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棲欲。

MENU

【REBORN】A字母系列三










  and:和(answer相關)


  難得的午後下午茶時間,只可惜不夠讓人放鬆,放下手中白色瓷杯,彭哥列十代首領挑起半邊眉。

  「嘛……」面前親愛的雨守護者聳聳肩,口氣意外的和我無關。

  那端正吵的不可開交的兩人據六道骸的說法是不想驚動到綱吉才安分的沒拿武器動手動腳,停在口舌爭鬥上,但還是毀了滿桌瓷器茶點,山本頭一扭閃過後頭飛來的奶油餡餅,不緊不慢的喝著茶。

  「那你說要是十代目和那三人組溺水你救誰啊!?」忠犬怒吼。

  ……怎麼還在這問題上打轉哪。綱順手接下迎面飛來的盤子,總算了解到劍士的態度是怎麼回事了。

  「這個嘛,」六道鳳梨笑著瞥過綱一眼,「當然是救庫洛姆他們啦。」

  後方曜三人組感動的差點沒落淚,劍士偏頭算是表示疑惑,首領一臉平靜,忠犬準備發作。

  「然後和親愛的綱吉一起沉入水中。」狡詐而深情的微笑。





  affect:影響


  螢幕裡倒在一片血海裡的男主角握著女主角的手滿臉不捨更多哀愁的訴說著別離的話語,深情而無奈。

  獄寺握著遙控器,撇頭看向旁邊一臉隨時都要跟女主角同步哭出聲來的山本眼裡都是眼淚,雖然想說笨蛋這有什麼好感傷的,終究只是遞了紙過去。

  他心裡明白山本並不是因為這沒內容的文藝愛情片而哭。
  終究只是因為那眼熟得似曾相似的情景,一句帶著不捨的沙啞聲調:好好活下去。

  獄寺靠過去握住了青年的手。死死的握著。





  ago:很久以前


  跑來應門的斯誇羅頂著顆亂糟糟的銀色腦袋,不是剛起床那種狼狽,而是長長髮尾被狠狠砍去的模樣。

  「你頭髮怎麼回事?」山本確實傻了眼。
  「打算剪了。」對方毫不在意的回答。

  山本拖著腮等待他的劍術老師修剪那頭白的形如月光的頭髮,一刀豪邁的剪到了頸邊,突然想起了好久以前聽過的關於他和XANXUS的約定,對哦,他垂下眼簾,斯誇羅頭也沒回的說過來幫我吧喂,手上的銳利剪刀揮動著亮銀色的光輝,晃了下又被影子給蓋住了光。

  山本走向前,斯誇羅簡短的說:不過是想換個新髮型。
  山本體貼的微笑:很適合你。

  窗檯上放著的紅花和那個人的眼睛一樣目的教人無法直視。





  attitude:態度


  「這隻鳥怎麼回事啊好痛!?」縮手。
  「不愧是雲雀學長養的鳥……」捂頭。

  「哎。」山本從門那端探出頭來「你們找到雲豆啦~」

  色眼睛,小小的黃色鳥兒歪著頭,吱吱吱的叫,拍著毛茸茸的羽翼飛了起來,圓滾滾的十分可愛……個頭啦!
  哇啊山本快閃開────啊咧?

  「嗯?怎麼了?」
  「呃…那個…雲豆不是很兇猛的嗎?」

  鳥兒親暱的啄了啄山本的嘴,「哈哈,不是很可愛嗎?」

  背脊一冷,突然意識到什麼的年輕首領刷白了張臉,獄寺跟著臉色大變。

  ────誰來告訴我這一切都是假象連後腦杓的拐子一起啊啊啊啊啊Q口Q





  anima:生命


  女孩懷裡抱著毛皮色,小小軟軟的貓咪躲在屋簷下躲雨。
  貓兒金色的眸子眨啊眨像極了晴天暖暖的陽,她望著小貓沒幾秒就哭了出來。

  這微小生命多麼脆弱,少了庇護馬上就迎來死亡。
  女孩記起了某個非常重要的人,給了自己個家,笑著說我需要妳。

  「哦呀。」

  撐著傘走來的男子蹲下身子輕輕抱起了貓,藍色紅色的的異色雙眼裡都是笑意。

  「一起回家吧?」

  眼角還帶著淚的女孩重重點頭,握住男子的溫暖手掌。
  那天的雨聲十分溫柔。





  astatically:不穩定


  他說:我厭倦笑了,我累了。
  說著說著只剩滑過嘴角的鮮血,溫熱的落在你的手背。

  那副身軀看來就像覆於血池之中,搶救而回的遇難者。
  什麼都沒有什麼都不曾擁有什麼都失去了。

  那,累了就好好睡上一覺吧。
  晚安,親愛的。

  他用那雙似乎能夠毀滅一切的雙眼看著你。
  緩慢的閉上
  ……晚安哦。











-----------------------------------------------------* END.08.03.15

只有六篇(喂)
被和望逼著放的囧

and:和(answer相關) →獄山、骸綱
affect:影響→獄山
ago:很久以前→SX、雨守師徒
attitude:態度→雲山
anima:生命→骸、庫洛姆
astatically:不穩定→骸山……?

【REBORN】A字母系列二










  assemble:拼湊


  睜開眼時聽見來自雪地的沈默,感覺像雪崩遇難被壓在底層的人,四肢全都動彈不得,麻的沒感覺又想說應該要喊冷才對。

  「獄寺君?聽的見嗎?獄寺君!」

  視線清晰的落在旁邊髮青年眼裡,但說話的不是他,隔著旁邊有個看來稍嫌瘦弱的青年,脫口而出你是誰之前他反射性的挺直身子顯得戰戰兢兢,沒過一會就用標準的日文唸出了淺意識裡加於對方的稱呼:十代目

  「呃……」

  「嘛,我說好了首領。」那個人微笑「我是山本武。」

  山 本 武

  還沒拼湊的記憶裡有個人扯著幾近破爛的身軀要他放手,他大喊要死就一起下去,接著後頭一聲槍響就真的一起下去了,可以的話會攀爬著扭曲的岩壁回至上方,下面那人卻沒預警的放手筆直的摔落,連再見也沒說。那個人、山本、山本武——…

  「你這個…這個…阿呆我不是說了不准放手你到底在幹嘛啊!」

  「獄、獄寺君?」

  唉。山本扯開嘴角,昭然若揭的無奈:因為你那麼說所以我才放手的啊笨蛋隼人。



  ……搞什麼鬼這兩個不是說失去記憶的嗎現在是怎麼回事啊醫生=口=!←某首領內心吶喊。





  awles:無畏的


  若要給評語,斯誇羅會說:真是個天真的蠢小子。
  隨後又補上:但這樣的天真還不置於讓我討厭。

  刀背劃過腹部,幾乎沒什麼血液溢出,就算用力都不見得能在身上刻劃出深至見骨的缺口,他要問你到底想不想打啊,可是對方一臉認真的說又不是為了要殺死你才打,他打趣的回答說這樣下去就是我會殺了你喔小子,此時雙方都一臉泰若自然,抵住刺過來的長刀,山本會笑著說你不會。

  因為斯誇羅喜歡我嘛。

  喂喂……

  差點錯割自己的手指,好讓人無力啊喂,斯誇羅收回刀子,挑眉看著對方:不要在打鬥中講這種話題。

  啊,斯誇羅要認輸了嗎?

  囉唆,下午我有任務,自己好好練習小鬼。

  還有著溫度的那隻倖存右手伸過來拍拍山本的頭,低頭的時候估計是自己也沒注意到自己在笑,襯著一頭銀髮的皮革制服也反射著刺眼的白。





  amaranth:不凋花


  親愛的,僅獻於你。
  不論身心、愛情、忠誠……

  千遍一律的花束和卡片,總是以點狀雪白的滿天星為底,有時是盛開正豔的紅玫瑰、純白的百合、粉紅夢幻的波斯菊等。

  然而花總是凋謝,不論餵養多少水分,遠比花期結束更早死去。
  卡片是需放入碎紙機被裁的模糊不清最好。

  別傻了
  你的心絕不可能忠於任何人

  最後一份禮物是透明刺目的單枝紫丁香,不需要花瓶水分飼養,
  永不凋謝的……水晶花。

  「我想要訂一束白罌粟,」他看向桌面上守護者的戒指「卡片內容就寫……」

  與花一同放置的是彭哥列首領的死訊。

  即使奇蹟發生使你愛上了某人並發誓至死不渝
  那個人也絕不可能是我,絕不


  不凋花呀,就算花沒有凋謝,親愛的,那也只是代表我的心非人造品。但愛已凋謝,終將凋謝,空留的誓言又有什麼用呢?

  所以讓我們都遺忘吧!











-----------------------------------------------------* END.07.10.13

久違的更新,說是更新但其這些都是早就寫好的舊槁。
本來想等多寫一點湊成10篇再發,但請原諒我最近文思枯竭什麼也想不出來OTZ

好了我知道人物被我寫壞了但我不想重寫謝謝(靠)

assemble:拼湊→獄山
awles:無畏的→S山
amaranth:不凋花→呃…白山囧?

*白色紫丁香花語:誓言
 白罌粟:遺忘


【REBORN】B字母系列一








  blaze:炎


  他常常覺得澤田綱吉是火,綺麗的金色火焰,在一片暗中引領著他走的光。

  逐漸被吸引、逐步靠近、低溫火傷,接著便不可自拔。

  那火焰能燒光在夢境裡一整個冬季盛開的白蓮,延綿彼岸的曼朱沙華。

  「

  隔著一片霧藍,他只能隱約看見對方眼裡燃燒的燦金色。
  溫暖的、溫柔的金色。

  水牢裡的一切都是虛無的色,並不是在沈睡而是看起來像沈睡。因為即使睜開眼還是一片朦朧的,寂寞的藍。

  「彭哥列。」

  他低語,緩慢的眨了眨眼,去注視、去記憶,那會讓自己不顧一切追尋的火焰。

  「骸,我們約定好了喔。」聲音清晰的溫柔「請你回到我身邊。」

  他想或許他有資格這麼說,想要說:約定好了。

  可是那話語卻全都哽在喉間說不出口,他只能笑,直到親手擁抱對方之前都用著些許顫抖的目光追隨。

  「彭哥列…親愛的綱吉,你願意讓我待在你身邊嗎?」





  blizzard:暴風雪


  髮青年撿起滑落的大衣重新蓋回早已熟睡的對方身上,調整姿勢好讓兩人都能舒適點。

  手機冷光螢幕還停在通話中,他拿了起來與義大利那端的首領繼續對話,簡單的說明現在情勢:暴風雪,停機中。

  (那你們現在在哪?)

  「機場裡,隼人已經睡著了,不想吵醒他。」

  (這次是麻煩了點…真是辛苦你們了。)

  「那就順便放我們幾天假嘛,」他側過頭去看青年的睡臉,指尖壓在對方皺緊的眉間「兩個月換一星期?」

  (嗯…其他人目前都在本部,哇!里包恩你不要突然一腳踹過來———)

  「……綱?」

  (放假批准,一個月,不過請用其中兩星期處理另一個任務…)
  (不要老是搶電話!抱歉山本,詳細內容過兩天再說也沒關係,你們好好休息吧,天氣很冷小心不要生病了。)

  切斷電話後他微笑看著對方睡眼惺忪的表情,「我吵醒你了?」

  「從放假那裡開始就醒了……雪好大。」

  「還會下上一陣子呢,這雪。」山本也將視線移往玻璃窗外紛飛的雪花,「真令人懷念……隼人?」

  「……我已經睡夠了你也給我睡覺,要看雪明天陪你看一天。」

  獄寺壓過對方的頭,形成兩人互靠著彼此的姿勢,看著對方彆扭的表情山本隨即發出了悶笑。



【REBORN】A字母系列一










  antithese:否定主張


  「我討厭你。」
  「我喜歡你。」
  「我討厭你。」
  「我喜歡你。」
  「我…………」

  銀製的叉子劃開盤裡柔軟的動物內臟,定住。
  滿桌灑落豔麗的紅玫瑰,杯裡、盤上、碗裡,最後落在被告白者頭上。

  「骸,」笑意無限溫和:「繼續拔花瓣的話我會讓下一片變成我想殺了你喔。」






  apartment:公寓


  「哎。」

  開門的那個人微笑,有點無奈的皺起眉頭「沒想到是你。」

  另一方抬頭看了看門上掛著的檞寄生,拿下嘴裡咬著的菸拉過對方乾脆的吻上,兩人都沒閉眼。

  「少來,」跟葉子一樣的眼睛半瞇,「你早知道是我吧?」

  對方褐色眼睛裡擺明寫著笑意,「早安吻,需要附贈全套嗎。」

  肯定問句,一個伸手拉開對方圍巾一個解開對方領帶,算是同意一整早都在房裡培養感情。




このカテゴリーに該当する記事はありませ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