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棲欲。

MENU

キミにカエル HTF×軍人大工









# HTF / Happy tree friends擬人同人
# 軍人大工 / Flippy×Handy










キミにカエル









  Flippy自噩夢裡驚醒的時候,視線裡已不見滿目血紅張狂,也沒有森白的空洞頭骨朝他冷笑,只有明亮而溫暖的日光透過窗子照進來,在潔白的床舖上劃過幾道十字似的深痕。他坐起身,牽動了到什麼莫名奇妙的傷口而疼得齜牙裂嘴,這才注意到赤裸的上身已經整齊的覆上一層繃帶。

  “………?”

  沒有記憶。

  應該說是只要一回想昨晚的事情,頭就痛得像有人拿著什麼硬物在敲打,嗡嗡嗡的迴響著,Flippy伸手摸了摸那厚實的繃帶,一路劃到胸前,傷口大概是長在心臟附近吧,因為只是用力吸氣就異常疼痛……

  “…………Handy…?”

  不知怎麼的吐出了這個名字,Flippy垂下眼眸,連失望的表情都做不出來,他用力向身後床後倒去,別傻了Flippy,他告訴自己,那個人現在怎麼可能會在這裡呢……

  好想見他。非常。

  “……Handy。”
  “醒了麼?”
  “………!”

  “怎麼了,那個傻愣愣的表情。”橘髮青年站在房門口,面對著Flippy整個呆掉的模樣無奈的笑了笑,卻多半是關心,“傷口還很痛嗎?”

  “Flippy?”

  得不到回應,橘髮青年這次真的有些緊張,他快步走向床鋪,都還沒開口衣服就被對方拉住,Flippy抬頭望著他看了會,接著輕輕的鬆口氣,笑了起來。

  “太好了,不是幻覺……”
  “什麼幻覺的、…我是說真的,你還好吧?”
  “嗯,沒事,真的。”

  翡翠色的眼睛輕瞇起,Flippy半撐起身子,湊過去在Handy額上印了個輕吻,自然的像每日例行,反倒是這邊的青年幾次就是幾次的紅了臉。

  Handy開口抗議,“不要每次都這樣突然吻過來啦。”

  “好嘛好嘛,”雖然擺明也是無效抗議,Flippy維持著溫柔的笑容,“早安,Handy。”


  “不早了笨蛋。擅自借用了你家廚房,穿好衣服出來吃飯。”

  橘髮青年彆扭的說,起身往門口走去,臉上的紅暈已經一路延伸到耳背去了,Flippy忍不住失笑,又覺得對方這樣實在是很可愛,不過要是說出口可能會多個新傷口也不一定──才怪怎麼可能呢──

  “……真的沒事?”
  “嗯,稍微等我一下。”

  得到Flippy的保證,Handy這才走出房間。

  Handy的腳步聲逐漸遠離,一瞬間房間又恢復原本的寂靜,Flippy注視著房門口,不知怎麼的好像能看到Handy邊臉紅碎念邊準備餐點的模樣,他輕勾起嘴角。



  Flippy、……



  “…………。”
  “啊啊、太好了、…”

  顫抖的語氣,髮青年微彎下腰,以雙手捂住臉頰,有水珠沿著他的指縫滑落,很快的在布料上形成數個深色圓點,冰涼而悲傷。


  “………太好了…”


  零落的水珠,他輕輕閉起眼睛,還能聽見。




  「我在這裡。」





  我在這裡。
  只要你還願意喚我的名字,親愛的,我就會回到你身邊。



















-----------------------------------------------------* END.09.09.01

九月第一篇=ˇ=
每次都想著要來寫悲劇(喂),卻下不了手ˊˋ

不過……
本以為放假期間可以想寫就寫,靈感卻比考試期間還少是怎樣(掩面)

最近一頭栽進擬人化的世界了XD
APH、HTF甚至到PM我都看的很開心ˇˇ

嘛,反正慢慢來吧XD
九月中就要開學了呢…真是讓人憂心忡忡啊……


*キミにカエル:回到你身邊。

幻 痛 恋 人 HTF×軍人大工









# HTF / Happy tree friends擬人同人
# 軍人大工 / Flippy×Handy









幻 痛 恋 人











  那天他從工地早退,去醫院的路上雨還在下,越來越大,早已失去的雙手部分像打在玻璃窗上的水珠一樣一刺一刺的抽痛著,不是說非常疼但總讓人難以忽視──簡直就像在刻意提醒自己「沒有手」的這個事實一樣才痛──Sniffles說那是所謂的幻肢痛,再深入的專有解釋他也記不得,可造成原因有很多種,他到現在還沒弄明白自己是哪一項。

  醫院裡消毒藥水的味道讓他很反胃,好在是Lumpy泡的咖啡把味道沖散了些,捧著馬克杯的醫生笑得很溫和,淺藍色的眼睛輕輕瞇起。

  Lumpy替他打了針止痛劑,簡單的教了些紓解壓力的辦法後又開了些藥給他,但這腦袋少根筋的醫生很顯然又忘記他沒手,提出來的建議沒有一項能夠實行,只是看他那樣呆呆的笑讓人也氣不上來,離開的時候Lumpy特地走過來摸摸他的頭,轉身又不小心嗑到了自己的腳,Handy有些無奈的笑了笑。

  “雨天。”
  “嗯?”
  “在雨天的時候,痛的特別害。”
  “還有呢?”
  “還有………”

  自己並不是軟弱的人。走在長廊上他心不在焉的想,靴子在光白的地面打出喀喀的節奏,有點煩,可真痛到想哭的情況還是有的,不知道幻肢痛算不算一種心理作用,在為了某一個笨理由發作的時候,心臟才會比手更疼。……或許從頭到尾所有痛覺都是假的也說不定。

  “Handy。”

  聽見有人喚他的名,Handy抬起頭,看到穿著軍裝的Flippy站在門口,朝他露出溫柔的笑,有水沿著他的髮梢滑落,明明撐著傘卻渾身溼透,淋雨了麼,感冒了怎麼辦……

  你知不知道那笑容看起來讓人很心疼。

  “Flippy、怎麼在這裡……”
  “Mole先生說你在醫院。”
  “………。”
  “…你受傷了?”

  瞧見對方衣服上幾道黯紅血跡,Handy怯怯的問,其實內心已經猜到了理由,Flippy收了傘走到他面前來,那是比他還高上半顆頭多的挺拔身姿,靠近的時候有鐵屑和雨水的味道,髮青年淡淡一笑,即使是沉默,也像要平復他內心的不安。

  “回去吧。”
  “………。”
  “你還沒吃午餐吧,我來煮。”
  “………。”
  “Handy?”

  青年湊近低頭不語的Handy,語氣有些緊張,“怎、怎麼了、是手還很痛嗎……”

  “………。”
  “……Handy。”
  “………。”
  “我可以抱你嗎?”
  “不是已經在做了麼……”
  “哈哈。”

  Flippy伸長手臂將Handy摟進懷裡,那頭橘色髮絲冰涼而柔軟的擱在他胸前,他低低的笑著,像個孩子那樣,然後將Handy抱的更緊。

  已經再也無法開口詢問你是不是又傷了人。
  可你從來也不哭。

  Handy將下巴輕靠在他肩上,鐵鏽和菸味,還有一點消毒水的氣味,感覺到Flippy的摟過自己背上的手一直在顫抖,擁抱很用力。Handy知道他從來都不是自願去傷害他人,但任何理由都只像在找藉口,傷害造成了就是既定事實,和自己失去的手或者Flippy的過去一樣。

  為什麼要像是提醒一樣。
  為什麼失去的手還是要痛過去的傷口還是要被劃開。

  來往的路人對他們投以注目禮,察覺到的Flippy稍微鬆開了手,本來想要退後可這次換Handy沒有要起來的意思,他將臉埋到對方胸前去,Flippy有些疑惑的聲音從頭頂上傳來,可他就是覺得不能放手……

  啊啊什麼鬼的「放手」,要是能有手去抱住對方他才不會放開。想要緊緊握住他的手,想牽著他走,想要摸摸他的頭,想替他擦去眼淚,還想要告訴他,關於這些脆弱和疼痛。

  “Flippy。”
  “………嗯?”

  為了這樣無力的自己和親愛的你,我心痛過多少回。



  “我正抱著你,感覺的到嗎。”




  Flippy愣住了。
  漂亮的翡翠眼睛溫柔的瞇起。


  “………嗯。”



  他低聲回答,將手繞到自己腰間,彷彿可以感覺到Handy環在自己背上的手,儘管看不見,就算是看不見……Flippy輕輕的將自己的手壓在那幻肢上,然後輕柔的握住。他常想,Handy的手,一定是很漂亮的一雙手,修長的手指,可能會因為工作的關係佈滿厚繭,但還是一樣柔軟而溫暖……


  “手,還痛嗎?”





  Handy輕閉起眼睛。


  “………已經不痛了。”






  “所以請你不要哭。”



















-----------------------------------------------------* END.09.08.12

居然真的寫了我O口O(是在驚訝什麼)
性格還沒抓好啊我囧

HTF裡最愛的就是Handy和Flippy,可是好像沒什麼人把他們湊一對……其實紳士大工也不錯啦,但我還是愛軍人大工多一點XDDD

Flippy的雙重人格讓我心疼。
可Handy的雙手更讓我痛心,尤其是在擬人之後(掩面)

海狸體的時候只覺得手短短的包著繃帶揮啊揮很可愛啊這樣,擬人之後我就哀傷了T^T

至於Lumpy…其實在原作裡我是不太喜歡他啦(太蠢常把人弄死),但擬人之後一切都變得好有愛怎麼會這樣囧

再次強調,
這群看似可愛純真的小動物們有一定的血腥暴力存在,請小心觀看XDD


*幻肢:是某些失去四肢的人類所產生的一種幻覺,這些人感覺失去的四肢仍舊附著在軀幹上、並和身體的其他部分一起移動。

*幻肢痛:為病人在幻肢、幻手或幻指上產生之疼痛感。


HTF擬人設定。







#HTF擬人設定
#捏造有
#亂來有
#不確定性有










未成年組



﹥Cuddles
原型:米黃色的兔子
性別:男
髮色:淺金/眼睛:深褐
年齡:十五歲

愛玩且自我。
待人和善。
有一雙很喜歡的粉色小兔脫鞋。
胡蘿蔔過敏。
好朋友:Toothy、Flaky、Giggles
喜歡黏著Flippy和Lumpy



﹥Giggles
原型:頭上綁著大紅蝴蝶結的粉紅色花栗鼠
性別:女
髮色:粉櫻/眼睛:紫紅
年齡:十五歲

性格天真而深情。
少女的憂鬱。
喜歡花、點心等少女系的東西。
在餐廳裡打工。
對玫瑰花和水母過敏。
環保主義者。
好朋友:Petunia、Cuddles



﹥Toothy
原型:有著巨大門牙的淺紫色海狸
性別:男
髮色:淺紫/眼睛:紫色
年齡:十四歲。

善良的好孩子。
有些迷糊。
喜歡玩耍和音樂。
崇拜英雄。
好朋友:Cuddles、Flaky、Sniffles



﹥Petunia
原型:頭上裝飾著一朵花的藍色臭鼬
性別:女
髮色:藍色/眼睛:海藍
年齡:十六歲。

潔癖
姐姐型的角色。
少女的憂鬱。
氣喘症。
常舉辦茶會。
好朋友:Giggles、Flaky
似乎是喜歡Handy



﹥Nutty
動物原型:頭上黏著很多糖果的色松鼠
性別:男
髮色:亮/眼睛:左右黃
年齡:十五歲。

甜食黨
異色雙眼。
神經質。
超討厭牙醫。
好朋友:Sniffles



﹥Sniffles
原型:帶著眼鏡的藍灰色食蟻獸
性別:男
髮色:淺藍/眼睛:淺藍
年齡:十五歲。

眼鏡。
高IQ。
喜歡科學和數學。
吐槽角。
好朋友:Nutty、Flaky
苦手:螞蟻一家



﹥Flaky
原型:長滿尖刺的紅色刺蝟
性別:女
髮色:火紅/眼睛:金茶
年齡:十五歲。

膽小性格。
害羞。
細心溫柔。
害怕鳥類。
花生過敏。
好朋友:Giggles、Petunia、Sniffles



﹥Mime
原型:臉上塗著白色油彩的紫色小鹿
性別:男
髮色:深紫/眼睛:紫色
年齡:十四歲。

默劇演員。
沉默。
馬戲團。
喜歡花生。
身材嬌小。
單純。




成年組



﹥Lumpy
原型:錯位鹿角的天藍色麋鹿
性別:男
髮色:淺藍/眼睛:海藍
年齡:二十七歲。

大哥哥型角色。
保母擔當
單純善良。
不器用的笨拙。
最愛的餐後甜點是起士蛋糕。
喜歡萵苣。
好友:Russel、Mole、Flippy



﹥Handy
原型:失去雙手的橘色工匠海狸
性別:男
髮色:淺橘/眼睛:深褐
年齡:二十四歲。

不明原因的斷手。
繃帶。
工匠(製造過程不明)
細心善良。
不懂少女心。
常識人擔當
苦勞性。
好友:Mole、Flippy
些許苦手:Lumpy



﹥The Mole
原型:眼睛看不見的紫色鼬鼠
性別:男
髮色:粉紫/眼睛:天藍
年齡:二十六歲。

盲人。
墨鏡愛用。
知性寡言。
喜歡絨毛玩具。
以前是間諜身分。
死對頭:Rat
好友:Handy、Lumpy、Flippy



﹥Splendid
動物原型:擁有超能力的藍色英雄飛鼠
性別:男
髮色:天籃/眼睛:紅
年齡:二十五歲。

超能力者。
興趣是料理。
笨拙。
隱性腹
崇敬。
複雜:Flippy
麻煩製造者:浣熊雙子
惡交:Splendont(兄?)



﹥Flippy
原型:穿著軍裝的色軍人熊
性別:男
髮色:草/眼睛:深(裏人格:金色)
年齡:二十六歲。

雙重人格
溫柔善良&殘忍暴力。
原軍人。
創傷後壓力心理障礙
軍事收藏。
愛用:匕首、手榴彈。
喜好:慢跑、餵鳥、縫紉和吃巧克力餅乾。
疼小孩。
不明苦手:Splendid
軍場舊友(已亡):Sneaky、Mouse Ka-Boom
好友:Lumpy、Handy、Mole



﹥Shifty(兄)& Lifty(弟)
原型:有盜竊癖的色浣熊雙子
性別:男
髮色:墨/眼睛:金
年齡:二十三歲。

偷竊。
惡質雙子。
分辨差:帽子。
招牌惡笑。
趁火打劫。
利己主義作祟。
討厭+惡戲:Splendid



﹥Disco Bear
原型:爆炸頭的金橘色迪斯可熊
性別:男
髮色:橘黃/眼睛:深褐
年齡:三十五歲。

大叔。
爆炸頭。
喜歡跳迪斯可舞。
哪裡來的貓王(囧)
泡妹專長(自稱)
有錢人。
飲食習慣差。



﹥Russel
原型:鉤子手和木頭腳的青色海盜海獺
性別:男
髮色:青色/眼睛:海藍
年齡:二十七歲。

海盜本職。
落腮鬍。
鉤子手(右)
雙腳失去。
寵物:鸚鵡。
喜歡釣魚、航海和冒險。
愛吃海鮮。
好友:Lumpy



﹥Cro-Marmot
原型:凍在巨大冰塊的土撥鼠
性別:男
髮色:深褐/眼睛:亮
年齡:不明。

冰塊。
極冷地帶
冰淇淋專賣。
無口。
興趣:賣冰淇淋、滑雪、衝浪。
意義不明。



﹥Pop(父)& Cub(子)
原型:淺棕色的親子熊
性別:男
髮色:淺棕/眼睛:深褐
年齡:三十六歲、兩歲

父子。
親バカ重度
煙斗。
擔心性。
普性和樂。



﹥Ant一家
原型:螞蟻
成員:蟻媽、蟻(大兄)、蟻(二哥)、蟻(小妹)
髮色:/眼睛:
年齡:待考察。

蟻媽:強大。
蟻(大兄):戲份少(囧)
蟻(二哥):斗S。Sniffles殺意。
蟻(小妹):Sniffles愛慕。

















-----------------------------------------------------* END.09.08.12

其實是寫給自己看的OˇO
是說這畫風看似可愛的作品有一定的血腥暴力小心觀賞。


……我大概又冷門了是吧(掩面)


このカテゴリーに該当する記事はありませ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