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棲欲。

MENU

Episode.10 流言止於智者 聖痕幻想×團長/軍師/眾傭兵






# 聖痕幻想同人 / 聖痕のエルドラド
# 自家傭兵的日常相關篇章。
# 捏他有捏造有。










Episode.10






  「就到此告一個段落吧。」

  書本被合上,站在辦公桌旁的黑髮青年如此說道,而位子上的白髮青年則如釋重負的放下羽毛筆,動了動經歷兩小時的書寫而有些僵硬的手臂。

  窗外的雨還沒停。

  「再等下去也不是辦法,是否該出去巡視了呢?主上。」注意到他的視線目光,黑髮青年邊收拾著桌上的紙張邊說著。

  「不趕時間,就等雨停了再去。」他說,同時也看了眼不遠處站在窗旁安靜望著外頭雨景的妖族青年,「要看更近一些就把窗戶關起來吧,里察傑森,這樣很危險喔。」

  「我知道,團長,我會小心不引雷進來的。」

  讓你們受傷就不好了……妖族青年低喃著,圍繞在身旁的雷電元素像是要應和或者是想發出抗議一般劈啪作響,卻只是讓青年感到更加不快的皺起眉頭。


  「我是說你,要是像上次那樣把玻璃都震碎,又受傷了怎麼辦?」
  「………………。」
  「好啦,就當作讓我安心也好,把窗戶關上吧?乖。」
  「……喔。」

  與白髮青年的笑臉相看不到三秒,妖族青年別過頭應道。

  他很清楚這人不去巡視除了顧慮到討厭雨天的軍師大人之外,也是為了一到下雨天就無法離開室內的他著想,其他人不是忙著訓練就是外出去了……城裡現在安靜得很,白髮青年才把他一起抓到辦公室內待著。

  ──至少我和賽凡提斯在嘛。

  這個從第一天就沒怕過他身上的雷電,總是積極要和他進行交流的團長大人如此說著,連拉過他的手腕這個動作也讓他既恐懼卻又有點開心,不過也不知道雷電元素是太喜歡團長還是正好相反,到現在真的一次也沒傷過他。

  清脆的敲門響起,黑髮青年代替指揮官說了聲請進。
  門被打開,進來的是同為妖族的紅髮青年和藍髮青年。

  「啊,路西斯、萊德!」白髮青年看似很開心的從椅子上站起身,「歡迎回來,探查沒出什麼事吧?」

  紅髮青年只是淡笑著點了點頭,將手裡的報告書交給一旁的黑髮青年,然後稍微往旁邊退開身子,任由白髮青年湊過來查看站在他身後的藍髮青年。

  「我沒事、指揮官大人……」
  「真的?路西斯?」
  「嗯。」

  「那就好。」得到肯定回答的白髮青年笑著又摸了摸藍髮青年的頭,「正好趕上午餐時間呢,還有誰回來了嗎?」

  「嗨嗨~今天莉緹雅要下廚喵!」

  回應似的,從未關上的門後傳來元氣的女聲,栗色短髮的獸耳少女直接就往白髮青年身上撲了過去,仰起頭燦笑,「團長大人想要吃什麼~?」

  「莉緹雅!這樣太沒規矩了!」跟著跑進來的獸族青年一臉著急。

  「不要緊、不要緊。」白髮青年表示不在意,但為了平衡問題還是把掛在自己身上的少女抓下來放好,他望著一被摸頭就很開心的少女也微笑,「你們都回來了也就是說……菲斯特?」

  「屬下在。」
  「嗯,歡迎回來~。」

  「………我回來了。」最後走進來的金髮青年微微欠身,溫和的瞇起了紅色的隻眼。



  「卡列。」

  繞了一圈視線,最後黑髮青年定定地望著看似有些坐立難安的金髮獸族青年,「你看起來好像有什麼話想說?」

  「咦?啊、那個……」獸族青年揪起了眉頭,「其實是,我剛剛在街上聽到奇怪的傳聞……」

  「──好咧,我先到!」

  某個熟悉的聲音打斷了他的話,不知何時再度被打開的窗戶出現人影──那個不論從任何角度來看都很顯眼的褐髮青年動作靈巧的翻了進來完美落地,同時也順便帶了點雨水進來(好在原本還在窗戶旁的妖族青年早早退開了身子)

  「艾里歐斯,說了多少次不要從那裡進來了?賽凡提斯會生氣的。」
  「哎,沒事啦,只要指揮官你不說的話軍師大人哪會……」

  「反省書。」軍師大人毫不留情的打斷對話,「一萬字,明天交到我桌上。」

  「噢…………」

  沒料到還有其他人在(仔細想想他就該發現有指揮官在的地方八九不離十就有軍師大人)的褐髮青年先是傻眼後仰天嘆氣,白髮青年無奈給了個『你看吧?』的眼神,又朝窗下探了探,「和你一起出去的雪莉艾妮呢?」

  「啊,我們剛才打了個賭比誰比較快回來……我跑屋頂回來的。」

  「屋頂……算了,你喜歡就好。」白髮青年說著接過藍髮青年遞過來的茶杯(萊德什麼時候泡的?除了路西斯大家都很疑惑),「不過怎麼突然……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你這麼一說,我想起來了!剛才在街上──」



  ──碰!

  對話再度被打斷,門風風火火的被打開,這次是紅髮的妖族女子和一臉凝重的聖族槍術教官,兩人都淋了一身雨,但看起來目前那不是最困擾他們的問題。

  「雪莉艾妮?查爾斯??」

  不顧眾人的驚訝,兩人直接往白髮青年在站的方向走去。

  「我才不相信!/這是真的嗎?指揮官大人!」

  湊近,兩人同時說道,而被那氣勢嚇到的白髮青年唯一能做出的反應就是愣住,「什、什麼?兩個人都冷靜一點,我做了什麼嗎?」

  紅髮女子看起來十分的忿忿不平,「我絕對不會相信!那一定是敵人的陰謀詭計!指揮官怎麼可能會做那種事!」

  「我也不相信,所以想聽聽本人的回答。」

  金髮的白精靈看著他認真地說道,但白髮青年還是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他求救似的望向自己的軍師,而後者回給他蹙眉和同等級的疑惑。

  「等等,我完全不明白你們在說什麼……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所以說、」
  「指揮官大人、你───」


  「喔,聽說你在大街上裸奔啦,指揮官?

  唯恐天下不亂的聲音加入對話,隻眼的精靈劍士走了進來,後頭跟著黑髮的獸族青年、白髮騎士和夜族弓手少女……這下子人差不多都到齊了。

  「什─────」

  還好沒喝茶,不然大概會很沒形象的噴出來。
  白髮青年瞪大眼睛。

  「呃,我想說的就是這個……」金髮的獸族青年插話,顯得十分難以啟齒的模樣,「我從東區市集那裡聽說的,說是團長大人在大街上……呃、裸奔?」

  「裸奔?真的嗎?團長大人你真的裸奔了嗎?」
  栗髮少女發揮好奇寶寶的精神拼命追問,但白髮青年比少女更想知道為什麼自己要去裸奔。

  「喔喔,我聽到也差不多。」褐髮青年轉了轉手中的金色煙管,「就是又多了『今早也』三個字?」

  「唔──這一定是敵人的陰謀!用這種手段真是太卑鄙太無恥太下流了!再說我就從來沒見過!!」紅髮女子依舊氣憤,黑髮少女雖無語看來卻與她意見相同,白髮青年盡量地逼自己忽視掉後面那句話。

  「不可能。」

  金髮教官皺眉,一貫沉穩的他此刻竟說出了有些危險的發言,「竟然做出此等污衊指揮官大人的舉動……這些卑鄙之徒,不能原諒!」

  看來沉默的紅髮青年、藍髮青年兩位妖族以及旁邊的隻眼金髮青年都贊同這個論點………等等啊,那個假想中的敵人什麼時候已經確定了?不,別拿起武器你們是要準備去哪裡?雖然很想開口,但白髮青年已經失去了阻止他們的力氣。


  「裸奔……不,這沒什麼的。」

  黑髮獸族青年看似語重心長的拍了拍白髮青年的肩,但其實根本就在忍笑,「放心吧指揮官,我亞奇力.偉恩絕對不會因此就瞧不起你的!」

  「噗、真的假的?哈哈哈哈──所以指揮官你真的去裸奔囉?真是不錯的興趣啊哈哈哈!」

  這邊是依舊唯恐天下不亂的精靈劍士,他一邊笑著拍了拍白髮青年另一邊肩膀,似乎完全不在意自己正是造成這場混亂的最大引爆點。


  「………………。」

  望著逕自大混亂狀態的夥伴們,白髮青年已經是徹底無語。還有迪里亞斯和里察傑森,你們能不能不要用那麼憐憫的目光看著我?我什麼都沒做啊真的。

  最後的最後,他只能一臉無辜地望向黑髮青年。

  「主上。」


  他親愛的軍師大人輕喚,依舊一臉沉穩冷靜,卻緩緩說出了足夠把他內心最後希望打碎的話語:

  「我從來都只相信眼見為實,放心,就算你的興趣真的是裸奔,我沒親眼看到前,都不會對你做什麼。」

  於是全場靜默。
  白髮青年與其說是生氣不如說是悲傷,他淚目著嘟起嘴。

  「你們………說我裸奔是不是?啊啊啊我做什麼非得去裸奔不可啦!不要討論得這麼認真我-沒-有──!!還有賽凡提斯!那個『做什麼』是怎麼回事感覺好恐怖!!」

  「我只是開玩笑,主上。」
  「不好笑──!!」






  據說事後領主大人整整和眾傭兵們鬧了一星期的脾氣(軍師大人那兒倒是只撐了兩天)
  然後第一個放出流言的人被大夥找出來血祭掉了(??














流言止于者//

  【釋義】:形容謠言經不起分析。出自《荀子.大略》



























-----------------------------------------------------* END.12.10.09

「我從來都只相信眼見為實,放心,就算你的興趣真的是裸奔,我沒親眼看到前,都不會對你做什麼。」
→→我等很久的裸奔發言!!(輾爛

說好的裸奔發言短篇,真的是人言可畏啊www(靠
然後出場人數好多管理人我表示疲累OTZ

少女們的幻想(?)好苦愛!認真討論滅掉流言者的教官好苦愛!難得開玩笑的軍師大人好苦愛!最後是終於炸毛的團長簡直苦愛到破表啦ww可惡啊我認真考慮寫團長鬧彆扭的後續ww(被砸刀


関連記事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blackelf.blog91.fc2.com/tb.php/405-8a048624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