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棲欲。

MENU

Episode.07 菫花的忠誠 聖痕幻想×團長/迪里亞斯







# 聖痕幻想同人 / 聖痕のエルドラド
# 自家人族傭兵迪里亞斯的相關篇章。
# 捏他有捏造有。










Episode.07






  『我的理想,是創造一個黃金國度,讓所有人都得到幸福。』
  他的皇說。

  而他信服,所以追隨,從不懷疑。

  然而……這條理應通往天下蒼生幸福的道路,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走偏了?
  是在哪裡出了差錯?是從您失去了那溫柔的笑容開始嗎?

  『……我明白了,如果您認為這是必須的,我會為您奪得勝利。』

  他依舊臣服,直到雙手染上本應該保護的子民的鮮血。
  別去想,不要去猜疑,那個人、我的皇他──

  可他終究無法繼續欺瞞自己的心。

  『我所忠誠的黑騎士蘭斯洛特,如果您還是從前的您……請給予我答案,可以嗎?』






  ────






  無聲而寂靜的黑暗,只有自破碎的彩繪玻璃窗處映入的微弱日光,卻也只落於角度特定的小範圍內。

  隨手自門口處兩旁的牆壁上摸了一支已經快要燃盡的燭臺(但卻無法點燃),白髮青年向前緩慢踏出步伐,聽著腳下一地破片被自己清脆地踩響…那是被摔碎般的聲音啊。他突然覺得有點悲傷。

  「………迪里亞斯?」

  他向內走,然後朝那端彷彿深不見底,要把人吞噬的黑暗輕聲呼喊。
  雖然是問句,但不知為何的他十分肯定那個人絕對是在這裡。

  摸黑行走真不是件容易事,這簡直跟瞎了沒兩樣。白髮青年感嘆地想著,也只能依靠碰觸著一排排的座位來確認位置。雖然他沒有自家軍師那在黑暗中容易跌倒的悲劇體質,卻也不像團內的獸族傭兵們那樣有著良好的夜視力。

  在他分神想著為何沒把小獅子(不過安慰人的作用大概等於零吧)一起帶來的時候,踏出去的靴子踩上了某個明顯不是地面的東西,咦?地毯?好像也不太對………

  「………你踩到我的手了。
  「啊啊啊啊啊!」

  突然地,是無力氣如幽魂一般的聲音加上一隻拉住他褲管的手,白髮青年被嚇得忍不住叫出聲來,當下立刻倒退了好幾步。他驚魂未定的看向說話聲音發出的位置,漸漸能看到一個模糊的影子。

  「迪里亞斯!原來你蹲在這裡……不得不說你嚇到我了。」
  「………是指揮官?」

  是他。真的來了。

  「怎麼聲音聽起來這麼失落?」但並不意外就是,白髮青年微微苦笑,「不管怎麼樣,你也不能一回來,東西丟著人就跑到這裡來吧。害我還以為你出了什麼事……大家也都很擔心喔。」

  白髮青年說著,同時想起了上回兩人造訪這座教堂時,發生在自己肩上的『美好回憶』,忍不住打了個寒顫,「………而且這裡蜘蛛這麼多,還超大隻的……」

  啊,對呢,這裡還有指揮官討厭的蜘蛛……
  想起上次兩人忙著驅趕的情況,白髮的騎士微微牽起嘴角。

  「先聲明我可不是害怕蜘蛛,只是這裡的實在……根本規格外。」

  像是猜到了對方此刻的想法,白髮青年立刻補充道,抓了個大概方向就伸出手,「好啦起來吧迪里亞斯,我請你吃飯,餐館交給你指定!」

  白髮騎士感覺到肩膀被輕拍了拍,他突然有點慶幸指揮官拍的並不是他拿劍的那隻手……啊啊,在黑暗中看不見太好了,不然我要用什麼表情說話才好呢。他有些自嘲的笑了。

  「……指揮官。」
  「嗯?」
  「我已經去執行,上次和你提過的殲滅任務了。」

  白髮青年回應的是一陣沉默,而明明是他開的口,他卻覺得好悲傷。
  可是過了一會,白髮騎士發現對方竟然擠到了自己身旁。

  「……………?」

  「咳咳……天啊這裡灰塵還真多,上次聽你說有神殿的人員會定期來這裡清掃,那是騙我的吧?」白髮青年邊咳著嗽在他旁邊坐了下來,「麻煩你再坐過去一些,我不想靠著牆,等等又有奇怪的蜘蛛爬過來……」

  看來那蜘蛛已經成為指揮官的心靈創傷了。
  白髮騎士暗想,只是默默的往旁邊位置移了幾步。

  「………………。」
  「……在這裡垂頭喪氣真不像你呢,有什麼事情就和我說說看吧?」

  他感覺到白髮青年親暱地挨了過來又摸他的頭,要是平常白髮騎士大概會覺得這樣給人顧慮有些丟臉,現在卻只是像突然才發現一般地想著「指揮官的手好溫暖」這種無關緊要的事情……

  「嘛,不過這裡真的是太暗了,你那有夜輝石嗎?」

  要被發現了………
  白髮騎士在內心不情願的哀嘆,表面卻平靜的從腰包裡拿了石頭出來交給對方。

  雖然明白了對方想要做什麼而感到一陣心慌,也想過要立刻起身逃開;可一方面心裡軟弱的那個部分卻又在喊著『你自己根本無法一個人承擔不是麼?』……啊啊,確實呢,就算等一下是會被責怪也好,讓指揮官傷心了失望了也好……

  已經,獨自掙扎得有些累了。

  現在。
  不想,放開手啊。


  他輕輕閉上眼睛,任由那被點燃的橘色火光照亮自己的臉。
  然而卻沒有如同預期那般,聽見對方的指責。

  「……你的、臉………」

  無下文,他覺得那個聲音聽起來比較像是早有預料中混著嘆息。仔細想想也是,自己身上可是沾滿了血的味道啊,指揮官都靠著他這麼近了,怎麼可能沒有察覺。

  「不是我的血。」

  他睜開眼,淡然道。

  「………迪里亞斯,把臉抬起來好嗎?」

  他於是依言抬頭,卻是一隻手朝自己的臉伸了過來,一瞬間還想著大概要挨打了而認命的閉起了眼睛。有柔軟的布料觸感貼上臉頰,他愣了一下,才發現是白髮青年正在用衣袖替他擦去臉上的血跡。

  那神情看起來好認真,湛藍如海的眼睛依舊沒有偏差地,注視著他。

  「好了……」白髮青年收回手,輕輕的笑了,「你看,擦乾淨之後不就好很多了?」

  和平常一樣,他笑了,就只是這樣子而已。

  白髮騎士沉默地盯著那張笑臉,突然覺得,那些插在自己心上的銳刺似乎被對方的溫柔給軟化了幾分,儘管疼痛並沒有減少,但確實地、確實地………

  必須……要告訴你才行啊。
  不論基於任何一種理由,我都必須──

  白髮的騎士低下頭,眨了眨酸澀的眼睛,隨後又粗魯的抬起手臂擦去了那些隨時都可能擅自落下的淚水,對於白髮青年裝做視而不見而別開目光的那一份體貼,他在心中暗自道謝。


  請,聽我說。
  白髮青年只是用笑容默許了他的請求。

  「…我、…………」



  『我做了不可饒恕的事情。』
  『………我竟然將我的劍,指向了手無寸鐵的平民。』







  ────






  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皇,是我存在的證明,我是為了為皇所用而誕生在這個世界的。

  皇的存在,是我的光明。


  ………………明明是這樣的。






  ────






  結果他們的對話還是被蜘蛛打斷了。

  但拉著白髮騎士離開教堂的時候已經冷靜下來的白髮青年有點慶幸,至少因為這樣能讓對方稍微從黑騎士蘭斯洛特身上分掉一些注意力……足夠了,等回去填飽肚子、恢復了體力後,最好還能笑一笑就好了,他想。

  我可沒有打算放開你的手,他也想過要這麼說,卻明白這份被自家軍師評為過於天真的溫柔對騎士而言,或許只是額外負擔也說不定。可是當他試圖鬆開手,走在後面的那個人卻一語不發地緊緊回握住他的手的時候,心底那種不捨和決絕並存的情感又是什麼?

  再早一些發現你就好了……但或許那樣也無濟於事。

  因為就算讓時間重新來過,你也還是會去的吧?即使像現在這樣受到了傷害、在明白了悲傷和痛苦的滋味之後,你也還是會去的啊。


  這樣的話,這樣的話,無法與你走在相同道路上的我……還能為你做些什麼?
  他悲傷的想,將那隻手握得更牢。












花的忠誠

  就算那不是給我的忠誠也無所謂,但請一定要燦爛盛開啊,你。



























-----------------------------------------------------* END.12.09.16

「嗨~我叫迪里亞斯,為實現皇的理想,撻伐剷平這片土地上的邪惡陰謀,我會跟你合作的,差點忘了,你也是認同我皇理念的人吧?難道不是!!」→→迪里亞斯自介,我一直以為他是個嚴肅角的卻(各種意義上有點殘念的帥哥

本篇純粹是看到迪里亞斯劇情四和五的怨念Q^Q
很喜歡劇情之四團長幫小迪擦臉還有劇情之五兩人相互餵食(並沒有)的橋段w
所以不要哭啊忠犬小迪然後快點放棄蘭斯洛特那個渾帳負心漢到我家團長的懷抱裡吧!!!(淦

本來還有一段團長帶回夢幻草莓驚爆蛋糕給大家的小劇情,但在這沉重的氣場下有點(?

題外,團長真的很容易被奇怪生物喜歡上啊www巨大蜘蛛什麼的食人花什麼的w


関連記事

4 Comments

翡思 says..."團...團長好萌ˊ艸ˋ"
請原諒我用這麼病的標題(艸 思緒貧乏.....
每天來光顧不過都在水面下偷看真不好意思XD"
--
最近才把迪里的任務解掉,藍斯洛特是個鋼彈(?)負心漢!!QDQ/////
好喜歡最後"也還是會去的"這一段,自己在玩的時候並沒有想到這個可能呢....原故事給的感覺充滿著懊悔.....((淚
--
要怎麼稱呼管理人(?)呢? 選的軍師是賽凡麼?:D 我的是傑洛德,玩這遊戲以來一直都是昏庸領主一直線,軍師真的萌死了wwww
2012.09.18 13:08 | URL | #- [edit]
涼 says..."No title"
>翡思

竟然有同好被釣上來了我超感動XD還請隨意XDD
感覺聖痕的同人其實不很多,只好自己動手自我滿足了(?
--
破劇情四的時候本來帶著很開心的心情(因為前三個都只看到忠犬愉快的推廣他家的皇)結果看完之後好鬱悶,馬上又去爬了劇情五的捏他,然後這篇就這麼誕生了w
最後那一段其實就是團長很感慨拐回來的人心不在他身上(被輾
--
管理人指的是我家團長嗎?若是,團長的名字是「白欒」(雖然根本超少打到大家都不叫團長名字)
我家軍師是塞凡提斯,另一個獸族帳選的是傑洛德w不得不說兩個軍師都萌萌啊=w=
2012.09.18 18:48 | URL | #- [edit]
翡思 says..."ODO/"
聖痕似乎頗冷.....我一開始只覺得這遊戲名好中二((被打臉
現在正努力刨坑拉室友下來(笑
同人好難找呢,沒什麼文筆只好統統腦補ww
磨練畫技中,要把他們畫下來XD
--
沒有心....至少還有身體!!快用驚爆夢幻蛋糕把他餵的白白胖胖!!!((根本反效果
--
噢不是,我知道團長叫白欒,雖說真的很少出現,第一篇的名字介紹被我腦空了對不起XD",之後就沒有馬上發現跟朱欒的共通點....不是前情人好可惜
是想問要怎麼稱呼作者? 阿涼?((艸
搭訕經驗值很低覺得好害羞ˋ艸ˊ
2012.09.18 23:33 | URL | #- [edit]
涼 says..."No title"
>翡思

其實我一開始也是這麼覺(ry
請把腦補內容放到圖畫上吧我很期待ww(拇指
--
你看看那個人皇控!那個妖王控還有那群羅莉控!!(被巴臉
如果用那個蛋糕當伙食大概全傭兵團都會出走吧w(不
--
對吧因為大家都稱呼他團長或者指揮官XDDD
居然前情人嗎w(噴)因為我斷定走腐向所以沒想過前情人設定呀XD(這跟那有什麼關係
我的話涼、阿涼、涼涼都有人稱呼,請隨意選取喜歡的方式(笑)還有其實我的搭訕經驗值也很低不要擔心ˊ艸ˋ
2012.09.19 12:02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blackelf.blog91.fc2.com/tb.php/399-c59b8edc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