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棲欲。

MENU

【PMP2-Task】06 ▶ 百芍之花






  「是足跡。」
  「啊啊。」

  當乘坐於坐騎山羊背上的白髮少女如此說完後,走在她身旁的褐髮少年也像是確認般停下腳步,看了看地面上一對先是踏入了藥草田中接著又折回,向道路前方延伸的小小足跡。

  接著褐髮少年走至坐騎山羊的身旁,習以為常的朝白髮少女伸出手,而對方亦回握他的手,順利地自坐騎山羊背上踏到地面。

 「謝謝。」白髮少女先是對褐髮少年如此說道,接著輕摸了摸坐騎山羊的頭,「龍井也辛苦了。」



  --最近在百芍鎮郊外常見一隻十分警戒的利歐路在藥草田四處走動,試著靠近他的話會被攻擊然後逃跑。

  百芍鎮的咎伊先生面露擔憂的如此說道。



  「在這裡等等看吧?」

  腳印不是新的,甚至有些模糊……或許等利歐路過來的時候,再跟在後頭去山洞附近看看吧。

  思考中褐髮少年環視周遭,最後指了指一處被樹與草叢所遮蔽的地方。卡娜莉亞經不起太陽久曬,少年如此想著,要是反而讓對方累倒就失去一起來的意義了,畢竟卡娜莉亞很擔心那只利歐路。

  「嗯。」

  白髮少女同意地點點頭,而坐騎山羊也明白了似的只是跟上兩人移動的腳步,在他背上的呱頭蛙與太陽精靈都縮著身子瞇著眼,不知道是睡著還是清醒。

  兩人並排著在樹叢後座下。

  「另一種寶可夢的腳印……會是他的朋友嗎?」
  「從咎伊先生的話聽起來利歐路應該沒有受傷,或許來採藥草就是為了他的朋友。」
  「希望……不是太嚴重的……」

  說著白髮少女低下頭縮起身子,將下巴擱在手腕上,像是想起了什麼般眨了眨眼。

  「等等我們也跟去山洞吧。」褐髮少年注視著前方,只能見到樹影在地面搖動,「我也不想和利歐路起衝突,但是如果……就算用強硬的手段也要將那只寶可夢帶到寶可夢中心。」

  「--眉頭,皺起來了哦。」
  「唔。」

  被這麼一說便忍不住伸手去碰了碰自己的眉心,少年側過頭,只見到身旁的少女正笑咪咪的抬起頭望著他。







  沒過多久,小小的藍色身影出現了。
  --是利歐路。

  兩人沉默的躲在草叢後,看著利歐路踩著同樣的步伐踏入藥草田,模樣看起來就如咎伊先生所說的神色憔悴,但至少看來並沒有受傷。

  利歐路熟練的走在藥草田中,那些綠色的枝葉幾乎要將他淹沒,觀察了一會後,發現他似乎只採幾種特定的藥草,摘了就放在另一只腕裡,沒多久雙手就捧滿了藥草。

  看起來滿足的呼了一口氣,接著利歐路謹慎的抱著藥草走出藥草田,左右來回看了看後,沿著和來路相同的方向踏出步伐,只是不管如何小心總是有幾片葉子輕飄飄的落了下來。


  『我先追,妳慢慢跟來就好,小心點。』
  『嗯,希昂也小心。』

  在藍色的身影離兩人有段距離後,褐髮少年站起身來走出草叢,先是回過頭小聲的對白髮少女說道,這才面對自己的夥伴點了點頭,一人一蛙小心的不發出任何聲音,追著利歐路的背影往茂密的樹林裡行走。



  「……我們也走吧。」

  白髮少女如此笑道,但是身旁太陽精靈與坐騎山羊只是盯著她看。

  「沒事的,剛才也只是坐著嘛……」
  「エーフィ!」「ゴー!」
  「啊嗚…只是站起來有點頭暈、真的--」



♦♦



  被隱藏在綠色之中,一個不算大的洞穴。

  抱著藥草的利歐路一來到能夠見到山洞的位置便加快了腳步,一邊發出了呼喚聲,而同時裡頭也傳來微弱卻精神的回應,利歐路看起來很開心的踏入洞穴。

  至少看起來似乎不是很嚴重的情況。

  這麼想著,褐髮少年站在遠一些的樹幹後守望,而大概過了約半個小時,白髮少女也追來了。

  「利歐路呢?」

  「在裡面。」褐髮少年邊說著握住少女的手,好讓對方不至於在樹根盤錯的地面摔倒,「風吹起的時候還能聽見他們的交談聲,很開心的樣子。」

  「他們--」
  「噓。」

  少女的聲音被打斷,自洞穴口傳來了緩慢的腳步聲,兩人一同回過頭去,只見到利歐路正小心翼翼地攙扶著身旁那位有著一身蓬鬆柔軟的褐色絨毛的『朋友』。



  「哎,是伊布……!」

  白髮少女發出微弱的驚呼,於她身旁的太陽精靈不知是覺得懷念還是眼前的畫面太過可愛,晃了晃尾巴像是微笑般輕瞇起了眼睛。


  「看起來是腳部受傷了。」

  褐髮少年很快的注意到伊布敷著藥草的後足,觀察了一會後才再次開口:「不過……看來似乎沒有大礙。」

  「真的?那太好了!」
  「啊啊。」

  預想的最糟情況沒有發生,兩人對視一望,不由得都鬆了一口氣。


  眼見利歐路與伊布曬著溫暖的日光、愉快對話的模樣,褐髮少年像是在思量著什麼般輕歪了歪頭,如果說藥草已經不需要了的話,那麼--

  「好吃營養的食物、對吧?」

  不知何時白髮少女湊近他,如同彷彿知道了他的思考,只是溫柔一笑。

  「……啊啊,是呢。」

  先是一愣,褐髮少年也輕揚起唇角笑了。



 ♦♦♦



  樹果做成的濃湯與飯糰被放在洞穴前,仍冒著熱煙。
  小小的藍色身影自黑影裡探出頭來,紅色的眼睛望向無人的道路。


  他知道這裡剛才有著誰在的,白天的那些人--

  他凝視著,彷彿下定了什麼決心。






【PMP2-Daily】09 ▶ 少年與少女所見的第一場雪。






搬運工(幹):
09 ▶ 少年與少女所見的第一場雪。




【PMP2-Daily】08 ▶ 少年與金絲雀。






搬運工(幹):

[是誰_]在人群中與你交錯的視線。

08 ▶ 少年與金絲雀。




【PMP2-Task】03 ▶ 盜獵者的蹤跡






-01-


  --太過分了。

  眼前是保護園區的草原區,然而原本該是綠意盎然的草地有好處都被不自然的破壞,地上處處可見泥濘與清晰的輪胎痕跡。

  而更讓人無法忍受的是,該自由奔馳在草原上的小火馬們受著傷,正奄奄一息的倒在地上的身姿。

  「…………。」

  看著眼前的場景,褐髮少年能感覺到有股怒氣從心底靜靜燒了上來,他彷彿要忍耐什麼似用力地握了握拳頭,深吸了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コリン……」

  而他懷裡的小貓怪發出微弱的驚呼,搭在手臂上的前掌嚇得爪子都出來了,看來對尚年幼的她來說這個畫面太過悲慘。少年有點後悔沒讓她回PM球裡就來了,但想想小貓怪不喜歡在球內,光要哄她進去就要費一番心力吧。

  「鈴懸--」
  「コリン!コリン!」

  他開口喚,但話都還沒說就被打斷,小貓怪輕掙脫他的雙手躍到地面,一臉堅決地仰起頭來看他。

  「………好吧,我知道了。」
  「ケロ。」

  見狀呱呱泡蛙也從他的肩頭躍了下來,看來是自願擔任小貓怪的保護者了。少年蹲下身子將背包裡的傷藥拿出,這是方才來之前保育員交給他的,雖然數量不多但情況刻不容緩。

  接著他喚出自己的夥伴們,除了在陸地上行走較不方便的初霜暫不喚出外,五個夥伴很快地都理解了狀況,一起抬起頭來看著他。

  「茗荷,麻煩妳回去通知九世先生他們,受傷的小火馬數量太多……只靠我們不夠。」

  鴨寶寶點頭表示明白,拍拍翅膀後便朝他們過來的方向迅速飛去。

  「細雪、鈴懸、青鳴,我們拿著這些傷藥幫小火馬們療傷吧。」

  將藥一一分出,最後少年伸出手指摸了摸等待著指示的花蓓蓓的頭,「露草,能麻煩妳沿著這些胎痕去找找嗎?我想這應該是盜獵者們留下的--」

  「フラ!」
  「等等,聽我說完……聽好了,露草,就算發現什麼也絕對不要擅自行動。」
  「ベベ……」

  「我沒有生氣,我只是……擔心妳。」

  見花蓓蓓有點失落少年趕忙道,過於不習慣的話語讓他梗了下,他試圖露出笑容想讓對方安心,無奈心情上不允許,就算想勾起唇角也只是讓臉部表情更顯得僵硬。

  「可以答應我嗎?」
  「ベベ!」
  「那麼就拜託妳了,我們結束後也會追上去的。」

  聞言花蓓蓓大力的點了點頭,在少年身旁轉了一圈後離去,那小小的藍色身影很快就消失在視線之中。

  「我們也行動吧。」
  『…………。』

  語畢,三隻寶可夢卻沒有動作,只是一起盯著他看,這讓少年覺得有點莫名。

  「怎麼了?」

  「コリン!」小貓怪率先不滿地甩甩尾巴。
  「…………。」呱呱泡蛙只是沉默。
  「ジグ……」蛇紋熊無辜地眨了眨眼。


  「…………啊。」歪歪頭好像想明白了什麼,少年在站起身時輪流摸了摸夥伴們的小腦袋,然後才拿著藥朝受傷的小火馬們走去。



  『你們當然也很重要。』
  那是隱藏在少年的害羞之下,毫無疑問的真心。





-02-


  一人三寶可夢分散行動,四處查看受傷的小火馬。
  而除了使用傷藥外,少年也用繃帶等道具輔助包紮。

  「忍耐一下。」

  上過藥,手指俐落的在裹好的繃帶上打上整齊的平結,少年呼了一口氣,雖然早知道父親的教導從來不是白費,但這還是第一次正式派上用場。

  「ポニ……」

  眼前小火馬正睜著晶亮的黑色眼睛望著他,似乎還帶著害怕,這讓他覺得很難受。

  比起見到鮮血,更怕的是見到有誰受傷的樣子。
  會覺得傷口看起來很痛,彷彿就連自己也隨之感受到疼痛的心情。
  而就算再怎麼小心翼翼,終究是會再次弄痛對方。

  『希昂真是個溫柔的孩子。』

  每當想起這樣痛苦的心情,父親的聲音也會隨之在腦海中響起。



  「對不起,很痛吧。」

  猶豫了一會,少年說著,伸出手輕梳了梳小火馬的鬃毛,「……對不起。」

  小火馬沒有閃開他的手指,只是用自己的臉頰去回蹭了蹭少年的手指,接著彷彿下定決心一般緩緩站起身子。

  「等等,你還帶著傷──」
  「ポニ!」

  不顧阻止地踏了踏地面,終於站穩了腳步,小火馬以頭指向剛才花蓓蓓離開的方向,又輕咬了咬少年的衣袖。

  「……跟著你走,是嗎?」


  然後在前方一定會碰上那些盜獵者的吧。

  少年回過頭注視著自己的夥伴們,可以的話,不想讓鈴懸再次看到類似的場景,但留那孩子一個在這裡也很危險………

  「ジグ。」
  「!……青鳴……」

  不知何時蛇紋熊來到了少年的腳旁,他站起身來以兩隻前掌輕拍了拍少年的腿,然後在少年彎下腰來將他抱起時以鼻尖蹭了蹭少年的手。

  「和我一起?」
  「ジグ!」

  「我知道了。」少年揉揉蛇紋熊的腦袋瓜後將對方放下,接著望向只是靜靜等著指令的呱呱泡蛙,他們相視露出微笑,「這裡交給妳了,細雪。還有鈴懸也拜託妳了。」

  「ケロ。」

  大小姐優雅頷首,彷彿早就料到了對方的話語,她並沒有那麼討厭當褓姆,更何況這是希昂的願望。



  「…………。」

  少年閉起眼睛。


  「………呼。」

  深吸一口氣,再次睜開眼時少年的眼神帶著鋒利的光芒。




  「──那麼,走吧。」






【PMP2-Daily】07 ▶ 少年與對戰。






  「希昂,要試著對戰看看嗎?」

  第一次被這麼問的時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

  「我──」

  而自己那時候,又是怎麼回答的。
  想不起來了。





  很難得的做了夢。

  褐髮少年睜開了眼睛,映入眼簾的是墨色的黑夜與滿天星斗。

  ………不,其實應該是,刻意不去想起來才對。

  很輕的嘆了一口氣,察覺到自己應是暫時睡不著了,他小心地不吵醒在自己身旁或腰上睡成一團的寶可夢們,慢慢坐起身。

  在他動作的瞬間正窩在腰側的小貓怪也動了下,似乎是溫暖源突然不見了而有點冷,轉了個身又湊了上來,無意識地蹭蹭少年的手背。

  少年笑著摸了摸小貓怪柔軟的毛皮,下一秒似乎想起了什麼,手指停下動作。


  「你的小貓怪培養得很好呢。」

  橘髮少年開朗的聲音浮現在耳旁。
  他盯著小貓怪水藍色的毛皮,耳朵輕輕抖了抖啊,很可愛。

  然而這麼可愛的孩子,在對戰的時候也會像變了性格似的,齜牙咧嘴的發出興奮或是憤怒的低鳴,從那具小小的身軀發出危險的雷光。



  然後總是會想起來──



  「──哥哥、哥哥!」
  「瑪琴!到這邊來!」

  那個時候,那個有著艷陽的夏日午後──

  被自己抱在懷裡妹妹的哭聲,害怕得幾乎要停止運作的心臟,身上熱辣發燙的傷口,包圍著自己那充滿憤怒的嗡嗡聲響……


  「建御雷,打雷。」

  第一次聽到爸爸那樣冷澈的聲音,被眼淚模糊的視線裡能見到──平時總是那樣好脾氣陪著他們玩鬧、任由他和妹妹揉捏折騰的倫琴貓,憤怒的露出銳利獠牙,黑色的鬃毛上蓄滿了奔騰的雷電……

  好可怕。
  在爸爸的懷中,對上的那雙美麗的金色眼睛,


  好可怕。
  不,不是的………你明明那樣溫柔的啊。





  「コリン……」
  「……………!!」

  小貓怪的夢囈聲將少年從記憶喚回現實,發覺到自己的手在微微顫抖,他收回手,然後以空著的左手按住右手,用力的。


  (一定是對誰也不能說的、)
  ………其實覺得很可怕,對寶可夢。


  所以對戰什麼的──

  「你和鴨寶寶都很厲害啊!」
  「你的拉普拉斯真的很厲害喔!招式也很漂亮,我很喜歡!」
  「希昂很厲害呢、感覺寶可夢們都有受到你的鼓舞而戰鬥。」


  不對,厲害的根本不是我。

  我是──
  如此不積極、如此弱小、如此沒用。


  就連道館賽也是,其實只是不想讓爸爸們擔心,身為訓練家不想被認為是與大家不同,所以才──


  「ケロ。」
  「………細雪。」

  手背上放上了小小而雪白的手掌,少年抬起頭,見到的是自己的第一個夥伴。

  「抱歉,吵醒妳了?」
  「ケロ、ケロ。」

  呱呱泡蛙搖了搖頭,又向前跳了一步,這次將兩隻手都放在少年的手背上,安慰似的輕輕撫過。

  那是很冰涼,又很溫柔的溫度。

  「………謝謝妳。」少年低聲道。

  細雪一定早就知道了吧。
  自己是懷著什麼樣的心思與她一起戰鬥的。

  「抱歉,妳一定覺得很不像樣吧,我。」
  「ケロ!」

  阻止了少年的下一句話,呱呱泡蛙從少年的膝上跳到肩上,她最喜歡的那個位置,像是有點生氣伸出兩手輕拍拍少年的臉後,接著又以臉頰蹭了蹭少年的臉頰。

  「……我錯了,別生氣。」
  「ケロ。」
  「對不起……」
  「ケロ。」
  「………我──」

  褐髮少年也伸過手,將呱呱泡蛙抱進自己的懷中,緊緊的。






  哪,但是──
  我愛著你們喔。

  唯獨這一點,我想相信在抱著你們的時候,總是低鳴著『很憐愛』的自己的心。

  也請,相信我吧。
  我會試著更努力一點的,所以啊──

  許著誰也沒聽見的誓言,少年輕輕閉起了眼睛。






【PMP2-Daily】06 ▶ 少年與第一次的道館賽。






搬運工(幹):

06 ▶ 少年與第一次的道館賽。
(關於彆扭兒子和寡言父親的對話。)



このカテゴリーに該当する記事はありませ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