚慌卻又滿是喜悅的表情……他仍不懂對方所指為何,最後只是什麼也沒有說的將視線放回身旁的男人身上。

  「真好啊。」

  而對方這麼說著,但語氣聽起來倒是連一絲羨慕也沒有。
  過於自由的傢伙。讓人搞不懂的傢伙。


  思考了一會,忍者靜靜的開了口:「摸頭倒也不是那麼難達成的事。」

  聞言那雙豔紅色的眼睛看了過來,隨著光線角度變化的閃爍光芒就像燃燒的火焰,接著男人終於露出了無以外的表情,微微的牽起了嘴角。

  「不,我倒也不是在說那個──嘛,不過……」

  然後有些含糊的如此回應道,又像是正在思索,最後男人稍稍挪動了身軀朝他湊近。

  「……!喂……」
  「這樣也挺不錯的。」

  忍者低頭望著那個擅自霸占自己大腿還一臉得意的傢伙,很快就放棄了將對方推下去這個選項──畢竟早就知道自己實在是拿這個人沒轍,不然也不會每每總是處在下方……輕嘆了一口氣,他改而實行自己剛才發言的內容,伸出手去碰觸那頭黑色的短髮。

  枕在腿上的武神隨著他的動作輕瞇起了眼睛,就像是隨時都會再次睡著的貓。

  「所以呢?」

  「所以啊,」本以為不會再次開口的男人回應了他,「畢竟是吾兒,就更覺得可憐了。」

  「……吾兒?」
  「哈哈,難道不是嗎?」

  聽見他略帶彆扭的回應,男人像是覺得有趣那般笑了,伸出手撩過他在身後整齊束起的頭髮,放在掌裡把玩。

  好似很溫柔地……就和在枕邊時沒什麼兩樣。

  忍者不知道這個動作有什麼意義,也不清楚對方為什麼要這麼做,但或許這讓自己的心情也不算太壞……總之他一如往常的默許了這個動作。

  不過……可憐嗎。建御雷嗎。

  想起剛才的畫面,他再次抬起頭,那方兩人仍愉快的交談著,完全沒有任何一丁點需要被可憐的要素在。不如說自產魂後建御雷得以獨佔獨神的時間越來越多,反而是個讓本殿內的英傑們羨慕又忌妒的對象。

  或許是察覺了他的困惑,武神停下了正捲著銀白色頭髮的手指。


  「主很溫柔,不論對誰。」

  他不否定。

  「很喜歡。想去守護。很重要。想待在身邊。」

  無法否定這份心情。


  「……但是,『那個』是不會真的愛上誰的。」


  男人沉穩的聲音這麼說著,彷彿宣告著什麼,毫不猶豫地。


  「不會成為誰的,也不會有誰成為唯一。」



  「所以才說,很可憐。」




  沒有回報、或許也不求回報的單相思。
  另一邊是,不懂何為愛情,溫柔所以才殘酷的博愛。

  啊啊,這既羨慕,卻又讓人同情的──


  武神不再露出笑容了,在這以上的事情就算思考了也不會有任何益處,彷彿要說給自己聽那般,他打算閉起眼睛陷入睡眠,卻在準備翻身時對上了枕邊人的目光。

  「……………。」

  忍者低下頭,默默的看著對方的臉,接著他伸出手,帶著手套的手指學著男人方才的動作,撫摸的動作從頭髮滑到了額間,最後停留在柔軟的臉頰上。

  他看著自己的倒影映在對方的眼裡,然後被搖曳的火焰打碎。

  「自來也──」
  「但,你也是。」


  忍者說著笑了,連自己都沒察覺的笑了。
  用連在夜裡都沒能聽過的溫柔聲音喚了那個名字、


  「……你也是啊,大和。」



  呼喚名字的聲音那麼溫柔,好似有點悲傷。
  或許只是好像而已。


  但是啊、但是啊──


  大和武尊凝視著對方,但最後依舊只是什麼也沒說的,用自己的手覆過了對方貼在自己頰上的的手背。

  而後再次閉起了眼睛。















牽牛
  ──虛偽


  (你是──不懂愛為何物、殘酷的鬼之子呀。)























-----------------------------------------------------* END.17.08.20

一血的CP好難翻譯稱呼!!!(大喊)

獨神(爺)>神代(親)>櫻代(孫)>雙代(曾孫)
>>自家的代別關係圖&第一個櫻代(建御雷神)是大和武尊和自來也生的(????

我家設定:
獨神>>溫和博愛,對誰都很溫柔,平等愛著所有英傑,沒有唯一(所以偶爾也會顯得殘酷而無情)
建御雷>>主君一直線的忠犬汪汪,經津很煩人。
大和武尊>>腦內不明野郎(by酒吞),喜歡獨神但不是愛情,看似漫不經心,對自來也大概還在「想放在自己身邊,不知愛情卻已經用表現愛情(我流)的方式在對待」的階段。
自來也>>八傑內的常識人,喜歡獨神但不是愛情,對大和是「清楚知道自己抱持著好感,但還不算非常有愛情自覺」的階段。

不過這兩個人如果不喜歡,沒有好感,大概根本不會讓對方停留在離自己這麼近的距離上。
這隨時都會被殺掉的距離。

PS挖了一下牽牛花(朝顏)的花語,與其說是「虛偽」,應該說是「虛幻」,但畢竟是人家寫好的題目XD其它意義還有「虛幻之戀」「愛情」「堅固的牽絆」

或許在這裡放入「愛情」的意義也很適合。




◪短附錄:

「哪,姐姐大人……」
「怎麼了,小月?」
「不覺得小武尊和小青蛙的背影,看起來就像世俗說的夫妻一樣嗎?」
「嗯嗯,恩愛是好事情哦~」
「哈…………我去奇稻田姬那裡了。」
「這邊也是一對笨蛋夫妻呢。」

望著緣廊上正在膝枕play的三貴子姐弟。


Episode.21 未央柳 聖痕幻想×亞奇力→團長









# 聖痕幻想同人 / 聖痕のエルドラド
# 【花語三十題】11.
# 獸族傭兵亞奇力→團長(絕贊單向★)
# 腐有捏他有捏造有。

# 主線劇情相關。部分台詞與Episode.08馴養相關。
# 記憶模糊想要找劇情回顧卻啥也沒有只好自己隨便來的離別前夜(喂











Episode.21







  ──下好覺悟吧。
  對,從最初與你相遇的那一刻開始。


  『暫時回不去的話,』

  記憶裡那個人滿臉塵埃卻仍微笑著,丟下刀,改朝他伸出了手,『那麼,要不要和我一起回我的家?』



  從我點頭允諾、決定停留在你的身邊那時候、

  已經做好了,
  隨時會甩開你的手的覺悟。









  不是美女、也不漂亮、很標準的男性。
  或許其實從頭到腳都不是自己喜歡的類型。

  他看著面前那個矮了自己一些的妖族青年,每次都會這麼想。


  「──要走了嗎?小獅子。」

  但也每次每次,當青年抬起頭來,朝他露出笑容的時候、使壞的喚著那個只屬於他的暱稱的時候,總會想著今天也仍想待在對方的身邊的自己,又是怎麼了呢。

  「已經非走不可了。」
  「是呢。」

  被自己稱做指揮官的這個人。將自己帶回來的這個人。
  明白他的心裡早已經埋下了名為『忠誠』的玫瑰,卻仍不厭其煩地、溫柔的喚他的這個人。

  ──真傻啊。
  他想,卻總是止不住的想要微笑起來。


  「明明承諾過會成為你的劍與盾的傢伙,要這麼走了喔?」

  或許是最後一次了,猶豫了一下,黑髮青年還是伸過手去碰觸對方,手指由白銀色的瀏海滑到眼旁,想過要溫柔,最後卻也只是輕捏了捏那柔軟的臉頰,「……你可以再生氣一些啊。」

  「真傻啊,小獅子。」

  聞言白髮青年先是一愣,接著就笑了起來,不顧他的任何訝異,只是回握住他準備收回的手,按在掌裡,望著他,「足夠了……雖然其實還遠遠不夠,我也想這麼對你說。」

  「你──」
  「足夠了。」

  握著自己的手的力道加重了幾分,下一秒卻又很快的鬆了開來,他好不容易才按耐住想要去抓住的衝動,最後只是握緊了拳頭。

  「去吧。沒關係的……我一直都沒有忘記你是獸族的子民。」

  到你該去的地方去吧。
  這麼說著的白髮青年卻滿臉落寞,像極了被拋棄的幼犬。

  「那個表情,看來你的覺悟還不夠呢,指揮官。」
  「我可不想被小獅子這麼說。」
  「……也是啊。」

  被這麼說後發覺自己又反射的就稱呼對方為『指揮官』的黑髮青年搔了搔臉頰,他重新正視對方,看著映在那雙藍色眼裡的自己是擺著怎麼樣的一張臉,卻發覺就像怎麼也看不清楚了。


  立場終究不同。背負著的東西不同。所以我們成為不了彼此的所有物。


  「就算能待在你身旁的人不是我,絕對不要隨便就死了。」


  早就知道了──
  最後你會選擇的人是誰。與你同行的人是誰。我能選擇的又是什麼。



  「不準死啊。」
  「在對你再一次說『歡迎回來』之前,不會死的哦。」
  「笨蛋………我可不知道,還會不會對你說『我回來了』喔?」
  「那也沒有關係。」

  只有在這種時候會發揮莫名固執心的傢伙。
  但是卻不像過往那樣拗執的要一個約定了,是因為不想讓他為難罷。

  黑髮青年無奈地勾起唇角,等著對方的下一句話。


  (好了,把我的名字還給我吧。)



  而白髮青年只是微仰起頭,盯著他看了一會後,才緩緩開口:

  「再見了,亞奇力。」
  「再見了………白欒。」


  有些謹慎的,他喚了那個名字。
  而聽見這句話的白髮青年,只是輕瞇起眼睛,抿唇笑了。









  啊啊,想要好好露出笑容。

  想要毫不猶豫的對你許下回歸的承諾。
  想要相信這是我們第一次的離別,而不是最後一次的相遇。


  ──所以啊,甩開你的手吧。

  因為不這樣的話、
  就沒有辦法抑制自己想要去擁抱你、想要想盡一切辦法留在你身邊的衝動。

















  戰場上,他見到了。
  僅是遠遠的一瞥,在嘶啞的喧囂人群之中,兵戎交接所發出的銳利聲響裡。

  不知是被捲入還是自願的那個人同在前線,正沾著血、揮著刀抵死前行,身旁一如往常的跟著那名讓自己感到稍稍可恨的黑衣軍師。

  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然後自己也總是很普通地就被傷害到了。


  (看吧、果然──)
  (和你許下不死之約、回歸的承諾的人,到底也不可能是我吧。)




  「──亞奇力?」
  「………沒事,走吧。」

  身旁傳來虎斑大貓困惑的呼聲,雖然這麼回答了,對方卻彷彿了然於心一般露出了無奈地笑,煩躁的讓他忍不住揮拳過去揍了對方一下,催趕對方快點邁開步伐。

  背過身跟上同伴的腳步,黑髮青年仰起頭,呼出了一口氣。

  「………真是不想承認啊……」


  (原來早就變成了被你所馴養的家貓了。)


  有時候會忍不住想:
  如果你能夠更加的狠心、能夠更徹底的讓人討厭就好了。

  這樣的話,我一定也可以毫不猶豫的甩開你的手、抓傷你,真的就再也不回去。





  (………薄情的傢伙。)

  黑髮青年抽出腰間的長劍,自嘲地笑了。















未央
  ──放棄


  (當我們開始呼喊彼此的名字,也已經做好傷害彼此的覺悟了嗎?)

























-----------------------------------------------------* END.17.07.24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突然的就寫了聖痕還寫了這組(幹

記得那時候三族聯盟打獸族這段劇情,該走的都回去了讓我很難過,早就知道了,攔不住的,都不是你的──始終會不離不棄在身邊的只有軍師啊・゜・(PД`q。)・゜・

就算到了現在心中的單向箭頭一直是:花貓>>黑貓>>團長>><<軍師
雖然覺得黑貓團長很棒,但果然只能出現在平行世界(黑貓:

一切的起點就是這句:薄情的傢伙。
>>小獅子說的這句是指自己(比起愛情選了忠誠),也指團長(埋怨對方始終沒發現自己的心思)。

在被馴養之後,就算歸還了名字,也沒有獲得真正自由的黑色獅子。

最後一句是與Episode.08馴養的「當你開始呼喚名字,那也即是建立關係和成為彼此所有物的開始。」對應。(挖賽12年的差點不敢看&溫差也太大(RY

▶ 阿涼家的企劃住人們






▶ 參與企畫
PMP/PM in Plurk
Nigrita/尼格理塔
PMP2/PM in Plurk2



角色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