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棲欲。

MENU

06.掌の上なら懇願のキス。 幻水TK×メルアス








# 幻想水滸伝ティアクライス / 幻想水滸傳TIERKREIS
# メルヴィス×アスアド
# 捏他有延伸有捏造有。








  通往王之間的長廊一角落,兩名青年無語的對視中,除了最開始的招呼語似乎也擠不出個什麼話題了,但又覺得就這麼冷漠地擦身而過好像有些……微妙。天知道整個アストラシア上下都在謠傳他們倆相處極不和睦,是因為對王女──也就是現在的女王陛下クロデキルド有更甚友情忠誠之上好感所導致的。

  這簡直是大大冤枉。

  先不說這位表態明顯的原ジャナム帝國魔道兵長如何,身為冥夜副團長的メルヴィス是從小看著王女長大,一路自祖國淪喪到拯救世界無不捨命追隨至此的正直好青年(?),對女王有忠誠、有好感是真的,卻從來沒有發展出更進一步的情感。

  還不如說………是對象搞錯了吧?
  メルヴィス望著面前的紅髮青年,意外的,感覺有些置身事外的下了評語。






06.掌の上なら懇願のキス。
 In the hollow of a hand craving,





  ──要說什麼才好?或者該說請說點什麼吧。
  束著馬尾的褐髮青年在心中默默思考著,表面還是一派從容冷靜。

  事實是他們倆並沒有搶人奪愛的問題,自然也就更沒有相處不和睦這回事了,メルヴィス暗想,但氣氛一直很微妙倒是真的,至少眼前這位一心傾於女王的魔道兵長有陣子直把他當成情敵對待,讓大家都很不解為什麼性格溫和脾氣也好的アスアド只要對上他就會自動轉成傲嬌屬性(?),單方面的競爭意識弄得兩人好不愉快。

  メルヴィス就直白的說了:我對公主樣除了忠誠外無其他。
  後句要接的應該是:因為,我,是對你有意思。

  但又怕太直接會嚇跑了對方,メルヴィス只好默默的閉起嘴,不再多說。然後看著那張寫著「原來是我誤會你了非常抱歉。」的懊惱和「太好了最大情敵消失。」的愉快實在分不清是哪種情緒份量較重的可愛娃娃臉,突然也不知道在自己心中究竟是不甘心的成分比較多還是憤怒比較多……或許又是心痛多一些吧。他漠然地想。

  ──原來我從未映入過你的眼底。
  (難道你就不能,回過頭來看我一眼麼。)



  “那個……升職團長,恭喜你,メルヴィス殿下。”

  清軟的嗓音讓メルヴィス從思緒中回過神來。
  而面前的紅髮青年乖順低下頭,語氣卻又有些彆扭的說道。

  “謝謝。也恭喜你任職我國第一任魔道兵長。”

  褐髮青年如同平常一般平靜拘謹的回應道,禮貌的輕點頭,然後任由尷尬的沉默繼續毫無邊際的蔓延。啊啊,メルヴィス垂下眼簾,或許互相爭奪仇視還好一些呢,雖然沒有愛但也不會比被無視更糟,至少、至少那樣的話──我也能在你心裡佔上小小的一塊吧。也能……讓你牽掛於心吧。

  “メルヴィス殿下……。”
  アスアド的不知所措全都寫在臉上了,那樣子看起來其實很可愛,他在心中無奈一笑。


  “我沒有意思要讓你為難。”
  “!?──不、怎麼會!我從來都沒有覺得──…”

  メルヴィス平靜說道,而アスアド則彷彿被人痛踩了尾巴一樣跳了起來,急急忙忙地想要辯解,卻又突然想到了兩人之前某段尷尬日子和近來的謠言滿天飛,而自知理虧的閉上嘴巴。

  “………………。”
  “………………。”

  不知作何回應的紅髮青年垂著八字眉,表情有些可憐的望著他。
  不知為何地,惡作劇的念頭浮上メルヴィス的心頭。

  ──虧我還自以為我的忍耐力算強的了。
  他有些好笑的想,可這忍了兩年半的無望戀情,稍微的宣洩下也無妨吧。


  “アスアド殿下。”
  “是?”

  褐髮青年向前跨了一步,趁著紅髮青年還沒反應過來之前握過對方的手,順帶將對方堵在牆壁死角處。

  “メ、メメメルヴィス殿下!?”
  アスアド有些傻住了,跟著就想抽回自己的手,可惜對方仍握得死緊。

  “討厭麼。”
  “咦、………”
  “你,討厭我麼。”

  ──這、這種情況你讓回答什麼喜歡討厭的啊!?

  被逼在角落的紅髮青年驚恐暗忖,可是メルヴィス緊緊注視著他的海藍色眼睛:帶著真切、落寞和一閃而逝的悲傷,這竟讓他感到有些心痛。是為什麼呢。只要回答不討厭就好了啊,或者乾脆的掙脫他逃跑,可是、可是……為什麼、你要露出這種表情?

  ──這種不合時宜的溫順,太卑鄙了吧。現在處於被逼迫位置的人好像是我啊!


  “……我、…………”
  舌頭彷彿短暫打結了一會才能繼續正常運作,紅髮青年深吸了一口氣,“我……並不討厭你。”

  “真的?”
  “嗯、嗯,真的………”
  “就算我老像這樣為難你?”

  “就跟你說沒有嘛。”アスアド有些不滿的嘟起嘴,而後有些擔憂的向兩旁望了望,“……不過要是讓誰路過看見,可就真的是為難了。”

  “我倒是覺得無所謂。不如說這樣更好。”
  “………哈?”

  正想追問細節,アスアド再次驚恐的發現自己的手又被攫住;眼前的這個一直都規矩守禮的男人(至少到今天為止他都是這樣覺得的)溫柔地握過他的手,貼近唇邊,很輕很輕的在他的掌心裡落下一個吻。



  ──!?!?!?!?
  アスアド的腦袋徹底當機,臉頓時紅得像番茄一樣。

  “你…………、”


  “我的願望,要說給現在的你聽還太早。”

  メルヴィス終於放開手,抬起頭望著アスアド,難得的露出一個表示開心的微笑,“但不急,我們還有很多時間……慢慢來吧。”









接吻的格言//06.



























-----------------------------------------------------* END.11.12.09

對不起,俺本來是想打超苦逼路線的^q^(?
對不起,一個好好的正直青年被俺寫成了深藏不露的腹^q^(?
對不起,因為アスアド太可愛了俺很想欺負他^q^ww(淦
對不起,俺其實是アスアド戀情支持隊來著的^q^(都是同人太萌的錯!(?


07.腕と首なら欲望のキス。 幻水TK×ロベ主







# 幻想水滸伝ティアクライス / 幻想水滸傳TIERKREIS
# ロベルト×シグ(公式名)
# 捏他有延伸有捏造有。
# 各種意義上的[慎入](咦








  月色清亮,在黑暗的走廊落下一片片溫柔的白色。銀髮少年輕巧無聲的從陰影處探出頭來,左右確認無人後便大大方方的走到自己房門口,正伸手想轉開門把的時候───


  “………晚安哪,團長閣下。”
  “──────!!??”

  那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聲音冷冷地從身後傳來。
  被嚇得不輕的銀髮少年還來不及回過頭去,後衣領就被人給拎住,動彈不得。






07.腕と首なら欲望のキス。
 Arm and neck the desire,





  一把打開門,對這房間已經熟悉到摸黑進來都不會出任何差錯的ロベルト毫不遲疑地將他按倒在床上,上一秒還被人拎著走而下一秒就被扔到床上來平躺,等發暈的腦袋習慣仰望視角後銀髮少年就發現自己的手也被牽制住,是要逃也逃不了的狀況。シグ怯怯地望著面前正以居高臨下姿態打量著他的戀人。

  “……呃、ロベルト………”
  那目光直叫人發寒,銀髮少年試圖讓自己更往柔軟的床舖裡陷入,一邊盤算著該如何開口。


  “還想逃麼。”某少年挑眉。
  “才沒有、哇啊──唔……你不要又亂咬啊!”

  シグ答覆都還沒說出口,慘叫聲倒是先冒出來了。原因不外乎是暗著一張臉的褐髮少年突然俯下身來,啃咬似的在他的鎖骨處和頸項間落下好幾個深吻。可惡……、笨蛋ロベルト!明明、就知道我脖子很敏感的嘛!怕癢怕得要死又躲不了的シグ有些不滿的想,本想探起頭報復似的咬個幾下回去,跟著又注意到有只手正不安分的往自己衣裡探,他又驚呼了一聲,但這次倒不是因為對方的舉動,而是此刻正貼在自己腰際的手指實在是冰冷得可怕。

  “唔………”シグ揪住那只手,握在自己掌裡,“你……在這裡等多久了……?”

  聞言褐髮少年停下動作來看著他,然後又湊上來吻了他一下,這次很溫柔。
  而就像是在等他發問一樣,那張過了兩年是愈生俊帥的臉上綻開了極其燦爛的笑容。

  “這兩個月您跑哪忙去了呢?閣下。”

  就說敬語免了好不好……好可怕啊你………

  銀髮少年低聲說著,盯著那笑容就忍不住打了個冷顫,也感覺到自己的心臟大力震了一下──但絕對不是因為臉紅心跳什麼的緣故,只是突然悲涼的想到自己現在就像是落到老虎手裡的小白兔,等會兒絕對會是反抗無用地被完完整整、連皮帶骨的吃下肚去。

  ロベルト靜靜看著他,就像是在說:我早都明白了你還不自己招上來麼。

  “……就、到處走走而已嘛…順便繞到クラグバーク去看看王樣的孩子……”
  他答的有些心虛,鬼才說得出是因為ロベルト被女王抓回去幫忙太久自己在鬧寂寞。


  “………那為什麼不讓我跟。”

  時過二載除了容貌毫無疑問向上發展之外似乎終於也能更坦率地向情人撒嬌的褐髮少年低下頭,將臉埋在シグ的頸項間,悶悶不樂的說道。少了方才的狠戾之色(?),這樣子更是可愛的讓銀髮少年完全忘記自己目前身處險境,只顧輕輕笑著摸了摸戀人的頭。

  這個人,該不會是回來了發現我不見蹤影,就天天跑到這裡來等吧。
  用力握緊了掌裡仍冰涼的手,シグ只覺得心裡既感動又心疼,當然也少不了愧疚。


  “對不起哪,可是因為你很忙的樣子……”銀髮少年有些難為情的說著,“我……又不能硬把你帶走,只好在你回來之前自己到處去晃晃的嘛。”

  “你生氣鬧寂寞我不會的啊。”ロベルト不滿的說著,抬起頭來又順帶輕啃了銀髮少年的脖子一口,換來對方一陣誘人的哀鳴,“也不想想我在アストラシア趕工趕得要死,好不容易能回來了マリカ他們又說你鬧失蹤,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回來……”

  “──噗。冥夜劍士團副團長說這種話好麼。”
  “有什麼好不好的,我向陛下請求調職來這目的就是保護你啊。”
  “你啊…………”

  シグ有點哭笑不得的望著ロベルト,只覺得更難為情了。

  一年前ロベルト當上冥夜的副團長,國內上下還期待他能大展一番作為的卻又馬上就自請調職,跑到算是在鄉村荒涼地帶的レーツェルハフト城擔任個小小警備隊長,偶爾才回アストラシア處理團務兼帶帶新兵,剩下時間都花在陪某救國英雄上了。至此外界傳他們倆誹聞傳到現在還沒個完結,而ロベルト從一開始的被問到會臉紅爆走後現在都可以是不痛不癢的陳述事實,淡定的很。


  “……可不要問我後悔沒。我早和你說過都是我自願。”
  褐髮少年的臉湊近他,低聲說著,“還是現在該說你情我願?”

  “能給的都給你了,後悔也沒門。你只好陪我一輩子了!”
  銀髮少年微撐起上半身,笑著輕輕吻了ロベルト一下。


  褐髮少年從容的再次欺上身來,反握住シグ的手,將吻落在微微浮著青色血管的手腕處,低聲笑了笑,那雙漂亮的藍色眼睛裡映著雪白的月光和他的容貌,“………繼續?”


  シグ不語,以親吻作為回答。









接吻的格言//07.



























-----------------------------------------------------* END.11.12.07

哈哈哈這標題這麼香豔聳動(淦)可惜實不符名^q^wwww
我果然還是寫不出什麼尺度突破明明重頭戲還在後頭(艸)

背景是結局兩年後,感覺ロベルト的傲嬌會隨著彼此深度熟悉而有所調整(不懂
至少シグ已經太懂他了,所以傲嬌無用w(笑
傲嬌忠犬太棒了www正處十七美少年時期的シグ啊哈哈^q^wwww(去死

接吻的格言 幻水TK×眾CP









# 幻想水滸伝ティアクライス / 幻想水滸傳TIERKREIS
# CP參照右方(?
# 捏他有延伸有捏造有。







01.手の上なら尊敬のキス。
 On the hands kisses the esteem,

→ルオ×リウ



02.額の上なら友情のキス。
 Friendship on the open forehead,

→シトロ村の子?



03.頬の上なら厚情のキス。
 On the cheek the pleasure,

→?



04.唇の上なら愛情のキス。
 Blissful love on the mouth;

→ロベ主



05.閉じた目の上なら憧憬のキス。
 On closed eyes the longing,

→ヨベル→→主(一方通行)



06.掌の上なら懇願のキス。
 In the hollow of a hand craving,

→メルヴィス×アスアド



07.腕と首なら欲望のキス。
 Arm and neck the desire,

→ロベ主



08.さてそのほかは、みな狂気の沙汰。
 On any other spot frenzy.

→ロベ主?








接吻的格言//



























-----------------------------------------------------* END.11.12.07

《接吻的格言》是奧國詩人Franz Seraphicus Grillparzer的作品ww
俺只是拿來借題發揮(靠)

附上數字標題也是方便自己寫作而已,上面有奧語翻過來的日英兩版,中文有需要會另附(?
目前暫定是全幻水TK短篇^q^www

このカテゴリーに該当する記事はありませ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