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棲欲。

MENU

他日再度相逢 K.H.Reborn×骸綱










  墨藍細緻的長髮,蒼白的膚色,那雙熟悉過分的眼睛,一紅一藍閃著的光芒像極了昂貴璀璨的寶石,此時此刻他微笑起來,溫柔而寵溺,我們終於見面了。他說。口氣多麼喜:我親愛的戀人。




いつか、きっと、何処かで、
:他日再度相逢





  再也沒有任何事物能拆散我們。
  -重疊的手掌。牽起的笑容。溫柔的吻。-



  他曾經夢見自己的死亡,幾次的,在一片寂靜的深海之中,和逐漸消失的泡沫,微弱的要看不見的光,沒有任何人待在旁邊,啊啊,連死去都要這麼悲傷嗎,誰……來────…

  綱吉。

  睜大的眼瞳裡映著深沉的藍,那個人微笑著,靠過來握住他的手。我在這裡。綱吉。我會在這裡。聲音隔著水震動耳膜,那是非常溫柔的聲音,不會讓你一個人的,說著如此識曾相識的言語,他感覺心臟像被切割開來般終於流淌過溫熱的血液,疼痛但真切,包覆著自己手掌的冰冷指尖都熟悉的要讓人落淚。

  那個人依舊帶著笑容,說不出口的哀愁。

  到我這裡來。
  握住我的手。
  讓我看你的微笑。



  請給予我一個哀傷的夢境,然後,尋覓你。

  他笑著瞇起眼睛,墨藍髮尾飄揚在風裡,這裡是沙漠,相爭著盛開在沙地裡的蓮花,蒼白而美麗,綱吉,又向前踏近了一步,熟悉又陌生的氣息,終於見到你了。一直期待著的哦。真是…十分懷念的模樣呀,十年前的你。笑容燦爛,綱吉,我的戀人。

  說好了不會放開你的手。
  說好了會陪你走到最後。
  哪,這些約定,還算不算數?

  只要你現在還肯握著我的手,骸。

  綱吉伸出了手,溫和的微笑起來,對方覆過來的手掌比自己大上許多,溫度還是低溫的冷,可是感覺卻十分溫暖,他緊緊握住,不會讓你一個人的,他們都如此允諾過,在意識裡有一片深海,我的葬身之地,男人哭泣的表情,眼淚成了泡沫。

  那片海,有你和我,已經足夠。

  對不起,最後還是讓你一個人。
  綱吉。
  你說過的───…



  犯規。這句話我可不記得。

  手掌輕輕撫過女孩的額際,體溫還很暖,綱吉放心的鬆了口氣,晚安,庫洛姆,祝妳有個好夢,頓了下他輕輕微笑起來,可以的話,告訴他,不用擔心,一定、會再見的,就像我們最後還是尋到了妳。一定。

  十年什麼的,希望一直到很久很久之後,你還能握著我的手。

  即使那個不是我認識的你。
  即使是十年的距離。
  還是,想見你。




  いつか、きっと // 次に生まれてくるならば、きっと君に近い場所で
















-----------------------------------------------------* END.08.04.20

*次に生まれてくるならば、きっと君に近い場所で:再次出生的話、一定在離你很近的地方

嗯,簡單說起來就是25骸和14綱吉。
嗯,短到沒條理沒內容我知道。
哎我只是想表達下沒有骸樣的悲傷(靠)

是說最近崑崙不給進連載已經漏掉好幾回了可惡但聽說骸樣還沒出現更是哀傷啊可惡Q皿Q


東京糖衣巧克力 K.H.Reborn×獄山




#情人節賀文






東京マーブルチョコレート
TOKYO MARBLE CHOCOLATE







  天氣很好,無風無雨,房裡安靜的連時鐘喀答喀答走的聲音也沒,白色被單裡裹著個熟睡的人,一派和平,隨後難得寧靜的場景被門鈴不解風情的毀了,傷口也沒處理就胡亂套上襯衫的獄寺一臉不耐的爬下床去應門,碰的拉開門就大罵:天殺的誰啊現在才幾點鐘擾人清夢……武?邊驚訝又扯開了嘴角的裂痕,意識到滿身擦撞傷時呲牙裂嘴的皺起眉頭。

  誰叫你不接電話。還有,已經中午了。
  ……進來吧。

  獄寺揉著嘴角退開擋住門口的身軀,邊發出不清楚的聲音要對方進來,山本捧著個牛皮紙袋和裝有食物的塑膠袋,一臉無奈的說就知道你一定不會好好包紮傷口,走在前面開燈的獄寺回答只是小傷而已幹什麼大費周章,被對方用一句我會擔心啊就堵住了嘴,碎碎唸著走到廚房去倒茶,看了眼日曆突然想到似的回過頭來嚇了山本一跳。

  你不是參加集訓去了?獄寺手裡捧著兩只玻璃杯還有一天吧。

  教練被召去開會提早解散。他邊說打開了藥包,招手要獄寺過來坐下今天早上到家接到綱傳來了簡訊說你又胡來,很擔心的要我來看看。

  ……只是被找碴罷了。
  是是。臉靠過來。

  戀人和首領的雙重溫情讓獄寺連辯解都顯得無力,山本微笑,手指小心翼翼的把藥膏擦上獄寺嘴邊的裂痕,冰涼帶些刺痛的感覺從傷口處蔓延,獄寺望著那雙映有自己倒影的亮褐色眼睛出了神,身子稍微向前傾倒然後讓背部強烈的疼痛感給喚回了現實,處理完手臂和表面看得見的傷口,山本掀開獄寺沒扣上的襯衫看了背部就驚呼,唔這個傷怎麼弄出來的被刀子砍到嗎───看對方沒回答心裡大概猜到是一人對多人還很卑鄙帶著武器的打鬥,真虧你這樣還能睡著哪,山本說,獄寺沒答話,只是動手拆開繃帶的包裝,其實看見山本皺起眉頭小心替他包紮的模樣還是有些內疚的,獄寺頭也沒回的小聲道歉,說完後連耳根都紅透,只讓山本看見了,想到一開始連叫名字都彆扭半天,一句隼人(噢是語氣問題)就可以讓他臉紅。

  隼人。
  ?回頭。
  隼人。
  幹麻啦。
  沒事沒事。午餐我煮麵囉。

  山本輕輕笑了起來,拿我尋開心嗎喂,獄寺一臉沒輒的拿起桌上放涼的茶水一飲而盡,不知道是吃下的止痛藥還是藥膏起了效果,總覺得傷口沒那麼痛了,乾脆起身把滿桌的藥品殘骸收拾乾淨,幾秒後山本的聲音從廚房傳來,半帶無奈的莫名認真:跟你說了不要因為做飯麻煩就老吃麵包,這樣很沒營養耶,有點心虛的獄寺想著這兩個星期少了山本提醒他要吃飯,好幾次都嫌麻煩索性不吃不過沒說出來,要講了一定會被念然後拖著人就往超市跑去添購,要不午餐都會自動從麵包成了便當,再不然放學和山本回竹壽司去和老爹聊被留著吃晚餐,幾次想推辭說不要緊沒關係,但偏偏每次只要山本軟著語氣一臉難過的說這樣我會擔心嘛隼人,自己就什麼話都說不出來的自動敗陣,真是。

  視線從玻璃杯上的反射光轉移,趴在桌上的獄寺改用手撐著下巴,遠遠望著山本專注的側臉,線條分明俐落,在滿室白銀的日光裡都變的柔和且模糊,褐色的眼睛成了晶瑩的琥珀,叫人目不轉睛。

  ……武。
  嗯?
  歡迎回來。

  山本先是一愣,轉過頭來的時候笑了,是獄寺熟悉的那種微笑,包含著溫柔和喜,這讓獄寺想到隆冬時分漫天飛揚的白雪,晶瑩雪白,那麼美麗握在掌心就成了透明的水珠,或是捎帶春意的櫻,暖烘烘的且無線柔和,所有形容都太過不切實際,但又貼切的順理成章,找不出一句反駁的要自己承認喜歡,喜歡你的笑臉很喜歡你很愛你很愛你,承諾什麼的他給不起,未來多麼不確定,永遠卻太長久距離太遠,只要這一生握著的牽絆都別斷開已足夠,當然這些話打死他都不會告訴山本,估計說了山本也會擺出一副天然笑容的模樣,走過來握緊他的手,那麼,不要放開就好了,對於那雙溫暖的手,獄寺忍不住微笑起來。

  對於那雙手、那個笑容、用溫柔語氣喚著自己名字的那個人。
  只需要緊緊擁抱。不要放開。就夠了。


  對了對了。袋子裡頭有盒巧克力哦。山本依舊微笑著迪諾さん送來的。
  ………!?

  嗄。
  什麼啊有沒有搞錯。

  獄寺的笑容一下子僵在嘴邊,差點沒往後倒去,沙發旁的袋子隱約露出一截鮮豔的紅,拿出來一看包裝精緻的盒子上頭滾著燙金字體大剌剌的寫著情人節快樂下略(義大利文),他在山本問著到底寫些什麼的句子裡什麼也沒能回答,獄寺腦袋裡浮出那個一臉微笑的加百羅涅首領歡樂的用招呼名義摟過山本肩頭的無樣,剛才什麼感性思緒都在那華麗麗的名字之下全給大義滅親了,好你個死跳馬,擺明就是寫來氣人的,我靠。

  怎麼了?不明究裡。端著碗盤的山本向他投個疑惑的目光。

  死也不可能明說我在吃醋的獄寺又是搖頭,直說是傷口還在痛,心中更加愈哭無淚的無奈其實是自家戀人對於某不良首領行徑無謂的聳肩微笑,不要緊吧,山本靠過來問,距離很近的臉上又是讓他最沒輒的擔心貌,獄寺的眉頭皺起又攤平,盯著山本的臉最後乾脆選擇沉默,不過雙手倒是快一步在對方開口前就緊緊摟住,很緊很緊,獄寺感覺到山本僵直了身子不敢亂動是怕扯到他的傷,高興內疚五五平分,維持著其實讓手和背真有點發痛的姿勢,兩人一陣奇異的沉默,半倘山本的聲音淡淡的傳來,帶著些許笑意,手輕環上他的肩膀,額抵額。

  哪隼人,
  …………幹麻?
  我喜歡你。
  突然的說什麼啦。
  哈哈,心情好點沒?
  喂喂……

  真的,最喜歡你了。山本清的眼睛裡滿是溫柔的笑,語氣認真後半句像個期待的孩子你呢?

  還要說什麼呢。
  獄寺淡淡的微笑,壓過對方的後頸,吻了上去。


  情人節快樂。
  給一直在我身邊,最親愛的你。















-----------------------------------------------------* END.08.02.11

媽啦悲情未來寫太久居然寫不回十年的歡樂啊啊啊啊啊啊Q口Q
好吧那年齡大概就是高中生這樣(靠)

如此這般難得的砂糖文是情人節賀文,說好這次會給這兩個孩子HAPPY END的(笑)
不過果然還是打5980順手些嗎我囧……?(默默關起本來預定但沒後續的D山情人節)山本依舊好食(咦)的模樣好可愛ˇˇˇ
然後獄寺抱歉了我真的不是故意毀你形象的,前面那麼正經還是忍不住讓BOSS出場一下反正最後你抱也抱了親也親到了就原諒我吧XD(合掌)

題目是最近情人節特輯OVA,很可愛的小品戀愛文ˇ
說的正是戀人們之間如巧克力一樣燦爛甜蜜又有些苦澀(看向某G君)的故事(是在強調什麼啊喂!!)
有時間的人可以去看看介紹→http://www.tokyomarble.com

P.S.雖然不知道本人會不會看見:眠親愛的看你最近似乎很忙,但也是要睡覺啊孩子,不要過份勉強囧(看著MSN 狀態大汗)

水溶性恋心  K.H.Reborn×獄山








就算是謊言也請你相信。
請你相信。
總有一天。一定。





水溶性恋心:
Water-miscible-Love







  他一眼就在色的人群中認出了獄寺,銀髮在雨中閃著微微亮光,每走一步都從劉海滾落著水珠,笨蛋,山本皺起眉頭,連傘都不撐會感冒哦,還有傷口……啊,是在側腹吧,夏馬爾醫生應該好好幫你包紮起來了,他走了過去,跟在獄寺的旁邊隨著人群緩慢向前移動,對方碧的眼裡映著天空陰鬱的鐵灰色,成了無法以文字形容的憂鬱色彩,胸前的罌粟沉靜的在色西裝上綻開,那麼漂亮的白,踩上最後一層石階,獄寺停下了腳步,隨著視線他跟著抬頭,面前那哥式的高大建築也是蒼白的透著光,刺的眼睛快要睜不開來,光的那端微微的有個人影,眨眼,山本看見綱站在門前,看見了獄寺露出一個笑,那麼溫柔那麼悲傷,一瞬間獄寺握緊了拳頭,隨後踏出步伐走了過去。

  就愛逞強。山本看著獄寺的背影淡淡的笑了起來。


  ───我愛你。
  ───祝你幸福。

  那時的天空還是綺麗的藍色,白跟著飛揚的緞帶點綴了視線,滿地碎紙花遭到無情踐踏,他和他站在唯一有光落下的窗前,目光斑駁,婚禮剛結束,山本看見獄寺將戒指拿了下來,其實早就知道對方要說什麼,所以他選擇笑著應對,祝你幸福,出口的言語都是重傷,很疼很痛,如同荊棘藤蔓,山本轉身走出了教堂,沒去看背後獄寺的表情,哇喔一定很痛,他想,因為我也是,就這樣吧,這樣就好,那句我愛你,總有一天說,總有一天、死後也不遲,最好你忘了,不要記得。

  總有一天。一定。



  山本。

  他回過神來,發現不知何時空盪的教堂裡坐滿了人,第一排的綱站了起來用著同樣溫柔的語氣喚著他的名字,山本向前走去,旁邊的藍波嗚咽著將花放上靈柩,哎呀不要哭嘛,他心想,後頭跟著是面無表情的雲雀和緊皺眉頭的了平,庫洛姆,和一臉難過的迪諾,然後是獄寺,一貫的皺著眉,沉默又僵硬的將花輕放上靈柩,山本瞄到他的雙手除了家族的戒指外什麼都沒有,想起了那枚被丟棄在草叢中的婚戒,又模糊的記起了那句聲調有點沙啞有點悲傷,帶著淡淡遺憾的告白,綱也走到靈柩旁,放在獄寺肩膀的手在顫抖,然後,

  一直以來辛苦你了。
  謝謝你。

  山本露出了笑容,溫柔的,如同孩子一般。


  ───哪。

  一直都以為,只要時間久了什麼都會淡忘,仇恨是、恩怨是、愛情也是,發現到錯誤的時候連反悔都來不及,哭都不行,他捂著胸口的槍傷緩緩倒下,意外的什麼疼痛都沒有,獄寺呼喊的聲音彷彿從很遠很遠的地方傳來,即使自己的頭現在就枕在對方懷中,雨很冷,但獄寺的手很溫暖,山本勉強睜開了眼感覺到水滴落入眼內,不知是雨水還是什麼,獄寺的手顫抖著,山本山本山本武──武、吼的聲嘶力竭,他稍微動了動手臂,也是疼痛不堪,但總算是壓上獄寺的手,山本笑了,望著那雙映有自己倒影的色眼睛。

  ───哪……
  ───我說我愛你,你相信嗎?

  一瞬間,就那麼一瞬間。
  看見了獄寺眼裡滿滿的驚訝和悲傷。
  他以為自己會哭的。



  菸在暗裡冒著火光,山本往旁邊看去,獄寺咬著煙站在墓碑前方,骨節分明的手掌裡捧著一束鮮黃的向日葵,即使在夜裡還是那麼亮眼,獄寺蹲下身子,目光裡全是溫柔和熟悉的緬懷,全都是一瞬間發生的事情,山本想起了好久好久以前的夏天,獄寺第一次吻他時的那個眼神,十分令人心動,以及那個雨夜裡,在最後一刻盈滿淚水的那雙眼睛,那麼悲傷那麼疼,以為都會忘掉的,山本微微苦笑。然後獄寺撚熄了菸,再次抬起頭來的時候笑了,非常溫柔,非常的……

  喂。
  那句話啊……

  總有一天。一定。
  就算你忘了也不要緊。
  就算死了也不遲。


  就算是謊言我也會相信哦…笨蛋……

  總有一天。一定。一定。
  他感覺自己在一片天旋地轉的暈眩裡,還是忍不住哭了出來。















-----------------------------------------------------* END.08.02.08

在打什麼我自己都混亂了XD
明明就是聽了兩人專輯後想說要打文,但歌很歡樂文卻一樣悲情真是對不起囧
下次會給獄山個HAPPY END的(真的假的)

另,歌真的很可愛ˇ
優さん寫的歌詞是很青春的山本喔喔(不懂)



讓這段愛情沈睡吧 K.H.Reborn×骸綱







この戀 眠ろう
〔讓這段愛情沈睡吧〕
                   
                    






(一)

  半夜兩點的時候你還沒睡,一個人窩在辦公桌前自虐式的趕工,半小時前獄寺才被你趕回房去補眠,一邊緊張兮兮的說著十代目我沒關係您要弄到幾點我就陪你到幾點之類云云的被你半推出辦公室,想到這你無奈的搖搖頭輕笑。

  桌面上逐漸被清空剩下今早山本從外地帶回來的飾品和藍波送來的一罐糖,你按著日期分類文件上上星期的、上星期的、這星期的、還有預備下星期要完成的。

  這是偷懶的代價嗎真是……

  「是你放任的結果,蠢綱。」

  感覺到一把槍抵在腦後你頭也沒回只是聳聳肩當作我知道來回答,對方似乎不太滿意你的態度一腳就這麼踹過來,側過身子你喊著好危險我才剛整理好而已耶,輕哼了一聲後他逕自走到門邊,不太自然的回過頭。

  「他怎麼樣了?」
  「一切就要結束了。」
  「是嗎。」
  「是啊。」

  對話裡什麼也無法構成。
  明白這點的你們都未再開口,你低頭看著胸膛露出的一小節雪白繃帶,想像著當時子彈穿過側腹的情景、血流滿地的情況,以及那個人輕柔貼上你的眼皮的那雙冰冷的手掌。

  啊、對了,他的吻和他的擁抱也總是冰冷的彷彿置身雪地。

  「不要太過沈浸在美夢裡了……彭哥列…十代首領。」
  「因為那是不存在的願望。」

  所以才無法實現嗎?








(二)

  你的夢是一片又一片綿延無盡的花海,燦爛盛開的白,卻總是在你伸手碰觸時即刻凋零,化為碎片沉落水中。

  就和他一樣。他所給的一切都是這樣的飄忽不定。
  但你早就知道,只要是你的期望,那麼他就會出現。

  「我親愛的綱吉。」

  那些溫柔的話語就和朵朵漂流至你身後的蓮花一樣,落入視覺聽覺觸覺裡都是冷的。
  你走近躺在水裡的他,輕輕的撫摸對方的頭髮和臉頰,然後他一定會睜開眼睛、帶著淡淡的笑容看著你,喊著名字說早安啊綱吉,下次我不介意你用吻叫我起床喔。

  好啊。你笑著回答,讓他把被水泡的冰涼的雙手貼上雙頰,半長的頭髮垂落在頸間也都是冰冰冷冷的海藍。

  如果我們還有下次的話……

  柔聲吐出的愛之語,渺茫的像是眨眼淚水就要落下。
  你終究是躲進了對方的懷裡,可是沒用啊、沒用,溫度過低水分無法蒸發。

  骸、你顫抖著抓緊他的衣服,像是自言自語:對不起。
  你說:對不起,我什麼都無法給你,什麼都……


  「連一個沒有苦痛悲傷的歸所都無法給你。」








(三)

  「時間越來越短了。」
  「所以,」他回過頭來對你笑,「請不要逃避我的視線,綱吉。」

  你猛然抬頭卻撞進他的懷裡,即使過了十年你與他依舊有著不減反的身高差,他將下巴擱在你的肩上,你感覺自己像個被孩子珍愛抱在懷中的娃娃,忍不住想伸手拍拍對方的頭,而這次你只是張開雙手摟住他比你更為厚的肩膀,張口卻什麼都說不出來。

  「就快要…沒有時間了……」

  「不、」你聽見自己急促的聲音在僅有空間的懷抱中迴響「請你相信、不會的…我們……」

  「我相信你,綱吉。」
  「但除了你,我什麼也不曾信任。」

  嗓音輕柔卻足以使你的世界崩壞,笑容連帶那雙異色的眼都透著無可抹滅的淒哀,他傾身於你的額邊印上一吻,緊緊摟抱,像是在請求你什麼也別說、什麼都別再說。








(四)

  曾經你淚流滿面的要求他別離開,他說我不會走、不會走,綱吉,我會待在你身邊。

  即使他就在這麼近的地方,伸手就可觸及,但你永遠忘不了他孤單的背影。
  那個感覺背影就快要遠離你。灰飛煙沒。

  「就算我毫不猶豫的走,是知道有你會等著、等我回來。」
  「我會等,一直等待,是相信你會回來。」


  請回到我的身邊吧。

  你總是忍不住紅了眼眶。


  「……骸……———」


  那天夜裡你從夢裡醒來,睜眼是一片白,側腹的傷隱隱作痛,白色床單上落著一朵雪白的蓮,那個可愛又令人哀憐的女孩就趴在你身旁熟睡,滿臉是淚,你伸手拭去她臉上的淚水,想起了剛才對著你微笑的那個人,好擔心他是不是也在你看不見的地方一個人哭泣。


  女孩曾對你說:首領,我希望你和骸大人都能幸福。

  傻女孩,你說:我希望妳和骸都能幸福,即使那份幸福之中沒有我。

  他卻笑著對你說:綱吉,我的幸福是你給的。


  一字一句都深深刻在你的心臟,流不出鮮血,卻是又疼又痛。
  你只能閉起雙眼,拼命的祈求眼淚不要落下。

  答應過你,我不會再哭了。








(五)

  他曾是個讓你又恨又懼怕的人。
  卻又是那麼令人想哭想靠近的一個人。

  然而不知道從何時開始,你的眼裡卻只能容下他的身影。

  「親愛的,我多想愛你。」


  你們曾經一同漫步在黃昏薄暮的河堤,他的腳步走的有點急,你追趕著對方的影子,又怕踩著又怕過近,總是小心翼翼的跟在他的身影之後,而他總喜歡突然停下讓你措手不及的撞上前方那個厚實的背影,你才剛按著撞到的頭部抬頭要說抱歉,就被他的笑容催眠似的什麼也說不出口。

  你從沒告訴過他,說他的笑容不論悲喜總是讓你想緊緊抱住。

  「我不會放開你的手、絕對不會。」

  手緊緊的握著,緊緊的。他笑的好燦爛好溫柔,一雙眼睛瞇成了彎彎的月牙,你加重力道回握那隻稍嫌冰冷的手掌,也是緊緊的、死死的握著。

  嗯,你笑了,我也不會放開哦。
  永遠不會……。








(六)

  女孩的瘦弱的身軀在柔軟的大床上深深陷入,蒼白的臉如同雪紙般的白玫瑰,漂亮的眼睛下覆著重重影,將女孩的手輕柔握在掌心裡都是和他相似的冷,你心疼的看著覺得自己也是心如刀割,誰忍心再度給予重負在這滿是痛楚的身軀,神啊,若有神就請救她吧。

  「骸死了的話,這女孩也會死的。」迪諾的臉同樣蒼白的毫無血色,眉頭深鎖「你一直都最清楚了不是嗎。」

  我知道的,一直都知道。

  「骸大人和首領都是我最重要的人。」
  躺在床上的女孩輕輕的笑了,紫色的眼瞳裡滿是溫柔,「所以沒關係。沒關係的哦。」

  「只要你們都幸福就好。」

  傻女孩,你緊緊的摟住對方,深怕讓她看見了你一片佈滿霧色的眼,我希望你們幸福,卻一直加諸痛苦在妳的身上、他的身上…我、……

  「我一直都很幸福啊,待在有骸大人和首領的彭哥列、在你們身邊。」

  所以……
  最後女孩又再次陷入了沉睡,在你的懷裡如同一隻可愛的幼貓,安心的睡著了,露出微笑。

  請你們都不要哭,不要哭。








(七)

  請回到我身邊吧。
  僅此,我這一生別無所求。

  別無、
    所求。









(八)

  那是一個既遙遠,又溫暖又悲傷的夢。

  夢裡的你們笑的好開心,手牽著手漫步在河堤旁望著夕陽餘暉在水面閃爍,如同星點一般,閃啊閃的,他低頭偷偷吻了你的臉頰。

  白色庭院裡開滿了美麗的花,紅色黃色藍色……以及你們都喜歡的紫色,空氣裡浮動著甜甜的奶茶香味,女孩捧著手做的草莓蛋糕期待的要你們試吃,那是一個愉快的茶會,陽光細碎的穿過密佈的樹葉,暖暖的照在你們身上,凹不過他們兩個而撿回來的兩隻橘色虎斑貓咪繞著草叢追蝴蝶,一躍跳上了他的肩膀,他稍嫌粗魯的拎起貓兒放在你和女孩的懷裡,溫柔的笑了。

  玩累了的女孩睡在柔軟的紅色沙發上,你們親了她的雙頰,輕輕的說了晚安,女孩在夢裡甜甜的笑了。

  星沙般柔軟的沙子沉載著你們的腳印,他走過來緊緊牽住你的手,就像迷失在一片林子,你們並肩而行,沒有恐懼沒有害怕,前方不是暗,只有和他的左眼一樣,無盡延伸著的,藍色天鵝絨般的星空,流星雨滑落天際,你悄悄在心底許著願,這樣的幸福不會消失,將手握的更緊。

  雪白的蓮花飄動在水面上,閃著銀色的漂亮光輝,他枕著你的大腿說了聲我好睏,你輕柔的撫過他的頭髮笑著說那就睡吧,我會在這邊的,然後低頭在他的額際印上一吻,他同樣吻上了你的額角,哪、綱吉,他緩慢的閉起了眼睛,像個明明想睡卻又捨不得閉起眼睛的孩子,綱吉……

  嗯?
  我愛你。
  我知道。
  很愛很愛。
  我也愛你哦。
  晚安。
  晚安……








(九)

  月光溫柔的映照在房裡,透著柔柔的星輝,你從夢裡睜開眼睛,琥珀色的水晶盈滿了一層水霧,晚安,你溫柔的勾起嘴角,開了口淚水就在頰邊劃出一道水痕。

  希望你能做個好夢,然後夢裡一定滿是暖暖的溫柔,別懼怕日光,走向它吧,沒有了暗,也不會再有苦痛和悲傷。會有誰握住你的手、擁抱著你沉沉入睡,那麼,骸,你一定不會再哭了吧。

  晚安,骸。













-----------------------------------------------------* END.08.01.12

送給的賀文,抱歉啊拖這麼久已經過了三四個月了是吧哈哈(去死)
妳要的KUSO我還是沒辦法,我是無能囧
這樣一篇沉重的6927還是請收下吧,退貨禁止(靠是你決定的嗎)


比誰都想成為你的唯一  K.H.Reborn×骸綱


  小小的孩子帶著天藍色的左眼看著這裡,映在眼裡都是一片深不見底的海洋,沒有星點沒有波瀾,細瘦的身軀從臉頰到腳踝滿滿都是鮮紅紅更紅,刺目的讓綱吉幾乎要流出淚來,他開始奔跑,三步、兩步、一步,多麼小心翼翼,就怕嚇走了對方,然而孩子還是退後了,推開他向前伸出的手掌往後又往後,綱吉感覺自己的心臟噗通噗通激烈的收縮,空氣吸入肺部都變成寒冰,開口就像要窒息,不要往後、別往後……後方都是萬丈深淵,踩空一步就會粉身碎骨,拜託、不要再後退了,孩子面無表情的牽扯嘴角,笑容多麼苦痛,退呀退,始終將自己隱藏在無可窺視的暗裡。

  我不會再前進了、所以不要後退、不要消失。

  綱吉的語調那麼驚慌那麼痛,維持這樣,不要轉身就沒入暗裡,停在半空中的手悄悄伸直,他揚起嘴角抑著喉頭深處的苦澀,試著把手給我、好嗎?我保證不會放開,笑容好柔好柔又很疼很疼,孩子抬起頭來,漂亮的眼睛眨啊眨的像隨時就會溢出水滴氾濫成災,但那其實都是錯覺,綱吉明白是自己的眼裡佈滿了水氣才讓那片蒼空成了浮動的大海,腳踏在水裡的聲音那麼清晰,孩子站在距離三步的地方收回了前腳停住了後腳,但綱吉不敢往前手也沒能向前去拉住那雙瘦弱的手臂,他真的哭了出來,悲傷又不敢發出咽鳴,背脊止不住顫抖,別哭別哭,淚水不要再溢出了,這樣會看不清楚他的臉啊,不要哭、別哭。

  小小的孩子站在那裡,眼裡透露的都是寂寞恐懼,隱藏不住哀傷的聲調卻是又平又冷。他說:請愛我請愛我愛我愛我,請你、愛我。

  綱吉哭著喊:我願意愛你、願意,讓我愛你好不好,手給我讓我們約定、約好誰都不會放開彼此。我只是在等你走過來、等你,我會用擁抱趕走你的所有哀痛。

  地平線的一端又遠又,像極了那個人哀愁的寂寞,怎麼樣都無法消散,孩子只是緊緊閉起了眼,漾出的笑容好柔卻好冷,手伸來只碰着指尖,請愛我、愛我,他著急的說我愛你,很愛很愛,一直都愛著啊骸、─────綱吉從夢裡睜開眼睛,指間還留著夢裡寒冷的冰屑,就把即將溢出眼框的淚都凍成了冰,融化了美麗的琥珀水晶,又冷又疼。

  等我、請等我,即使花費千百年也請等待。
  只因為我比誰都想愛你比誰都想擁抱你比任何人都想成為你的唯一。


  那個人的聲音回盪在滿室夜,那麼清晰那麼溫柔,綱吉又沉沉的閉起眼睛,好,他說,那你也不要逃走,約好了誰都不走,聲音模糊的被溫柔捲去。

  我愛你哦,但那聲音輕柔的和落在額間和吻一樣。
  ────好愛好愛。



あなたを誰よりも一番想うから:比誰都想成為你的唯一













-----------------------------------------------------* END.07.12.10

阿月的本子看到我都要哭了啊Q口Q
這篇是看完[即使如此我還是愛你]的突發,阿月那極限害的論文寫法我然還是學不起來XD

下一篇應該是許久不見的甜蜜D山ˇ(笑)

看不見的故事  K.H.Reborn×獄山







看不見的故事:みえないストーリー






  獄寺隼人深愛著一個人,深刻的愛著。

  水波在夕暮裡閃著橘紅色的光,刺的眼睛幾乎要睜不開來,獄寺微微瞇起眼睛看著這待了十多年的熟悉風景,並盛……啊。他站了起來,從衣角邊緣壓深的線條落下為數不少的草屑,他還記得自己以前總是在這裡等著山本社團結束,亦或爬上旁邊的大樹觀看不遠處球場裡的情況,清脆的擊球聲響、棒球在半空中畫出的弧線、映在山本修長背影的溫暖顏色是亮眼的橘,轉過身來時的笑容都滿是溫柔……適合白色,微笑起來永遠令他砰然心動,那樣天真純粹的傢伙。

  河堤前方不遠處躺著一個人影,熟悉的身影熟悉的髮熟悉的並中制服,惟獨那個人,絕對不會錯認。

  怎麼躺在這裡睡覺啊真是。
  ……會感冒喔。

  他望著對方,那張熟睡的臉龐幾乎是刻在記憶裡絕對不會忘記,絕對不會,在最後一個吻落下的時候、在山本笑著閉起眼睛的時候、在掌心的那隻手消失的時候、在他永遠失去他的時候就已經發誓,手貼上少年的臉頰,沿著眼皮輕柔的滑下,溫柔又溫暖,就算全世界的人都忘了你,我也會記得,死也記得。那誓言就像是用刀刺在心臟,疼痛不堪,扯開都是血肉漓淋,但若非這樣要怎麼樣才能撐著一想到就要落淚的夢,手握緊了又放開,槍聲刺耳鳴空,讓血染紅了遍地,他重複的陷在每次山本笑著說你沒事真好就閉起眼睛的夢魘裡,鬆開了手的那瞬間都是加重哀慟,但沒關係,我會連你最後微笑的模樣和微弱喚我名字的語調也一併記牢,即使這樣要我每想一次就痛一次也無所謂。

  醒啦。
  你的手好冰。少年笑了。
  不驚訝嗎?
  這樣代表未來的你活的好好的,所以我很高興。
  哎呀,我也不會說啦,總之──你沒事真好。真的。

  獄寺瞪大了眼,碧裡滿滿都是訝異,山本轉過頭來,揚起一個淡淡又包含溫柔的笑容,在滿目橙橘裡溫暖的彷彿隨時就要消失,又遙遠又接近,他忍不住伸出雙臂將對方拉入懷中,少年同樣將手繞上獄寺的背脊,輕輕的拍著,聲音也好輕好輕,隼人,……獄寺閉起眼睛,感覺到懷裡什麼都消失了,才再次睜開眼睛,空無一人的河堤,面對的只有遠方逐漸轉的空陰鬱的吞噬掉所有溫暖的色彩,獄寺低頭看著自己的手,什麼都沒有殘留,什麼都沒有,捂住臉頰的手好冰好冷,該死怎麼一直是你這笨蛋在說這句話啊………

  獄寺隼人深愛的那個人,名字叫做山本武。
  然而到頭來我卻只能替不會再回來的你許下承諾。

  無論如何,
  說好無論如何,都不會忘記你的。













-----------------------------------------------------* END.07.12.09

半架空背景不合理部分請無視。不管事24山本還是14山本都好讚。(ˇ)獄寺不知怎樣就想悲情他(靠XD)
完了我最近只能打出這種斷簡殘篇囧(亂用)

阿月月的6927本好棒ˇ我以妳為榮啊親愛的ˇˇ(拇指)

このカテゴリーに該当する記事はありませ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