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群棲欲。 |

Chapter.06 你所等待著的地方 聖痕幻想×團長賽凡








# 聖痕幻想同人 / 聖痕のエルドラド
# 團長白欒×軍師賽凡提斯
# 腐向有捏他有捏造有。










Chapter.06






  你還記得嗎?主上。

  第一次見面,我就說過,要讓你成為人上人,這不是說說而已。
  我確實有這個能力,我也會證明給你看。







  ────






  距離與你初次相遇之時,似乎已經過了很久很久。
  (但我想我這一生,是都不會忘記的吧。)




  是初次正式地造訪月牙之里。

  當時的賽凡提斯正與上一個不歡而散的雇主所派出的追蹤者玩捉迷藏,對方的窮追不捨讓他感到十分不耐煩,也或許是幾次下來的合作對象都使他有些失望了,這回賽凡提斯甚至懶得利用他一手培養出來的有利情報線擊垮對方,只想著能離多遠就離多遠……就稍微的,放慢一下腳步吧。

  他隻身穿越環霧之森(當然有經過計畫),雖稱不上毫髮無傷,至少沒有任何損失。
  然後賽凡提斯偽裝成旅人,暫時躲藏在靠近森林入口的一座民風淳樸的小村莊。

  此村名為空桑。

  村莊規模不大,居民數量當然也同樣,連保護作用的村外圍城牆都還在建設中……可氣氛比起他處大城卻溫和了許多。更讓他訝異的是,村子中竟也居住著和他同樣身分的外族者,雙方彼此共居交流而沒有衝突,賽凡提斯必須承認,這樣的風景在外頭確實少見。

  而從他打聽到的資料來看,此地的村長蘇芳(似乎是一個法術高明的法師)才剛逝世不久,從空氣中仍帶著些許哀傷的氛圍也可以略察覺一二。


  「哎呀不要緊的。」

  似乎將他蹙眉的動作解讀為擔憂,旅館的老闆娘(這幾天主要的情報來源,看來她十分樂意向他介紹這裡的一切)露出溫和的微笑,「前些日子村長的兒子也回來了,那個溫柔的孩子一定也能像蘇芳大人那般保護這個村子的。」

  當然他也自其他村民口中聽說了許多關於這位現任村長的資訊:上任還不足一個月,年輕得會讓人擔憂他是否有足夠能力申任這個位置。品行良好,比起前任更善於武,雖還沒有什麼了不得的作為,卻十分受到村民們的推崇(或許和前任的良好風評也有關係)

  ……但他這幾天幾乎都藏匿於旅館內,還真沒機會見見這位村長大人。
  想了想,他再度開口。


  「恕我冒昧,請問該去何處才能見到村長?」

  「您想見他?」聞言婦人抬頭望了望窗外,似乎也不是特別意外,「這時間他應該和路西斯一同在中央廣場那兒練兵呢。呵呵,如您所見,這座小村子並沒有足夠的武力好抵禦外敵,就連城牆都是那孩子回來之後才開始動工的。」

  路西斯?這個名字……該不會是………

  賽凡提斯想到了在各軍團中都很有名的那位妖族傭兵,雖然有著A級傭兵的身手,卻從來都不願受雇於他團勢力之下……據說他在戰後拜辭妖族三大貴族之一的蓋亞公爵,離開了月牙之里,就此行蹤成迷。

  若真是他,又怎會待在這裡?
  難道現任村長和這位妖族傭兵有過交情……不,猜想也無用。

  輕搖頭,賽凡提斯放下茶杯,而婦人立刻又端起茶壺替他斟滿,他低聲道謝。
  (這幾天下來,他發覺自己其實還挺喜歡妖族這兒的特有茶品。)

  婦人邊說著替他旁邊座位似乎才剛起床的旅者端上餐點。

  「最近不知道是怎麼了,從外地前來投靠的旅者逐漸多了起來……村子繁榮當然是好事,不過人一多麻煩事也跟著多起來了呢。上回便有個野盜賊團想要來行搶,可能是打聽到這裡已經沒了蘇芳大人佈下的守護法陣。」

  ……原來如此,這個村莊能夠在沒有士兵和武器的狀況下平安至今,多半是依靠前村長蘇芳的法術吧。

  婦人轉過身去看了看爐火,確認烹煮中的食物後又繞回檯前,繼續說道,「不過多虧有白欒那孩子和路西斯在,才能將村子的損失和傷亡降到最低……那之後城牆的建設就開始啦,也讓村里的鐵匠們開始籌備武器,那孩子則和他從外頭帶回來的幾個很厲害的傭兵訓練起士兵來了。」


  ───白欒。

  「說來也真巧,路西斯已經讓我嚇一跳了,沒想到另外的兩位也都是同族人呢。」婦人露出微笑說道,她以圍裙擦了擦手,然後從後檯桌上拿出個布包袱交給賽凡提斯。

  「賽凡提斯先生,若您要現在去見白欒,也請替我將這交給他,聊表心意。」
  「這是……?」
  「外子做的便當,不巧他目前出去補貨……您向他說是黑鳶,那孩子就會知道了。」

  「我明白了。」

  短暫思考後,賽凡提斯還是接下了那個頗有重量的方形包袱。






  ────






  他很快的就從人群中認出了哪一位才是『村長大人』。

  確實如同旅館老闆娘所言,是一個很顯眼的人……就各種意義而言。

  擠滿了人卻仍勉強維持著秩序的廣場上,賽凡提斯看著中央那個或許年紀比自己要更小的黑衣青年動作俐落又不失優雅的揮舞著長刀;銀白色長髮隨著動作在日光下反射著美麗的光輝,額間有四個象徵妖族身分的黑角,再向下是一張可稱俊秀的臉,卻有著彷彿要上下切開面容那樣橫向劃過一條傷痕……長相的確引人注目。

  更重要的是,當他舉起刀,臉上那穩重而堅定的表情,又或者溫和流轉在眼中的笑意,確實給人一種可靠幹練,可以信服的印象。

  彷彿只有他周圍的空氣不太一樣。

  不,說得更加純粹一些……是他本身的存在(無關能力)就能夠吸引了他人目光的追隨。
  (對於現下遭受打擊,悲傷的空桑村民來說,這個人確實是如同英雄一般的存在吧。)

  但賽凡提斯確定理由絕不止於此,或許更多是源自於雙方多年以來的相處。

  他還記得目前向他提到過村長的人,除了有說過像是「缺少魄力」、「不夠狠心」、「放著不管的話在哪兒都能睡(?)」、「食人花好可怕(??)」之類的負面評語(其實他也很猶豫該不該分類於此)外,還真的挑不出什麼問題……或者這些也足夠多了?


  ──但是,還挺有趣的不是嗎?

  他望著那個正與身旁其他妖族傭兵談話的白髮青年,連自己也沒發覺地輕勾起了唇角。




  (卻怎麼也沒想到這一待,他就再也無法離開了。)






  ────






  幾天觀察下來,若要賽凡提斯再替這位年輕村長下什麼評語的話,他想他還會毫不猶豫的加上一句「警戒心太低」,譬如說現在:賽凡提斯從二樓房間走下來到溫暖明亮的大廳,然後看到那位村長大人就趴在檯前熟睡,手臂旁擱著一些應該是外人禁止過目的文件書……

  機密公文、單獨外出……哦,看起來好像還沒帶武器。敢情他是覺得在自己村子裡就不會有打著不良主意的人嗎?還是覺得自己身手好到不可能被暗算?(但從他最近的觀察,確實看不出有任何一人有想要加害於他的樣子)

  賽凡提斯蹙眉。
  思考中的他沒發覺自己正像廳內少數早起的人們那樣放輕了腳步和動作。

  隨後他來到這幾天待著的固定位置坐下(剛好距離白髮青年一個位置遠),正在料理食物的年輕婦人見到他則溫和一笑。

  「早安,賽凡提斯先生。」
  「早安,紅女士……這是?」

  兩人都放低了音量。
  他應道,看了眼旁邊的白髮青年。

  婦人替他端上熱茶,又伸手去拉過青年肩上快滑落的被子,像是想起了什麼一樣微笑,「昨天夜裡來的……您看,昨天不是辦了個慶祝酒宴嗎?呵,說是大家老想著要灌醉他,就趁還有意識的時候躲到這兒來了。」

  ──簡言之,就是酒量不太好。
  賽凡提斯理解的點了點頭。不過為什麼不是回自己的房間?


  「唔……不要掀我底啦,紅姐。」
  「哎呀,你醒啦!」

  一個聲音打斷了婦人的敘述,他們一同望去,只見白髮青年不知何時已經睜開了眼睛,他眨眨眼,看似還很疲倦的維持著將臉貼在手臂上的動作:「黑鳶大叔還一直嚷嚷說什麼男人不會喝酒像什麼樣子……唉,父親從前可是滴酒不沾,讓我去哪裡學。」

  婦人笑呵呵地,像是對待自己兒子一般慈愛的摸了摸青年的頭。

  「呵呵,別管我家那口子啦,有胃口嗎?想吃什麼我去弄。」
  「那就給我一杯茶吧,謝了紅姐~。」

  婦人應聲好又轉身走去後台忙碌(依照賽凡提斯這幾天下來的經驗,等等端出來的絕對不只一杯茶),白髮青年撐起上半身,然後像現在才察覺到一般,慢條斯理的開始收拾零散在桌上的紙張,似乎也真的不介意被其他人看到內容。

  注意到賽凡提斯的目光時,他給了一個禮貌而和善的微笑。

  「早安,你是上次那一位……旅者吧。」白髮青年說道,說到他的身分時不知有意還是無意地停頓,「希望你在這裡過得還愉快。」

  「托您的福……我真心認為這裡是個好地方。」

  這是實話。

  聞言白髮青年臉上的笑容又加深了幾分,那模樣錯覺似的讓他覺得對方頭上彷彿有對因為驚喜而豎起、抖動的犬科耳朵。


  ──真單純呢。

  沒有貶意,純粹感想,可作為在上位者,如此輕易讓他人猜測出情緒似乎不太妙(不得不說那微笑起來的模樣使青年看起來比實際印象更為年幼……但也沒什麼不好,這還他想到了某位成天笑瞇瞇的舊友)

  其中一張紙飄到賽凡提斯腳邊,他彎腰拾起。

  「啊,不好意思。」

  「不會………」賽凡提斯將紙張交到白髮青年手上,猶豫了一會,終於還是忍不住似的加上一句:「我無意冒犯,但我認為您似乎不該將公務帶至此處。」

  「──因為有可能引來賊人?」
  「這當然也是理由之一。」

  白髮青年收攏不整齊的文件,看似心不在焉的回應,聽出了對方語氣中的不贊同,他微笑以對。

  「這樣說起來就像辯解,但我平常也不會這樣……今天是第一次。」白髮青年說道,見到賽凡提斯不相信似的挑眉,他又立刻補上,「噢好吧,平常我至少會和紅姐借間房間……不這樣路西斯也一樣會唸我唸個沒完。」

  「嘛,這個不重要,其實呢,我今天是在這裡等人的。」
  「………………。」


  賽凡提斯沒有答話。

  而白髮青年也沒有進一步的動作,微妙的空氣逐漸蔓延在兩人之間。
  太小看他了麼,賽凡提斯想,但對方既然沒有惡意,他就沒有過度反應的必要。

  喀!有杯盤地清脆撞在桌上,化解了這場短暫的沉默。

  「好吃的蔬菜豆腐湯兩份~!」彷彿要介入一般,婦人將其中一個冒著熱煙和香味的碗推到賽凡提斯的面前,「賽凡提斯先生也請一起吃吧,需要麵包嗎?」

  「……不必了,謝謝您。」
  明白多餘的推辭無效,賽凡提斯只是低聲道謝。

  「我說,紅姐。」旁邊的白髮青年將文件書放到一旁,無奈地接下那整整比賽凡提斯至少大上兩倍的碗(還附加盤內一堆小菜)

  「我明明只說要茶……是說,結果沒來的就只有茶啊。」

  「不要抱怨,你昨夜也什麼都沒吃吧?」婦人佯裝生氣的姿態一邊又把切好的麵包放到白髮青年的盤裡,「你這孩子一個沒注意就少吃這一餐那一餐的!難怪這麼瘦,看看這手臂都沒肉哪!」

  「痛痛痛不要突然捏我……我會乖乖吃完啦。」
  「這才像樣!我還做了很多,盡量吃!」

  剛才的尷尬沉默就像從來也沒發生過一般,賽凡提斯一面動筷(他來到這裡才學會使用的妖族餐具)邊不動聲色地望著儼然像是親生母子那樣互動的婦人和白髮青年,以及週遭旁人各種看似吐嘈卻又溫和的笑聲的言語。

  賽凡提斯突然明白了對方那個單純又沒有心機的情緒表現是怎麼回事了……白髮青年全心信任著這個村子裡的每一個人,而同時也清楚知道,在被稱為『家鄉』的這裡,他是不需要任何偽裝的。

  賽凡提斯的目光對上白髮青年的,正想主動開口,門口處的風鈴卻響了起來。

  一名紅髮,臉頰上覆著半個面具的妖族男子走了進來,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種冰冷沉默的氛圍,男子一語不發的將視線鎖定在賽凡提斯所在的位置,卻沒有任何意外的,只是踏著安靜的步伐朝他們走來。

  「早呀,路西斯。」白髮青年愉快的揮了揮手。

  「屬下來遲了,非常抱……唔。」

  而才到就立刻嚴謹地開口道歉,紅髮男子話都還沒說完嘴裡便被塞進一塊麵包,兇手不用多說,當然是白髮青年。

  「………………。」咀嚼著麵包,紅髮男子皺起眉頭。

  「嗯,既然人都到齊了。」白髮青年說著挪動身旁的椅子,伸手將紅髮男子拉到座位上,「我想我們可以重新開始談話了?和平的……哪?」

  那雙海藍色的眼睛認真的望著賽凡提斯,他不由得跟著坐直身子。

  「我會把讓你疑惑的事情全部告訴你,軍師先生。」
  「………果然調查過我?」
  「當然是有原因的……不過也多虧如此,讓我找到了我探尋許久之人。

  白髮青年的後句話轉為呢喃低語(但賽凡提斯沒有發問),他接過紅髮男子遞過來的文件,將它交給賽凡提斯,「似乎是流浪傭兵的集合,這幾天一直在村子周圍打轉還傷了人……這麼明顯,我只好插手了。」

  原來如此。
  賽凡提斯盯著手裡的文件,上頭寫的資料正是他躲藏到這裡來的原因。

  「他們說,目標是你……不過別擔心,我讓人帶信過去了,這件事情應該就到此為止。」
  「………給您添了多餘的麻煩,真是非常抱歉。」

  不過這是兩回事,既然都處理完畢……賽凡提思想不透的是白髮青年為何要特地來向他確認…是擔心會危害到村子還是其他的理由呢?就算知道了他是一名軍師(也不是什麼稀有的事情),應該也沒有什麼足夠讓對方特別注意的地方……

  不如說,他也很明白自己在各軍團間的評價為何。

  ──我受夠了!我受夠你那種打探的目光和語氣了!!
  ──軍師做好軍師的本分就好,你不覺得你管太多了嗎?
  ──真狠心啊,或許哪一天我也會像這樣被你從身後捅上一刀…?



  啊啊,是的。
  賽凡提斯垂下眼簾,要說評價的話……呵,以負面居多?這樣的我有哪裡值得你注意了?


  (可是,這個人又如何?……他會怎麼評價自己?)


  「──對不起。」

  白髮青年唐突的冒出一句道歉,從思考中回過神來的賽凡提斯有點意外的眨眨眼,該說道歉的好像是他呢?怎麼反而是對方開口了。

  「我說了讓你不開心的事情呢,你的臉色好難看。」
  「沒有……這回事。」

  賽凡提斯應道,心裡有些訝異,他很清楚自己所表現出來的表情應該和剛才沒什麼兩樣。

  白髮青年微笑,比起剛才那嚴肅說話的模樣,或許還是笑容更適合他一些,「但剛才也說了,我是在這裡等人的……我確實是在等待與你碰面的機會,賽凡提斯先生。」


  (為什麼我要在意……?)

  「………………。」
  「我有一個不情之請……當然,如果你不願意,也請不要顧慮,拒絕我就好。」

  青年說,而賽凡提斯已經要猜到對方的下一句話,但他卻沒有站起身離開。



  (……是自己在期待什麼嗎?)
  他低聲問著自己的心,當然的,沒有回答。






  ────






  事後回想起來,白髮青年那樣毫無顧忌的在大廳內邀請他的用意……雖然沒有去當面詢問,但賽凡提斯大概永遠也忘不了那個在他點頭之後全場(是說到底什麼時候人變這麼多的?)頓時一片『噢噢軍師大人答應了耶!』這種充滿歡樂意味而且和另外某個場景很相似的應職邀約究竟是怎麼回事。


  「我只是想讓大家也知道,我們的新軍師是誰嘛。」

  他想自家主上大概會做出如此回應,附帶一個燦爛笑容。






  ────






  模糊的意識中,有微弱的光源和風吹過窗簾的聲音。
  感覺到額間冰涼的溫度,他輕輕睜開眼睛。

  「……哎,你醒了?」

  溫柔的語調。

  白色黑色藍色……那張熟悉的臉龐映入眼中,黑髮青年眨了眨眼,這才發現原來是對方的手正貼在自己的額頭上。

  「………主上。」

  「啊啊,是我。」對他彷彿確認似的語句,白髮青年揚起笑容,肯定的說道,「抱歉我吵醒你了……感覺怎麼樣?賽凡提斯。」

  「好很多了……主上,你的手好冰。」
  「那是因為相對來說你溫度很高啊,剛剛好不是麼?」

  如果不是看到床頭的水盆和本來應該在他頭上的毛巾他還可以當作不知道,手這樣的溫度絕對不是自然造成……但看著對方那張笑臉,黑髮青年什麼也說不出口,只是攫過白髮青年的手握在自己掌裡。

  「………抱歉。」
  「我可不記得你做了什麼需要道歉的事哦?」

  白髮青年說著用空著的右手拂過對方貼上臉頰的黑色髮流,又像是想起什麼那樣有些無奈的笑了,「我今天好像把小獅子惹得很煩躁呢。」

  「巡視遇上什麼麻煩了嗎?」
  「因為我一直叫錯名字………」
  「叫錯……?」
  「你的名字啊。」

  白髮青年搔了搔臉頰,「小獅子說我太依賴你了,仔細想想似乎真是這樣……」

  「我是你的軍師,輔佐你就是我的職責。」黑髮青年側過頭望著白髮青年,一字一句的說著,「再說……我並不介意你更依賴我一些,主上。」

  他一直自認做的全是軍師理所當然的工作,可不記得曾經有讓主上任性的時候。

  「賽凡提斯……你老是這麼寵我,會害我想撒嬌喔?」

  雖然你這麼說讓我很高興。白髮青年補上一句,然後有些害羞的笑。


  「原來在你的認知裡,我這樣是寵溺?」黑髮青年也微勾起唇角,「那我是否應該再更嚴厲一些呢?主上。」

  「咦……這樣的話,就真的要讓我撒嬌一下了。」

  聞言白髮青年一臉寫著「不是吧」的樣子趴在床旁,接著又將臉頰枕在被子上,真的用那種帶著討好和撒嬌意味的目光回望著他,於是黑髮青年無奈的鬆開相握的那隻手,伸過去拍了幾下對方的頭。

  「主上………」
  「嗯?」
  「當初,是為什麼選擇了我?」

  白髮青年眨了眨眼,「好突然的問題……嗯,為什麼呢?果然還是因為,我對賽凡提斯你一見鍾情了吧!」

  「我還記得喔,你第一次來到廣場找我,那個時候我就覺得你給我的感覺不同於其他人。」

  「當時旅店的客人也都很喜歡你呢,說你雖然說話有些冷淡,但長相好、學識淵博又謙虛有禮,有什麼問題只要問你都能得到答案,紅姐和黑鳶大叔也很開心的說你幫了他們好多忙。萊德還偷偷告訴我,紅姐請你幫忙記帳的時候……你那想幫忙又一臉覺得窺探到店家隱私的猶豫表情。」

  「我就想,你真是個溫柔的人呢。這樣在乎他人感受的人,怎麼會是壞人。」
  「等等……萊德當時在?」
  「啊,你果然沒發現,在處理追尋你的那群傭兵的時候,他每天都守在旅店當你的護衛喔。」

  「………………。」真的一點也沒發現。

  「嚇到你了?」
  「是有一點………」

  「哈哈,結論就是、」就這麼維持趴著的姿勢,白髮青年伸長手臂再度握過他的手,看似很開心的瞇起眼睛,「你對我而言很重要喔,賽凡提斯。」


  ──不管幾遍我都會說的。賽凡提斯,你對我而言很重要。
  (是不是,曾經,你也這麼說著,朝我微笑。)



  「………軍師很多種,我恰好是會去揣測人心的類型,信奉用最少的折損換取最大的效益,我這樣的類型,作為主上往往會畏懼我,卻又不得不接納我……」

  黑髮青年垂下眼簾,很輕很輕的笑了。

  「不過你卻不怕……我很幸運。真的。」







  「還有……你靠太近了,主上,不要得寸進尺。」
  「诶,我只是想討一個撒嬌的抱抱嘛?」










你所等著的地方//

  想要待在你身邊,或許有一天也能夠親口對你說。
  對你說:你是我最重要的人。




























-----------------------------------------------------* END.12.10.04

「你還記得嗎?第一次見面,我就說過,要讓你成為人上人,這不是說說而已,我確實有這個能力,我也會證明給你看。」

「軍師很多種,我恰好是會去揣測人心的類型,信奉用最少的折損換取最大的效益,我這樣的類型,作為主上往往會畏懼我,又不得不接納我……不過你卻不怕……我很幸運……」

以上是本次的軍師語錄wwww

這般如此這篇是關於團長和軍師的相遇,同時也大大的透露了團長的過去打完連自己都覺得怎麼會這麼長啊啊啊啊啊XDDD順帶一提這個時候跟著團長的只有路西斯、萊德和雪莉艾妮三位妖族傭兵=w=

個人還滿喜歡旅店老闆娘紅姐的,也希望有機會能寫蘇芳和小團長的故事(??

這次根本是不可避免一定會寫到的核心問題之一:為什麼選擇我當你的軍師?

但我想對團長而言,確實就如他所說是一見鍾情(根本就管理人看到賽凡當時的心情),也不是說真的看中賽凡提斯能力多好又如何的,只是單純的對他有了好感,覺得這個人如果待在自己身邊應該會很開心吧、這樣的單純的念頭罷了(笑

所以團長和軍師的相遇說老實話很普通沒什麼爆點真的XDDDDD
還有是否團長你最近撒嬌賣萌太過頭wwww(捂鼻


関連記事

Posted by on  | 6 comments  0 trackback

6 Comments

翡思 says...""
這篇好甜!!而且好長喔看得好開心WWWW
關於兩位的相遇我覺得很有爆點啊ODO?才第二次(?)見面就求婚了耶以後怎麼辦((刪
外表冷漠內心纖細的賽凡、被麵包塞嘴也默默吃掉的路西斯、偷打小報告(才不是)的萊德統統都好可愛喔ˊ艸ˋ
紅姐也是、村里的人都很溫柔呢~~

好好奇蘇芳跟小團長的互動!!能教出如此賣萌的小孩想必年輕時也是採花無ㄕㄨ(ry 交友廣闊人緣極佳!!!((根本欠揍
所以一開始空桑並不是傭兵團,直到團長跟賽凡兩人互相一見鍾情才正式展開熱血大冒險麼XDD
--
今天的團長萌力無上限!!(星星
撒嬌的抱抱最後有要到嗎?wwww((被萬字
2012.10.08 18:41 | URL | #- [edit]
涼 says...""
> 翡思

有甜就好因為下一篇開始要走嚴肅……诶我說了什麼嗎=w=(輾
我也沒想到它會這麼長啊XDD

沒有怎麼辦,團長表示就只差個婚禮程序就可以名正言順把軍師娶回家w(萬字書砸爛
大家在我心中都是天使啊^q^www是說我真的喜歡看團長寵人也被人寵ˊ艸ˋww(??

蘇芳這傢伙等我把設定確立好了就可以寫啦XD(還在認真的模擬中

>>能教出如此賣萌的小孩想必年輕時也是採花無ㄕㄨ(ry 交友廣闊人緣極佳!!!
衝著這句我只好把蘇芳設定成情聖wwwww(不

我自設是空桑原本是個小村,稱白欒為團長的是他旅行帶回來的傭兵或者更後面加入的,而最初也只是為了給眾人一個和平的居所,後來就如你所說直到團長跟賽凡兩人互相一見鍾情才正式展開村→城+向外的熱血大冒險(??
--
太棒啦團長你賣萌成功惹wwww(拍手笑
至於那個撒嬌的抱抱我想是有(ry
2012.10.09 03:22 | URL | #- [edit]
翡思 says...""
咦咦下一篇怎麼變成裸奔篇了ODO((刪
其實我都不太記得劇情走向了,前面的都沒截((艸
嚴肅的話是團長保護軍師重傷那回?天啊我好怕痛QAQ((不是M麼?

那什麼時候婚禮WWWW可是感覺婚前婚後都不會不一樣啊賽凡一直都賢妻良母((辦公桌飛砸
大家都是天使!!!真的!!!!XDD
不論寵人還是被人寵的團長都好棒,應該說整團都萌萌的ˊDˋ((轉圈

情WWW聖WWWW超期待!!((輾爛
蘇芳篇會有小白欒跟小小朱欒嗎?wwww軟呼呼的小孩子感覺好可愛啊啊~ˊ艸ˋ(警衛-------!!
說到欒字就想到最近在路上都會看到好漂亮的台灣欒樹,一棵樹上有粉紅有米白有淺棕好多顏色!!很可愛很秋天喔XDD((別亂入
--
要到了!!?真好XDDDDD
我也想去找傑洛德要撒嬌的抱抱了www((轉身朝黃金獵犬撲抱<--先斬後奏的傢伙
2012.10.10 20:43 | URL | #- [edit]
涼 says...""
> 翡思

哎呀想說軍師大人好不容易說了打鐵趁熱啊ww(???

基本上我自己分類是標題前Chapter.是主線(現在也只有聖痕初章XD)然後Episode.是類似於番外的東西,時間點和出沒傭兵數什麼的可以比較不在意XDD

其實要不是為了寫主線而跑去挖劇情資料我也只記得幾個比較有爆點的w像是軍師壓倒團長什麼的(淦)沒錯下回開始進入聖痕初章七也就是團長替軍師受傷那回大概真的會有點痛痛的請小心食用ˊ艸ˋ(你確定只是有點?

真的齁賽凡整個就賢妻良母啊wwww我看看大概等我打到主線初章全部結束後他們倆就可以婚ㄌ一(ry

可惡啊看來我家軍團的比起攻擊力萌度更勝一籌啊^q^www

然後這個情聖先生我考慮一下要不要搭個元配老婆給他www(輾爛
至於蘇芳篇確定會有小白欒但小小朱欒那個時間點大概哎喲(????
軟呼呼的小孩和麻薯一樣又綿又甜讓人好想咬一口^q^www(警衛這裡有變態!!!

爬了一下資料但可惜我家這裡沒有(可能是我眼力不夠好認不出來XD)台灣欒樹不然我好想看ˊˇˋ據說它還是秋神的使者XD?

順帶一提白欒和朱欒其實都是小型柚子的別名=w=當初看到的時候莫名喜愛這兩個詞就拿來用了www
--
抱完之後大概又萬字書了但還是很值得的XDD
傑洛德大概不用你過去就會自己撲上來撒嬌了吧www
2012.10.11 17:26 | URL | #- [edit]
翡思 says...""
XDDDDD說的也是wwww
不過賽凡句末說的"做什麼"真令人困惑又恐懼....((抖抖抖

嗯 我有看出來ww只是現在幾乎都在看到你的文章後才能想起劇情"Orz
沒截圖都忘光了....為了這個我還創了一只新角色打算重截劇情圖,但.........好多噢((艸
反正我重點都有記著嘛比如說壓倒之後撕衣服黑精靈少女親了指揮官一下後打翻軍師醋醰.....(ry
--
不會啊XDD看起來除了萌度以外攻擊力也很高啊WWWWW十分有戰力的傭兵團呢ODO
萌萌獸族裡我現在有雷凱爾了,想標翠妮西可是場上好少好貴((哭

唔.....所以這兄妹年齡差不少麼?ˊDˋ沒有兩個好可惜不過只有一個我也ㄎㄜ((查理出馬
父母一定也是大美人ˊ艸ˋ,這家看來基因十分優良啊好羨慕!!XDDD

台灣欒樹的話寬一點的路上還滿多的,在我印象中是這樣ww<--記性殘念

是柚子啊WWWW
植物的名字有些真的好可愛呢~~比如說晚香玉跟瑪格莉特~~((笑
--
噢噢噢噢今天室友給我看了之前活動(?)的劇情,傑洛德真的抱過來了!!WWWW
雖然是很沮喪難過的樣子ˊAˋ怎辦這樣也好萌((痛哭
在我還在摸索遊戲的時候就錯過了,看著圖片各種羨慕忌妒恨QDDDQ<--萬年慢半拍
2012.10.13 00:32 | URL | #- [edit]
涼 says...""
> 翡思
是說我都快扭曲了原劇情了我XDD(???)

一張一張截圖有點要命真的很多(艸),我記得上回看到有人把聖痕初章全部拍成影片可以去找找看w(但我不確定有沒有傑洛徳的版本)

重點有記著比較重要啊w說到軍師吃醋這讓我想到前次黑暗聖殿任務軍師也是大大誤會了團長和兄控夏洛特的關係而吃醋啊www(笑
--
萌萌獸族我只有小獅子和雷凱爾萌虎ww擁有號稱(?)獸族最萌男人的這兩只我已經圓滿了w翠妮西好像也是個小路痴XD和米爾德湊在一起就有戲可愛了ˊ艸ˋw

這對兄妹年齡是差不少XD但更重要的主因我在之後的文中會解釋XD(希望我能撐到那個時候(淦)放心吧我相信你家的團長大人如果要寫也一定是個美人www(?

多虧這個我之後出門都會注意街上有沒有台灣欒樹的XDDD
植物有的名字真的很可愛又取得恰到好處,會讓人會心一笑呢w(笑
--
噢噢是指哪個活動呢我也想看難過也萌萌的軍師wwww
是說我到現在連禁咒都還沒養出來(是玩多慢)所以很多活動劇情輾不過只好放水流了(一起痛哭)
2012.10.14 00:39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blackelf.blog91.fc2.com/tb.php/404-2502690b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