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群棲欲。 |

Episode.04 現在就以深白薔薇向你起誓吧 聖痕幻想×團長/查爾斯







# 聖痕幻想同人 / 聖痕のエルドラド
# 自家聖族傭兵查爾斯的相關篇章。
# 捏他有捏造有。










Episode.04






  「到此為止,是我輸了。」
  「……請等一下,為何不全力與我一戰?是認為我的能力不足嗎?」

  「沒這回事。你很強啊,你看。」夜色下,那個人轉過身來,揮了揮手中的長刀,「都讓你刺出裂痕來了,那強大的力量……正面衝突怎麼看都是我屈於下風吧。」

  「那麼,為何閣下不願使出二刀流……不,您為何不用左手!」
  「那我反問,若我用左手就不會輸了嗎?」
  「這個………沒有經過比試又怎麼會知道。」
  「那麼,假設我贏了,又如何?」
  「贏了又如何……閣下這句話的意思是?」

  「輸贏或許很重要,但除此之外就沒有別的了嗎?」那人說著輕輕微笑,「既然我們不是敵人,也並非要以殺戮為目的……怎麼說呢,像這樣和你比試,我覺得很開心喔。」

  「開心……?」
  「是啊,你不開心嗎?同樣身為武者的你不會不懂的吧。」
  「………………。」

  「嘛,雖然想這麼說的地方也有,其實是我左手有點傷被部下們禁止握刀了,哈哈……如果不嫌棄的話,下一次見面的時候,我們再戰吧。」

  「為了向你表示敬意,到那個時候我也會使出全力與君一戰。」







  ────






  夜色下,有個黑色的影子無聲地越出旅館二樓的窗子,攀到落著溫柔月光的屋頂上。
  輕瞇起眼睛,青年看起來很愉快的仰望著佈滿星星的夜空。

  「雖然冷了些,賽奎德這裡的夜空真的很美……對吧?萊德。」

  說著他向身後看去,從陰影處站出一個人影,是一名藍髮的妖族青年。

  「……對、對不起………」
  「道什麼歉呢,既然要看就一起看吧,哪、過來這邊。」

  白髮青年毫無責怪之意的微笑,拍了拍自己身旁的空位,而後者露出有些猶豫的神情,最後還是順從的走到他的旁邊坐了下來。

  「……這麼晚了…還不休息嗎?」

  藍髮青年意有所指的看了眼白髮青年的右肩,無袖服裝下露出的是覆著繃帶的模樣。

  「你呢?睡不著嗎?」
  「嗯…沒有什麼睡意……」

  白髮青年伸出手去摸了摸對方那頭海藍色的髮流,似乎已經是一個很習慣的動作,「這樣啊,那我來唱首搖籃曲如何?」

  「搖籃曲……?」

  藍髮青年眨了眨燦金色的眼睛,似乎對這個提議感到訝異。

  「哄小孩睡覺用的歌曲──今天晚上睡不著的人可真多。」
  「………屬下也被算在內嗎?」

  不知何時又多出了一個聲音,兩人一塊往上看去,是站在煙囪位置的紅髮青年,那遮住半張臉的魔法屬性面具在黑暗中亮著微微地紅色光芒。

  「既然受了傷就應該好好休息,還穿這麼單薄出來吹夜風……屬下並不是很贊同。」
  「哈哈,你這麼一說我倒是突然覺得有點冷。」

  像是早就知道了回答那樣,紅髮青年無聲的跳了下來,一語不發的將手中的毯子輕蓋到白髮青年身上,然後將另外一條毯子交給衣著單薄程度和團長有得比的藍髮青年。

  白髮青年只是微笑,乖乖將毯子披好,「看來不是睡不著,是被我吵起來了?」

  「………………。」

  紅髮青年垂眸不語,然而那一份只給於信任之者的體貼早已表露無疑。


  白髮青年凝視著遠處,「久違的賽奎德之鄉……我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

  「……您打算去赴約?」

  立刻知暁話中意的紅髮青年和藍髮青年同時看了眼遠處帕里堤軍事學院的位置,半年前遭遇的那位白精靈在記憶中還留有模糊的輪廓,紅髮青年淡淡的開口詢問著。

  「雖然很想,不過。」白髮青年有些無奈的勾起嘴角,低頭看著自己的右手,「左手接著是右手啊……就算見了面,我似乎也無法完成約定之事。」

  ──到那個時候我也會使出全力與君一戰。


  「但……果然還是應該去見他一面吧。畢竟是久未蒙面的友人啊。」






  ────






  ──聖族之城.賽奎德之鄉。


  「主上,你接下來有什麼預定嗎?」
  「治療也結束了………我想去找個人。」
  「找人?」
  「啊啊,去打個招呼。」

  沐浴在閃耀日光中的,如同純白大理石一般街道上,白髮青年和身旁的黑衣軍師並肩走著,後頭跟著的則是兩位妖族的青年,而除了黑髮青年外另外三人都穿著試圖要避人耳目的連帽披風……畢竟曾作為『滅魔戰爭』中的『主角』啊,怎麼說都還是低調一些好。

  「………哈哧!」

  無預警的白髮青年打了個噴嚏,身旁的軍師只是輕笑著遞上手帕,語氣彷彿已經知暁了一切,「下回觀星的時候別忘了注意保暖,主上。」

  「怎麼你也……算了,今晚你也一起來?等回去後就沒這麼清澈的夜空可看了。」

  看了看後頭紅髮青年還是那張平淡的臉(分明也是知情者),白髮青年有些好笑地道。接著想起了故鄉之里,被森林中濃厚霧氣和樹影編織而成的黑暗所包圍的故鄉……光是日與月的光芒還能透過輝夜障壁落下就該感到慶幸了,更別提悠哉的看星星。

  「不是壞事,但我希望你能更加注意時間的調配……睡眠不足對傷口不好。」

  黑髮青年說著轉了個語氣,「主上,看來你還不明白,作為一城之主你應該要更加地……」

  「我會注意,真的。所以別又唸。」

  聽著就像平時三小時說教的開場白,本來就完整屈於弱勢的白髮青年雙手合掌立刻求饒,只希望自家軍師能夠放過他……至少等回了旅館而不是在這人來人往的大街上啊。

  黑髮青年只是無奈的輕嘆氣,倒也沒再繼續。


  沒走多久,前方不遠處的中央廣場傳來的騷亂聲。
  先是紅髮青年疑惑的停下腳步,然後是藍髮青年循著聲音方向看去而訝異。

  「………………。」
  「……難道是什麼女性服飾的特賣會?」

  看了許久,白髮青年才很不確定的輕聲道,而軍師蹙眉。

  前方,廣場中央的噴泉旁不知為何的,圍繞著許多看起來情緒十分亢奮的女性,中央到底有什麼能夠媚惑她們的東西先不說,但這確實是足以讓外人對聖族那些『高雅、淑女的精靈女性』之類的印象全部被抹滅的情景。

  如果可見,就是粉紅色的氣場。
  人群中隱約能見到,那處於正中間被圍繞著的藍色身影──

  「………………。」
  「……………啊。」
  「那個是…………」

  見到那身影,這邊妖族的三人不約而同的發出彷若理所當然的嘆息聲。
  想了想,白髮青年走上前去,才一下子那高挑的背影就靈活的穿越了一片片人牆。


  「原來你在這裡啊。」

  白髮青年一肩搭上那位男性白精靈的肩膀輕拍了下,語氣熟稔如友人,「我找你很久囉,查爾斯。」

  「…………!?」
  「接下來───」

  然後青年轉過身,將單手置於胸前,有禮地朝周圍微微地彎腰鞠躬,「吾等還有公務在身,各位美麗的女士們不介意將查爾斯將軍借給在下吧?」

  低頭時,黑色帽子下露出幾縷亮眼的白銀色頭髮。

  「你是………」

  金髮的白精靈臉上帶著幾分不易察覺的訝異,他望著那帶著傷痕卻依舊不減俊秀的臉上似曾相似的笑容,對方則朝他眨了眨海藍色的眼睛。

  『噓。』

  在確認對方認出他來之後,白髮青年才回頭給了隔了好幾層人牆外頭的軍師和部下打了個小小的暗號,而紅髮青年和藍髮青年都理解的點了點頭,前者毫不猶豫的一把將身旁的黑髮青年給扛到單肩上(至於軍師的暴怒什麼的都是後話了……)

  那麼………跑!

  然後他就這麼跩著金髮青年的手,挑其中人口最為薄弱的位置直接衝了出去──






  「──然後指揮官您就這麼直接把查爾斯也給拐回來了?

  放下茶杯,如此涼涼的說著,有著一頭黑色短髮的獸族青年看了眼不遠處仍獨自一人在進行訓練的金髮白精靈。

  「講得好像我別有心機啊?小獅子。」

  敘述被打斷的白髮青年只得無奈一笑,他對替自已倒了杯新茶的黑髮少女道謝。

  「嘖、說了多少次別那樣叫我……」

  對這個稱呼頗有微詞卻多次抗議未果的黑髮青年直接翻了個白眼給他,而後者歡樂無視,身側的妖族紅髮青年只是淡淡的補上一句事實:「指揮官贏了,就只是這樣而已。」

  「說起來那場的裁判正是路西斯嘛。」
  「………屬下認為那是一場很好的比試。」


  ──請再與我比試一場。
  ──诶?可是……這並不符合你「使出全力」的要求吧。
  ──那已經無所謂了。

  ──我只是有種預感,若和閣下交手之後、我一定可以更加地………



  金髮青年那澄澈的綠色眼中,有的只是直率與真誠。
  (你在追尋些什麼?那答案是能夠在我身上找到的東西麼?如果是的話……)


  ──閣下又在追尋著什麼?名聲?財富?榮耀?或者是永恆的生命?

  金髮的白精靈問道,而他只是輕輕的微笑。

  ──那種東西我不需要喔。
  ──只是想在真正的終焉來臨之前,對那所謂的『運命』作出抵抗罷。


  他低聲如此說著,轉過身,底下是一片彷彿無盡延伸、被夕陽染紅的蒼翠原野,有一個被樹木包圍的雖弱小卻繁榮的村鎮埋沒其中……那是他讓再次重生的重要場所,也是第二個故鄉,而他所重視的人全部都在那裡。

  ──為了我手中的寶物,我一切的正義。去抵抗,然後保護……並且,永遠都不會放棄。

  是彷彿被震懾了一般,或許不同卻又如此的───
  流轉在那雙藍色眼睛之中,那無可動搖的、堅定的……名為希望的火光。


  (還請永遠都不要讓它熄滅。)



  「──指揮官大人。」
  「嗯?」

  白髮青年從橘紅色的回憶中抬起頭,面前是金髮青年溫和的微笑,隨後他單手將長槍旋執於身後,展示出一個帶著邀請意味的動作。

  白髮青年報以笑容,站起身翻過矮桌,毫不猶豫的拔出腰間兩把長短不一的刀擺出迎擊的動作,「哪,查爾斯……如果絕對的力量可以突破一切的話,能不能突破這個渾沌之戰呢?」


  聞言,金髮青年如同宣示了忠誠的騎士一般,向他的主上彎下了腰。



  「只要你心術純正,我會證明給你看。」











現在就以深白薔薇向你起吧//

  是的。我發誓,在那所謂的『終焉』來臨之前,我都會與你走在相同的道路之上。



























-----------------------------------------------------* END.12.09.08

「我是查爾斯,帕里堤學院的教官,我看起來……應該不像嚴肅的人吧!你也不需要太拘束。出了學院的大門後,我只是你的部下而已。」→→→查爾斯自介

因為終於標到查爾斯太感動惹立刻來寫關於他的篇章www(萊德呢喂
可惡教官真的好帥ww不忍說官方介紹讓我笑很久欸www(淦

關於我家基本班底傭兵的認識設定應該是:
首先拐到忠犬副官路西斯→撿走前妖王侍衛萊德→巧遇教官第一次交手→把到雪莉艾妮老婆軍師大人入團→玫麗朵拐走→用日記本威脅了迪里亞斯(淦)→菲斯特勸誘→撿到卡列和莉緹雅(因為同天入團就自我設定為戀人了)→塔迪打輸團長入團→然後這篇把教官拐回家的時間點約是聖痕初章之五(團長被夜族軍抓到手殘那篇後)→最後就是管理人在今日入手的小獅子亞奇力惹QˇQw

自己看著都覺得前期根本就妖族軍中心啊wwwww(笑滾

順帶一提不管是無口忠犬路西斯或者和小狗狗一樣可愛的內向男子萊德又或者是性格清廉潔白怕女人的教官大人一半以上都是自我流性格捏造和官方無關唷>__O

最後兩句對話出自查爾斯任務一「帕里堤學院槍之記事 開卷」ww


関連記事

Posted by on  | 0 comments  0 trackback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blackelf.blog91.fc2.com/tb.php/396-99052214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