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群棲欲。 |

藍微塵五夜






#自創注意報
#江戶架空
#自家孩子大愛











微塵五夜
〔春〕 勿忘草。花期は三月から七月頃。薄紫の五弁の花をつける。










05.陽花
〔夏〕 梅雨の時期と重なる六月~七月に開花する。花びらのような四枚の萼の中心に粒状の花をつける。











  嗯。今年來種紫陽花吧。
  望著剛請人來整修過不久,花壇中什麼也沒有庭院,栗屋的年輕老闆笑道。


  結果卻因為負責的員工不熟悉栽種方法,而導致冒出沒多久的綠芽枯萎死亡。
  老闆苦笑,直說覺得惋惜,跟著又讓人來重新栽種了。


  而那時候,碰巧來送新訂製漆器餐具的是東雲屋的年輕學徒,一位紅色頭髮的少年,身穿著俐落的藍色衣裝,眼神沉靜而無語,而容貌也是受女孩子歡迎的類型。但本人似乎對這樣的情況很苦手,薰看他挺直背脊坐在店內,戰戰兢兢地接受來自周圍一圈女同事和客人的打量,看起來怪無辜的,她收拾了手上的點餐單子,終於還是忍不住先將他請入室內。

  兩個人無語的走在長廊上,隔著店面那端的吵雜而這裡更顯寂靜。
  春天的日光溫暖地灑落一地。

  “哦,小薰。來的正好,可以替我把東雲屋派來的……”年輕老闆從盡頭的房裡探出頭來,本想交代些什麼卻在見到少女身後人時笑了出來,“這……歡迎啊流火,你就直接進來吧。”

  “那我就打擾了。”抱著包袱的紅髮少年禮貌鞠躬。
  “抱歉啊,手邊的工作整理不完……”
  “………先別說這個,您的腳不酸嗎?”
  “沒事沒事,看他們睡很熟也不忍心叫醒啊。”


  她聽著兩人的對話聲,暫且打算告退去廚房替兩人準備熱茶與點心。






  ──






  “紫陽花……是嗎?”
  “啊啊,其實前陣子也種過一次,但結果枯死了……”


  邊說著綠髮青年接過少女遞來的薄毯,朝安穩睡在自己膝上的兩個孩子身上蓋。“負責的人自責得要命,但人家本來就沒有園藝的相關知識,也就沒什麼好苛責的了。”

  “紫陽花的話,之前大師傅也有種過。”想了想,少年緩緩開口,“說是這種花性喜陰暗潮濕,一天要澆兩次水,十分不耐寒,可又怕光,千萬不可置於陽光直曬之處。”


  “───哎呀。”
  “照你這麼說的話。”

  青年和少女相視後一同看向外頭庭院,有一塊整理過後的土壤區,綠髮青年將毛筆擱在硯台上,“先別說澆花的方式不對……看來連栽種的地方都要改一改才行呢。”

  “是呢。還是種在靠圍牆的角落吧。這樣一天中日照的時間便會減少了。”
  “沒想到流火對花也很有研究呢。”

  “也不是這樣的………”少年露出有些困窘的表情,抿了抿唇,“大師傅很喜歡賞花和盆栽什麼的,但負責照顧花木的總是我們這些學徒,所以不知不覺就………”


  兩人看著少年又笑了。
  不知怎麼的,薰覺得露出這樣表情的少年看起來十分地可愛。



  “要是這次能順利開花就好了。”


  綠髮青年說著,手輕撫過膝上小弟妹們的頭。




  先是白花……那麼,接著在這裡會開出什麼顏色的花呢。
  她聽見少年喃喃低語著,抬起頭一看,竟是一個淺淺的笑容。






  ──






  結果是。藍色的花。

  她望著那花從春入夏季,如同那人所說,從剛開始的白花成了現在的透藍。也成了栗屋今年的招牌特色之一,入夏之後客人的數量增加,其中不乏是為了觀賞逐漸入花期,在細雨中開出美麗花朵的紫陽花而來的。

  天藍色的花。好想也告訴那個人。
  不過,可惜的是那之後他一次也沒有再來過。



  “要不要也送一些給雪見先生呢。”

  “哎。還是不要這麼做比較好喔,栗屋少爺。”嘴裡咬著糯米團子,難得出現在這裡的橘髮青年有些惡戲的笑了笑,“紫陽花呢,代表的意思是「花心」和「善變」。”


  “咦──是這樣的嗎?”是真的很吃驚。
  “那是為什麼呢,哥哥。”

  薰端著加點的茶點,在兩人身旁停下腳步,橘髮青年則招招手把她拉到自己身旁坐下。少女有些難為的望了兄長旁邊的老闆一眼,怎麼說都是工作時間……但髮青年笑了笑,算是默許。

  “今天巡先生也帶來了精美的畫軸呢,那麼就讓他小小霸佔一下我們這裡的看板娘吧。”
  “那還真是多謝~。”

  橘髮青年聽著也笑了出來,繼續著方才的話題,“紫陽花有很多種顏色的呢,雖然真正理由似乎是根據土質的不同導致開出不同顏色的花,可因為這樣的關係不知不覺中就出現花心、善變這類的代名詞。”


  “原來如此………。”

  “嘛,不過雪見先生的話,或許根本不在意這些吧。”橘髮青年笑著又補上這一句。“既然盛開得這麼美,就給他送過去幾株吧。紫陽花就算是小型盆栽養殖,也一樣不減其魅力的喲。”

  “說的也是呢,那我睌點就來準備吧。”

  似乎也完全沒發覺自己剛才被捉弄了,綠髮青年笑著說道:不過要先把工作完成才行,不然不知道會被庫古和小悠唸成什麼樣子呢………


  “小薰呢?”
  “咦…………?”

  橘髮青年瞇起了貓一般的金色眼睛,溫和的望著自己的妹妹。

  “小薰也有想送的對象嗎?”


  不經意的,薰的腦中浮出了紅髮少年的容貌,和那雙沉靜的眼睛。
  有的。最後她如此回答。






  ──






  天藍色的紫陽花。
  夜幕低垂,紅髮少年沉思似的望著桌上的盆栽。



  “雖然對象是男的讓身為哥哥的我很不開心,不過這是小薰的願望。把東西帶到囉,我走了。”
  莫名其妙丟下這句話後就和陣風一樣跑了,完全來不及問身分。


  “………不過……”
  「薰」,是在栗屋工作的那個女孩的名字吧。


  ───接著在這裡會開出什麼顏色的花呢。
  那個時候。



  想了想,紅髮少年站起身,悄悄地朝後院走去。






  ──






  六月裡下著雨的午後,正是行人稀少的悠閒時光。
  當簾幕被掀開,照例先說了聲歡迎光臨後才抬頭的橘髮少女,有些訝異的眨了眨眼。


  “下午好。”

  收起傘,隨著梅雨而來的少年臉上帶著淡笑,佇立在店門前,懷裡捧著一盆粉紫色的紫陽花。
  少女望著那張笑臉就忍不住呆了一下。


  “…………流火先生……”
  “啊,呃………先生兩個字就免了。叫我流火吧。”

  似乎這才回過神來,薰有些不好意思的低聲喚著從老闆那裡聽來的名字,流火,那就如字面上一樣有著一頭耀眼紅髮的少年。而被點到名字的少年在瞬間露出了有些彆扭的神情。

  “謝謝妳送來的花。很漂亮。”
  “沒有的事……那個,兄長沒有給你添麻煩吧?”

  兄長?啊啊,說起來兩人長得是挺相像的。
  少年邊想著,搖了搖頭。


  接著又像是想起了更重要的事情,他將手裡的紫色盆栽遞到少女面前。


  “……………?”
  “回禮。”


  “那藍色的紫陽花。”少年輕瞇起紫色的眼睛,笑了,“和妳的眼睛一樣,很漂亮。”






  ──






  “哪,小少爺。這花可不是只有那兩種意義而已呢。”
  “──?怎麼說?”

  帶著花來到白藤屋的綠髮青年正好碰上打算半個小小雨中茶會的藍髮青年和黑髮青年,三人坐在能望見雨景的長廊上悠哉的話家常。手裡拿著酒杯,黑髮青年看了眼對方身旁的藍色盆栽後笑道。



  “紫陽花。”正在替黑髮青年倒茶的藍髮青年微笑,“也有「謙遜」和「乙女戀情」的說法。”






  “要是這樣下去,誰的戀愛也能夠順利開花就好了呢。”





























-----------------------------------------------------* END.11.05.16

小薰真的好可愛流火也好可愛,這純情的二人組^q^
年上組也搶了很小一格的戲份(?

這題目俺原本想走悲劇向的但實在很捨不得所以就^q^



〔藍微塵〕
春天的季語,也就是勿望草

〔紫陽花〕
夏天的季語,指地是一種花期在梅雨季的花,因擁有豐富的顏色變化又稱「七變化」,其實真正原因是因為受到土壤酸鹼值的影響,花語有「花心」「善變」「冷淡的人」「無法實現的戀愛」「希望」「謙遜」「乙女的戀情」等意思


関連記事

Posted by on  | 0 comments  0 trackback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blackelf.blog91.fc2.com/tb.php/354-361587d1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