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群棲欲。 |

翡 翠 森 林




#自創注意報
#自家孩子大愛
#自創之外的架空(不懂)











  日月升起又落下,星辰逝去,在那些轉換的季節裡,流年如水。
  啊啊,你所期望的春天即將來臨,而我一定會去見你的。

  在冰雪消融之時,前去見你。









翡 翠 森 林











  ……終究還是沒有來。



  以手指拂去了衣袖和尾巴沾染上的夜露,雪見無法否認自己現在的心情簡直失望透頂。距離上次見面已經一個多月了。他抬起頭,從大樹相雜交錯的枝葉間尋找銀色的月光,風颯颯地吹過捲起了滿地憔悴的落葉,引來一陣金褐色的小型風暴。


  “還是,沒有來。”
  “……不過在這種情況下,也沒有辦法呢。”


  樹上忽然多了一個黑色的影子。
  修夜說,他優雅的盤起腿坐在樹幹上,拍了拍身後兩對黑色如漆鴉的羽翼。

  “………………。”
  “哎呀,你一臉寫著很失望呢,雪見。”

  雪見一語不發的別過頭去,見狀修夜趕緊陪笑,“不要緊,他會來的!一定會來的。我可是烏鴉天狗哦?預知未來這點事情還是做得到的。”

  說著鴉天狗又再次展開了雙翼,然後細細的瞇起了和夜一樣深邃的紫色眼睛。


  “春天。”
  “嗯?”
  “春天一到,我們就得走了……”


  說到底人類之子怎麼能和我們打交道呢。雪見幾乎是以自言自語的音量說著,一概的冰涼語氣,表情沉靜──但他似乎還沒注意到頭上那對垂落的狐狸耳朵根本就一目瞭然地出賣了他的心。修夜看著就輕輕笑了,像面對著一個迷路許久的孩子,以輕柔的語調說:如果你這麼想,那一開始同意把他留下的我也同罪。


  是那麼久以前的故事了。他們是被人類遺忘的神靈之子。
  本來就注定要過和人類永生永世都無法相會的生活。


  “鳴神呢?”
  “和流火在一起,睡著了。”

  “哈哈,這時間好孩子的確該睡了。”修夜說,像是想起了什麼一樣笑著,“神樂那傢伙意外的和流火相處良好呢,照理來說鬼應該是最討厭人之子的才對。”

  “那個孩子,如果放著不管,或許有一天真的會成為鬼。”
  “流火他說,要跟我們一起走。”
  “……如果他希望,那麼我就會帶他走。”

  “雪見你啊,也變成笨哥哥了呢。”修夜把玩著手裡的枯葉,“明明一開始是最不喜歡露面的人──”

  “嗯,所以我後悔了。”
  “因為愛上了人類之子,所以才後悔了嗎?”

  “………捨不得。只是覺得,很捨不得。”雪見低下頭,“世界上沒有永遠不凋零的事物,縱使是我們,總有一天也會消失。分離只是時間上的問題,即使如此……”




  透藍如水晶的眼睛輕眨,“想到會被他忘記,就覺得心痛。”


  我所後悔的是我竟輕易愛上人類之子的這顆心,是一份令人心疼的沉默。
  我呢,還能活很久很久,但能夠等你的,就只有這一世而已。

  只有,你活著的這一世而已啊。











  冬天到了。

  雪見仍每天坐在離蒼蒼深林入口最近的那顆大樹下,望著逐漸被雪染成白色的風景。



  “………雪見。”

  他回過頭去,看到那個紅髮的孩子站在身後,即使讓巡給逼著穿上厚衣,看起來還是凍得不輕,小小的臉蛋和雙手都紅撲撲的。雪見招手把孩子叫到自己身邊,以自己蓬鬆的數條尾巴將孩子護在懷裡。

  “你好冰。”
  “雪見才是,都快變成雪人了。”
  “………我習慣了,這裡每一年都是這樣的。再說我們不會生病。”
  “但冷還是很冷嘛。”

  孩子有些彆扭的嘟嘴,說著邊用手拂去了他肩頭堆積的雪花。
  過了一會又從他懷裡探出頭,看了看山腳下早已模糊成一片的銀色世界。

  “曜哥哥不會再來了嗎?”





  “或許……不會來了。不會再來了。”

  雪見猶豫了一下後答道。
  但在真正將這句話說出口的時候,他突然覺得有點想哭。

  從蕭瑟的秋到凍天裂地的冬,三個月過去了,而在這三個月裡,雪見每天都在等待,跟著想了好多好多理由來說服自己為什麼那個人沒有出現,為什麼不再上山來找他了,但每一種理由聽起來都像是自我催眠的藉口,都像是謊言,都像是睜開眼睛才發現是一場夢的那種莫名其妙的悲傷。

  他其實是知道的。所以一直都覺得很害怕。


  即使如此,他還是只能等。
  他們這些和人之子背道而馳的存在,是無法離開這裡,越界到人之居所生存的。


  “哪。為什麼雪見你們不和人們一起生活?”
  “因為神靈一族和人類彼此仇視。”
  “為什麼呢?”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了。”雪見發出的嘆息聲,聽起來很寂寞,“原本還是生活在一起的,一起住在人之村里。人類敬畏著神靈、供奉著神靈,總希望神靈能夠保佑他們,但同時也對神靈抱持著猜忌之情;而神靈日漸對人類的不誠實和虛偽感到厭惡。雙方從一開始就沒有真正的接納對方,所以後來………”

  “……你們和人類吵架了?”
  “啊啊──吵架了,然後分開了。”

  或許戰爭對孩子來說還太殘酷了。雪見想,他比較樂意採用流火的說法,而這就像他們與人類總還有合好的一天存在那樣,令他不覺得那麼悲傷了。


  就算接下來,人之子將要帶著武器越界來向他們挑起戰火……別重蹈覆轍了。所以,我們要離開這裡。離開這裡吧,去一個很遙遠、很遙遠,再也不會和人類有所接觸的場所;去一個誰也找不到的,寂靜悠遠的淨土,但那裡,對你而言會不會是樂園呢──。



  流火沉思似的窩在雪見懷裡,然後仰起頭來。
  那雙美麗的紫色眼睛就像暖花流水一樣,澄澈而溫軟。

  “喜歡。”
  “………嗯?”
  “曜哥哥說,他很喜歡雪見。我也是…很喜歡雪見。”

  雪見輕輕地笑了,“傻孩子,你知道什麼是喜歡了嗎?”
  “………我想永遠和你們在一起,這份心情不是喜歡嗎?”

  孩子揪緊了他的尾巴,有點不確定的問。
  於是他伸出手緊緊地抱住了流火,然後說,嗯,我也喜歡流火。想和你在一起。


  就算你有一天終究要回到人類的世界去,我仍愛著你。
  這句話雪見沒有說出口。




  過沒多久巡臭著臉過來揪人,把流火和雪見一起跩了回去。
  貓特別怕冷吧。額上長著黑色雙角的鬼望著身旁心情顯然不是很好的橘色貓咪,如此說道。

  縮在被裡的隻眼小獸和可愛的幼貓一下子撲過來掛在雪見身上,他溫柔的笑著摸了摸他們的頭。

  然後修夜抖著快凍僵的羽翼走了進來,懷裡抱著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來的酒和給孩子的糖餅。

  “湖主和凜小姐呢。”

  當雪見這麼問的時候,修夜神秘的笑了。
  很快你就知道了。修夜說,邊伸出手去撫平雪見聽了他的回答後皺起的眉頭。











  “哇喔。傷得好嚴重。”


  這麼說的時候,曜無奈的笑了。
  修夜湊近他後斂起了翅膀,伸出手替曜拿走了裝滿了水的桶子。


  “………來這裡沒關係嗎?”
  “不要緊,我瞞著大家偷偷過來的。”
  “真是。不是這個問題吧。”

  別在意、別在意。
  修夜親暱的拍了拍曜的肩頭,兩個人相視而笑。

  我來幫你吧。修夜笑著說,打量起庭前的小農田,跟著從未合上的門後看見了幾雙混著好奇和警戒的眼睛,其中金髮和栗髮的孩子悄悄探出頭來,卻被身後另一個髮的沉靜孩子給拉回室內。修夜注視著這一幕,然後轉過身來,向曜說,對不起。

  “為什麼道歉?”

  曜問,可是修夜沒有回答,他拿起鐮刀走到田中央去。




  曜有時候想想還是覺得不可思議。

  他看著修夜以仿若人類的姿態站在田中割草,揮著刀,然後將雜草葉子灑在田裡───就像是普通的人類一樣,他想,縱使他知道眼前的人長著翅膀,擁有他們所不懂的知識和能力……

  他想自己一定傷透了家人和村裡人信任他的心,但又想,他同樣也傷透了這些神靈們的心。

  他不能總待在兩者之間,非要選擇一邊麼。

  “那天晚上沒有星星。”修夜突然開口說道,“……我飛到空裡,看到山腳下沿路火燒得那麼旺盛,火光竟比白晝還要明亮。”

  “……嗯,引起了大騷動。”
  “這些傷,也是?”

  修夜淡然問道。

  曜知道修夜的目光並不在自己身上,即使如此他還是不願點頭;他不想看到對方更加自責的模樣。


  “這點傷,很快就會痊癒了……”最後他如此回答。
  曜清楚地看見修夜無奈勾起嘴腳。

  “雪見說,我們還是不該和人類打交道的。”
  “咦、………”
  “他一定知道你沒有來的理由。只有單方的允許總是不夠的,對吧?”
  “………………。”
  “………啊啊,秋天也快要過了呢。”

  “怎麼……突然說這個………”曜的心頭一緊。




  修夜抬起頭來,紫色的眼睛溫柔注視著他,喚他的名字:“曜。”

  “我們啊,春天就要走了。”
  “等到冰雪消退,人類就打算上山來討伐我們了對吧。”
  “曜,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喔。”
  “你一定在想,為什麼雙方不能和平共存呢,然後試圖要阻止戰爭發生……你的話,一定會這麼做吧。”



  曜說不出一句話來,他緊握著拳,直到關節都抗議似的開始發疼,還是不願鬆開手。

  修夜輕輕拍了拍翅膀,那對黑色的羽翼在日光下顯得格外美麗。他佇立著。


  “曜。你是個很溫柔的人。”
  修夜靜靜地說。

  “我們的事情,一定讓你暗自煩惱許久吧。”
  “就算受傷、遭到同族的責備…還是想要幫助我們的那份心意,讓我覺得很高興。”
  “不只是我,雪見、巡和其他傢伙,一定也是這麼想的喔。”

  修夜走到曜的面前,從腰間取下一個鼓鼓的袋子,“哪,這是大家趕在冬天之前收集的藥草。都曬乾了,直接煎煮就可以服用了。”

  修夜將袋子塞進曜的懷裡,明亮的對他笑了。


  “收下吧,這是我們給你的賤別禮。”








  那一天,很久很久以前的那一天,有一個人類闖進了被視為禁地的迷路之森裡。失足摔下高崖昏迷的時候,被神靈之子們給救起了。

  我是替弟弟找藥草而來的。那人之子說道。
  神靈之子們替他療傷,從而幫助他,從高崖上摘取了藥草。

  分離的時候,那人之子問:我能夠再來嗎?
  我很喜歡這裡,還有你們。他說。

  神靈之子們十分的高興,但也同樣猶豫著。

  ──等到傷好了,再來吧。
  最後,冷漠而美麗的白狐如此說道,輕笑著伸手拂去了落在他頭上的楓葉。







  “……我啊、還沒有放棄哦………”
  人之子說,抬起頭望著遠方白雪皚皚的高山。


  ──等到傷好的那一天,我一定會去見你的。











  冬天已過去了一半。很快的冰雪就要溶化,植物生芽成長,動物們從冬眠中醒來。

  你所期望的春天就要來臨。很快的。



  雪見坐在平滑的白石上,然後將小小而冰冷的兔子放在膝上,那是幾個孩子用雪做給他的。

  雪一直在下,沒有停過。
  他沉默的盯著膝上的小雪兔,突然想起了很多很多事情。


  想起了他們撿到受傷的人之子時,自己因碰到那冰冷面頰時油然而生的害怕。
  想起了那雙堅定的金色眼睛,說為了家人連生命都可以捨棄的覺悟。
  想起了那種明亮而溫柔的笑容,對他說:我還再來的。等傷好了,馬上就來找你。

  我會來見你的。一定。
  雪見不能相信自己竟被一個人類的言靈給束縛住了。


  “真冷呢。”
  “湖主………”

  雪見回過頭去,撐著紙傘的褐髮青年溫和地朝他微笑:“可以坐在你旁邊嗎?”



  “修夜他去找過那孩子了。”
  “我知道。”
  “那你呢,你不想去看看他嗎?”
  “………想,可是不行。”
  “為什麼?”
  “………………。”

  時人望著默默不語的雪見,然後仰起頭,傘底看去的天空彷彿被削去了一角。

  “沒有相遇就好了呢──這樣的想法是不行的喔。”時人像個兄長那樣摸了摸雪見的頭,輕輕笑了,“修夜也真是壞心眼呢,他什麼都沒有告訴你嗎?”

  “……………?”

  雪見突然想起那時修夜說著這是秘密,然後揚唇而笑的模樣。

  “凜和小町也很開心哦。”時人輕瞇起了一雙如湖泊般清澈的藍綠色眼睛,“那孩子,曜他還沒有放棄呢。他還說,很高興你一直在等他。”

  “………………。”雪見難得訝異的睜大了眼。


  “我該回去了,這把傘給你。等等風雪會變大,在那之前回去吧。”時人說著站起身,“───啊,還有那隻可愛的雪兔,是曜的弟妹們做的哦。他們說要送給哥哥喜歡的人,託流火和薰拿來給你的。”

  “所以啊,晚點有空來我這裡看看那些孩子吧。”


  綠色的背影逐漸消失在視線裡。




  “………………兩個,大笨蛋。”


  雪見說。那聲音很輕很輕,好像一下子就會碎掉、化在風裡一樣。
  他蹲下身子,藍色的身影逐漸被雪花埋沒。











  修夜抬起頭,從這裡理所當然的望不到深林之處的居所。
  走在前方的曜回過頭來。

  “怎麼了嗎?”
  “我只是在想──回去會被揍一頓也說不定呢。”

  修夜說著笑了。
  曜也笑了,說,我會陪你一起去挨罵的。




  “如果可以一起生活就好了。”


  曜聽見修夜喃喃的說著,聲音有些寂寞。
  可以的。曜想這麼回答他,但就在開口的時候眼前突然一片血紅───


  啊啊,是怎麼了呢。他想著。

  修夜呼喚他的聲音彷彿從很遙遠很遙遠的地方傳來,曜看見那對美麗的羽翼在空中展開,遮住了冬日難得燦爛的日光和視線所能及的天空,雪花溫柔的落在他的頰上。

  他聽見了村民們的躁動而憤怒,卻又帶著恐懼的聲音,聽見了箭擦過冰冷空氣發出的戰慄之音。

  聽見了血液流過心臟的聲音。


  曜想起了那一天,從沉沉的昏迷中睜開眼睛的時候,看見的那雙眼睛。
  像是天空那般清又像是大海那般深遠,十分美麗的眼睛。

  你真的十分漂亮哦。
  如果那個時候,就老實的這麼告訴那個人,就好了。


  如果你還能想起我就好了。
  到了那個時候的話、

  曜閉起眼睛。
  拜託。請你不要哭。


  停在半空中的指尖,緩緩墜落。




  可這次沒有人來握住他的手。














  春天。春天。
  你所喜愛的春天來臨之際,請在兩人相遇的場所等我。

  我一定會前去見你的。不論發生什麼。







  “───雪見。”

  遠遠的就看見白狐正站在百年之櫻下,張望似的四處觀看,青年不禁笑了。
  然後他走上前去,出聲喚對方的名字。

  “雪見。”

  美麗的銀白色耳朵動了動,那修長的藍色身影回過頭來。
  盯著青年一張燦笑的溫和面容,明白自己剛才的舉動全被看到的白狐有些彆扭的低下頭。


  “對不起,我回來晚了呢。”

  青年說,他將藏於身後的花冠戴在戀人的頭上,而後輕柔的執起對方的手。
  白狐抬起頭來看他,青年於是看見自己的身影正映在那雙藍色的眼睛裡。

  那目光很溫柔。
  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覺得很想哭,好像連看不見的那隻眼睛都隨著心臟一起痛了起來。

  曜。曜。
  白狐喚他的名字,然後墊起腳尖在他的眼皮上輕吻。


  “我回來了。”

  青年輕聲說著,俯身緊緊的抱住白狐。
  哪這是不是夢呢。聽到他這麼問的時候,靠在頰邊的柔軟耳朵輕輕的顫抖。

  “不是夢。我在這裡。大家都在這裡。”
  “嗯。”

  他朝他笑。
  青年以雙手捧起了白狐的臉頰,說,你真的很漂亮呢。



  這麼說的時候,青年聽見身後傳來的,風的聲音。
  他們一同回過頭,看見鴉天狗緩緩的降在地面,斂起了雙翼。

  哎呀,我是不是打擾兩位了。他這麼說,有些壞心眼的笑了。


  “走吧,賞櫻還有更好的場所呢。大家正在湖主那裡開宴會。”


  鴉天狗說,湊過來像個孩子般大動作的環過兩人的肩膀。
  青年和白狐都紅著臉笑了。










  啊啊,你所期望的春天來臨了。
  這次換我許願了。所以和我約定吧,會一直待在彼此的身邊,不再分開了。






























-----------------------------------------------------* END.11.01.02

相信我我一開始真的真的只是想打個小小的突發短篇啊!!(掩面)
這般如此的,這次是自創之外的完全架空(?),神靈和人之子的甜蜜(待考)戀愛故事
所以性格如果有扭掉還什麼的我一定會被原諒對吧^q^

接著因為綠綠表示不想悲劇於是我又把後半段重新寫了一次XD
字數算一算居然要六千了真是我報告都沒打這麼多字啊喂(靠)

自己還滿喜歡這種故事背景的(笑)
本來也想讓綠綠挑自家孩子的身分但因為是新年驚喜(都過了)所以保密了XD
雪見是白狐,阿修是鴉天狗,巡和是貓又,神樂是鬼,鳴神是雷獸,時人是湖之主(龍)……其餘大概是人類^q^


感覺這篇還有很多想寫的東西但我要沒時間了明天期末考啊(哭喪臉)
哪天再來補完大哥差點死掉啦或者庫古等人住到時人家啦那些中途鬼隱的故事


関連記事

Posted by on  | 0 comments  0 trackback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blackelf.blog91.fc2.com/tb.php/337-ada34473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