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棲欲。

MENU

Episode.08 馴 養 聖痕幻想×團長/亞奇力.偉恩




# 聖痕幻想同人 / 聖痕のエルドラド
# 自家獸族傭兵亞奇力的相關篇章。
# 捏他有捏造有。










Episode.08






  『馴養是什麼意思?』
  『那是常被忽略的一件事,意思是建立關係。』
  『建立關係?』

  『是啊,就是那樣。對我來說你只是個小男孩,跟成千上萬的小男孩都一樣;我不需要你,你也不需要我。而對你來說,我也不過是一隻狐狸罷了,就跟其他成千上萬的狐狸一樣沒什麼區別。』

  『可是一旦你馴養了我,我們將會需要彼此。對我來說你就是獨一無二的,對你來說,我也將是世界上僅有的……』

  『我好像懂了……可是我想有一朵花,她已經馴養我了。』


  ───小王子.第二十一章:愛與馴養。







  ────






  亞奇力.偉恩看來心情十分地不悅。

  站起身,像是終於按耐不住了,他走到那個人的房前,或許是想起了軍師大人的告誡,伸出的手又放下,接著他煩躁地甩著尾巴在門口來回踱步,又走回原本的位置──窗臺坐了下來,瞇眼,煩躁甩尾,又起身……以上動作在短短一個半小時內已經重複多次。

  「………………。」

  或許是因為彼此不夠熟悉,也或許是因為黑髮青年看起來實在很不開心,一同在旁的聖族槍術教官和人族騎士都沉默不語,同時有點慶幸窗臺另一側那位帶著眼罩的精靈男子此刻仍安安靜靜地待著,沒有說出什麼「容易讓人誤會」的玩笑話來。


  「──哎呀?人都聚著呢,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沉默的空間裡響起腳步聲,然後是一名打扮艷麗的妖族女性從長廊的黑暗中現身──剛從他處偵查回來的雪莉艾妮歪了歪頭,有些疑惑地望著聚在指揮官房間門口幾位平時很少一起行動的青年們。

  「……其實,我也想問問情況究竟是?」

  先開口的是聖族槍術教官。

  原本他只是打算外出自我訓練的,可人都還沒離開建築物,就看到被軍師大人以支援名義派出去的路西斯駕著龍騎獸匆匆歸來,後頭是應該還在處理盜賊問題的指揮官大人和亞奇力……等他為了確認來到這裡,就已經是一臉凝重的獸族青年在門口煩躁踱步的樣子。

  「我也是才剛回來,本來想找軍師大人回報的……然後聽卡列說好像出了點事,過來的時候就………」看到了和前者一樣的場景。

  然後是人族騎士說道,他和金髮的白精靈互看一眼,露出頗無奈的表情。

  「哦?別看我啊,我知道的也不比他們多!」獨眼的金髮青年將雙手交疊於腦後,靠於窗框上,對於朝他投來的視線如此說道,「不過……指揮官受傷了吧?好像還不輕呢,剛才萊德一臉緊張的衝進去了欸。」

  他本來想跟的,但被軍師大人一臉嚴正的挽留在外(確實他不是醫生也不懂包紮進去沒什麼用),然後就……金髮青年看了眼另一側的獸族青年:看到了同前二者的場景。

  所以呢,紅髮女子詢問的目光無聲的落在黑髮青年身上──

  「……我才想問呢,嘖。」

  黑髮青年持續煩躁甩尾,勉勉強強開口回答了同僚們的問題,「擅自大鬧一頓後就昏過去了,要不是那個妖族副官剛好到達,我還真不知道怎麼把他完好的運回來……這個、笨蛋指揮官!」

  說是這麼說,但在場的眾人都很清楚這隻黑毛獅子的怒氣和煩躁中包含了名為『擔心』的情緒在─-看他那想直接闖進門又像在顧忌什麼的模樣就知道了。

  「『指揮官』……呵?獅子你什麼時候也『承認』了啊哈哈哈?」
  「閉嘴精靈,我現在心情沒有好到可以讓你開玩笑。」

  雖然說聖族和獸族之間有些許隔閡存在是不爭的事實,但沒人叫你擴大那道裂痕好嗎。

  聖族槍術教官捂額,趕緊在爭吵開始前拉過還想再說點什麼的獨眼青年。

  「……嘛,那玫麗朵妹妹和菲斯特他們呢?」
  「似乎是被軍師大人指派出去『善後』了。」

  ……善後?不對啊,那裡已經什麼都沒有了。
  獸族青年想起了沐浴在火海中的小村子,那熊熊燃燒的火光竟比白晝更為明亮。

  眼看獸族青年不說話了,眾人也各自陷入沉思:看來現下也只能等待軍師大人的解釋了。


  但沒過多久,房間的門就被打開,走出來的黑髮青年輕帶上門,似乎有點訝異外頭人數又增加了好幾個,艷紅的銳利雙眸來回掃過眾人,「……有什麼問題就問吧。」

  「指揮官怎麼樣啦?」

  得到許可的獨眼青年立刻開口,他還沒白目到在軍師面前開玩笑。

  「主上沒事,也沒什麼外傷。」黑髮青年說著擰了擰自己的眉間,「看起來……純粹是疲勞過度。」

  「疲勞………也就是說,那只是睡.著.了?」
  「就客觀事實來說,沒錯。」

  得知事實的獸族青年看起來有些不可置信的睜大了金色的眼睛,另一方面則有種無名的憤怒感湧上心頭:睡著?居然只是睡著?天知道當那個渾身是血的傢伙就這麼向前倒下在他懷裡的時候,他心中有多麼的……多麼的、……吼啊啊啊結果居然只是太累了麼!?

  「指揮官………」白髮騎士一臉欲言又止的複雜模樣。

  「睡著呢……指揮官也真是可愛,呵呵呵。」妖族女子露出安心的微笑,內心興起進去偷看某人的睡容的念頭。


  「──噗、哈哈哈哈!居然啊?居然是睡著……哈哈哈這也算是個好消息啦,不是麼?」

  而獨眼青年彷彿聽見了什麼天大笑話一般,毫不客氣的笑出聲來,要不是早已熟知此人不正經的性格,怕是他會面臨被群毆的狀況。

  「該不會………」

  相較於旁邊那個大笑中的聖族劍士,精靈教官則大力地皺起眉頭,但這是因為他知曉了理由,多少還帶了點愧疚,「是因為這陣子都和我們一起追查黑精靈的關係吧?」

  沒記錯的話,指揮官大人在黑精靈追查結束的當天早上又立刻跟等在兇獸谷地的亞力奇會合,去調查雷霆之城附近的盜賊莫名增多的問題……而這是一星期前的事情。

  「他沒說。
  「呃?什麼?」

  「……別的任務的他提也沒提,我還以為…」獸族青年的怒氣在瞬間少了大半,他搔了搔被夜風吹亂的頭髮,「要是這麼累說一聲不就好了,我可以自己去查啊。」

  「應該是………不放心你吧。」

  白髮騎士突然的接話,「這不是在說懷疑你的能力或者是什麼的,他很擔心你所以才堅持跟去的……指揮官很溫柔呢。」

  沒錯,就連他這個身為敵方的戰敗者也毫不猶豫的接受了啊。那單純的,只是一份不會去計較利益得失的溫柔/付出罷了。不論在場其他人跟隨那個人的理由是什麼……對迪里亞斯而言,光是明白這點就足夠了。

  「那時我也勸過主上,但他很堅持。」
  「………………。」

  黑髮的軍師淡然說道,語氣沒有怒意只是無奈,他很明白自家主上的性子,與其等他自己偷跑過去還不如一開始就同意。只是這樣多來幾次真的對心臟很不好,醒來之後還是得嚴厲的說說他。

  「總之,主上就暫時交給路西斯和萊德了,在他醒來之前城內嚴禁吵鬧,然後……」

  黑髮青年紅色的眼睛直直盯著獸族青年。

  「亞奇力.偉恩,我想知道事發當時的情況。」






  ────






  『暫時回不去的話,』那個人微笑著朝他伸出手,『那麼,要不要和我一起回我的家?』


  ……他當時到底是腦袋哪根筋突然打結了才會乖乖伸出手啊?
  (高傲的黑色獅子偶爾會像這樣突然想起來似的,小小地抱怨一番。)






  ────






  他和軍師把整星期發生的事稍微交代了一下,從一開始的清剿盜賊到發現雷霆之城內的陰謀論,然後是他們潛入主城被發現後又和提摩西的軍隊打了一架……不過可能是省略太多內容了,軍師聽完眉頭一皺,要他明早交出詳細報告書。

  ……可以的話他真想把指揮官揪起來幫忙寫。

  思考不如直接行動,於是他趁著半夜攀上窗牆,偷偷溜到了白髮青年的房間裡。(當然有等那個忠心的妖族副官離開,也避開了獨眼青年的夜巡隊伍……被發現的話他那一世英名大概會直接毀滅。)

  黑暗並不對屬於貓科動物的他造成什麼影響,黑髮青年放輕腳步從窗臺躍了下來,一路無阻的來到床側。雖然軍師說指揮官沒受什麼傷,但空氣中微微的酒精味還是讓他感到不適的皺了皺眉。

  啊,在呢,有好好的睡著。
  他看著床上的白髮青年,莫名地覺得鬆了一口氣。


  ──這算什麼?讓我在同伴和無辜人命中做抉擇的意思嗎?
  ──別開玩笑了。

  ──人已經是我家的了,然後該消失的是你們。


  突然地,他回想起在吵雜喧囂的戰地裡、燃燒的美麗火光裡……白髮青年那冷靜的聲音。

  原本還以為只是個天真愚蠢的新手領主呢,看起來也不全然是啊。

  很溫柔,但不天真,必要的時候也能殘酷的微笑;揮下刀的時候不會猶豫,那雙藍色眼睛裡卻總是流轉著悲傷。並且,比起自己更要在乎旁邊的人……真是的,這種人啊───


  「一個人會很難活下去吧。」他低聲道,「………而且一定短命。」

  「就算睡不著也不要在半夜跑到別人房間,對房間主人進行詛咒啊。
  「…………!」

  白髮青年說著睜開眼,輕輕一笑,「晚安,睡不著的小獅子。」

  「結果你醒著啊……」也只是稍微訝異了一下,這次黑髮青年就乾脆的拉過椅子自動坐到床邊來了,「還有別那樣叫我,你這人怎麼都講不聽。」

  「好困………」
  白髮青年打了一個呵欠喃喃道,卻也坐起身。

  「無視啊喂………」黑髮青年嘴裡抱怨但也早該知道無效(純粹是不講一下就難過),他單手拖腮望著白髮青年,「……是說,軍師讓我們寫報告書呢。」

  「不是吧,那一定是你說明得太隨便讓賽凡提斯很煩躁。」

  「哦?是要清楚到什麼程度,例如說說指揮官光一人就屠了一個團的部分,還是你讓你那個副官公主抱回來的部分?」

  「你好歹也記一下同伴們的名字,他是路西斯。」白髮青年感到錯愕,「那個公主抱又是怎麼回事……路西斯是這種人嗎?」

  「騙你的啦。只到乘上騎獸為止,不那樣失去意識的你會直接墜落吧。」

  ………再說我有記得你的名字就很不錯了。
  他想。


  「這次給大家都添了麻煩呢,明天必須好好道歉啊。」
  「……你這樣說的話,我不就一定得向你道謝了麼。」

  黑髮青年說著移開了視線,「……怎麼說呢,你庇護我、說不會把我交出去,並打算為此而戰鬥的時候……、我…其實挺開心的,謝啦。」

  「………………。」
  「………喂,至少給點反應吧?」

  白髮青年先是愣住,似乎沒料到對方會道謝,接著又看黑毛大貓那看似是因為說著不習慣的話語,面對未知的答覆而感到不安輕輕晃動的耳朵和尾巴,忍不住笑了出來。

  「………噗。」
  「別笑啦!可惡……我也知道自己說這個很怪啊──就說別笑了!」

  在瞬間感覺到很難為情的黑髮青年別過臉,忍住了朝勉強還算是個傷患的傢伙出拳的衝動;吼啊啊啊他到底在幹嘛啊還真的說出來……可惡!而且這傢伙對於他的感謝還不知好歹的一直笑是怎樣?小心我揍你喔……!


  「對不起……呵,我不笑了別生氣。」白髮青年雖然安撫性質的這麼說著,嘴角卻仍大大上揚著,「我只是突然覺得你好可愛。」

  「好噁心!拜託這話別對我說對別人說去!!」
  「有啊,不只你我也會對萊德、雪莉他們說……大家都很可愛呢!」
  「……你這個無自覺天然呆。」
  「…………??」

  見白髮青年歪著頭,真的很疑惑的模樣,黑髮青年只能在內心感嘆:你就是這樣拐了一堆人回來的吧?不等等……難道我也算在那其中一員內嗎!?

  「對了,那你沒有受傷吧?」
  「與其單擔心我不如擔心你自己,說倒就倒……嘖我沒事啦不要又一臉擔憂。」
  「沒事就好,那我們來寫報告書?」

  看著對方那溫柔的笑容,黑髮青年在三秒內想了一下到底是要讓白髮青年熬夜還是去面對軍師的怒火呢……然後他很有義氣的選擇了後者。

  「……我寫,身為傷患就乖乖睡覺吧你。」
  「哦,那我陪你。」
  「這樣沒有意義吧!算了我回我房間去寫……你快睡!」
  「诶,要走啦小獅子?」

  已經起身走到窗臺旁的黑髮青年回過頭來,正打算一如往常的抱怨,「就說了……」



  「晚安囉,亞奇力。

  「啥───」

  黑髮青年的話語硬是停在嘴邊,他訝異的望著白髮青年:沒聽錯吧?他……他剛才叫了自己的名字?那個打從第一天簽下傭兵契約之後就從來沒正經喊過他名字的傢伙?


  ──我們來打個賭吧,小獅子。


  「我是說,亞───」
  「夠了你還是換回去那個鬼暱稱吧笨蛋指揮官。

  正當白髮青年還想開口時,黑髮青年已經頭也不回的以最快速度向外跳下窗臺。
  只有他看見的,那在瞬間刷紅的臉。

  一邊聽著底下某位獨眼青年慘叫著「唔喔好重獅子你壓到我啦!!」和某獅子「囉唆你這傢伙待在指揮官房間下有什麼企圖啊渾蛋!」的白髮青年愉快地笑出聲來。






  當你開始呼喚名字,那也即是建立關係和成為彼此所有物的開始。













養//

  如果被馴養,就要冒著流淚的危險。
  你會永遠對你所馴養的對象……也就是我,負責嗎?



























-----------------------------------------------------* END.12.09.20

「我是一個很『正直』的傭兵,相信你也十分清楚這一點,看你也有兩下子,雖然不是我喜歡的類型,不過……就讓我們相處愉快吧!」→→亞奇力自介,你這個蘿莉控!(被巴

一次讓好多人登場了啊我明明一個場景只要有兩個人以上就會很痛苦的說(咳血
是說伊迪倫原本以為會很難寫但卻意外的輕鬆愉快欸(?
不論是煩躁喊著「吼啊啊啊」的小獅子還是害羞小獅子都好苦愛喔^q^wwww(妳走開

這篇的時間點在聖痕初章六~七之間,順帶一提發生在之前的就是查爾斯和伊迪倫的劇情線(都是追查黑精靈就放一起了),團長庇護小獅子則是在小獅子的劇情之七(當然也加入了管理人的小小捏造)……嘛,其實當成獨立番外看就好啦XD

開頭的文章出自《小王子》第二十一章:愛與馴養(略自我流翻譯但意思大致不變別擔心),很喜歡這章,特別是最後狐狸要與小王子道別的地方,不論看幾次都很揪心QˇQ

如果被馴養,就要冒著流淚的危險。』→→非常喜歡的一句。

以這篇來看就是花=獸王,小王子=小獅子,狐狸=團長這樣?性格當然不帶入,我只是想表達早已經被獸王馴養的小獅子對團長的溫柔動搖這樣的三角關係罷了ww(淦

関連記事

6 Comments

翡思 says...""
指...指揮官自己一個人屠團嗎??!((驚恐臉
好霸氣威武!!!www((誤
一邊煩躁一邊擔憂的小獅子也好可愛wwwwww
好想要噢ˊDˋ((比照清單跟存款-->殘念
--
原來小王子裡有這一段嗎? 在我殘存印象中只有他跟一大片玫瑰和飛行員說話XDD" 找機會再來惡補那些忘記的故事好了((笑
馴養=>建立關係這樣的解釋深入我心!而且獸族的話根本無違和!!((一秒被獅掌
獸族的諸傭兵....看來全都有蘿莉控傾向麼? 我還沒看過亞彌亞彌長什麼樣子呢....好好奇ˊo____oˋ
據巫妖表示:那個天真的平胸小鬼。((碾
2012.09.21 08:12 | URL | #- [edit]
涼 says...""
> 翡思

只是盜賊野團(在小獅子的線中有提到這些盜賊其實身手都不怎麼樣,還有的只是新手XD)小獅子表示:為了得到任何、任何有關獸王殿下的訊息,不要說抓幾隻垃圾小賊,就是十團盜賊我也照樣抓來!

仔細想想我家團長最缺的大概就是霸氣和威武……眾傭兵可是害怕賽凡大於團長呢(在各種意義上)當然如果有機會我也想把他寫得帥一些啦XDD

小獅子超苦愛我在開始玩的時候就慢慢存錢準備了ww希望你也能儘早標到小獅子ˊ艸ˋ
--
其實我覺得小王子裡頭的句子都好美,前半是小王子離開他的花到各個星球旅行,然後他來到地球遇到飛行員,和飛行員說了他和狐狸的故事……大概是這個樣子的內容,真的是一本很棒的書(笑)

沒有違和對吧ww我用馴養這題目的時候想到的就是小王子裡的解釋「建立關係」,現在看看根本就是團長馴養猛獸的過程(淦

我也是看過噗友發過圖才知道四王的長相的,只能說亞彌亞彌有沒有天真我不知道但確實是個可愛的平胸小蘿莉(一起被輾
2012.09.21 17:23 | URL | #- [edit]
翡思 says...""
這是何等廚發言!!!獸王之師這樣沒問題嗎?wwww盜賊團都哭了XDD
室友選的是賽凡,好嚴厲呢~幾乎看她每天被捅刀,雖說本人似乎樂在其中((笑 不過傑洛德兇我的時候我也會覺得很------萌((根本有病

這樣的團長給我一種很揪心的感覺啊....像是德蕾莎修女說的"痛久了就會麻痺、就會變得冷漠,但我寧願我的心永遠刺痛"(大概是這樣?),這種溫柔....又可愛又難過QDQ(好不會形容((艸
--
wwwww明天睡醒就把書翻出來,家裡應該有XD"
果然團長領袖魅力很足啊~這下就算是裸奔也沒問題了!!((被屠團
四王裡我只看過妖王,出現得莫名其妙WWW 印象只有髮量很多腰很細還有發言霸氣((欠屠
2012.09.21 23:08 | URL | #- [edit]
涼 says...""
> 翡思
大概獸王殿下覺得沒問題就沒問題了XDDD
看劇情就是看小獅子一直言語侮辱盜賊和巫導師啊ww


賽凡雖然嚴厲但很可愛啦w根本最佳老婆人選(被巴臉)>>>同樣每天被捅刀捅得很歡樂的傢伙(?)以致我用另一個帳號開傑洛德就覺得好不習慣,雖然很多人都說傑洛德是黑的但我覺得還好說?一樣萌萌的很可愛(笑

我只記得德蕾莎修女那句「付出到心痛為止」,但翡思貼的這句我好喜歡啊w怎麼說呢,我家團長大概就是雖然曾經絕望過,同時卻也接受過他人的溫柔和付出,喜歡上那樣的愛,所以期許自己也能夠成為一個溫柔的人吧(是多複雜啦)雖然這種性格在身不由己的亂世中容易讓人難過或者失望ˊ艸ˋ

其實團長一開始在設定的時候我只是單純的用上了自己心中理想的好男人(in 二次元)屬性w
真的很高興妳喜歡他ww(笑
--
這本書當作治癒來看也很不錯噢w(被治癒到的人

>>果然團長領袖魅力很足啊~這下就算是裸奔也沒問題了!!
這句話讓我笑翻了www(滾地
其實我很期待裸奔發言的出現呢想要來寫短篇,聽說是三十等之後?但昨天剛好達成這個條件賽凡卻沒說,所以大概和聲望有關吧ˊˇˋ?

妖王上回出現在任務中的時候我超驚艷啊ww毛茸茸的讓我好想撲抱他(住手)然後好腰不看嗎www(輾
2012.09.22 17:09 | URL | #- [edit]
翡思 says...""
了解了www也就是說身為王者心胸廣闊是必須的!!((想到哪去

室友表示賽凡買樂甫ˇˇˇˇˇˇ<-搭配粉紅特效
平衡感很差、視黑色披風勝過性命這幾點又爆笑又可愛!!!XDD
不過我愛的還是傑洛德!!((蹭臉
關於腹黑我是擅自解釋成--->經歷黑歷史,所以某方面非常現實,雖然仍是個開朗的人,用開玩笑的口吻藏著警世言論(?)。
而訓練自己團長的感覺就像是->為了讓花朵能保護自己所以在上頭插了刺,花越開艷麗(強大)的同時莖上也不再平滑(天真),用一雙血手把團長推上王的道路....的感覺
對不起我講的好中二www((艸 反正就是個黃金獵犬一般的傢伙!!!XDDDDD但總是讓我有種他遲早會離開(或者乾脆翹掉)的危機感((慌

扯遠了...拉回來ww
團長真的是好男人啊!不管是自然而然的、思量過的、報恩一般的、還是無條件無理由付出的溫柔都好棒!!萌死了!!!((哭
--
我是去資料區偷看對話的XD 原本想留給自己驚喜最後還是忍不住wwww
裸奔什麼的....求後續!!((被拖去埋

腰王(無誤)好啊XDD 看看那令女人都忌妒的身材!! 大量飄逸的蓬鬆毛髮!!!
比起蘿莉我更(ry ((又被查裡吃掉再吐出來
2012.09.22 21:20 | URL | #- [edit]
涼 says...""
> 翡思

賽凡真的是大家的樂甫wwww(不
真的某個劇情裡他踩披風跌倒時我笑超久w軍師爲什麼可以這麼可愛啦哎喲XDDD

十分同意你對傑洛德的解釋,但我個人是覺得這樣還不算到腹黑程度啦ww(你標準到底在哪裡)

>>為了讓花朵能保護自己所以在上頭插了刺,花越開艷麗(強大)的同時莖上也不再平滑(天真),用一雙血手把團長推上王的道路

不不一點也不中二,其實我另一篇傑洛團長(是女孩兒)大概就是這種相處狀況啊XD但這樣子的傑洛德只會越讓我覺得更加心疼、越來越不想放手而已,如果寫完賽凡這裡還有餘力或許會去補完到時候絕對少不了團長為了這個和傑洛德發飆的場景ww

黃金獵犬認同w只能說如果想撒嬌的話大歡迎快來我懷裡吧!!!!(被輾)……從他的種種言行中確實有一種會消失的危機感,請務必抓牢他啊親愛的(拍

看到你這麼喜愛我家團長作為娘親的我真是既感動又開心啊(拭淚)也請繼續關注他和軍師的戀情發展喔w(淦
--
不忍說我也是ww(抹臉)一開始也想說要等賽凡自己說但最後還是全都(ry

裸奔什麼的……賽凡快開口說吧說了我就馬上去打!!!(住手

腰王wwww(笑滾)
看看那個毛茸茸的毛髮纖細美麗的腰身實在是^q^啊查理我自己過去你不用撲過來了
2012.09.23 15:07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blackelf.blog91.fc2.com/tb.php/400-3ed44e81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