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群棲欲。 |

Episode.02 雨 音 聖痕幻想×團長賽凡








# 聖痕幻想同人 / 聖痕のエルドラド
# 團長白欒×軍師賽凡提斯
# 腐向有捏他有捏造有。










Episode.02






  「好……這個是最後了。」

  合上手邊最後一份文件,白髮青年如釋重負的放下筆,大大的伸了一個懶腰。
  外頭的天色已經暗了下來,還隱約能聽得見細細的雨聲。

  「下雨了啊。」
  「大概十分鐘左右的時間,指揮官。」
  「!?……路西斯你在啊。」

  本以為無人的房間卻傳來回應,白髮青年將手放於身側的愛刀上警戒朝聲音來源看去,發現是同為妖族的紅髮青年正站在壁爐前微微朝他禮貌的點頭致意,然後一臉平靜的拾起木頭和火柴,跟著是溫暖的火光照亮了房間。

  「不好意思了,路西斯。」白髮青年望著燃燒的火焰,朝自己的友人兼得力部下笑了笑,「你找我有事情?不對,應該先問你是什麼時候來的……」

  「從您開始寫心得書的時候。」
  「心得書……等等那是三十分以前的事情吧?真的很抱歉,路西斯!」
  「不會,您認真於工作是件好事情。」

  呃………其實那個不是工作,是賽凡提斯額外指定的『作業』啊。

  沒有把事實說出口的團長只是尷尬的搔了搔臉頰,「那路西斯,怎麼了嗎?」

  「偵查的報告書。」
  「嗯?不是一向都會先交給賽凡提斯的嗎?」
  「軍師大人午後就出門了。」

  「說起來……他是有和我提過今天要外出去蒐集情報。」白髮青年接過報告書,又再次看了看窗外,「………雨勢還會變大吧。」

  有點擔心啊。思考中的白髮青年微微皺起眉頭。他家的軍師大人什麼都好就是對雨還有黑暗苦手(雖然總以為隱藏得很好),再說也不知道有沒有帶傘?不,謹慎的賽凡提斯一定不會忘記的,但若是發生什麼不可抗力的意外的話──

  思及此,白髮青年放下了手中連看都還沒看的報告書。

  「指揮官?」
  「路西斯,我也要出門一趟。」

  說著白髮青年抓起愛刀和外套,「幫我和大家說一聲,然後晚餐不用等我們沒關係。」

  「………………。」

  紅髮青年都還沒來得及回應,白髮青年已經如同閃電般迅速奔出門外(要不是上次被軍師大人告誡過,怕是他會直接從窗口離開吧。)


  「………總之熱水和毛巾,先準備好吧。」






  ────






  此刻黑髮青年覺得心情有些……不,是非常複雜。

  將視線從仍下著大雨的窗外移回房間,是溫暖的橘色火光正在牆壁上跳出凌亂的舞姿,身下柔軟的床鋪和充斥鼻間的藥草香味讓因過度緊繃而感到疲勞的情緒舒緩了幾分,但取而代之的卻是連胃也開始犯疼。黑髮的軍師拉緊身上快要滑落的毛巾,皺眉──這裡並不是自己的房間。

  ──這種時候爲什麼還要拒絕我的手?

  他忍不住想起在雨中看見的,白髮青年的表情。
  生氣、悲傷或者懊悔……究竟是哪一種呢?他不是很能明白團長露出那樣表情的理由。

  敲門聲響起。

  「──賽凡提斯,我進來囉?」

  隨著聲音,一顆白色的頭顱從門後小心的探出來,仍落著水珠。

  「主上,這裡是你的房間,不必顧慮我。」黑髮青年看著門邊遲遲沒有要進來的團長,以及那明顯是沒有擦乾的頭髮,「頭髮……不弄乾會感冒的。」

  明明沒有那個意思,但或許是因為尷尬吧,連聲音都不自覺的冷了幾分。

  聞言白髮青年垂下眉頭,表情看起來有點像個做錯事情的孩子那樣,那是每次挨了他的罵之後才會露出的表情(簡直就像是一隻大型犬那樣)。

  「呃……抱歉,賽凡提斯,我剛才不是有意要兇你的,我只是太著急,很擔心你的傷勢所以就……真的對不起。」沉默了一會,白髮青年終於帶上門,走了進來,「還有我剛才直接就往這裡衝過來了……現在想想,應該去你的房間才對。」

  ──擔心。
  (啊啊,原來是這樣的嗎。)


  「………我知道。」

  黑髮青年抬起頭注視著自己的君主,示意他在床邊的椅子上坐好,「這次的事情全是我自己的疏失所造成的。主上,請不要道歉,你並沒有錯。」

  「不,要是我更早一點把工作完成,和你一起出門的話、」

  白髮青年懊悔的說著,露出了他剛才在意很久的表情,不過現在……他已經明白了原因。不論是悲傷還是後悔,如果今天受傷的是團長,自己或許,不對、是一定也會有相同的反應吧。

  剛才拒絕了他的手,一定也讓他很受傷吧。

  「我應該說過,作為君主,你不該如此輕易就把情緒顯露出來……」
  「抱歉,我老是改不過來。」

  「………不是的。」黑髮青年抿起唇,似乎正為了該如何表達而有些煩惱,想了想,他將身上的毛巾拿在手裡,然後輕輕披在白髮青年的頭上。

  「賽凡提斯?」
  「不是的。我、我只是想說……請不要露出這樣的表情,主上。」


  請不要露出如此悲傷的表情。
  (因為比起哭泣,我更加喜歡展露著溫柔笑容的你。)

  黑髮青年垂下眼簾,紅著臉避開團長明顯變得開心起來的臉,只是雙手仍輕柔的擦拭著白髮青年的頭髮,對方則像是親近人的狗狗一樣親暱的靠近他,露出微笑。

  「不管幾遍我都會說的。」
  「你指什麼,主上。」
  「賽凡提斯,你對我而言很重要。」

  不管是因為擔憂和不安,著急的四處尋找,在彷彿要把人吞噬掉的大雨中好不容易抓住將要溺斃的你的手的時候,那種心臟都快要停止的感覺,絕對不想再體驗一次了。所以,想讓你明白,『你很重要』,那一切的理由,僅僅是因為如此。

  「……主上,你又說這種話。」

  白髮青年笑著欣賞自家軍師難得的錯愕表情,「我承諾過絕對不會向你說謊的。」

  「這是兩回事……」
  「腳,還很痛嗎?」
  「只是輕微扭傷,上藥之後好很多了。」

  「……但我聽到的可不是輕微的程度喲?」語氣裡帶著幾分無奈,白髮青年盯著黑髮青年裹上繃帶的右腳踝,終於講出了像是演練了好多次那樣的台詞,「估計好一段時間你都必須禁足了,賽凡提斯。」

  「可是還有很多待處理的事情……」
  「我不管。這是團長命令。」

  白髮青年難得頗有威嚴的如此說著,唇邊的微微笑容卻毫不猶豫的出賣了他現在的心情。
  兩人對視了一陣,由黑髮青年先認輸,他輕輕的嘆氣。

  「………我明白了,主上。」

  眼看固執的軍師終於順從的點了頭,白髮青年不再繼續板著裝出來的嚴肅表情,「不要擔心,賽凡提斯,剩下的事情我會幫忙處理的。不過可能沒你做得好就是……」

  眼看已經開始煩惱起明日行程的團長,不知為何地,黑髮青年感覺到心底有一種溫柔的情緒正緩緩浮上。

  「主上。」
  「嗯?怎麼了。」

  他喚,而白髮青年一如往常微笑著,溫柔地回應他。

  「…………謝謝你。」


  雖然我現在只能回報於你如此微不足道的話語,也希望能夠傳達給你。










音 。

  彷彿傾注於這個世界的雨水一般,擁抱著這份溫柔。



























-----------------------------------------------------* END.12.08.27

於是接續官方劇情→
團長:我回來了~。
軍師:歡迎回來,情況如何?

(一小段劇情討論後)

團長:還有……你踩到披風…跌倒扭傷腳的八卦,已經在城內傳開了。
軍師:(別開眼神)………………咳,你打聽到什麼重要的情報,說吧。

可惡賽凡怎麼可以這麼苦愛呢\^q^/wwww
平衡感不太好容易在黑暗和雨中跌倒(官方設定)的軍師超苦愛的www(別這樣人家很困擾的好嗎

標題和最後一句出自小野大輔【雨音】的歌詞~


関連記事

Posted by on  | 0 comments  0 trackback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blackelf.blog91.fc2.com/tb.php/389-5b8c280c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