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群棲欲。

黑鴉戰線//梅花空木

Posted by on   0  0







#自創注意報
#自家孩子大愛
#自創之外的架空(不懂)









[ 梅 花 空 木 ]
黑鴉戰線










Episode.05






  究竟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呢。
  真要說起來的話,感覺就像被狐狸還是貍貓什麼的在路上給迷惑了一樣。


  未營業的店內和外頭的暖陽春風一樣祥和又寧靜,而適時找機會偷懶中的我悄悄隱身在大門旁的等身大盆栽旁發呆:到了現在才思考這種問題,未免也太晚了。


  “涼路前輩───可以過來幫個忙嗎?店長不小心弄翻麵粉袋了!”

  醒目的櫻色腦袋從廚房門後探了出來,是伊恩,求救的同時能看見他全身也被悽慘拖累的沾滿了白色的粉末。而櫃檯那邊正在擺盤的流火一聽到馬上皺起了原本就不是很平復的眉頭,比被點名的我更快地走向目前大概慘不忍睹的廚房。

  哎,店長又要挨罵了。
  我慢條斯理地脫下圍裙邊想著,而店裡唯一的女孩子小薰有點擔心的站在廚房門外觀看。

  不大也不小的廚房裡傳來店長哭著(?)道歉的聲音和流火不留情的訓話和一直都擔當和事佬的伊恩勸說的說話聲,而在我踏出第一個步伐的時候又發起了什麼鍋碗瓢盆落地的清脆聲響,小薰急急忙忙的衝進店面後的房間,大概是要去拿伊恩的第二套制服吧。現在是早上九點五十分,而離我們的開店時間只剩下十分鐘,和已經趁亂備好清掃用具的鳴神互看了一眼,我只得認命的挽起袖子。


  祥和和寧靜什麼的果然是本店的拒絕來往戶吧。
  在把店長從難纏的麵粉堆中撈出來的時候我忍不住想:嘛,這樣的日子倒也不無聊。






  ────






  第一次見到店長──純先生,是我高三那年時候的事。

  那天唸書唸到有點煩躁的我被二哥趕出來幫忙跑腿,可事情辦好了又不想太早回去,便隨意在大街上散步了一下。接近正午時分,六月的太陽已經是毒辣的像要把人溶化,就是那個時候,在街道轉角處見到一個的身材纖細到可以用瘦弱形容的金髮青年蹲在一顆不知道叫什麼名字又開滿白色花朵的樹下,手輕拍著被他挖起又覆下的土壤,看著樹彷彿對著摯友說話一樣溫柔的微笑。

  不是人類哪。當下,我只有這個念頭晃過腦中。
  不是說特意要分辨什麼,但這已經是從小生長在以除魔為業的家庭裡所培養出來的直覺行為。


  “───嗯?”似乎是我的腳步聲驚擾到了他,他抬起頭來。

  一雙媲美天空顏色的藍色大眼睛直盯著我看,午安,他說,下一秒這個溫和的青年便朝我露出笑容。我點點頭回應他的問候,又走近了一些,就能看見在他腳邊散落一地的園藝工具。

  “梅花空木!”
  “是?”
  “這棵樹是梅花空木,但或許是心情不好吧,它不肯告訴我他真正的名字。”
  “這樣啊。”

  他唐突的說道,我邊點頭應是,又無法阻止自己似的在心裡猜測起來:能夠和花草樹木一類溝通,他會是個什麼樣的妖物呢?

  在日光下,他那白皙到有點蒼白的頸部和手腕都還能隱約見到底下青色流動的血管,俊秀的臉上更是血色全無。而爲什麼我會是先注意到這點呢、連自己都不明白,總之只能說他看起來只有「氣氛」適合戶外活動,實際上卻是連出門都會讓人擔心的身體狀況吧。

  所以當他搖搖晃晃地站起身的時候,我幾乎是想也不想的就伸出手去攫住他的手臂。
  明明是這樣的熱天,他的手卻很冰。

  “──謝謝!”
  “哪裡。”

  他先是有點訝異的眨了眨眼,然後又再次微笑道謝。真的是個很適合笑容的人,明亮溫暖,並且沒有一絲虛假包含其中,就某種意義而言,是像我這樣習慣先替自己和外界做隔離的冷漠傢伙所不擅長應付的類型。收回了手,因為被人這樣善意直盯著看讓我有點發窘,於是決定彎下腰去替他把地上的東西都收拾裝袋。

  “真是個好孩子呢~。我是純,你呢?”
  “……涼路。”

  我將袋子遞給他。說真的多少有點介懷他那種把我當成孩子一樣的口吻。
  ………啊,把自己的名字告訴一個不知道身分的妖物,若是被二哥知道了鐵定又要被訓話了。

  正當我分神想著這種無聊事情的時候,面前這位友善的金髮青年突然像是在我身上或臉上發現了什麼新大陸一樣突然把臉湊了過來───






  “──吻下去了嗎!?
  “吻你個大頭。為什麼會變成那樣啊。”

  敘述被面前聽得還算開心愉快的後輩打斷,我涼涼的反駁不知道他怎麼聽才可以聽到接吻一步的莫名想像,一邊也沒忘記本分的攪拌著碗裡的麵糊。

  “………嘛,不過,”我有意停頓了一下,“往事就講到這吧。”
  “為什麼?前輩你都還沒講到重點欸。”伊恩邊說著手也沒停的桿著用來做餅乾的麵團。

  “後來就是經歷一系列神奇事件的我決定到這裡打工,完畢。”
  “什麼啊,那個。果然有秘密的嗎~?”
  “你真的想聽麼。這樣可能會毀滅店長在你心中的評價喔。”
  “這、這麼嚴重嗎……?”

  “………我倒是覺得純哥的評價什麼的打從第一天來打工的時候就已經毀滅了吧。”

  抱著紙箱走進來的流火平淡的說道,語氣就和手裡拆封的銳利剪刀一樣,一如往常的毫不留情。比我們任何人都早來這裡打工的他就算是說著這樣的話,大家仍認為他其實還挺喜歡店長的。就算生氣到胃痛是常態、收拾爛攤子也是家常便飯,卻從來沒有真的說出任何厭煩的話來。

  流火君=傲嬌。
  這個公式我從一開始就明瞭了。


  話到一半的時候穿著制服當外場的鳴神默默的從門後探出頭來。

  “………………。”
  “嗯?啊啊,我馬上過去。”

  流火收拾好了紙箱殘骸,拍了拍那個比自己高了半個頭的肩膀後跟著出去了。

  ……到底說了什麼啊?
  說真的,每次看著他們倆我都覺得鳴神其實是用電波在和流火溝通的吧。


  “流火和鳴神的感情真好呢~真讓人羨慕啊。”
  “怎麼,你和兄長處不好嗎?”

  “诶?也沒有說處不好,只是該怎麼說呢……有時候會覺得很難理解哥哥的想法麼?”伊恩想了想,微微一笑,“不過哥哥是我崇拜的英雄,這點從小到現在都沒有改變過喲!”

  “嗯,不予置評。”這孩子到底受了什麼樣的教育長大啊(??

  “我記得前輩也有兩個哥哥的吧,雖然是雙胞胎卻讓人很好分辨呢。”
  “啊啊,因為他們兩個有很明顯的性格差。”
  “前輩也是!怎麼說呢……真是有特色的一家人啊!(笑)”
  “那個(笑)是怎樣,你偶爾也會冒出這樣殺傷力極高的句子來啊。”
  “………???”

  不懂就算了,你維持這樣也好,我先不說只要庫古先生受得了就好。我望著那張打從心底是純真又可愛的無辜疑惑臉說道,無視後輩的抗議,我轉移話題似的催促他去把已經烤好的小蛋糕從烤箱裡拿出來準備做裝飾。






  ────





  “和它一樣!”
  “什麼、等等,請不要隨便捏別人的臉………”
  “阿路你啊,不是因為覺得開心才笑的吧?”
  “………诶?”

  硬是將自己的兩邊嘴角揚成笑容的金髮青年露出笑容,“太可惜了,明明是這麼好看的一張臉!”




  拜託你不要隨便給一個剛認識不到三十分鐘的傢伙隨意簡化名字啊。
  什麼好看的臉、那是在說你自己吧。

  說完自己想說的就碰一聲地倒了下去,也不想想之後負責收拾的我有多累。
  任性地對我說了如此莫名其妙的話,然後又任性地挽留我。

  真的是個麻煩的人啊,你。






  ──梅花空木,它的花語是“假面”
  ──就和你一樣






  ────






  我家是代代以除魔為業的使役者名門,據說在人類和妖物仍未締結契約之時,是很重要的存在。除魔師學習各種的職業技術,像是妖物們的背景和歷史,降伏調和的方法,又或者是和精靈定下契約並且使役它們……而後接受人類的委託,與妖物作戰。而那些同時接受了人類和妖物血緣之者,則搖擺於兩者之間,時而成為我們除魔師的夥伴,時而又背叛。

  是這樣一個大家都不能安居樂業、平安生存的時代。
  當然,這些都是在我出生以前,從很久很久以前便存在的故事了。


  我的父母十分痛恨妖物,在我們四兄妹都還來不及問清緣由便在戰爭中犧牲了,大哥和二哥兩人是雙胞胎,擁有著相當的能力,兩人毫無疑問都很優秀。他們在四妹小都出生後沒幾年內便成為當主,是當時仍年幼的我唯一的憧憬對象。

  出身名門,失去雙親,上頭有著優秀而無法超越的兄長們,不知詳細情況的人們往往會自我妄下評論,對我的情況說三道四……說真的,煩的很。

  其實我從來都沒有覺得不滿,也不曾對兄長有任何猜忌或疑問。

  他們兩人都很疼愛我和妹妹,從來沒有被逼迫過的除魔學習我也得心應手,活在沒有戰爭的年代並且健康的成長,整體來說,我過得很幸福。


  ──梅花空木,它的花語是“假面”。就和你一樣。


  但是………




  “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

  推開門,朝著無人的中庭打了招呼卻得到了回應。
  有個穿著墨藍和裝的人站在庭裡唯一一棵開著白花的樹下。


  “大哥………”我有些訝異的望著待在中庭裡的兄長,“傍晚天氣涼,至少也披上衣服再出來吧。二哥看到會擔心喔。”

  “沒事沒事。今天比較早呢,打工結束了嗎?”
  “店長感冒了,今天的打工暫停。”

  我邊說著將背包放在長廊上,大哥淡淡的說了聲是麼,便仰起頭繼續注視著那些在夕陽餘暉下染成橘紅色的花朵。

  “今年,也開花了。”

  “是呢,真漂亮啊。”大哥溫和的笑了,“多虧有你的細心照料。”
  “我並沒有特別……只是都將它帶回來了,放著不管也可惜。”

  兩年前,在得知因為道路整修的緣故要將那棵樹連根拔除後,不知為何的,心裡覺得有些不捨。兩位兄長知道後則乾脆的提議將樹重新種在自家院裡,反正是寺廟,除了佔地大之外也沒什麼特點了。我向他們道謝了時候,二哥只是故作冷淡的如此說道。

  “純先生知道的話,也會很開心的呢。”彷彿看透的我的思緒,大哥笑著說。

  “………再被大力撲倒親吻什麼的我可是鄭重拒絕。”
  “呵呵,但其實你並不討厭純先生吧?”

  “…………誰知道呢。”
  我轉移話題似的抬起頭,望向梅花空木那些隨風搖曳的枝葉和花朵。



  “怎麼?你們兩個都在這裡啊………”長廊轉角的陰影處走出一個人影,是二哥,就如同我之前所說,他一見到大哥臉色就變了。“海,不是說了叫你多穿件衣服再出來的麼!”

  “對不起~。”
  “………………。”
  “道歉也沒用,兩個人現在立刻給我進屋子裡!吃晚餐了!”
  “小都呢?”

  二哥看了我一眼,“在廚房,說是家政課學了什麼點心的做法,正在努力呢。”


  “………我去幫忙!”

  拾起背包,我脫了鞋直接跨上走廊朝廚房直奔而去,無視二哥在身後喊著「鞋子給我脫在正門口!」的聲音。



  “………不討厭………嗎?”





  ────






  “………那小子,心情不好啊。”
  “你果然也看出來了。”

  藍髮青年低聲說道,而身旁的胞兄則微笑,“說是店長感冒,打工暫停。”

  “原來如此。”
  劫火了解的點了點頭。

  “覺得寂寞嗎?”
  “哈?…………嘛,多少吧。是當哥哥的沒辦法啊。”
  “說得也是呢,那孩子從小就很獨立,偶爾對我們撒撒嬌有什麼不好呢。”

  “反正一定又是不能給我們添麻煩之類的想法吧,真是。”劫火無奈的嘆氣,“我們四個可是相依為命的兄弟啊。”

  “呵呵,把這句話坦率的告訴他如何?”
  “才不幹呢我,又不是那種角色………”

  青年彆扭的別過頭。

  “有什麼不好的呢,就算無法坦率明說,只要知道他仍愛著我們和這個家,不就夠了麼。”海溫柔一笑,牽過弟弟的手,“而我們只要一直注視著他,告訴他還有我們在,這樣就好了。”

  “………啊啊。”
  劫火反握過胞兄的手,難得微笑,“走吧,飯菜都要涼了。”




  活得再自由一點、再任性一點,也沒有關係。
  ──我們只是希望你們能快樂的生活著,僅此而已。































-----------------------------------------------------* END.12.01.16

都長廣告了只好放之前之打一半的篇章出來湊合一下!!!!(淦
好像只有背景設定那段打特認真(你這個設定狂

難得的打了阿路,設定是給他比較獨立冷漠的性格,扯到身世的一點點黑暗面,常識人,嘴巴壞,然後還有妹控屬性(?
但照這個走向看來和阿純都要湊CP了啊(不要

好喜歡兩位哥哥
沒有精靈們出場的機會好可惜:_;

関連記事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blackelf.blog91.fc2.com/tb.php/370-70350441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