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棲欲。

MENU

你最後微笑的瞬間 幻水TK×ロベ主





# 幻想水滸伝ティアクライス / 幻想水滸傳TIERKREIS
# ロベルト×シグ(公式名)
# 捏他有延伸有捏造有。














  “我有一個怎麼樣都想要實現的願望。”

  銀髮少年輕聲說著,語尾帶笑,抬起頭注視著面前幾近崩壞的世界。
  而曾經是王者的青年同樣低頭望著他,目光哀傷而淌著鮮血。


  “我期許著一個什麼悲傷都沒有的世界。”
  “然後、我最重視的人們,都能夠開心的活著。”
  “只要這樣子就好。這樣就好。”

  銀髮少年邁步向前,血跡隨行蜿蜒一地,走向被武器釘在牆面上的青年,不屬於人世的怪物。
  最後,他倚著武器彎腰跪下身來。

  “哪,你曾問過我,為了這樣的願望要付出什麼對吧。”
  “我沒辦法拋下任何人,大家都很重要。然而最重要的一點是──”
  “我是個自私又懦弱的傢伙。”

  少年再度仰起頭,牽起嘴角,“所以,我決定犧牲我自己。”

  因為捨不得你們任何一個人,也因為不想當最後被留下的那個人。
  說我虛偽也好、偽善也好………請你們,活下去。



  青年似乎有些訝異,用著和他一樣顏色的眼睛無聲的詢問。
  值得麼。甘願麼。書已經給了你,你明明就擁有了改變一整個世界的力量──

  “笨蛋,那你就甘願了麼?用了書改變了什麼嗎?已經…忘記夥伴們的臉了嗎?”
  “哪,你也曾經是、哪一個世界裡的天魁星吧。”
  “明明持著足以統帥千萬世界的力量,卻連自己生存的世界都守護不了。很悲傷吧?”
  “我都知道喔。在夢裡見了千萬次了,「你們」哭泣的臉。”

  我們的願望如此卑微。
  ……卻又如此難以實現。



  “我會停止這個該死的循環的。幫幫我吧,在這最後一刻。”
  “誠如你所見,我們兩個都已經……活不久了。”

  少年的嗓音是如此平靜,而青年默默不語,似乎仍在窺探著他的真意。
  而原該無人的長廊響起了急促的腳步聲,正朝少年所待的地方逐漸靠近。

  “糟糕,最會動搖我決心的傢伙來了。”
  少年說,輕輕揚起苦笑,語氣卻滿是溫柔,幾乎要落淚。


  感染到少年的心情,青年也對他揚起一抹很輕的笑容。在很久很久以前,他也曾經擁有過那些讓他足以或出生命去保護的人們。雖然結果是,他一人「獨活」,然後永遠地失去了他們。

  ──太傻了。
  不對,不是的,我只是明白到如果不這樣,就沒有辦法和你們在一起。

  在這個廣大的天地面前,我們顯得如此微不足道。除了捨命拼上一切,我不知道還有什麼方法可以改變命運,能夠改變那些苦痛劫難,换得我們能夠安生的世界。


  “想好了嗎?”
  少年開口打斷了他的回想。

  “………你的祈願裡,包含你自己在內嗎?”

  “哦,我還以為你不打算開口說話了呢。”少年有些訝異的說道,歪了歪頭,故作思考的模樣,“這個嘛,如果是能被允許的狀況下,當然是囉。”

  “明明害怕的要死。”
  “啊啊,無可否認。”
  “傻子。”
  “你也是啊。”

  語畢,兩人都笑了。
  青年勉強動了動手指,那本自戰鬥結束後就一直孤單躺在地上的金色書本漂浮到少年面前。

  “使用「書」力量,不管成功與否,通往千萬世界的門都將消失。”
  “我,注定消亡,而你………”


  “我陪你走一程吧。”
  少年毫不猶豫的回應道。

  “真是個傻子,你讓現在苦苦趕過來的傢伙和下面那群人怎麼辦?”
  “呵,輪到你來說這種關心話還真是奇怪。”
  “……也是,那我就,姑且道個歉吧。”
  “不要緊,我都原諒了,他們也一定原諒你的。”
  “那你呢?”
  “啊啊,如果還可以的話……我就會回來。”


  青年不再說話了。
  銀髮少年伸出手,碰觸那本能夠讓擁有者成為眾生之王的書,而後,將它緊緊持在手中。

  書發出了比朝陽更耀眼、比紅蓮之火更明豔的光輝。
  腳步聲停在他身後的唯一出口。


  “───シグ!!!!

  褐髮少年的呼喊聲回盪在王之間裡。
  他回過頭去,注視著那張就算過了幾十年幾百年自己一定也還是喜歡到不行的英俊容貌。

  啊啊,是我最喜歡的、最重要的、最捨不得的、

  是曾經握過他的手滿臉認真的說要和他活在同一個世界,看同樣的風景,絕對不會離開他的純情傢伙;也是如果他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選擇了犧牲,會揍他一頓然後搶在他之前奉獻出自己性命的笨蛋。

  所以,你別過來啊。別過來。
  不要死。


  “等我……回來之後我會讓你罵、讓你打到你滿意為止!所以現在,你別過來!!”
  “我會回來的、因為我也還想和你一起活下去!”


  他朝褐髮少年露出一個無畏無懼的笑容,就像每一次要奔赴戰場前那樣。
  說不出絕對,但,請你,等我。







你最後微笑的瞬間//


  答應我,你一定要活下去。



























-----------------------------------------------------* END.12.02.26

簡單來說就是シグ和一なる王同歸於盡的結局!!!(ロベルト面露凶光)
一なる王也是個可憐人啊,讓他總是一個人走有點不捨:_;(?

シグ給我的感覺就是勇往直前而又天然可愛,但當他如果真的決意要完成某件事情,他就是無敵而無所畏懼,什麼也不能使他害怕,包括自己的心。嘛其實俺也好想寫寫團長和下僕(?)騎士哦。

答應我,你一定要活下去。一切都是從這句話繃岀俺腦袋開始的。
……可惡這一定是因為管理人最近一直都沉浸在悲傷情緒裡才會變成這樣(淦

PS這個版面會把粗體字顏色化好有趣ww(?
PS的PS這篇的後續大概就是憂鬱騎士樣(?

憂鬱的騎士大人 幻水TK×ロベ主




# 幻想水滸伝ティアクライス / 幻想水滸傳TIERKREIS
# ロベルト×シグ(公式名)
# 捏他有延伸有捏造有。
# 悲劇童話。
# BGM:ゼロ/BUMP OF CHICKEN










  在某一個寧靜的午後。

  有一名褐髮騎士悄然無聲的帶著屬於春季的花束出現在同樣寂靜的城堡前,他彷若早已來過無數次那樣,熟悉的穿越由白色和灰色的磚塊交織而成的小迷宮,拐過一片碧藍色的湖水,踏過任由植物蔓延生長的大廳,和無數環狀的階梯,來到位於最高層的房間門前,卻只是禮貌性的敲了敲房門後便逕自走了進去。他將腰間的黑色長劍拿下,和花束一同置於桌面,動作輕柔得像怕吵醒好不容易才熟睡的調皮孩子。

  此刻有微風正輕輕的掀開窗簾,地上的影子看起來也像是把溫暖的日光撕碎成一片片閃耀的星體,灑落一地。騎士站在原地注視了這樣的風景好一陣子,才走上前去將陽台前被曬暖的鮮豔布料完全揭開,任由房間瞬間被浸染成蜂蜜一樣的柔軟顏色。


  “日安。”

  他走近床邊,如此輕聲說道。
  ……然而卻沒有任何聲音回應他。

  褐髮的年輕騎士看似毫不意外的牽起嘴角,卻又有些落寞的垂下眼簾。
  映在他清澈藍色眼裡的是一名熟睡的銀髮少年。


  ──接著,今天要向你說些什麼好呢……

  片刻,他說這麼說著,拉過床邊的木椅坐了下來。長年使劍的骨感手指輕輕梳理過少年的銀色髮流。


  風又輕輕的吹過,騎士的低聲細語全都消失在空氣之中。
  最後的沉默。他俯下身去。








  在一切終結之時,拯救世界的英雄便成為傳奇。
  世界可喜可賀地迎來了真正的和平。
  

  然而,他的王。
  他唯一的、比什麼都重要的、最心愛的王……至今仍未從夢中醒來。









憂鬱的騎士大人//

在這個過於廣闊的世界裡,你選擇了我。
(而那一定是我唯一僅有的世界。)


























-----------------------------------------------------* END.12.02.21

好短!!連我自己都覺得好短!!!(淦

曾經也想過這樣的結局,為了拯救什麼而犧牲自我,大概是身為主角最大的悲劇(?

等紡がれし百年の時一周目破完我要回去複習TK!還是好愛ロベ主^q^!!(你滾

另外,BGM推薦^q^

僕は月、君は太陽 幻水TK×ロベ主








# 幻想水滸伝ティアクライス / 幻想水滸傳TIERKREIS
# ロベルト×シグ(公式名)
# 捏他有延伸有捏造有。







  他握過那只留著厚繭和新傷的手,低下頭去在手背烙下慎重又溫柔的親吻,掏出來的、只能給你一人的真心都已經是昭然若揭:請別害怕。我會和你在一起。不要移開視線,看著我。

  因為我早已臣服於你,心中再無其他。 







僕は月、君は太陽









  王國騎士授勳儀式再過幾個小時就要開始了。

  無人的長廊上,ロベルト沉默地走在シグ身後幾步的位置,悄悄打量著少年卸去了一身盔甲後的單薄背影,銀色的頭髮落在白皙柔軟的頸邊,讓他總有想要上前去……的衝動,而又不敢輕易動手。只因為他的戀人,不知為何的──似乎心情有點不高興的樣子。

  ………莫非是因為授勳的事情不是自己去告知他的麼。

  年輕劍士皺起眉頭,在內心推敲起理由來:原本是想等王國重建等事情都結束後當作驚喜給他的,誰知道早自己一步到達根據地的的アスアド殿下等人已經歡樂的連同公主樣登基的喜訊都一塊宣傳了。………不過,也不至於如此吧?再說隔天去賠罪(?)的時候シグ也沒什麼特別奇怪的地方……


  “──團長殿下、ロベルト。”

  一道低沉的嗓音讓認真思考中的ロベルト回了神。
  即日起也同樣要擔當冥夜劍士團團長的メルヴィス就站在長廊轉角處,朝兩人打招呼。

  “喔、メルヴィス!”銀髮少年停下腳步,朝衣裝比平常要更加慎重莊正的褐髮青年露出笑容,“這身裝扮很適合你呢!”

  “承蒙稱讚,不勝榮幸。”メルヴィス依舊禮貌的答道,讓開了身子,微微一笑,“ロベルト,你也差不多該準備了。團長殿下是為此來幫忙的麼?”

  “啊啊。”ロベルト點點頭,身旁的シグ則用行動表示了目的──比房間主人更快的走了進去。

  “打擾了!”
  “喂、自己先跑進來還說啊──”
  “有什麼關係,ロベルト小氣鬼。”
  “這和小氣有什麼關係……”


  メルヴィス望著朝自己一鞠躬後便急急跟進房還不忘和銀髮少年鬥鬥嘴的後輩,搖搖頭露出有些無奈的笑容:除了公主樣,第二個能讓ロベルト心甘情願地低下頭的人,找遍全世界大概也只有フイルヴェク團的團長殿下了吧。

  先去看看グントラム殿下那裡有沒有事情要幫忙吧。如此想著,褐髮青年緩步離開。






  ────






  “說是幫忙……我要幫忙什麼啊?”

  正在穿正裝盔甲的ロベルト扣上最後一個結,回過頭望著正躺在自己床上翻滾的銀髮少年,シグ則一臉天真的以雙手撐著下巴回望他。

  “你不是也該換裝了麼?打算穿這樣參加我的授勳儀式?”
  “說起來リウ和マリカ是有丟了套衣服給我………”

  年輕劍士輕輕一笑,“我很快結束了,等等讓我幫忙你吧。”

  聞言シグ俐落的翻身下床,自告奮勇的湊過來說要替他綁上頭帶。早已經見識過這人沒輕沒重力道的ロベルト本有些退卻,但盯著那張由下往上可愛地仰望著自己的臉,還是將已經繞了一個結的藍色頭帶拆下來遞給了銀髮少年。

  “別動。”

  硬是被拉到床沿坐下,隨著聲音柔軟的布料貼上額頭,有些冰涼的手指拂過自己的頭髮,輕柔地將頭帶在後打上結,什麼失敗的場景都沒有發生。是平常的練習終於奏效了麼。腦袋裡浮出數個過往兩人一起渡過的早晨,ロベルト暗自想著,不禁微微一笑。

  突然シグ微微俯下身,以雙手繞過褐髮少年的肩膀。

  “シグ……?”

  ロベルト有些訝異,接著又像是想起了什麼一樣輕輕覆過那雙手。“………怎麼了?你從今早開始,就一直不太開心……是我做了什麼──”

  “笨蛋──你什麼也沒做。”打斷ロベルト的話,銀髮少年撒嬌似的將頭也靠在他的肩處,“你成為王國騎士我也很開心喔!真的很開心……只是、怎麼說呢……感覺、你好像又離我更遠一些了。有一點寂寞吧。”

  在打敗了一なる王後、世界恢復應有的和平日常後、你的祖國アストラシア復興的現在……
  (今後、就算覺得寂寞,也已經再不能以任何猶豫和藉口將你綁在身邊。)


  “シグ……你……”
  兩人沉默片刻,正想試圖說點什麼的ロベルト急急回過頭去──


  “叩叩。”

  敲門聲不識相的響起,リウ帶著些許歉意的聲音從門後傳來,“如果有打擾到了抱歉哪──我說シグ,時間快到了,你也差不多該出來準備了吧?”

  “………………。”
  “………………。”
  “那──我、我去換裝!等等儀式見!”


  如此說著,銀髮少年放開雙手快速的奔下床,開了門後不顧一旁「咦等、シグ你幹什麼用跑的啊!?」的リウ的訝異,只是跩著親友的手快步離去。



  徒留一室的寂靜,ロベルト高舉半空的手有些失望的落了下來。


  ──笨蛋,你以為會寂寞的人只有你一個麼?
  褐髮少年以有些苦澀的口吻輕輕說道,一聲嘆氣後,站起身準備朝王之間而去。






  ────






  從如今已是アストラシア女王的クロデキルド手中接過銀劍,ロベルト將其繫於自己的腰際,至此整個儀式已經算是告了一個段落。

  “你已經是アストラシア正式的王國騎士。”
  “是的。”

  “ロベルト。”クロデキルド一別方才嚴正的態度,語氣溫柔地開口,而跪於王座前的少年則是惶恐的再次低下頭去,“喪國的三年以來,一直都沒能替你舉行正式的授勳儀式──請原諒我。”

  “陛下………”
  “從今以後,希望你也能以アストラシア為榮耀,成為守護百姓的劍和盾。”
  “是的!”


  壓抑著滿心的感動與惆悵,或許還有那麼一點的感傷;褐髮少年深吸一口氣,抬起頭來,望著面前那個優秀的劍士團長、披著王袍的アストラシア女王、自己從此以後也仍要肝腦塗地、誓死效忠的主君。腦裡的思想已被過往的記憶所佔據,悲喜半參,是覺得自己什麼時候哭出來都不奇怪的狀態了,眼角余光瞥過女王身後位置以救國英雄的貴賓身分來參加的銀髮少年,只見他先是有些慌張地眨了眨眼,然後就定定地朝他露出笑容。

  ロベルト有些愣住了,頓時覺得眼框發熱。

  正是那看也看不膩、事實上也不知道曾經拯救過自己幾次的笑容。
  (這樣子的話,是否、是否能夠更接近你一些。)



  眼看儀式結束,シグ仿若迫不及待地踏過矮階,笑容燦爛的來到他的面前,朝仍屈膝半跪在地的他伸出手,想要拉他起來。

  ロベルト望著他,突然覺得憤怒和悲傷一塊湧上了心頭。


  ──你到底明不明白。

  終於結束了一切,從那破敗的、哀傷的高塔中走出來,你笑著哭著抱過我的時候;望著世界再次升起的朝陽,深情真切地握住從昏迷中清醒的你的手的時候,我是什麼樣的心情,你有想過麼?世界末日來臨的時刻,那種不顧一切、想要一直和你在一起,哪怕奔赴死亡也不會害怕的情感,你能明白麼?

  你以為,我那一切不計代價的付出,是為了什麼?
  你以為,我會那麼輕易就把真心掏出來給一個人看麼。
  你以為………


  “………………。”
  “ロベルト?”

  不理會銀髮少年的叫喚,ロベルト輕握過自己面前的那只手,放在掌上細看,是比自己要小了幾號的手,上頭滿是長年農耕習武所磨出的厚繭,當然也不缺近期冒出來的新傷覆舊痕。

  “等等、ロベルト你……”

  シグ是真的有點慌了,手抽不回來,眼看周圍身後都冒出了細細耳語,偏偏眼前這個人還一臉正經的不知道想做什麼。


  “……你不是想知道嗎,我的真心。”
  “什麼、………”

  褐髮少年低聲如此說著,微微低下頭去,在銀髮少年的手背上深深印下慎重又溫柔的誓約之吻:“閣下,我早已臣服於您。”


  從你對我微笑的那一刻開始,我已被你所俘虜。
  我是你的,所以別想從我身邊逃開。


  ロベルト終於放開了那只手,帶著有些惡戲的表情抬起頭來,不負期望地見到可愛的戀人在一室譁然中紅了臉,接著像回過神來一樣單手捂著燒紅的臉別過頭去。

  他忍不住笑了出來。
























-----------------------------------------------------* END.11.12.05

妄想很久的騎士吻手背橋段★^q^www
シグ固然男前,但ロベルト更男前^q^www

真的好喜歡這兩只,然後リウ當那個電燈泡也是當得很不得已的(?
突然覺得俺的TK文裡除了主角兩只之外最常出現的角色就是副團長了怎麼會這樣ww

在暴風雨中微笑的你 幻水TK×ロベ主






# 幻想水滸伝ティアクライス / 幻想水滸傳TIERKREIS
# ロベルト×シグ(公式名)
# 捏他有延伸有捏造有。
# [慎]團長桑文藝腔的憂鬱指數全開★(?
# BGM:Aimer-六等星の夜












嵐の中で微笑んだ君
:在暴風雨中微笑的你








  鐵灰色的天空和看不見盡頭的洶湧海平面連接在一起。
  他又往前走了一步。

  シグ整個人泡在還不至於淹死人位置的冰冷海水裡,片片浪花沒有間斷的拍打過他的雙手和腰部,有好幾次都幾乎要將他給撂倒。但他不為所動,只是好像出了神一樣地望著遠方天空層層堆疊的黑色烏雲,不時有奔馳的雷電如火光般照亮了海面,差點要刺傷眼睛。

  暴風雨就要來了。他對自己輕聲說道,瞬間錯覺還以為是雨水的東西溫熱地劃過了眼角,水珠一顆接著一顆直直滾落海中,全都化成了再也不能看見的泡沫。偶爾會有的,那種想要不顧一切逃跑的心情,在真正想哭的時候,壞念頭就會像針一樣一個比一個更加絕望的從內心深處刺上來。

  哪,聽我說,在這個過分美麗又殘酷到了極致的世界裡,我真正的願望,其實只有一個而已。

  已經再也不能裝傻似的微笑,對現實的所有不甘示弱,不需要溫柔的謊言,其實沒有恨也沒有無奈,我也並沒有被說服或打算投降臣服。只是,現在,突然地感到悲傷罷了,就只是這樣而已;想到有一個到死都再也回不去的地方和另一個追也追不到只剩下開著淚水所養育的花朵的地方,想到那些牽著自己的手卻又在誤解中放開手的摯愛、那些付出過後被捨棄被踐踏的真心……也曾想到過,如果在最後的最後,只剩孤單一人的自己,被世界殘忍的靜默所吞噬。

  可是,現在,我仍活著。
  如此渺小、微不足道的活著,只是這樣而已。


  如果害怕到回不了頭,就強迫自己往前看;就算是猶豫躊躇、停駐不前,也從來都沒有讓事情變得更加美好。有多少次想要笑著對你們說:其實我一點都不堅強,如果只是一個人,就什麼也做不了。我也是會害怕的、會悲傷的。但這樣的念頭從來沒有一次真的被實踐過。只因為明瞭了有多少人曾經也活在我所不知道的世界裡,被挫折和變故打倒、憤怒過悲傷過然後又再次振作,走進我的世界裡,要將癒合的心交給我,笑著賭上一切。於是能夠完好轉身離去的,從此再無一人。

  又一個浪打了過來,シグ被嗆得狂咳嗽,忍不住發出了仔貓一樣的哀鳴,全身每個細胞都在顫抖喊冷,海水潮濕而苦鹹的氣味從鼻腔蔓延開來。他一邊強迫似的逼自己扼殺那些梗在喉頭快要破殼而出的軟弱本心,邊胡亂的往臉上抹了幾下,淚眼迷濛地抬起頭看看那片彷彿席捲一切而來的陰鬱天空,甚至絕望的以為自己或許再也笑不出來的時候──耳邊響起另一個人踏海而過的水聲,強硬的抓過他的手腕將他從漂浮虛離的海裡給撈了上來,一直拉著他的手到潮水追不了的岸上。


  “喂。”
  那個聲音還是一樣彆扭而溫柔。

  毫無反抗地他回過頭,看到那個似乎是一路跑來的少年同樣全身溼透地站在身旁,手彷彿不敢放下似的又將他跩的更緊,往自己的身邊拉去。而那張俊秀的臉上帶著一種說也說不清楚的表情,眉頭緊皺好像隨時就要破口大罵,但眼底那些水波一樣的柔情卻直直地望進他心底,幾乎要讓他招架不住:心疼,痛苦,關愛,看不過去,或許全都不是,卻又樣樣不缺。

  我什麼都不能給你,卻又自私的希望擁有你和你的一切付出。
  而現在,眼前的這個人,他還是追過來了。

  “ロベ………嗚。”

  視線又再次變得模糊而浮動起來,シグ伸出手揪住褐髮少年的衣服,想要說些什麼卻又無法控制的開始掉淚,靠過來將額頭抵著ロベルト的胸口嗚嗚咽咽的哭了起來。啊啊、竟然哭得像個小孩一樣──ロベルト想要伸過手去替シグ把眼淚抹掉,胸前的那個偏偏又不肯把頭抬起來,結果最後他只能為了擁抱把雙手都用上了,在對方看不見的地方露出了苦澀的笑容:不對啊,這傢伙,原本就還是個孩子,心和身體都還沒長大,就被硬逼著要堅強去面對那些討人厭的命運和劫難。

  雷鳴再一次閃爍時,真正的雨落了下來,冰冷而悲傷地。
  ロベルト將抱著銀髮少年的手收得更緊,輕聲說,我們回去吧。


  “………下雨了。”
  シグ鼻音滿滿的抬起頭說道,看起來是終於鎮定了一些。

  “啊啊,這裡很危險,該走了。”
  “回去要被罵了吧。”
  “那是當然,團長一聲不響的就跑出來,擔心死人了。”
  “哈哈哈………”

  ロベルト低頭望著無奈微笑的シグ,伸出手去摸了摸他發紅的眼角,“……好像兔子啊,你的眼睛。回去不好好冰敷的話,明天一定會腫的很可怕。”

  シグ閉起眼睛,感覺到對方冰涼的手指撫過眼皮,跟著落下的是一個溫柔的吻……

  “………シグ。”
  “嗯?”
  “抓緊囉。”
  “什麼、─────!?”

  正當銀髮少年疑惑的睜開眼睛時,眼前視角突然天旋地轉的改換方向,這讓他忍不住驚叫出聲──原來是ロベルト正直直攬過他的腰,像是扛布袋一樣將他扛到肩上。

  “ロ、ロベルト!你在幹嘛───”
  “嗯-公主抱會比較好嗎?”
  “都-不-好──!!放我下來!!”

  不顧シグ的掙扎,褐髮少年逕自邁開步伐。
  壞心眼!這傢伙果然是在生氣吧。シグ想,乾脆也就任由情勢去了,老實的被扛著走。

  漸漸的看不到海洋的藍色了,シグ盯著遠去的風景。


  “……我不會叫你不要哭,也沒有要你一定得回報我什麼。”
  “我對你的付出,都是自願。大家也都是,你不用自責也不需要硬去改變自己。”
  “………………。”
  “只是下次真的不要又自己一個人跑出來了。”
  “一想到你可能就此消失在我的世界裡,我就火大。”

  “如果不想在大家面前示弱,過來和我撒嬌就成了。”

  ロベルト的聲音悶悶的傳來,好像有點心不甘情不願那樣的體貼、那樣的可愛,讓シグ忍不住笑了出來,溫熱的淚水輕輕滑過臉頰,和雨水融在一起墜落地面。他捂住自己的雙眼。

  已經不知道有多少次被這樣的溫柔所拯救了。
  這樣的我也可以麼。這麼問的時候,你總是不以為意的挑起眉,然後一語不發地走回我身邊來。


  “啊啊、是你就好了。”
  ロベルト這麼說著,緊皺的眉頭舒展開來,輕輕的笑了。






  我的那唯一的、一個願望,是───

  縱然是在這樣毫無道理可言、殘酷至極的世界裡,不論多少次都還是要為了你傾心;就算是無法預知的未來,也想要和你相依相隨的,活下去。


  你已經把整個心給了我,我只能笑著將所有的人生都傾付於你。

























-----------------------------------------------------* END.11.11.26

對不起其實最近很鬱悶的是管理人俺★(靠
TK攻略本找得要死要活都買不到手然後冷門一人熱的囧況讓我超悲傷的:_;

弱氣的シグ好萌!!男前的ロベルト好萌!!
然後文藝腔神馬的,真的好困難啊^q^wwww

虚 偽 天 国 幻水TK×ロベ主








# 幻想水滸伝ティアクライス / 幻想水滸傳TIERKREIS
# ロベルト×シグ(公式名)
# 捏他有延伸有捏造有。
# 充滿悲情的有記憶二週目(不懂











  曾經天真地以為,我們還可以在一起很久很久。
  在你牽起我的手的時候、微笑著的時候、喚我名字的時候。



  睜開眼,ロベルト照慣例地又在惡夢中驚醒,模糊的記起了在夢裡一個有著數百窗子的破敗高塔之中和某個人並肩站著的畫面,身旁那個看不清臉的少年身高比自己矮了一個頭,右手握著長槍,左手卻湊過來牽住他的手,溫暖的觸感他到現在都記得,然後少年似乎說了些什麼,接著咧嘴朝他露出笑容,一切突然都變得很遙遠很遙遠,遙遠到他完全沒辦法去認得那個少年到底是誰……想到這裡ロベルト突然很想哭,卻不明白心中的悲傷從何而來,又是為了誰。面前燒到了盡頭化成白灰的柴屑映入眼簾,他伸手抹去額旁的汗水,緩緩站起身來。天已經亮了,東方的天空拂去了寂冷的黑夜,正以說不上溫和的模樣散發著刺目的亮光,彷彿要將空氣中的粒子都篩過又重新洗白了一樣,而不遠處讓湖水圍繞的ラザの砦看來彷若一座被徹底隔絕的灰色孤城。副團長メルヴィス早已醒來,他從主營朝他走過來,告訴ロベルト只需再幾個小時第二魔道兵團長アスアド和フイルヴェク團便會趕來與他們會合。

  這次的任務是ラザの砦的偵查,而那個莫名博得ジャナム帝國皇帝和自家公主樣好感的フイルヴェク團當然也參與了。但說真的他對那個鄉下出身頂多稱上義勇團的傢伙們沒有抱持什麼太大好感,既然沒受過正規的軍事訓練又能有怎麼樣的好表現?何況連紀律之類的問題都還沒有保障,想到他們冥夜劍士團被那個該死的皇帝將兩者並談還要一起作戰更是莫名其妙的火大起來。似乎看出ロベルト心思的メルヴィス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輕拍了拍後輩的肩,又回去找公主樣商討戰術了。而沒有說出口的是,ロベルト感覺心裡似乎有個聲音在告訴他:關於フイルヴェク團的一切,是個不可碰的秘密。並不是說它能有多神秘,只是似乎還有更多更多的理由,在拼死阻止自己去回想一些彷彿發生在很久遠以前的世界裡的,關於某個人的故事。

  而那個「某個人」,究竟是誰叫什麼名字,他一點概念都沒有。

  只是在輪迴不斷的惡夢裡、偶爾回想起來的時候,會覺得心底好像有種丟失了什麼重要東西一樣的悲涼感。



  “……就是你們嗎?那個叫做什麼フイルヴェク團的傢伙。”
  “喔!我是シグ,接下來請多指教哪!”

  銀髮少年爽朗一笑,對於ロベルト找碴似的態度並沒有什麼在意,只是直率的朝他伸出手。啊啊是什麼呢、這種不自然的違和感?不應該是這樣的、有哪裡不對了、我們的對話並不僅僅是……被自己想法嚇到的ロベルト忍不住一愣,他盡力以冷漠又不在乎的表情望著眼前表情略帶疑惑的銀髮少年,有幾個模糊的畫面閃過腦海,太沉重又太悲傷,以致於他幾乎不忍去看,卻又太熟悉太溫柔,好像即使現在他親暱地開口喚他的名字,或者伸手擁抱對方,都不會是個太過唐突的舉動。我認識這個人,我應該要知道這個人,因為他是──、心臟彷彿哀嚎似的抽痛起來,他張了口又閉上,終究只是無語的覆上對方的手。

  告訴我,我的這份心痛從何而來。  
  ロベルト望著銀髮少年令人目的燦爛笑容,突然絕望的想哭。






  ──如果我說我想起了一切,你還會不會認得我?

  這個莫名其妙的念頭在說出口前就先被自己消滅,ロベルト渾身是血的穿越一片又一片戰場,攔路的傢伙已經一個也不存,即使如此手裡的刀還是無法放下。他抬起頭,看見天空正是一種冷漠的鐵灰色,然後聽見身後走來的那個人輕聲說:似乎要下雨了呢。ロベルト回過頭去,看見銀髮少年就站在身後,笑盈盈的朝他伸出手,說,回去吧。幾乎是要被蠱惑了,他只能什麼也不說地回握住那只比自己要小上幾號的手,乖乖的讓シグ牽著走,心裡昏天暗地的想著這樣的場景似乎已經在自己人生中上演了千萬次;不論是被這傢伙拉著手走在夕暮時分歸途上,還是戀人一般親暱而突如其來的握住這家伙的手,並肩而行。

  “诶,好奇怪啊。”
  “……什麼奇怪了?”
  “這樣牽著你的手走,感覺好懷念。”

  銀髮少年側過頭來對他露出一個笑容,“哪,ロベルト。或許我們曾在哪裡見過呢。”

  “………………或許吧。”
  “怎麼了你,一臉像要哭的表情欸?”
  “你沒資格說我吧,笨蛋。”


  沒走幾步,大雨還是落了下來,零散而堅定地蓋過了ロベルト的聲音。
  ロベルト和シグ兩人仍手牽著手散步似的走著。


  結果直到根據地為止,シグ始終沒有再次回過頭去看稍微走在自己後面一點的ロベルト,儘管對方已經是用力地要將自己的手握痛了,他還是沒有回過頭去,卻也放不開那只顫抖的大手。不要緊,ロベルト,有我在。シグ很想要這樣告訴身後那個一直在哭的人,卻發現如果這麼開口,自己或許也會跟著哭出來吧。是為什麼呢、閉起眼睛的話,似乎還能模糊想起在很久很久以前,或許是自己未出生的上一個世界也說不定,有個人曾經堅定地握住自己的手,對自己說了一樣的話。


  不要緊,有我在。
  而我即使到了世界末日也絕不會放開你的手。






虚 偽 天 国//





  親愛的,夢醒了,你還在不在我身邊?



























-----------------------------------------------------* END.11.11.16

BGM是坂本真綾的SONIC BOOM喲★
聽著聽著就跑出來的產物(??

二週目記憶神馬的這個梗簡直是個悲劇不但意味著上個世界討伐一なる王並未成功還代表世界就此毀滅啊:;(那你還寫!!),想了想還是決定讓ロベルト當主視角,但最後還是讓兩人都擁有一份記憶。

因為TK基本上百萬世界是跑平行世界路線的,所以或許ロベルト和シグ各自的記憶根本就不存於同一個被毀滅的世界(到底要多悲劇啊你!?

真切希望哪天俺可以來寫一下現代架空>__O★!!(完全自家發電意味(靠

失 踪 幻水TK×ロベ主






# 幻想水滸伝ティアクライス / 幻想水滸傳TIERKREIS
# ロベルト×シグ(公式名)
# 捏他有延伸有捏造有。







  意外的……難以忍受啊。

  手提起又放下,面前是即使敲門也不會有任何回應的房間。
  以額頭抵著冰冷的木質門面,褐髮少年輕輕嘆氣後,閉起了眼睛。

  ───シグ。
  那張溫暖而熟悉的、看了幾次都不會厭倦的笑臉在腦海裡浮現。


  好想見你。
  ……所以拜託了、快點回來吧。








失 踪













  自從シグ、リウ和クロデキルド三人在好不容易奪回的ファラモン城和前來搶奪書的協會司書們發生戰鬥、消失在未知之「門」後已經過了整整一星期。團長、軍師和アストラシア王女的消失,自然讓眾人亂了陣腳,然目前情勢刻不容緩,夥伴們一個個很快的又說服彼此振作起來。

  以忙著調查「門」狀況的ランブル族們為首,フィルヴェーク団的眾人紛紛自ファラモン城回到根據地レーツェルハフト城。似乎是打定了若消失蹤影的團長歸來,絕對是會直奔有夥伴們等待著的這個、充滿種種回憶的根據地。

  然而雖一切事務都照常進行,但城內的氣氛卻是持續的委靡不振。





  在經歷數次將菜葉當作雜草拔除、鬆土後錯放種子、給不該澆水的植物澆水等等錯誤終於被同樣心浮氣躁的ヤディマ大叔從田地工作趕出來的年輕劍士正一臉不的走過如今氣氛低迷的食堂和酒廠。他心不在焉的四處張望,比較之下意外察覺其實他還挺喜歡平常那種吵吵鬧鬧的氛圍。

  食堂處角落シトロ村的村長ラジム和セレン似乎正小聲的談論著什麼,ローガン和エリン父女兩人默默的待在一旁,發呆似的擦拭著一塵不染的長桌。而二樓平台的長椅上並沒有躺著ノムノ熟睡的身影(ポーパス一族由巫女ネイラ帶頭回神殿去向海神開祈禱大會了,海賊三兄妹外帶ヒナ公主也一塊去的樣子)。

  視線一轉,離自己位置最近的リュキア則是打算以大吃大喝來消除心中擔憂,正以驚人氣勢掃空滿桌的菜餚(其餘的フューリーロア也不知道去哪了)。吧台後廚師長ワスタム努力鑽研食譜的模樣簡直像要把紙張看出兩個洞來,身旁的ルバイス端詳著櫃子裡各式各樣的調味料,表情一如往常的高深莫測。圓桌旁的樂師ラミン看來就和平常一樣煩人又欠揍,卻也笨拙的試圖演奏些什麼好安慰一旁沙發上滿臉憂愁的シスカ和因為沒了對象可追逐而失落的メイベル(但這樣子好像比她整天跟在シグ身後試圖闖進或偷窺他房間好多了)


  “接下來是………啊!ジェイル前面前面!”
  “………唔。”

  迎面走來的是團長的兩個青梅竹馬,マリカ一手抓著任務的單子,而她懷中的竹藍則裝著從ヤディマ大叔田裡摘下的蔬果。似乎是一個沒注意,身旁平時精明得莫名其妙可這幾天卻好像打算把一輩子份的迷糊都用盡了一樣的ジェイル又直徑撞上了牆壁,這會兒正有點無奈的撿起散落地上的水果。

  褐髮劍士嘆了一口氣,走上前去幫忙。
  “謝謝。”ジェイル冷靜的向他道謝,抱起籃子朝倉庫走去。

  “………還有什麼要幫忙的嗎。”
  此話一出,マリカ有些訝異的看著他,接著理解似的微微一笑,“劍士團那裡才是,不要緊嗎?”


  “………啊啊。”

  ロベルト有點頭疼的回想起第二公主フレデグンド樣和後輩アマラリク、キラルド兄弟驚慌失措的模樣,特別是重度姐控的フレデグンド樣,歇斯底里的程度已經到了讓人難以忍受的地步(雖然有自知這麼說十分失禮)。然後又想到副團長メルヴィス依舊冷靜得要命的那張嚴正容貌就覺得除了佩服還是佩服,如果只靠自己一人大概沒辦法成功安撫劍士團的成員吧。

  “……還過的去,我反而比較擔心留在ファラモン城的グントラム殿下的狀況。”
  “也是呢,那個人看起來好像太過緊張會胃痛即死的模樣………”

  銀髮少女說道,回憶似的皺起眉,“………アスアドさん也是,激動的程度簡直和フレデグンドさん有得比,也辛苦看照他的ハフィンさん和ナキルさん了。相反來說マナリル公主都比他們要鎮定多了呢,但整天和ムバルさん關在書房裡研究也很讓人擔心啊。”

  “……ナズ和マナリル公主感情似乎不錯的樣子,等等請他和ドガさん進去觀望一下好了。”

  “還有セミアスさん也真是的,竟然還趁勢開了賭局……不過全都押シグ他們會回來的話,不就不成立了嘛~!”

  一一說著夥伴們的狀況,マリカ忍不住笑了出來,表情有點無奈,卻又好溫柔。

  “───他會回來的。”
  “咦、?”
  “無論在哪裡,發生什麼事情,那傢伙一定會回來………。”

  似乎是沒等思考,語言就自然而然的說出口了。意識到面前少女彷若了然於心的溫暖目光,褐髮少年急忙又撇過頭去,“我、我可沒有特別擔心他什麼的啊!只是他這樣給大家添麻煩還把公主樣給捲進去、等回來了我一定要好好說說他!!”

  “呵呵……是啊!他們一定會回來的!”
  “就因為如此相信著,大家才會再次聚集在這裡啊。”


  マリカ笑著說。不知道爲什麼有一瞬間,ロベルト幾乎把她的笑容和シグ重疊。
  (這一定不是陽光造成的錯覺吧。)






  ────






  燦爛日光從樹葉間的空隙灑落,在地面形成一個個不規則光點。

  褐髮少年一人持劍佇立樹下,而似乎是自主練習再也無法繼續下去,他嘆了口氣,將黑刃收回刀鞘之中放置於旁,接著突然舉起雙手,難得不顧禮儀的成大字往身後一躺。視角彷若天懸地轉,樹影一樣在眼中斑駁落下,而蒼翠的野草隨著風搖曳,時輕掃過他的臉頰。

  他在眩目的陽光中閉起眼睛。



  一開始,純粹是抱持競爭心的……好夥伴。

  但是漸漸的、在共同度過的日子裡產生了大於友誼以上的情感。而等意識到自己喜歡シグ的時候,視線已經怎麼樣也離不開那傢伙身上了。他的一切喜怒哀樂、他對自己的看法,就算是沒什麼所謂的一顰一笑都可以輕易牽動自己的心……可明明在意那傢伙的事情到了連自己都害怕的地步,卻是一點也沒有抗拒的,努力追著日漸成長的他,繼續…好像什麼也沒有發生一樣自然地走在他身邊。

  想要一直待在他的身邊,想和他看著同樣的景色。
  (告訴我,映在你眼中的我是什麼樣子的?你所看到的世界又什麼模樣的?)



  ──啊啊、可是、好不甘心。
  ──我竟什麼也無法做到、只能被迫接受你消失的事實。

  ──……明明、一直看著你的啊。






  “…………シグ。”
  彷彿是要即刻溶解在空氣之中的微弱聲音,拼湊成再熟悉不過的音節,輕敲著內心。


  “………我到底……在做什麼啊?”

  實在太沒用了。太難看了。覺得好不甘心。對自己不夠強大而感到氣憤。

  明明還對你說過「不要一個人承擔所有事情,多依我一點」這樣的話來,在緊要關頭卻什麼也做不到;心裡也知道光想著「如果那時候堅決地跟著你走,而不是兵分兩路的話…」這樣的後悔也同樣無濟於事,卻還是沒辦法阻止自己一次次的去痛苦地回想。


  “……被你看到的話,你會取笑我的吧。”
  “………………。”
  “………不、不對──你的話、一定───…”



  ──我也喜歡你啊、ロベルト!

  你牽過我的手,笑著這麼說的時候。
  仰起頭來,望著我的那雙毫無迷惘的眼睛,彷彿星星一樣地閃著光芒。


  那個時候,我對自己發過誓了。

  對眼前這個溫柔笑著接受了自己的心意,並且給予回應的人。這一生一世,無論接下來等著我們的未來是什麼,無論接下來會遇到怎麼樣的困難境地,都絕對不會放手。

  你一直都直視著遙遠未知的前方,哪怕是遭遇痛苦與悲傷,感到害怕也絕不停下腳步。滿心替夥伴著想,就算是會傷害到自己也無所謂……而我不就是、喜歡這樣直率卻又溫柔的你麼。為此才想要變得更加強大、更加可靠,想要成為站在你身旁唯一的那個人………

  (只因為是你。是我最喜歡的人啊。)



  “………好!!”
  深吸一口氣,褐髮少年猛然坐起身來,拿過一旁的愛刀,“就算是只能等,也不能白過啊!”



  我會在這裡等你。
  然後在你回來的時候,笑著對你說:歡迎回來。






  ────






  “───團長他們回來了!!!”

  伴隨著ホツバ和モアナ雀躍的嗓音四處來回宣傳,城內的氣氛突然高漲了起來。
  團長、軍師和王女終於歸來,幾乎全城所有人都放下手邊的工作,急忙跑去一樓大廳。


  唯獨劍士團詰所裡還留著兩個人。
  不是沒聽到消息,但褐髮劍士只是看似淡然的收起擦拭好的劍,沒有要移動的意思。

  ──雖然如此,從緊握的拳頭便可略知其心中的情緒波動了。

  “ロベルト。”門前依舊表面冷靜到看不出情緒的副團長メルヴィス自是明白後輩的想法,他看了看眼前的褐髮少年。“公主樣也回來了,不去看看嗎?”

  “……啊啊、您先過去吧。”褐髮少年抬起頭,“請讓我……再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緒。”

  ………不行!現在見到那傢伙的話,一定會不顧一切撲上去的…!(リウ按:你是野獸嗎!?)


  “雖然想回答我明白了……不過看來也沒必要前往了。”
  “咦……?”

  “團長殿下好像往這裡過來了,能聽見的吧?他的腳步聲。”束著馬尾的褐髮青年微笑道,他轉過身拉開門,“那麼我先去確認公主樣的情況。……我想暫時都不會有人過來了,兩位慢聊。”

  “───副、副長!?”那個笑得好像什麼都明白的笑容是什麼!?

  門被關上,只剩褐髮少年一人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聽著朝自己越來越近的腳步聲,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努力讓自己冷靜,卻還是徒勞無用。

  


  “ロベルト!!”
  隨著聲音門再次被打開,銀髮少年笑容燦爛的衝了進來,來到他面前,“我回來了!”


  “你、你………”

  歡迎回來。四個字就是怎麼樣也沒辦法說出口。

  “至今為止都跑哪去了啊!?雖然我並沒有擔心你、但城裡的狀況可是很不得了的啊!”
  “而且竟然把公主樣也捲了進去!反省!要給我徹底反省啊!我可是很生氣的!!”

  褐髮少年終究是吞下那句怎麼樣都說不出來的話,改而彆扭的別過頭,說的全是口是心非。而面對褐髮少年的怒斥(?),銀髮少年依舊縱容的微笑:騙-人──你明明笑得很開心!

  “什麼?看起來很開心……別說蠢話了、才沒有這種事呢!”
  雖然這麼說,但褐髮少年心裡也很清楚,自嘴角揚起的笑容早已經徹底洩漏了自己此刻的心情。


  你完好無事的回來了,回到了我的身邊。
  ………只要這樣,就足夠了。


  “我說,ロベルト。”
  “什、什麼?”

  シグ輕牽過戀人的手,又向前跨出了一步。

  “覺得寂寞了嗎?因為我不在的緣故?”
  “什麼、你、誰會………!!”

  面對銀髮少年的微笑質問,ロベルト只能臉紅以對。

  試圖冷靜的褐髮劍士低頭望著眼前的少年,什麼也沒有改變,無論是那雙注視著自己的水汪汪銀色大眼睛,還是猶帶稚氣的臉上露出的令人愛憐的笑容,或者又是此刻握在自己掌裡的熟悉溫度,彷彿連兩人的指紋都相契合一樣讓人忍不住想哭。什麼也沒變,他回來了,現在,就在這裡。

  “………………。”
  “………………。”

  銀髮少年有點擔心的將臉湊近突然沉默不語的ロベルト。

  “ロベルト?抱歉、玩笑開過頭了?”
  “………………很寂寞。”
  “耶?”

  過於微弱的音量以至於幾乎不被察覺,但シグ仍是有些訝異的睜大了眼。
  ロベルト注視著他,用著彷彿是自暴自棄般的口吻又說了一次。

  “啊啊、很寂寞!不行嗎!?

  “ロベルト………”
  “唔、……又怎麼了啦、是你自己問我的我只是照實說而已───”
  “好可愛啊!”
  “什、才不可愛!!這拿來形容你還差不多吧!?”



  ───嘛嘛這種事情管他那麼多呢!

  シグ直直朝仍在臉紅辯解中的褐髮少年飛撲了上去,對於環過自己腰部的雙手毫無疑慮的,仰起頭親吻了戀人的唇。再次睜開眼睛時,他能看見自己的模樣正清晰映在那雙漂亮的藍色眼睛之中。


  而ロベルト低下頭,與他額面相抵,在開口喚了他的名字之後,極其溫柔的笑了。








  ただいま。
  おかえり。

  為了要待在有你的世界裡,所以我回來了。























-----------------------------------------------------* END.11.11.15

フィルヴェーク団(たくさんの道)和レーツェルハフト城(不思議な城)也都是公式名★

二週目結束紀念文,這次認認真真的把劇情又看了一遍,也特地開到BADEND去虐了自己一下:;如果猜測無誤的話,幾乎可以確定一なる王就是挑戰失敗、世界和記憶一切都消失的天魁星所變成的……但究竟シグ等人對上的是書中記憶的無名英雄,還是シグ的父親就不得而知了,因為俺沒有爸爸さん故事的配信番外可以玩(?)→但如果是這樣也太悲悽了吧!

雖然本文的梗是從遊戲裡延伸的,可是ロベルト見到シグ回歸時那又開心又傲嬌的反應我可沒有捏造啊ˊ艸ˋ(??)其他人的反應在事件結束後一一去對話真的超感心也好有趣ww像是アスアド暴走、或者是ジェイル的失常等等ww

本來它沒有這麼長的,但結果就……(遠目)
另外有個地方後來重跑遊戲發現失誤,樂師ラミン這個時點未入團但我還是寫進去了(靠

このカテゴリーに該当する記事はありませ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