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棲欲。

MENU

在歸途中遺失的純情 Vitamin×清瞬






# Vitamin X/仙道清春×七瞬
#不接受者就不要再往下拉了真的。











  喂,回去了哦。他這麼說,然後湊過去牽住那個孩子的手。
  回家了。

  沒有白雲的萬里長空,什麼時候已經是夕暮橘紅,那孩子焰紅色的髮飄在半空,美麗而柔軟,握住的手腕和看上去的顏色一樣白得冰涼,那盛夏的歸路,樹影婆娑,有蟬聲鳴響,和兩個人相連的斜影。

  還記得那個孩子在哭。就這麼一次見過。
  他走在前頭,滿腦子裡都是安慰的話語,卻閉口不言。

  ……回家吧。
  他只能這麼說,又緊緊跩住那隻手。





帰り道に落とした純情
//在歸途中遺失的純情






  Here I go, scream my lungs out and try to get to you
  You are my only one






  “那時候的小ナナ真的很可愛啊──”
  “夠了閉嘴。”
  “幹麻呢,我只是在說事實哦。”
  “才怪!你這傢伙八成又再想什麼鬼主意了…”


  寂靜的深夜,滿空的星子在頭頂上閃閃發亮,營地周圍全是蒼翠的樹木,再遠一點還有個湖泊,整個是讓人心曠神怡的大自然,怎麼說要挑剔的話大概就是一起來的對象了吧。

  他瞥了眼對面的人,誰讓他們倆這麼巧都睡不著,現在才會一起坐在這裡數星星……才有鬼,這麼浪漫的事情怎麼可能發生啊─要發生的話對象也不會是這人─怎麼看都是他一個人在應付這個捲毛白痴的瘋言瘋語。

  “…………。”
  “喂,怎麼突然又不說話了?”

  瞬說,剛開口就後悔了,對方就像是找到了機會湊到旁邊來,本來還想這下好了他又想幹嘛……只是清春出乎意料的安份,啥也沒說就只是沉默的坐著,注意到的時候視線已經飄到夜星上去了。

  他跟著把視線放到天空去,頓時才有種兩人就要道別的感覺。





  ──我要去美國了。

  大概是前兩個禮拜,他人還在樂團裡,手機就突然傳來這麼句留言,那時是深夜兩點,他看著那通簡訊突然也就傻眼了,還在思考這是惡作劇的可能性有多大時就遇到個笨蛋正在拿石頭敲窗。

  夜,即使在街燈白色的光下,仍顯冰冷的街道,他開了窗往下看去,早知道是誰了所以沒有打算要驚訝,但當時對方的神情,不知道在隱忍些什麼似的,居然感覺有那麼一點的悲傷在。

  可能只是錯覺也說不定。
  他想。

  “回去吧。”

  清春露出和平常一樣的笑,說。

  一瞬間,還來不及察覺,那似乎有點不太一樣又說不上來的感覺是什麼,但才下秒鐘瞬就想把窗檯的盆栽植物都給砸下去,只因為底下那人又接著說了句:ナナ你乾脆點從那裡跳下來,放心本大爺會接住你的啦。

  再看過去又是那副痞痞的笑。

  “……我說你非得要讓人這麼難捉摸麼。”
  “哈?你說什麼?”
  “沒事。給我乖乖在那裡等著。”
  “喔。”


  無力加上無力。

  只要對上他基本上就是自己完敗,這點認知他早就有了,只是從來也不會親口承認。





  “我說啊。你還記得麼。”
  “記得什麼?”

  聽見聲音的時候他轉過頭去,沒想到對方卻像是早就看他看了一陣那樣,撐著下巴又笑了,然後說:發生了很多事情呀,真讓人懷念。

  “…你喝醉了嗎你。”
  “才沒,我很清醒啊,ナナ。”

  可腳邊躺著的幾個啤酒罐可能要讓這句話稍微打點折扣,誰知道在自己睡不著滾床到出來看星星之前這人已經待在這裡多久了。瞬皺起眉頭。

  “有次,忘了是什麼時候的夏天了。”
  “是玩了捉迷藏吧我們。”
  “嗯。”
  “你啊,居然躲到不見了。”
  “喂,那是因為你亂改了路標吧。”
  “你記得的嘛。”
  “…誰知道你剛在說這個。”

  瞬以有些微弱的音量回答,但在這樣沉寂的夜裡已足夠清晰地傳到對方耳裡去了,清春盯著他看了下,才又繼續說。

  “我可是找你找的很苦呢。”
  “…還不是因為你個笨蛋改了路連自己都不記得了。”
  “我記得。”
  “……明明就抓著我繞路繞了很久。”
  “笨-蛋-”

  一反平常的態度,清春突然以認真無比的神情看著瞬,“…就是因為抓著你,才那樣繞路的。”

  “…………。”看瞬一下子還沒反應過來,清春乾脆又湊近了點。

  “哪,ナナ。”
  “本大爺其實一點也不難捉摸的。”
  “是你太笨了,真的。”

  他說,跟著就伸手過來摟住瞬的肩頭,被抱住的那個嚇了一跳,重心不穩差點兩個一起從木頭椅上跌下去,好不容易才穩住了身子,瞬稍為使力推了推清春的雙臂,發現練體育的人臂力果然不是他所能比,完全沒有反應。

  “喂,仙道……”
  “………。”
  “放開我。”
  “………。”
  “你真的喝醉了。”
  “………。”

  瞬輕聲說,外加嘆息,有點無奈的成分在,他從來都不知道原來這傢伙喝醉之後會像個孩子一樣撒嬌─但還有點可愛,雖然死都不想承認─畢竟從來大家在喝酒的時候他都是滴酒不沾,保持清醒只等著惡戲別人而已。

  “仙道。”
  “………。”
  “……清春。”
  “嗯…?”

  ……這樣才回答我啊。
  瞬無力的想。

  反正都已經喝醉了,就當他醒來會通通忘記吧。邊這麼想,他也就乾脆不再掙扎了,反正大概怎麼都掙脫不開。都要滾到國外去了……在那之前給你抱一下我也不會少塊肉。

  “喂、”
  “嗯?”
  “………。”
  “要說快說。”
  “……本大爺都要去美國了,你沒有話要說?”
  “一路順風?”
  “………。”
  “幹嘛、你該不會是希望我說跟你一起去之類的?”
  “………唉。”

  他感覺到靠在自己頸項間的那人陡然一嘆,還聽得見細碎的抱怨:……虧本大爺這麼愛你就這麼回答我會不會太過份之類的。

  啥鬼。瞬頓時有種無力感湧上心頭:我怎麼從來不覺得你有愛的成分在。

  “ナナ。”
  “怎樣啦。”
  “……不怎麼樣啊笨蛋。”

  清春收緊手臂,將下巴枕在對方肩上,又閉口沉默了,彷彿還堅持要等對方說點什麼,最後,才像被打敗似的輕輕嘆氣。






  “所-以-說──”
  “只要回答本大爺:會等我就好了啊。”


  就在瞬準備大罵誰會說這種話的時候,又聽見對方小小聲的說了句:───呿,這樣本大爺裝醉不就沒有任何意義了嗎……。



  “……仙道清春,你給我滾到國外後就再也不要回來了!!

  “你捨得嗎?”
  “鬼才捨不得
  “可我捨不得你等我。”

  “………你果然還是喝醉了吧你。
















-----------------------------------------------------* END.09.07.07

…………相信我,我ㄧ開始是想要打沉重系(啥)的。
不知怎麼的就變成這樣了(掩面)

這是無視Z的老師設定,擅自架空的,大概是大學時期。
然後其他B4也在的,只是夜深了大家都在睡眠中XDD
其實我只是想寫說甜言蜜語和會對瞬撒嬌的清春(靠腰)
其實我想看瞬被清春氣到不行卻又丟不下對方的樣子(喂)
其實這篇文是從清春那句「ナナ你乾脆點從那裡跳下來,放心本大爺會接住你的啦。」開始(被巴)

這篇從大考前就在拖了,能寫完真好。
嘛就當七夕賀文好了(真夠隨性的啊喂囧)


本日限定休戦協定 Vitamin×清瞬







# Vitamin X/仙道清春×七瞬
#不能接受者就不要再往下拉了真的。









本日限定休戦協定
惡 戲 と 本 心










  天殺的大雨。

  清春將頭靠在後方的玻璃面上,冰涼的雨水沿著頭髮滾到後頸上,但其實在剛才的路程裡就已全身溼透,就也不怎麼介意那幾滴無關緊要的水珠。

  東西都還在教室…他想,乾脆不要拿了直接回去吧,反正背回去也不會唸──少說的這麼理直氣壯。他簡直可以想像南老師氣呼呼,還有些傻傻的面孔。但有時候他還是羨慕那份無望的耿直,至少能夠坦然表達,無畏無懼,……啊啊,他是沒什麼畏懼的,但那不想承認的唯一一項就足以推翻掉所有,是什麼,還沒有人知道,秘密。

  還記得早上準備出門的時候,瞬還在對面的陽台上收衣服,見到他時愣了下,那眼神還是熟悉的彆扭,跟著音量微弱的說了句:…氣象預報說,今天似乎會下雨。

  哦,言下之意就在提醒他要帶傘出門就對了。

  他有那麼一瞬間想笑,是覺得「對方很可愛」的那種…但又怕被誤認為是不領情的態度,只好仰頭看著天空,隨口應了聲當作答覆,就離開了房間,省的自己又說出什麼不中聽的話來讓瞬氣到破口大罵,雖然看他生氣的模樣也很有趣,但就只是今天,突然的,不想鬧他了。

  結果還是沒帶傘出來。
  倒也不是故意忘記,只是懶的找。

  四周逐漸歸於寧靜,方才熱鬧的放學人群都已經逐漸離去,只剩幾個和他同樣窘境的人在屋簷下躲雨。豆大的雨點的打在玻璃和地面然後炸開,視覺上讓遠方的景物都模糊成一片粉白,空氣裡都是水的氣味,說真的他不怎麼喜歡雨天,小的時後一下大雨就被勒令乖乖待在家裡-雖然他還是老偷跑出去-特別是這五月天的雨,下的雖大卻絲毫沒能驅走悶熱,反而是感覺又濕又黏的讓人厭煩。他微瞇起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氣。

  哎哎憂鬱什麼的怎麼符合本大爺。他想。

  就這麼待到雨停、唔…看這陣勢要等多久啊……淋雨回去好了?

  站起身的時候,隨著動作有水珠滑落,他不耐地以手背抹了下臉,再次抬頭就看到面前多了個人,絕對不會錯認的模樣,是瞬。

  喲,ナナ。

  清春淡淡的牽起嘴角,而眼前的瞬只是拧起眉頭,注意到他全身溼透之後更是無奈的嘆了口氣,雖然應該是很想直接閃人的,但看到某個捲毛笨蛋一臉無神的站在屋簷下,並且似乎有淋雨打算的時候──他還是很不爭氣的走過來了。為啥啊。

  ……不是提醒過你了嗎。帶傘。
  嘛,不知道放哪去了。
  …你只是懶的找吧。
  隨便啦這種事。倒是你,今天不用趕去樂團嗎?
  什麼時候輪你操心了…
  也──是───

  啊又是那種讓人火大的態度。瞬想,不過今天確實是沒有練習的,前場Live才剛結束,樂團成員也就各自去放幾天假。明天是假日,他還打算要到超市一趟把東西買齊,接著兩天就在家待著休息也好。內心還在盤算的時候,清春出聲把他拉回現實。

  我們要繼續站在這裡對望嗎?
  當然是回去了。
  所以咧-?

  瞬看著他沉默了會,最後揚了揚手中的傘,說:……我只有一把傘,有意見的話就自己淋雨回去。

  ──才不要,我可不想感冒。
  都淋成這樣了有差嗎你!再說笨蛋是不會感冒的。
  ナナ才是笨蛋~。

  抱怨歸抱怨,瞬還是撐開了傘站在原地等他過來,清春跟著湊到傘下,突然也就覺得雨打在塑膠布上的聲音沒那麼刺耳了,但一把傘要說能同時遮蔽兩人實在是沒辦法,才走沒幾步,很快的連瞬的肩膀也全濕透了,可他什麼也沒說,只是默默的走著。

  他一直都知道,知道這人隱藏在冷淡外貌之下的溫柔部份,畢竟在很久之前那些並不是被刺包圍起來的。清春瞄了瞄瞬的側臉,其實不難明白打動人的原因在哪裡─雖然本大爺很不想承認─從以前就覺得他是個很漂亮的孩子,還沒變成現在這樣一鬧就生氣的時候,就是安靜又有些呆呆的,不論什麼事反應都不大,但那還不是冷漠,只是不會和人相處。

  然後就是,笑起來很好看。
  …雖然真的很不想承認就是了。

  喂。
  ……啊?
  沒什麼。
  是麼。
  ……你今天有點怪。

  瞬輕聲說,眼神還是直直的望著前方。啊是嗎,清春沒什麼反應的眨眨眼:本大爺也是會有煩惱的時候,大概。

  什麼啊……
  嗯──還是說我應該惡整你比較正常嗎?
  那就免了。

  看著對方如此斷然拒絕的模樣,反應真像隻進入防禦狀態束起毛皮的貓,清春低下頭,在瞬看不到的地方笑了,見他沒有回嘴的打算,瞬也只是低聲碎唸著你這傢伙今天真的很奇怪,該不會是真的生病了吧。

  喂。
  這次又怎麼了?
  雨停了。

  他們停下腳步,可能是談話中的緣故,竟然連雨什麼時候停的都不知道。啊啊,要是能看見彩虹就好了呢──之類的,本來就想那傢伙才不可能說出這麼天真的鬼話,瞬收了傘,抬起頭的時候果然看見清春又是那樣痞痞的笑,嘴角揚著他也不會形容的弧度。

  要說大概就是有點欠揍那款,和平常一樣。

  ナナ。
  ……?
  ………還是算了,總覺得那太不像本大爺了。
  哈?

  僵持了半天,連經過的路人都忍不住多望了眼不知道在幹麻的兩人,跟著清春聳聳肩,剛才那個可以稱得上認真的表情早就不知道消失去哪裡了,瞬一臉莫名奇妙,心裡還在懷疑難道是自己看錯。

  算了,我還要去買東西,你快點滾回去弄乾吧你。
  哦───
  哦什麼快點回去,雨都停了。
  我也去,反正就在前面。
  ……你白痴啊,全身溼答答的再去吹冷氣真的會感冒!

  話說完了,瞬逕自邁開步伐就走,來不及看到站在原地的清春正露出一臉難得的笑,估計是連本人沒發覺吧。他跨步追上前,幾乎是撲到對方身上去,無的說了句:

  反正ナナ你這兩天假日很清吧-?

  意識到旁邊這人的話中之意─就算是感冒了你也會心不甘情不願的來照顧啦─瞬好看的臉紅成一片,還是忍不住抓狂了,握緊手中的傘就這麼朝那個已經逃到前面去的背影用力扔去。

  ──快給我滾回去你這捲毛笨蛋!!
















-----------------------------------------------------* END.09.06.25

完了都什麼時間我還在混啊我(掩面)
真的都到後記了不能接受的人請不要找我理論開頭就寫了慎入不要太白目YO☆


還有這哪裡來的清春原設定不是小惡魔來著的嗎喂(掩面)
然後就是其實我還沒玩過這款遊戲就寫了更何況它還是著名的乙女Game啊(掩面)
再說清春不剛好是我最討厭的那型麼可惡XDDD
為啥還是不爭氣的萌了這對啊渾帳(掩面)
可是就是萌啊這對幼馴染太可愛了瞬你太可愛了啊(拇指)
(↑你有完沒玩啊煩死了喂)

另,ナナ是清春的專門叫法(笑)


このカテゴリーに該当する記事はありませ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