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棲欲。

MENU

白旗の救難信号 APH×菲利奇亞諾主/全體








# ヘタ鬼派生
# 捏有捏造有死亡有注意報













“菲利君,你有哪裡會痛嗎?”
“………咩,不要緊喲菊,我哪裡都不痛哦。”




白旗の救難信号










  “是我的錯………。”

  菲利奇亞諾輕聲這麼說的時候,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才得以抑制又要從眼裡滑落的淚水,“是我……不該把大家帶來這裡的。怎麼辦。對不起。除了道歉之外我什麼都做不了……”

  任由那雙顫抖的手放在自己剛作過包紮的臂上,就算現在是手傷會因此讓自己更加痛不欲生,基爾伯特想自己也絕對無法推開這個孩子的吧。他展了展因疼痛而皺起的眉頭,朝菲利奇亞諾笑了。

  “啊啊小菲利別哭了,這不是誰的錯,沒事的,大家都還好好的不是麼。”基爾伯特輕碰著那頭同樣沾染鮮血的小腦袋,手指梳理著柔軟的褐色髮絲,“大家都在這裡呢,在一起的話總能想出什麼辦法,一定能夠從這裡出去的。”

  邊說著基爾伯特回過頭去,朝另一端各自卧坐的夥伴們喊著,“我說你們這些傢伙也說點什麼來吧!本大爺什麼都好就是不會應付眼淚哪。”

  “哎呀那就交給哥哥我來吧。”
  “……你還是閃邊去吧鬍子渾蛋。”
  “咦難不成亞瑟你會安慰人麼哈哈。”
  “唔,吵死了阿爾…!”
  “你們好吵阿魯,別又嚇到非利了阿魯。”
  “哎呀,大家別吵架嘛。”

  角落的菲利奇亞諾仍低著頭,夥伴們的聲音讓他忍不住露出了微笑,只是一牽起嘴角溫熱的眼淚就悄悄的滑過了臉頰,落在基爾伯特臂上的白布上,烙出數個小小的深色圓圈。

  “菲利君?還好吧?”
  是菊的聲音,黑髮青年溫柔的以手拍了拍菲利奇亞諾貓一樣弓起的背脊。

  “咩,菊………嗯,不要緊了喲。”
  “嗯,那就抬起頭來吧,菲利君。基爾伯特先生和路德維希先生都很擔心呢。”
  “對、對不起,說了軟弱的話……沒事了,沒事了喲。”

  “沒事的話就別縮在角落了,抬起頭來吧菲利。”路德維希輕聲說著,要說他比自家哥哥更不懂安慰別人這一套原理,尤其是面對總在瑟瑟發抖小動物一樣的菲利奇亞諾。

  “嗯,讓基爾哥哥和路德…啊、讓大家擔心了對不起。”

  菲利奇亞諾用力抹了抹眼睛,抬起頭來想和平常一樣呆呆的笑,睜開眼卻看到夥伴們一個個都正溫和的笑著,朝他笑。突然他有些愣住了,這時基爾伯特又摸了摸他的頭,笑著說:“看吧,沒事的,大家都在嘛!我們一定會一起從這裡出去的!”


  我們一定會一起從這裡出去的。
  嗯,大家一起,要一起離開這裡。

  終究他還是無法停止眼淚再次落下,模糊了視線。








  ───我們要一起離開這裡。


  “呼………抱歉。看來我,是到此為止了。”

  黑髮青年輕聲說著,自胸腔處開始延伸的黏膩鮮血沾滿了白色的地面,白色的鋼琴,面前那雙明亮的,琥珀顏色的眼睛。

  菲利奇亞諾在黑髮青年面前跪了下來。哽咽。

  “不、不要說這種話啊!等我一下、現在馬上就用這旗子做繃帶替你止血……!”

  “不用了……不用了。已經不行了。時間也已經,所剩無幾了……”菊無力的說,微微抬起頭在黑暗中探尋著聲音的來源,“請走吧。還請無論如何,不要告訴其他人我的事情。”

  “還好,我到這裡來的事……他們已經忘記了。就讓我這樣………”

  菲利奇亞諾向前傾身,大力按住了菊的手,“那才是肯定做不到的不是麼!等我…我馬上做繃帶給你!!拜託了!”

  “菲利君。”

  菊反握住那隻不停顫抖的手,平靜的喚著對方的名字。

  “什…麼………?”
  “你的白旗,已經沒有了吧?為了替大家包紮,已經全部用完了。”

  “不…還、還有喲。哪,你看!現在做好了喲,立刻就幫你包紮!!”菲利奇亞諾大力搖著頭,早就哭了出來,“不要…不要啊菊!我什麼都會做!什麼都會去做的!!所以拜託你,再堅持一下下啊!”

  “菲利君真的很溫柔呢。”

  菊笑了。
  很輕很溫柔的笑了。

  “但是呢,就算這雙眼睛已經應不出任何事物……起碼你在說謊這點,我還是知道的。”
  “……!…菊………!”

  黑髮青年握著自己手的力道逐漸減弱,菲利奇亞諾發現了,他以兩手覆住菊的手,死死的握著,直到指節生疼,流出鮮血來。

  “好不……甘心……”菊這樣說著,輕輕的閉起了眼睛,像是好多個夜裡在菲利奇亞諾的身旁,三個人一起數星星,聊著天,最後在好晚好晚的深夜裡,在總是任性的說不想睡的自己的身旁,菊輕輕靠在自己肩上睡著,那樣,平靜的閉起了眼睛。


  “沒能到最後……和大家一起從這裡……──…”








  ───要一起離開這裡……


  “抱歉哪阿魯。我也要…在這裡脫隊了呢阿魯。”

  王耀按著作廢的手臂靠在牆邊,任由滿身的鮮血淌流,他抬起頭看著菲利奇亞諾和基爾伯特,如此笑著說道。

  “就算只是打開了一個新的突破口也好……真是太好了呢。”

  伊凡低下頭輕輕的笑著,以同樣近乎破爛的身軀微弱而頑強的支撐著靠在自己身上的法蘭西斯,想必是即使想要移動,也已經做不到了吧。

  “走吧小菲利。別哭了快走吧。”法蘭西斯和平時一樣溫柔的朝菲利奇亞諾笑了,“繼續留在這裡的話……說不定那個怪物又要出現了。”

  “但是…………”

  我怎麼可能丟下你們呢。怎麼可以。

  菲利奇亞諾哽咽的說不出話,只是一個勁的以手抹去眼淚,他執拗地撐著幾乎沒有力量的身體站在金髮青年的面前,動不了,也無法動。

  “………基爾伯特。小菲利的事可就拜託給你了喔,這孩子雖然逃跑很迅速,但打起來絕對不是那個怪物的對手啊。”法蘭西斯試圖伸出手卻做不到,他彷彿自嘲似的皺了皺眉,天藍色的眼眸望向了站於菲利奇亞諾身後,緊握著拳頭的銀髮青年。

  “我知道了,交給我吧。”彷彿要讓其安心般,基爾伯特堅定的點了點頭。

  法蘭西斯笑了,朝基爾伯特輕點頭,在彼此眼神交會的最後一秒裡,就那麼一瞬間而已,基爾伯特感覺到一種難受的心疼,他知道那是什麼,是死亡啊,是自己這幾百個世紀以來的朋友面臨死亡的緣故啊。

  “………法……──…”
  “………………。”

  基爾伯特好不容易開了口,卻只能在見到金髮青年安祥的面容時,再次咬緊牙根將那些悲傷和心痛給死命壓抑下去。

  “法蘭西斯哥哥?”
  “………………。”

  菲利奇亞諾的腳像是生了根一樣站在原地,纖細的肩膀大力顫抖著,他甚至不敢彎下身去確認法蘭西斯的心跳。基爾伯特猶豫了一下,還是走過來按住菲利奇亞諾的肩。

  “快走。別讓我們的努力白費啊。”伊凡紫色的眼睛平靜看著菲利奇亞諾,故意用著刻薄的語氣說道,“你真的是,很不甘脆呢。”

  “就算你留在這裡也是礙事阿魯。快點走到哪裡去都好。”

  王耀以一種正望著迷路孩子的眼神看著面前的兩人,然後他如此說道,催促著還哭個不停的菲利奇亞諾:走吧,快點走吧。

  基爾伯特牽起菲利奇亞諾的手。

  “小菲利。走吧。從這裡出去吧。”
  “………………。”

  菲利奇亞諾哭著搖頭,但他沒辦法,沒有辦法了,只能乖乖的讓基爾伯特拉著走,回過頭時看見王耀和伊凡兩個人都笑了,低著頭,像是安心似的笑著。他只能不停的抹去眼淚,希望能將三人的身影都深深的印在這雙早已紅腫不堪的眼中。

  法蘭西斯哥哥、耀大哥、伊凡────…


  “真是適合當壞人呢阿魯。你啊。”
  “你不也是,演技還不差呢。”

  王耀和伊凡兩個人勉強抬起頭互看了一眼,笑了。

  “要快點……找到菊阿魯……也不知道在這種地方什麼時候……我又會忘記………”
  “………耀君?”
  “………………。”

  紫色的眼睛終於也閉上了,“啊-啊-……就算在這種地方……”


  “……我還是一個人、嗎………”








  ───要一起、………


  “嗯,所以說,別管我們了。快點從這裡出去,然後呼喚救援吧。”

  阿爾弗雷德拖著全是傷痕的身軀,輕輕的坐在染著鮮血的床鋪上,而身旁,躺著早已死去,身軀冰冷的亞瑟和馬修。他低聲說著,手指輕拂過金髮青年的瀏海。

  “等等!在這期間如果阿爾也被打敗、發生無可挽回的事情的話……!”

  菲利奇亞諾拉住阿爾的手,幾乎是以懇求的語氣說著,拜託你不要這樣做,我們的夥伴……已經………所剩無幾了啊………。

  “已經足夠了。”

  阿爾弗雷德回過頭,以一種極其溫柔的目光凝視著深深熟睡的兩人,“而且,我想留在他們兩人的身邊。”

  “阿爾…………。”

  “啊啊…不是啦。”金髮青年說著笑了,有些苦澀的,“因為他們已經再也聽不到了,所以我才直說了………”

  “我啊,想留在他們的身邊。”
  “直到我的終焉來臨。”

  阿爾弗雷德彎下腰,將亞瑟和馬修輕輕摟入懷裡。

  “他們兩個,都是我最重要的人。”


  略帶哽咽的聲音。菲利奇亞諾凝視著阿爾弗雷德的背影,用力握起了拳頭。

  “都是為了……都是為了要掩護我才───”
  “哈哈,也是呢。確實我已經連動一下都做不到了呢。”
  “………………。”
  “但是,我並沒有做錯。”
  “………………。”
  “我並不後悔喔。”
  “…………嗚………”

  阿爾弗雷德有點無奈的看著拼死擦眼淚的菲利奇亞諾,笑著,然後說:“加油啊,我會為你的幸運而祈禱的。”


  從這裡出去吧,菲利奇亞諾。
  你和路德還有基爾伯特一起,從這裡出去吧。

  我會一直替你們祈禱的。








  ───………要一……起───…


  “鑰匙,拿回來了哪。”

  藉由弟弟的勉強支撐,基爾伯特那麼爽朗的朝菲利奇亞諾笑道,揚了揚被他緊握在掌裡同樣沾滿血跡的銀鑰匙。

  “喂,別哭了。拼上性命好不容易拿回來的,再高興一點吧。”

  路德維希說著,表情無奈的看著馬上又要哭出來的菲利奇亞諾,他知道靠在自己肩上基爾伯特似乎也已經到了極限,他悄悄按住了哥哥置於地面的那隻手,握住。啊啊這兩個人,怎麼就讓他這麼心疼呢。

  “為什麼要說謊啊……。你們兩個,僅僅是看上去就……已經……”

  菲利奇亞諾在他們面前跪了下來,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彷彿被獨自一人扔在崖口,只要向後仰下方就是萬丈深淵那樣:拜託了,求你們不要丟下我一人,因為那樣的話我真的就成為一無所有。

  “是呢。那大概是……和你瞞著大家都已經死去這個事實的理由,一樣吧。”
  “你知……道……!”

  基爾伯特將鑰匙交給了菲利奇亞諾,還不忘用手輕柔的拍了拍對方的頭,那就像是在說:對不起啊,小菲利。菲利奇亞諾淚眼迷濛的抬起頭,於是基爾伯特就對他笑了,溫柔的紫紅色在眼前逐漸暈開。

  “哈哈……那…麼、路德。我們就在這裡…稍微的,休息一下吧。還真是累死了呢……”

  說著基爾伯特將身軀向路德維希靠去,閉起了眼。

  “說的也是呢,哥哥。”路德維希看著面前的菲利奇亞諾,“你就先走吧。我馬上就會追上去的。”

  “為什麼……!我不要!”

  菲利奇亞諾向前伸出手,用力摟住了路德維希和基爾伯特,“反正都已經不行了!我也要留下!!”

  “不聽話……的傢伙哪……給我出去……繞操場跑、十圈………”
  “………去…吧…快點、再不快走的話……又會被追上的哦…?”

  兩個人都用著僅剩的那一點力氣,想要推開菲利奇亞諾。可察覺到這點的菲利奇亞諾,卻將兩人抱得更緊了。

  “好…!!我會跑的!!!幾圈也好、幾十圈也好!!多遠我都跑!”
  “可是我跑的話、那樣的話路德你、……”
  “一定要來……抓我………”

  “………………。”
  “基爾哥、哥………”
  “………………。”
  “……路……德……嗚………──…”






  ───我們要一起離開這裡。
  ───說好了,大家要一起,離開這裡啊。





  “………回去。”
  “將時間倒回去啊!!


  ───就算繞著不同的路走,不管怎麼樣大家還是會消失。


  “如果我沒有聽到什麼傳聞的話……”
  “如果我沒有跑去告訴阿爾的話、”


  ───啊啊不行啊。不更加、努力一點的話。


  “下一句台詞是什麼?”
  “下一次,是誰會有生命危險?”
  “下一步,該做出的決定……又是什麼?”


  ───我還要犯下多少次同樣的錯誤。
  ───還要說多少次同樣的台詞。
  ───還要多少次,眼睜睜的看著同伴在面前,一個個的死去。



  “到底該怎麼辦?要怎麼做?”
  “究竟要怎麼樣,才可以讓大家從這裡───…”








  “看吧,沒事的,大家都在嘛!我們一定會一起從這裡出去的!”
  “所以小菲利,不要哭了。”

























-----------------------------------------------------* END.10.11.23

還真是沒想到自己會因為ヘタ鬼而回萌APH呢XD
至於什麼是ヘタ鬼,簡單說起來是三次元創作呢,嘛……大家上網搜尋一下就有了喲,微笑網上能看到目前進度

這篇是一回目世界的總結,其實我也只是照著劇情再次重新摹寫而已
到現在都忘不了第一次看到時帶給我的震撼,然後是悲傷,說真的也很久沒因為某樣作品而哭泣了
當然裡頭也不是只有悲傷而已,如果有人成功被我勾起興趣的話,就去找看看吧(笑)


関連記事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blackelf.blog91.fc2.com/tb.php/335-9805e9a3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