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群棲欲。 |

九十九夜









#自創注意報
#自家孩子大愛
#很多東西的補完(?)
#好似就讓大哥雪見專場了









見つめて触れて名前を呼んで
九十九夜








01//


  美麗的女子對深深愛慕他的貴族公子說道:
  “如果你能風雨無阻地連續一百個夜晚來見我,我一定接受你的愛。”





02//


  ………傷到他了。

  藍髮青年靜靜倚在門上,眉目低垂,無語地聽著門後的腳步聲逐漸遠去,直到消失在滂沱大雨之中。他輕輕嘆了一口氣,眼角掃到門旁的傘桶,其中一把紅豔豔的傘突然就刺傷了他的眼睛;那傢伙……有沒有帶傘?不會就這樣垂頭喪氣的晃回家吧………

  不就是自己趕他走的麼。他有些苦澀地想。那還擔心這麼多做什麼。

  “………雪見。”
  “……嗯?”

  紅髮少年從廚房那端探出頭來,寫著一臉有口難言的模樣,“……你和曜大哥吵架了嗎。”
  “沒有。”他又嘆氣,好看的臉上漾出苦笑,“連吵架都沒機會了……”

  或許是明白繼續追問也沒什麼效果,紅髮少年頓了下,說,“你做事從不是毫無理由……或許我幫不上忙,但說出來會好過一些也說不定。”

  吃飯吧。最後紅髮少年一副沒事貌的對他說。那是一種無言而沉默的溫柔。
  現下雪見只覺得感激,他現在真的沒有餘力去把事情再糾結一次。


  ………他想起那人被他拒絕、轉身離開時候的神情就難過,儘管連他自己都分不清那究竟是怎麼樣的一份情感;是連自己都嫌麻煩的擔心性?是純屬長輩對後輩的關心?還是過度曖昧的友情……甚至是愛情………?

  一路走到現在會讓他懼怕的事物很少,可那其實又是因為他總把真正重要的東西放在心裡就不敢拿開了,不想弄丟就好好收著吧。雪見想起黑髮青年對他說的話,他知道,他很明白,那些孩子那麼地愛他,自己也重視他,十分的。但就是因為這樣,才突然地感到害怕。

  如果不是真心的,就趕緊抽身離開吧。

  他怎麼會……連自己自身的心意都無法肯定呢。
  又如果對方是真心的……自己卻抱著如此不明不白的感情和他在一起。絕對不行。

  絕對不行。
  正因為知道了他是個怎麼樣溫柔的人,正因為重視他………所以,不行。


  一頓晚餐兩個人有些尷尬的吃完了,期間紅髮少年一直都默默不語。或許他也隱約猜到了幾分吧,雪見無奈的想,可他又不想要流火為他擔心什麼,說到底還是感情問題,而這孩子只要擔心小薰一個就夠了。

  在他邊洗碗邊思考的時候流火有點猶豫的叫住他,“你手機響了。”


  他擦了手接過,點開了螢幕,是簡訊。
  而簡訊裡就兩個字。雪見,他的名字。再無下文。

  “………………。”

  視線往下看見了寄件者的名字,毫無疑問的……
  雪見愣愣的望著那封簡訊很久很久,還是不能明白自心底蔓延而出的這份酸楚到底是什麼。




03//


  橘髮青年發誓他真的真的沒有任何怪罪於朋友的念頭。
  ───所以說,請你別用這種眼神看著我好唄。

  他望著對面從坐下開始就一個勁散發懊悔的黑色憂鬱磁場又不說話的好友,別說附近一圈座位沒人肯坐下女服務生抖著音幫他們點餐,就連他都有點想稍微再退後坐一些。

  “………前輩他什麼都沒說。”
  “………………。”

  聽見這話黑髮青年的肩膀顫了一下,而橘髮青年接過服務生拿來的砂糖和奶精開始幫咖啡調味,他攪拌著杯裡顏色逐漸變淡的琥珀色液體,口氣如同在討論今日午餐要吃什麼那樣平淡,“我是猜的。最近前輩們態度很怪、流火很怪、曜大哥很怪………而你也是。”

  “…………我想了很久、可是………”
  終於黑髮青年開口,總是波瀾不驚的黑色眼睛裡掠過猶豫。

  “……我覺得你沒說錯,庫古。”橘髮青年搶在對方之前開口,金色的眼睛細細瞇了起來,“我想對於他們兩人而言戀愛都不是兒戲,而是很認真去看待、付出的。……嘛,其實兩個人對彼此的態度都很明顯,卻又不自覺。”

  說到這裡橘髮青年微微笑了,“很可愛的愛情不是麼。就像笨拙卻溫暖的初戀一樣。”
  啊我可沒有探討他們兩人以往情史的意思哦。橘髮青年說,又往杯裡倒了點糖粉。

  “………………。”
  “我知道你只是太在乎曜大哥,也知道你沒有要責怪前輩的意思。”
  “………就算是這樣、………”

  黑髮青年抿唇,不再說話。他想到了自己所敬重的那位長輩混著訝異和受傷的藍色眼睛,想到了最近明明很難過卻又硬對著他們裝笑臉的自家大哥………他是真的覺得自責。

  “……嘛,反正我也覺得他們差不多該攤牌說清楚了呢,老是脫拖拉拉看得我都忍不住想幫忙推一把。”橘髮青年無視了對面友人聞言露出的訝異眼神,像貓兒一樣微笑,“我說庫古,真正讓紅線綁住的戀人沒有這麼輕易分離的喔。”

  “雖然能不能真正成為戀人還是未知數。”
  “但他們還沒放棄,只要還沒放棄就不是結束。”
  “…巡,你…………。”

  巡好笑的看了黑髮青年一眼,“怎麼?覺得這種命運論的話不像我會說的?”

  說中了。
  黑髮青年又一臉沉默。

  “哈哈。我好歹也是個小說家嘛。”橘髮青年倒也沒有真的生氣,“庫古,如果你還是覺得哪裡有對不起他們的地方。那麼就默默在旁邊守望著吧。多看著曜大哥別讓他出事就好。”


  黑髮青年無語的看著面前持續燦笑中好友,突然覺得那眼睛不像貓了,反而是像把眼瞇成月牙般笑的金色狐狸。




04//


  結果事情沒如眾人想的那麼順利,他們──彼此家中最重要的兩個長輩兼支柱──互相避著不見面就算真見到了也總是匆匆別頭走過的情形持續了快兩個月,而其中這時間有多久兩人失常的情況就跟著有多久。

  流火第一個受不了,他很想代替雪見去把另一個揪過來攤牌問清楚但覺得會把事情弄糟而只好默默觀望。巡則覺得意外,他原本以為對方那個應該會鍥而不捨的追上來追到自家前輩看清自己心意為止,卻沒想到兩個人都像在逃離什麼一樣地疏遠了;鳴神和往常一樣每天往保健室跑,上藥包紮什麼的都自己包辦了還能騰出手幫忙,薰也是。而神樂和時人則因為不便插手只能隔岸守望……

  “……受不了。”

  而作為此兩家長的好友,也是另一個眾人長輩身分的黑髮青年在看了兩個月之後也無法繼續沉默以待。說老實話他一開始和巡還有悠相同看法,認為會演變成一個鍥而不捨的追另一個跑的狀況,誰知道………

  “好啦你們兩個,還要維持「我一次只能見一個」的狀況來我店裡多久?”
  “………………。”

  檯前那個以沉痛的表情相對,黑髮青年繼續說道,“你啊……我知道你其實是想在這裡遇到雪見的吧。那個笨蛋倒好,現在根本不來這裡我要找人還得直接殺去他家……”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連去都不行。他盯著對方愈發沉痛的臉色在心裡補充。

  黑髮青年熟練地摸出酒杯和調物弄了茶冷飲,又端了些炸物小菜出來。

  “我說阿曜。”黑髮青年邊擺著碗筷邊問,“……你喜歡雪見嗎?”
  這邊喝茶的差點一口噴出來。看那反應就全明白了嘛………修夜暗想。

  “不是作為朋友,而是戀人那種?”
  綠髮青年苦澀的笑了出來,“嗯……不過,竟然是在這種情況下得出的結論………。”

  如果說除掉那些偶爾會冒出的小小獨占欲念頭,確實是,等到喜歡的那個人遠離自己之後才察覺到的;我以為我可以只用朋友的名義伴你身旁一生或者一世,就算你有了愛人甚至結婚生子……可是等真的走了才發覺我根本就不能容忍「你不在」這件事情。

  我想要在你身旁。想要你在我身旁。想要你看著我。因為我喜歡你啊。
  他搖搖頭,總是不禁覺得這樣的自己有些可怕。

  “有什麼可怕的?”聞言黑髮青年瞇起狹長的紫色眼睛,“天底下哪個人不希望自己總伴戀人左右,不希望戀人只看著自己的?難道你認為愛情只是單方面付出的東西嗎?”

  “………………。”

  “你應該也知道,自己並不只是單方面在付出的吧。那個傢伙有多看重你……就像你同樣重視他一樣。愛並不總是堅強無懼的,有時它也會變得膽小而懦弱。正因為重視彼此,就會更加小心翼翼的去看待,同樣也加倍地害怕傷到對方。”

  你害怕自己的心受傷,對方亦然;而你害怕傷到對方的心,也是同樣。

  “………嘛說是這樣說,我倒覺得你們兩個沒問題啦。”黑髮青年沉穩的笑,“我到現在還沒見過比你們倆相處更好的「戀人」了。兩個人都是好脾氣,比起自己又總是在意別人多一些………除了有時候看得我們一票人緊張之外沒有什麼問題了。”

  “………………。”
  “嗯?怎麼啦那種眼神?”

  終於好像找回一點魂的綠髮青年淡然笑了,“我從來都不知道阿修你這麼有當開導師的天份。”
  黑髮青年也笑了,一把勾過對方的脖子,“知道就好。以後少一個人在那裡藏思,小心藏出病來!”


  這下一個好了,還有一個呢。
  黑髮青年有點無奈的想,這兩個摯友真有夠會給他找麻煩的。

  ───但也沒辦法,誰讓他兩個人都在乎的要命。




05//


  最近流火覺得很憂鬱。
  雖然遠不及藍髮青年那樣煩惱他還是很憂鬱。

  原因不外乎就是那樣:兩位長輩還是老樣子避不見面。走在回家路上紅髮少年嘆了口氣,打工結束後他照例幫忙送友人家小孩回去……而看那家裡表面正常底下卻一整個愁雲慘霧的就知道情況並沒有他這裡好上多少。歪頭想了想,流火覺得自己也跟著很久沒見到曜大哥了,明明之前是平均每三天就會碰到個一次,偶爾假日還會看見他和雪見兩個人一起在廚房料理,當然這種時候不大的客廳總是待著兩家子以上的人,雖然很吵,但很熱鬧。他其實並不討厭。

  ………雪見是不是也覺得寂寞呢?

  雖然還是不太了解前因後果,但大致上來說結果就是眼前這個樣子。那人雖然什麼都不說,但流火心裡知道這種局面絕不是那人樂見的,甚至,是非常非常的不願意。看他每天在那裡恍神發呆就知道了,就算想要裝得一切正常還是徒勞,最後乾脆也不裝了,只是一直都沉默不語。

  流火每天到家就看那人安安靜靜的坐在沙發上沉思,見了他才抬起頭打招呼。
  他看著就莫名的有些心疼,跟著覺得有種說不上嚴重的怒火竄上心頭。

  “………真是,笨死了。”
  他喃喃自語道。

  都讓人變傻了。戀愛這種東西………
  甜蜜又苦澀,不理智而笨拙,堅強卻也軟弱。他並不是不懂。

  ………可是能夠去喜歡上一個人,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流火每次看著女孩溫柔的笑容就這麼想。他也明白為什麼多數人戀愛喜歡停留在曖昧時期,因為一但打破了兩人關係不是前進就是退後……而在他心裡戀愛就像是萬劫不復的一條路,可是他甘願,他可以為了他所喜歡的人去跳那個深淵沉海,就算是活受罪也不要緊,因為那都是他選的:不管是任性地喜歡上一個人、跟在誰的身邊試圖去保護誰,還是牽著誰的手走,那都是他自己的選擇,所以他甘願。

  走到今天這步,儘管心有不甘,流火還是不得不說:這是那人自己的選擇。

  就像巡老說他的愛情太笨,他沒辦法否認,可是卻能自信說他一路走得坦然而確實,沒有猶豫過。因為這一切選擇都是個性使然,就像每個人都不可能談到一場相同的戀愛。

  原來雪見就在這點上比他更懦弱更怕受傷,又總想得太多太深。同樣情況換作是他早就揪著對方一路問話去了,真不行就早說早散省得彼此心傷。但那是「他」的想法,不是雪見,他又想,其實也覺得這兩個長輩什麼都好可碰到戀愛竟比他更像個孩子,不討厭是真的反而還覺得有些可愛。但只怕曜大哥再不來說清楚,雪見就要從此避著他一輩子了………

  那個人從來都是盡力作到不傷人,要傷,也傷自己。
  在「逃亡」這點上他們倆倒是一致了;如果今天真的和某人分手,他會希望遠遠的躲開那個人。


  “真是折磨……人到底為什麼要談戀愛啊。”他深深嘆息。



  結果才剛進家門他就看雪見面色蒼白的放下電話,說要去醫院一趟,穿了鞋後就匆匆走了。流火應聲好走進帶上門,跟著拿起還傳來說話聲的話筒……他發誓,一聽見是黑髮青年那慣有的爽朗聲線他就知道事情不對勁了。而那頭聽出是他,笑了,說:別跟啊,我在給那兩個笨蛋製造機會。

  “修大哥………兩個人都不知情啊。”
  他問,修夜又說,要製造機會還讓彼此知情就沒有意義啦。

  流火又嘆了口氣,但這次是帶著無奈笑出來的。
  到底這樣的行為他還是作不來,但是修大哥可以。那又有何不可。




06//


  簡直像是時間凍結。曜德想,又弱弱的抬起頭。
  門前藍髮青年同樣征征地站著,如寒海的藍色眼底流轉著他也說不上來的情感。

  “……呃,我也是剛才知道的……阿修奔出去打電話的時候我想阻止、可是……”
  他試圖解釋,轉念一想這還是兩人近來第一次開口交談。他有些欲哭無淚。

  藍髮青年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問,“………只傷了腳?”

  “嗯,只是右腳扭到了。除了這之外什麼事情都沒有、真的………”綠髮青年縮了縮,有些困難的說,他聽著那淡然的聲音直覺的認為對方一定生氣了。誰知道阿修說得那麼嚴重,掛了電話回來後燦笑著和他說了幾句就跟陣風一樣的離開了,攔都來不及,何況他現在也跑不得。

  “……阿修他沒有惡意的、他只是看不下我們兩個像這樣……僵持。”
  “…………不要拿這種事情來開玩笑。”

  或許雪見根本沒聽到對方在說什麼。
  他單手捂著臉,彷彿被抽盡了全身力氣一樣向後靠在堅硬的門板上,冷聲道。

  深深呼吸,好像心臟這才回歸了原位,雖然還是陣陣跳得他慌亂。到底知不知道別人的慌張啊?雪見想,一種自己也無能為力的酸楚感泛上心頭,天知道當他匆匆打開門那一刻見到對方還完好無事的坐在那裡,金色眼睛有些訝異的看著他時候……雪見頓時覺得很想哭,又覺得生氣,可好像要裝得冷靜而平常,才能讓他對自己好過一點。

  放下手對上那雙明亮的眼睛……他有點想要轉身逃走。
  但就像察覺了雪見的想法,綠髮青年在同個時候開了口。

  “雪見………”綠髮青年深吸了一口氣,說,“我們,都不要逃了好不好?”

  他覺得自己其實很膽小,在腦內模擬了那麼久的一句話說得還是不夠果決。可儘管光是說出這句話就像要耗費掉他所有的勇氣,他還是願意不厭其煩的重複,只要雪見肯為了他停下。看雪見有些愣住了,曜德站起身,拐了幾步來到藍髮青年面前,毫不猶豫的摟住對方,又低語:不要逃了。拜託……聽我說,我是真的喜歡你。真的。

  “………你、”過了許久雪見才有些困難的開口,聲音苦澀,“真的想透了?”

  曜德手臂的力道剛好抱得他動彈不得,可是很自然,熟悉的體溫和心跳聲,就好像之前那些日子裡一樣,還讓他覺得……很懷念。雪見動也沒動,又繼續說,“就算還沒想通的人是我……你不必───”

  “沒關係…!”這回曜德答得很肯定,他撒嬌似的以下巴蹭了蹭對方的肩頭,聲音逐漸哽咽起來,“不要緊的。你可以慢慢想,我們還有很多時間。我可以等………”


  就算到最後,你還是拒絕了我,那也沒關係。
  因為現在,我想和你在一起。

  “……我想和你在一起。”
  “………………。”
  “我……只喜歡你一個。只有你。”

  這樣的話是讓他想了多久才能這樣坦然說出口的?這樣一個單純溫馴的大男孩……藍髮青年聽著覺得心有點痛。沉默了一會,他伸手覆上了對方寬闊的背,稍微使力摟了一下。

  “……嗯。”雪見聽見自己顫抖的聲音,說,“就……在一起吧。我想我是不會拒絕你了。”

  聽出他話中意的綠髮青年愣了一下,然後輕輕的笑了,又把他抱得更緊。
  說完雪見自己也紅了一張臉,但沒有掙開髮青年的擁抱。

  我喜歡你,雪見。曜德又說了一遍,語氣很溫柔。




07//


  ………結果怎麼了來著?

  在僵持局面結束之後的當周星期日上午,流火終於能夠心平氣和的待在客廳裡,嗯,拔晚餐用的豆芽菜,小薰在旁邊替眾人添茶偶爾湊過來幫他,桌子對面位置上還有終於結束趕稿人生的巡和神樂正輕鬆的喝茶吃點心,左邊位置則是面色有些尷尬只顧默默喝茶的庫古和似乎從頭到尾完全弄不清狀況的阿純和揪著他衣領不讓他亂跑的小悠,兩個小隻的則纏著鳴神玩耍………而飯桌那邊修夜正被雪見和曜德聯合訓話(但其實只有雪見在罵人,修夜就管往曜德身後躲)

  一個沒注意阿純摔碎了杯子,紅髮少年也沒有生氣,只是默默地收拾起來,這樣反而讓其他人驚恐了。
  其實這樣也很好,雖然又吵又鬧又容易出麻煩。流火想。

  一切往常如昔。
  除了──────

  紅髮少年抬頭看了眼廚房那頭的三人,說是訓話但其實早就成了聊天;黑髮青年和往常一樣找打的調侃著兩位友人,只不過題材終於換新了,而被戲弄的兩個更容易臉紅了。


  “如果你能風雨無阻地連續一百個夜晚來見我,我一定接受你的愛。
  “……………??”

  面對橘髮青年的唐突開口,只有身旁的編輯悠然捧起茶杯,“是「百夜通い」?”
  巡點點頭笑了,語氣似乎有些惋惜,“不過故事最後,那位公子只堅持到了九十九夜,身亡。”

  “放心吧。”

  不知道什麼時候溜到客廳來的黑髮青年笑著在銀髮少年身旁坐下,“不管是百夜或者千夜,那傢伙都不可能放棄的吧───還是該說,放棄了我可不會輕易放過他?”


  眾人有志一同的朝廚房看去。
  近來總是話題中心的二人組正氣氛和諧的準備著午餐,往常如昔,不過笑意更深。

  可喜可賀啊可喜可賀。
  在場沒有一個人不是這麼想的。




08//


  “……吶,雪見。”
  “嗯-?”

  邊清洗著碗盤廚具,藍髮青年頭也沒抬的回應,顯得心情很好。
  而身旁主要掌廚的大男孩看似有些緊張,開口時音量微弱,“之前………是真的打算……”

  是真的打算,離開嗎?
  沒有問出口的問句,兩個人都心知肚明。

  “你說呢?”
  “嗚。這樣丟回來給我太狡猾了……”
  “你也很狡猾啊。”每天一封打了名字簡訊,塞滿了信匣。

  藍髮青年淡然一笑,碰過水的冰冷手指輕捏了捏綠髮青年的臉頰,“我記得你說過,我們還有很多時間?”

  “嗯,很多。”
  “而你是真的喜歡我?”
  “嗯,真的喜歡。”
  “………你啊,也稍微害羞一下吧。”正經八百的說出這句話呢。

  綠髮青年聞言輕歪了歪頭,說,因為是實話嘛。似乎沒察覺到自己正帶著有點孩子氣的表情:再說,不想讓你又誤解了。……我啊,不想再因為什麼鬼誤會之類的東西來破壞我們之間的關係了喔。這兩個月我真的每天都過得很痛苦,才知道原來小說戲劇裡面那種心痛都不是騙人的……

  也不是沒有過戀人,但唯讀你的離去讓我無法忍受。
  你是我唯一一個想要挽留在身邊的人。

  “我喜歡你。想要和你在一起。這些都是我的真心話。”
  “……我可以一直重複,直到你相信為止。”

  藍髮青年愣了下,突然覺得眼前的人才兩個月不見似乎有哪裡不太一樣,又想或許距離太遠讓人的安全感都消磨走了,所以即使是兩人都坦白的現在還會擔心也不是什麼怪事。但綠髮青年望著他,很快又溫柔的牽起嘴角,說,“我從不對你說謊的,以後也不會。”

  “嗯。”最後藍髮青年有些沒輒的笑了出來,“不用花那些力氣了笨蛋………我相信你。”



  “……不過你啊,好像很確定我的心意了?”
  “……因為───”

  綠髮青年微低頭,趁人不備的偷吻了下對方的臉頰,再抬起頭時紅著臉卻十分開心地笑了。“………你從那天之後都沒有拒絕我嘛。”

  本來想抱抱你的,可是會弄髒衣服~。綠髮青年揚了揚沾染到麵粉的雙手。
  大笨蛋。藍髮青年低聲道,又惡狠狠的擰了把對方的臉頰,並沒有真的抗拒。




























-----------------------------------------------------* END.11.04.06

於是眾人歡樂表示:看你們閃就飽啦OTZ
可喜可賀可喜可賀^q^

俺覺得自己寫到都要被閃瞎眼了^q^(活該
這次砂糖吃太多了俺的胃和流火短暫性的憂鬱一樣沉重^q^(出去
阿巡和庫古的友誼真是堅如磐石^q^(??
修帥你這個可惡的隱性OS王^q^(一寫你就爆字數爲啥啊
說真的我都沒想過對大哥雪見的愛可以讓我花這堆字數來讓他們修成正果啊^q^
不過這樣以後他們倆就可以閃得更甜蜜更光明正大囉^q^(住手
然後這篇其實要等綠綠發文才發但俺很想換版所以^q^(去死

順帶一題[百夜通い]是日本六歌仙之一才高貌美的小野小町和戀慕著她的深草少將的故事^q^

関連記事

Posted by on  | 0 comments  0 trackback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blackelf.blog91.fc2.com/tb.php/350-f96f4120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