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棲欲。

MENU

紫色向陽殞落的時刻 PM×南其松葉








# PM / ポケモン同人
# HGSS-南其(水君獵人)×松葉(圓朱市道館主)
# 鳳王捕獲梗。捏造有。











  不要消失。請不要消失。
  我所憧憬而遙不可及的────…





紫の日溜りが落ちてゆく頃
:紫色向陽殞落的時刻











  應該要做出什麼樣的表情才好呢。

  當看著渾身是傷的髮少年終於將正燦燦發著金色光芒的PM球緊緊抱在懷裡,感動地落下淚水的時候;當看著就站在離自己不遠處沉默不語的金髮青年,那張冷漠得叫人絕望的側臉的時候。到底,應該要做出怎麼樣的表情才好呢。

  半空裡閃耀著七彩顏色的羽毛輕輕的飄落在地。
  他看到金髮青年壓抑似的握緊了拳頭,以幾乎要淌出血來的力道。

  就算能夠發出聲音,卻沒辦法說出任何一句話,但什麼都是無用的吧……南其再度抬起頭,正好和塔頂上少年的目光對上,少年顯然有些訝異了,在過於緊張而激動的戰鬥裡他理所當然的沒有發現下方圍觀者的加,當然也包括了一直以來都極力追隨著鳳王身影的圓朱市道館主松葉。

  少年擔憂的望了他身旁的青年一眼,卻發現根本無法看清松葉的表情。


  ……有那麼一天,我說不定會討厭響君也不一定。


  松葉平靜的嗓音在此刻迴響於南其的腦海之中,那一天那個黃昏的時刻裡,他們倆並肩站在鈴鈴塔前目送那個單薄卻堅強的小小背影踏上新的旅途。就像是嘆息一般的語氣,松葉說著,夕暮時分的日光在他細緻的頭髮上、眼睛裡都鍍上了一層溫暖的橘色,卻刺目得叫人無法直視。

  他一定,早就知道了。
  雖然如此,自己卻什麼也沒辦法改變的那種深沉的悲哀有誰能夠明白呢。


  “……松葉さん、南其さん──。”

  少年的聲音將南其喚回現實來,眼前的後輩正用一種不知如何是好的眼神望著他,南其這才發現松葉不知道在什麼時候走到自己旁邊了,收起了方才那張毫無情緒的冷漠表情,一如往常地嘴角輕輕上揚,讓人安心的微笑著。

  眼前的孩子什麼錯也沒有,因為他的心靈溫柔純潔也足夠強大,所以成為了讓鳳王選中的人,又有誰能夠說些什麼呢。那松葉呢?松葉為什麼不是被鳳王選中的那個人?到底是哪裡出錯了?他到底應該找誰去糾結才好,關於內心這樣紛亂不堪的情緒,難道松葉會比他更好麼,為什麼還能那樣笑著?

  神啊你怎麼這麼殘酷。
  為什麼要讓我們都清楚明白了這種再也是萬劫不復的現實。

  那個人不會是我。
  南其第一次發覺自己竟無法發自真心的說出祝福的話語。

  他側過頭,充滿不安的注視著身旁的松葉,好怕他會像小時候那樣突然的放聲大哭或者乾脆的將情緒爆發出來。可是松葉什麼話也沒有說,他只是伸手摸了摸少年的頭,還是那樣溫溫的笑著,似乎就在說:你們不要太擔心,我很好沒事。

  看在南其眼裡無疑只有悲傷而已。
  那個溫軟的笑容底下,淚水正安靜的從心底的傷口裡滿溢出來,氾濫成災。
  一種無可救藥的痛。

  “……………。”
  “南、南其君?”

  咬牙,南其一把抓過松葉的手,不顧身後訝異的呼喊聲,拉著松葉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那片美麗的楓樹林。他知道少年不會追出來的。鐵定不會。







  “…………。”
  “南其君、突然的怎麼了?”
  “………不怎麼了。”
  “就這樣把響君一個人丟在那裡、”
  “別提他……!”

  過於快速的步伐中,松葉帶著隱忍哭腔的話語都要被耳邊呼嘯而過的風給掩蓋了。

  自己也真是瘋了。南其略帶苦澀的想著。
  事到如今就這樣帶著你逃走,又躲避的了什麼?你會恨我麼。


  “南其、君───”
  “去哪都好,我就是不想讓你繼續待在那裡了!”

  邊說著他握緊了那只略帶冰冷的手,感受到松葉不安和猶豫的掙扎,互相觸碰的指尖傳來的溫度,最後還是緊緊回握住他的手的那種心痛;不要繼續待在那裡了,不要讓你繼續受到傷害了,所以、所以───拜託你,就算我沒有辦法治癒你心裡的悲傷也請你千萬不要放開我的手。

  “響君他、是被鳳王選中的人……”
  “就算、早就知道了。”
  “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可是──”
  “我、……”

  身後松葉的聲音斷斷續續的傳來。然後終於是再也說不出任何一句話來了,已經什麼都沒有的聽覺裡只剩下那種像是雨天裡迷路小貓一樣微弱的咽鳴聲,一下一下的刺著他的心臟,讓人無所適從。


  停下腳步,差那麼一點他就要轉過身去摟住對方。
  可終究他還是沒有回過頭去注視松葉現在的表情。


  拜託你別哭。
  我一直都和你在一起。


  松葉靠過來,輕輕的將臉埋在他肩上。






  是真的心疼了。拜託誰來阻止他的眼淚啊。
  他祈禱似的想著,只能又攫緊了手。





















-----------------------------------------------------* END.10.06.17

管理人最近壓力很大^q^(去死)

雖然不忍心不過哭泣的松葉也是(ry
南其就在該男前的時候稍微男前一下我就覺得他超帥XDD
……被丟下來的小響我也對不起他(跪)

剛剛看到發上大吾路比覺得被治癒了w
(那為什麼這篇不是大吾路比囧)



在手掌上燙傷的金魚群 PM×南其松葉








# PM / ポケモン同人
# HGSS-南其(水君獵人)×松葉(圓朱市道館主)











  我早就知道了。你給我的終究不是全部的真心。
  即使如此想要和你在一起的這份心情,卻從來沒有變過。

  ……原來我也是一樣。





手の平で火傷する金魚たち
:在手掌上燙傷的金魚群









  ──-南其君。南其君。

  沒有亮光的暗裡,他聽見那個一如往常溫和的嗓音輕輕地迴盪在耳邊,喚的是自己的名字,於是他睜開眼睛,一下子被微弱的柔銀色月光給刺傷了眼,朦朧的視線裡,他看見眼前的金髮青年正微彎著腰佇立在自己身旁,目光清晰而明媚,像點綴在夜空裡的紫螢色星體……他就突然又恍神了一下。

  你還好吧南其君。松葉擔憂的問著,朝他伸出手來:站得起來嗎?

  沒怎麼多想他點點頭,握住金髮青年的手。松葉試圖將他從地上拉起來,力道很輕但不免還是扯到連位置都不清楚的傷口,南其悶哼了一聲,表情變得有些猙獰,於是松葉又急急忙忙蹲下身子在他旁邊跪了下來。很痛嗎,松葉的手指拂過他的臉頰,擦去了汙血又帶出了點冰涼的刺痛感,南其抬起頭,而松葉那張可稱精緻的臉就在距離自己不到幾公分的位置,莫名認真的表情看起來很傻也很可愛。

  “……我們回去吧?”
  接觸到彼此的視線,松葉說。

  你什麼都不問麼。那個時候他腦中浮出來的固定台詞應該是這句話才對,但松葉只是牽起嘴角給了他一個了然於心的笑容。突然南其就覺得自己很對不起他,縱使松葉的出現根本在他的意料之外:對不起,我沒有要給你添麻煩的意思之類的話,就算說出口他也一定還是那樣笑著。

  “我啊,只是出來散步而已哦。”松葉邊說著站起身,“想著這麼美麗的夜裡,會不會遇到鳳王……之類的。”

  “………結果是我,不好意思啊。”
  “哈哈,也沒什麼不好嘛。我們不也一段時間沒見了嗎?”

  松葉伸手過來撿去了落在他頭上的楓葉,南其仰起頭,這才看見那滿目燦金豔紅:松葉最愛的楓樹彷若春天滿山滿谷盛開的花兒那樣延展開來,金色和紅色交織著映入他眼裡,很美,很令人憐愛,在心境使然下難免又帶了一點絕望,南其發覺自己不太喜歡那些輕易凋零的事物,可是當他望著松葉那溫柔微笑著的側臉又覺得其實這樣也很好。如果你並不只是為它的紛落感到惋惜而已,親愛的。

  松葉張開手掌,他看著那片楓葉緩緩地飄在半空裡,轉了幾圈最後落地。
  就像很多個時候,逼不得已要放棄的那種心情。

  莫名決絕,悲壯,像火光一樣脆弱的,毀滅性。他無可抑制的想起了兩個人各自追逐的遙遠目標,也想起松葉曾經用一種落寞的語氣對他說,在最後那個人不會是我。南其到底還是不知道他究竟透過千里眼看到了什麼樣的未來,只能祈求那預言性的昭示還能有扭轉餘地。

  “南其君?”

  側過頭,他看見松葉正望著他。
  南其朝他伸出手,於是松葉走過來將手放到他的手掌上。

  “松葉。”他握緊掌裡的手,一臉的正經,“和我在一起吧。”


  松葉愣了一下,然後溫柔的笑了。

  “我一直都和你在一起啊。”


  他說。
  那柔軟的聲音在寂靜的夜裡無限的迴響了千萬次。

  南其看著那雙紫色的眼睛,不知怎麼突然就一陣鼻酸,視線裡松葉仍笑著,對他笑。然後才彎下腰來輕輕的擁抱他。我一直都和你在一起,南其君。他說,眼淚落在南其掌裡就像花火一樣脆弱的散開,是如此疼痛不堪。





















-----------------------------------------------------* END.10.06.09

南其松葉^q^

雖然覺得這兩個湊在一起是要走治癒路線的,但意外的也很適合悲風(喂)
好啦我錯了OTZ

HGSS在尼比市拿到了可以召喚鳳王的彩色羽毛,但就當作是我私心作祟還是怎樣都好……我還是沒辦法讓松葉難過就如同我放跑水君不抓的道理一樣啊!!(掩面)

最近的新樂趣去跑去和松葉對戰+拍照,不過好像也差不多該去白銀山了……
→你倒是先把期末作業還有考試給全部準備好啊囧

PM人物性格私設定-HGSS、RSE




# PM人物性格私設定。
# HGSS/金心魂銀/RSE/紅藍寶石
# 人物總數是私心主義作祟。
# 翻譯名字自我流化。
# 捏造有不確定性有。
# 待補。







●『HGSS』



﹥レッド/赤
髮色:墨/眼睛:鮮紅

前任聯盟冠軍。
前作♂主。
白銀山上最強傳說。
無口屬性。
就只是沉默的壓力。
半個生活白痴。

(グリーン:至少穿長袖行不行?算我拜託你別凍死在山上了……)
(レッド:…………。)


﹥グリーン/
髮色:茶褐/眼睛:翡翠

常盤道館館主。
レッド的勁敵兼好友。
基本公式:自信=傲嬌(咦)
後天形成的擔憂性。
苦勞性。
無自覺的乙女心(!?)
不器用的笨拙。
媬母擔當。


﹥ヒビキ/響
髮色:墨/眼睛:燦金

踏上征服傳說之路的少年。
本作♂主。
和琴音是青梅竹馬。
視銀為勁敵,同時也是朋友(後者未明說)
熱血的衝動型。
常盤道館大門破壞者之一。
偶發腹屬性(!?)


﹥コトネ/琴音
髮色:淺褐/眼睛:深褐

踏上傳說征服之路的少女。
本作♀主。
響的青梅竹馬。
喜歡可愛棉軟的東西(因此PM大多屬此類型)
視響和銀為朋友,兩人的調和劑。
些許天然呆。
害怕暗和幽靈。


﹥ライバル君:シルバー/銀
髮色:紅/眼睛:銀灰

踏上征服傳說之路的少年。
火箭隊首領坂木(サカキ)之子。
視響為勁敵,朋友定義不明。
刀子口豆腐心。
基本上是個冷靜派。
常盤道館大門破壞者之二。


﹥ミナキ/南其
髮色:淺褐/眼睛:藍色

水君獵人(自稱來著)
提及水君就無法冷靜的狂熱份子。
……魔術師?(咦)
和松葉是朋友。
意外的心思細膩(喂)

(松葉:麻煩的友人。(面不改色)
(南其:有你這樣說自己好友的麼。(打擊)


﹥ハヤト/隼人
髮色:海藍/眼睛:海藍

桔梗道館館主。
父控重度
→會和淺紅市道館主小杏爭論誰的父親比較害(………。)
基本上嚴謹有禮。
性格單純,很容易臉紅。


﹥マツバ/松葉
髮色:柔金/眼睛:紫色

圓朱道館館主。
千里眼的持有者。
鈴鈴塔前常態待機。
和南其是朋友。
說謊苦手,基本上都會被識破。
是好人(很多意義上)
大家都愛他(特別是小孩子)

頭巾有加分!(BY眠)


﹥ワタル/渡
髮色:紅/眼睛:深紅

現任聯盟冠軍(三年前曾二度被踢下寶座
煙墨市出生,表妹是伊吹。
變裝高手(咦)
神秘主義者。
大家都被外表欺騙了(喂)






●『ルビー・サファイア・エメラルド/RSE』



﹥ユウキ/優樹/ルビー/路比
髮色:墨/眼睛:鮮紅

橙華道館主千里(センリ)的兒子。
本作♂主。
目標:打倒聯盟冠軍。
些許傲嬌屬性。
很會照顧人。
料理和家事上手。


﹥ハルカ/小遙/サファイア/莎菲雅
髮色:茶褐/眼睛:海藍

小田捲博士的女兒。
本作♀主。
目標:打倒路比和聯盟冠軍。
些許天然呆。
知情旁觀者。


﹥ミクリ/米可利
髮色:草/眼睛:深

琉璃道館館主。
美學至上主義。
是大吾的好朋友。
和娜(ナギ)處於曖昧狀態。
披風是個問題(喂)


﹥ダイゴ/大吾
髮色:淺藍/眼睛:金色

芳緣冠軍。
就是個石頭廚
和米可利是好朋友。
大誤算(喂)
認真時很帥氣。
不器用的笨拙。
是好人。
很疼小孩。




















-----------------------------------------------------* END.10.06.06

寫給自己看的人物私設定^q^
原本還有DPt但我對人名的翻譯實在是……(掩面)

RSE的♂主和♀主名字預設是優樹和小遙,不過我家因為CP原因是採混合制W(不懂)
總之是大吾路比哈哈哈(槓)

哪天再補上DPt應該XD

猫の恋 PM×初代紅







# PM / ポケモン同人
# 初代組×紅
# 架空有貓化有捏造有崩壞有(?)注意報












猫 の 恋












01//寂寞可以殺死一隻貓。



  那個雨天裡,我撿到了一隻色的貓咪。
  一隻色頭髮,紅色眼睛,總是沒什麼表情很漂亮的貓。



  “喂,レッド──”

  剛到家的褐髮青年放下手裡的物品和背包,邊喊著某個名字在暗的房子裡四處走動,沒有任何人回應他,看見桌上幾乎沒有動過的餐點,青年輕輕的皺起眉頭,轉身往寢室走去。

  “レッド───”

  ……啊,在這裡啊。
  開了燈,褐髮青年看著床上那團裹在棉被裡的不明物。

  “…………。”
  “在的話就不要默不作聲,回答我一下吧。”

  青年邊說著朝床鋪走近,掀開了棉被的一角,從裡頭露出了一對色的耳朵,跟著被喚作「レッド」的髮青年從床上坐起身來,漂亮的艷紅色眼睛盯著面前的褐髮青年,一語不發。褐髮青年也像早已習慣了那樣,只是笑著說了聲我回來了。

  髮青年輕輕地點頭,對於褐髮青年的靠近並沒有閃躲,即使如此卻又隱約感覺是在警戒著什麼那樣小心翼翼……無法理解,卻沒辦法丟著他不管。正緩緩靠近的褐髮青年暗想,到底安全距離是幾公分幾釐米也弄不明白,要怎麼樣才能明白對方的想法啊,自己的雙手上還留著好幾道被咬或抓出來的口子呢──但就是想要接近他。


  ……想要親近他。
  如果沒有拒絕我,是不是就代表接受了我?

  “是不想出門嗎?先說我可沒有要關住你的意思喔……傷口好點了的話,出去走走也不錯啊。”褐髮青年伸手過去摸摸那頭軟的頭髮,細聲說著。

  レッド輕輕的搖了搖頭,然後湊過來把頭靠在褐髮青年的肩上。

  褐髮青年嚇了一大跳,只因為對方這樣親暱的舉動是幾星期來少有的。グリーン在髮青年看不到的角度輕輕笑了,靠在自己肩上的那隻貓,雖然總是不說話也一點都不體貼,就算付出都不一定能得到回應的那種任性……但只有這種時候,好像這樣才讓人有種取代了之前的那些沉默而兩人之間終於更加接近的感覺,覺得原來我的付出都不是白費的,那樣一種叫人滿心悸動的溫暖。

  “會冷嗎?”
  “…………。”

  色的耳朵動了動,レッド閉起眼睛,沒有拒絕青年覆在自己手背上的手。

  “我說,レッド。”
  “…………?”
  “工作也快結束了。下次,一起到哪裡去玩吧。”

  像是終於下定了決心那樣,褐髮青年緩緩說著。

  沒有回答,レッド的尾巴輕輕的掃過兩人相覆的手,彷彿過了有一世紀那麼久遠,在グリーン暗自嘆氣,終於要放棄這個念頭時,才聽見髮青年以微弱的音量開口說了:只要是兩個人在一起的話,在哪裡都無所謂。

  兩個人在一起

  褐髮青年睜大了眼,其實心裡一直都以為這傢伙根本不在乎自己在不在他身邊……原來你,並不是無所謂的啊…グリーン露出有點沒輒的表情,真是被打敗了,現在感受的那種自心底滿溢而來的,難以言喻的情感,大概叫做感動吧。


  哪啊,我親愛的貓,你到底在想什麼?
  一下子拒絕我一下子卻自己靠了過來,是看準了我就拿你沒輒麼。

  レッド仰起頭來看著旁邊的褐髮青年,表情是難得的認真。
  細細看著映在那雙紅色眼睛裡自己的倒影,グリーン溫柔的笑了。

  “別那樣看著我,你說兩個人那就一直都在一起吧。”
  “我會和你在一起。”

  髮青年再次靠上了他的肩,撒嬌似的模樣,突然グリーン想起自家老姊曾經說過貓其實是一種怕寂寞的生物,縱使外表看來孤寂高傲。看來我家的貓咪也是啊,褐髮青年笑了,並且緊緊握住了掌裡那只冰涼的手。

  我會和你在一起。因為你這麼說了。





  #後續//レッド:總覺得グリーン越來越煩人了。
     グリーン:(打擊)





















-----------------------------------------------------* END.10.05.31

最近覺得自己啥也寫不出來難道是都被報告給壓榨完了嗎(掩面)
我的熱誠在哪裡快點回來吧(吶喊)

……這般如此終於成功的玩到了HGSS(喂這上下沒有連結關係啊)
然後猛然驚覺原來我對這些孩子的愛根本沒有消退XD

貓之戀,第一篇理所當然是初代組,感覺就是會被咬得很慘那種(喂)
不過我還是捨不得讓太可憐就是了(你確定?)

接下來大概還有三組吧,茂智、大吾路比、デン♂可能還加上南其松葉(預定)
不過我這個人就是寫系列+連載很沒有那個啥的(ry

海中喪失警報 PM×デン♂主










# PM / ポケモン同人
# デンジ/鑽石珍珠白金第八道館館主×コウキ/♂主
# 捏造設定有。












  才剛放開手就後悔,那個孩子回過頭來給了個善解人意的笑容。
  有種近乎疼痛的溫柔緩緩地湧上心頭,是如此、如此的……







海中喪失警報//









  你什麼時候走。他問。
  少年沉默了一會,然後說,今天。

  大概就是因為這樣。當デンジ端著兩杯做為餐後飲品的咖啡踏進客廳的時候,コウキ正在收拾行李,坐姿端正的他將幾件摺好的乾淨衣服放到背包裡,旁邊地上還攤著一些旅途必備的用品。映入室內的早晨日光將木質地板照得溫軟,全泛著一種蜂蜜顏色的淺金。他在少年身旁坐了下來,接過杯子的コウキ突然輕輕地笑了,跟著身子一傾,放鬆似的將頭靠在デンジ的肩上。

  怎麼了。デンジ邊問邊伸手過去摸摸少年軟的頭髮。

  コウキ搖搖頭,說:我們等一下去看海好不好?下次再過來這裡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デンジ先生說過冬天的時候雪落在海上的情景,很美,我一直很想看。

  在對方看不見的角度裡デンジ笑了,有點無奈的,他突然覺得少年的語氣好像一個在撒嬌的孩子,不,他本來就還是個孩子,只是一顆溫柔而體貼他人的心讓他感覺起來格外成熟,有時又好像悄悄看透了太多事情,デンジ一直覺得自己也是很依這份純真的溫柔。

  看海當然好,可是今年還沒下雪呢。他說,以一種慣有冰冷的口吻。

  像是沒聽見他的話,少年維持著同樣的姿勢靠在他身上,那柔軟纖細的身軀大概比自己的體溫要高一些,十分溫暖的溫度,為了避免摔落デンジ伸手過去把兩人的杯子一同放到桌上去,輕柔而純情的把コウキ摟到自己懷裡。

  コウキ向後仰起頭,正好一個吻落在デンジ的鼻尖。
  望著青年有些訝異的表情,少年燦燦地笑了。

  “デンジ先生不挽留我嗎?”
  “你希望我這麼做嗎。”
  “不是我,我是在問デンジ先生哦。”

  デンジ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好吧。我很希望你可以留下來。”


  至少到看完今年冬天的,第一場雪。

  少年又笑了,是那麼的可愛,デンジ彷彿從那雙藍色的眼睛裡看到一片佈滿星光的海洋,閃閃生爍,又像眨眨眼就可以掐出水來那樣地柔軟,他低頭下去親吻少年,一路從額際來到眼皮上方。

  “我也想和デンジ先生在一起。”

  コウキ率直的望著デンジ,這麼說了。

  デンジ注意到對方的臉頰都紅了,他悄悄的牽起了腰際那雙纖細的手,小心的握在掌裡,然後在手背印上溫熱的吻,那幾乎是要把一切所有都賠進去那樣的寵溺、那樣的溫柔,是一種讓人想落淚而無可名狀的情感。


  “如果是這樣,那我再也不讓你走了。”


  デンジ說,輕輕地吻去了懷裡少年眼角的眼淚。




















-----------------------------------------------------* END.10.03.22

……我、我對翻譯名字這件事情絕望了(悲憤(?)

不過這兩只真的超治癒超純情超可愛的WW(槓給你寫的都不治癒不純情不可愛了啦)
感覺和大吾路比有點異曲同工之妙(聽你在扯)




告白日記 PM×大吾路比







# PM / ポケモン同人
# 大吾×路比
# 米可利友情客串。捏造有崩壞有注意報(?)










告白日記











  ──又惹他生氣了呢。


  望著被少年甩上的書房木門,力道之大讓門上頭精緻的雕花都好像要隨著灰塵一起落下來那樣了。藍髮青年單手按著被打上一拳的右臉頰,輕輕的苦笑著。


  大吾先生……

  欲言又止的模樣,少年怯怯的仰起頭,目光卻直率而毫不猶豫的看進了自己心底。大吾終於從位置上起身,手臂和腿都有些麻了,再次抬起頭時以一種不帶任何陰霾的乾淨笑容,還包含著著些許歉意,說,抱歉我剛睡著了……找我有什麼事情嗎,路比。

  他注意到那個孩子臉上飛快的閃過一絲懊惱的神情,張開的嘴又閉了起來,低著頭說了幾句像是自言自言的話。大吾輕輕走上前去,手掌貼上那頭柔順髮的時候說真的他有點後悔,距離分寸拿捏是這麼困難,他知道路比不會當作沒什麼,他也不會,頂多就是比對方更會隱藏而已。裝著沒發現少年的異常,視線相交時還是那樣溫和的笑了。

  ──大吾先生是大笨蛋!膽小鬼!

  可是少年推開他了,邊這麼氣沖沖的喊著蹬蹬蹬的就跑出了房間。
  語氣聽來想必是帶著一點遭到背叛的憤怒和悲傷。

  沒有追上去的打算,藍髮青年重重的嘆了口氣,往後一躺再次將自己摔進柔軟的沙發裡,笨蛋,啊真的是笨蛋呢,側過頭時從玻璃鏡面看見頰上一塊淺紅色的印子,明明還不至於到嚴重的力道,他卻錯覺得好像看見深深瘀血那樣,和方才那個純真可愛的親吻一同在臉頰上熱烈的發疼。

  那個孩子一定什麼都知道了吧。

  大吾在路比踏進房間的時候就醒了,可還沒有找到起身的機會,悄悄靠近的腳步聲和淺淺的陰影一起跌在他的眼皮上,他想是那個孩子站到自己旁邊來了吧,實證是跟著落在臉頰上的吻,是那麼地輕那麼地細,害他差點就要當成錯覺了。

  有個溫柔而近乎絕望的目光在注視著自己,他聽見那個孩子小小聲的說,大吾先生,我喜歡你,真的,喜歡你。

  就像是嘆息一般的語氣,卻溫柔得連心臟都要止不住的顫抖起來。大吾睜開眼睛的時候看見少年帶著一臉來不及收回的表情怔怔的望著他,然後輕輕地朝他笑了,午後的日光從身後的窗子細細地落在那個孩子纖細的身軀上,在那雙紅色的眼睛裡鍍上一層柔軟的金色……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覺得想哭得不得了。










  從察覺到認知只有一瞬間,好像誰先說愛上誰就輸了那樣。

  想想那雙倔降地望著自己的紅色眼睛,映在裡頭的倒影:我是什麼樣子的?


  放下鋼筆,大吾把才寫上了名字的信紙捏爛了又攤平,除了嘆氣還是嘆氣,米可利端著兩杯咖啡從廚房走過來,什麼都還沒說就先問你現在後悔了麼,他說後悔什麼,髮青年把冒著熱煙的馬克杯放到桌上,朝他聳聳肩:我只是在想,你也差不多該到忍耐極限了,還要這樣避著那個孩子多久才開心?

  我才沒躲。沉默了會,藍髮青年回答。

  沒躲是吧。少扯了路比他可是來找過我。米可利挑眉,他心裡也知道這個笨蛋是在糾結什麼,都不是小孩子了,愛情也不是只說了喜歡就什麼都算數,最重要的是,不想在弄清楚之前就搞得自己一身是傷,所以人家靠近了他就躲開,躲到現在人家路比都擺明著來了還想著要逃,這個膽小的笨蛋。

  ……膽小鬼。
  你什麼資格說我啊,自己還不是跟娜糾結了那麼久。
  那不一樣啊。
  有什麼不一樣。

  米可利得意的笑了笑,我和娜那是彼此都心知肚明呢。就算不明說我都有等她一輩子的覺悟……當然,娜也是。

  你有什麼把握能說,那個孩子會一直都追著你看著你愛著你?沒有對吧。
  的確……沒有………。

  如果說你是因為這樣才遲遲不肯給人家答覆,到最後可是會連擔心這些事情的資格都沒有喔。那雙同色系的眼睛直直望著藍髮青年:難道你以為路比就不會受到傷害的麼,在知道你躲開他之後,在知道被你拒絕之後……你當他是費了多少力氣才到這裡來,用光了多少勇氣才能對你說出那些話的啊。

  路比不是也和你一樣嗎。只是你選擇了逃開,所以才逼得他必須追過來啊。


  總結就是:你明明就愛上他了。還有不准再拿親情出來唬爛我。










  找到那個孩子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路比坐在公園的長椅上發呆,路燈將他的影子拉得好長好長,一路延伸到他面前來,深吸口氣,大吾踏著無聲的步伐走上前去,直到在對方面前才停下腳步。

  少年緩緩抬起頭來,眼睛深處彷彿有深紅色的星星在閃動,伸出的細白手指輕輕地抓著他的大衣外套,認真的表情像在問:你不會再逃開了嗎。

  嗯。大吾做了個無奈的表情,卻是溫溫的笑了,我不逃了,再也不會逃走了。

  ……大吾先生是大笨蛋。
  嗯。
  膽小鬼。
  嗯。
  真的…太狡滑了。
  嗯。
  可是、可是…我──我還是………

  嗯,我知道。沒等路比把話說完,藍髮青年微微傾過身,伸長雙臂將少年整個摟住,那還屬於孩子的纖細軀體在自己懷裡輕輕顫抖著,感覺溫熱而柔軟的,脆弱得就怕一用力要將他攔腰折斷。他稍微加重了擁抱的力道,我知道哦,一直都知道。

  附在少年的耳邊,他溫柔的說著。

  他說:我喜歡你,路比。……我愛你。






  『……如果可以,拋開那些關於世俗目光之類的定論,任性的對你說出挽留的話語;如果可以,在離別時坦然的放開你的手,笑著對你說,明天見;如果可以,在你哭泣的時候,就不顧一切的緊緊抱住你;如果、如果可以,把我心底那些像白雪一樣深深埋藏的思念碎片通通收集起來,把那讓人又疼痛又憐愛的,幾乎要傾盡所有的真心,毫無保留的告訴你………啊啊,原來我遠比我所想的,還要愛你。』




















-----------------------------------------------------* END.10.03.13

……雖然愛你們是真的可是你們兩真的好難寫啊(糾結)

說是崩壞但其實是我不大會描這兩只的性格啦XDD
大吾沒用也是常態了我還讓他順便走下文藝風還請多包含(我跪)
然后米可利真的只是來客串我支持他跟娜這樣(喂)

然後順便說一下最後哭的人是大吾(咦)

このカテゴリーに該当する記事はありませ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