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群棲欲。 |

過去注意事項。Ⅱ





#自創注意報
#RO背景
#自家孩子大愛







過去注意事項。Ⅱ








曜和雪見 其之一//
所謂的一見鍾情。



  “到這裡來應該可以找到吧……”

  走在無人的安靜森林小道上,手持斧頭的髮少年輕聲說著,語氣中有著些許不安的情緒:雖然等級上還是有點差距,應該也不致於無法打敗吧……只要能夠抓到一隻就夠了。

  踩著有些沉重的腳步,腳下的草地發出沙沙的聲響,越進入森林的深處陽光則越微弱,只能透過大樹密集的枝葉在地面上映出斑駁的光點。

  就在髮少年經過了樹下,打算踏出下一步時──

  “那裡有陷阱喔。”
  “…………!”

  自上方傳來的聲音,髮少年趕忙退後了一步,並且抬頭朝聲音來源看去。
  有個人正坐在樹幹上,並且同樣望著自己。

  “……不好意思,這附近被我的隊友安置了很多陷阱。”

  坐在樹幹上的「少女」有著一頭漂亮的墨藍色長髮和清秀的容貌。如此說著的「她」將腿上的幾本厚重精裝書當成桌面般靠著,下巴抵在交疊的雙臂上,以與頭髮色系相差不遠,但更為明亮清的眼睛注視著樹下的少年。

  四目相交那一瞬間,髮少年不禁看呆了。
  如果真的有「一見鍾情」這個辭彙的存在,那一定就是現在這個情況吧。

  “………?”

  見他毫無反應,「少女」微微的歪了歪頭,露出有些疑惑的表情。
  似乎這才注意到自己的失禮,髮少年急忙開口自我介紹。

  “啊、十分不好意思!那個…我的名字是曜,請問妳的名字是──”
  “喂──雪見───!”

  自不遠處傳來了腳步聲,一名髮的少年自草叢後走出,似乎還沒注意到在場的另一人,滿臉興奮的對著樹上的人喊話。

  “我抓到了喔~!!”
  “啊笨蛋那裡有你剛剛設下的陷阱!”
  “哇喔真的啊──嘿!”

  邊露出有些訝異的表情,反應靈敏的髮少年側身一跳,剛好就這麼與可能全身被刀刃刺穿的命運說再見,他站穩了腳步,抬起頭時終於看到了除了自家友人外另一名呆愣中的少年。

  “嗯?你好。”

  十分自然的就笑著打起招呼來了,正當髮少年基於禮節打算回話之際,由上往下,一本磚塊書直直的往髮少年飛去,但是被輕易的接住了。

  “被這砸到很痛耶,雪見。”

  “就是瞄準你丟的啊。”似乎也對於書被接住這件事情沒什麼訝異感,被稱作「雪見」的「少女」自樹上跳了下來,“既然抓到了就快點把那堆陷阱處理掉,不要給其他人添麻煩。”

  “說的也是。”髮少年點點頭。

  “那個……”
  “?啊啊…我是雪見,他是我的隊友修夜。”
  “叫我阿修就可以了~。”
  “這樣……啊……!?”

  藍髮「少女」轉過身來,直到剛才還無法看出來的身高差不多和自己一樣,可能矮了一些,而從那身色與紅色裝飾的服飾來判斷職業應該是祭司……不過這些事都不重要了,最大的重點是───

  坐在樹上時,完全無法細分的微妙角度。
  其實不是藍髮「少女」,應該是藍髮「少年」才對。

  …………咦?
  不是吧吧吧吧吧吧Q口Q────

  終於意識到這個殘酷現實的髮少年華麗麗的當機了。





曜和修和雪見 其之二//
家庭教育。



  “弟妹?”
  “嗯,兩個弟弟和一個妹妹。”

  他們都很可愛喔,是我最重要最重要的家人呢。
  像是描述著最世界上最珍貴的寶物那樣,髮少年溫柔的笑了。

  結束了一天的時程,應曜邀請到家裡吃飯的修和雪見幫忙提著裝有食材的袋子,走在髮少年的旁邊,默默聽著他敘述關於家庭的種種。

  逐漸沒入寂靜的道路,夕陽橘紅色的光輝暖暖的照在三人的身上。

  “金髮的純是老二,雖然有點迷糊但是個溫柔的好孩子,髮的庫古是老三,都快比我這個大哥能幹了呢,還有小妹悠,是個很可愛很體貼的孩子哦!”曜滔滔不絕的說著,“大家感情都很好,又很聽話,所以我才能放心出門工作……啊,就是那棟房子!”

  說得興高采烈的髮少年稍微加快了腳步,指著不遠處的一棟兩層樓高的房子,乾淨外貌看起來明顯經歷了多年時光的洗禮,是一棟年齡古老卻經過妥善打理的大房子。

  “……?阿曜,門前好像有人。”髮少年說道。

  隨著修的話,三人的目光一同轉向房門口,越走近越清楚的小小身影,原來是一個長相可愛的金髮孩子,原本還乖乖的正跪在門前,一看見髮少年立即滿臉開心的跳了起來。

  “曜曜!你回來啦!”

  “喔,我回來了!”髮少年不疑有他的伸手摸了摸金髮孩子的頭,“是說純你怎麼跪在門外?”

  ──又?也就是說不是第一次這樣…?
  後面的修和雪見微妙的互看了一眼。

  “因為不小心把洗好的衣服弄髒了,就被庫古叫出來罰跪了哈哈……”如此說著,金髮的孩子不好意思的搔了搔頭髮,一雙湛藍雙眸總算注意到了自家大哥後面的兩人,轉頭朝著門內喊著:“庫古~曜曜回來了哦!還有客人呢快開門啦!”

  先是腳步聲,過了一會,從開啟的門後探出一張笑起來應該很可愛的臉。

  “………歡迎回來,大哥。”髮的孩子說道,也朝修和雪見點頭致意,側開身子讓出位置讓三人進入,“請進──然後二哥你繼續罰跪。”

  “咦咦庫古不要這樣啦Q口Q”
  “嘛嘛,算了啦,哪?大家都進來吧。”

  髮少年笑著出來打圓場,先是摸了摸髮孩子的頭,然後一把拎起還抱在自己腰上的金髮孩子,示意自己身後的二人組往屋裡走。

  ──兄弟間感情…很好?
  「真的沒問題嗎」,修和雪見兩人的表情正明確的表達著這樣的意思。

  “大哥歡迎回來~。”

  進入客廳,沙發上一名容貌可愛的嬌小女孩笑著說,頭上一對柔軟的貓耳朵抖啊抖的晃著,然後有些好奇的將目光放到兩位客人的身上,注意到的曜笑了笑。

  “這位是修。”曜介紹著,“然後這位是雪見,他們是我的朋友哦!”

  三個孩子帶著不同的表情一同將視線放了過來,修很是適應的朝他們溫和微笑,相反雪見則有些不知道該擺什麼反應才好,只是略微的點了點頭。

  就在曜招呼兩人坐下來後打算去準備晚餐,而庫古已經在一旁泡茶,坐在修和雪見對面的兩個孩子交頭接耳的說著些什麼,望了望雪見,然後金髮的孩子突然像是明白了什麼似的大力垂掌。

  “也就是說這個漂亮的姐姐就是曜曜喜歡的人?”

  此話一出,頓時一室無聲。

  始終沒看清氣氛的純。
  面無表情搖了搖頭的庫古。
  故作無奈聳聳肩的悠。
  差點將盤子砸到地上表情全寫臉上的曜。
  反應過來後努力隱忍著笑的修。

  以及,難得滿臉燦爛笑容的雪見。

  額角青筋,“………我說阿曜,你的教育是不是有哪裡出差錯了?”
  死命陪笑,“雪、雪見你冷靜一點好可怕………QAQ”





曜和修和雪見 其之三//
溫馨風格暴走。



  轉身離開了聚集著許多人群的熱鬧街道,藍髮少年拐入無人的小巷道,看似隨意的在錯綜的巷弄中四處走動著,只是要尋找的人早就已經跑得不見蹤影,該幫忙的傢伙喊著有點事要解決也跑掉了──為什麼變成這樣啊。

  手裡持著被主人遺忘的斧頭,藍髮少年臉上帶著幾分無奈的神情。
  十幾分鐘前發生的事情到現在還讓他的胃在隱隱作痛。

  “……不過──”

  無論是那張無表情的臉也好、握緊的拳頭也好、毫不留情大力扔出的武器也好。
  還是第一次,看見那傢伙這麼生氣哪。

  終於走出了被陰影遮蔽的巷子,迎面而來的是教堂區域內讓陽光照得閃閃翠的樹木們,金色的光點隨著沙沙的風聲在地面上變換成不同的模樣,照髮少年的說法則是:如同數百閃亮的星群被敲碎後散落一地。

  這樣美麗的風景裡,藍髮少年注意到了某個不太一樣、散發著懊悔磁場的角落。

  雖然只是碰巧,這麼輕易就讓人找到那幹麻還要逃跑。雪見有些好笑的看著不遠處某棵蒼翠大樹下,正以雙手抱膝坐姿縮著身子,將頭埋入雙臂間的鬱卒少年。

  藍髮少年輕輕的嘆了口氣,走了過去。

  “阿曜。”
  “!──雪見、你怎麼……”

  看清來者,髮少年訝異的眨了眨眼。

  話沒了下文,髮少年一向溫和的臉上露出如同被拋棄的小狗那樣的神情,與先前令人驚嘆的氣勢完全不同,應該說就算說出去也沒人相信吧,完全沒有辦法和剛才在大街上暴怒丟斧的那個人聯想在一起。

  ──我就算了,不准……再說雪見和阿修的壞話。

  “來找你的。”無視反應,藍髮少年逕自在旁邊坐了下來,“冷靜一點了嗎?”

  “嗯………”
  曜弱弱的笑了笑,“抱歉,給你添麻煩了。”

  “是啊,要把卡死在牆上的斧頭拆下來還真是挺麻煩的。”
  “…………。”
  “搬著斧頭過來找你也很麻煩……沒想到看你拿那麼輕鬆居然這麼重。”
  “真的很抱歉──咦、耶?雪、雪見?”

  低著頭,突然貼上臉頰的溫度讓曜一下子慌了手腳,那是比自己的體溫要來的略低的溫度,那是雪見的手,就像是要硬將兩人的視線對上那樣,以雙手捧著他的臉強迫他正視著彼此的臉。

  海藍色的眼睛裡映著他的倒影,曜注意到對方的表情和平常一樣。
  總是帶著平穩的氣息,以及……、

  “不過最麻煩的果然是你這張哭喪臉了笨蛋阿曜。”邊說著藍髮少年動手捏上對方的臉頰,“……不准再逃跑了,就算是要道歉也得看著我和阿修說才對吧。”

  “咦………?”

  哎,又是那張呆呆的表情……
  藍髮少年嘆了口氣,“雖然行為確實不太妥當,但我並不認為你有做錯。”

  注意到對方彷若錯覺的豎起了狗狗耳朵那樣有些驚喜的望著自己,雪見鬆開了手,但視線沒有離開髮少年的臉。

  “……不過這可不是在誇獎你喔。嘛……雖然不打算和那些人計較,但是果然聽著會有點惱火吧。所以你那樣為了我和阿修生氣──我想……我應該是要和你說聲「謝謝」吧?”

  注視著,感覺有些難為情的目光,然後,輕輕的牽起嘴角。

  笑 容 。
  髮少年睜大了眼。

  ──不是錯覺對吧?有一點、溫柔的意味吧?
  ──哪、我果然還是……

  髮少年沒有說話,只是再次低下頭,而肩膀大力的顫抖著,旁邊的藍髮少年少見的慌了起來,畢竟安慰別人本來就不是他所擅長的事項,“……阿曜?喂、你不會在哭吧?”

  糟糕。
  這種時候要說什麼才好──

  “……雪見、……我,我果然還是很喜歡你!最喜歡了!!

  “唔喔不要撲過來你這笨蛋!!


  這什麼鬼的力道居然完全掙脫不開。
  真是夠了。雪見放棄似的鬆開了手,任由髮少年繼續摟在自己身上。


  “什麼什麼,你們在玩摔角嗎?”

  以角度來說是頭頂上,被撲倒在草地上的藍髮少年仰起頭,看見來者正溫和的朝他們露出笑容,然後在兩人身旁蹲下身子。

  “……怎麼看都不是吧,來的正好把他給我抓走。”
  “嘛嘛,這可是阿曜愛的表現喔。”
  “是麼那讓他也這樣撲到你身上好了。”
  “這麼猛烈的愛我可敬謝不敏呢,還是該說是雪見only?”

  放棄辯論,藍髮少年同樣以沒輒的目光看向髮少年,“……對了,你跑哪去了?”

  “嗯……大概類似摔角之類的?不過人數多了點啦哈哈。”

  紫色的眼睛輕輕瞇起,髮少年仍舊溫和的笑著,然後伸手摸摸壓在雪見胸口的那顆色腦袋。任誰來都聽得出那莫名的謊言吧──再說要去打架就不要給我受傷回來啊笨蛋。

  “……都好啦。說真的把這笨蛋給我弄走,然後把手給我,受傷了吧。”
  “…………。”
  “……幹嘛、那個目光。”

  “雪見真的好溫柔哦對吧阿曜~?”燦笑。

  “嗯………”→還在哭。
  “不准附和,然後給我起來。”

























-----------------------------------------------------* END.10.02.04


爆字數了(咦)
是說大哥被我寫的這麼笨真的好嗎雖然很可愛WW(夠了你)
雪見好不憫(很多意義上)但我還是最愛你了!!(走開)

然後最近沉溺到很多東西裡面去了,靈魂一時半刻還沒有要回來的意思(!?)
對於有在等PM文的讀者我十分的抱歉(掩面)→給我有誠意一點啊渾蛋囧


関連記事

Category : [うちの子]RO
Posted by on  | 2 comments  0 trackback

2 Comments

 says..."No title"
終於給我等到了!!!

可惡大哥怎麼會笨得這麼可愛啊啊啊!!!!!
然後阿蠢跪的好我喜歡>////<(去死
雪見一整個苦勞喔天啊XD
阿修也好辛苦(忍笑的意味

突然發現小悠是整家裡面歪的最過火得一隻XDD
2010.02.04 22:14 | URL | #- [edit]
涼 says..."No title"
> 

XDDD
本來想等你也更新了再來回(靠)

管它是蠢蠢的大哥還是跪在門外的阿純還是苦勞雪見還是辛苦的阿修還是上樑不正下樑歪(?)的小悠相信我真的很愛他們啊!!!!(激動握拳)→講到都不相信了啦喂囧

也期待你的新篇喔喔WW
2010.02.07 22:34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blackelf.blog91.fc2.com/tb.php/308-e30dce4e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