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棲欲。

MENU

薬指にキス PH×奧基






#潘朵拉之心/奧茲×基爾巴特









  Made me a promise i’d try
  to find my way back in this life.
  I hope there is a way
  to give me a sign you’re okay.

  Reminds me again
  it’s worth it all.
  So I can go home.






薬指にキス








  ──雨停了。

  基爾巴特醒來的時候,在瞬間還以為有鮮紅色的月高掛窗外的夜空,錯看無邊深藍,他又用力的眨了眨眼,想擺脫方才夢裡那種無力的恐懼感,紅色的空紅色的地甚至連自己都滿身血紅,分不清是屬於誰的了。怎麼突然又夢到這些,他將手搭在額前,幾年前在他剛殺人的那陣子也是每夜噩夢連連,持續一段太長的時間,到現在看到血他都還是會隱隱作噁。

  他總記不起被自己殺掉的那些人的臉,該說是刻意不去看,到了夢裡個個都成了空洞的骷髏,彷彿要將他生吞活剝似的纏上身來,色的影浸染在血水中,怨恨及哀鳴,可是他沒有躲開,從來沒有,連眼也不眨一下,基爾巴特知道自己已經失去了哭泣的資格,他只是漠然的站立著。

  這些都是他的罪。

  可他多害怕,害怕哪天那些亡靈裡會有個人用熟悉平淡的語調喚他的名字。
  明明害怕卻又執意在血泊中尋找,他希望自己不會見到那個人的臉。

  ──告訴我,你哪裡變了?
  ──對我來說,你身上最重要的東西,全部都還在…!


  可他還是回來了不是嗎。
  想到最近讓他連連擔憂到胃痛卻又莫名溫暖的日子,基爾巴特輕扯嘴角,感覺像有什麼東西抵在柔軟的心上,不痛卻暖。……總之為了明天還要應付笨兔子和布雷克那傢伙還是快睡吧,他再次閉起眼試圖入眠,才剛翻過身子就聽見一陣微弱的呼吸聲。

  ………我還在夢裡麼。

  基爾巴特自問,連確認了兩次後坐起身捂額,嘆氣。面前不知道什麼時候進來他房間並且佔據了半張床的金髮少年,此刻也彷彿受到干擾似的扯了扯被子,然後將整張臉深深埋到柔軟的枕頭裡去。

  “……想悶死也不這樣的,真是。”

  他輕柔地伸手過去將蜷曲成蝦米狀快要自邊緣滾落在地的奧茲抱起向內邊挪了挪,自己則乾脆披上外衣就下床讓對方能好睡些,基爾巴特沉默的在床緣坐下,滿室銀色的月光落在白色被單上顯得有些刺目,卻讓少年的臉部線條成了更加柔和的模樣,他微瞇起眼,很快地注意到對方臉上那抹淺色的擦傷痕跡。

  那是不久前被蟲傷到的。

  ──保護主人是我的責任。
  可你總是……不顧自己的安危。

  想到正要扣下板機的那一刻衝到契約者面前大喊著不要殺他的少年,以及更早之前微笑著把槍口對向自己頸項的少年,基爾巴特又是一陣心痛,他能做什麼,能夠做什麼,要是真的沒能住手怎麼辦、要是真的讓子彈打中了你…我……光是想像那個場景,他都想先把自己殺掉算了。

  我會保護你就算要就此犧牲生命也在所不惜。
  這樣的話,讓你聽到了,你會生氣吧。

  “請你,更珍惜自己一點吧。”

  不要只將愛都給了我們,請你也要學著多愛自己一點。

  早還是孩子的時候,少年已經學會用笑容來接受所有殘酷的現實,什麼也不抱怨,默默的笑著,有時候基爾巴特看著他笑莫名的就想哭,他受傷難過他也痛,但是從來他沒有去揭開少年心裡的暗,或許是他不夠勇敢,太弱小,怕自己沒辦法支持著奧茲到他能夠將插滿心臟的玻璃碎片都拔除直至傷口癒合。

  給了我光的人是你啊。
  可是,最痛苦的人,怎麼,也是你呢。

  少年可以笑著湊過來在他額頭輕吻,說: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會保護小基的,因為我是主人嘛。那話語字字都讓人感到溫柔又心疼,和擁抱一樣,太過溫柔反而無所適從。

  他還記得自己曾經跪在少年的面前,發誓永不會背叛。

  ──我永遠都是你的侍從。

  兩次。
  先是害怕失去,然後是失而復得。

  ──我們兩個人,是靠暗的陰影緊緊連繫起來的。

  “……不管、”

  ──哪怕是時間流逝。
  ──就算兩人的立場改變。


  “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會守在你身邊。”

  基爾巴特低聲道。
  我會待在你身邊,直到你不需要我為止。

  一室寂靜,髮青年盯著少年的睡臉許久,接著無聲地站起身,打算到客廳去睡,突然又想到少年半夜這樣跑過來該不會是又做了惡夢,他回過頭去,見對方還是平穩的閉著眼。晚安,奧茲,他說,然後很輕很輕的笑了。


  門扉輕輕闔上,待腳步聲逐漸遠去,床上的少年才緩緩睜開眼睛。

  ──從現在起,不論發生什麼事,我都會保護你!
  ──你所說的話,我到現在都堅信不移。


  “………小基,我所想的,也和那時候一樣完全沒變。”

  良久,少年輕聲說。
  他將左手舉起,親吻自己的無名指。

  外頭的髮青年不會知道,在他身陷噩夢中的時候,是經過房間的奧茲走進來握住他的手,低語著他的名字直到他的呼吸回歸平穩。

  青年更不會知道,少年悄悄的說了和他一樣的誓言,在青年的左手無名指上。
  奧茲溫柔的牽起嘴角。

  好了,等下先偷偷溜去給小基蓋件被子吧,夜裡還是挺冷的…啊,乾脆就和他一起擠沙發算了,我可沒辦法把他搬回房間來啊──說真的體格差還真讓人有些不爽呢──還有,希望他不要再作惡夢了……

  不要緊,這次我會記得握住你的手的。



  ──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不會讓你離開我。













-----------------------------------------------------* END.09.06.03

時間大概是漫畫二卷末到三卷開頭那裡吧(啥)
嘛嘛這不是很重要(喂)

潘朵拉這部作品,有很多角色都讓我又愛又心疼。
奧茲、基爾巴特、艾莉絲、布雷克……每個角色都有屬於自己的傷痛,但同時他們為了尋一個活下去的理由而拼命努力著,總之就是……很有愛(掩面淚)

# 藥指:無名指
從古羅馬時代以來習慣將婚戒戴在其上,相傳此指與心臟相連,最適合發表重要的誓言

# Made me a promise i’d try to find my way back in this life.
 I hope there is a way to give me a sign you’re okay.
 Reminds me again it’s worth it all.
 So I can go home. ───Memories /Within Temptation

:給我一個承諾,我會盡力回到今生。
希望有人能告訴我,你仍一切安好。
只要能讓我記起你,一切都值得。
這樣我就能回家了。


恋文七行 PH×奧基







#潘朵拉之心/奧茲×基爾巴特






恋文七行:ならば俺はお前と共にこの世界を捨てよう







  在基爾巴特碎唸著笨兔子怎麼又跑不見人影的時候,奧茲直接跳上幾個疊層的木箱朝沿路走來的商家看了下來,遠遠的人群之中,很快的就注意到艾莉絲和往常一樣為了食物正準備和肉店老闆大打出手(?),哎呀哎呀,看來老闆的攤子要毀了……

  什麼、這個笨兔子……旁邊的青年直接就要轉身回去抓人以避免某兔子在大街上惹事生非,才剛跨出步伐就被後頭的少年拉住手腕,說真的還忘記自己手上有傷,陡然地一痛,他愣了下才回過頭去。

  “奧茲?”
  “啊、抱歉,你的傷……”
  “…怎麼了?”
  “嗯?沒事哦。”

  奧茲放開手,微瞇起翡翠色的眼。其實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只是看到當青年轉身背對自己的那一瞬間,反射性的就伸出手去抓了,啊啊,為什麼呢,奧茲在心底暗忖,感覺、好像……再也見不到面、了?

  這麼一想才是真的感到心臟緊緊發疼。他無奈地想。

  “真的沒事嗎?”
  “沒事沒事,小基真愛操心呢。”
  “還不是你………”
  “小基。”
  “!?──哇、幹麻啊?”

  奧茲伸手過去摸摸基爾巴特色的捲髮,青年紅著臉邊躲他的手,不解加困窘,到最後還是任由他弄亂自己的頭髮。奧茲輕輕的牽起嘴角,表情像在看什麼摯愛之物一樣那麼的柔軟,想起明明不久之前──對他而言──他還是高基爾巴特一些的,不必墊腳也可以很輕易的觸摸到那髮孩子的頭。好懷念呀,你的反應怎麼還是沒什麼改變呢。

  “好乖好乖。”
  “………什麼呀。”

  基爾巴特微抬起頭,逆著光映入眼裡少年的容貌,和日光是同樣燦爛的金色,而這兩者對他而言是同等重要的,他在無盡的夜裡尋了十年,雖然最後也不是靠自己的力量讓他回來的,但無所謂,回來了,只要回來就好。


  ──我永遠都是你的侍從。
  一直、一直、一直都是。


  你是抱著怎麼樣的心情,說出這句話的呢?

  ……哪,小基。奧茲看著青年,「那時候」我沒有說謊哦,不是想死……而是想著如果是被你殺死的話也無所謂了,因為,傷害了你背棄了你的「絕對」的人是我。是我。

  儘管如此你還願意待在我身邊麼。
  我怎麼會怪你,可那道傷口,還痛嗎?

  “我啊,到現在還是有點不敢相信呢,大我十歲的你或者違法契約者啊什麼的…”
  “還有這個十年後的世界……”

  聞言,青年有些難過的垂下了眼簾,那模樣實在很像他平常最害怕的貓科動物,只差沒有對垂下的色貓耳朵。哎,聽人把話說完嘛,奧茲無奈的嘆了口氣,將手移到基爾巴特的臉上來,惡作劇似地壓了壓對方緊皺的眉頭。

  “奧───”
  “但是,我很高興,你仍願意待在我身邊。”

  他說,然後瞇起眼睛笑了。


  我願意,永遠成為你的侍從。
  哪怕是時間流逝,就算兩人的立場改變。
  我絕對不會背叛你。
  因為你是我的,主人啊。

  ──好久不見,基爾巴特。



  “如果你願意,我會追隨你到天涯海角。”












-----------------------------------------------------* END.09.06.01

潘朵拉好難寫虧我這麼愛你們我慚愧啊我(掩面)
要說的話就是身高不是問題、年齡不是距離,重要的是有啊OˇO(靠)


#ならば俺はお前と共にこの世界を捨てよう:那麼我會和你一起捨棄這個世界


このカテゴリーに該当する記事はありませ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