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棲欲。

MENU

刀男子秘話_短篇14 刀劍亂舞×俱燭










# 刀劍亂舞同人 / とうらぶ
# 短打,俱燭,肉麻向。關於感冒。
# 腐有捏他有捏造設定有。









  燭台切光忠感冒了。

  那時正在和弟弟們聊天的藥研藤四郎看著理應在田番中的大俱利伽羅一腳踹開他房門,十萬火急的把懷裡昏去的燭台切光忠塞給他,本想發難但看著對方的拼命表情他就覺得算了,只是讓大俱利伽羅先把對方帶回房間,他自己則準備器具和藥物跟過去。

  「毛巾不涼了就重新換一下,注意保暖,等醒了記得餵藥──」

  將毛巾放於燭台切光忠的額頭,藥研藤四郎站起身,對著一旁表情緊繃但明顯冷靜不少的大俱利伽羅說道,又像是有些好笑的補上一句:

  「就當作讓他休息,別太擔心。」
  「…………。」
  「那我去向大將報告一下,這裡交給你了。」

  大俱利伽羅沉默的點了點頭,稍稍往床鋪的位置靠近了一些,是目不轉睛的凝視,然而撫過對方眉目的手指卻很溫柔。藥研藤四郎注視著這一幕,只是微笑著關上房門,思量著要不要也通知鶴丸國永一聲。











  不知道在大俱利伽羅換過第幾次的毛巾,燭台切光忠那纖長的睫毛輕動了動,而後睜開了單只色澤迷濛的眼睛。

  「……唔、………」
  「光忠?」

  大俱利伽羅驚喜般地俯身湊近,輕喚著對方的名字。

  「我……怎麼了?」
  「感冒,還有點發燒。」

  眨了眨眼,還有些搞不清楚狀況的燭台切光忠似乎訝異於自己過於無力和體溫滾燙的身軀,他先是想起那進行到一半的田務,接著終於在模糊的視線裡看清了大俱利伽羅一臉皺著眉頭的擔憂表情。

  反應過來後他忍不住想出手去碰,但距離沒對好倒撲了個空──而查覺到的大俱利伽羅牢牢握過他垂落半空的手,輕貼於自己頰上,溫度意外冰涼。


  是麼,原來我感冒了啊──等等、感冒?

  燭台切光忠望著戀人彷彿鬆了一口氣那般以臉頰摩娑著自己的手掌,他終於能夠理解地想著,可正想微笑,卻又像是突然想起什麼那樣睜大了眼,掙扎起身。

  「不行、離我遠點……」坐起身來的燭台切光忠以軟弱無力的雙手抵上大俱利伽羅的胸口,「會傳染給你的……俱利──嗯……」

  沒說完的話語全被黑龍一口吞下。

  大俱利伽羅嘖了一聲俯過身,動作稍嫌粗魯地封住燭台切光忠的嘴,他先是在那因為缺乏水分而顯得乾燥的唇邊輕舔,接著舌頭輕而一舉地撬開對方根本無力反抗的貝齒,唇舌相交,繼續下去是一個彷彿要讓人無法呼吸的深吻。

  身子發軟地攤在大俱利伽羅的懷裡,被吻得幾乎就要缺氧的燭台切光忠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對方正在生氣──但他不知道為什麼,最後只是討好般地努力用雙手環過對方的頸項,任由大俱利伽羅的舌頭繼續在自己口中肆虐。

  「唔嗯……俱利、伽羅……?」
  「………無所謂。」

  終於結束一吻的大俱利伽羅在燭台切光忠被害羞之情染紅的耳旁細聲低語,再度輕吻過對方眼裡那些被逼出來的生理淚水:「如果傳染給我,你就能早些康復的話……」

  聽出對方話語裡的那份自責,燭台切光忠這次真的笑了,他抬起臉,如同貓兒撒嬌似的蹭了蹭大俱利伽羅的臉頰,最後將臉埋入對方的胸口。


  「………謝謝。」

  他道,而大俱利伽羅只是溫柔地將他抱得更緊。



























-----------------------------------------------------* END.15.05.07

對ㄅ起頭好昏我也有點不知道自己在打啥(去看醫生

感覺反過來也,很好ㄘ
然後照慣例,下面就是某隻鶴的打擾驚嚇時間了


刀男子秘話_短篇13 刀劍亂舞×俱燭










# 刀劍亂舞同人 / とうらぶ
# 接09和12的龍神趴囉,標題:龍神大人的花嫁~03。
# 腐有捏他有捏造設定有。









  黑龍其實不太清楚世俗所謂的『新娘』──或者說『妻子』該是如何。

  手撲了個空,只摸到變得冰冷的床鋪,黑龍睜開半隻眼一看,沒有意外的發現懷裡的小傢伙又不見了。透過早晨冷冽的空氣遠遠能聽見切菜的聲音傳來,他坐起身,順便把最近很常來家裡蹭吃蹭睡的某鶴仙推離自己遠一些──能用棉被把對方憋死是再好不過了。

  起身時,黑龍把白鶴踢開的被子從臉部開始重重蓋回對方身上,一邊想著。

  在飽受白鶴騷擾的那天讓黑龍下定決心要帶著小新娘離開,但又不能像自己以前那樣隨便找個洞窟之類的就入住──小光忠可是人類呀,白鶴以一種明瞭的口吻說道,又搖搖頭嫌棄了一下黑龍平時裡漫不經心的生活態度。


  ──人類真麻煩。

  黑龍打從心底想,但一想到小傢伙在夜裡冷得發抖的模樣……他仍妥協地去尋了記憶裡幾塊沒什麼人煙的地方,用從白鶴那裡得到的建築知識先草草起了個房(當然期間他被老爺子玩弄過多少回,最後還是下山去抓了幾個工匠來才真正把房子蓋出來這事,他已經不想提了。)

  總之最後他們仍定居山林之中,雖然路途遠了些,但山腳下就有個不算小的人類村莊。白鶴前後說了好幾回讓光忠就這麼陪著他們倆實在太過寂寞,而這已經是黑龍的最大讓步。

  微彎下腰,黑龍掀開門簾,見到裡頭正在準備早點的孩子忙來忙去的背影,他不再打擾對方,轉過身就回到廣間去老實待著。

  拉過整齊疊好的坐墊,他在矮桌旁盤起腿坐下,盯著廊外開始漸漸明亮的翠綠山景。
  才不過幾個月,黑龍覺得自己已經要習慣這樣的生活了。

  黑龍不是沒過過人類的生活,至少老爺子還帶著仍是幼子的他那時候都喜歡裝做人類的模樣混在莊子裡,連住個幾十年再換個地方,東南西北都跑上一圈。

  但他就是待不慣,他是龍,是神靈,從體能五感到壽命,甚至是精神與價值觀,和人之子之間的差距終究太大──尤其還是在見識到人類最沒心沒肺的部分之後,他從沒忘過年幼的自己就是差點死在人類手下。

  然而老爺子就像看著戲,總喜歡說人類有趣──正因為其一生短暫而更顯得燦爛。

  自私自利,一邊仇視著與自己不同的存在,卻又連同族都能傷害;一生短暫而庸碌,苦痛地重覆著誕生與別離……黑龍始終不能理解白鶴喜愛人類的理由是什麼,而他在成年之後就不再與對方同住了。

  腳步聲將他從思緒中喚醒,黑龍望著孩子小心翼翼地進門,將擺盤好的早餐端到桌上放好,又跑回去重覆了三次動作。接著很俐落的在他面前跪下身子深深行了一個禮,抬過頭時是一個可愛的微笑。

  「早安,俱利伽羅大人!」
  「………早。」

  他應,那聲大人喚得他很不自在,還有這個規矩的行禮,說了很多次,然而孩子似乎還沒有要改的意思。黑龍垂眸看著對方,想起白鶴說過誠心相處需要時間,急不來的──最後他只是伸出手去揉了揉孩子的頭髮。


  「吃飯。」

  說著黑龍拍了拍自己身旁的位置,孩子見狀乖乖坐好,還貼心的倒了熱茶,邊看了下門外。

  「鶴丸大人呢?」
  「還在睡。別理那老頭了,先吃吧。」

  雖然這麼說完,但孩子還是沒有動筷的打算,只是盯著他看。會意過來的黑龍拿起筷子,將菜夾入口中,很好吃,他說,孩子的笑容又亮了幾分,跟著喊了聲『我開動了』才開始進食。

  黑龍只是咬著飯,瞥了身旁的孩子一眼。

  性格好,長相好,除此之外料理、家事、裁縫……樣樣精通,他的小新娘完全符合了老爺子向他敘述的世俗該有的『妻子』的模樣,而且相較起來還要能幹上幾分,黑龍真的不知道當初那群人類到底是在嫌棄哪裡。

  兩人默默無語的狀態下,連吃飯速度也快上幾分,注意到黑龍的碗空了,孩子問著『要再添一碗嗎?』站起身來,他點了點頭將碗交給對方。


  「俱利伽羅大人。」
  「嗯?」

  孩子添著飯直到晶瑩白米都要堆出碗外,又停下了動作,像是猶豫了很久那樣終於開口。

  「新娘……選我真的好嗎?」
  「啊啊。」

  捧起味噌湯,黑龍毫不猶豫地應,但是孩子的下一句話卻險些讓他把一口湯噴出來──還好他還沒喝。



  「但……我是男孩子,無法替您生下子嗣。」

  將碗放於他面前,重新跪下身子的孩子垂著眉,很是悲傷地道。


  「……不需要。」

  黑龍原本就黝黑的臉上更是黑了黑,他皺起眉頭,正想好好勸一下這看起來真的很煩惱的孩子,「你沒必要擔心這個,光忠──」



  「什麼?要生一打小黑龍給爺爺我抱抱嗎?」
  「鶴、鶴丸大人?!」

  伴隨著那欠揍(黑龍言)的聲音,一雙手從孩子身後將他抱起,不知何時已經醒來的白鶴很開心的將孩子抱著轉了幾圈:

  「要是都是像小光忠這樣的可愛的孩子的話,我可以幫你們養喔~!」

  「給你還養還得了……絕對不行。」聞言黑龍一秒吐槽,下一秒才像突然清醒:「不對、根本沒有,老頭別發神經了快把光忠放下……!」

  「鶴丸大人,小心您的腰……」
  「沒事、沒事!」

  黑龍嘆了一口氣也站起身來,按住對方的肩膀迫使對方停下,接著從白鶴手裡把孩子撈到自己懷中穩穩抱著,「等等閃到有你受的,快給我吃飯。」

  白鶴嘟囔了聲無趣,但眼看飯菜真的都要涼了,黑龍銳利的視線也刺得他心好痛,便也乖乖坐了下來。


  不過,小孩啊──黑龍低下頭望著乖乖縮在自己懷裡的孩子,思考似的小聲低語,「成人儀式……看來還有好幾年要熬……」

  「俱利伽羅大人?」
  「……沒什麼。」

  總之先等到這孩子成人──他想。
  孩子歪過頭眨了眨眼,然後伸出小手來替他整理過翹起的頭髮。


  「…………唉。」

  可惡,好可愛。
  黑龍很是煩惱,他不知道任由自己對著孩子的關心繼續滋長,會出些什麼事。



























-----------------------------------------------------* END.15.05.05
龍 嫁 萌 沒 有 極 限(好了

賢惠的幼妻,讚!
我也,想抱抱,一打的小黑龍(醒醒

其實還沒想到到底要不要讓他們有得生(???<<對男男生子有點障礙
其實偷偷還內設定了鶴爺喜歡人類的原因>>曾經有喜歡的人在(草莓(诶)


刀男子秘話_短篇12 刀劍亂舞×俱燭










# 刀劍亂舞同人 / とうらぶ
# 接09的龍神趴囉,標題:龍神大人的花嫁~02。
# 腐有捏他有捏造設定有。









  黑龍一臉頭痛地望著面前正恭敬地伏地而跪的孩子。

  昨夜裡他抱著孩子進入深山之林,和舊識的老爺子借了暫時休息的房間,他無聊的守在床邊不過一晚,然後看著孩子終於轉醒。

  沒想到下一秒鐘視線與他對上後孩子就驚得跳起身來,向後退了幾步,低下頭唯唯諾諾的輕喚了聲龍神大人,接著變成現在跪著的姿勢,害他一句『還好嗎?』就這麼卡在喉嚨裡問也不是,一時也不知道該接什麼,只得繼續撐著一臉面無表情。

  想了想他站起身,走到孩子面前,正準備開口卻注意到那小小身軀緊繃得發抖,黑龍想起了老爺子外出前的建言,只好努力地端出較溫和的聲音。

  「名字──你叫什麼名字?」

  「………光忠。」孩子連聲音都顫抖著,「那個,龍神大人──」


  「大俱利伽羅。」
  「诶、?」

  「我的名字,隨你怎麼叫都無所謂……那個『龍神大人』聽起很彆扭。」

  似乎是被他這句話嚇了一跳,孩子眨著大眼反射性的抬起頭來。黑龍則趁著這個時機盤腿坐下,然後伸出手去捧過孩子的臉頰,省得孩子又想低下頭去跪好。


  「抬起頭來,看著我說話。」

  他道,孩子被嚇得定住了,卻仍聽著他的命令挺直身子不敢動作,只是緊閉起眼睛。

  黑龍的手指輕撫過孩子的臉,撥開貓毛似的柔軟髮流,停留在少了繃帶覆著的右眼旁,傳來的是傷疤皮膚處滾燙的觸感,那讓他覺得有些心慌。天知道當他發現這孩子美麗的眼睛竟被傷了一隻時,心中的憤怒該從何而來。

  「…………。」

  他以手指摩娑著那張甚至不到他巴掌大的小臉蛋,動作輕柔地狀似憐惜,從來就不擅言詞的黑龍只是想著這樣的動作是否可以傳達些許溫柔,沒想到卻是孩子的淚水悄悄滾過他的手背。

  「請不要、繼續細看了……」

  孩子抖著嗓音開口的是細如蚊蚋的請求,他甚至不敢睜開眼去確認對方此刻的表情,只是以雙手覆過自己的臉,「這張臉很醜陋……我知道的、龍神大人或許不滿意我,但還請饒恕村子……」

  聞言黑龍皺起眉頭,打斷了孩子的話語。


  「人類的死活向來與我無關……誰也沒說不滿意。」

  他說著揪過孩子的手,俯下身湊近,輕舔過對方滾落在臉頰的淚水,很鹹。

  「還有,別聽信那些愚蠢之人的胡說八道,你很漂亮──」
  「您不必安慰我……」


  盯著孩子的哭臉,其實內心慌得手忙腳亂的黑龍發出嘆息,接著大手一撈將哭泣的孩子抱到自己懷裡,笨拙的輕拍過背脊安撫。

  「……是不是安慰你之後就知道了。」

  黑龍低聲附在孩子耳旁道,將那小小身子摟得更緊,「新娘我收下了。倒是你,做好當我的新娘的覺悟了嗎──光忠。

  「…………!」

  聞言孩子在他懷裡僵住了身,抬起頭時連哭泣也止住。見狀他鬆了一口氣,滿意的露出微笑,手指撫過對方眼角,再次低下頭於孩子的額間落下親吻──










壞氣氛的來了




  「怎麼,小傢伙醒過來了嗎?」

  穿著一身白,連頭髮都是白雪顏色的青年像是算準了時機拉開紙門,一臉笑意地望著仍縮在黑龍懷裡的孩子:「哎呀,真是嚇到我了呢──俱利伽羅竟然會帶著人類孩子來找我,還聽說是新娘來著?」

  注意到來者,黑龍的臉色一沉,而孩子則相反滿臉通紅,將臉又往黑龍胸前埋了埋。
  白髮青年像是沒注意到那般繼續說著,仍笑得開心。

  「沒想到有生之年能見到俱利伽羅娶新娘,還是個這麼可愛的孩子──」說到這裡,青年停頓了一會,故作以袖拭淚狀,「爺爺我真是甚感欣慰啊,你說是吧、俱利伽羅!」



  「滾出去。」

  「龍神大人!?」
  「哦呀,你忘了這裡是我家呢,俱利伽羅。」

  在孩子的驚呼裡,白髮青年哈哈笑著輕鬆閃過黑龍朝他丟來的微弱抗議──一床棉被。


























-----------------------------------------------------* END.15.05.03
龍嫁萌沒 有 極 限
&我真的不是正太控只是小光忠太可愛(好了

認真哄孩子老婆的黑龍先生好萌ㄛwwww
不過,要記得,等養大才能吃啊 (犯罪臭

根本等於公公的鶴爺也登場了不過鶴爺--ㄟ都,本體是鶴仙嗎 ?(幹



刀男子秘話_短篇11 刀劍亂舞×俱燭










# 刀劍亂舞同人 / とうらぶ
# 接10,補腦洞,不是歡樂向注意。
# 腐有捏他有捏造設定有。














 大俱利伽羅就這麼同沉睡的燭台切光忠待在那個所謂的『特殊保存室』裡頭。

  這棟建築似乎是建立在審神者個人名下,所以審神者常會帶著其他仍陪在身邊的同伴來找他們敘敘舊──大俱利伽羅心裡知道審神者為此向政府理論多少回,動用了多少人脈、金錢、力量才能換得他們在此的安寧。他很感謝,有餘力了還會憂心起已經年老的前主人,勸對方不要太常跑來身體會捱不住。

  審神者就是微笑帶過,也不止一次安慰他現世技術進步迅速,或許在未來的某一天就能重新治好燭台切光忠--但一直到十幾年後審神者死去,燭台切光忠都沒有醒來。

  然而沒有人來把他們分開,大俱利伽羅輾轉聽聞其他夥伴都已經依照審神者留下的遺囑送到各自想去的地方,而總在此處進出的研究員和管理者似乎也是審神者老家的親戚或者舊友──審神者真的依照他以前玩笑時誇下的豪語,直到死後都仍保護著他們。

  之後偶爾會有研究員進來觀察燭台切光忠的狀態,說著一些他始終沒聽懂的現代術語,大俱利伽羅只知道他們仍依著前主人留下的遺願,努力在找方法復原長船派的名刀『燭台切光忠』。


  比起待在本丸時,這裡的時間過得緩慢,但習慣了其實也沒什麼,大俱利伽羅只要睜開眼時見到燭台切光忠仍在他身旁沉睡便已滿足。他平常沒事就是盯著對方發呆,一邊梳理著燭台切光忠的頭髮與他對話。

  擁有時間還很多很多,而他最擅長的正是等待,大俱利伽羅回想著那些好幾百年前的往事,從自己初到伊達家開始一件件說給對方聽,樂此不疲。

  偶爾真的捱不住寂寞──他覺得自己真的是在本丸的那時候被寵壞了。他就在燭台切光忠身旁的位置躺下,握過對方的手,收起身為付喪神的心神與意志,閉起眼睛讓自己陷入短暫的沉睡。


  這樣的生活持續了很久很久。




















   『俱利伽羅。』
  「……………光忠、?」


  直到,那個熟悉而溫柔的聲音將寂寞的黑龍喚醒為止──


























-----------------------------------------------------* END.15.05.02
終究不忍虐所以來補腦洞(´:ω;`)

不過轉個念想這似乎已經是我心中關於俱燭的最佳的ED了,
等待不會白費,終有一天他們一定能夠相見的(´:ω;`)....!!!



刀男子秘話_短篇10 刀劍亂舞×俱燭










# 刀劍亂舞同人 / とうらぶ
# 很短很短,出場的只有老人審神者和俱燭二人,完全不是歡樂向注意
# 腐有捏他有捏造設定有。














  燈光昏暗的房間內,站著身穿白裝的老人與身體呈現半透明狀的褐髮青年。


  「……這是,怎麼回事?」

  向前走了幾步,大俱利伽羅好不容易才從喉嚨裡擠出聲音,他甚至連怒視對方都做不到,只是目不轉睛地望著正在他們面前的玻璃櫃。


  「如你所見,他其實並未燒失……但你也知道的,那孩子的性格,他並不想讓你見到如此模樣──當初他拜託我,讓我到最後都別告訴你。」

  經歷過一生戰爭而已是垂垂老矣的審神者用粗糙骨感的手指將黑龍之刀──大俱利伽羅安慰似地抱在懷裡,而儘管沒了與現世的連結,身為審神者的能力仍能讓他見到那些長久以來與自己共戰的夥伴。

  大俱利伽羅就站在他前面一些的位置,從背影看去都是忍耐般地顫抖不停。


  「晚安哪,光忠──抱歉,我還是把他帶來了。」

  審神者說著也走向前一步,他對著玻璃櫃裡頭那把幾乎可稱模樣淒慘的燒刀──包裹著滿身繃帶,正沉沉睡去的青年打招呼,那佈滿皺紋的臉上露出一個懷念而溫和地笑容,似笑也似哭。








  ──你怎麼能就這麼讓我認為,孤獨沉睡的你已消失於世?



  「光忠……光忠、……」

  我找你找了這麼久了,我……愛著你愛了這麼久了──



  半跪下身子的大俱利伽羅以手指撫過玻璃面,連呼喚著對方名字的聲音也隨之顫抖起來,然而藍髮青年並未如同以往那般著急的睜開眼,湊上來將他抱住、低聲安慰。


  「你明明知道我不會在意這些……你明明就知道我、──」




  他終究是再也說不出一句完整的句子。
  本該沒有淚水的黑龍之刀就這麼伏著身子,像個孩子那般痛哭失聲。


























-----------------------------------------------------* END.15.05.01
明明覺得光忠沒有燒失太好了,但一方面又為了僅剩殘破燒刀身軀的他感到痛心,嗚嗚嗚不論哪個都好虐ㄚ

這篇時間點擅自捏在戰事已緩和下來,審神者和刀男子們都能光榮退休是的是本丸結束之後刀男子們各自選擇去處,有些則留下來陪伴老去的審神者,而審神者左思右想,還是決定要在自己死前讓俱利醬知道事實--這樣的設定(好長

不過我如果繼續寫,一定,會讓光忠醒來的……!!(終究不忍虐
認真想問2205年的技術都能穿越時空了不能救救光忠嗎~~~~(強人所難

自從昨天那驚人消息放出來.....我的心就像坐雲霄飛車那樣高低起伏到碎掉為止QQ....(??

刀男子秘話_短篇09 刀劍亂舞×俱燭










# 刀劍亂舞同人 / とうらぶ
# 龍神趴囉,奇幻向,標題:龍神大人的花嫁
# 腐有捏他有捏造設定有。









  原來在夜裡燃燒的火光,亮度更甚白晝。

  鈴鐺的聲音響個沒完,吵耳得很,從棲息的洞穴裡起身,他看見一群已經很久沒見的到人類聚集在湖前,祭壇什麼的都搭上了,似乎正在舉行什麼莫名儀式。他瞇起了眼仔細查看,正好見到其中一個身穿白裝的男人從被圍在中央的轎子裡跩出一個小小的孩子。

  孩子同樣一身縞素的白衣裝,容貌平心而論是好看的,然而右眼卻覆著繃帶,纖細手腕與赤裸的腳上都綁著紅色繩結,被拉著走腳步一個踉蹌差點要跌倒,才剛站穩,接著又被強制壓到祭壇前跪下身子。

  聽著那禱詞,看來是因為乾旱來要求降雨的──

  本來就因為被吵醒而脾氣不太好的黑龍冷哼了一聲,這樣的場景他從誕生至今已看過無數次。人類就是這樣,平時素來不曾關心,出事的時候才想起所謂信仰而來求願,又依著自以為的思維決定規矩,而現在那個倒楣的孩子則成了祭品。


  黑龍望著那個臉色蒼白,身子瑟瑟發抖的孩子。

  到底是誰告訴他們只要獻了祭品,神靈就有義務幫忙他們?又是誰決定祭品必須是人?根本就只是因為食糧不足想減少人口罷了──別人先不說至少他就討厭人類討厭得要死……重點是還不能退的。

  禱詞似乎是結束了,他看著那群人類在瞬間全部伏地而跪,展現自以為是的尊敬,而孩子則站起身來一步步走向湖邊,再次正跪下了身子,抬起頭時一臉是準備赴死的悲壯。

  或許是少了火光照耀,黑龍現在才發現那孩子僅存的左眼是與他同樣的燦金,現在正因為落淚而顯得顏色更加燦爛,閃著美麗的光芒──那是燃燒在眼眸中的生命之火。


  ……好吧,好吧。
  就看在這個份上──

  望著一腳已經踏入水中的孩子,黑龍嘆了一口氣,拼死給自己找了一個藉口說服自己絕不是因為同情,他只是不想讓人之子的屍血污染了湖水而已。只是這樣。











  身軀因為害怕和湖水的寒冷而顫抖不停,少年踏出第二步時腳下傳來的泥沙觸感告訴他目前仍安全,然而這種不知何時才會完全滅頂而死的恐懼感真的太過痛苦。動了動已經麻掉的手,他知道自己四肢上的繩結另一端是巨石,擺明就是要讓他無法生還。

  ──是了,因為他是祭品。
  少年自嘲的笑了,眼淚卻撲簌撲簌地掉。

  至少我死的話,村子的大家就能得救了,所以──他努力對自己說,然而心底卻有另外一個聲音傳來:為什麼?為什麼非死不可的人是我?是因為我是別人不要的棄子?還是因為這隻不似人類的眼睛?

  少年輕踏出下一個步伐,僅剩半張臉露在水面外。
  他努力抬起頭看了最後一眼高掛於空中的明月。

  啊啊,不過……村子裡的大人說要他來當龍神大人的新娘,但是連人類都不要的弱小的他,龍神大人會不會反而大發雷霆呢──

  邊想著,少年閉起了眼睛,任由湖水完全掩蓋過自己,沉入水中。



  『─────』

  一道從來沒有聽過的呼聲在此刻響起,悠遠而清澈,掠過水面化出波紋,遊蕩山谷之間。


  龍吟,龍族的呼聲。
  ──那是美麗得幾乎就要讓人落淚的聲音。



  少年的意識逐漸遠去,只感覺到自己的手彷彿被誰抓住,然後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之中。











  像剛淹過大水的森林終於恢復寂靜,黑龍的心情稍微好了些。

  他解下腰間的紅布裹住那因為寒水而變得冰涼的小小身軀,化作人型的黑龍低下頭望著正縮在自己懷中的孩子。他輕拉起那細瘦的手腕查看,馬上皺起眉嫌礙眼似的斬斷那作為枷鎖的緊縛繩結,也不知道看著那道道紅痕自己心中的焦慮從何而來。

  有些猶豫地黑龍頓了一下,接著伸出手去撥開因為水分而服貼在那蒼白臉頰上的頭髮。

  「太輕了……男的?」

  黑龍仍皺著眉頭喃喃低語,認真覺得就算是食人的妖物都不會想吃這根本瘦得只剩骨頭的孩子……不過臉蛋長得確實不錯,還有眼睛也很漂亮,就是應該再養胖一些。

  一邊思索著人類該吃些什麼食物,一邊輕鬆把懷裡的小傢伙抱好,黑龍一個跳躍躍上大樹枝頭,打算先去深山裡找那個比自己活得還要更久的老爺子幫忙。

  此時黑龍似乎還沒發現──自己已經決定把孩子留在身邊了。


























-----------------------------------------------------* END.15.05.01
副標題應該是:龍神大人與他的童養媳(幹
下一篇鶴爺會登場 (如果還有下一篇的話(幹

不忍說自己本就比較喜歡這種偏奇幻、神話風格的故事,龍嫁梗完全踩中萌點 (雖然我~~寫不萌~~~(不要唱

心目中理想的龍神俱利醬基本上就是大太刀狀態的廣光,真身當然是黑龍,化成人的時候頭上會有龍角(不覺得化一半比較萌嗎就和貓耳一樣(RY

可愛的小光忠就......俱利醬的光源氏養成對象,一個先養大再吃掉的概念(?????


このカテゴリーに該当する記事はありませ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