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群棲欲。 |

愛妻弁当




#自創注意報
#RO背景
#自家孩子大愛
#大概是遲了很久的愚人節賀文
#各種意義上的悲劇慎入(?)












  她站在連身鏡前。

  映在光滑鏡面上的是一個容貌清秀的女子,白皙的臉上脂粉未施,美麗的墨藍色長髮披肩,身上則是樣式簡單的連身短禮服,只有纖細的腰際旁別著幾朵作工精緻的染布玫瑰。這樣就好。她想,邊彎下腰去穿好擦得晶亮的高跟鞋:丈夫不喜歡華麗的打扮,也說過她不化妝的模樣最為動人。

  整頓好全身的同時,房門被輕敲,然後打開──

  “準備好了嗎?”
  丈夫從門後探出頭來,看著她溫柔一笑,“好漂亮。真適合妳。”


  她也含蓄的朝丈夫報以微笑,然後輕輕挽過丈夫邀請似伸出的手。







愛妻弁当








  她與丈夫的相識說起來確實像是了無新意的連續劇情。

  好像會隨時發生在人來人往的明亮大街中,她和某人擦身而過,撞掉了懷裡的東西,正當感到困窘的彎下腰去撿,手指卻碰到前方另一個人的手指,抬起頭時,那個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朝她微笑。

  道別離去的時候,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氣問了青年的名字,並且以道謝的名義邀請對方一塊共進午餐。青年先是有些訝異,然後點了點頭。

  青年想了一下,然後有些猶豫地對她說:妳長得很像我認識的一個人……所以,如果不介意的話,我也想和妳多聊一會。


  就只是這樣而已。
  雖然如此,現在想起來,她還是很感謝神安排了這樣一場相遇給他們。








  早晨醒來,她側過身去親吻仍在睡眠中的丈夫,接著喚他起來。簡單梳洗後換上屬於神官的職業服裝,綁起頭髮,到廚房去料理早餐。其實說起來丈夫的手藝更在她之上,但為心愛的男人料理餐點和大小事務是她一直以來都想做的,這麼告訴丈夫後,丈夫便沒有再多說一句話,很放心的把整個家都交給她,隨她的意去佈置整頓。

  丈夫一直都很溫柔,總是順著她的心意,從來都沒有和她生過半次氣。
  這是實話,就連她那性格彆扭的友人都稱讚的說她嫁了一個穩重的好男人。

  將煎熟的荷包蛋和火腿倒入盤內,開始切烤土司的時候丈夫正好走入廚房。丈夫和她道早,然後走過來幫忙把碗盤擺到桌上,跟著很有興趣的研究了一下今天的便當菜色。她端著熱咖啡入座,然後兩人這才正式開始進食,席間聊一些彼此家人的近況或者工作上的趣事,而就算不是什麼特別有趣的小事情,丈夫也很認真的傾聽。接著兩人一起做完清潔工作,一塊出門準備開始本日的工作,在分離的巷口處,她將手做的便當交給丈夫,丈夫則低下頭來給她一個道別的親吻……

  除了假日或是比較特別的日子外,均是如此。
  或許這在外人眼中看來是平凡乏味,但她覺得好幸福。


  





  她工作的地方是普隆德拉大教堂。

  吉芬出身的她,是在兩年前被調來這裡的,那時候大教堂剛好有空缺,她也想著要到家鄉地以外地方生活看看,便答應了這個看來很臨時的人事調動。而自己接下的位置,之前是一個神官擔當的,然主教只說那位神官連同另一位同隊的武術宗師都是光榮殉職,卻連名字都沒有告訴她。那不是妳該過問的,別忘了還有許多深愛著他們的人在悲傷,主教垂下眼簾,語氣難得輕柔的對她說道。

  教堂的後方庭院即是墓碑區,她曾經在上任的第一天抱著花束想要祭拜不知名的神官和武術宗師,好不容易在角落處發現了新白的墓碑,卻因為墓前站著一個紅髮的刺客而讓她不敢輕易靠近。那個少年刺客在那裡站了很久很久,什麼也不說,就只是站著,她卻能感覺得到刺客的心情,一定是在哭泣吧。就算沒有眼淚。

  然而自從那次之後,她便沒有再見過那位紅髮的刺客了。
  只是神官和武術宗師的墓前,總有著每日盛開的美麗花朵。








  明亮的日光從擦得光亮的窗戶映入,在木質地板舖上一層柔軟的金色。

  比丈夫更早歸家的她正努力的為家事忙碌。說來兩人住的家也並不很大,要維持井然有序的狀態其實很簡單,掃過擦過地板和窗子後便是晾收衣服,偶爾心血來潮她也會買些小飾品回來妝點(細心的丈夫總是能很快的發現),然後到了煮晚餐的時間,丈夫也差不多歸宅。

  有時丈夫會比較晚歸,那大多是因為丈夫去了家人那裡。

  丈夫的家族構成算是十分龐大的了。丈夫自己是長男,底下則共有五個弟妹,彼此間的感情都很好。其實她並不介意與如此熱鬧的大家庭一同居住,沒有手足她當然也十分樂意和丈夫一起照顧這些可愛的孩子們。可最後在自家父母的堅持下,丈夫用積蓄在普隆德拉的郊區買下一間兩人居的溫馨套房,兩層樓還附庭院。兩人在成婚後即搬到這裡。

  她隱約覺得,即使父母不要求,丈夫似乎也是如此打算的。

  或許只是自己的直覺,她知道丈夫有什麼事情瞞著她。
  但不要緊,就算自己不開口問,她也相信丈夫有一天會向她坦承的。

  她一直如此相信著。








  丈夫平時並不會將婚戒帶在手上。

  她明白那是因為丈夫身為職業工匠的關係,丈夫似乎也為此有些煩惱,最後是她跑去買了一條銀鍊子,將戒指穿起,帶在丈夫的頸上。就是那個時候她第一次細看丈夫總是帶著耳環,散著溫和藍色光輝的點狀耳環,卻只有單只。

  丈夫乖乖維持著低下頭讓她抱住的姿勢,注意到她的視線前方,露出了有些像是哭泣的笑容,因為不想看到他露出這樣的表情,她趕緊別開了觀察的目光。

  “很在意嗎?”丈夫主動問道。
   其實並沒有很吃味,她純是玩笑性質的說著,“難道是前戀人送的東西?”

  然而丈夫並沒有否認。

  “……對我來說,這是唯一一個他所留下給我的、最重要的東西。”丈夫邊說著以雙手環過她的背,“所以我不會拿下它的,對不起呢。”

  傻瓜,我怎麼會在意呢。

  她原本想這樣回答,但是丈夫的神情看起來實在是太過悲傷了,幾乎就快要哭出來模樣,她頓了頓,最後只能手足無措的回抱過丈夫高大的身軀,安慰似的將臉貼在丈夫的胸口上。


  “不要緊,我愛你。”最後她說。
  “啊啊……我也愛妳。”丈夫低聲回應,輕輕的將頭靠在她的肩上。








  又過了一年,她在普隆德拉教堂也任職滿三年,更重要的是,這個週末是自己的生日。
  至今三年的生日都是和丈夫一起度過的,今年她當然也打算如此。

  下午沒有什麼工作,她打算早些返家,還可以在路上順便挑選禮物。丈夫雖然從昨晚就很神秘的想要隱瞞些什麼,但可惜他真的不是個會說謊的人,一下子就全部看透了。看來丈夫似乎打算帶自己回老家去慶生,一想到過兩天就可以見到可愛的弟妹,她也不禁開心微笑。

  就在她告別主教和同僚,踏出大教堂時,看見有一個旅者裝扮橘髮青年站在那裡。會不會是需要幫助的旅行者呢,她想,便走過去試圖要和那旅人對話。

  “請問………”
  “是的?”

  那個旅人看見她,先是露出了有些訝異的表情,跟著便禮貌的回應她。她這才注意到旅人的手裡捧著兩束白色鮮花。她在瞬間明白了的旅人的來意。

  “您是來祭拜的嗎?是否需要我為您帶路。”

  “感謝妳的好意,神官小姐。”橘髮的旅人微笑,金色的眼睛在日光映照下流轉著十分漂亮的顏色,“我是來祭拜相當於我兄長般重要的人的,今年已是他們死去的第三年,我在這期間旅遊各國,現在……終於也想著要回到他們生長的這個國家居住。”

  她一下子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只因為這位旅者同她對話的語氣就像親暱的友人。
  以及……有種詭異的預感在她心中逐漸形成。

   旅人不顧她的反應繼續說道,“對了,您是否曾經見過一位紅髮的刺客呢?他在事件後同我的妹妹結伴離開了這裡。我想順道找他們聚聚,手邊卻沒有他們的聯絡方法。”

  “紅髮的刺客……是麼?”

  三年前的回憶浮上她的心頭。
  她似乎知道了眼前這位旅人要來祭拜的對象,一定是───

  “對不起呢,無端向您說了這麼多話。”見她露出有些困惑的表情,橘髮青年笑著向她道歉,“您……長得和那個人真的好像,讓我嚇了一跳,又覺得好懷念。”

  妳長得很像我認識的一個人。
  咦、───


  “我打聽到他們事情了。還有……”

  有另一位紫黑色頭髮的青年走了過來,同樣是旅人裝扮。注意到她的目光,青年不再繼續說話,僅是朝她露出一個禮貌的微笑。

   “那和前輩們打個招呼之後,我們就走吧。”
  橘髮青年說著,兩人又一同朝她點了點頭,便轉身離去。


  她在滿目的明亮光線下目送兩位旅人離去,正想也離開的時候,從背後傳來了橘髮青年的嗓音。


   “……雖然遲了些,祝你們幸福。”
  那個聲音聽起來,既溫柔又悲傷。








  星期六,丈夫和往常一樣要出門工作。

  簡單梳洗後,她走回床邊喚丈夫起床,邊俯下身去輕輕吻了丈夫一下,接著下樓到廚房去準備早餐和便當。熟練的將攪拌好的蛋汁倒入平底鍋內,稍微加入一些砂糖和奶油,她拿起長筷開始準備拿手的煎蛋捲,腦袋裡卻忍不住想起昨夜的事情。


  ──那是一個邊框都有些被磨損的相框。


  將煎好的蛋捲分成兩份,一份擺上早餐桌上,另一份則放入便當內。接著她將早已煮好的白飯扮上切碎的酸梅末,以微沾鹽的手指捏成飽滿的三角形狀,接著裹上海苔。然後開始著手準備雞肉的處理──今天她打算作友人前陣子教給她的天津料理。


  ──她是在丈夫的工具箱中發現的,一直以來,她從未動過丈夫重要的工作用具,應該說,整個房子的確都是她在清掃整頓的,除了丈夫的工作室外。丈夫曾明白說過唯獨工作室他自己會負責,加上裡面有些可能會讓人受傷的工具,希望她不要進去裡面,她點頭允諾,而丈夫也很信任她,從未將工作室的門上鎖過。


  丈夫梳洗完畢,表情卻還有些疲累的走下樓來,注意到她還在廚房裡忙碌,便乖乖的坐在餐桌觀望著她。喝咖啡好嗎。她問。丈夫點點頭,又說讓我來吧,然後站起身去櫃子裡拿杯子和咖啡粉。她望著丈夫,一邊微笑著將牛奶從冰箱中拿出來弄熱。


  ──她小心的拿起相框,然後動作輕柔的將覆在上頭的柔軟布料給揭下,一點一點的,從角落開始浮現了照片的背景,是一片藍天,略帶了紫色……是克魔島的海邊吧。布料已經快要揭下到了照片中央,她深深呼吸,然後一口氣將布料完整拿下──


  今天的便當看起來真好吃呢。丈夫看著她裝盤,笑著說道。她也笑了,問著明日的聚會,兩人一起做料理帶過去可好?丈夫先是露出有些傷腦筋的表情,明明是妳生日,怎麼還會要妳做事呢。丈夫說,還是讓我來吧,我也很久沒有下廚了。她點點頭沒有反對,然後將便當以布巾包好打上結,才端著早餐來到餐桌坐下。


   “哪。”
   “嗯?怎麼了?”

  她唐突的開口,丈夫和平常一樣溫柔的回應她。


  ──照片中有三個人。其中一個是她的丈夫,當時仍稚嫩的臉上堆著燦爛而溫柔的笑,還有一個個子最高的黑髮少年,他同樣笑著,以雙手環過自己前方的兩人,看起來似一個親暱而有好的擁抱。而剩下的最後一位,是留著墨藍色長髮的少年,被兩個人緊緊抱住的他看來似乎有些害羞,但還是微微的牽起嘴角,形成一個帶著寵溺意味的笑容。


   “我愛你哦。”
  她溫柔的說著,朝丈夫露出笑容。

  丈夫愣了一下,然後笑了,說,“我也愛妳。”




  ──我的笑容,是不是和那個人一樣呢?
  她很想問,但最後她只是握緊了手裡的婚戒。




























-----------------------------------------------------* END.12.04.13

打得我自己也好難過OTZ(神經病
各種意義上的愚人,我真心希望這樣的情節不會真的發生(?
另外我還滿喜歡女主的雖然她連名字都沒有(??

最後雪見阿修對不起!!阿巡(還有神樂)又出來客串了!!!!流火也對不起但看在我讓你和小薰一起蜜月旅行的份上原諒我吧!!!(被打爆

関連記事

Category : [うちの子]RO
Posted by on  | 0 comments  0 trackback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blackelf.blog91.fc2.com/tb.php/377-73a1ae7d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