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群棲欲。 |

Episode.09 在離你最近的地方 聖痕幻想×團長賽凡









# 聖痕幻想同人 / 聖痕のエルドラド
# 團長白欒×軍師賽凡提斯
# 腐向有捏他有捏造有。










Episode.09






  十一點半。
  再次確認似的,黑髮青年望著手中的懷錶,輕嘆了一口氣。

  放下筆,將重複算了好多次的財政報表合上,明明今天的工作已經全數完成,那麼,自己又為何要繼續待在這個沒有人的辦公室內?

  窗外明亮的圓月高掛,提醒了他答案。
  啊啊,是的……是等待啊。


  「秋收慶典……能順利進行就好了。」

  是今早發生的事情。
  被連日密集籌備弄得有些疲累的領主大人趴在桌上,喃喃道。

  秋收慶典,顧名思義是慶祝豐收的秋季重要行事之一。

  有熱鬧的慶典活動大家開心歸開心,但負責統整規劃和籌備人員的部分就不是那麼輕鬆愉快了,雖然今年有強力的軍師助陣,準備過程中卻也不可避免的發生幾起意外事件(多半是傭兵們惹出來的)

  黑髮青年看著呵欠連連的白髮青年,想了想,開口說道:

  「據說在秋收慶典時祭祀月亮,是因為月亮在秋季時最為明亮,人們認為秋季豐收是月神賜予的恩澤。正因如此,秋收慶典那晚的月亮,最值得觀看。」

  他看著成功被他釣起興趣的領主大人,將下巴擱在手臂上,抬起頭眨了眨眼睛等待著他的下一句話。

  「今晚我打算應景一下,去賞月。」

  說完的同時,彷彿見到對方頭上和身後冒出犬科類的耳朵和尾巴,閃亮亮的藍色眼睛望著他,同時卻也有些顧忌被擱置好幾天份的公文而沒有開口。

  「賽凡提斯………」
  「怎麼?你有興趣?」


  他說,或許也是因為白髮青年那模樣實在單純得很可愛,他沒注意到自己輕輕上揚的嘴角。

  「想去可以直接告訴我,你的請求,我哪次拒絕了?」

  「我當然想去!」
他的主上激動道,似乎還沒注意到自己是被當成小孩子哄的那個,開心的微笑,「好期待啊,我現在就開始期待了~」

  是不是說的太早了些?他想,但看到已經打起精神批改公文的白髮青年就又覺得這些都無所謂了,不如想一想接下來的規劃還比較實際。賞月的話……為了連日辛苦的主上,適度的休息當然也是必要的吧?

  黑髮青年輕搖了搖頭,盡職的點出公文上沒蓋到章的部分,沒發現自己其實也挺期待的。


  結果等夕暮時分,秋收慶典終於要開始的同時,白髮青年被一群闖入辦公室的傭兵幾乎是要用抬的給帶走去參加慶典,他心裡明白這也是主上受到部下愛戴的證據之一,也就沒有阻止了,說了句「玩可以,但請別喝太多酒了,主上。」便目送他們離去。

  他並沒有一同參與的打算。

  本來還想說點什麼的白髮青年大概也是猜到了他那沉默的拒絕,從人群裡抽身走了回來,急急的的握了下他的手又放開,說,好吧,賽凡提斯,那就等我回來……約好了喔,我也很期待和你一起的賞月。

  他點頭應好,然後輕推了推白髮青年的背,讓他趕緊過去。
  是不是有那麼一點感到寂寞。

  啊啊。
  目送那個背影逐漸走遠,到看不見為止,這麼多次以來,總是難掩心中微微的失落感。

  黑髮青年繼續手裡的動作,他開始收拾桌上的文件。


  不可否認。
  但是,那又是為何?


  歡快的樂曲節奏將黑髮青年的思緒喚回,從窗戶遠遠的望去,整座城鎮都點著美麗的燈火,各色燈光一路蔓延,沿著牆沿著路線條畫出了不規則的圖形,那景色甚至要比天上的星體更加閃耀。

  隱約能聽見人們的笑語和歌聲。

  看起來很成功。
  他想,總算沒有白費了努力,因為那個人也就只是想看到大家開心的笑臉罷了。

  ……其實呢,也不是說排斥這樣的場景吧。並不討厭啊。

  只是基於自己已經被固定下來的形象(如果自己也去了,想必許多人也會被他平常的職責和外在表現所困惑住吧),對,他可是軍師啊,如果說他親愛的主上必須永遠是眾人所追隨的目光焦點,那他的職責就是擔當他身後的影子……那唯一的一個,絕對無法被取代的影子。

  ──就像是光和影一般。


  「呵,不過要說不擅長或許也是吧。」

  他低笑,但是一種釋然的笑,來到這裡之後,他終於也稍微能明白,原來自己還是被人所需要的,白髮青年一直都微笑著、重複著告訴他,他被需要,這裡是他少數認同的歸所……

  別人總以為他有能力,所以他才成為輔佐的角色,大家都會說領主大人沒有他不行,但其實事實是,他總是小心翼翼的走在那個背影之後,只是稍微離的遠一些就止不住擔心……然後發覺,其實他,才是真的沒有白髮青年不行的那個人。

  白髮青年說需要他,需要他的能力,他這個人,他的一切……甚至要把心也交給他。
  為此,他就毫無保留的奉上自己一切,不是很公平嗎?

  最重要的難道不是,自己的確也折服於他,為他的魅力所傾心了嗎……?


  「……你真是個可怕的人啊,主上。」
  「嗯~?我怎麼了?」

  是原本不存在於此的回應,黑髮青年訝異的轉過身,不知何時他的主上已經回來了。

  好像又有哪裡怪怪的?他想,看著勉勉強強在時間內回來的白髮青年帶上門,依舊疑惑的笑著,走到他面前……呃,臉好紅。

  「主上,你喝醉了?」

  「不,我很清醒……不然怎麼逃得出來……」白髮青年很悲劇的嘆了一口氣(的確他光是想像那個場景也會想嘆氣),揉著自己的額頭,「好吧,確實頭昏得讓我有幾次以為…自己沒辦法醒著走過來了……伊迪倫和小獅子不知道從哪裡聽說、集結大夥想把我灌醉。」

  他失笑,「我以為你已經克服了。」

  「比起一開始是強上許多沒錯……噢,我頭真的好昏。」

  「坐著吧,主上。」黑髮青年輕拉過對方的手臂,將那個順從的青年按到沙發椅上,才轉身要走,「我去倒杯水過來……主上?」

  腳步停住。
  回過頭,他發覺自己的披風被拉住了,好在力道還不至於讓他跌倒。

  而那個扯著他披風的人,似乎一點放手意願也沒有,反而有些像是鬧彆扭的樣子,「……你沒和我說歡迎回來呢,賽凡提斯。」

  白髮青年垂著眉,有點悲傷的樣子,仰起頭說道。

  「果然就算我不在,你也不會感到寂寞吧……」


  是不是有那麼一點感到寂寞。當看著那個走在前方的背影,越離越遠的時候。
  黑髮青年那艷紅的雙眸閃了下。

  「……你果然喝醉了吧,主上。」然後他轉過身來,握住那揪住自己披風的手,卻反被對方緊緊攫住,甩也甩不開。

  「主上。」
  「………………。」
  「主上。」
  「………………。」
  「……好吧,歡迎回來,主上。」

  他望著白髮青年,最後像是認輸了一般說著,對方開心的笑了,低聲回著我回來了,卻仍沒有放開他的手,於是他只得跟著乖乖坐到自家主上隔壁。

  像個小孩子一樣。他想。
  ……伊迪倫他們就是想看到這個樣子的主上麼?

  完全不明白他內心的複雜感,白髮青年只是微歪著頭朝他微笑。

  「………是挺可愛的、………」
  「………………?」
  「沒什麼,可以放開我了嗎?主上。」
  「不要。」

  好吧,他挑眉,是預料中的回答。

  「我們不去賞月了麼。」
  「哎……對了,約好要去賞月的呢……」
  「主上?」


  ──砰。

  白髮青年沒有回答,然而接下來的發展,應該說自從坐到這個位置、這張沙發……他就好像也預料到了似的──對自己的冷靜感到很訝異;黑髮青年只是低下頭,哭笑不得的望著那個「再次」毫不客氣朝他腿上躺的白髮青年:啊啊,又是膝枕麼?果然又是膝枕麼?主上到底有多喜歡這個……

  而枕在他腿上的那人逕自翻了身,看起來很滿足的瞇起眼睛。

  不過………寂寞是嗎?
  儘管不想承認,可是啊,可是───



  「……主上?」他低喚,伸出手去理了理那頭柔軟的頭髮,又有些猶豫地,改口喚他真正的名字,「………………白欒?」

  「……嗯………?」
  「放開手也沒關係,我哪裡也不會去的。」
  「………待在、我身邊?」
  「啊啊,待在你身邊。」

  黑髮青年低聲說著,溫柔一笑,「我會一直都在你身邊。」






  我在這裡。他說。
  然後,在話說出口的瞬間,他突然有種流淚的衝動。










在離你最的地方//

  我終於悲傷的察覺到,原來你並不是只屬於我一個人。



























-----------------------------------------------------* END.12.10.01

喔不超過時間了我今天果然不該出門的啊啊啊啊OTZ

這次堅持寫兩篇的原因其實是因為,中秋限定對話是我唯一不會錯過的劇情惹(淦)
跌入聖痕的隔天就發現自己已經錯過了生日紙鶴愚人節七夕等等活動時……真的超打擊:_;

延續上一篇傑洛德,這次等待的人是賽凡而遲到的則是團長ww

主軸大概是想描述覺得自己總算找到生命中最重要的君主的賽凡心中關乎於團長的一些不安和小小寂寞(???)如同最後一句「原來你並不是只屬於我一個人」……也可以說是軍師有些吃醋了?(哪裡

相對而言團長也是,覺得軍師越來越重要的同時,也會開始不安吧,會覺得你是不是有好好的看著我呢?會一直在我身邊嗎?之類的,然後就表現在喝醉之後了www(燦笑

不過說真的光是有寫了那句「你的請求,我哪次拒絕了?」和喝醉撒嬌的團長我就圓滿了真的w(小花


関連記事

Posted by on  | 4 comments  0 trackback

4 Comments

翡思 says...""
心有點酸酸的,可是還是很治癒(淚<--這傢伙已經沒有詞可用了
賽凡不要吃醋www同時擁有其他人也屬於其他人的團長才是整個團長啊(??)~~花ㄒㄧㄣ(ry 我是說心胸廣闊也是白欒的魅力之一!

膝枕讚!!!WWWW軍師大人的大腿躺起來舒適度如何可不可以請團長發表一下感想....((被十萬字砸臉

然後為何大家中秋節都帶了這麼點哀傷寂寞....是不是被嫦娥怨念詛咒了ODDDQ
"甚至要把心也交給他"那一段,好可愛好心動好...!!!!(下略
無法獨佔不要太在意,他的心已經屬於你了!!XDD
接下來只要慢慢攻略把好感度衝破表就可以到達神秘路線((反了啦

然後然後最後一段、大萌!!!TDT
"我在這裡",這種承諾好讓人安心!!不同於傑洛德這個各方面都很讓人擔憂的傢伙....雖說這也是他可愛和讓人心疼之處
再次發現賽凡提斯真的是個專情癡心的好男人、像影子一般在身後守護著團長....!一直一直....!((淚
--
錯過節日+1"Orz
尤其是我創角色的時候完全沒發現名字旁邊還有一欄生日要選........((艸
所以就變成了元旦生日XDDDDD"
限定對話真的超讓人心中小鹿狂亂暴撞wwww賽凡那句尤其寵溺啊((笑
2012.10.05 00:19 | URL | #- [edit]
涼 says...""
> 翡思

以前友人都說文字到我手上就很容易走悲劇風格,因為已經改不了了(!?)所以後來都致力於努力多加點溫馨可愛治癒的元素TˇT(在哪裡

團長是大家的團長這樣嘛ww可惡白欒你這個心胸(ㄏㄨㄚ)廣闊(ㄒ一ㄣ)的傢伙我忌妒你w(淦
至於軍師大人的膝枕是團長專用www
我家團長表示:如果是這個我應該可以寫出一萬字心得哟賽凡提斯~!(被君主禮儀書砸臉

不知為何,扯到等待就哀傷了XDD我原本也只是想延續同樣主題結果卻.....噢好吧至少賽凡提斯比傑洛德安定多了ww安定又專情的老婆大人,讚!(輾爛

我想賽凡提斯也早就明白團長永遠也不可能為他獨占,但當投入越來越多感情,變得越來越在乎對方的同時,多少也要哀怨一下才正常(?)而團長雖然全心信賴著賽凡,卻也對於賽凡究竟是為了什麼留在自己身邊而感到疑惑……哎喲戀愛(!?)中的人好煩ww是說竟然還有神秘路線我怎麼不知道www(笑滾

我心中的賽凡提斯,是雖難以靠近又總是充滿警戒之心,就像隻沒有安全感的貓那樣對什麼都懷疑,但一但找到了值得他付出的那個命運的人,那麼他一定會將真心和所有的忠誠都獻上,不離不棄的待在身邊w而正因為是這種性格,所以他的誓言才更顯珍貴,因為要讓他說出真心並不容易……

大概就是這種感覺XD?結果都在囉唆賽凡真是不好意思XDD(爆
至於傑洛德……不忍說他這樣多讓人心疼(抹臉

一貓一犬的這兩個軍師真的是……好萌喔^q^(不要想像
--
我一開始還想說阿咧選生日的作用到底……?
沒想到這關乎特別劇情我就傻傻的用了真正的生日但還要等好久好久XDD

為了這個我真心開始期待各種節慶www(不)我對寵溺團長的溫柔賽凡毫無招架之力ww(一秒躺地
2012.10.05 18:05 | URL | #- [edit]
翡思 says...""
有啊有啊~~非常溫馨可愛治癒!WWWW
比起喜劇、悲劇風格更能觸動我心ˊ艸ˋ((被萌的亂七八糟<--根本M
正因為有一點缺憾,情感上才能填補完全....嗚喔喔QAAAQ

大概像是....之前阿涼提過的、團長接受過別人的溫柔,所以也期許自己能成為那樣的人,與其他人互相交流(?)、影響、調教(?!)過的才是完整的團長....所以"白欒"這個人是由大家澆灌而成、大概像是先天性格與後天養成的綜合............天啊我到底是在表達什麼我自己都看不懂了啦((痛哭跑走

(跑回來((煩
作文題目:軍師膝枕研究考察心得、內容一萬字,像這樣的沒問題嗎WWWWW((被勸降書淹沒

在愛情裡才沒有聰明人,全都是煩煩的詩人憂心忡忡的滿街跑WW((被抓起來折兩半
神秘路線是我的夢想啦QDQ 說好的軍師戀愛AVG啊官方....(ry

噗噗XD一點都不會囉嗦啊((笑
反正我也會忍不住就開始提到傑洛德ODO<--開始玩聖痕後徹底了解為何歷史上那麼多昏君,美人當懷!為何朕還要去面對外面那醜惡的世界\^q^/((滅掉
好喜歡對賽凡的詮釋wwww就像他的一句對話:"我花了一生在找尋一位君主......"這句
不過不知為何現在我腦中出現了西莎廣告的那只等主人回家的小白狗ˊ艸ˋ-->"你就是牠的全部(還是全世界?不過這樣就變成金沙廣告了.....噢..)"

傲氣鍾情的黑貓跟親和愛亂跑的黃金獵犬!!好萌!!!(艸((已經開始亂想
--
所以說我選成元旦反而比較快了?XDD
下一個節日會是什麼呢~~是萬聖節還是聖誕節?wwwwww好期待傑洛德再來跟我撒嬌出去玩ˊDˋ((滾來滾去
2012.10.06 00:15 | URL | #- [edit]
涼 says...""
> 翡思

聽你這麼說我只想吶喊我成功了萬歲這樣wwww(笑

>>比起喜劇、悲劇風格更能觸動我心ˊ艸ˋ
其實我也是,雖然覺得喜劇很美好但果然還是悲劇風格更得我心w(其實是這個人不會寫)
但我也是很喜歡看喜劇的喔ˊ艸ˋ

然後沒關係我似乎能明白你在說什麼=w=
要說團長的先天性格本來就是設定為偏好人的和平主義者,後天就是經歷過絕望,學習了愛與溫柔,認為自己必須保護重要的人們而為此變得堅強的人……但說是要去保護他人不如這麼做就是白欒保護自己的方法(??

我我我也不知道自己要怎麼表達了XD(抹臉
希望在接下來的文內我可以說明清楚就好了T^T

至於軍師膝枕研究考察心得、內容一萬字www當然沒問題wwww(砸爛

軍師戀愛AVG...想當初我就是因為這個跌坑的啊官方^q^.
有美人當懷我很願意當昏君啊可惡w(至於被那位美人逼上戰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ry

還記得賽凡第一次說出[我這一生都用來追求一個夢想-「尋找、培養並輔佐一個足夠合格的君主」……或許我已經找到了,你說那個人會是誰呢?主上……]這段的時候我一方面感動又覺得有些揪心啊(??)只能說官方拜託快出軍師的故事OTZ

等主人回家的小白狗ww(腦內開始帶入黑貓和黃金毛獵犬(不
對吧這兩個實在是ˊ艸ˋ可惡啦哪天我一定要去寫團長逼迫軍師戴上貓耳的橋段(快住手
--
沒錯你選元旦至少會比我還快www(笑了
感覺會是萬聖節呢w可是秋收慶典的梗被用走了不知道官方打算怎麼辦....舉行化裝舞會嗎XD(不要
2012.10.06 21:17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blackelf.blog91.fc2.com/tb.php/403-ed252e49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