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棲欲。

MENU

沉默與微笑的對話 大振×水榮/濱泉/A3







沈黙と微笑の対話






  “──吵架了?”

  邊說邊將盤子上的陶瓷杯和茶點放在桌上,榮口望著面前兩位友人。一個事不關己的專心在筆記上,另一個則從進門坐下就扭過頭看著窗外發楞,旁邊少了某個金髮的前輩氣氛就是莫名奇妙,他拉了椅子過來在兩人面前坐下,微笑的一派稀鬆平常。

  “嘛,要說是吵架也不算…”
  “阿部!”

  阿部停下筆,端起咖啡,自然無視旁邊凶惡的眼神,該說是習慣了還是個性使然呢?榮口不免又當起調停者,隨後遞了蛋糕過去給泉。其實緣由大概推估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泉不是會隨便和人起爭執的類型,任性也是少有,所以大概又是另一方做了什麼「不太合乎常理」的舉動。


  “反正大概就是濱田前輩又做了什麼吧?”
  “真的是蠢事。”

  我說泉啊,也用不著拿蛋糕出氣吧。
  兩人一同望著泉手裡的叉子鏗鏗的打在盤面。


  “……算了,別說這個。三橋和水谷呢?”
  “………。”
  “三橋聽說是發燒,今天的課都請掉了。”
  “這就是今天阿部心煩氣燥的主因?”
  “泉……”
  “好了好了。”榮口拎過桌上的筆記,“這裡抄錯段了哦,阿部。”

  泉笑了笑,隨手從架子上拿了本雜誌,抬頭的時候遠遠就看到窗外某個熟悉的身影,髮色在陽光下耀眼十分,而推開門進來的人卻是水谷。

  “咦。阿部和泉都在啊?”
  “喲。”
  “……午安、………”
  “濱田前輩?”
  “。”
  “嗯?現在是什麼情況?”
  “哈哈……”

  阿部聳肩,榮口苦笑,沒再多問的水谷捧著幾個牛皮紙袋走到木櫃子旁,熟練的收拾起來。因為說不上是吵架大概也不用勸反正不會出事,榮口只是倒了兩杯茶,拿著其中一杯就湊過去幫忙水谷,這邊三個人沉默,中間那位面不改色的繼續忙著複製筆記。

  “…………。”
  “…………。”
  “…………。”
  “…………。”
  “………喂。
  “…………。”
  “…………。”
  “………你們兩個要道歉要原諒都行快點說好不好。


  光用眼神交流就能說通了麼?

  即使早知道如此結果的當事者二人其中一方尷尬微笑,另一邊不可置否的喝起咖啡,阿部於是也沒輒似的嘆氣,邊慶幸起還好三橋個性沒這麼固執的莫名奇妙在愛情點上,雖說要與那樣溫和的人吵架也是很困難的,不如說都是自己這邊在瞎緊張,但偏偏就是自己又甘願如此。

  “其實泉現在根本沒在生氣嘛。”
  “對吧?”

  水谷微笑,被問到的人也嘆了口氣,表情沒什麼變化的盯著濱田的臉,嗯,但很丟臉倒是真的……,這麼一句又讓好不容易振作起來的原前輩大聲嚷嚷著這是愛的表現,後者乾脆無視,轉過頭看著現場最和平的二人組。


  “──說起來,你們兩個現在同居中?”
  “………阿咧這話題怎麼轉的?
















-----------------------------------------------------* END.08.06.12

大學設定ˇ
是說每次都把濱田寫好笨(喂)
唔,最後一句大概是水谷說的XDD


雨の日曜日 大振×水榮








  雨滴在玻璃面上折射出溫和的燈光。


  你闔上手中的書本,旁邊的他正和貓咪玩的不亦樂乎,從地毯這端滾到另一端,沒幾分鐘又滾了過來撞上你的腿。クロ脖子上銀色的鈴鐺叮叮叮的響著,湊過來蹭蹭,馬上又被他手中的玩具吸引了目光,一掌壓上了他的臉頰。唔,可愛是很可愛啦,你托腮望著他們,但這下地毯會很難清理吧?

  嗯──也快中午了呢。你起身往廚房走去,回頭。

  午餐想吃什麼?
  你煮什麼我都吃~。

  他回你一個大大的笑容,貓兒在懷裡適時的晃晃耳朵喵嗚~的叫了起來,你望著他們突然有種養了兩隻寵物的錯覺。他的話要是長出耳朵感覺一點也不奇怪反而還很適合,溫和又喜歡撒嬌,品種大概是黃金毛獵犬之類的。

  哎-呀-。
  你忍不住微笑起來。




雨の日曜日
calmando;Sunday of rain
















-----------------------------------------------------* END.08.06.11

繼續大學同居設定(*´д`)
不過呢,要是現實也能這般平和美好,就太好了。


請將夏天歸還於我 大振×水榮






  手給我。早晨冥想的時候那個人主動過來拉住你的手,握在掌心裡的指尖是冰涼的,你抬頭望著他,稍微加重了手的力道,怎麼了、他困惑的看著你,你搖頭,然後他微微笑了起來。說:水谷你的手好溫暖。

  笨蛋。是你的手太冷了。你小聲的在心裡說著。



  照慣例練習完之後所有人要一同把球全部收拾乾淨,你提著籃子一個人走到球場邊緣去,樹的陰影沉悶的壓了下來,這裡沒有光,於是你抬頭望著遠遠那邊的那個人,沾染了塵土的球衣和光線下變的蒼白的皮膚都像是要消失在這個地方,連揮動著手臂的動作都快看不清楚,你瞇起眼睛,然後輕聲嘆氣,感覺十分不明所以,隱約察覺了自己不安的情緒,為什麼呢、滿目刺眼日光讓天空都成了透明的藍色玻璃,現在是夏末,喧騰的蟬聲已經所剩無幾,很快的常樹木都會變成陰鬱的褐色。

  他似乎快要消失的背影,眨眼,你起身走了過去。



  “夏天要結束了呢。”

  傍晚的風已經帶有秋天的氣息,蕭瑟的冷,他走在前面不時回頭過來看你,表情微妙的像是你隨時會消失在身後,不見人影,你微笑,加快腳步靠過去握住他的手,還是一樣的溫度,到了冬天會不會變的更加冰冷呢、你若有所思的望著他,然後對方伸出另一隻手掌貼上你的臉頰,好冰呢你的手,你反手壓了上去,嗯,但是水谷的手很溫暖,他再次微笑。

  雖然摸不著溫度,但是你想他的笑容才是最溫暖的東西吧。

  “水谷、”他說。
  “明年的這個時候你也會牽著我的手嗎?”


  當然會。你肯定的回答。其實心裡想問同樣的問題:明年的這個時候你仍會對著我微笑嗎、榮口?就算離開這裡、就算很久沒有見面、就算我們都有所改變……你也能保持著這樣溫暖、笑著喚我的名字、以彼此戀人的身分?


  我們之間相差的不是一個夏天的距離。
  而是現在只剩下一個夏天的距離,然後你就要離開。



  夏末。夏天的結束,你垂下眼瞼默默望著兩人相握的手,或許是終於明白了那份不安的來源,不是現在才開始,而是在最初就已經存在的恐懼,越接近結束而越加狂動,你忽然的想起了鮮黃的向日葵花叢,記憶裡最能代表夏的象徵,眩目而燦爛。

  哪,你側過頭看著對方,以平常的口吻及熟悉的笑容,我們去買向日葵的種子吧。現在種下,明年夏天一定會開出美麗的花朵。


  澄黃奪目的向日葵。
  那是與你的笑容相仿,哀愁的夏季。




私に夏を返してください:請將夏天歸還於我
















-----------------------------------------------------* END.08.05.23

哎哎現實是夏季正要開始呢(笑)
奇異風(!?)的水谷君我打的還挺開心的XD

六日要去陪考,希望不會下雨。


瓶詰め少年 大振×水榮/A3









  所以說,現在是什麼情況來著?

  阿部不可置信的望著眼前奇妙的情景,手還記得要往旁邊同樣呆楞住的水谷臉上使勁捏住以確認情境,難得的是身旁那人沒什麼反應回來的樣子,他於是用力往自己的手臂擰一把,好痛--嗯,不是夢呢、不是夢的話、那這該怎麼解釋啊喂?這是什麼情況?真的不是夢嗎喂!?


  眼前站著的三橋。穿著制服。跟平常一樣的山吹髮色。一樣畏畏縮縮的躲在瓶子後的態度。
  玻璃瓶子、的後面?


  ……水谷,告訴我這是夢對吧。
  ……可以的話,阿部,我比較希望你告訴我這是夢QдQ
  行的話我早說了呆子……





 : 瓶詰め少年 : 





  ───說起來,阿部你看見榮口沒?

  稍微平復震驚,水谷動了動僵直過久的肩膀,轉過頭去問著仍然處於當機狀態的阿部,是說你在那樣瞪下去三橋會被嚇哭哦阿部,哎,不過我看阿部大概才是最想哭的那個人吧,他無奈的想。

  繼續僵持下去也不是辦法,還是找大家來商量吧……

  水谷。

  他們一同側過頭去看半掩的門,只有橘紅色的光輝凌亂的自縫隙照入,聲音的主人並不在那裡,不會吧、水谷戰戰兢兢的走向前去,神啊拜託千萬不要是─────

  榮口?你在門外嗎?
  呃、水谷,我在這裡喲。
  !?

  視線點落在旁邊的鐵櫃,熟悉的褐色短髮和金褐色的眼睛,臉上帶著微微無奈的笑容,是榮口沒錯,他揮了揮手,如果意識還在的話,水谷,麻煩把我從布條上救下來,快掉下去了啦。


  ……是說我好想就這麼昏死過去啊(淚)






  //強制結束。
















-----------------------------------------------------* END.08.05.12

正體意義不明(靠)
可是瓶詰少年感覺好可愛ˇ

我的太陽死去 大振×水榮





#BGM:hack G.U. TRILOGY O.S.T
#架空很大的大逃殺模式
#只有片段







  槍聲刺耳的在你的耳邊響起。
  那時你們四目相交。



  有一次你們一起看了部電影,名字什麼的大體上已經忘了,只記得那是一部戰爭片,又或者是愛情片,片段是滿目高大翠的樹林遮蔽了天空,相戀的愛人手牽著手奔逃著,驚悚的槍聲四響,曲折的路途上匯聚著血成的河流,他們跑著,手緊緊相握,迷途的亡命鴛鴦,你想畢竟是電影應該是來個皆大歡喜的Happy Ending,沒想到後來為了愛人負傷的女主角被男人拋棄在後,一生嘶啞的尖叫就沒了後續,男人邊跑邊回頭看,心中獨白是:我真的很愛妳───騙鬼啊真是,你錯愕的在心裡接話。


  最後結局,對了,最後怎麼了來著?
  你想起了幕結束時,榮口哭泣的樣子。




  僅剩的左眼緩緩睜大,你想一定是又牽動了傷口,因為右眼傳來的刺痛和溫熱感提醒著你未乾枯的血又溢了出來,面前他的身子傾倒,殘忍的像是白的慢重播,你喊不出聲音,所有知覺彷彿都在瞬間被奪走,你向前跑去,極力的伸出手卻只能拖住半空裡滑落的褐髮。

  榮口、───

  他看著你的表情平穩一如往常,只是面無血色的蒼白了一張雪紙似的臉,牽起嘴角的時候不相稱的鮮紅色斑駁的印上了視網膜,最不希望的、是你、為了保護我而────他又哭了,眼淚沿著頰邊落在你的手上,好幾個夜裡他為你包紮換藥時也露出了這樣的表情,裝的平靜卻又不知所措,隔著繃帶都能感受到他顫抖指尖的溫度,明明冰冷卻像是火燒般的讓右眼球二度灼傷。

  就算回的去,沒有你也沒有意義。
  我會保護你的。
  一直都會在你身邊。
  約定好了。

  你伸手過去摟住他,一瞬間心臟就要停止了跳動。

  那部電影,最後結局是:傷心欲絕的男人跌跌撞撞走到了斷壁懸崖,自責懊悔的跳了下去。
  (多麼愚蠢。多麼悲哀的。Sad Ending.)




  你背著他跑了很久,但或許只是短短幾分鐘,背上的他重量好輕,急速流失的血液好像一點點的帶走了他,連靈魂都不肯留下任何一分,你感到恐懼。不會的、吧、不會離開的哪、不要閉起眼睛,不可以睡著,拜託你,還能感覺的到顫抖著的手和心臟的跳動,還能聽見你的聲音,不要閉起眼睛,還不能睡著,無論如何、

  ───水谷
  ───水谷、

  在這裡,我在這裡,睜開眼睛看著我吧,榮口。

  ───水谷、活下去、
  ───就算沒有我,一定也……


  (一起、回去吧。)
  還記不記得一開始我們笑著這樣說了,交疊的手好暖好暖。




  他終究還是閉起了眼,在你懷裡安靜的睡著了,你低頭下去親吻他的眼皮,非常溫柔的,晚安,你說,這隻眼睛不會好的,本來就是為你而失去的,卻無法喚回你,先替我尋回它、吧,然後等我、等我,所有事情結束之後我就會過去找你,然後我們一起回去吧,約定好了,沒有你的話……


  相疊的手早已失去了溫度,於是你只能失聲痛哭。





俺の太陽が死んでゆく:我的太陽死去
















-----------------------------------------------------* END.08.04.30

想寫很久很久的大逃殺模式
(↑又拿青春野球少年出來開刀啊喂囧)
但我沒那個本事寫長篇估計也沒多少人想看XD
所以片段就好,下次可能會有其他CP的XDD

然後前面那個,其實沒這部電影的(靠)
以上(笑)


少年變革事件 大振×眾CP



#水榮/田花田/濱泉/A三A/三角組
#標題很嚴肅的欺騙眾人(咦)
#歡樂青春校園記事







: 少 年 変 革 事 変 :








# 一年七組。生物課。實驗操作。


  距離上課鈴響已經過了快二十分鐘,水谷面有難色的看著桌上老師準備好的教材,握著刀的手顫抖的十分害,他先是緩慢的舉起了刀(這是第十次),向前十公分九公分八公分越來越近的距離,然後猛然停住,轉過來面對花井的表情十分平靜。

  ……花井。
  ………。
  …………不行我做不到!
  我也是啊、喂、不要把刀拿給我!
  哇啊啊牠動了!!!!
  笨蛋別亂撞!燒杯要倒了啦───!

  啊啊吵死了兩個都給我到旁邊去!

  發言的是西浦棒球隊可靠的捕手君,手裡還搶救到差點從桌緣掉落的兩個燒杯,真是夠了,阿部一把奪過水谷手上的手術刀,轉身以從容滿點的態度面對著實驗台上,今天的活體教材───青蛙君。

  這種時候想這麼多幹麻。舉刀,微笑不過是隻青蛙而已。

  豪爽的切下去就行了。
  咿────

  噗滋。液體濺出的聲音。阿部的背影看起來異常令人驚恐,糟糕切太用力了…這樣的低語,水谷和花井兩個人自動退後至牆角發抖,臉色早已青了一半。

  ───嗚嗚嗚阿部好可怕Q^Q
  ───不愧是阿部好冷靜但是好可怕啊啊啊啊Q口Q





# 一年九組。古文課。文學概論。


  《古今集》,也就是古今和歌集,完成約五十年後,第二本敕撰和歌集《後撰和歌集》也誕生,再過五十年,第三本《拾遺和歌集》也完成了,以上三本合稱為《三代集》,爾後的敕撰的和歌集還有《後拾遺和歌集》、《金夜和歌集》、《詞花和歌集》、《千載和歌集》,加上中世的《新古今和歌集》,便稱為《八代集》。以上都是朝廷……濱田!

  ───是、是!

  桌椅碰撞的聲響。慌張站起來的濱田身高雖然整整高過老師ㄧ個頭,但在氣勢上卻輸的很徹底。

  我剛剛講到第幾頁了?
  呃、

  根本沒在聽我哪知道啊可惡───三橋和田島不也睡著了嗎幹嘛偏偏叫我!泉~~~救命啊~~~~濱田望著斜前方一臉好整以暇的泉,兩百八十一頁,對方用口型這麼說著。

  兩百八十一頁?
  課本只到兩百八十頁哪來的一頁啊!而且根本沒講到那麼後面吧!
  咦咦咦───
  下課到辦公室來找我!
  不要啦老師───

  為什麼你連課本有幾頁都記這麼清楚啊老頭!?不對!下一節是午休耶!!我的午餐嗚嗚嗚───、啊、泉你這傢伙!居然很沒天良在偷笑………可是笑起來的樣子好可愛、可惡~~~。

  笨蛋。→某髮少年的心聲。





# 插曲一。午休。

  場景:七組教室。
  悠自然的捕手君,趴在桌上消沉的主將和左外野手。

  怎麼?你們兩個不吃飯嗎?
  不……
  怎麼說呢…你還吃的下才讓我佩服……
  ……哈?
  就是說、為什麼你能那麼自然的吃起東西啊?
  而且居然還是馬鈴薯沙拉三明治──
  因為合作社只剩這個了啊。
  別說了花井!害我又想起來了!
  嗚嗚感覺好噁心……





# 插曲二。午休。

  場景:頂樓。
  沮喪中的應援團團長和原後輩中堅手。

  唷。
  什麼…、泉是特別上來找我的嗎?
  沒有啊。
  嗚……
  真是……給你。還沒吃午餐吧。
  泉~~~~~~~
  走開啦不要撲上來!!!
  可是我很感動嘛!
  很熱耶走開!!
  泉好無情!
  是哦?那我要走了。
  咦咦我開玩笑的、陪我啦~
  哼……。





# 一年三組。歷史課。近代國史。


  1853年七月八日,美國東印度艦隊司令官培里以武力脅迫門戶開放通商,幕府雖欲拖延,然而1854年再度七艘戰船出現在日本海時,幕府戰爭的壓力下簽署美日和親條約,打開二百年的鎖國政策。之後由於川幕府的無能以及外國勢力的來襲,政治上開始出現尊王倒幕府的思想,希望進行政治改革,充實國力。雖然同時政治上也有輔佐幕府的想法,但由於川幕府過於腐敗,最後兩派人馬的想法漸趨一致,以擁戴天皇,打倒川幕府為目標。最後終於在西元1867年由川幕府第十五代將軍川慶喜,進行無條件的大政奉還,將所有的政治實權無條件地交還天皇。史稱「大正奉還」。明治天皇掌權之後,推動明治維新……並定東京為首都,接二連三的推出「版籍奉還」、「廢藩制縣」、「制定徵兵令」等前所未有的大改革。其中與天皇地位最有關的就是「大日本帝國憲法」的制定。………

  沖一臉鬱悶的默唸著課文,這麼多內容怎麼簡化成一百字啊,真是強人所難。

  沖,筆借我一下。
  ?

  旁邊的西廣湊過來,接過沖的筆在密密麻麻的課文上簡單的劃過幾個詞。

  1853年美國培里。1854年美日和親條約。
  坂本龍馬。尊王攘夷。1867年大正奉還。
  明治維新。廢藩制縣。徵兵令。大日本帝國憲法。

  ─────四十三個字。強者啊西廣。





# 插曲三。下課時間。

  場景:走廊。
  主將和天才四棒。

  啊~花──井───!
  嗚哦!不要突然就撲過來啦!
  嘿嘿~。
  真是……剛上完體育課嗎?
  嗯!所以肚子又餓了~
  買好多啊…不要吃壞肚子哦。
  花井呢?
  咦?
  看起來好沒精神。
  沒什麼大不了的啦哈哈……
  是嗎?那這給你!我先回教室囉!
  要小心走別用跑……!!
  好~!花井也快回教室吧~!
  ……//////





# 一年一組。家政課。料理實習。


  分化狀態,女生組明顯是粉紅小花和爱心清爽飄啊飄的背景,而男生組這裡則是一片狼籍,桌面凌亂的放置著沒綁好的麵粉袋、待攪拌的奶油和因為開窗而導致砂糖災禍的一角,但事情總是有例外的嘛,巢山一邊用力的壓著手中的麵糰,不時抬頭望著對面顯然對於料理十分上手的少年。

  哪,榮口。
  嗯?
  你很常做料理嗎?動作很熟練呢。
  是很常在做啦。

  榮口微笑,說話的同時還能用單手將雞蛋打進碗裡,另一方左手也沒閑著的從秤子上拿下剛好份量的糖,完全沒有一點差錯的熟練。

  麵團分成等分大小,排在烤盤上之後就可以拿去烤了哦。
  還有二十分鐘下課,你手上那份來得及嗎?
  唔唔。我去跟其他組借烤箱好了。
  要送人的?

  瞄到了桌面用來裝食物的褐紙袋,巢山打趣的說,榮口露出一臉有點無奈但仍然微笑著的表情。

  這個呀、他眨眨眼睛是約定好的禮物。





# 插曲四。下課時間。

  場景:一組教室外。
  游擊手君和一壘手君。

  巢山!
  抱歉、沖,前兩節是家政課,讓你多跑了吧。
  借課本的人是我嘛,沒事沒事。
  筆記都和重點都標上去了。
  唔…這還真是簡單明瞭啊。
  是吧?西廣真的很強……
  對了、這個。
  ?
  家政課做的,味道還過得去啦…應該。
  噗。因為巢山是料理苦手嘛。
  什麼啊。
  哈哈。謝啦~。





# 插曲五。下課時間。

  地點:七組教室外。
  西浦第一投手君和捕手君。

  三橋。
  !!……阿、阿部君。
  反應也太大了吧……。
  對、不起、
  我沒生氣啦,你又沒有錯…跑來七組有事嗎?
  ───嗯?理化課本?
  我去拿,等我一下。
  嗯、嗯。
  三橋。
  ?
  ……給,我不太喜歡吃甜食。
  沒必要這麼感動吧?真是、不要又哭了。
  哪,課本。
  下次要記得帶,上課也要認真哪。





# 一年九組。理化課。分組討論。


  哦。阿部的課本筆記好詳細~。
  理科是阿部的拿手科目呢。

  田島和濱田湊過去翻著阿部的課本,每一頁的化學公式和重點摘要都簡潔的用不同色的筆寫了下來,重點是這裡。要記下來。不要搞混了。與其說是單純的整理不如說是有意要抄寫下來,像在和某個人叮嚀對談似的。給「某人」的啊……泉望了不知所措的三橋一眼。

  三橋的課本也是哦。
  咦?
  因為每個星期阿部都會幫他複習進度啊。
  真的假的──
  嗯、
  說起來,我們隊上成績最好了也就是西廣、花井和阿部了吧。
  花井的英文真的很害哦!筆記也是!
  原來田島也是啊~有老師在的。
  ……幹嘛?別看我。是說要也是你教我才對吧,前、輩。
  泉好過份……。

  第四小組,討論的重點已經從課本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 插曲六。放學時間。

  地點:棒球社辦。
  笨蛋左外野手和世界的二壘手。以及偶然闖入的捕手君。

  ………。
  ………這個。
  榮口~~~!!
  唔啊───!
  我好高興喲!超級高興的!
  太誇張了啦/////
  ───真的、很高興。
  嗯……////
  榮口──…
  我……、
  咳。
  哇啊啊啊啊啊───!
  我說你們兩個也挑一下地方吧。
  ///////////
  好啦。大家可以進來了。
  咦咦咦咦ΣO口O
















-----------------------------------------------------* END.08.04.12

最後戲份都被水榮搶走了哈哈XDDD
其實我本來只想寫第一段的啊,沒想到插曲一直冒出來結果越來越長好難收尾囧
大家當成單篇來看好了囧
那個巢三西廣沖三個人我真的拆不開所以沒CP了大家都是好同學(靠)

是說果然萌到大振整個文風都會改嗎、
覺得最近的文已經歡熱的連我自己都難以相信(掩面)
我明明就是走悲劇路線的陰鬱派啊(何時)
好的那麼下次要挑戰走憂鬱正經系的水谷君!


このカテゴリーに該当する記事はありませ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