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棲欲。

MENU

►【PMP】男友力三十題×23、安靜的傾聽者








►PMP同人,男友力三十題
►羅蘭×白桐
►腐向有












  終於從書房裡走出來的時候是半夜快一點。

  藍髮青年望著牆上的掛鐘以及早已看慣的房內擺設,突然覺得連此刻身處此地都充滿違和感:明明是別人家來著的。結果自己現在卻在非常識的時間裡、很自然地要走去廚房泡咖啡到底是……?前輩也真的是太過放心。

  青年有些苦笑地想著,下一秒卻停下了腳步。

  「…………?」

  走廊盡頭亮著溫暖的黃色燈光。
  是誰在呢。亦或是忘了關上燈。青年加快了腳步:……是那個孩子嗎?


  「──我沒事哦。但還是謝謝妳。」

  開放式的廚房裡,黑髮的少年坐在餐桌前,將下巴枕在自己收起的膝上,背影看起來有點落寞的縮成一團。而他對話的對象是被少年摸著頭正開心打著呼嚕的向尾喵,似乎體察了少年情緒,向尾喵以頭蹭了蹭少年的手背,後者看起來溫柔的笑了。

  另一端客廳,三頭龍正斂起翅膀趴在地毯上休息。
  明明說了今天不會回來的,茶館營業結束的時間已經太晚。

  如此想著,青年踏出步伐。

  「白桐。」

  僅僅是呼喊名字,就已足夠讓少年驚嚇地幾乎從椅子上跳起來。然而見到回望他的那雙眼睛裡正映著自己的倒影,有種說不清是安心還是感動的情緒油然而生,青年輕揚起唇角。

  「歡迎回來。」
  「………我回來了,羅蘭先生。」

  從位置上站了起來的黑髮少年看起來有些猶豫地,最後還是笑著這麼回應。

  早已也和青年混熟的向尾喵開心的跳下桌,跑過來蹭了蹭他的褲管。青年彎下腰去把向尾喵抱了起來。

  「今天也是熬夜研究嗎?」
  「差不多要結束了……應該。」

  「騙-人──」聽見青年有些含糊的回答,黑髮少年佯裝生氣的皺起眉頭:「其實是被媽媽拜託出來泡咖啡的對吧?」

  「嗯……抱歉。」

  早知會被識破的藍髮青年乾脆地低頭道歉,抬眼的時候兩人都是微笑著的。下不為例,這麼說著的黑髮少年轉開了瓦斯開始熱水,接著從櫃裡拿出杯子和咖啡粉。看到有糖就想衝過去的向尾喵被青年拎個正著,正不安分地在青年懷裡掙扎。

  「要順便幫你們做點宵夜嗎?」

  少年檢視著冰箱裡的東西邊問。藍髮青年放開了在懷裡動了動去的向尾喵,後者一溜煙地跑到了熟睡的三頭龍身旁,沉默地注視著這個畫面幾秒後,青年這才開口:

  「今天發生了什麼嗎?」

  果不期然看到少年的身子僵了一下。

  「為什麼……這麼問?」
  「只是覺得你看起來心情不好。」

  這麼說之後,回過身來的少年垂下眉,給了一個默認的微笑。
  想了想,藍髮青年張開雙臂。

  「過來。」

  青年只說了這麼一句,短暫的猶豫之後,黑髮少年靠了過來,用一種不知道該怎麼說、總之在他眼裡看起來都是可愛的表情站到他面前。藍髮青年則乾脆地伸手去把少年抱起,攬到自己懷裡。

  「……羅蘭先生太會寵人了。」
  「哦,這算是抱怨嗎?」
  「這次是壞心眼……」

  從胸口處傳來的悶聲讓藍髮青年忍不住笑了出來,「你負責寵前輩和那對兄妹,而我寵你,很公平的。」

  少年將臉埋入對方的胸膛,傾聽著青年的心跳聲而閉起眼睛。十分不可思議的感覺,光是這樣就好像能讓心情變得平靜,明明直到剛才為止都那麼鬱悶、那麼難過。

  「……………可以、再維持這樣一下嗎?」
  「嗯。」
  「願意、聽我說嗎?」

  「啊啊。」青年微笑著,一一回應,手指細撫過那頭黑軟的頭髮,也像是要平撫對方心中的不安:「──只要是你的希望。」


  然後凝視著少年帶著淚水意味的笑容,溫柔的在眼角獻上一吻。




  「我一直都在你身旁。」

  你溫柔的這麼說著,輕瞇起天空藍色的雙眼笑了。











安靜的傾聽者

  男友力30題,23。


























-----------------------------------------------------* END.14.07.17


(´・ω・`)

►【PMP】男友力三十題×01、傾向一邊的傘









►PMP同人,男友力三十題
►羅蘭×白桐
►腐向有















  寒冷冬季中的大雨毫不留情地傾落,一點也沒有要停歇的意思。

  推開門看到這一幕的少年忍不住縮了縮身子,多少有點抗拒:要不是非得出門去採購他也不是很想在這種天氣出門,然而身為家中負責料理的那位,黑髮少年還是認份的穿上禦寒大衣,然後轉過身去與跟著自己來到門口的PM們道別。


  “等等。”

  而隨後追上來的是本應該還在補眠中的藍髮青年。

  少年愣了一下,看著對方不緊不慢的套上大衣,拿過傘,動作一整個理所當然像是兩人早有約定。明明還不到中午的時間,就是不忍心吵醒總是熬夜的戀人,想著要讓對方多睡一點才決定自己悄悄出門的……

  藍髮青年閃過大菊花的日常攻擊走到他面前,平淡表示:“我和你一起去。”

  連語氣和朝自己伸出的手都是理所當然的模樣,抬起頭望著一如往常沒什麼表情的青年的臉,僅是察覺到了對方以行動表示出來的體貼和溫柔,少年於是笑著將手放到對方的掌上,隨後便被輕柔的握住。


  有一種溫暖的情感滿溢胸口,但因為不太習慣所以感覺有點害羞。


  非常、非常地開心。
  ……只是因為這樣就滿足的自己,是不是很孩子氣呢?



  雨點打在傘面上的聲響讓少年從思緒中回過神來,這才發現兩人正共撐著一把傘,是啊,因為另外一隻手正與對方緊緊相扣,情況很自然的就變成了這樣。

  才走沒幾步路的距離,注意到對方一邊的肩頭已經淋濕而自己卻沒什麼事,很快就能明白是對方特意將傘傾向自己這一邊……黑髮少年突然緊緊握住了青年的手。

  “怎麼了?”

察覺到的青年側過頭來。

  “那個、是不是個別撐傘比較好呢?”因為不想被對方理解成厭惡,少年說明的語氣有點匆忙:“羅蘭先生都淋濕了,天氣又這麼冷……雖然能像這樣一起我很開心、──”

  聞言青年露出了像是有點不可思議、又有點訝異的表情,隨後便輕瞇起天空色的眼睛笑了起來。

  “我啊,只是單純想和你一起撐傘而已。”藍髮青年說道,揚了揚兩人相握的手:“偶爾也想做一點像是戀人的事……果然不行嗎?”

  被這麼直接的反問,反而更讓人害羞、無法拒絕了(雖然本來就沒有要拒絕的打算),察覺到自己臉上的熱度,黑髮少年低下了頭,將臉的一半埋入圍巾之中。


  然後,代替回答的是,少年更加地靠近了對方,將頭輕靠在青年的肩側。

  感覺到來自小小戀人拼命所表現出來的撒嬌,藍髮青年露出微笑,他將兩人相握的手藏入大衣口袋之中,希望能讓這份溫暖的體溫更久更久的持續下去。






  唯獨此刻,希望這場雨能不要那麼快停止。











傾向一邊的傘

  男友力30題,01。

























-----------------------------------------------------* END.14.02.09


久違的發文,沒什麼意義我就只是單純想吃糖而已 (´・ω・`)(ㄍ

因為在家裡總是被媽媽鈴蘭或吃貨兄妹(無惡意)或PM們(惡意滿滿)打擾而覺得很殘念的羅蘭先生,本來就不是很羅曼蒂克的性格也不懂戀愛,拼命想出來的能表達自己心情的方法……嗯,大概真的有點小孩子氣吧?

不過我很喜歡這樣的感覺ww這兩個真的太可愛www(親笨蛋

►【PMP】男友力三十題×10、指尖









►PMP同人,男友力三十題
►羅蘭×白桐
►腐向有















  清晨的日光自半拉起的窗簾後悄悄照入。

  大概就是其實已經醒了卻不願睜開眼的那種,靠在沙發上的青年以單隻手臂捂著眼,不是很想讓熬過一夜的脆弱眼睛接觸到陽光。本想翻身的,某個物體卻撞上自己的腹部。

  ……睡眠不足已經很糟了,旁邊還有個不停衝撞自己的生物。

  他知道是誰,所以沒有開口仍繼續裝睡,但對方也像是深知他的思考,沒有放棄的繼續喚他起床。然後終於在第十幾次而且有越來越大力趨向的衝撞之後,青年這才心不甘情不願地睜開半只眼睛,望向自己的夥伴:

  “……我醒了。”

  所以別撞了還是你想我直接去躺病床。青年補上這麼一句,拍拍夥伴還靠在自己胸前的粉紅色腦袋瓜,開玩笑,被夢夢蝕六十多公斤的體重大力衝撞後果可不是蓋的。

  青年坐直身子,感覺自己維持著一夜坐姿的身體十分地僵硬,他又動了動手臂,接著注意到面前桌上明明該是散落一團的文件和書籍都已被堆積整理好,以及對面位置正用著不比自己好到哪裡去的姿勢睡著的黑髮女性。

  然後也注意到蓋在自己身上的薄被,青年伸了個懶腰,慢條斯理地折了起來。
  圓滾滾的夢夢蝕輕盈地飄走,自廚房的方向正傳來細細地切菜聲。






  梳洗之後青年來到飯廳。

  面前一桌和式的早餐,熱騰騰的白飯配上煎好的魚與和著韭菜的蛋捲整齊地擺成六人份,雖然他對吃的從來不挑,但想想前輩和自己悲劇般的手藝總覺得有些感嘆。


  “啊、早安,羅蘭先生!”

  而那端爐前正在往湯裡切豆腐塊的黑髮少年注意到身後的動靜,笑著回過頭來和他道早──身上當然是很應景地圍著圍裙。

  青年就這麼愣了一下。


  “昨晚辛苦了,雖然搭配起來有點怪我有幫你們泡了咖啡。”

  少年繼續著手邊的動作,一邊繼續說道:“早餐再等一下就可以吃了,可以先幫我把媽媽叫起來……羅蘭先生?你在聽嗎?”

  無回應,少年終於意識察覺到異樣而抬頭。


  “唔。”

  ──不好,走神了。
  而這邊的藍髮青年於內心暗忖,以手捏了捏眉心。



  “果然還是很累?”

  少年放下盤子,以圍裙擦了擦手後走到他的面前。浸泡過涼水後顯得冰冷的手指輕貼上青年的額頭。

  青年微低下頭。


  “要不要再回去睡一下?晚點我會叫醒你的。”
  “很誘人的提議,不過等等有會議……”

  黑髮少年聞言露出了有點無奈的表情,本還想再說點什麼的──隨即便發現了對方的手掌正輕柔的覆過自己的雙手。是很溫暖的一雙大手。

  “羅蘭先生?”
  “……手,好冰。”

  以手覆過比自己要小的手握在掌裡,青年低語。
  而少年先是一愣,接著有些害羞地微笑起來。

  “因為一直在碰水嘛。不過這樣的話就能替你冰敷了,以結果來說剛剛好?”



  明明該是很平淡的一句話,卻在心頭輕輕地劃開漣漪。

  為什麼總是這樣呢?
  明明就知道你的溫柔你的付出從來不只給我一個人,卻還是每次每次都覺得感動。


  青年凝視著少年的臉龐,總是無表情的臉上忽地綻開一個微笑。
  他低下頭,與對方額抵額。



  “不好……我有點心疼了。”
  “……只有一點?”


  紅著臉,少年輕仰起頭來,看似好不容易才吐出這一句,卻又自己也感覺有些好笑般的牽起嘴角。青年望著自己映在那雙海藍顏色的瞳中倒影,突然覺得對方真的是可愛得不得了。

  青年俯下身,是一個溫柔地印在眼皮上的親吻。
  睜開眼睛,兩人都有些害羞地相視而笑。







  握在掌心裡的你微涼的手指,不論多少次我都願意將體溫分給你。











指 尖

  --男友力30題,10。


























-----------------------------------------------------* END.13.10.04


有人願意為自己付出,不論是什麼事情,那都將是令人感動的。

很早就構想的畫面,但一直拖到現在才寫 (´・ω・`)
感覺這兩只氣氛整個新婚(´・ω・`)(ㄍ
我想羅蘭愣住的時候腦袋跑的句子應該嫁給我ㄅ這樣(´・ω・`)
然後下一幕應該是鈴蘭燦笑著進來關瓦斯,味噌湯大概早已沸騰(´・ω・`)(被潑

►【PMP】男友力三十題×12、「沒關係的。」










►PMP同人,男友力三十題
►羅蘭×白桐
►腐向有


















  筵席間,少年不知道什麼時候不見了。

  正忙著應付旁邊發酒瘋的同期同事,隨口應付,邊將搭在自己肩上的手不著痕跡地掰開,等終於能和平坐在位置上時藍髮青年接收到了對面前輩遞來的眼神,臉上的微笑大概是在說「去追」的意思。

  然後盯著自己從頭到尾只裝了烏龍茶的玻璃杯半晌,青年站起身來,趁著女侍端新料理進來的空檔悄悄溜了出去。

  合上的門阻隔了包廂裡頭的一切喧鬧,本來就不是很適應這種場景的青年突然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拐過轉角,一條過長的走廊,邊上透過紙門傳來燈光和笑語,青年踏著無聲的腳步,假裝無視了沿路女侍們投來的好奇目光,想到開口搭話之後的延伸,青年便直接放棄了向他人詢問的這個念頭。

  反正多半是不會讓人看到的吧。

  青年想,突然有個東西輕頂了頂他的背部,原來是到剛才為止都不知在哪裡的夥伴夢夢蝕,他反手拍了拍夢夢蝕的頭當作隨意的問候,而夢夢蝕則裝模作樣地湊上來,用短短的前肢也拍拍他的頭。

  以單手掀起店門口的簾子,月光在眼前落下。

  是風有點寒冷的秋夜,青年凝視著面前的道路似乎正在思考該往何處尋找。身旁漂浮在半空裡的夢夢蝕看了他一眼,突然睜開了豔紅色的半隻眼,朝左邊筆直的道路望了望。

  “跟上來是為了這個?”

  青年輕笑著說道,這回夢夢蝕又閉上了眼,低聲回了句“謝了。”,青年邁步朝左邊的道路走去,而夢夢蝕只是停留在原地目送。


  不一起嗎?他沒有問,也不打算問。
  能夠讀取他人情緒的夢夢蝕大概也早知道了少年一人走掉是怎麼個回事。






  見到了要先說些什麼呢。
  青年想。

  頓時心情上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只因為太過於自然地,就好像剛才前輩就那樣毫不猶豫的把事情交給他,要他追出來那樣。

  啊啊,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就連隨意地牽起對方的手,並肩走在那個孩子身旁的這件事情也像是名正言順,理所當然,誰都不曾抱以疑慮……呃,翡翠那個不算,那分明是赤裸裸的恨意。

  明明連喜歡啊、愛什麼的都還沒說過。
  ……應該還沒有吧?

  青年有些無奈的牽起嘴角。


  想看到那個其實很倔強的孩子,微笑起來的樣子。和那些只有在面對自己的時候的毫無防備,連仰起頭注視自己的模樣都讓人憐愛。牽起手的時候,貼在自己掌心裡的溫柔熱度,彷彿就要把兩人之間九年的距離完全地溶化、消弭。

  結果等回過神來一看,已經不能拿「工作地方的前輩的兒子」這種生疏關係來解釋了。即使如此也沒有關係,不要去想為什麼是我、年齡什麼的這種無聊問題了,我啊,想要和你在一起的念頭,從來就沒有改變過。


  你願意想著我,足夠了。
  現在像這樣追出來的人是我,足夠了。






  遠遠地就看見了前方那個縮成一團的背影,路燈下,那靠在護欄上的姿勢實在太過於無力,好像被風一吹就會向前倒向下方彷彿看不到底的林子裡……心跳好像漏了一拍,感覺有許久都不曾如此緊張的青年於是快步走上前去。

  走近時,少年仍背對著他。
  而似乎是聽聞了身後的動靜,急忙提起手來抹了抹臉。


  “別揉。”

  低聲說著,青年輕捉住了那隻手。


  “…………!”
  “不想看我也沒關係。”

  見對方似乎有意掙扎,青年補上一句。

  比自己要小上一圈的手腕圈在掌裡,停止了微弱地掙扎。他看見少年帶著幾分訝異的神色抬起頭來,眼中的淚水靜止般的停留,在有限度的光源下閃閃發亮。

  大概是對於剛才自己抗拒的行動想要有所解釋吧。
  並不是討厭,他都明白。


  “沒關係的哦。”

  他說。在對方開口之前,輕輕微笑。

  彼此間過於接近的步伐,幾乎是能夠直接摟入懷中的距離……而他也的確這麼做了,拉過那隻手,將哭泣的少年擁入自己懷間。

  十五歲的少年,說起來仍是個孩子,成長環境讓他學會了忍耐、壓抑自己的真正心情,學會了堅強,學會了武裝自己、不倚賴他人的生存方式。

  但是,這些在我面前都沒有必要。



  “沒關係的,白桐。”


  感到疑惑也沒關係。
  把你的不安都告訴我。覺得累了難過了就和我撒嬌。

  不用這麼逞強,也讓我擔心你。



  感覺到環在自己腰間的手收緊了力道,少年將臉埋入他的胸前,原本僵直的身子也慢慢放鬆,似乎已經沒在哭了,但正如自己所願地表現出撒嬌的態度。

  打從心底覺得憐愛不已,而同樣不是很擅長表達的青年只是微微加重了擁抱的力道。




  “沒關係的。”


  低語。
  那是一句如同咒語般,讓人想哭卻又感到安心的你的話語。











「沒關係的。」

   --男友力三十題,12。


























-----------------------------------------------------* END.13.09.14

時間點是聯盟賽後,白桐回老家然後和媽媽羅蘭一塊去參加研究所聚會那短篇的後續(??
雖說男友力這30題原本就是要盡力給他放閃但這兩只寫起來為何如此有難度(ㄍ

第一題就挑這個,或許是我自己現在很需要聽到也說不定(´・ω・`)
人設請參見白桐電腦雖然我覺得也沒人在看(´・ω・`)

【PMP】男友力三十題【羅蘭×白桐】

【男友力三十題】
http://ww3.sinaimg.cn/mw1024/6aee9983jw1e78sr1cmfej20hs1sv77h.jpg



01 傾向一邊的傘 ▶ 2014.02.09
02 「我一直在這裡。」
03 晚安
04 讀心術
05 「只要你要。」
06 過馬路時輕輕扣上手腕的那只手
07 留有餘溫的外套
08 肩膀
09 恰到好處的距離感
10 指尖 ▶ 2013.10.04
11 背影
12 「沒關係的。」 ▶ 2013.09.14
13 只有你能坐的那個位置
14 一如既往
15 呼喚你名字的聲音
16 永遠只談論你感興趣的話題
17 分享圍巾
18 豪不吝嗇的誇獎和鼓勵
19 默契
20 最拿手(也許唯一拿手)的那一道你愛吃的料理
21 信
22 你就是和別人不一樣
23 安靜的傾聽者 ▶ 2014.07.17
24 桌子上每天一個神秘出現的蘋果
25 因為你而留下的細小傷痕
26 貼在皮膚上的柔軟的嘴唇
27 比你還要了解你
28 索取和給予
29 平淡卻令人驚喜的禮物
30 ALL FOR YOU



連著另一個同居30題打算拿來寫羅蘭和白桐,同居30大概是十年後(●ˊ∀ˋ)ノ
中間可能穿插秋月和鈴蘭(白桐爸媽)的篇章(●ˊ∀ˋ)ノ

このカテゴリーに該当する記事はありませ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