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群棲欲。 |

Chapter.05 回過頭時,觸手可及的你 聖痕幻想×團長賽凡








# 聖痕幻想同人 / 聖痕のエルドラド
# 團長白欒×軍師賽凡提斯
# 腐向有捏他有捏造有。










Chapter.05






  「我說的話,對現在的你來說都是真理,你現在可以不用當真,但如果未來應驗了,你要抄寫一萬次……我們就做這個約定吧。」

  他說,然後看到那個剛收下錄用契約書,將要成為他的主上的青年先是一愣,然後輕瞇起彷若海洋顏色一般的眼睛,微笑。

  好啊。青年說,將單手放於後腰側,然後握過他的手,低頭玩笑似的行了一個騎士風格的吻手禮。

  「要讓我成為人上人……是麼?」青年抬起頭望著他,眼中沒有一絲嘲弄和不信任,滿是和他語氣同等程度的認真。「那麼直到達成這個遠大目標為止,也請你一直待在我身邊……看著我吧。我親愛的的軍師大人。」


  ……真誠所以才動人(那時他甚至忘了要將手抽回)
  賽凡提斯至今仍覺得那是他所看過,最為美麗的一雙眼睛。






  ────






  瓷器杯裡冒著煙,熱茶的香氣。
  白髮青年和身穿一身天藍色軍服的聖族教官相坐於彼此的面前。

  「請把手伸出來,指揮官大人。」
  「這樣可以嗎?」

  金髮的白精靈說了聲「失禮了」,便嚴肅的向前微傾身,伸出雙手去碰觸白髮青年的右手臂,然後在短短幾分鐘內的觸軫結束後,金髮青年換上笑容,「看起來痊癒的很完美呢,沒有留下任何後遺症。」

  「別說後遺症了,連疤痕都沒留下,多虧了你給我的藥草。」

  白髮青年收回手,微笑望著面前的金髮青年,「我以前都不知道原來你除了槍術,對醫術也頗有心得呢,查爾斯。」

  「不敢當。」金髮青年謙虛回應,「戰場上,不論是什麼樣的知識,有時也能夠成為有利的武器……多方學習並不是壞事。」

  「嗯,其實有一件事我好奇很久囉。」
  「是什麼呢?」
  「你到底幾歲了?查爾斯。當然我問的是精靈的算法。」

  面對自家指揮官的疑問,金髮青年則優雅的眨了眨眼,「你說呢?指揮官大人。」

  「居然反問我………」
  於是白髮青年真的認真地想了想,正要開口回答時,敲門聲響起──

  「請進。」他答道。
  「失禮了……早安,主上。」

  是一如往常地的時間,黑髮青年入內後關上門,朝白髮青年說道,他當然也注意到辦公室內還有另一個人在。

  「早安,查爾斯。」注意到桌上藥品的黑髮青年輕蹙眉,「主上的手還有什麼問題嗎?」

  「完全痊癒,軍師大人不必擔憂。」
  「是啊,你的訓練單也可以恢復以往的難度了,賽凡提斯。」

  兩人一同說道,黑髮青年皺起的眉頭這才平復了些。

  然後白髮青年套上外衣,起身想去替黑髮青年分擔一些手上的文件書,但他前腳才剛踏出去,就看到對方往後退了一步。

  「不要靠近我。」

  黑髮青年將懷裡的文件擋在前方(雖然沒什麼效果,白髮青年依舊站在他面前不到三十公分距離的位置),快速的說道。察覺面前兩人訝異的表情,他這才有些遲疑地補上一句:「……別靠近我,我感冒了。」

  然後他發現,自家主上的表情變得更加難看了。

  「沒事,這種小感冒不會影響到我的判斷……主上?你在聽我說話嗎?」
  「………………。」

  白髮青年沒有答話,他只是拿走軍師手中的文件隨意堆放在辦公桌上,然後將手按在黑髮青年肩上,那之中帶著一點不容拒絕的意味。

  「查爾斯。」
  「明白,我這就去請軍醫。」

  「交給你囉。」白髮青年這才微笑,然後他看著仍站在自己身旁的黑髮青年,「就是這樣,回房休息吧,賽凡提斯。」

  「可是,主上………」

  「反對駁回。」白髮青年挑起半邊眉(很明顯是故意的),「或者要我抱你回房呢?賽凡提斯。別客氣,我很樂意為你效勞。」

  那語氣認真而誠懇。
  於是黑髮青年不再說話了,他乖乖的跟在白髮青年身後走出辦公室。






  ────






  「指-揮-官───!」
  「…………?」

  由上方傳來的聲音,正在閱讀計畫書的白髮青年抬起頭,看到揮舞著鐵鎚的獨眼青年和抽著金色煙管的褐髮青年兩人不知為何的待在屋頂上,「早啊,伊迪倫、艾里歐斯!你們這時間待在屋頂上做什麼?」

  ──而且這裡不是澡堂嗎?
  聞言獨眼青年回給他豪邁的笑聲,而身旁的褐髮青年則嘆了一口氣,別開目光。

  「哈哈哈我們在修屋頂啦!」
  「不是『我們』!……我只是陪同的監視役。」
  「修屋頂?你又做了什麼伊迪倫……」

  「還能做什麼這個糟糕的笨蛋!」身側傳來滿是憤怒的說話聲,紅髮的妖族女子難得的沒有綁起一頭美麗的長髮,她怒視上方的獨眼青年,「伊迪倫,要是敢再偷窺本小姐洗澡一次,我一定讓你不得好死!」

  「偷窺……伊迪倫你啊……」

  白髮青年無奈嘆息。

  「越想越氣,真是……看招!」
  「大姐手下留情唔喔!別在這裡施法太危險啦!指揮官救命~!」
  「喔喔等等雪莉艾妮不要連我也算進攻擊範圍啊!」

  誰讓你有錯在先……白髮青年乾笑看著正慌張在屋頂上閃躲攻擊的兩位青年,還有身旁忙著施放法術的紅髮女子以及四周因為好奇而逐漸聚集的傭兵們,再不出手制止只怕等增加的修繕費送到賽凡提斯那裡,鐵定會讓他的頭更痛。

  「好了好了,就到這邊為止吧。」白髮青年輕按住紅髮女子的手。
  「可是,指揮官……」紅髮女子不滿的輕嘟嘴,那樣子看起來確實很可愛。

  「澡堂毀了今晚大家洗澡就很麻煩了,放過他吧。」白髮青年拾起女子披在肩頭的毛巾,動作輕柔的開始擦拭那頭紅色髮流,「還有頭髮不擦乾會感冒的哦,雪莉艾妮。」

  「………唔,既然指揮官……這麼說的話。」

  紅髮女子的聲音逐漸轉小,她微紅著臉沒有拒絕白髮青年的手。


  ───哎呀呀?
  注視著這一幕的獨眼青年像是發現了什麼有趣的事一般勾起嘴角。

  「雖然我不知道你在竊笑什麼,伊迪倫。」白髮青年抬起頭,「關於你多次騷擾軍營內女兵的事情,我想……比起我,賽凡提斯會有更好的處置方法吧。」

  「不、不是吧指揮官!?」
  「就是。不過都等我巡視回來再說,屋頂先修好。」

  「軍師大人今天不和你一起去?真難得呢。」隨意拍了拍獨眼青年的肩當作安慰,咬著煙管的褐髮青年看了看四周,然後問道。

  「賽凡提斯感冒了,在房內休息。」
  「原來如此。」
  「所以請你們可千萬要安分些,別再增加他的負擔囉。」
  「遵命───」

  聽著眾人的回應他微笑,接著從口袋掏出一隻裝飾簡單卻不失品味的簪子,交到紅髮女子手裡,「這個,是玫麗朵挑給妳的回禮,可惜她外出冒險了不能親自交給妳……等下次回來,記得戴上讓她看看,玫麗朵一定會很開心。」

  「……我會的。」紅髮女子一愣,接著揚起溫和的笑容。


  「那我走了,小獅子還在門口等我呢。」

  「指揮官慢走~要記得替我們帶土產回來啊~~」
  「路上小心哪。」
  「路上小心,我會替你看著軍師大人的。」

  白髮青年笑著朝他們揮了揮手後,轉身離去。






  ────






  書本和木頭揉合而成的氣味,現在還加上淡淡的藥草香。

  被迫待在床上休息的黑髮青年從文務中抬起頭,望著窗外,遠遠地正好看到自家主上和傭兵們揮手道別,轉身朝城門口走去的背影。

  他望著那背影逐漸消失在無日照的陰影處。

  「怎麼了嗎?」

  身旁是金髮的聖族教官,他正負責替桌上的文件分類。(因為黑髮青年的堅持和某些文件的時限,白髮青年只好苦笑著請他留下來幫忙,順便看著軍師大人別讓他太勞累)

  「不,沒什麼……多少有點不習慣吧。」
  「這點我想指揮官大人也是一樣。」

  金髮青年對著若有所思的黑髮青年微微一笑。

  「………是麼。」
  「是的。」

  於是對話停止,空氣回歸沉默,但兩人看起來都不顯得尷尬,只是各自專注於手中的工作。

  是啊,黑髮青年一邊也沒停下筆,一邊細細的想著:自從來到這裡,已經有多少次了呢?他是怎麼如此習慣而自然的融入這份溫和的沉默中的呢?明明在還未與他相遇之前,他有多麼厭惡那種與他人獨處,接受非好意的打量還不得不全身保持警戒的感覺……真的太疲累了。

  我是軍師,那又是為何必須與自己將要輔佐之人相互堤防、猜忌?
  (啊啊……但那或許有一部分,是他自己的錯啊。)

  只是些許的停頓,染著墨水的羽毛筆在紙張上滴出黑色的水珠。
  敲門聲響起,他們一同朝門口看去。


  「請進。」

  「打擾了!」然後是有著一頭栗色短髮的獸族少女端著乘有茶壺和杯盤的托盤走了進來,她眨了眨燦金色的大眼睛,「團長大人要人家送茶和點心過來喵!還找了幫手喲。」

  「打擾了,軍師大人、查爾斯。」

  少女的身後跟著另一名獸族青年,他先是穩住了差點被少女過猛的力道給打翻的茶壺,才抬起頭來,「有什麼我能幫忙的地方嗎?」


  「看來指揮官大人十分地放心不下呢。」
  「………是啊。」

  金髮青年淡笑著說道。
  而雖感覺有些無奈,黑髮青年的嘴角卻也微微地上揚了幾度。






  ────






  另一邊,大街上。

  「嗯……你看這樣如何?賽凡提斯……啊。

  盯著計畫書順便又添加上幾筆,思考許久的白髮青年頭也沒回的開口,然後在喊出某個人名之後意識到自己的錯誤,「我又來了……抱歉小獅子。」

  「……這是第幾次?我都懶得吐嘈你了啊指揮官大人!」


  身旁的黑髮青年抖抖耳朵一臉無奈,從出門到現在都已經不知道像這樣被叫錯幾次了。

  ──光是軍師一個小感冒就把你弄到這樣心神不寧的該怎麼辦啊!

  黑髮青年很想一如往常發揮他的毒舌特技,但看著對方那個垂眉擔憂的模樣就什麼都罵不出來了,只能盡責的跟著防止某人又出什麼意外……而此刻他突然明白了領地內許多自稱被指揮官無辜表情坑過的眾傭兵的心情。


  「抱歉抱歉,只是很習慣了……」

  白髮青年只能微笑以對,繼續和手裡的計畫書奮鬥,一邊在心中掛念起自家軍師的狀況。






  我只是習慣了,每次回頭,都能看到有你在我身後。
  ……那讓我覺得不管前方有什麼,都不能使我害怕或者屈服。










回過頭時,觸手可的你

  呵,告訴你的話,你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呢?



























-----------------------------------------------------* END.12.09.24

「我說的話,對現在的你來說都是真理,你現在可以不用當真,但如果未來應驗了,你要抄寫一萬次……我們就做這個約定吧。」

「不要靠近我,我感冒了。沒事,這種小感冒不會影響到我的判斷……只是沒想到,你會這麼在意我的狀況,有點意外。」

以上軍師語錄,不得不說感冒那個實在是萌萌所以就立刻拿來用了^q^www

這篇是聖痕初章七的過渡,平和的日常w接著這篇內容下一篇應該是團長和軍師相遇ww
然後再來就是難寫的七八九十四個戰鬥章節(咳血

寫著寫著也覺得自家的傭兵們怎麼這麼可愛啦哎喲(轉圈圈
雖然在初章十四篇中找地方塞入傭兵個人篇章快累死我囧(淦

然後我想團長你如果告訴賽凡的話他一定會嬌羞(!?)的翻出君主禮儀套書逼你重看一萬次(被輾
然後的然後,管理人我是真心好奇教官你的年紀啊www(去死



関連記事

Posted by on  | 4 comments  0 trackback

4 Comments

翡思 says...""
啊啊啊團裡的大家還是一如以往的治癒呢ˊ艸ˋ
說到伊迪倫我第一個就想到阿普....然後就直接帶入他偷看娜塔莉亞跟她姐姐洗澡....然後然後下一秒獵奇(艸((這既視感...

感冒梗照顧梗真萌wwww不過賽凡真堅強多了還能躺床上辦公,傑洛德直接眼前一片黑暗倒在我懷裡了XDDDDDDD((你哪看來的
據傳平常越抽風的人病起來越倒楣?((笑
最近換季我好似也中標了,在宿舍裡不知誰起的風,反正一下子就無一倖免了,不過看來我平常夠正經((爆笑望隔壁床((這損友
管理人也要顧好身子噢~~
--
眾多故事裡精靈是不是幾乎都長著一張青春幼嫩的臉、結果骨子裡是活化石的等級??ww((被捅肚子
但似乎也有聽過100歲才成年的設定wwww

我猜夜族一定也是骨灰級(失禮),感覺有永恆一瞬般的光陰呀......
妖族跟獸族的話應該就跟人族差不多吧ˊDˋ 可是亞彌亞彌到底.....噢別過來查ㄌㄧ(ry
2012.09.25 23:37 | URL | #- [edit]
涼 says...""
> 翡思

如果有治癒到妳就太好了,是說我現在光看著他們想想梗就覺得很治癒了呢ˊˇˋww

因為繪師的關係其實我也會一秒想到普爺XDD不過我想普爺應該還是很愛惜生命的(?)對象要挑應該也會去偷看青梅竹馬的伊麗莎白姊姊(平底鍋飛來

感冒照顧是大家的愛用梗ww賽凡雖然堅持小感冒但我想絕對是更嚴重w至於傑洛德我就想到他喊著我不跟等等談判你被人坑了怎麼辦然後昏倒在團長懷裡ww(燦笑>>你又是從哪看的

越抽風越倒楣那我(ry
不過我家因為奶奶住院的關係一家子都對感冒的警覺心提高很多(?)
我會注意的,還請翡思和你親愛的室友都要好好保重身體哦,希望你們能快點痊癒(拍拍
--
快看看徳菲美少女ww(被黑魔法攻擊)
我上回逛了下傭兵看到海姆依絲有句對話是「哼,聖族與夜族壽命再長,弱點受到狙擊,也會變成非死即傷的短命鬼,要拿下他們沒那麼困難。」以上二者確定了聖族和夜族的壽命的確長於其餘三族(但不知道長多久囧)

骨灰級(就說很失禮了)的聖族和夜族,感族妖族(很有東方[鬼]形象的一族)說不定也比獸族和人族稍微長壽了一些,但沒有確定資料我設定裡就當成妖族獸族人族都一樣惹^q^ww

至於獸族蘿莉亞彌亞彌又是怎麼回事呢.....只能說真希望官方哪天能出補完小說(查理旁邊盡職待命中
2012.09.26 11:46 | URL | #- [edit]
翡思 says...""
光是想梗就很治癒!!真的!!XDD
常常腦補傭兵團裡的互動,僅僅如此就覺得壞心情都沖光了~
他們真是我的心靈支柱!!是翅膀!!ˊ艸ˋ

看到繪師名字時好驚訝,也因為這樣總覺得伊迪倫跟阿普的個性根本就一樣抽風ww
伊莉莎白姊姊的話我也想看,走吧揪團一ㄑ...(ry
--
我找到四王的圖片了....亞彌亞彌!!!這是哪來的可愛小女孩!!!!!
獸族從上到下都在賣萌!可恥!!((被萌的一臉血
感覺其他二王也在預料範圍中,聖王果然是金髮溫和美女、夜王果然是吸血鬼披風WWWW(被打中笑點((何?
總之結論是人皇輸慘了,藍斯洛特那到底是什麼鋼彈黑暗BOSS裝扮....((被用驚爆夢幻蛋糕堵嘴

新傭兵也好可愛,不過我還是沒什麼抽運ˊDˋ--超愛玩紙牌遊戲,不過抽獎運是神級的低下
--
前幾天好幾個人一起去看醫生,然後被關愛的眼光輪番注視
謝謝關心,現在大家基本都快好了,大概吃玩烤肉就好的渣也不剩((笑
那就預祝中秋節快樂~(?)
2012.09.28 14:20 | URL | #- [edit]
涼 says...""
> 翡思

每天回家點軍師看看傭兵就覺得可以忘掉一堆壞事情ww
他們是我心靈的翅膀(咦)ˊ艸ˋwww
--
苦愛的小蘿莉w我好想看看亞彌亞彌的兄長一定也很ㄇㄥ(RY

獸族真的都好犯規!!還記得我之前看人家發夏姊姊特別任務裡頭的小獅子和小老虎真的是....兩只都咪來咪去的....獸族的男人不要賣萌啊渾帳www(捂鼻

我那時是聖王看完之後一秒無視(靠),夜王就如同傳聞中一樣帥氣但感覺病病的,但我覺得妖王絕對是第一名!!!妖王陛下我會永遠追隨你的ˊ艸ˋwwww

人皇真的輸慘了ww看小迪說成那樣我原本很期待的說,看到那身鋼彈裝的當下真的是錯愕+大爆笑啊ww(驚爆夢幻蛋糕飛空襲擊!!

新傭兵在抽了三十萬晶幣無望之後就直接用標的了(艸)<<此人無人品
但只有先標到雷伊卡爾(這下子艾里歐斯的地位危險了),米爾德實在太貴買不下去XDD
--
竟然好幾個人XDD真是個特別的經驗啊(?)
已經沒事就太好了,剛好趕上吃烤肉和月餅的時機XDD
同樣預祝中秋節快樂哟i-178
2012.09.29 22:24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blackelf.blog91.fc2.com/tb.php/401-8ce77bc5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