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群棲欲。 |

勿忘草の花束





#自創注意報
#RO背景
#自家孩子大愛
#大概是遲了很久的愚人節賀文VER.2(淦
#各種意義上的悲劇慎入












  他站在一片水藍色的花海之中。

  每當有風吹過,花兒們就一起搖晃起柔軟的枝葉,好像唱起了有些悲傷的祝福歌謠,被吹落的花瓣讓調皮的涼風捲向空中,接著又像是雪花一樣點點飄落。想著要試編上回從祭司姐姐那裡學到的花環,他將開得特別美麗的藍色花朵小心折下,以衣服下擺盛接著,然後又挑了幾朵裝飾用的白色小花。

  心滿意足起身的同時,從矮丘上方傳來有人喚他名字的聲音──

  “該回去了。”

  已經結束診療的師父站在那裡,注意到他懷裡的鮮花後微微一笑,“玩耍可以,可不要浪費那些花了。”

  他抱著那些花三步併兩步的朝師父衝了過去,師父伸過手來摸了摸他的頭,然後抬起頭注視著面前的風景,突然的陷入了沉默。

  “師父?”
  “沒什麼……只是在想花開得真美。”

  師父說,任由迎面而來的風吹亂他的頭髮,然後,露出了一個有點悲傷的笑容。








勿忘草の花束








  他是被師父撿回家的。

  家裡實在很窮,兄弟姊妹又多,就算如此,撇去那個除了沒錢才現身回家一趟的渾蛋老爸外,雖然生活辛苦,一家子相互支持也還算能過得去。

  但是,母親卻因為一場感冒去世了。
  一直到葬禮結束,渾蛋老爸都沒有出現。大概是再也不會出現了吧。

  年幼的他和兄長們照常的四處打工,過著和母親去世前沒什麼兩樣的生活,然後某一天,上面的兩個哥哥像是逃避什麼一樣的相繼離開,接著小弟小妹也被看來還不錯的好人家領養走……一直到,家裡只剩他一個人的時候,他終於受不了了。

  他想著就算會死去也好,真的不想要一生都被困在這鬼地方。
  所以,他做了和被他批為不負責任的兄長一樣的事情,離開了出生之地。

  他深知自己年紀還太小,但好歹也有了多年的打工經驗,要讓自己活下去應該不是難事。外頭世界大得讓他訝異,也比他想得更加險惡且危險,他就這樣一路四處亂闖,過著毫無計畫的流浪生活將近一年,最後,終於因為飢寒交迫倒在了和師父相遇的這個偏遠小鎮。

  那是他十一歲時候發生的事情。








  他後來才知道這個城市名為毀葛。
  然雖然說是城市,被優美風景環繞又人煙稀少的這裡其實更像是個偏僻鄉村。

  每日早晨醒來,他跳下床去拉開窗簾,在一室的明亮光線動了動睡僵的四肢,接著去進行梳洗,然後他繞回隔壁房間前,敲了敲師父的房門,通常師父如果已經醒了就會回應他,然後兩人一起下樓去準備早餐,而如果還沒醒,他就會很開心的打開房門直接撲上床去吵師父起床(不如說他比較期待後者),毫不客氣的撲抱師父將他吵醒後,師父會很無奈的坐起身,然後開始想辦法把他從自己身上弄下去。

  師父很瘦,抱起來還會讓彼此都嗑到骨頭小痛一下,而且師父身上總是帶著藥草的香味,他很喜歡那個味道,也喜歡師父摸自己頭髮和臉頰的大手……總之在師父身邊讓他覺得很安心。(不過偶爾來訪的刺客哥哥似乎不是很喜歡他這樣,每次都會臭著臉走過來把他從師父身上拎走,然後一旁溫柔的祭司姐姐會像變魔術一樣從口袋裡拿出糖果點心給他)

  推開門,已經梳洗好的師父站在鏡子前,一頭藍色的長髮只在靠近髮尾的地方隨意綁起,隨後師父穿上象徵神職人員的白袍,這才轉過頭來對他說了聲早安。

  他一直覺得那套衣服很適合師父。
  可卻又隱約覺得,師父似乎不怎麼喜歡身為神官的他自己。








  用過早餐後,師父每日的例行公事是到毀葛唯一的教堂報到。

  那裡基本上只有負責管理的老神父和幾個修女在,所以如果有什麼事情要做的話,師父會留下來幫忙,在簡單誦經和打掃過教堂內外後,接著可能是附近一些人家的幫忙和請求,關乎受傷病痛的自不必說,如果只是簡單的魔物退治師父也會接下,偶爾有禮會儀式或者婚禮時,基本上也都是師父在主持。

  不是他自誇,師父真的很厲害。
  而就如同他喜歡師父一般,這座城市裡的住民們也都很喜歡師父。

  曾經聽附近的居民說過,師父以前似乎是在普隆德拉的大教堂任職,還說是僅次於大主教之下的位置,後來不知道為了什麼原因師父放棄了大好前途,獨身一人來到這個離中央城市很遠很遠的地方居住。然而就算有人當著面問師父,師父也總是以微笑帶過,從來也不願多加解釋些什麼。

  一定不是什麼讓人很愉快的事情吧。那些問個不停的人真的很白目。每次當他氣呼呼的這麼想著時,察覺到他的情緒的師父就會露出有點無奈的笑容,牽起他的手,說,不要緊。

  他緊緊的回握過那只對他而言大上許多的手掌。

  師父的手無論四季總是很冰涼,相握的時候說是會把他的體溫倒吸走還差不多,但是他很喜歡,有時甚至會竊喜的想,他比這裡的任何人都還要接近師父,獨佔走了師父心裡的某個位置,就算那只是很小很小的一個位置。

  他真的好喜歡師父,所以每當看到師父露出逞強般的笑容時。
  他總是忍不住覺得心痛。








  有時師父在普隆德拉的舊友會跑來這裡找他。

  性格爽朗穩重的武術宗師、沉默不語的隻眼騎士、總是皺著眉頭的刺客、溫柔美麗的祭司、讓人猜不透想法的煉金術師、態度彬彬有禮的超魔導師、結伴而來感情很好的智者和悟靈師夫婦……讓他不禁感嘆師父的交友範圍真的十分廣闊,不過這些形形色色的人們和他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每個都不外乎露出了十分訝異的神情,接著又用複雜萬分的目光在師父和他身上來回打轉,讓他覺得很莫名其妙。

  特別是那個黑髮的武術宗師大哥,他覺得對方望著自己的眼神包含著訝異和懷念,又哀傷的像隨時都會落淚那樣,可是那種悲傷感卻又很快的消失在武術宗師的笑容之下。武術宗師在告別之前彎下腰來摟了他一下,說,他就麻煩你照顧了,在他還來不及出聲反應時,對方已經轉而去擁抱師父。

  那時他和師父並肩而站,目送武術宗師的背影消失在飛空艇的門後。

  “師父。”
  “嗯?”
  “您……待在這裡,會想家嗎?”

  師父愣了一下,然後才緩緩回答,“想念是當然。”

  ──那您為什麼而來?又為了什麼而不願回去呢?
  他好想問,但又很怕師父因此離開,也害怕師父想起什麼回憶而難過。


  “那裡……有對我而言很重要的人在。”

  師父輕聲說著,“可是越是重要,也只是讓我感到更加悲傷。如果繼續待在那裡,我不是自己先瘋掉,就是同樣地也在傷害和我一樣重視他的人們。”

  “所以我還不能回去。因為不想忘記他,所以不能回去。”

  師父彷彿喃喃自語一般的說著,似乎並不介意他是否能夠理解。他湊過去握住師父的手,他只是覺得師父看起來很痛苦,所以希望他不必繼續說下去了,但是師父卻喊了他的名字並且回握他的手,接著蹲下身來輕輕的抱住他。

  那是師父替他取的名字。
  只有單一個的字,師父總是用很溫柔的語氣喚他。








  啊啊,他突然的明白了。

  難怪他有時會覺得自己映在師父眼裡的模樣不夠真實。
  難怪他有時會覺得……師父的笑容其實並不是在對自己笑。

  那一定是因為、
  師父一直都從他的身上,在找一個看不見的幻影的緣故吧。

  師父一定是,很愛很愛那個人的吧。


  眼淚突然從他眼裡飆了出來,沿著臉頰滾落到師父的肩上,他粗魯的擦去淚水,惦起腳尖緊緊的抱住眼前這個堅強卻又軟弱的大人,說,我在這裡。我在這裡哦。我會一直陪著師父的。絕對不會離開您的身邊的。師父,我好喜歡您……說到最後他還是忍不住哭了出來。

  師父只是維持這個姿勢好一陣子,才低聲對他說:謝謝。

  又說,我很愛他……但也一直都明白的,你和他是不同的個體。
  說,對不起,我沒想要把你弄哭的。
  說,別哭了,我很不會安慰人的,實在想不出可以說些什麼。
  說,我也很喜歡你。真的。
  說,太陽都要下山了,回家吧,回我們的家。

  他沉默的從師父肩上抬起頭,而師父望著他露出一個溫柔的微笑,然後伸出手指來替他抹去眼淚。

  一起回家吧。師父又說了一次。對他說。
  他終於覺得映在那雙藍色眼睛裡的,那個綠髮金眼的小男孩,影子漸漸清晰。








  那之後又過了好久好久,他和師父依然生活在這個淳樸寧靜的城市,過著同樣簡單生活。他也繼續努力的和師父學習成為神官所必須具備的技能,無奈依舊沒什麼天份,反倒是武術宗師這個方向比較合乎他的性格。

  師父說,其實無論他選擇什麼職業,他都會很開心的祝福他的。
  而得知這件事情的武術宗師大哥,來拜訪的次數比從前多上很多。
  他聳聳肩,只是毫不退讓的說,無論如何,他不會離開這裡。

  師父聞言只是無奈一笑,將裝滿茶的杯子放到他面前,而當時也碰巧在家的武術宗師大哥豪邁的笑出聲來,說,你找了個好兒子呢。最讓他高興的是,師父並沒有否認。

  春去冬來,隨著時間的流逝,他能感覺的到師父心中的結似乎正慢慢被解開,原本彷彿死去的心也終於重新跳動。不過他早已明白,師父心裡有個位置,是他大概努力一輩子,也不可能搶走的。

  那是留給師父最愛的人的位置。


  隔年,收到武道家考試通過通知的他興沖沖的抱著一堆從附近原野處摘回來的藍色花朵奔回家裡,客廳裡正在調製藥物的師父有點訝異的看著他將滿衣服的花落在桌上。

  “師父。”
  他順了順氣,拿出那張證書,說,“我通過我武道家考試了。”

  “所以我必須到普隆德拉附近的修道院一趟,接受正式的儀式。”
  “………………。”
  “師父,您知道這些花是什麼嗎。”
  “……勿望草。………可是我、……”

  似乎猜到他接下來要說的話,師父看起來有些動搖。
  他拿起一朵花,惡作劇似的別在師父的耳旁,動作卻十分輕柔仔細。

  “師父,和我一起去吧。”
  “帶上勿望草的花束去探望那個人吧。”
  “我們一起去。”
  “我也想向他介紹自己呢,可以的話,我還想把這幾年他所沒看見的師父,全部告訴他。”

  “師父,你已經讓他等了這麼多年,再不去看他就太過分了喲。”
  “他可是會哭的,一定會哭。”

  他的師父,他親愛的師父沉默地伸出手從桌面上拿起一朵藍色小花,以雙手握在胸前,過了許久,才帶著微微笑容說,好。又說,是啊,那個笨蛋會哭的吧,但我卻連安慰他都做不到。眼淚從那雙藍色的眼睛溢出,滑過唇角。

  據說連在葬禮上也沒哭過的師父,就這麼握著那朵花,低下頭無聲的哭了起來。
  他俯下身,手臂輕柔的環過師父的背,這次的心情卻沒有悲傷,有的只有滿滿的溫柔。




























-----------------------------------------------------* END.12.04.15

雪見篇,其實這才是最初的構想篇XD
莫名的殺出了一枚苦艾的少年徒弟,我打著這篇腦袋畫面是大哥和小徒弟兩人一塊抱住雪見的畫面(流淚意味)

不同於行尸走肉過日子,沒有一點替代或依靠(妻子小姐)就會直接全盤崩潰的阿曜,我覺得雪見是可以硬是壓下自己所有感情活下去的人,但即使如此,如果天天都和有著愛人回憶的人們相處的話,那份回憶之情只會變成更大的壓力和絕望,讓彼此都受傷,所以雪見會選擇離開,一直到自己有天覺得可以放下了才回來吧(你是要多複雜

我真的有試圖要打溫馨路線了!!
希望這篇不像昨天大哥那篇一樣讓你難過非常!!(土下坐



関連記事

Category : [うちの子]RO
Posted by on  | 0 comments  0 trackback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blackelf.blog91.fc2.com/tb.php/378-17273b3e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