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群棲欲。 |

藍微塵三夜




#自創注意報
#江戶架空
#自家孩子大愛











微塵三夜
〔春〕 勿忘草。花期は三月から七月頃。薄紫の五弁の花をつける。










03.
〔〔夏〕 夏の俄か雨、日差しの強い日などに急速に発達した積乱雲が降らせる局地的な雨で、午後に多いことから夕立という。







  時間值約午之刻,在這町人很少經過的武家屋敷區,唯有一戶人家的門是敞開的,裝飾華麗的大門旁站著兩名守衛和一位看上去經驗老道且頗受人尊敬的老先生,以及正門前方手裡捧著摺疊布包的藍髮青年,似乎是正打算告辭的樣子。

  “如果有什麼問題請讓人來通知,我們會馬上處理的。”
  “哪裡的話,貴店的東西實在是沒什麼地方好讓人挑剔的,小姐也十分滿意的樣子。”
  “承蒙您的關照,小姐喜歡的話那是再好不過了。”
  “呵呵,下次也麻煩您了,老闆。”

  “我這邊才是,還請您繼續指教。”藍髮青年微微一笑,以良好的家教身段朝氣派大門前的老管家鞠躬,“那麼,我就先告辭了。”

  “啊啊,請一路小心。”

  告別了老管家,藍髮青年轉身走向寬廣的街道,沿路上幾個武士階級的人以有些疑惑的目光看了他幾眼。藍髮青年低下頭,腳步匆匆的繞進了一旁沒什麼人的小巷裡,走在這裡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被用什麼理由找碴,還是快點離開為妙。他想。


  走過高橋便回到了町內區域,這裡熱鬧的氣氛和方才的寂靜簡直是天壤之別,街道上滿是人潮,沿路兩旁的商家無不用心招攬著客人入店消費,處處是人們的談話聲和商販的叫賣聲,偶爾也會看見幾個孩子在河畔邊玩耍嬉鬧,就連貓狗都隨意就在路旁曬著日頭打起盹來───是一派標準的平穩日常景象。

  “接下來就順道去布匹商那看看吧。”青年抬起頭以手遮住陽光,有些受不了的低語:“話說回來這天氣還真是悶熱……”

  看來距離秋冬還遠著呢。雖然寒冬也教人難以忍受就是。
  藍髮青年在艷陽下微瞇起眼睛,重新邁開了步伐。






  ──






  “哎,小少爺不在啊。”

  坐於長椅上的黑髮青年大力揮動著手裡的團扇,紫黑色的衣袖隨意捲起自手臂,看來就一副剛在町內街上和人賽跑過的樣子。而事實也的確相去不遠,只不過青年辦的是更正經的活兒:捉捕逃亡者。

  “老闆替二少爺去藥舖那裡拿藥了。”橘髮的美麗女侍說著,邊將幾杯冰茶置於青年身旁的空位上,“修大人有什麼事情需要轉告嗎?”

  “別這麼鄭重其事的叫我大人啦薰,我可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傢伙呢。”黑髮青年爽朗笑道,拿起冒著冰涼水珠的茶杯,“也沒什麼,只是想順便和你們家老闆說聲人抓到了,讓他別整天擔心家裡女侍和小鬼會被綁走什麼的。”

  “頭子!”突然一名看來年紀還不過二五的青年自對街跑來,著普通商家打扮的他喘吁吁的湊上來在黑髮青年旁說道,“頭子,八丁堀的大爺們要您去一趟。”

  “啊啊、我知道了,稍微待一下馬上過去。”黑髮青年點點頭,也就順手遞了杯茶過去,將那青年拉到自己鄰座的位置上。

  “情況怎麼樣了?”

  “那罪犯似乎在剛才招共了其他黨羽,其中一個人好像在和泉橋附近出入的樣子。頭子,要我和岩井大哥先過去查看情況嗎?”

  “行兇的果然不止一個啊……那動作要快點,讓他逃到寺町區內就比較不好辦了。”被稱作頭子的黑髮青年想了想,又開口說道:“梅幸,你們還是先跟附近的寺廟都知會聲吧,人先抓到要緊,寺奉行那群人有什問題再說。”

  低應了聲「是」,名為梅幸的青年一口喝光了杯裡的茶水,便匆匆的又離開了。
  留著黑髮青年在那裡悠悠哉哉的喝茶。

  “大人,公務事不要緊嗎?”
  聽見問話聲髮青年側過頭去,只見橘髮少女又替他續了杯茶來。

  “不急不急──就等這場雨停了,我再走。”

  他接過茶杯,朝那位美麗的看板茶娘笑道。
  而就在青年語音剛落,原本該晴朗無雲的天空便如同惡作劇一般的落下了斗大的雨水。






  ──






  這場陣雨可說是毫無預兆的來臨,且下得既重又急,多數人都趕著步伐連忙進到屋子裡去了,有些已經淋濕的傢伙便選擇直接漫步在大雨中──後果十之八九會感冒吧──也有些來不及回家的人紛紛借了商販家的屋簷暫時躲躲雨。

  “這可真是傷腦筋呢………”

  綠髮青年搔搔頭,有些無奈的看著面前正盛開得燦爛的紫陽花叢,但現下沒有那種欣賞花的情逸致───他也是來不及回家的民眾之一,但已經離認識的藥店舖有些距離了,沒能走回去借隻傘,只好先躲在一石橋附近小規模的稻荷廟內。

  空氣裡滿是雨水特有的潮濕味道,些許的沖淡了夏日帶來的炎熱感,但說老實話他並不是很喜歡雨天的,腦中有關乎的記憶都不是什麼很美好的事情呢。………啊,砂糖和藥材碰到水也不是好玩事啊。他趕忙將手裡的紙包暫時放於壇前石塊上。

  這簡單的小石廟內剛好有著能容下一名成年男子的空間。不好意思了稻荷神大人,請稍微借我躲躲雨吧。青年邊想著朝神壇內的小狐狸石像合掌膜拜,跟著又向屋簷內退後一步。

  “……沒辦法了───。”

  正想著束手無策就只能等待了吧,青年再度抬起頭。
  道路前方除了原本的花風景外,那讓視線模糊的白雨陣中多了一抹藍色的身影。

  青年睜大了金褐色的眼睛,這讓他平時溫和的臉龐看起來意外的增添了幾分稚氣,似乎是懷疑自己看錯了影,他用力眨眨眼,那雨一樣迷濛而模糊,但藍色的身影卻離自己越來越近了。

  ───啊啊,難道說稻荷神您也替人牽紅線的嗎?

  隨著那朝自己所在的方向走來就愈發清楚的人影,綠髮青年忍不住在心中想著。
  腳步聲終於在自己面前停下了。


  “日安,栗屋的曜少爺。”
  那深色油紙傘下露出張眉目清秀的穩重面容,微微地朝他一笑。






  ──






  “請你也一起過來吧。”藍髮青年輕眨了眨同色系的眼睛,“前提是你不嫌一隻傘太擠的話。”


  “不、怎麼會呢。但這樣太麻煩您了……”
  “不要緊,我正好也會經過栗屋。”

  藍髮青年搖搖頭,不慢不緊的說道,向他走了過來。

  “非常不好意思……那麼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這不是值得如此道謝的大事,你太客氣了。”

  綠髮青年暗自沉吟了一會,最後他將紙包揣在懷裡朝對方禮貌鞠躬,藍髮青年輕聲笑了。你就和阿修說的一樣是個認真而老實的人呢。他這麼說,語氣中不帶任何嘲諷成分,只是單純的感言:但還請不必見外,同和阿修一樣的態度對我便可。

  待對方走近,藍髮青年以單手稍微舉高了油紙傘,好讓這位比自己高上半顆頭多的青年不被雨水淋到,可傘下空間原本就有限,無法完全的容下兩名男子。曜微微看了一眼對方很快地被雨水淋濕的肩頭,輕皺眉,他停下腳步。

  “……………?”藍髮青年側過頭給他一個不解的眼神。

  “啊、那個,請等一下。”綠髮青年突然湊近對方,伸手握過傘柄,這舉動嚇了藍髮青年一跳,“還是請讓我來撐傘吧,雪見先生。”

  綠髮青年說著,溫柔的笑了。“看,都讓您都淋到雨了不是麼。”

  “雖然是這樣沒錯…但是你不也是───”
  “我的話只要東西不碰水就行了。請您再靠過來一些。”
  “……………………。”
  “雪見先生?”

  ───糟糕,我該不是讓他感到不愉快了吧?
  曜在心裡暗忖,不禁有些擔憂起來。

  “雪…───哇啊!”

  “……真是,這樣就本末倒置了吧。”沒想到藍髮青年硬是拉著對方手腕將綠髮青年給拉靠近自己,也就是傘中心,看著對方一臉呆呆的臉他忍不住笑了出來,“我的本意可不是要讓你淋雨呢。還有剛才那番話───應該去說給心儀的女孩子聽哦?”

  “雪、雪見先生……!”會過意的綠髮青年紅了一張臉。

  雪見望著曜瞇起眼睛輕輕的笑,那樣子讓綠髮青年有些看傻了眼;雖然打從第一次見面就覺得這個人真的很漂亮,漂亮得耀眼卻沒有自覺。……仔細一想說個男人漂亮什麼的鐵定會讓對方不高興吧,曜有時想來也覺得自己的想法是不是太過膚淺了。喜歡與討厭,這兩者都不是可以輕易說出口的東西啊。


  “啊對不起、我沒有要取笑你的意思…走吧。”
  “……唔,可是您明明一直在笑不是嘛………。”

  綠髮青年感到愈發不好意思起來,他忍不住將目光移向前方,心裡則是悲喜相參;一方面因為見到了對方這樣的表情而開心,另一方面又因為不被當一回事而覺得有些難過。

  “………………。”
  “………………。”

  兩個人就這麼維持著微妙而接近的距離走在雨中,連腳步聲都快讓雨聲給掩蓋住了。
  綠髮青年不時悄悄地將目光望向藍髮青年,不知為何,心臟感到溫柔又疼痛。

  “………雪見先生。”
  “嗯-?”

  藍髮青年仰起頭來看著他。
  ………不小心喊出口了。而綠髮青年則在心裡喊糟。

  “呃、那個………”
  “──哎,看起來有人來接你了呢。”
  “……………咦?”

  正想辦法要說點什麼的曜抬起頭,順著藍髮青年的目光看去──────






  ──






  “下午好啊,小少爺、雪見。”
  黑髮青年朝他們笑了笑,懷裡抱著的女孩和緊挨在身旁的男孩也都向兩人眨眨綠色的大眼。

  “修先生…!小洛和小奈也………”

  “喔唷,你們家老二和兩個小的吵著要出來給你送傘呢。”髮青年說著將女孩放了下來,“但是店裡忙不過來,加上讓阿純出來你也不放心吧。所以我就代勞啦。”

  “非常抱歉還這麼麻煩你……!”
  “說什麼客氣話呀阿曜。不過還真難得,是什麼風把你們倆吹在一起了?”

  “碰巧遇見,便一起回來了。”藍髮青年回答。
  “「碰巧」……是嗎。”黑髮青年頗有深意的笑了。

  修夜看了眼一旁正彎下腰擁抱著年幼弟妹的曜,對方沒有注意到他們這邊的談話,“是個不能放著不管的人,對吧?”

  “………都知道了還問什麼啊真是。”
  “哈哈,我也只是猜的──有八成是看見了就無法無視。這樣。”

  “………可能是因為。”雪見側過頭,看著綠髮青年溫柔的笑臉,“他快步走在雨中的時候也好,垂頭喪氣站在稻荷廟內的時候也好,表情都像一隻被人拋棄的小狗那樣。”

  所以才無法放著不管吧。等到回過神來自己已經來到他面前了。

  “是呢,會讓人想伸手過去摸摸他的頭。”修夜毫不否認的說道,接著抬起頭看了看天空,“───啊啊,看來雨停了。”

  “是啊。”藍髮青年也收起了傘。


  ───阿曜啊,看起來你還要奮鬥很久呢。
  黑髮青年暗想著,然後笑了。


  他們一同抬頭仰望著微暗的天空,一片清澈的藍合著陽光悄悄自於雲層後現身。






























-----------------------------------------------------* END.10.11.27

終於寫到大哥了喔耶^q^
我果然還是最愛年上組了^q^
還有家穩重的大哥實在太深得我心了至於這邊這個就(ry

兩人在雨中共撐一隻傘的情景光想像就很美呢(笑
為了稱呼苦惱半天……但說不定下一篇大哥雪見會進展飛躍(咦咦

然後那個地名還位階啥的看看就好真的


〔藍微塵〕
春天的季語,也就是勿望草

〔白雨〕
夏天的季語,指的就是夏天午後的雷陣雨

〔八丁堀〕
當時的與力同心多住八丁堀一帶,所以他們也被稱為八丁堀老爺
被稱為頭子的阿修是捕吏頭頭,位階在同心之下


関連記事

Posted by on  | 0 comments  0 trackback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blackelf.blog91.fc2.com/tb.php/336-f1bb2007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