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棲欲。

MENU

Episode.01 金木犀的約定 聖痕幻想×傑洛團長









# 聖痕幻想同人 / 聖痕のエルドラド
# 軍師傑洛德×團長花果
# 捏他有捏造有。










Episode.01






  「………好晚。」

  倚著窗檯,有著一頭柔軟黑髮的少女幽幽低喃。

  她低頭望著二樓下方的庭院,如同那人所說,地上佈滿了落葉枯枝,紅色褐色黃色……彷彿是一片針織的美麗地毯在月光下平靜的延展,一直到自己眼所望不到的盡頭。


  「又到了枯葉不斷掉落的季節,我從以前就很喜歡聽枯葉被踩碎石發出的聲音,很清脆,也有一種秋天的氣氛。」

  早上,當她結束每日必行的武術訓練時,體貼遞來清水和毛巾的他突然的說。
  有些訝異,於是她明白了這句話大概只是某件事情的開場白。

  她的軍師用閃亮亮的翠綠色眼眸朝自己望來。

  「說到秋天就想到賞月,決定了!就今天晚上吧!我們一起去賞月、不但可以賞月還可以賞落葉,妳覺得呢?」


  果然呢。將微微的笑容藏在毛巾下,她想。

  或許是她的表現實在太過平淡,他又很訝異的補上一句:這麼有趣的事情,難道妳都不會心動嗎!?

  賞月麼。嗯,或許挺有趣的吧……?

  說老實話,她以往從來不曾注意這件事情(也可以說是根本沒空管吧)……再說一個人看月亮,那不管是在什麼時候什麼時間,都沒有特別的影響。

  ──就只是,望著月亮罷了。

  似乎是洞察了她的想法,金髮青年湊過來握住她的手,少女有些訝異的望著自己的手都被納入那雙比自己要大上許多的手掌裡。

  「不一樣喔,我在妳身邊嘛。」

  就因為這句話,在她回過神來時,已經是看著那個一邊跑走還一邊朝她揮手大喊著「我會早點回來的一定要等我喔!」的身影看似很愉快的消失在黑暗的長廊口。

  然後她收好武器洗了澡,照常和同伴們吃了早餐(捷克還很愉快的四處宣傳她要和軍師約會的消息……奇怪了他是從哪兒聽說的?),照常的開始辦公,再次一抬頭外頭已經是橘光晚霞,米莎烏體貼送來的午餐還原封不動的躺在桌上(她決定稍後吃掉),解決掉公文她又開始閱讀軍師大人開的書單……

  然後一晃眼就等到了現在:都要過十二點了。

  好晚。她想,但與其說是埋怨倒不如說是擔心的成分多一些,傑洛德說話一向算話,既然他都有打算要早回來了,遲到就幾乎是不太可能的事情……是不是路上出了什麼事情耽擱了?

  ………好擔心。
  明明知道她的軍師比起自己要更可靠許多,卻還是忍不住擔憂。

  她站起身,隨手抓過外衣,正準備到庭院裡走一走的時候──


  「──花果!!

  呼喚她的聲音從下方傳來,而聲音的主人,想當然是……

  「傑洛德?」她將身子半探出窗子,那個熟悉的身影就站在那裡。

  「怎麼啦一臉驚訝的樣子……」金髮青年眨眨眼,突然又像明白似的朝她展露微笑,「對不起,我回來的有點晚了呢……讓妳擔心了。」

  「不……沒有出什麼事情就好……那個、歡迎回來。」
  「嗯,我回來了!」

  他說,滿足地一笑,有點像個孩子那樣,於是感到安心的她也報以笑容。

  「賞月的邀約還有效麼?」
  「嗯,歐蘿還替我們準備了團子哦。」
  「真的?好期待哪~不過在那之前,我帶了禮物回來哟。」


  仔細一看,金髮青年藏於身後的手似乎是拿著什麼東西。
  從剛才開始就若有似無蔓延的香氣,是花的香味……?

  「我在這裡等妳,花果。」
  他說。


  「……那我馬上就過去,傑洛德。」
  「诶?等等花果妳為什麼把腳跨到窗上?妳該不會想要就這麼跳───」

  沒等對方說完,少女就如同飛翔的鳥兒一般,毫無顧慮的躍出窗戶。
  深沉卻溫和的夜色,帶著冰涼的風拂過耳邊,然後是金髮青年難得驚慌失措的臉。

  金髮青年朝她落下的位置衝來,剛才還像是很神秘放在身後的雙手,現在已經為了接住她而大大的向前張開……彷彿慢動作重播那樣,或許又只是發生在眨眼瞬間的事情。

  她落在一個溫暖的懷抱之中。
  那一刻,有無數金橘色的花朵跟著落下,如同雨一般,輕柔的灑在他們的身上。


  「花果!怎麼樣?沒有受傷吧?」金髮青年低頭審視著還摟在自己懷中的黑髮少女,確認對方只是嚇到了而不是受傷時,他嘆了一口氣,「真是的……妳也太亂來了。」

  「好漂亮。」
  「哈?」
  「像雨一樣呢。」

  她微笑道,於是金髮青年沒輒似的也笑了,然後伸出手拾過落在少女頭上的小花,「……是很漂亮呢。花是,妳也是。」

  「………?」
  「沒什麼~下次可別像這樣了,差點沒嚇死我……而且妳還穿裙子。」
  「裡面有褲子的,別擔心。」
  「不不不,不是這個問題吧……」

  「我很習慣了,跳這個窗戶。」她仰起頭,注視著自己的房間,「小時候,想偷偷跑出去玩的時候,想要一個人躲起來的時候也……呃,總之沒事的。」

  「……這樣啊。」金髮青年體貼的當作沒聽見,「這個花,妳喜歡嗎?」

  「嗯,很可愛,而且味道好香。」
  「桂,又稱金木犀,是秋天的花……妳喜歡的話,我們也可以種在院裡哟。」


  他將花簪在少女的角旁,「明年的秋天,這個時候,就會開滿花兒了吧。」

  她伸手抓住那隻離開的大手,仰起頭。

  「明年的秋天,你也會在的吧,傑洛德?」

  「……當然,直到妳不需要我為止,厭煩了我的嘮叨嫌我囉唆然後又有了新的軍──好啦,我開玩笑的,別瞪我嘛!……我會在妳身邊的。」

  「一直?」
  「嗯,一直。」

  金髮青年反握住對方的手,微笑,「哪,別提這個了,我們快去賞月吧!果然最佳場所是屋頂呢~啊,不過在那之前,先回妳房間拿件外套……穿這樣太單薄了!」

  「………嗯。」

  少女乖順的應好,任由走在前方的青年拉著他的手。






  騙子。她想。
  說出口的時候,你並沒有在笑呢。

  她握緊了那溫暖的手,在對方看不見的地方露出了泫然欲泣的笑。











金木犀的

  說好了。不要走,請待在我身邊。



























-----------------------------------------------------* END.12.09.30

阿咧明明想著先打主帳的賽凡卻是傑落徳先欸XDDD
這般如此這是關於中秋節特別對話的小短篇w中秋節快樂www

原本我的腦袋中只是跑出了很像是[月光下,羅密歐傑洛德和茱麗葉團長對望]這樣的場景,但打著打著就變成團長很英勇的跳窗然後傑洛德驚慌失措然後花雨然後還莫名其妙很感傷的結束了ˊ艸ˋ(淦

上回和翡思提到了傑洛德的不確定性和悲劇,在我心中大概就是這樣的一個關係吧(哪樣)

好啦,賽凡那裡會是甜蜜的應該XDDD
也都四點多了,我該去睡惹好睏噢,晚安(揮手

Chapter.01 在妳指間盛開的花朵 聖痕幻想×傑洛團長








# 聖痕幻想同人 / 聖痕のエルドラド
# 軍師傑洛德×團長花果
# 捏他有捏造有。










Chapter.01






  花的香味。
  不……或許該說是像溫暖的日光、翠綠的微風那樣屬於『自然』的香氣。

  「……傑洛德?睡著了嗎?」

  輕輕跌落於眼皮上的陰影,有冰涼手指笨拙地拂過額際,是啊,就像那一天一樣。

  一定是妳吧。
  現在會如此喚我名字的溫柔之人。






  ────






  長時間的聽人說話其實也是很疲累的一件事情,特別是充滿著負面情緒的言語。

  好不容易送走情緒激動的幹部們,黑髮少女卸下屬於『團長』的面具,輕拍了拍自己的雙頰,天生下垂的八字眉讓她看起來顯得更加憂鬱。

  「呼………」
  「喝杯茶,稍微休息一下如何?」

  敲門聲,然後是溫柔的說話聲。

  「傑洛德……」

  椅子上的少女猛然抬起頭來,欲言又止的神情上寫著的是『你都聽到了呀』一類的訊息,然而很快地她換成微笑,望向端著茶點而來的,體貼的金髮青年,「……也是呢,請給我一杯茶好嗎?」

  「當然好,今天是大吉嶺紅茶喲,還有妳喜歡的蛋糕。」

  金髮青年笑著將桌上的文件全數掃開(平常的時候是絕對不會這樣的吧),然後放上乘著熱茶和點心的盤子,接著他小心地將裝滿紅茶的瓷杯遞給黑髮少女。

  「我親愛的團長大人。」
  「是的?」
  「這就是妳一直不讓我參加會議的主因?」

  竟然換成了敬稱……

  黑髮少女在心中苦笑起來,看著已經主動拉了個椅子坐到自己身旁的『軍師』大人,很明顯的這件事情讓他不太開心吧。

  「幹部們認為我不該讓一個來路不明的人待在身邊,甚至是作為一個軍師。」
  「………………。」

  「他們……都是因為父親所重視的這個傭兵團而自願留下來輔佐我的,我想他們並沒有惡意,只是……」黑髮少女握緊了手中的茶杯。

  我不希望你受到如此的責難,儘管我明白你絕非是一個軟弱之人。


  金髮青年看著眼前的獸族少女,不到二十歲的年紀,父親的死亡和繼承傭兵團的重擔肯定也讓她十分疲憊了吧。即使如此,就算是自己不熟悉的各種文書工作,又或者是為了怕被部下看不起而夜夜訓練的武藝,說是笨拙也好、認真也好……

  甚至是將重傷的他救起卻不過問理由的時候,溫柔細心的看護他的時候,在敵視的冷漠目光中為了維護他而生氣的時候。

  他覺得這樣的少女很令人憐愛,也很耀眼。


  「我並不介意喔。」

  想了想,金髮青年接過叉子,叉起一口蛋糕,遞到少女嘴前。

  「每個人都會為了自己所要守護的東西而努力的,手段不論……而妳,我的團長大人,妳身上沒有『刺』,這是妳的優點也是缺點。」

  所以我會代替溫柔的妳,用尖銳毒辣的荊棘來構築能夠守護城池的圍牆吧。
  我清楚明白妳並不是溫室中的花朵,但保護妳是我作為軍師的責任。

  「妳選擇了我當妳的軍師,沒錯吧?」
  「是的。」
  「那麼,其他人愛怎麼說都無所謂。我會在這裡,也只是因為妳,除此之外我都不在意。」

  金髮青年笑著揮了揮叉子,「那──不吃嗎?我手有點酸了呢。」

  「诶………」
  「來嘴巴張開,啊───」
  「明明身為軍師的人……真是,這樣子成何體統。」

  或許是為了掩飾害羞,黑髮少女紅著臉如此說道,即使如此卻仍乖乖的吃下了金髮少年餵過來的蛋糕。

  「別擔心,妳的軍師我其實是很厲害的喲,我會讓他們心服口服承認我的。」

  「所以,從明天開始的所有會議,也讓我跟著妳身邊吧?」

  妳能明白嗎?
  最讓我高興的是:妳信任我、接納我不是為了什麼,僅僅只是因為「我」──



  「………不過。」
  「嗯?」
  「我真的可以嗎?」

  ……你明明更適合待在更高的位置上,而不是像我這樣默默無名的少女身旁。
  黑髮少女抬起頭來,湖水顏色的眼睛堅定的望著金髮青年。

  「那我呢,符合妳的期待嗎?」
  「咦?那不是當然的的事情……」
  「這樣啊,那就沒問題了。」

  金髮青年溫柔的微笑,突然地在少女的面前單腳屈膝跪了下來。

  「剛才也說了吧,我是為了妳而待在這裡的,不是因為誰的命令也不是像那些人說的希望能從這裡得到些什麼……當然,報恩的成分也有就是。」


  他伸出手牽過面前的團長的手──仁慈的少女,他未來的君主。

  「相信我吧,團長大人!我這樣優秀的軍師這年頭可是很難找囉。」
  「……是啊,你的確很優秀呢。」


  「謝謝你,傑洛德。」

  沒有抽回手,在溫和落下的日光中,黑髮少女瞇起眼睛笑了。


  ──我喜歡你/妳笑起來的模樣。


  「那麼既然確定下來了,這個東西就可以交給妳囉。」
  「……………?」
  「來,把頭稍微低下來一點……好,戴好了。」

  待對方的雙手離開,黑髮少女低頭望著自己胸前的項鍊,圓潤的翡翠石在日光下閃著美麗的光芒,屬於羊族的黑色耳朵輕抖了抖,「這個,要給我?」

  「我準備送給未來君主的禮物,果然很適合呢!」

  「雖然是一團之長,卻也是個女孩子,不好好打扮自己可不行喲……啊、當然妳就算不特別打扮也很可愛,這是真心話沒有調戲的成分!!」


  翡翠,是和妳相似的寶石。
  溫柔內斂,需要經過雕琢才能發光的寶石。

  「我覺得這條項鍊和妳很搭。哪妳看、和我的眼睛顏色也很像,這樣就算哪天我們分開了,看到它就想想我教妳的戰術吧!……啊,我不會突然離開啦!只是假設、假設而已……」

  其實妳很有資質,只是自己沒發現而已……我想看看妳究竟能夠成長到什麼程度。
  妳……或許不需要我也能夠成為無冕之王吧。

  「我需要你喔,傑洛德。」
  「……花果?」
  「呵呵,我比較喜歡你喊我的名字,而不是職稱。」

  黑髮少女以雙手握緊了玉石項鍊,輕輕閉起眼睛,「這是你送給我的第一份禮物,我會好好珍惜的。」



  「……如果說那是妳的希望的話。」

  如果,那是妳的希望的話。
  那麼在妳不需要我之前,我都不會離開妳的。










在妳指間盛開的朵//

  那其實就算是無名的野花也無所謂,妳依然耀眼而美麗。



























-----------------------------------------------------* END.12.08.29

於是這是軍師對話之一,原文→

傑洛德:我覺得這條項鍊跟你很搭,翡翠哪裡不好!跟我的眼睛顏色也很像,這樣就算哪天我們分開了,看到它就想想我教你的戰術吧!……啊!我不會突然離開啦!只是假設、假設而已…… 因為我想看你究竟能成長到什麼程度,你………或許不需要我也能夠成為無冕之王……這個話題很嚴肅嗎?

可惡傑洛德也好賣萌\^q^/wwww

不小心被捏到對話,瞬間很想把團長設成男的(淦
但現在的女團長設定自己很喜番所以就ww期待有緣人寫吧www(?

我家團長設定:花果,性別女,獸族(羊的眷族,所以有羊耳朵和捲捲的角w),黑色短髮水色眼,武器是長弓(最近也和軍師學劍),草食系女子(???


このカテゴリーに該当する記事はありませ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