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群棲欲。 |

Episode.06 戀慕春天的人 聖痕幻想×團長/路西斯




# 聖痕幻想同人 / 聖痕のエルドラド
# 自家妖族傭兵們的相關篇章。
# 捏他有捏造有。










Episode.06






  我知道,一開始我就知道你所選擇的道路。
  (相似的,我們。)


  為那些就算哭泣也無法挽回的過去感到後悔嗎?
  為自身的無能為力感到憤怒嗎?痛苦嗎?

  ……又或者是悄悄地想起了某個人溫柔的笑靨而感到心痛不已呢?






  ────






  (兄長、兄長大人!)

  是誰?
  ………朱欒?

  他睜開眼,黑暗中有個人影漸漸清晰,紅髮的少女穿著妖族的傳統服裝,白皙的四肢在黑夜中看起來好像亮著銀光,她愉快地舉起長衣袖,在他面前轉了一圈,挽起的頭髮上叮叮叮轉著花形的髮飾。

  (唔,別睡了啦,你看你看,母親大人剛才替我別上了新髮簪呢。)
  (好看嗎?好看嗎?)


  嗯,我的小美女無論作什麼打扮都很好看啊,真適合妳呢。

  他毫不吝嗇於誇獎眨著大眼期待回答的女孩,聞言女孩笑了,這回踏著彷彿舞蹈一般的腳步來到他跟前,像『從前』數個要求撒嬌的時刻那樣,兩隻小手輕輕的牽起他的手,貼在她自己的臉蛋上。

  (真的嗎?兄長大人。)
  然後,女孩仰起頭露出甜甜的笑靨,面容卻倏然化作了森白的骷髏。

  (呵呵呵……就算我現在是這個樣子,也……?)

  女孩帶著笑語,緊緊抓住動彈不得的他。
  而他只看到從那空洞眼窩中溢出的大量鮮血,不斷的不斷的,流淌了全身。





  「…………!!!」

  白髮青年猛然睜開眼。

  映入眼簾的是熟悉的辦公室和白亮的紙張所疊成的小山,從未關起的窗戶有微風輕吹入夾帶著樹葉的合唱聲,日光也正溫柔的落在地面上。啊啊,是夢麼?……我作夢了?他反覆的眨了幾次眼確認面前的風景,同時感覺自己的身體也漸漸找回了知覺。

  『兄長大人』

  腦中回響起少女甜美的腔調以及鮮血的味道,他表情痛苦的捂住嘴,輕彎下腰讓自己在椅子上蜷曲成一團;沒有忘記哦,怎麼可能會忘掉?不論是那和母親大人一樣美麗的紅色頭髮,又或者是和父親大人以及他相同顏色的藍眼睛……我那笑顏如同花朵一般的女孩。

  朱欒,他可愛的妹妹。
  總是跟在自己身後,微笑著喚他然後撲過來討抱,牽手時掌裡溫暖的熱度……

  『為什麼你還活著?真討厭呢。』

  不對,不要用和她一樣的容貌一樣的聲音說出如此惡毒的言語,那個滿身是血的女孩是誰、她不是朱欒,不是的,絕對不是……因為,我的妹妹已經……死了啊。

  只不過是夢罷了。
  他輕聲低喃,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接著抬起頭。

  「………糟了。」

  然後注意到桌上或許是剛才驚醒時被他撞倒的墨水瓶,一片黑色就華麗地覆在當前的報告書上;重點是他還沒批閱完。想到軍師生氣的模樣他就只聯想到三小時訓話和萬字底限反省書,這下真的糟糕。

  敲門聲響起,他立刻反應過來想要毀屍滅跡。

  「──指揮官?」

  是路西斯,白髮青年認出門後那個沉穩的聲音,他趕緊回應,「我在,你進來吧。」

  「失禮了。」

  於是門應聲而開,面頰上覆著半張面具的紅髮青年走了進來,他帶上門,同色系的的眼睛移到自家指揮官身上,然後,像是有些訝異的輕皺起眉頭。

  「………………。」

  白髮青年這才想起他手上還抓著被染成墨黑的紙張,他尷尬的將它放回桌面,「……你什麼都沒看到,路西斯。還有我絕對沒有睡著。

  簡直不打自招。

  「……屬下不是要說這個。」紅髮青年看著一臉認真的白髮青年,十分平靜的回應。

  不過………睡著了是麼?
  紅髮青年想了想,踩著無聲的腳步來到辦公桌前,「您……做惡夢了?」

  「……………!」聞言白髮青年露出有些傷腦筋的笑容,「你這次冒險回來還學會了讀心術嗎?」

  「屬下並不會那種東西。」紅髮青年直接否定,「只是……您的臉色很差。」
  「真的?」聞言白髮青年輕捏了捏自己的臉。

  「哎,那必須在下一個人進來被我嚇到之前想點辦法啊……我去洗個臉好了。」他說著站起身,「路西斯你報告書放桌上吧,離晚餐還有段時間,去休息一下如何──」

  「……屬下無意深究。」

  紅髮青年十分罕見地打斷了他的話,跟著用很輕卻堅定的力道拉住轉身離開的他的手腕,「但如果您需要有一個人在身邊,屬下絕對不會拒絕。」

  白髮青年有些驚訝的回過頭來看他,收起了笑容。
  (但或許這樣還比較好,比起你用著快要哭的表情作出笑容,要好得多。)

  「真是……瞞不過你啊,路西斯。」
  「至少屬下自認是這座城裡第二了解您的人。」
  「哦,越講越囂張囉……那第一是誰?」
  「當然是您自身,所以您也應該早就知道,對屬下我說謊沒有意義。」
  「哈哈,看來的確是這樣呢。」

  聽著身旁帶著微微笑意的嘆息聲,紅髮青年低聲說著,把那隻還很客氣的攀著自己的袖口的手握進掌裡,別過頭不去看對方的臉。

  他突然地想起了溫柔的未婚妻。

  是啊,如果她在的話,一定能夠說點什麼來撫慰白欒的心,而不是像他這般笨拙吧?

  「路西斯。」
  「什麼事?指揮官。」
  「謝謝了……還有這種時候應該叫名字吧?」

  紅髮青年很輕很輕地笑了。

  「不客氣…………白欒。」






  ────






  第一次見到白髮青年(當時還沒有成年)的時候,是在環霧之森裡。

  幾個試圖闖進月牙之里的賊人勸也勸不走,最後白髮少年不得已抽出長刀來威嚇他們,但無效,聽著那些人正無情地誇耀著自身的「戰史」,少年表情悲傷地垂下眉頭。

  少年招了招手,環繞周圍的食人花竟像看懂了指令一般,一擁而上的將那些賊人給拖走。

  再不去理會被吞食的慘叫聲,少年朝路西斯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轉身離去。

  然後路西斯發現他正在尋找的迷路小獸,就縮著身子睡在一旁食人花合起的雙瓣葉子裡,傷口也好好的包紮過了。






  ────






  第二次見到白髮青年的時候,已經又過了半年。

  路西斯在和往常一樣的時間醒來,稍微梳洗之後準備早餐,接著是去看看騎獸們的狀況,他打開家門──然後發現門左側坐著一位白髮少年,渾身是傷,正摟著一只不算大的四足騎獸睡著了,他似乎睡得很熟,連路西斯在他身旁蹲下都沒察覺。

  路西斯伸手去撥開少年落在額前的髮絲,露出四個完整的黑角。
  他覺得少年很眼熟,又看了看在少年懷裡那只墨黑色騎獸,突然想起了那一天的事情。

  於是他彎下腰,豪不費力的把身形比自己小的少年給扛了起來,騎獸被吵醒了,甩了甩頭後親暱地跟在他腳邊走。

  「………哎?」
  路西斯感覺到肩上的人動了動。

  少年側過頭,往上看來,本來還帶著幾分疑惑的臉見到他就笑了,「早安……這是我們第二次見面了吧?」

  原來真的是他。
  路西斯只是輕點頭,又問,「你自己能走麼?」

  「其實……我現在覺得頭好昏。」
  在這麼說完之後,少年竟然直接昏死過去。


  這是他們正式的相遇。






  ────






  然後他們一起旅行。
  (別問路西斯為什麼會和白髮青年一起旅行,因為連他自己也不知道。)

  ………但是還挺快樂的。
  路西斯不得不承認,和白髮青年待在一起的感覺很自在,也很平靜。

  白髮青年的個性很溫和,喜歡笑,善解人意,總是能輕易和陌生人打成一片……旅途上從來不曾勉強過他什麼,也不在意他的沉默,好像只要知道他的名字就已經足夠,就算談話時遇到敏感話題也會自動跳開,卻總是用著帶有幾分明白的眼神注視他。

  路西斯記得唯一一次見到他生氣是因為他們在路上遇到盜賊洗劫村莊,最後那些人全被白髮青年毫不留情的驅趕而走,路西斯才知道原來他還是個二刀流好手。


  外出旅行過了一年多,某一天,白髮青年突然地收到家鄉寄給他的信。

  「是葬禮。」
  「……誰的?」


  白髮青年露出很寂寞的表情,然後笑了,「我父親的葬禮。」

  不放心的路西斯決定陪著他一起回去。






  ────






  葬禮結束之後,白髮青年消失了整夜,又在天亮時像什麼也沒發生過似的歸來。

  「哪,路西斯,我決定了。」

  白髮青年用那雙哭紅的眼睛望著他,十分堅定的說著:「我要留下來保護這裡。」

  「我和你一起,白欒。」

  路西斯說,他清楚看見白髮青年驚訝的睜大了眼。
  但路西斯確信那是他當時心中最為真實的話語……他可是他重要的友人啊。

  「………我沒辦法放著這樣的你回去,再說我原本就是一介傭兵。」
  「你真的願意嗎?」

  「那是我的台詞。雖然無法當替你殺敵的利刃,但成為保護你的盾牌我還做得到……所以,能夠雇用我嗎?『指揮官大人』。」



  不要哭。
  路西斯都還來不及說出口,白髮青年已經用飛撲過來的擁抱當作回答。






  ────






  「……我說啊,路西斯。」
  「什麼事?指揮官。」
  「就是這個!路西斯!為什麼從簽了傭兵契約之後你就變成這樣了啊?」
  「「這樣」是指?」
  「狂用敬語說話,而且也不喊我名字………」
  「……這是基本禮儀,既然簽了契約書,你和我就是主從關係。」
  「……………。」
  「請不要嘟嘴,指揮官。」







  ────






  「…………路西斯?」

  聽見了細微地紙張翻閱聲,白髮青年先是輕喊出聲,然後才慢慢睜開眼睛。

  房間裡已經染上了一片屬於黃昏的溫暖橘紅色。
  他坐起身。

  「──現在感覺如何?主上。」
  「還有點想睡………等等、咦?賽凡提斯!?

  注意到不太對的白髮青年大力的扭頭朝辦公桌的位置看去,站在那裡的不是紅髮青年,而是一身黑的軍師大人。

  「有必要這麼驚訝?」黑髮青年輕挑眉,走過來撿起落到地上的冰敷用毛巾,「……路西斯說你身體不太舒服,我剛才看了一下,好像真的有點發燒。」

  「咦……真的?」
  「你看起來似乎比我更訝異,主上。」

  我還以為只是路西斯幫我捏造的一個不會讓賽凡提斯生氣的理由啊……
  面對軍師的疑問,白髮青年只是笑著蒙混過去。

  「………對了,那路西斯呢?」
  「說是要去掃墓。」
  「掃墓……都傍晚了,他現在出發去朝聖平原?」

  「不,不是去那裡。」將手中的資料彙整成一疊,黑髮青年用著『他也不是很了解』的表情回答自家主上的問題,「好像是就在這一帶……環霧之森某處的墓。」

  「……環霧之森裡………」白髮青年睜大了眼睛。


  這裡是?我記得指揮官的父親是葬在村子處。
  這是我妹妹的墓。
  不危險嗎?到了夜晚森林裡全是遊蕩的魔獸……
  不要緊啦,食人花會替我守著……等等為什麼用那種複雜目光望著我?
  請別在意………不過是為什麼?

  ──你看,從這個位置看出去的話……我和妹妹的家鄉大概在那個方向。



  「……那傢伙………」
  「主上?」
  「……我也去掃墓!晚餐前會回來,然後等回來後我會和你解釋……我走了!」

  白髮青年從沙發上跳了起來,抓過架子上的外衣和配刀,開了門就往外頭跑,把黑髮青年的錯愕和疑惑拋在後頭,就只是全心全意朝記憶中那個熟悉的位置奔跑。


  『我跟你簽訂過明文契約,所以我不會背叛你的。我現在只效忠你一個人。』
  你只是「不殺」而已。我知道,一開始我就知道你選擇的道路了。



  夜色逐漸降臨,離開了城鎮,在只明白大概方向的昏暗森林中白髮青年拔足狂奔。
  就像身後有什麼東西正在追趕他一般。


  『我……屬下現在對於所謂的鬥爭、戰鬥是很排斥的。』

  哪,路西斯,我跟你一樣對於鬥爭非常的厭惡……可是我知道如果我不做些什麼、那我就會失去很多東西,失去那些我應該保護的東西。



  啊啊,我們、實在……太過於相似了。
  (也因為如此,只要一想到你心中的那份悲傷,我便心痛不已。)


  『屬下確實無能、一連兩次無法挽救重要的人,我原以為我這一生都不會再踏入戰場,因為我的戀人就在戰火中喪生。如今屬下必定要再踏入戰場,去拯救尚可以拯救的人……我想如果讓她知道、她一定會很高興的,因為她是個像花兒那麼善良的人啊。』

  你已經從過去與現在中做出抉擇了嗎?路西斯。

  『不……因為屬下對於亡去的未婚妻仍然………可以說尚未割捨吧。她不曾在意我帶上面具的臉孔,總是專注的傾聽我所吟唱的每一首歌……這一切、還是令屬下迷惘。』

  『不過屬下將帶著這份迷惘一起踏上新旅程,終有一天,屬下會對這份迷惘做出正確的決斷。』



  穿越佈滿草木的獸徑,撥開遮住視線的樹葉,眼前是一小塊人為清理出的空地。
  白石建造的墓碑在月光下淡淡地映著溫柔的光輝。


  「──路西斯。」

  「指揮官?……您怎麼也來了?」

  聽見他的聲音,紅髮青年帶著有些意外的表情回過頭。

  「什麼我怎麼也………你啊。」

  大概是一下子衝刺得太過頭讓生病中的身體真的有些受不了,好不容易才穩下呼吸和心跳的白髮青年感覺腦袋發昏,連帶四肢都在向他發出疼痛以示抗議,於是他決定直接在原地坐下……然後他仰起頭望著對方那紅色的隻眼,覺得想說的話有好多,卻又不知該從何處談起。

  「……屬下想,來和指揮官的妹妹說說話。」紅髮青年將目光放回墓碑上,「告訴她您為惡夢所苦,或許可以的話,請她到夢中去見您一面也好……」

  心好痛,但又並非全是哀傷……那一定就是太過感動了吧。
  如果無法抑制下來,大概就會直接哭出聲來。

  「………聽我說,路西斯。」

  白髮青年低下頭,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再次認真注視著對方。

  「我有很多話想告訴你,不過有點長還有些混亂……你願意聽嗎?」


  「當然好。」

  紅髮青年如此說著朝他伸出手,少見地露出了一個溫柔的笑容。











戀慕天的人

  如果你所等待的春天還要很久才會到來,也請不要感到悲傷。
  回過頭來尋找那個和你望著同樣風景的我吧。



























-----------------------------------------------------* END.12.09.13

居然打到這時間還爆字數惹可是不打完我又不甘願去睡覺啊渾蛋\^q^/
阿咧路西斯的無口屬性跑哪去了其實管理人也不知道\^q^/(淦
朱欒的身分曝光,沒錯她是白欒的妹妹\^q^/(這人想要寫兄妹設定很久了
至於妹君怎麼死的還有其他相關補完就留到本線(?)軍師篇吧\^q^/
順帶一提最後團長是被路西斯背回去的哈哈哈\^q^/

開頭和最後『現在』的時間點大是聖痕初章一或者二,內容大概包含了路西斯「個人任務」全和「妖族之章」到前三左右,個人是覺得路西斯在兩條路裡對團長的態度差滿多的(???)所以在自我流解釋中就讓個人任務是在遇到軍師前就已經結束,妖族任務則是現在進行式中(雖然兩個官方都不補完啊可惡

是說妖族章之中團長和好碰友食人花的互動很有趣www

自我補完或者說自我滿足的地方真的很多,大概是寫團長的部份過去到當成傭兵團長的地方,上回有提到我家路西斯是設定在軍團未完全成立軍師也還沒加入之前就和團長認識並且一塊旅行過惹(兩人初遇大概是團長17路西斯24還25歲的時候這樣,救萊德應該也是在這其中)

因為自家團長是妖族設定的關係,對於滅魔戰爭給予妖族的重大傷害和傷痛兩人應該是相當感受的,但路西斯在未婚妻死後選擇了遠離,而團長則為了重要之人而踏入戰場,這兩個相似的人從一開始彼此不同的理念到最後達成共識……大概是這樣的一個莫名其妙的內容(爆

是說管理人真的沒有湊CP意味唷,雖然路西斯×團長好像也不錯……不,請當我什麼都沒說(輾


関連記事

Posted by on  | 0 comments  0 trackback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blackelf.blog91.fc2.com/tb.php/398-a900522f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