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群棲欲。 |

藍微塵四夜






#自創注意報
#江戶架空
#自家孩子大愛











微塵四夜
〔春〕 勿忘草。花期は三月から七月頃。薄紫の五弁の花をつける。










04.裏一花
〔春〕 茎を一本だけ出し、そこに白い花を一輪つけることから「一輪草」と呼ばれる。どことなく淋しい感じの花である。







  沒有名字的孩子,注定了一輩子都要孤獨呢。
  ………那麼放心吧,我不是,而妳也不是。





  “在這邊。”
  “───?這個孩子是………”

  藍髮青年有些訝異的睜大眼睛,在注意到那纖細腰肢上的泛血傷口時又隨即皺起了眉頭,邊喃喃低語著怎麼弄成這樣的靠近床鋪,大致把傷口和處理方式看了一圈後抬起頭來。

  “嗯,處理得當,接下來就等她退燒了。”藍髮青年說著打開手裡的包袱,滿是分類包裝好的中藥材,“鳴神衝過來問我有沒有傷藥的時候還以為是你怎麼樣了呢……”

  “抱歉,因為事出突然,我這邊也手忙腳亂的。”
  “沒事就好。不過還是和我說說經過吧?”

  站於門口處的紅髮少年拉上門,一張俊秀的臉此刻因為緊皺著眉頭而看起來顯得老成,“……今早我一如往常的整理店面,經過後門時覺得有聲響,原本還以為是有貓跑進來了,結果走近草叢一看就發現這傢伙倒在那裡,周圍地上都染著血跡………”

  接著暫且找個說辭唬過店裡的人,把她抱進房裡治療包紮,不過我手邊沒有適用於刀傷的昂貴藥材,又不好丟著她獨自出門,更不可能請那些傢伙幫忙吧。說著紅髮少年瞄了眼門外,嘆氣:從我把這傢伙帶進來後就一直好奇的問東問西……被誤會成什麼還事小,被看到傷口才是真正不妙吧。

  ───儘管這麼說,對於被當成情侶內心還是頗有意見的吧。
  藍髮青年看著少年臉上一閃而過的狼狽神情暗想。


  “我知道了,不過這事情還是通知一下栗屋吧。想必他們應該很擔心。”
  “啊啊………我等等趁著採購去一趟好了。”
  “睌點我會跑一趟墨京屋,也必須告知神樂先生。”
  “………這樣工作不要緊嗎老闆。”

  “能怎麼要緊呢。”藍髮青年微微苦笑起來,“嘛,至少這邊的理由正派過某個笨蛋老大的請託啊。”


  說著藍髮青年站起身來,“那我就先走了,這女孩交給你照顧。”

  才走到門口,又像是想起了什麼一樣回過頭來,微笑,:對了對了,放心吧,我會幫你們捏造一個體面的藉口後再走的,出去的時候記得要順應的敷衍一下。那麼,工作加油。


  居然說是敷衍……………
  原本就不擅長說謊的紅髮少年再次感到胃部又大力抽痛起來。






  ──






  …………說真的他從一開始就知道自己和這貓妖女不對盤。
  邊看顧著熬煮中的藥湯,紅髮少年看似很頭痛的捂著額。


  從初識相遇到現在,每次只要和她有關的都不會是什麼好事,有她在的地方感覺背後都有什麼嚴重的秘密存在,數次被牽扯進去的故事更是不在話下,最重要的是自己每次和她說話──不管話題一開始是什麼──最終總是會大動肝火,可對著那欠揍滿點──在他眼中而已,其他人可不這麼想──的裝可憐小少女又必須禮節性的告誡自己絕不可對女人動手。

  會打女人和小孩和老人的男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儘管他也同意這句亙古不變的真理,可從貓妖嘴裡說出來又是另一回事了。


  “………這女人到底什麼來頭啊。”
  如同自問自答的開口,流火不只一次想過這個問題。



  “………流火。”
  “───?啊啊,鳴神啊……”

  慣例的從未上鎖的後門繞進來的是紅髮少年感情如同義兄弟的鳴神,雖然是刀具屋的學徒,但可以像這樣自由的在外遊走除了與他自身這幾年來進步飛躍的手藝有關之外,有部分更大的原因是因為受了當地岡引的重用,時不時要以辦公名義把他借出來幫忙,雖然說穿了也只是底下跑腿的腳色,但如果上面的老大行情很吃得開的話就要另外看了……

  “怎麼了嗎?”
  “昨夜在高橋一帶發生刀劍鬥毆,為了保險起見要我來向悠小姐問話。”
  “………………。”
  “…………流火?”


  “來的正好。”紅髮少年俐落的將熱燙的藥湯裝入碗內,同餐具一起放上木盤,“要問話的話,你就順便幫我把煮好的藥端給那個貓女,記得盯著她全部喝下去。”


  “………………雖然早就知道你們不合。”

  不過也真是──難道是因為就某種本質上來說,還滿相似的嗎?
  比如說好像慣性就會拒絕別人那樣的背影,是一份生來自然的孤傲。

  銀髮少年穩穩地端著木盤,沒有出聲反駁的跟在帶路的紅髮少年身後。






  ──






  就算是不可能也必須要全身而退,冷眼漠視。
  和明明成群開滿了遍地,卻又各自單株開花的一輪草一樣。

  ───是孤高的一輪之花啊。




  栗髮少女默默的坐在不熟悉的床鋪上,腰部的傷口已經仔細的上過藥包紮起來了,而在喝過藥湯後燒也退了,只是腦袋仍舊感到昏昏沉沉。她算著自己今天睡去和清醒的次數,雖然從位於裡面的房間看不到外頭,但也能從轉涼的氣溫判斷至少時過黃昏,或者是正逢黃昏。

  乾淨整潔,或者說簡單過頭的小小單人房。
  除了床鋪和一只舊木櫃,以及收著重要工作用具的箱子外什麼也沒有。

  ………果然這裡,是那傢伙的房間啊。
  儘管再怎麼想矇騙自己,還是沒辦法忘掉在失去意識前望著自己的那雙紫色眼睛。


  “………醒了?”
  “………………。”

  少女側過頭,就看見手裡捧著木盤的紅髮少年靠在門旁,一臉看不出情緒的平靜,“有空發呆的話就把藥喝掉吧,只怕涼了之後會更難喝。”

  “………………哎。”少女明顯地露出了不情願的表情,卻彆扭的忍著沒有出聲。


  ───看起來貓舌不只怕燙,還很怕苦。
  盯著那張臉,流火不禁想起友人離去前的話。


  “看起來妳似乎很討厭吃藥?”
  “我倒想知道有誰會喜歡。”

  “哪。”紅髮少年將藥碗推到少女面前,意料之外的是盤上還有塊散發著微微甜味的羊羹,“店裡只剩這個了,不許抱怨,給我通通吃下去。”

  一口氣說完的紅髮少年站起身,開始將一起帶來的器具收回木箱中。
  栗髮少女似乎想說點什麼,但終究只是默默捧起藥碗,表情不悅的吃起藥來。


  ───真是個,彆扭的傢伙。
  這句話幾乎同時浮現在兩人腦中,但卻沒有人再度開口。
  怕是其他人──如彼此的監護人之類的──望著這個有趣的場景大概會笑出聲來吧。






  ──






  “………說起來,妳接下來打算怎麼辦?”
  “…………無論如何,我絕對不要和你睡同間房。”
  “那是我的台詞。”
  “放心吧,我等等就走,承蒙照顧。”
  “………哼。就憑妳現在那個破身體只怕沒走出房間就倒地了。”
  “………渾帳我爬也爬出去給你看。”


  ───等小悠醒來後,無論是什麼時候我都會親自過來迎接的。
  紅髮少年的腦內閃過栗屋老闆溫和的笑容。


  ………所以說我還是要跑一趟啊。
  流火滿心無奈的看了眼正在啃羊羹的少女,而少女毫不猶豫的對他扮了個鬼臉。

  火大。





  “………我果然還是和妳這貓妖合不來。”
  “那是我的台詞!






























-----------------------------------------------------* END.11.05.12

流火和小悠都彆扭的好可愛啊啊啊啊^q^
雖然看兩個人吵架很有趣不過想台詞就(ry^q^



〔藍微塵〕
春天的季語,也就是勿望草

〔裏紅一花〕
春天的季語,指的是一種遍地群開卻各自單花的花種,又稱一輪草,因花萼部分帶有一點紅色,因而得裏紅此別名



関連記事

Posted by on  | 0 comments  0 trackback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blackelf.blog91.fc2.com/tb.php/353-d2d1a69f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