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棲欲。

MENU

不如帰 火影×四代目/卡卡西/佐助







不如帰:ほととぎす







一、


  “若我殺了你最重要的人,或許你才會懂我的恨。”

  那個髮孩子一雙不符合年紀、深沉的眼睛直直看著你,眼神倔降又彆扭,又帶著一絲絲凶狠,看起來像發怒的小貓,或者該說是隻張牙舞爪的幼虎。

  最重要的人。你默不作聲的回望孩子。

  啊。是呢。
  你的臉上緩緩浮起笑容,眼睛瞇起,像三日弦月。

  “我已經沒有可以失去的重要東西了。”
  “…他們都不在了。”

  你聽見自己聲音,好遠好遠的淡然平靜。
  孩子眼裡一閃而逝的錯愕。

  你走向前去,伸出的手壓亂了孩子的頭髮,讓風一吹過更是凌亂,隱藏在面罩下的笑容保持著沒變過的弧度。回過神來的孩子掙脫你的手,頭也不回的跑走了。

  孩子還不懂,或許是決定不去懂。
  我只能告訴你啊孩子,那───…


  你注視著那個越跑越遠,小小的背影,已經是黃昏了,遠方薄暮上橘紅色的夕暉盈滿視線,成了一片光彩奪目的金黃,這麼注視著,那個帶著火焰的白色背影卻猛然躍入腦海。





二、


  結束任務回來的隔天,一夜未眠的你坐在床緣,望著窗外朝陽升起。
  幾千燦爛的光線刺痛了你的眼。

  你伸手拆開了纏繞額頭的繃帶,玻璃面映著一條怵目驚心的血色疤痕,裸露在左眼上頭,睜開之後是一只血色的眼睛,血輪眼,宇志波帶土送給你的禮物,接觸空氣的傷口似乎疼的更害了。

  你起身走至門口。
  推開門時,迎著早晨冰冷的霧氣,有個人站在那裡。

  “喲。”
  “早安哪,小卡卡西。”

  青年笑著舉起一隻手,惡作劇似的,這麼和你打招呼。

  聲音低沉卻溫和,天藍色的眼睛瞇起成細細彎月,金色的髮梢還沾著未乾的夜露隨風滑落,你想這人或許也和你一樣,不眠的看了整夜的緬懷星月吧。

  你凝視著對方,沒由來的覺得想哭。





三、


  啊,真是。
  當上火影了還是沒點長進。

  你搔搔頭髮,不對啊,成了暗部的自己也沒什麼長進。

  “找到了、找到了。”
  那溫和的聲線使你不必回頭也知道來者是誰,“…不是出來找我的怎麼變成我找你啦。”

  說什麼呢這人。

  還站在慰靈碑前的你摘下白色的狐狸面具,一臉沒輒的回頭看著自己的老師──同時也是村裡受人敬重的四代火影──以一種幾近無奈的口氣舉起因這動作又再度滲出血的手臂,涼涼的說:我親愛的老師,要一個傷患跟你玩捉迷藏好像有點過分。

  “所以說,”他看著那鮮血滑落而一閃而逝的擔憂,金髮青年依舊微笑著,揚了揚手上的袋子,半透明的表面透露了內容物不外乎是些藥罐和包紮用品。“這不就來找你了嘛。”

  他還記得你因為討厭醫院而露出的表情。
  只是你卻毫不猶豫的戳破這現下看來溫馨的戲碼。

  “早知道我會在這裡,你根本沒找吧。”
  “哈哈…回去吧。”

  青年不在意的向你招招手,然後像是認定了你一定會跟上似的轉過身去,白色的火影袍在半空旋了個漂亮弧度,尾端的紅色火燄都像要燃燒起來,那是一個其實沒有很厚,卻堅強的令人安心的背影。

  “…真是。”

  你低嘆,跟上前去。
  還記得要忽視自己口不對心的笑容。





四、


  少年終究還是循著復仇之路走了。
  你一把背起昏迷在地、全身是傷的另一個少年。

  掉落在地的護額在雨中閃著森冷的光芒。
  你垂眸。還是走了。
  還是…走了啊……。

  即使預料到早會如此,你仍舊教給了那孩子千鳥,可是,卻忘記了,你忘了要告訴他,這個招式是為了要守護自己的信念才發明出來的,是為了要保護重視的人才使用的。你撿起那個畫上傷痕的護額,緊緊的捏在手裡十分冰冷,並不是……

  果然…我當老師還是失敗了?

  你低聲笑了,曾經以為那個背著重荷到快被壓垮、令人心憂的孩子會留下,拋開仇與恨,去過自己的人生,復仇不能挽回什麼的,比起那個,更希望他能珍惜眼前,珍惜那些愛著他的人。


  若是我殺了你所重視的人…
  但我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失去的重要東西了。



  ──可是啊,佐助。
  我還有你們這群寶貝學生啊。
  你們這群雖然老給我找麻煩,卻還是成長的令人欣慰的學生啊。

  你回頭望了一眼始終無法窺視清楚的森林深處。
  彷彿還能看見那個背影蹣跚的走著。


  那個不知道還會不會回頭的小小藍色背影。





五、


  “我在人生的道路上迷了路。”

  你微笑,其實明白自己應該是在回憶的洪流裡被滅了頂,直至昏迷,然後又再次醒來,知道自己並沒有遺忘了那些摯愛之人,才能夠笑著面對這個曾經讓你失去卻又得到的地方。

  你並沒有迷路,只是選擇了繞路而行。

  而也希望這些孩子,繼承了火的意志的這些孩子,即使是迷了路、可能和你一樣繞過了遠路,卻是經過了萬水千山也會回來。你願這麼相信,然後只要在那些個感動的時刻微笑著摸摸對方的頭,說聲:辛苦了,歡迎回家。

  他會要你這麼做的,一如當初他也這樣和你相遇直至離別。


  “卡卡西啊,”
  他笑著喚你的名字的模樣,總和陽光一樣明亮。

  “你會想忘記那些令你悲傷痛苦的事情,包括那些與你相遇卻又死去的人們?”

  你一愣,先是點頭,然後又搖搖頭。
  他老愛當你是個小小孩子,喜歡伸手過來摸你的頭。

  “卡卡西。”他又說,這次語重心長。“消失的只是形體,意志會活著。但若你遺忘,還有誰會記得他們曾經存在。”

  你想回答:若是你,我想我不會忘記。
  他也像是看穿了你的心思,藍色的眼睛裡盛滿溫柔,笑了。





六、


  他們都走的太早,任由你一人獨行。
  但你同時知道,終有一天,我們會在盡頭相見。


  “若你希望,我就永遠都活著。”

  你的老師回頭注視你,火光映在他的臉上,一閃一滅像極了流離的螢火,襯著血跡卻讓人心慌,但他又笑了,那是從頭到尾都不曾改變過的笑容,溫柔而堅定。

  卡卡西。他喚著你的名。

  即使已經失去的不會再回來。
  但請不要讓悲傷淹沒了你,別讓憤怒蒙蔽了你的眼睛。

  卡卡西,我希望你能發自內心的笑。
  縱使是感到悲傷,我也希望你能笑著。

  木葉的每個孩子都繼承了火的意志。
  火的影子定會照耀著你們。

  傷口或許會留下疤痕,但一定會癒合。

  他看不見你帶著面具下隱藏的表情,只是笑了笑,彷彿在說我們晚點見、到時後一起去哪裡走走吧……轉身的時候又劃出了燃燒的火燄,那是火之光。被強迫留下來治療的你望著那個越跑越遠的背影,感覺到那火光就像要消失一般搖搖欲墜的落在夜裡。

  他也曾像火星般落在你的心上。
  帶著熾熱的溫暖,溫和的笑容和令人想哭的溫柔款款而來。

  眼眶一熱,你感覺自己又像要哭。





七、


  大雨滂沱,落在身上都打痛了傷口,如同針刺。
  面前血河蜿蜒,散亂在滿是泥濘的地面。

  動了動已經沒有知覺的手臂,你仰望著灰濛濛的天空,聽見刀劍落地的聲響,然後,側過頭去看那個你一直放在心上的寶貝學生,你想說話,卻發不出聲音。

  哪、佐助。
  縱使那些失去的東西不會再次回來。
  但你還是會再次遇到珍愛的人,讓你願意拼死去守護。

  那個明明早已成長的孩子,露出了和記憶裡一樣帶著幾絲迷網、幾分錯愕的眼神,已經變成了你所熟悉的色眼睛,你只是笑了笑,如同他所熟知的記憶。

  我願相信總有一天你會回來。
  縱使你選擇了這條曲折的遠路,而我無法與你同行。

  感覺到輕放在臉頰上的,那隻顫抖的手。
  你緩緩閉起眼睛,又笑了。


  所以說、
  佐助,佐助啊……






八、


  老-師──,老師────!
  你抬頭看著朝你小跑步而來,還差點跌倒的孩子。

  “小心點走路。”
  “老師,我有問題想問你!”
  “…怎麼了。”

  伸手過去壓了壓孩子的腦袋,你注視著眼前那在夕陽餘暉下閃著微弱的藍色光芒的石塊,上頭刻滿了一個個為了守護摯愛,貫徹自我意志、了不起的人們,包括了你所敬愛的那個名字。

  “人在什麼時候會變的堅強?”
  “在你有了想要守護的事物的時候,你就會變的堅強。”

  你緩緩回答,而孩子只是若有似無的點點頭,你好笑的想這小笨蛋必定沒聽懂吧。他抬起頭,一臉認真。“老師,要是我在還沒學會堅強就先受傷了怎麼辦?”

  “我會陪著你,跌再重我都會拉你起來。”
  “老師,那如果、”
  “你這小傢伙問題真多。”你故意露出不耐的表情,嘴邊上揚的笑卻出賣了你。

  “如果,有一天我離開木葉,到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
  你一愣,在孩子沒說出下文時就先回答,以一種堅定的語氣:你會回來的,終有一天。

  “老師,”孩子又問,“對你來說最重要的人是誰?”

  “他不在了。但是…還活著。”
  “活著?”
  “是啊,只要我還記得…那麼他就活著。”


  你想起了那個銀髮、笑容溫和的老師。

  遲到的時候會無的笑著說我在人生的道路上迷路了。
  會無奈縱容你的任性和脾氣。
  會語重心長對你說些關於人生的道理。
  在最後還笑著對你說歡迎回家的那個人。


  “所以啊。”你仰望著無雲的天空,淡然的說:“如果有天,老師不在了……”

  你的學生打斷你,激動卻又誠懇的說:那我絕不會忘記老師!就算是很悲傷很痛苦,我也不會忘記老師!


  你笑了,一如記憶裡,和那個人相仿的弧度。














-----------------------------------------------------* END.08.09.22

久違的文章,同時也是久違的火影文。
雖然說是沒配對…任君自想囉。
其實還想再加寫點什麼的,嘛,再說吧。

火影裡最愛的果然還是四代和卡卡西啊=ˇ=
是說最近的走向很聳動就是了。
連自來也都走了,我實在很擔心下一個不是綱手就是卡卡西(哭)


*不如帰(ほととぎす):杜鵑鳥、杜鵑草、躑躅

このカテゴリーに該当する記事はありませ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