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棲欲。

MENU

082:ぼくらはいつかを夢みて眠る










我們總是望著夢睡著
〔ぼくらはいつかを夢みて眠る〕






龍。






  我作了一個夢。

  抬眼時,天空是朦朧的橘紅色,黃昏了啊,我想。而我正騎著長鬃毛的馬,在看不見盡頭的道路上緩步而行。突然,一支箭劃過半空,朝著前方筆直飛去。糟了,我在瞬間這麼想,但卻不知為何,馬兒也不安的低鳴了聲,我握緊疆繩,驅使馬兒開始跑,跑吧,朝著這條路前進,跑吧。

  馬兒快速的奔馳,我的心臟慌亂的狂跳,迎面而來的風像利刃般擦過我的髮際和臉頰,跑吧,我輕聲說。

  逐漸接近的一片廣大空地,乾裂的沙土,破碎的旗幟東倒西歪的插在地面,或微弱的隨風飄動,深藍色和白色交織的模樣。在最前方,有一個身穿深色冑甲的男子,略嫌纖細的背影,他將手中的長刀收進腰間的刀鞘,刀刃相接擦出銳利的金屬聲響。

  「你來遲了。」

  男子的聲音低沉,他轉過身來看著我,而我只能反射性的跪下身子,恭敬的低頭。

  「…非常抱歉。」

  那應該是出自我口中的聲音。這個人是我的主君吧,而我是他的部下,我們打了場戰爭,清晨時分出兵,眾人約定好不是戰死沙場就要回來相聚,遲了,遲了只剩我一人,來到他的身邊。

  主君的臉頰上有傷,凝固的血跡斑駁點綴,「抬起頭吧。至少你回來了。」

  「是的。」
  「只剩我們了。」
  「是的。」
  「……這是犧牲生命換來的勝利。」
  「是的。」

  我凝視著他,那是比起我更為稚幼的臉龐,落寞而悲傷的情感在他眼中翻騰,我向前跨了一步:「殿下……」

  他卻突然的微笑了:「好了,我們回去吧。」

  我再次恭敬低頭回答,他靠近我,伸出手想拉我起來,我也伸出手,那是一隻覆滿厚繭的大手,比他骨感的手大了許多。然後,就在我抬頭的瞬間,主君的右眼輕易的自眼框中跌落,咕嚕咕嚕的在地面翻滾了幾圈,靜止。

  我訝異的說不出話。

  那隻右眼,化成了一隻金色的蛟龍,迅雷似的飛上空。

  「飛走了啊。」


  我看向主君,他仍維持著笑容,僅剩的左眼正閃耀著和日輪同樣的燦金色。

  是和那龍一樣的顏色。







○●

我想這夢是看完戰國還有獨眼龍傳記的遺留。
感謝這份哀傷,我會好好珍惜。

007:梅雨の記憶








梅雨的記憶

〔梅雨の記憶〕







  雨啊、雨呀──如同銀線般的穿越天空──落下了───
  雨呀、雨呀──如同棉絮般輕柔的踏上枝葉和花朵──…



  …哦,是雨降小僧啊。

  孩子特有的稚嫩嗓音透過雨傳來,是祈雨的歌聲,站在亭柱下抽煙的髮男子回過頭去,看到幾個身穿白衣的孩子拿著紙傘在空地繞圈玩耍,很快的又跑不見了蹤影。

  哎,小孩子還真是有精神呢。男子暗想,將木煙管拿在手中,有些無聊的把玩著,白色的煙霧讓本來就已模糊成雨點的四周景象更加迷濛不清,只有遠處的青山樹還看得出一片蒼翠的色。


  那麼,你又如何呢,人類的孩子?

  他輕聲問,將視線轉向對面廊柱下,抱膝坐著的男孩子,穿著一襲褪色的藍衣,瘦弱的身軀和蒼白的臉龐,說是躲雨但也早就全身溼透了。

  一副落水貓兒的模樣,該不會是被拋棄了吧。
  ……你是誰…?
  嗯…看來還沒能區別呢。
  區別…?
  你看得見那邊玩耍的小孩吧?那是祈求降雨的妖怪哦。
  妖怪、那你也是──
  哈,也算是吧。…我是這座墓園的鎮墓獸。
  鎮墓獸…那你是好的妖怪囉?
  好不好我可不知道。

  那只是你們人類擅自給我們的定義。男子微瞇起藍色的眼睛,牽起嘴角:孩子,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我被…拋棄了。
  被誰?
  父母…不,整個村子……
  因為你看得見妖怪?
  ……嗯。他們說我是不祥的鬼子。
  那麼,你討厭這種能力嗎?
  不討厭。我不討厭…可是……
  你討厭的是人類?
  …………。
  因為人類是有恐懼心的,會懼怕自己無法解釋或接觸的東西……譬如妖怪。
  害怕…嗎?
  你看得見我們,所以不會害怕吧。
  嗯。

  雨就如同歌謠唱的那般,像千萬根銀針似的,銳利劃過半空,踩上枝葉,滑落在水漥上激起小小的漣漪。…看來,離放晴還有段時間呢。

  等雨停了之後,要到哪裡去?
  不知道。但是…一定會有什麼辦法的。
  是麼。

  斜瞥了孩子一眼,男子又重新抽起煙來,自顧自的看著陰霾的灰色之空。似乎是按耐不住這沉默的氣氛,孩子抬起頭來看他。

  妖怪先生…你討厭人類嗎?
  不討厭啊。
  為什麼?他們不是把你束縛在這了嗎?
  嗯…如果我想走也是可以。但是,約定好了。
  和誰?
  ───秘密。況且你們人類很有趣呢。
  有、有趣?
  …人類的壽命在我們妖怪看來,只是瞬間罷了。所以就這麼看著也沒什麼不好。
  妖怪先生,已經活很久了嗎?
  唔、有幾千年了吧。我自己也忘了。

  嗯…?男子似乎是注意到了什麼,將放於身邊的紙傘遞給孩子。雨變小了,趁現在走吧。今天雨是不會停了。

  妖怪先生…你是貘…嗎?孩子看著墓園前石刻雕像,一隻踩於雲霧上的巨貘。

  是啊。
  那你的名字呢?
  真名可不會告訴你。
  為什麼?

  因為言靈是很可怕的。男子笑了笑,孩子,記得別輕易把自己的名字告訴妖。

  謝謝你的傘…。
  哪裡。快點離開吧,等等雨女也過來的話,你就下不了山了。

  孩子撐開紙傘,邊步出紅亭子,在地面踐踏起冰冷的水花,走沒幾步卻又轉過身來。

  貘先生。
  嗯?
  下次…明年的五月,我可以再來這裡嗎?
  啊啊。

  男子露出微笑:可不要迷路了才好。

  孩子笑著揮了揮手,撐著傘的小小背影逐漸消失在蜿蜒的山路盡頭,很快的就看不見了。髮男子將視線轉回天空,在恢復寂靜的墓園一角,他輕輕閉起眼睛。


  下個梅雨時節,我們再見吧。







○●

同樣是百鬼人設的小短篇(笑)
你的管狐設定啥時要出來我超期待^^

051:海よりも遙か








更遙遠的
〔海よりも遙か〕







  貘是會吃夢的神獸哦,他會吃掉所有打擾先祖們安眠的惡靈。
  一直一直在這裡?
  是啊,擔當鎮墓獸的職責。
  可是這樣的話、會很寂寞吧?


  ……是誰。
  你睜開眼睛,看到面前站著一對身穿華服的美麗母女,母親撐著紙傘,溫柔婉約的姿態,而小女孩年紀約才七、八歲。她湊近你,指尖撫上石像,又喃喃的說了一次:一直待在這裡,很寂寞吧?

  奇怪的孩子。
  你伸了個懶腰,看到放於墓碑前的鮮花和供品,在我睡著的期間…又有誰死了嗎?

  遠遠吹來的清風裡,有海洋的味道。瞇起藍色的眼睛,不對,不只是風,是她們的夢境嗎…啊啊,這樣啊……你看向那個新白的墓碑,有個男子的身影佇立於前。

  你是他們的家人嗎。
  嗯,因為經商渡海,遇到了暴風,連屍體都沒能帶回來。
  至少你的靈魂回來了。
  你是……貘?
  是呢。你的夢境帶有海洋的味道。
  ………。
  哪,想不想到她們的夢境裏去一次?
  這種事情…做得到嗎?

  嗯。你看著男人,又將視線轉到仍在墓園門前聊天的母女,笑了:就當作是你們一家人陪我聊天的謝禮吧。

  …關於你的惡夢,就給我吧。
  我的…惡夢?
  想不起來也沒關係,我會拿走它的。
  然後你只要記得她們就好了。

  閃動的日光碎影,斑駁的透過密佈樹枝映在地面上,在你語畢的那一瞬間,男人的身姿也消失了,只有鮮豔的黃色花朵還在風中搖曳。你回過頭,不知道是不是湊巧,女孩的目光就像是看著你一般,可愛的牽起嘴角微笑。


  帶著美夢沉沉睡去吧。
  這是我唯一能給你們的,最後的夢。







○●

為了百鬼而跑出來的人設。

貘,傳說為吃夢的神獸,特別偏好噩夢。古神話中記其外形:身如熊、鼻如象、眼如犀、尾如牛、四肢如虎。

最近忙到翻掉,好想被鬼隱啊囧

091:沈黙の海







沉默之海
沈黙の海






  她落入了一片海。
  汪洋墨藍裡有著他們的身影。
  可誰都沒有說話。
  鹹澀的海水,味道或許和眼淚相同。


  “請你、不要只是沉默不語。”


  加州大學的錄取通知信。
  她纖細的手指輕輕撫過白色封面,明明笑著卻歎息了。

  那天,一向忙碌的青年突然來訪。
  數朵嬌柔的粉色玫瑰送進她的臂彎。
  還買了菜,說要親自下廚。
  她覺得受寵若驚。


  晚餐很美好。
  浪漫的燭光、熱情的義式料理、溫純的葡萄酒。
  還有青年的溫柔體貼。
  一切的一切。


  那是一片無聲的墨藍色。
  粼粼的泡沫閃耀。



  他們一起清洗碗盤,她心疼他帶著細微刀傷的手。
  青年始終帶著微笑。
  溫柔的讓人不知所措。


  “我喜歡妳。”
  誰的聲音。誰的。誰。的。

  “    。”



  那彷彿是一個夢。
  噢,是的。
  她環視著空盪的房間,勾起嘴角。

  行李早已整理裝箱。
  溫順的木質地板上疊著幾個紙箱。
  要和這裡告別了。
  那的的確確,是一場夢吧。


  他們都墜落一片汪洋大海。
  幾愈溺死。
  她還惦記著、
  記著要告訴青年。

  “我好喜歡好喜歡你的笑容噢。



  青年手指上閃耀銀光的戒指。
  婚約者卻不是自己。

  即使如此你─────
  “喜歡妳。但不愛妳。”


  這是一片海。
  寂靜的沉默之海。

  她緩緩


    閉



  起


       眼


    睛。










○●

  (聳肩)


092:きみのためにありふれた歌を歌おう。





為了你而唱熟悉的歌曲吧
〔きみのためにありふれた歌を歌おう。〕






  男人的頭髮是似火焰的酒紅色。
  眼睛是璀璨的金。
  帶著戒指的修長手指。
  喚著他的名字、

  微笑起來的模樣呀…
  是那麼的、那麼的………


  無人的休息室裡。
  他眨眨琥珀色的眼睛,靠過去碰觸男人垂落雙臂的髮絲,冰涼而柔軟的紅。


  一日一月一年。
  可以見面的時間多麼不安定。


  即使如此你還是等待著。
  青年淡淡的微笑,手掌輕柔的來回撫過對方的髮流,小心翼翼,就像在碰觸最珍貴的寶物。


  “……我回來了。”
  “嗯。回來了。”


  男人的手過來握住他的左手,有點冰冷,那雙緩緩睜開的燦金色眼睛映出他的倒影。
  柔褐色的影子。他的嘴角牽起了溫柔的笑容。


  “你手好冰。”
  “你的手卻很溫暖。”
  “睡吧、”
  “我會在這裡陪你。”


  晚安。
  青年俯身於對方額角印上一吻。


  一份無以名狀的眷戀。
  請讓我,為你而歌唱吧。

  唱一首歌。
  我們都熟悉的歌。









○●

  最近要走印象派風格(靠)

  說真的,累到要攤了。
  或許都只是藉口也說不定。

  即使如此……、



012:のばした右手さえ臆病だった





連伸出右手都膽怯
〔のばした右手さえ臆病だった〕






  「和我一起走吧。」

  你對著他彎腰做出邀舞的動作,挺直的手伸於半空,他只是看著你什麼也沒說、僅此於看著你。這時正值火光燦爛燃燒的夜,你於月圓下提出請求。


  「和我…一起走吧。」

  再次你對他做出紳士應有的良好禮節,這次他也只是看著你,眼神倔強的不肯轉移,淚水在火光映照下閃得發亮。你低頭望著一地血雪遍佈死屍、望著他被風吹的搖搖欲墜意外單薄的身影。


  「親愛的…你願意和我一起走嗎?」

  這次你依舊對他伸出手,只是身上的傷口疼痛的讓你無法動彈,你們相望數秒,這次他將手覆於你的手掌。接著緊緊握住,眼底似乎有波光粼粼的水珠佔據了一片色。

  「走吧、我跟你一起走、一起走……」
  「所以————」


  你只能微笑,然後請求他別哭。
  因為你再也沒有辦法替他擦去眼淚了。








○●

同樣為驅魔練習,主角兩人不明請自行代入XD

このカテゴリーに該当する記事はありませ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