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群棲欲。 |

Chapter.04 流星群的低語 聖痕幻想×團長賽凡






# 聖痕幻想同人 / 聖痕のエルドラド
# 團長白欒×軍師賽凡提斯
# 腐向有捏他有捏造有。










Chapter.04






  「一個合格的君主絕對不能心軟,別的軍師怎麼跟他的主上相處,我不管,但是你的軍師是我,不是別人,我希望你有所覺悟。」

  我當然有所覺悟,所以我一輩子都會當一個對你而言不合格的君主。
  (你一定會說我依舊太過天真吧。)






  ────






  妖族領地──月牙之里.空桑城。


  ……啊啊,突然感覺好冷。

  明明還大白天的,指揮官的辦公室內卻散發著帶著幾分陰鬱的黑暗氣場,叫門外碰巧經過的士兵們都不禁在打了一個冷顫後迅速離開,而裡面的是想跑都來不及。

  渾蛋啊早知道今天就不要第一個先到這裡來了團長大人你這個罪惡的男人(淚
  被強迫留下來應付軍師大人的闇日騎士塔迪.默里在內心喊糟。

  「………………。」
  「………………。」
  「………………。」

  而眼前位於氣場中心的黑髮青年打從入門後就沉默不語,先是看了看無人的辦公桌,又看了看旁邊兩位名列團長的心腹名單內的重臣,而後十分平靜的露出了一個笑容。

  「………主上又『外出』了,是麼。」

  然後,如此說道。

  ……我應該先把桌上那疊未批改文件給藏起來的對不起團長大人!
  一同被留下待機的獸族傭兵卡列本能地感到危險而抖了抖貓耳,有一秒逃出房間的衝動。


  「唉………」
  望著文件堆積的辦公桌,黑髮青年感到有些頭痛的皺起眉頭。

  ……帶著那個嚇人的傷,又去了哪兒呢?主上。

  自從上次讓光明治癒師診療完傷口後他就一直很擔心,偏偏自家的主上似乎沒把詛咒啦還狂化感染的放在心上……不如說,稍微也擔心一下如何?歸途中對話繞了一圈他都已經被迫把真心給說出口了就是希望對方能更在意一點自己的身體狀況……啊啊,那次真是失誤。

  咳、更何況撇開這些不談,那也不是個能讓他這麼快就像個沒事人一樣到處跑的小傷口!

  「塔迪、卡列。」
  「是的……?」

  黑髮青年看著兩個看似已經做好受罰準備的同僚,只是將自己手裡的文件交代下去,「這個是分城的建設規劃,該做的細項我都寫在上頭了,不過為了預防萬一讓路西斯也同行。」

  「…………??」

  「明早前我會確保主上的簽字,你們先過去整頓一下現有資源和人力,回來記得交一份報告書給我。」無視對方訝異的睜大了眼睛,黑髮青年淡然說道,「另外,塔迪,現下城內沒有多餘資金可以用來支付賠償等意外開銷,請自重不要惹事生非。」

  被所謂軍師的威嚴一秒壓下的闇日騎士一時忘了要開口反駁。
  而本來就很認份的貓傭兵從一開始沒有抗議打算。

  「很好,還有任何問題嗎?」

  於是沒膽問所謂『確保手段』究竟為何物的二人有志一同的搖頭,然後抓著文件書飛快離開,深怕下一秒鐘軍師大人反悔把他們留下來進行三小時(或者以上)的碎碎念還會外加萬字起跳的心得書……簡直太可怕了!除了團長大人還有誰受得了這種折騰哎喲。


  剩下的……
  眼看事情有了人去處理,黑髮青年也轉身離開辦公室:就是把翹班的指揮官給抓回來了吧。






  ────






  黑髮青年走在接近正午時分的喧鬧大街上。

  路上的行人來來去去,路旁熱鬧的店家,挑著貨物的暫居旅者,放眼望去不論是妖族人族獸族聖族夜族幾乎全都看得見蹤影……雖然位於月牙之里國境內,這個不算小的城鎮內卻混著各式各樣的種族。不論來者何人、也不論身分地位都能夠和平共處,這一切,當然也是自家主上所期望的情況。

  路上時不時有認出他身分的人向他打招呼,並且下一句通常都是「領主大人沒有和您一起嗎?」或者「請轉告領主大人要好好保重身體。」,他只得有些尷尬的點頭然後再不著痕跡的婉拒掉居民們送上的禮物,也不好說他現在會在這裡就是因為那個負傷中的上司正不知去向。

  ……但他也並不是不明白,為何那個人會如此喜歡城內散步這項休閒(和巡視一同被團長歸類於勞役結合),所以最近的翹班難道都是這陣子禁足禁太緊所導致的反彈嗎?

  認真思考起這個問題的軍師也不忘繼續尋找自家主上的身影。
  突然地,是聽來有些喧嘩意味的爭吵聲傳入耳中。

  「………啊啊。」

  找到了。半瞇起眼睛,黑髮青年幾乎是有些嘆息地想著。


  在小巷的另一頭,道路中間站著幾個人似乎正發生了爭執,而被圍在中間的那個人毫無疑問,正是翹班中的領主大人。他看著其中一個『人類』無理的揪住白髮青年的領子(不得不說那身高差反而使場景看起來帶著幾分滑稽),似乎罵了幾句話,接著青年身旁的黑髮少女一語不發的朝那群人拉開長弓,明顯是生氣了,又被白髮青年安撫著放下武器,像個孩子那樣嘟嘴。

  黑髮青年沒有打算插手的站在原地,靜靜關注著眼前所上演的鬧劇。

  期間雙方又對了幾句話,幾乎都已經要到了控訴武力的地步,卻因為白髮青年遲遲不肯拔出刀而使得場面更加失控。伸手摸了摸身旁少女的頭,白髮青年的嘴角勾起無奈的笑似乎被解讀成嘲諷,於是言語無用的年輕人們揮著武器朝他衝了過去。

  ……然後?
  事情當然是迅速而和平的解決了。

  說到底是不知打哪來的小混混,白髮青年光用拳頭就擺平了(嘛,雖然他並不是很贊同暴力主義的解決方式,看來下次有必要花時間和主上聊一聊策謀的重要)。預定中的結束,作為隨侍在旁的軍師,他當然清楚明白這點小角色並不能對白髮青年造成什麼威脅。

  不過………

  是啊,那是不論在何處何地,也不論理由都會上演的……種族之爭。
  ──也是你最討厭的東西,對吧?

  黑髮青年朝正在安撫黑髮少女的團長走去。


  「別生氣了玫麗朵,不是還要給雪莉挑髮飾麼?那間有名的店到底──」
  「主上。
  「………………。」
  「………我覺得我好像聽到了賽凡提斯的聲音。」

  「不是好像,主上。請您轉過身來。」黑髮青年說著邊冷靜的伸手拉住白髮青年的後衣領,以防止某人(前科有)逃跑,「然後請好好替屬下解釋一下,這時間您在大街上做些什麼呢?」

  「拜託別用敬語,賽凡提斯。好可怕……」
  「哦呀,屬下可不認為自己有足以威脅您的能耐,不然您怎麼還會在公務時間翹班呢?」

  黑髮青年看了眼團長右手開始滲出豔紅血液的繃帶處,溫度快直逼零下的眼神又冷了幾度。

  ……不,我真心覺得這個世界上能對我造成威脅的人就只有你啊,賽凡提斯(淚目
  於是淚眼汪汪的白髮青年就這麼被盛怒中的軍師大人拖回去了。






  ────






  「………還很痛麼…?」
  「啊啊,已經沒事了。」

  收回包裹著平整繃帶的右手臂,白髮青年笑著對仔細替自己包紮的藍髮青年道謝,「謝謝你,萊德。」

  性格內向的藍髮青年只是有些害羞的笑了笑,開始收拾起醫療用具。

  天知道軍師大人一臉嚴肅的把白髮青年拖進大廳的時候嚇死多少人,尤其是看到團長大人的手傷又不客氣地裂開了,軍師大人看起來很生氣,玫麗朵也一臉不開心……差點要以為他們是不是在外頭受到什麼襲擊。結果當事人卻毫不在意的笑了還反過來安撫被嚇到的士兵們,然後又被軍師大人捏耳朵。

  「那個…要我去叫……軍師大人過來嗎?」
  「沒關係、沒關係,賽凡提斯在辦公室吧?我過去找他就好。」

  像對待弟妹那樣逕自拍了拍藍髮青年的頭後,白髮青年站起身。

  「好了,接下來我該怎麼和親愛的軍師大人賠罪呢……」

  稍稍動了動有些麻掉的手臂,白髮青年彷彿喃喃自語般的說著。

  哎,至少萬字反省書是免不了了吧。




  ……但那份縱容一定也是寵溺的一種吧、你們有自覺嗎。


  「賽凡提斯?」

  白髮青年將頭探入房間,不意外的看到軍師正在忙碌的身影。

  「……主上。」站於桌側的黑髮青年放下手中的文件,用美麗的紅色眼睛望著他,「屬下有很多話想和您談一談,請先坐下來吧。」

  「咦……敬語懲罰還在繼續嗎…?」
  「您希望的話?」
  「拜託用平常的說話方式,這樣我壓力很大啊……」
  「呵……我明白了。」

  白髮青年十分順從的坐到軍師所指定的位置──竟然不是辦公椅,而是沙發。而心情看來似乎有好一點的軍師捧著剛整理好的文件來到他旁邊。

  「這是?」
  「你不會喜歡的東西之一。」

  「……啊。」白髮青年光看到報告標題就懂了,『盜賊討伐』是麼,他苦笑,「我的確不喜歡……不過既然造成了威脅,那還是盡快處理吧。」

  「主上,這次你不必親自上場。」
  「不行。」
  「……………。」
  「你明明就知道我不可能不去的,賽凡提斯。」


  儘管不喜歡,但那都是我必須背負的東西啊………怨不了誰,我也不會逃避。
  更何況有你在我身邊。

  白髮青年輕笑著,看著又皺起眉頭的軍師,「好啦,我知道你是在擔心我的傷……我和你約定不會亂來。」

  「恕我直言,主上,你已經有數次打破約定的紀錄了。」
  「哈哈哈。」

  「不要想瞞混過關。」黑髮青年自團長手中收回報告書,都相處半年以上了怎麼還會不懂這個人的性子,「……但好吧,如果你堅持,主上。」

  「你要重寫?」怎麼了我家軍師今天好好說話。
  「總不能因此讓你身陷危機,更何況我早擬好備案……除了訴諸武力以外的備案。」

  唉,誰叫我有個會亂來的主上呢。
  黑髮青年拿起筆,「雖然成就的速度會慢上許多。你不會介意吧?主上。」

  「當然不會介意,不如說這樣更好……哎,別瞪我啊。」接收到嚴肅目光的白髮青年縮了縮頸子,「我明白的,你只是克盡職責的為我規劃出一條最有效率和最高利益的道路,但有時候比起那些我更在乎其他的東西……抱歉,賽凡提斯。」

  黑髮青年望著面前一臉哀傷的白髮青年;你自己注意到了麼?你總是藏不住自己的心情啊,主上。你曾和我說過你最厭惡的就是戰爭和無謂犧牲,並且打算為阻止這一切而戰,卻又總是對敵人手下留情……不過算了,如果抹滅掉你的仁慈,那也就不是我的主上了。

  我不是一個會後悔的人,如果生命可以重來,我仍然會讓你走上這條殺伐之道。
  ………不過你是我的主上,你不喜歡的結局,我會儘量去避免。


  「我應該說過,身為上位者,怎麼能被下位者看出你的情緒。如果你不懂如何掩飾,每天對鏡子練習一萬次。」

  黑髮青年一邊勤快的謄寫著新的計畫書,如此低聲說道。

  ──咦咦咦好突然啊?是說怎麼又是一萬次!?
  聞言白髮青年有些訝異的抬起頭,卻發現軍師正回望著自己,嘴角噙著微微的笑意。

  敢情這是在安慰我的意思?
  真是……敵不過你啊,我的軍師大人。


  「作為你的軍師,我有義務為你算計出一條沒有障礙的捷徑,神擋殺神,要論算計不會有人能贏過我。」

  「啊啊,對此我毫無懷疑。」
  「……儘管如此,那若不是建立在你的名義之下,就沒有任何意義。」

  黑髮青年停下筆,將計畫書擱回辦公桌上,「公事話到此,主上,接下來是我個人的提議。」

  「個人提議?」
  「為了傷勢著想,我建議你最好現在立刻休息,並且停止所有會導致你熬夜的行為。」
  「嗯……這難道是你叫我坐沙發的原因?」

  面對白髮青年那張笑容越來越燦爛的臉,黑髮青年不自在的輕咳了一聲,「……有任何事我會在這裡,你還是回房間休息吧。」

  「不用不用,我留在這裡休息就可以了!這樣有事也方便叫我,不是麼?」
  「………你高興就好。」

  「不過在那之前……哪,賽凡提斯。」本來已經直接要躺下的白髮青年像是想到什麼那樣笑了,朝軍師招了招手,「我還缺少一個東西。」

  「…………?」
  「總之你過來,對,在我旁邊坐下……好!」
  「───主上!?

  硬是被按到沙發上坐好的黑髮青年正想著要發難,旁邊那個卻一臉開心的躺了下去,躺、躺在……他的大腿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不論怎麼想都很奇怪吧?至今從來還沒遇過這麼超格的指揮官的黑髮青年感覺到自己的頭痛了起來,又不好直接把枕在腿上的人給推下去。

  「主上,你到底在想什麼……」
  「等等,別又開始唸!不是你讓我休息的麼?」
  「………………。」

  ………雖然我是這麼說了沒錯。

  「………啊啊,算了,再計較下去我頭只會更痛。」

  如果這樣能讓你稍微輕鬆一些的話,算了……黑髮青年低聲說著,按了按自己的額際。

  「真溫柔啊,賽凡提斯。」白髮青年笑了起來,又感覺很懷念似的瞇起藍色的眼睛,「不過膝枕什麼的……真是久違了呢,自從朱欒走了之後……」

  朱欒?那是……誰呢?
  對於從未聽過的名字黑髮青年在心中疑惑的複述,卻沒有問出口。

  「不是你的一時興起嗎?主上。」
  「嗯?大概是吧。像這樣對你撒嬌……哈哈,你生氣了?」
  「………並沒有,只是很意外。」

  ……原來這是撒嬌的意思嗎?對他嗎?那麼應該如何回答比較好?

  想了想,黑髮青年伸出手去碰了碰白髮青年的頭髮,沿著柔軟的前髮,手指輕輕滑過額間那象徵妖族身分的黑角……他突然發覺這大概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地觀察他的主上。

  也是第一次,他察覺到……原來自己其實完全不了解眼前這個人。
  不論是過去還是現在;你在想什麼?一直看著什麼?在打算著什麼?又希望成就什麼?

  (我並沒有要求你一開始就信任我,因為我的血液充滿懷疑的因子,從以前就是這樣。所以我只能一直藉由試探,去建構我對你的信任。他說。)

  但這個人卻只是溫柔一笑,說,那你就儘管試探吧,到你滿意為止,然後再決定要不要留在我身邊。然後,連一點空隙都不留的,把他置在隨時就能夠拔出刀來殺掉他的位置上。

  ──啊啊,你辜負得了嗎?這份期待,這份溫柔。


  「主上。」
  「嗯………?」

  已經閉起眼睛的白髮青年看似很努力的用最後一絲清晰的意識來回應他,並沒有拒絕他梳理過自己頭髮的動作。

  「為什麼,留了長髮?」
  「……為了要許願。」

  我知道,我曾經聽過其他人問過你。
  沒錯,我更想知道的是──

  「那麼,你的願望是什麼?」

  「我的願望,那當然是………」白髮青年喃喃低語,語末卻沒了聲音。


  睡著了麼?也罷,這個問題的回答等下次再告訴我吧。
  黑髮青年收回手,輕輕的笑了。

  「晚安,主上……願你有個好夢。」






  (……我的願望?)

  (只好能夠保護好我手中那些重要的事物,就算是要犧牲掉我自身也無妨。僅此罷了。)










群的低語

  噓……願望這種東西啊,說出口就不會實現了吧。



























-----------------------------------------------------* END.12.09.04

這篇根本軍師語錄集www(淦
然後城名什麼的因為管理人當時身旁只有山海經所以三座城都(ry

這兩天冷靜下來一看發現萌軍師的威力真是不可小看啊我竟然在一週內更新了六篇雖然都不是長篇哎喲真是嚇死我了(淦

這篇大概是初章五和六的地方,雖然沒有特意要連接劇情的意思但也就這樣子了吧,時間點什麼的隨一些不要緊吧反正我任務過得超慢(哭),況且我最初的目的就只是為了看軍師和傭兵賣萌順便和團長來段浪漫的戀愛而已啊!(出去

有稍微多寫了一點我家團長的內心和過去,至於朱欒和團長到底是什麼關係有一天也一定會寫到的吧XDDD(是說因為名字的關係或許意外好猜啊這個囧

而且居然還膝枕了我整個羨慕忌妒恨啊團長^q^


関連記事

Posted by on  | 0 comments  0 trackback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blackelf.blog91.fc2.com/tb.php/394-1dc652dd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