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棲欲。

MENU

[ 隠恋慕:日記 ]








#自創注意報
#自家孩子大愛
#遲到的WD賀文








【期間限定:White Day】





好きなのに伝わらない
[ 隠恋慕:日記 ]












 #日記 [ 夏。O月X日 ]


  夏末,前略。
  後來因為學校的關係,我還是不得不選擇外宿。

  在大致安頓好家裡幾個弟妹後,我收拾行李前往半個月前就找好的便宜公寓(偏偏學校提供的沒抽上……),拜訪過房東,稍微整理了一下行李和房間環境,我打算出門購買一些日用品,順便也到校區的附近走走熟悉環境。只能說,這裡真的和我生長的地方很不一樣。

  當然,這也不是什麼壞的意思。
  ……糟糕呢,離家才一天我就開始想家了,更正確的說,是想念可愛的弟妹們。

  呃、這先不提吧。來說說今天的收穫。

  大型超市離公寓很近,而校區內不管是日用品、服裝店等等都不缺,該有的都有了,生活需求上沒有任何問題。只有一個讓我很擔心的地方:這附近的小路巷弄真的很多,地形有點複雜,稍微一繞就會迷路……只能祈禱我在新學期開始前能大致摸清這裡的地圖。

  還有,在迷路的途中發現一間看起來氣氛很溫和的咖啡屋。
  (可惜位置記不清楚,明天再好好的去找一找。)




 #日記 [ 秋。O月X日 ]


  新學期開始。
  放學的時候我又四處晃了晃,然後在隔了三條街的距離找到了那家咖啡店。

  店面其實不大,看得出有些歲月了,外觀是摻著青色的白磚堆疊起來的,門口附近有個顏色繽紛的小花圃,畫著十字的窗口則爬著綠藤植物,幾隻不知道是不是店家飼養的貓懶洋洋的趴在外頭曬太陽,見了人也不怕生,喵喵的湊上來磨蹭。

  而店裡雖然人多,卻又不顯吵鬧,人人都專注於手上閱讀或者打字的動作,只有當門上的鈴鐺發出聲響時才抬頭瞧上一眼。

  檯前有一名神色溫和的褐髮青年正在泡咖啡,而他身旁則坐著一位金髮的女性,按著計算機邊在紙上寫下些什麼,時而抬起頭和青年說話。(事後才知道,原來是店長和他的妻子),另外還有一名銀髮青年正端著餐點穿梭於客桌之間,似乎是這裡唯一的店員了。

  我點了招牌咖啡和手工餅乾,不論哪一個都非常美味。




 #日記 [ 秋。O月X日 ]


  今天又去那家店了,可能是早上的關係人沒有很多,我也得以坐在檯前和店長稍微小聊。店長時人先生經營這裡據說已經是第八個年頭(但其實他看起來年輕得讓人猜不出歲數,算算大概是三十代左右?),他笑著說他和妻子凜小姐從高中即開始交往,大學畢業時結婚。而這間咖啡屋是凜小姐過世的母親留下來的。

  我詢問了關於菜單的問題,時人先生說因為上代就在的甜點師傅前些日子因故辭職了,在還沒招募到新血的情況下料理均是由夫妻倆人和工讀生(後來才知道是和我同校的大三學長)負責,但畢竟不是專業,做不出太難的東西,菜單上的選項才減少了些。

  於是,我提出了試用要求。

  以前我也曾在好幾家這樣的店裡打工過,單上的只要有食譜我應該大致都能做出來,再說料理本來就是我的興趣。薪水先不說,這裡的打工環境也很好,當然要把握機會。

  意外的是,時人先生十分爽快的就答應了,而且直接將我拉入廚房來個「現場考試」……他個人表示對我做的甜點很滿意,但還要和妻子商量,讓我明天再來一趟。




 #日記 [ 秋。O月X日 ]


  打工被錄用了!(歡呼)

  第一天大致了解環境和打工內容,凜小姐也介紹了擔當服務生的鴉殺前輩給我,而與聽來有些讓人敬畏的名字不同,前輩是個性格穩重的人,尤其是微笑的時候看起來更是溫柔(據說也很受女客人的歡迎。嘛想想也是當然。)

  明天開始就是正式工作了,要好好加油!!

   
  (備註:詳記食譜、明晚要開報告會議。)




 #日記 [ 秋。O月X日 ]


  天氣開始變冷了呢,弟妹們替我寄了厚衣和家鄉菜來讓我真的好感動(拭淚)
  等等打個電話回家吧,祖母的身體狀況不知道有沒有好一些?

  今天和咖啡屋的各位一起吃了晚餐,凜小姐作的料理也很好吃呢,時人先生說等天氣更冷的時候要來準備火鍋,真讓人期待~。


  說起來期中考也快到了,來唸書吧………(汗)




 #日記 [ 秋。O月X日 ]


  期中考試終於過了(攤地)
  週末要回家一趟,不知道弟妹們有沒有乖乖的好想快點見到他們:)

  下週開始恢復正常打工時間,這邊也令人期待!




 #日記 [ 冬。O月X日 ]


  嗚,今天突然變得好冷啊(抖)

  阿鴉前輩說劍道部每天都是七點開始晨練(雖然不強制),最近天氣一冷就很難爬起來(但前輩至今仍未缺席過),希望他注意保暖,別感冒了。

  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店裡今天來了讓我在意到不得了的客人,一個眉目清秀的男孩子,笑起來很好看(這樣說的我好失禮OTZ),不知道爲什麼一看到他就緊張的連說話都要打結了QAQ,似乎不太妙……?

  店外的貓咪們都很喜歡他,會跟在他身後跑進店裡,毫不客氣的跳到他膝上。
  怎麼說呢……兩者都好可愛啊!!嗚啊怎麼辦啊會這麼想的我是不是有哪裡出問題!?




 #日記 [ 冬。O月X日 ]


  那個人今天也來了,和上次一樣帶著一本書,點了一杯半糖的熱咖啡和英式司康,坐在靠窗的角落位置。店裡正好沒什麼人,我和時人先生兩人待在櫃檯閒聊,我很努力的壓下自己想要詢問關於那個人事情的衝動,卻沒辦法阻止自己不去偷瞄他。嗚嗚,希望他沒有發現。

  可以的話,真希望能和他說話。
  不過,可惜的是我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PS有個看起來是前輩的女孩悄悄詢問了我有關阿鴉前輩的事情,我也沒說出什麼不能說的,應該不要緊吧?




 #日記 [ 冬。O月X日 ]


  超──冷──的────(吶喊)

  把久違的圍巾(三弟手作的)拿出來用了,超溫暖黑色圍巾(心),庫古從小就很器用呢圍巾也織的比大哥我更好看……(下略數字對於弟妹的無限關愛)──好我決定了這周回家一趟吧!


  PS:那個人今天也來了,一樣點了半糖的咖啡。
  PS的PS:聽說他是二年級的前輩,是什麼科系的學生呢?




 #日記 [ 冬。O月X日 ]


  最近本來待在店外的貓咪們只要一開店就都跑進來了,時人先生笑著說外頭太冷,也一邊替牠們準備食物和清水,看來這也是年年慣例了(?)凜小姐倒是很豪邁的把貓咪都抓去洗澡(至少要弄乾淨才准進來喲小傢伙們。凜小姐燦笑表示。)

  不得不說,貓咪真是一種治癒的生物。
  但其實狗狗也很治癒啦,老家有一隻了所以暫時沒有考慮再養。

  之前的個女孩最近也很常來,阿鴉前輩看來似乎和她認識,有空閒的話就會停下來和她聊幾句話,而那女孩只要前輩一笑就立刻飛紅了一張臉,氣氛曖昧,時人先生只是溫柔的說要是兩人能順利就好,凜小姐挺開心的,直說要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前輩的兄長和弟弟。

  今天那個人沒有來,但有個看起來很爽朗的黑髮青年來了,他和時人先生及凜小姐似乎也認識,三人愉快地攀談了幾句之後便外帶了飲品和數量驚人的甜點離開。聽說是要去探病,所以我替他弄了熱的蜂蜜牛奶,弟妹們感冒時我都會做這個。




 #日記 [ 冬。O月X日 ]


  三弟來電話說老二也感冒啦讓大哥我好擔心嗚嗚Q_____Q

  阿純從小就身體弱,小的時候感冒發燒太難過還會哭鬧,非要抱人著睡才會安靜,不過偶爾下場就是他好了之後换我感冒,這時候就換母親要哄著他不讓他進房來又被我傳染……好擔心啊,不過有庫古和小悠在應該不要緊吧,兩隻小的一定會跑去陪他不要被傳染就好………

  ………………好擔心噢。(掩面)


  今天那位黑髮青年又來了,特別指定要和昨天一樣的飲品。雪見好像很喜歡那個,說來也奇怪,他平常不太喝甜的……可能是感冒的關係吧。我聽見他和時人先生如此說道,我將打包好的東西裝袋遞給他,請他轉告他的朋友要好好保重身體。

  黑髮青年笑了,說了聲我會的,還說下次兩人會一起來。

  難怪那孩子這兩天都沒出現,原來是感冒了呀。凜小姐這麼說的時候讓我有些好奇,於是我問了她那個人也是我們店裡的常客嗎?不知為何的,凜小姐先是露出有些訝異的表情,接著眨眨眼笑了,說:是喲,而且阿曜你比我們還注意他的不是麼?


  ………………!?
  ………………………………難道是?




 #日記 [ 冬。O月X日 ]


  驚喜交加的一天。

  那之後我實在是在意得不得了,忍不住偷偷向時人先生詢問,得到了我默默注視了兩、三個月卻一句話也沒說過也依舊什麼都不清楚的人正是那位黑髮青年(修夜,同樣是大我一年的前輩)感冒中的友人,名字是雪見。

  我真的太震驚了,以致於不小心摔了手裡洗到一半的盤子(凜小姐表示從我薪水裡扣)
  時人先生似乎也挺震驚的,他還以為我早就已經知道。


  今天店裡來了一對兄弟,兩人都有著一樣的粉紅色頭髮和一樣的綠色眼睛和一樣的笑容,哥哥估計年紀比我大,弟弟則是只有國中,而至於他們來訪的目的──是這裡的招牌服務生阿鴉前輩(我早該猜到他們就是凜小姐說過的人)

  阿鴉前輩的兄長和弟弟,怎麼說呢,兩人都長的和前輩太不像了,但我不好意思過問。倒是那位兄長直接爽朗的告訴我他們和前輩並無血緣關係,前輩也笑著說他是被收養的養子,即使如此,他們三人看起來感情很好,讓我不禁也在內心懷念了一下家中的弟妹。


  我被留下來吃了一頓熱鬧的晚餐,並答應週六會來赴火鍋的晚餐約會。




 #日記 [ 冬。O月X日 ]


  阿純打了電話過來,告訴我感冒已經好了讓我別擔心,可聲音聽起來還有些鼻音。
  我問他有沒有想吃什麼,他卻撒嬌似的說想吃我做的料理,大哥我真的是────(感動非常)

  我答應他這兩週內一定會回去一趟,他很開心,卻叫我不要勉強,老三和四妹搶過話筒也說了一樣的話,還能聽見兩隻小的在旁邊說著要聽電話。

  ──我的弟妹們真是太可愛了!五個孩子都是天使!!


  今天終於又見到他了,圍著很長很厚的圍巾,將半張臉都藏了起來,値得高興的是他看起來精神不錯,這讓我鬆了一口氣。而這次黑髮青年也跟著來了,他已能親暱的與我對談,而我一點也沒覺得彆扭。

  就在阿鴉前輩送來了點餐單,我招呼過後打算返回廚房時,卻被他叫住。
  他──雪見前輩露出一個很輕的微笑,對我說了聲謝謝,又說,你做的甜點很好吃。

  我一定是愣住了,差點又沒砸了手裡的另一個盤子,反應過來後只能朝他笑了笑。
  (啊啊,還差一點,差一點我就會不小心將真心話說出口:你笑起來真的很好看。)


  ……我終於,察覺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日記 [ 冬。O月X日 ]


  雖然不想回憶起來,但期末考試就快到了。

  時人先生很乾脆的問我需不需要暫停或減少打工時間,但我婉拒了,總覺得這裡已經成為對我而言很重要的地方了,不來更難過。阿鴉前輩則熱心表示可以幫忙檢閱我的報告,太好了,這樣就可以減少因為出錯被扣分的機率了OTZ

  今天他也來了,點了栗子奶茶(冬季限定的飲品),凜小姐邀他和修夜前輩也參加火鍋大會,不過他說他們週六有事情,真是可惜……(不過就算真的很可惜凜小姐請你也不要立刻回頭看著我笑啊……)




 #日記 [ 冬。O月X日 ]


  店外其中一隻橘色虎紋的貓咪領養走了。
  被雪見前輩和修夜前輩……呃、聽說他們住在一起(好我知道這並不代表什麼!很常有的事情嘛!!)

  ……………。
  嗚啊好在意他和修夜前輩之間到底是……?



  (下面全是寫過又被塗掉的痕跡)



   PS昨天的火鍋大會很愉快雖然有些細節想不起來!而且我竟然還外宿!!!(都是因為凜小姐騙我喝酒啦QAQ)給時人先生和阿鴉前輩添麻煩了呢,是說我喝醉之後到底是什麼樣子啦都沒有人要告訴我……




 #日記 [ 冬。O月X日 ]


  (期末考週)

  累死了…………
  這幾天都沒去打工(被凜小姐直接禁止的)。

  突然覺得有點難過啊。一想到,「原來我和他的交流就只有那家咖啡屋而已,而且還不是固定機率」我就難過…而且還有個最大的問題沒有確認呢……。嗯,最近我的想法似乎有點悲觀,是不是考試壓力太大了啊我?打個電話回家吧,聽見弟妹們的聲音心情一定會變好!




 #日記 [ 冬。O月X日 ]


  考試終於結束了!要準備放假囉!!(歡呼)

  時人先生說店面會營業到除夕前夜,問我寒假打算何時回去,我想……就待到那個時候再回去吧?打電話回家告知的時候,總覺得小悠好像知道了什麼一樣笑得很開心……唔,雖然我自己也必須承認其中有一點私心成分在啦……

  凜小姐說,我太好懂了,或許真的是這樣吧。
  今天居然連阿鴉前輩都取笑我……啊,聽說他和小夜前輩正式交往了,可見其心情好的。


  修夜前輩今天也來了,他特別跑到廚房內來找我,說他無論如何必須先回家一趟,叫我好好把握機會(??)……到底是要我把握什麼啊?




 #日記 [ 冬。O月X日 ]


  考試一結束大家紛紛都收拾行李回家去了(阿鴉前輩在放假第一天就被那對兄弟架回家了),店裡的客人明顯少掉一大半,一閒起來我和時人先生甚至也可以坐下來吃頓下午茶順便陪貓咪玩耍。凜小姐忙著做年終結算和種種相關事務忙得很,這兩天都沒有來店裡露面。

  雪見前輩今天也來了,點了我前幾天提議放上的新蛋糕,依舊帶著書,一待就待上一下午。
  原來他並沒有回家過節的打算。(這難道和修夜前輩說的話有關嗎!?(驚)


  後來我悄悄的抱著貓與他同桌,硬要和他說說話。他只是有點無奈地笑了笑,告訴我他不是很擅長與人交談(但其實我好喜歡他會專心望著說話者這點,而且雖然話真的不多,卻會很認真的回應),後來還給了我關於菜單的建議。

  ……總覺得他一個人的時候看起來很寂寞,讓人沒辦法丟下他不管。
  我還想,再更了解他一點。




 #日記 [ 冬。O月X日 ]


  今天是最後一天了。
  離開的時候,雪見前輩待在外頭,貓咪們全都圍在他腳旁。

  他站起身,仰起頭來注視著愣在店門口的我,對我說:下學期見。又說很期待我的料理。
  我……只能有些笨拙的回答他同樣的話,可是他卻看著我微笑。

  這幾天……謝謝你。他說,看起來有點害羞。
  我突然覺得有點想哭,可是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最後、我──────


  (以下又全部被擦掉了。)






 # [ ? ]


  等下次見面的時候,我有話想要告訴你。
  所以,請再等我一下,拜託了。




























-----------------------------------------------------* END.12.03.16

今年沒有VD賀文只有WD而且還遲到!!(淦
日記體好難寫!!大哥的內心好難揣摩!!而且其實這篇是同居物語的前身!!!!

斷在很莫名的地方實在是因為作者俺堅持不下去了(咦
另外我還先捏了阿鴉和小夜出來,細節我會在他們兩那篇交代的(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時候)
我相信你會諒解我的綠綠(你滾


PS期待阿海的賀圖>___O!!

戀 文:請給我那無處可去的愛戀之心








#自創注意報
#自家孩子大愛
#微小說梗使用









【期間限定:White Day】





行き場のない恋心
請給我那無處可去的愛戀之心







That I loved with all my strength,
To my soul's full depth and length,
Careless if my heart must break,

Loving life for its own sake.








01//



  一個難得溫暖的冬日午後,藍髮青年合上了手邊的書籍打算起身替自己沖杯咖啡時口袋裡的手機震了下,他拿出來一看,是簡訊,而寄件者是某個和自己位處曖昧地帶的好友。

  “我決定去告白了,請替我加油吧!”
  簡訊上這麼寫著。

  藍髮青年看著就愣了一下,他放下手裡的杯子和咖啡粉包,快速的回信道:“嗯。那你加油。”

  “可是我在那個人的門外猶豫了好久,不敢敲門QAQ”
  很快的又跳出一條新訊息。

  “別猶豫了,不是你自己說決定的嗎。去告訴那個人吧。”

  他回道,卻無法否認自己的心情正逐漸沉重起來。藍髮青年感到有些悲傷,同時卻又因為想到了對方緊張得團團轉的模樣而忍不住想笑;要是那個人……被他告白的對象,也能喜歡他就好了。他盯著手機螢幕想。

  “唔……你說他會答應嗎?”
  “……我怎麼會知道。手邊還有事在忙,你快去吧。”


  回覆完畢後藍髮青年將手機輕輕放在桌上,只因為如果再看下去,他就沒辦法保證自己可以這麼心平氣和的回應了。“要是那個笨蛋之後興沖沖的帶著女朋友跑來找我怎麼辦啊……”這個想法自腦中冒出的時候他被自己給嚇了一大跳。他大力搖了搖頭,跟著拿過湯匙繼續剛才往杯裡倒咖啡粉的動作。


  可手機又震了,這次還伴隨著鈴聲。
  藍髮青年沉默地盯著螢光螢幕看,久到自己都以為對方要放棄的時候,他還是接起了手機。

  “………喂?”
  (………………。)
  “…………阿曜?”

  不是吧。這麼快就被甩了嗎。
  藍髮青年疑惑的想。


  約過了一分鐘後,那端再度傳來了聲音。

  (我說雪見───)
  “嗯?”



  (你幫我開下門吧,我還是不敢敲……哈哈………)



  聞言藍髮青年瞪大了眼。
  他起身,放下手機快步朝玄關走去,然後,打開門。

  圍著針織圍巾的髮青年手裡拿著還來不及掛掉的手機,似乎也有點驚訝的樣子。然後朝他笑了。

  “────午安,雪見。”
  “……你………”


  這種就像受騙的心情是怎麼回事呢。
  藍髮青年看著眼前那和平常一樣笑得溫柔又靦腆的髮青年,在對方靠過來握住他手的時候飛紅了臉。



  “我喜歡你。”
  他聽見髮青年在他耳邊如此說道。







02//



  初次見到那個人,是在我剛來到這棟新大樓上班的時候。
  他是對面大樓的上班族,位置靠在玻璃窗邊,戴著眼鏡,總是很認真的工作著。

  我的位置也在落地窗旁,所以暇之餘我會看看窗外,晴朗的艷陽天空、底下如流水的車陣、遠方不知名的高山……以及,就在我的對面位置,那位眼睛幾乎很少離開電腦螢幕,辛勤工作著的髮青年。

  雖然我們之間隔著一條街,各自過著幾乎沒有交集的生活和工作,可我卻總是忍不住在意起那個人來:桌上的文件總是一疊換過一疊,午餐時間帶的是手制便當(同時也繼續工作),深夜加班有時卻忍不住會睡著(然後被手機鬧鈴驚醒或者被一位橘髮的同事搖醒)……偶爾真的十分疲勞的時候他也會看看窗外,雖然不知道是否注意到了我,但我總是趕緊別開了目光。

  曾有那麼一次,我倆的視線撞在了一塊。
  他似乎有點訝異,我也嚇到了,後來他朝我點頭致意,於是我回他笑。

  我是真的很開心,彷彿這樣就能更接近那個人一點。
  這樣的心情,簡直彷若戀愛。


  然而某一天,當我朝窗外望去,他卻不在那裡了。
  應該是屬於他的位置上來了別人,相框和仙人掌都被移走了。

  (………他去哪裡了呢?)
  這麼想的同時,我突然意識到:原來我對他根本什麼也不了解。

  我甚至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我忍不住感到沮喪。


  那之後又過了一個星期,他還是沒有回來。我不是沒想過大膽的闖入他的公司,或者下班時間待在門前等他之類的辦法,但轉念一想又覺得這樣太過冒險:要是他根本沒有要和我說話的打算怎麼辦?要是他因此覺得我是個怪人怎麼辦?我猶豫了好久,最終還是什麼也沒做。

  “他走了,我很想他,但他或許永遠不會知道。”
  “………我想我該放棄了。”


  回家後我在個人部落格上發上這兩句話,我知道無可奈何,卻又無法只是靜靜坐著,等心裡那塊空蕩蕩的缺口自己癒合。它會好,可不是現在。

  “您有一則新回應。”


  (─────────!)
  我幾乎是顫抖著手按下滑鼠左鍵,回應者是我從未見過的名字。


  “說放棄還太早了吧?………我只是搬到樓上那層樓而已。”



  而那正是我所想念的那個人的名字。






























-----------------------------------------------------* END.11.03.15

想寫很久的微小說梗!!!可是我都找不到原作者是誰QAQ!!!(哭泣
這個比賽的參賽者們真的都很害,哪天我也來寫寫看微小說好了(?)

第一篇是大哥雪見,原文是這個樣子的:
手機震,有新資訊“兄弟我決定去告白了!替我祈禱吧!”他愣了愣,回“哦。那你加油。”“我在那傢伙門外猶豫好久了,不敢敲門。”“大著膽子敲吧!哥們挺你!”“你說那傢伙會答應麼?”“我怎麼會知道。我有事先閃了。”他扔開手機,覺得心臟有點疼。手機又震,是電話“你開下門吧,我還是不敢敲。”

這篇我超愛的www感覺很可愛(笑)

第二篇是伊恩庫古,原文是這個樣子的:
我在一個高層上班,他在我對面的窗戶裡辦公,我們隔著一條街。每天偷偷看著他,猜測他的快樂憂傷,寫在微博上。他應該不知道吧,因為我總是很小心。某天他突然消失了。心裡一空,發了新微博:“他走了,我想他,他不知道”。立刻彈出一條新評論:“傻丫頭,我搬到上面那層了。”

一樣是甜蜜可愛的小情侶故事www


That I loved with all my strength, 我曾全心全力
To my soul's full depth and length, 深深地久久地愛
Careless if my heart must break, 不在乎是否必須心碎
Loving life for its own sake. 原因是 為人生本身而愛人生
// Sara Teasdale

戀 文:你是我荒地上最後的玫瑰








#自創注意報
#自家孩子大愛
#架空之外的架空,悲劇向









【期間限定:White Day】





But you're the only one
你是我荒地上最後的玫瑰







'Cause a part of me is dead and in the ground
This love is killing me


It's not over








  “如果有一天,………”

  下文無。
  因為那句話他從來都沒有讓他說完過。

  於是,永遠地。










  曜德默默站在空無一人的海岸邊,盯著面前灰藍色的浪潮一次次打上岸,捲起了白色的泡沫和細沙後又慢慢退去。浸在海水裡的右手一鬆開柔軟的沙子就從指縫間滑落,滿是鐵銹的味道,紗布下泡了水的傷口似乎是皮開肉綻,陣陣刺痛。吹過的帶著鹹味的海風,味道就像眼淚一樣。

  葬禮剛結束,他趁著沒人注意的時候偷偷溜了出來。
  沒辦法,他自嘲的想,如果說他還必須維護那僅剩一點無價值的尊嚴,那全都是為了不讓他犧牲白費掉。

  我知道很難,但麻煩表現得正常一些。首領對他說。

  而在那個他看不見的角落裡,誰去在意過那個人是否哭泣。
  一個人不安地在黑夜中奔跑的時候,誰去攫住那個人的手,牽著他走。

  他一直都在犯錯。

  一開始就知道這些都不是什麼正經的勾當,要不染血太難,即使如此為了一家生計他還是無法抽身;到後來甚至怕拖累家人而選擇離開,消聲匿跡,可隔了幾個月卻看見自己的弟妹作為新幹部加入組織的那個時候、看見他們笑著對自己說“我們都知道大哥是為了我們才選擇這條路,我們都不怪你,但也不打算讓你獨自承擔。”的那個時候,他幾乎心痛得無可言喻。……老天啊,我還要錯到什麼地步才甘心,他想,我怎麼能讓這些孩子的一生都跟著我陪葬了。我怎麼能這麼自私,因為我早就是一個沒資格擁有幸福的人了。

  開槍的時候,不需要猶豫;就算害怕,也無需憐憫什麼。
  他早就知道了。
  卻還是繼續的犯錯。


  直到那個人來到他身邊,對他說:不管是罪是錯,還是義無反顧……我愛你。










  那個人就睡在雪白色的花海之中,如同睡美人一般沉沉的睡去。

  曜德站在棺木旁邊,正想伸手去碰觸那張清秀面容的時候黑髮青年走進了教堂,他抬起頭望著對方,而修夜淡淡的對他一笑,放在大衣裡的手伸到他面前攤了開來,掌心裡躺了一枚銀戒,正微微閃著冰冷的光芒。他說要還給你的,修夜低聲說,雖然早就知道那傢伙性格一拗起來就勸也勸不聽了………真是個笨蛋啊……

  語末無聲。
  曜德沉默的接過戒指,刻意的無視了黑髮青年正逐漸溢滿眼淚的紫色眼睛。

  修夜背過身。

  “如果有一天,我死去了。”
  “如果有一天,我毫無預警的離開你們。”
  “如果有一天,我再也無法醒來。”
  “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你身邊。”
  “如果有一天、………”

  最後黑髮青年終究還是無可抑制的哭了出來,他蹲下身子以手捂住了雙眼。曜德走到他身後,輕靠著修夜的背坐了下來。

  “……那個笨蛋、居然一直都在擔心這種問題…!”
  “嗯。”
  “……爲什麼要一個人去、明明那麼怕寂寞的……!”
  “嗯。”
  “早知道無論如何都該留住他……”
  “………………。”
  “………………。”
  “………………。”
  “………………。”


  “……他明明只想著我們的………”
  “而我們居然在最後……讓他一個人孤單的死去………”

  對不起。曜德反過身摟著髮青年輕聲說。
  他總是仰起頭試圖阻止眼淚落下,卻再也沒辦法平靜以對。


  對不起。
  我的心一直都痛得無可抑制。










  某個深夜的時候曜德醒來,看見睡在身邊的愛人他突然有種一切都不是真實的錯覺。他伸手輕攬過藍髮青年的時候對方醒了,眨著睡眼惺忪的海藍色眼睛仰起頭看他。

  “怎麼了阿曜。作惡夢了嗎。”
  “………嗯,我怕其實現在才是夢境。”

  聽見他這麼說的時候藍髮青年微微的笑了,表情看起來像正望著一個向長輩撒嬌的孩子,於是藍髮青年湊近曜德將頭靠在他左胸前:……我啊,不管是不是夢,只要睜開眼睛的時候還看見你在我身邊就夠了。

  “是夢境也不要緊?”
  “嗯。你會一直拉著我的手吧。”

  藍髮青年邊說著舉了舉兩人相握的手,見狀曜反而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

  “……唔,其實作惡夢的人是雪見吧?”
  “………你說呢。”

  說著藍髮青年又輕輕閉起眼睛。
  曜德不再說話了,他緊緊地將藍髮青年摟在懷裡,然後低頭在對方額角上親吻。




  如果真的是夢,那就永遠都不要醒來就好了。
  曜德聽見藍髮青年如此說著,他突然感到一種莫名地絕望。










  他到現在都記得,那一天,他在絕望如深海的雨夜中撿了一隻野貓回家。
  而那隻似乎從來也沒有被馴服的貓,嘴裡說著不屬於他,可卻把唯一的名字都給了他。

  “既然撿了我,就對我負責吧。”
  “一輩子嗎?”
  “對,一輩子。”

   “………一輩子,我都想和你在一起。”


  這句話幾乎是屬於他盡最大力氣的撒嬌了。
  自兩人相遇的數個年頭裡,曜德只聽他說過那麼一次,此生唯一的一次。


  嗯。我們一直都會在一起。那時他答道。

  藍髮青年聽了之後先是愣住,跟著眼淚就突然掉了下來,曜德走向前抱住他的時候,身上每個傷口都風風火火的發疼起來,但他只想笑,他摟著懷裡的貓溫柔的笑了。


  彼此的心跳聲都很溫暖。
  而那卻是一種宣告著永無止盡的、悲涼的幸福感。










  “如果有一天。”
  “如果有一天,死亡將我們分離。”



  海風更強了些。

  曜德起身向前走了幾步,海浪打得他有些站不住腳。他低頭望著自己浸在水裡的腳踝,深現在柔軟的細沙之中,突然覺得自己絕望地像是個即將要被海水掩埋的溺死者。

  他緩緩蹲下身子,雙手握著那枚作為遺物的銀戒,眼淚逐漸爬滿了臉頰。



  “請你別哭。”
  “然後,請一直的記得我。”


  “記得我愛著你,仍舊。”































-----------------------------------------------------* END.11.03.14

是的這是白色情人節限定>____O!!(靠那為什麼又悲劇
最後還是捨不得大哥我就只好雪見了(不懂

這次的是老梗的黑組織設定^q^(吐血
這次我讓雪見死亡了對不起啊雪見^q^(土下座
這次的大哥莫名其妙的很穩重然後和雪見的關係連俺都不確定到了何種程度^q^(去死
這次的阿修算是半個路人^q^ (被痛揍
這次的其他人都沒有戲份然後其實組織首領是團長^q^ (給我出去



'Cause a part of me is dead and in the ground 一部分的我已經死去埋在地裡
This love is killing me 這份愛幾乎要殺了我
It's not over 一切都還沒結束
---Daughtry - It's Not Over

情 書:同居物語Ⅲ







#自創注意報
#自家孩子大愛
#些許年齡操作








【期間限定:Valentine'sDay】







同 居 物 語













# 04 #



  “阿曜,廁所現在沒人要洗澡的話快點喔。”
  “!?…………那、那就這樣,我先掛電話了掰!!

  黑髮青年推開紗窗,正好看到身處陽台的綠髮青年正急急忙忙將手機掛掉,“──嗯?啊抱歉,打擾到你講電話了嗎?”

  “沒有啦,我也覺得差不多該掛電話了……”
  “嗯……這樣啊。”

  邊說著黑髮青年自動的站到他旁邊,隨意的將擦頭髮的毛巾掛在頸上後側過頭來笑得一臉別有用心,曜德被那個目光盯得有些發毛,他忍不住退後了一步,可惜黑髮青年卻更快的勒住他脖子。

  “哇啊!阿修你在幹什麼……!”
  “少──來──鬼鬼祟祟在這裡打電話,是打給女朋友的吧?”
  “咦咦咦咦咦───”

  綠髮青年的臉大力刷紅,見到這個反應黑髮青年更加開心的笑了。

  “哈哈,果然是。”
  “不、不是啦!”
  “哦?那你是在臉紅個什麼勁?”
  “…………!!!”

  綠髮青年一臉寫著「什麼我真的有臉紅嘛!?」的表情摸了摸自己的臉頰,還一邊拼命的解釋,“我只是打電話回家給弟妹報個平安而已啦!真的真的!我沒有什麼女朋友!!”

  聽到這句話黑髮青年反倒有些好奇起來了,“真的假的?以你的條件不可能交不到女朋友的吧?”

  ───反正你從來沒有真正在乎過一個人吧?
  ───我在你心中到底算什麼!

  (啊。)
  (說起來,好像曾經被這麼說過呢……)

  “………………。”
  “難道說我踩到地雷了?”
  “咦、沒有吧?這個也不是什麼不能講的事情啦。”

  ………哎,果然還是地雷吧。黑髮青年小聲這麼說著,看著似乎正在盤算如何開口的綠髮青年:看來眼前這個小笨蛋並沒有注意到剛才自己是擺著怎麼樣的表情呢。

  “……我啊,似乎傷了很多人呢。”
  “嗚哇──這是哪邊的大情聖的開場白。”
  “不是那個意思啦真是!”臉又紅了。

  曜德有些為難的笑了,“套我家三妹的話來說就是「會記得家人們的生日卻老是忘記要替情人過生日」的那種人,很不體貼對吧?就我個人來說,不要說是女朋友,就連朋友們的生日我也常常忘記……加上我一年到頭都在四處打工,去了學校就是睡覺,參加的團體活動也是屈指可數。”

  講白點,就是好朋友也沒幾個的意思啦。想了想,綠髮青年搔搔頭下了這個結論。

  “………雖然這麼說對那些女孩子有點不好意思。”阿修抬起頭望著無邊的黑色天空,“但這樣也只是表示,阿曜你是還沒有找到真正喜歡的人吧。”

  “是這樣的嗎?”
  “就是這樣啦。”

  放心吧,有一天一定會出現一個你看重他的程度同等或甚至大於家人的傢伙的。
  黑髮青年同樣結論似的拍了拍綠髮青年的肩膀,爽朗的笑了。


  (曾經,找到過也說不定。)
  (如果說一直強烈渴望能夠見到一個人的這份心情,就是戀愛的話。)



  “………你們兩個,這麼晚了待在陽台做什麼?”
  “哦,雪見。”
  “雪、見………”
  “你們兩個要在這裡我是沒意見,紗窗好歹關一下吧。”
  “啊抱歉!是我忘記了。”
  “……………?”

  藍髮青年抬起頭,有點疑惑的看著綠髮青年,“阿曜你臉好紅……哪裡不舒服嗎?”

  “沒、沒事哦!我什麼事情都沒有!!
  “……?那就好。”
  “說起來剛才阿修是來叫我去洗澡的吧!那我去洗澡了!!”
  “嗯、嗯………”

  被綠髮青年暴走氣勢嚇到的藍髮青年只能點了點頭。待綠髮青年完全走出視線範圍之後,雪見有些不客氣的撇了旁邊的親友一眼,“……你對阿曜說了什麼奇怪的東西嗎?”

  “才沒有呢!我們只是「很單純」的聊聊天而已。”
  “是那樣就好了…………”


  藍髮青年嘆氣。
  而黑髮青年像是找到什麼有趣東西一樣燦笑。
  ………而另一邊的綠髮青年呢?



  ───我還以為大兄突然打電話回來,是想告訴我們喜訊呢。
  ───喜訊?
  ───當然是指交了女朋友還什麼的啊~。
  ───………!?
  ───什麼什麼~曜曜你交到女朋友啦?
  ───才沒有啦那種東西……!!!(紅)



  “………真是,都是因為聽了那些話啦………。”
  (正認真的試圖將臉泡在冷水中冷靜情緒。)






























-----------------------------------------------------* END.11.02.20

嗯它還是只有一篇!!!!(槓)
不論如何這就是第七篇了喔喔喔喔喔喔(被揍)

我還是最喜歡呆呆單純的大哥了>ˍˍO!!!!
(那之前那些都算什麼囧

這個系列還會繼續的^q^/(應該)


情 書:同居物語Ⅱ








#自創注意報
#自家孩子大愛
#些許年齡操作








【期間限定:Valentine'sDay】







同 居 物 語














# 03 #



  左邊。
  右邊。
  唔,轉彎────阿咧?

  “……………???”

  首先要澄清,綠髮青年帶著疑惑表情突然停在無人的路中央並不是因迷路之類的問題。

  而要再更正的是,並不是「無人」的街巷,而是「只有」他和身後一名橘髮青年的街巷中央。

  “………呃,那個………?”

  (您是哪位?)
  綠髮青年滿臉莫名其妙的回過頭去,就看到對方還是那樣微微的笑著。

  “哎,我還在想兩人會不會就這樣沉默的回到家呢。”橘髮青年有著一雙引人注目的金色貓瞳,他踏著輕快的步伐來到綠髮青年身旁。“下午好,曜前輩~。”

  “啊啊,下午好………?”
  “哦,買了馬鈴薯和起士欸。雪見前輩和庫古今天打算作什麼呢?”
  “────!”

  橘髮青年看著綠髮青年一下子困惑一下子驚訝的臉輕聲笑了,這才規規矩矩朝綠髮青年伸出手。

  “我是巡,商業設計二年。”
  “。”

  ────「巡。」,就這麼乖乖伸出手去的曜德猛然想起自己對面的房間門上掛著著名牌,上頭確確實實以一種輕快的整齊字體寫著這個名字。這麼說起來,這個人也是那裡的房客?


  “對、對不起!我完全沒有察覺你是………”
  “沒關係沒關係,是我沒有說的嘛。對不起。”

  巡像貓一樣的笑了,瞇起的眼睛如同月牙一般,“那麼接下來的生活還請多指教囉,曜前輩。”

  (嗯──感覺好像是一個很好相處的人……?)
  綠髮青年看著對方的笑臉在心裡頭想著。

  正當橘髮青年還想再說點什麼的時候,一陣柔和的鈴聲響了起來。巡簡短的說了聲抱歉後接起電話。

  “你好………啊,是庫古啊。”
  “那個我已經買好了,正在回家路上。”
  “嗯,我知道在哪裡啊,上次有和同學去過。”
  “───呵呵,你該不會又迷路了吧?”
  “那我現在去找你吧?”
  “沒關係,你乖乖待在那裡別亂跑。”

  掛斷了電話,橘髮青年抬起頭,“嘛,就像前輩所聽見的。我先去救一下庫古,不然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才能回得了家………麻煩請替我們和前輩說一下。”

  “嗯,我知道了………”

  (那個叫做「庫古」的人也是房客吧。)
  曜德點點頭,目送著像貓一樣的後輩身影消失在黃昏顏色的轉角處。

  (不過………迷路?不要緊吧這個人………)

  轉身邁開步伐,綠髮青年有些擔憂的想著,低下頭的時候瞄到自己手裡的超市塑膠袋,裡頭是今晚的晚餐材料。今早雪見打算將清單交給阿修的時候他自告奮勇的說要幫忙,兩個人都愣了一下後還是交給他了(雖然雪見一直覺得對他有點不好意思,不過阿修倒是很開心的衝過來摟他)。

  想到早上的情況,綠髮青年忍不住笑了起來。
  像哥哥一樣衝進他房裡把他揪起來吃飯的阿修,說著早安然後幫他把亂翹的頭髮撫平的雪見。

  (兩個人、都好溫柔呢。)
  (……這難道就是有兄姐的感覺嗎?)

  曜德在家裡排行老大,下面還有四個可愛的弟妹,自從父母早逝後一家子就搬到祖父家居住,而雖然溫柔的祖父母也從來沒有要求過他什麼,他卻一直覺得自己應該要振作,希望能快點長大、有足夠的經濟能力去負擔支持自己最愛的這個家庭。

  ───去做你自己想做的事情吧。
  ───大哥已經為我們犧牲掉很多東西了,所以……

  他從來都不覺得自己是在犧牲。反過來說,對他而言家人才是他努力活著的動力,雖然有時候會覺得辛苦,覺得難過……但只要看見家人們幸福笑著的臉,就又覺得一切這樣就好了。這樣就足夠了。

  ───我們會乖乖在這裡等大哥回來的!所以不要再擔心我們了!
  ───一直都最喜歡最喜歡大哥了!!要加油喔!

  (嗯。大哥也最愛你們了。)
  因為你們總是拯救了我,而我也從來就不能沒有你們。

  我愛你們。一直。
  就算以後你們都長大了,有了自己的家人、各自生活……這樣的感情也不會改變。

  (雖然會覺得有點寂寞啦……)
  (或許、會哭也說不定。)

  綠髮青年抬起頭,望著遠方逐漸變成紫色的天空,有些無奈的牽起嘴角。



  “────阿曜──────”
  “……………?”

  遠遠的,在透著柔和燈光的二樓建築物前,站著一個黑色的人影。
  黑髮青年正大力的朝他揮著手。


  (今天打通電話回去吧。)
  (有很多很多事情想要告訴他們……唔,寫信會比較好嗎?)
  (可是還是想聽聽他們的聲音呢。)

  笑著朝黑髮青年也揮揮手,邊加快了腳步,綠髮青年如此思考著。






























-----------------------------------------------------* END.11.02.19

嗯它只有一篇(菸)
這絕對不是偷懶只是我頭痛的要死寫不出來(噴)


一提起過去的現實設定大哥就有些黑暗了(?)
然後阿巡真的是好人喔他只是性格有點惡戲(?)
所以說明天會繼續寫吧(?)

感冒真是太要命了,喉嚨好痛(艸)

情 書:同居物語//設定









#自創注意報
#自家孩子大愛
#些許年齡操作








【期間限定:Valentine'sDay】







同 居 物 語
//設定













●合租公寓者




﹥時人/♂

房東先生(房間在一樓)
商業設計系畢業,有自己的工作室。
眾人一致公認的好人性格。
但是公私分明。
泡茶很好喝(?)
和女朋友凜交往期堂堂邁入第八年。
然後最近在煩惱求婚問題。
通常因為工作只有假日在家。
常帶點心糧食回來。




﹥修夜/♂

住戶一(房間在二樓走廊盡頭最右上)
景觀設計系四年。
和雪見是幼馴染的多年親友。
代理房東。
第二興趣是攝影。
不太喜歡精細作業(但絕不是做不好(?)
性格爽朗,擅交際。
很會照顧人。
酒量很好。
喜歡小孩子。
於工作室打工兼差中。




﹥雪見/♂

住戶二(房間在二樓走廊盡頭最右下)
商業設計系四年。
和阿修是幼馴染的多年親友。
些許傲嬌。
胃痛的苦勞人。
基本上是料理負責人。
房客們的媽(咦)
吐槽的常識人擔當。
認真作業的時候會六親不認(?)
電腦使用上手。
最近對於新住戶似乎隱約察覺到一點什麼。
於工作室打工兼差中。




﹥巡/♂

住戶三(房間在二樓靠走廊處右上邊)
商業設計系二年。
貓性格。
作業時期常閉關。
但不能放置超過三天會死。
日夜顛倒。
料理做得出來但味道微妙。
妹控,很嚴重的那種。
兄妹兩平均每天通一次電話。
房間是亂中有序
覺得每天整理亂翹的頭髮很麻煩。
目前正被外系朋友熱烈追求中。




﹥庫古/♂

住戶四(房間在二樓靠走廊處最左邊)
室內設計系一年。
冷靜吐槽役。
嚴重路痴。
興趣是寫食譜。
十分擅長精細作業。
對任何事都全力以赴(?)
但是不擅長運動。
早上對陽光抵抗力很弱。
最近對同系的某位陽光同學感到煩惱。
在緊張焦慮時會狂擦眼鏡。




﹥曜德/♂

住戶五(房間在二樓靠走廊處右下邊)
建築設計系三年。
最近新入住戶(阿修介紹的)
勞碌的打工族。
弟妹眾多。
興趣是賺錢和料理。
也喜歡做家事。
似乎正在摸索未來人生的方向(?)
暗戀著雪見。
同時也一直很煩惱再次告白什麼的。







●其他相關者




────暫無資料(咦)────































-----------------------------------------------------* END.11.02.18

哈哈哈這就是傳說中的打混!!!!!!!(靠)
太晚回家了來不及如期完成下篇^q^(你確定有那種東西嘛)

可惡這次我一定達成一星期連續發文的紀錄!!(沒有意義)
就這樣明天繼續俺該睡了^q^

PS 某人要加什麼設定的快點在下方留言告訴我
PS的PS 還有什麼時候我能見到結構圖(?)


このカテゴリーに該当する記事はありませ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