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群棲欲。 |

Episode.05 觸摸星星的銳角 聖痕幻想×團長/萊德






# 聖痕幻想同人 / 聖痕のエルドラド
# 自家妖族傭兵們的相關篇章。
# 捏他有捏造有。










Episode.05






  ──對不起。
  啊啊,為什麼要道歉?為什麼要哭?

  哪,笑一笑吧。

  就算只是撒嬌的對我說「安慰我」也好啊。
  或許我仍不足以撫慰你那深沉的悲傷,即使如此,我也會溫柔地為你拭去淚水。






  ────






  午後,指揮官的辦公室內正上演著一場意味不明的攻防戰。

  各佔據於沙發旁一角的白髮青年(正是指揮官本人)和藍髮的妖族青年陷入了僵持。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白髮青年向前走了幾步,試圖抓住對方的手卻被躲過,但他仍不放棄。

  「我說、我只是想看看你的傷口……!」
  「…………!!」
  「血都還沒止住,你也真是……不要亂動!」
  「……那個、……請不要管我的傷了……!」
  「要我別管就不要帶著傷讓我看到!──啊啊啊都說了別動、萊德!!」
  「!?……是、是的……」

  突如其來的斥喝讓藍髮青年一下子忘了要掙扎的動作,而似乎已經被血的刺目顏色和部下抗拒的態度弄到有些沒耐心的白髮青年趁機撲了上去,跩過對方沒事的那隻手三兩下把人成功壓制在沙發上,掛著十字狀青筋的臉上綻開一個可稱燦爛的笑容。

  「抓到了……萊德,你就乖乖束手就範吧。」
  「诶?指、指揮官大人……」

  被撲倒在沙發上掙扎未果的藍髮青年(都快哭了)看著壓在身上的白髮青年開始動手扯開自己的衣領──

  「咳………主上,你們究竟在做什麼?

  然後是一道冷靜的聲音靜靜的插入這個莫名奇妙的場景。
  這邊被撲倒的與撲人的都同時往門口處看去,是皺著眉眼中寫滿不解的黑髮青年。


  「賽凡提斯,你來得正好。」

  白髮青年坐起身來,但沒忘記繼續牽制受傷的部下,「還不是萊德死都不讓我看傷口,好不容易才抓住了……呃、總之先幫我把傷藥和包紮用具拿來吧?」

  「……我明白了。」

  眼神瞥到藍髮青年身上的血跡,已經理解狀況的軍師帶上門不再多問,立刻轉身走去櫃子拿最近使用頻率似乎有些高的醫療用品。

  「………………。」
  「………唉,別用這種眼神看我啊萊德。」

  搞得好像是我欺負了你還怎麼的……天地良心我發誓只是擔心你的傷勢啊真的。

  白髮青年有點無奈的想著,又安撫似的拍了拍對方的頭,看見上一秒還垂著眉一臉委屈的藍髮青年像個孩子那樣輕輕地瞇起了燦金色的眼睛,突然又覺得什麼都無所謂了。

  真可愛。他每次都忍不住這麼想。

  早知道了藍髮青年的過去、身上的紅紋、幾乎覆滿全身的繃帶還有腰間第二把珍惜的愛刀都不是可以輕易過問的東西……即使如此,基於對他的信任,萊德還是願意把一切都告訴他。


  ──刀,共鳴了。
  ──與……凶刀共鳴之處,必有血償之兆…………


  那是多久以前了事情了?白髮青年突然的想起有次討伐盜賊事件結束時,在已經空無一人的野原處靜靜佇立著的身姿,好悲傷啊,好難過啊,似乎正這麼訴說著。於是忍不住向前走去,伸出手把那個好像隨時都會從自己眼前消失的人給拉回來……

  簡直就像是掙扎過了,也哭累了,卻依舊在黑暗中徬徨的迷子那樣。


  ──你的意思是,這把刀因為染上了妖王的血,因此成為難以控制的嗜血凶器?
  ──而這危險的凶器,你還隨身帶著?

  ──這是………懲罰。



  藍髮青年那因為帶著愧疚和自責而幾乎要落下淚的表情仍記憶猶新。
  ……啊啊,真可惜呢,明明就是這麼漂亮的眼睛。

  ──真的………相信我?
  你啊……真是的,這不是廢話麼?我當然───


  「主上?」

  突然有隻手出現在視線裡,白髮青年猛然回過神來,面前是正用著擔憂目光注視他的軍師和部下,他只是笑了笑,「抱歉,我稍微恍神了一下。」

  似乎正在思考些什麼的黑髮青年沉默的望了自家主上一眼,又看了看旁邊的藍髮青年,而後他站起身,將原先目的──新的待批改公文書放到辦公桌上,接著拿起傷藥和相關用具。

  「雖然將傷患交給主上讓我不太放心。」

  黑髮青年邊說著將需要的東西塞到坐著的白髮青年懷裡,「但接下來還有不得不去處理的事情……恕我先行告退。」

  ……是在、顧慮我們?

  白髮青年直接的反應到這點,他早就注意到賽凡提斯幾乎從來不曾在他與其他人相處時出現甚至是加入對話(除非是公事需要或被他硬揪著跑),大概是君臣禮儀之論又或者認為像這樣不干涉彼過多的私事比較好……?

  哎呀,我竟然在短短十分鐘之內嘗到兩次一樣的挫敗感?
  他幾乎要失笑。

  「………我突然發覺,你和萊德有點像啊,賽凡提斯。」
  「咦、………?」
  「你是從哪裡得出的結論,主上。」

  「讓我都覺得有點難過了啊,真是。」白髮青年邊說著聳了聳肩,總之先將乾淨的布壓到藍髮青年的傷口上止血,「算了,這種事情也急不得……還是該說是性格使然呢?」

  「……主上,我要求詳細解釋。」
  「好啊,晚點我去你那和你解釋,順便一起吃個晚餐也不錯呢?」
  「我並沒有、……」
  「那晚點見~親愛的賽凡提斯。」

  白髮青年一氣呵成的說著順便把軍師給溫柔地請出門外,怕是再晚個幾秒鐘又是一場說教。
  然後在目送滿臉寫滿無奈的軍師離開後,他關上門,走回藍髮青年身旁坐了下來。

  「沒事嗎……?」

  「不要緊,賽凡提斯其實沒有在生氣。」白髮青年正在努力分辨手中同色藥罐的區別,「現在比較重要的是,該用哪罐才對……唉這藥瓶上的字都被磨掉了。」

  「………………。」

  一時之間無人接話,藍髮青年一手按著自己的傷口,靜靜凝視著眼前確認藥品中的青年;啊啊,真是不可思議,他忍不住想著,為什麼光是待在這個人的身邊就能覺得如此平靜,會覺得安心呢?這簡直就像是以前待在陛下身邊那樣……

  『萊德。』

  是啊,曾經,很多次很多次,那個人笑著轉過身來呼喊他的名字──

  心中的某一處傳來沉悶的鈍痛,藍髮青年輕垂下眉目,像要掩飾什麼那樣低下頭。

  「───萊德!

  然而肩膀卻猛然的被按住,於是他又抬頭,眼前是一臉擔心的白髮青年。
  有那麼一瞬間,他竟錯看成了其他人:那個人。

  ──為什麼?

  「傷口很痛?血應該差不多止住了,拿開讓我看看……」

  直接把他皺眉解讀為傷口因素的白髮青年輕移開他的手,仔細的審視著傷口處,手指貼上皮膚,一舉一動都小心翼翼的,接著又好像鬆了一口氣那樣垂下肩膀,「比我想的還好一點……看樣子應該是沒傷到骨頭。」

  「………………。」

  ──為什麼?無論長相、性格還是微笑的方式……
  ──明明就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啊。



  (因為我總是只能拼命追逐著陛下/你的背影嗎?)


  有溫熱的水珠被摔碎在他的手背上。

  「萊德……?」
  「等等、有這麼痛嗎?」

  不看還好,一看白髮青年立刻變了臉色,他十分少見的慌張了起來,情急之下就拿著手裡的繃帶往對方臉上貼了過去,「拜託、你別哭啊……」

  「诶………?」

  突然被繃帶覆眼的藍髮青年回了一個疑惑的單音詞。

  「真是,連自己都沒意識到嗎?」白髮青年輕聲說著,伸出的手遲疑了一下,還是向前攬過對方的肩頭,讓藍髮青年靠在自己肩上,「……說起來,這是我第二次看到你哭了。」

  「對、對不起………」
  「不要道歉,不對、不准道歉……你又沒做錯事。」

  白髮青年邊說著,摸了摸枕在自己肩上的藍色腦袋,又像是思考了許久一般,認真的開口: 「我說,萊德。」

  ──爲陛下而死,是我的心願……也是我存在的價值。
  (你說得那樣絕決,連一點後路都不打算留給自己。)


  「待在我的身邊,一點點也好,有變得幸福一些嗎?

  聽見這句話的藍髮青年在對方看不見的位置訝異的睜大了眼。


  (可是無論是陛下還是你,明明說了別等我,卻還是停下腳步,回過頭來喊了我的名字。)


  「………你很溫柔、是一個好人…反而是我……」藍髮青年低聲說著,用手將又開始發燙的眼窩捂住,藏於對方的頸項間。

  「哈哈,這好像也是我第二次被你說是好人了。」

  白髮青年聽著笑了,就像一直以來做的那樣,他總像是對待年下的弟妹那樣真心地疼愛他、寵他,從來也不在乎他眼中望的是什麼、心裡住的又是誰。




  ──無所謂,我也不是要你的忠誠所以才救你的……我們,當朋友不行麼?
  ──朋友……?
  ──嗯……舉例來說的話,像我和路西斯一樣?
  ──屬下認為這個例子似乎不太妥當……
  ──路西斯………
  ──好吧,您說了算。

  ──所以,如果覺得一個人很孤單的話,要不要和我們一起走?





  『我在這裡。』
  『啊啊,我知道。』

  這麼說著拉住他的手的白髮青年,那雙藍色眼睛裡所映出的、追尋著的,確確實實,是名為『萊德』的這個存在。











觸摸星星的

  就算是會因此被刺傷,也希望能夠更加地接近你。



























-----------------------------------------------------* END.12.09.10

「………恩…………我是萊德,你…願意雇用我?………你是好人。」→→萊德自介,所以團長總共被發了三次好人卡(誤

重點一:團長其實是鬧彆扭了因為這兩只都跟他太客氣(?
重點二:團長和軍師的浪漫晚餐約會雖然很棒但我不會寫的w
重點三:如果說迪里亞斯是人皇控的話萊德無庸置疑就是個妖王控啊!!(淦
重點四:我並沒有湊CP的意思然後不管前妖王還是現任妖王都帥帥(輾

劇情包含了萊德「羅剎之音 惡夢」之萊德竟然哭惹和「羅剎之音 刀之過往」之團長被發卡的內容,最後一篇「羅剎之音 妖王」等有機會再來寫XDDD

原本想打更輕快(?)一些的內容但當時BGM正好是RURUTIA的流星,結果很自動就把那個在黑暗中撿拾星屑的悲傷身影和萊德重疊於是就^q^wwww(不懂啦

官方寫「自從前妖王陛下死後萊德便展開贖罪式的修練之路」,我個人覺得與其說是贖罪倒不如說是自虐比較合適,所以就變成重傷的萊德狗狗被正在旅行途中的團長和路西斯撿回家的設定惹^q^

我家這裡大概就是路西斯寵團長→團長寵萊德→萊德仰慕他們兩個這樣的可愛關係w
\妖族鐵三角讚!^q^/


関連記事

Posted by on  | 0 comments  0 trackback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blackelf.blog91.fc2.com/tb.php/397-160ddc27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