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群棲欲。 |

藍微塵二夜







#自創注意報
#江戶架空
#自家孩子大愛











微塵二夜
〔春〕 勿忘草。花期は三月から七月頃。薄紫の五弁の花をつける。










02.
〔秋〕 初秋に赤い実をつける。江戸時代には堕胎剤として利用されていた。花言葉は偽り。



  冥月夜,那手持著彼岸燈火而來,白角的鬼子。
  ─────嗚呼,鬼之子喲,是會帶來不幸的孩子。





  那是初秋時候的事情了。
  河岸旁野生的鬼燈草已在廢棄的竹架枝上結滿了紅果,旁邊,站著一個銀髮的孩子。

  那孩子,有著比起同齡的小孩們還要更為纖長高挑的身軀,像是從未見日的慘白四肢上卻全是輕重程度不一的傷口,地平線那端就要殞落的夕陽將他的影子拉到很遠很遠的地方。面無表情的孩子一把扯下右眼處早已鬆落的繃帶,雙手捂住了臉,倔降地咬住下唇直至見血。


  鬼之子。
  (那個被情郎拋棄的女人,不顧一切生下來的孩子,竟是鬼子啊──)


  “……怎麼看都只是一個普通的孩子啊。”

  橋上正注視著這一幕的藍髮青年低語道,想起了方才藥舖裡幾個奉公人八卦謠言似的談話內容,輕輕的皺起了眉頭:話說回來那些傷,是被附近的孩子欺負了吧……不,應該不單單只是欺負而已──

  “──哪,雪見。”
  紅髮的孩子像是思考許久的仰起頭,拉了拉身旁人的衣袖,“我們不能帶他一起走嗎?”

  被稱作「雪見」的青年微微地露出苦笑,什麼也沒說,只是拍了拍孩子小小的腦袋。
  孩子眨了眨眼,攬住了放在自己頭上的手,握在兩手掌裡。

  而那銀髮的孩子依舊靜靜的佇立在鬼燈叢旁。


  “────喂──雪見!流火!”
  橋的對岸快步走來一名穿著深色裝束的黑髮青年,他高聲喚著站在橋中央處的兩人。

  “抱歉啊,被舖子拖住了……對了這個,人家給的糖餅。”黑髮青年說著將手裡的盒子交給身旁的藍髮青年,有些不滿的抱怨,“扯那麼久卻什麼也沒問出來,一看就知道有問題。啊-啊──看來這幾天要辛勤地來回奔波了呢。老頭也真是會使喚人。”

  “別抱怨了。既然要接任頭子的職位,就好好做榜樣給部下看看吧。”
  “那些都是老頭擅自決定的啦……”

  心裡知道友人還為了接班人這件事情在鬧彆扭,雪見無奈的笑了,跟著重新將目光放回橋下,“……我說阿修,岸旁的那個孩子………”

  “孩子?………啊啊,我剛才沿路也聽說了不少……”黑髮青年也朝橋下看了一眼,似乎覺得有些難以開口,“不管再怎麼說終究是個孩子,我想……對他而言可怕的反而不是鬼怪妖物,而是身旁人殘酷冷漠的責難言語吧。”

  “因為人的心,才是世界上最可怕的東西啊。”

  黑髮青年結論似的說道,低下頭看見一雙紫色的大眼睛疑惑的望著自己,他笑著摸了摸紅髮孩子的頭,“哈哈,小孩子不用懂也沒關係。”

  “阿修。”紅髮孩子跩住青年的手,問了和剛才一樣的問題,“不能帶他走嗎?”

  “………………。”
  “………………。”

  兩個大人沉默了一會。

  “嗯……反正是沒有什麼戶籍遷居之類問題,讓一個孩子流落在外頭受人欺負也真是有點……嘛,雪見,你怎麼看?”

  修夜抬起頭望著藍髮青年,而雪見則以一臉「我早知道會這樣」的神情回望,“我想想呢,就是要騰出一間空房,還有多一張嘴吃飯,跟著是教育問題……啊,看起來某人似乎有理由更認真工作了呢。”

  “唔喔,那事不宜遲………”黑髮青年點頭點,說著就打算跨過欄杆翻下橋去,“喂──那邊那個銀色頭髮的小鬼,對,就是你!──-、是說有必要逃跑嗎!?

  “真是………我沒有要對你做什麼啦!等等!”


  “這樣說感覺不就更可疑了麼………。”後方兩人目送著髮青年又喊又叫的跳下橋去追趕那銀髮的孩子,又互看了一眼,都忍不住輕笑出聲。

  “雪見。”
  “嗯?”
  “那個紅色的果實也是藥材嗎?我在藥舖裡見過。”
  “………那種植物的名字叫做「鬼燈」。”

  那是,為了那些不得不墮胎的女子們和她們肚子裡頭,那些不被祝福的孩子而存在的。

  “好漂亮的植物,就像是火焰一樣!”
  “是啊,就和你的名字一樣,是美麗的火之紅。”


  (小小的鬼之子,你在這裡見到了什麼呢?)
  (──鬼燈啊鬼燈,彼岸的燈火,請引領那些不幸的靈魂走過險惡的三途之川吧。)



  紅色的果實結在失去葉庇護的枯枝上,隨著逐漸入夜的清風輕輕擺蕩,映在水面上就如同就像是一朵朵微弱的燈之火,一個漣漪就能讓小小火苗熄滅。

  不過天都要黑了,那兩個人是追到什麼地方去了?
  藍髮青年說著往前走了一步,搜尋似的往遠方的街巷看去。


  “……雪見。”
  “嗯-又怎麼了?”
  “我們會一直在一起嗎?和阿修,還有那個銀髮的哥哥。”

  雪見輕輕牽起孩子的手,“流火,總有一天你會長大,學習怎麼獨當一面,和心儀的女孩子結婚生子,也可能會離開江戶到處去旅行……到那個時候,等到你有了屬於自己的生活,或許就沒心思惦記我們了。”

  “……如果長大就不能和你們在一起,那我不要。”
  “真是個傻孩子,為這個鬧什麼彆扭啊。”
  “!?…等、雪見!?你幹麻啦?”
  “好了,別亂動,等等摔下去了我可不管。”

  藍髮青年笑了,冷不妨的抱起了身高才到自己腰部的孩子,小心地讓他站在木欄杆上頭。無視正發出微弱抗議的流火,雪見指了指不遠處兩個牽著手,一高一矮的人影,“看,那裡,阿修帶著那個孩子回來了。”

  “唔………。”流火點點頭。

  逐漸走近小橋的人影容貌越來越清楚,黑髮青年的臉上多了塊擦傷,笑著朝他們大力的揮了揮手,而他身旁的銀髮少年披著略大的外衣,手讓修夜緊緊牽著。

  “流火。”
  “雖然未必會一直在一起,但我們已成為家人這一點,永遠不變。”

  側過頭藍髮青年溫柔地說著,再度拉起了孩子的手:“那麼,和我們的新家人一起回去吧。”

  “───嗯。”
  低聲回應,孩子緊緊的回握住了那隻溫暖的手。




  不論何時、不管發生什麼,就算是要經歷殘酷的生離死別,都請你朝著向陽處走下去。
  而如果你回頭,就會發現我們一直都在你的身後。


  我親愛的家人們。































-----------------------------------------------------* END.10.11.05

春完就秋…這系列真是超跳痛的XDD
這次是幼馴染組(約20歲時)和兩個小鬼(一只11一只9)的故事(笑)

………話說回來你什麼時後要給我人設(妳滾


〔藍微塵〕
春天的季語,也就是勿望草

〔鬼燈〕
秋天的季語,在秋時結紅色果實,因形狀似燈籠而得名,果實可食,但地下茎有毒,在江戶時代被當作給妓女們用的墮胎藥。花語是虛偽

〔與力〕
輔佐町奉行的一種官職,類似於現代的警察署長。在都市中行使行政,司法和警察的職責

〔奉公人〕
也就是雇工、店員,又分為武家和商家的兩種

関連記事

Posted by on  | 0 comments  0 trackback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blackelf.blog91.fc2.com/tb.php/334-1337af08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