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棲欲。

MENU

Episode.XX 片段之一 聖痕幻想×團長/軍師/眾傭兵










# 聖痕幻想同人 / 聖痕のエルドラド
# 片段合輯。
# 腐向有捏他有捏造有。










Episode.XX







01//


  「路西斯!」

  看到你帶上面具,眼前的他低聲驚呼,想要伸過手來制止你的動作,最後卻只來得及按在已經吻合服貼在臉上的面具。注視著對方那張因為擔憂而皺起眉頭的臉龐,你略微躊躇,而後輕柔而小心的將自己的手也覆了上去。

  「沒關係的,心中有邪念之人,才會引出面具裡的邪魔。我對我過去經歷的一切,問心無愧,因此,雖然這個面聚會控制人心,但我使用時從未見過潛藏的邪魔。」

  「……聽你剛才說的話、我還以為………」
  「即使是複製品,它也不會對我造成影響,你放心吧。」

  是啊,因為在我面前的你看來仍是如此的清晰。
  絕不會迷失的。絕對不會,再次迷失的。

  「………………。」
  「路西斯?」

  眉目低垂,你微俯下身去,不顧他疑問的喚著你的名字,只是像在對待一件珍貴的寶物那般小心翼翼地伸出雙手,謹慎的形成一個擁抱的動作。

  只要……待在你的身邊的話。






02//


  「快-放-開-!捷克,你自己說,你的帽子多久沒洗了?」
  「不過是從來沒洗過而已,沒關系,它可不是普通的魔術帽,它會自己把自己洗乾凈的。」

  聞言扯著帽子一邊的黑髮少女微微變了臉色,周圍亦響起一陣驚恐的倒抽氣聲,「……之前都沒洗過也就算了,這次我絕對不能聽你的,需要我再重復一次嗎?」

  一旁的軍師大人雖臉上的笑容無減,但卻彷彿預知了什麼那樣向後退了幾步。


  「很多人都看到了,那個毒藥師把毒藥潑在你的帽子上!你還敢戴上去,給我脫下來。」

  「不——!脫下來後我就沒有當魔術師的資格了,妳不能這麼做!我會變得很弱小,然後被欺負,妳忍心嗎?」

  雙方僵持,平常應是十分縱容白兔子任性的黑髮少女卻少見的毫不退讓,其實仔細一想就會立刻明白原因是出自於兔耳青年對她的保護之舉。

  很不習慣作為被保護的那一方吧。
  害怕因為自己的緣故使得他人受到傷害吧。


  「快……放……手……!」
  「非禮啊啊!」

  眼看不是要分出勝負,就是處於中間位置的可憐魔術帽要光榮犧牲了,而在兔耳青年那一句高音得讓圍觀眾人想衝上去暴打他的喊叫聲之後,黑髮少女卻鬆開了手。

  毫無心理準備的白兔子摔倒在地。
  與此同時,周圍的吵雜聲全數消失。

  「好痛……怎麼突然就鬆手了,那個………」

  ──怎麼這麼嚴肅的看著我啊啊!不過是開個玩笑而已!

  是還留在內心來不及說出口的話,一抬起頭,這會兒就連面對一群魔物和盜賊什麼的包圍境地都從未換過表情的兔耳青年也不免面露訝異之色。


  「把帽子給我,捷克豪紳。」

  他的、他的那清純甜美可愛柔弱(下省無限形容詞)的指揮官親愛的,朝仍跌坐在地的他走了過來,那張精緻的臉蛋上笑意全無,而身後背景大概和他每次撲抱完指揮官之後身旁的軍師大人露出的燦笑有得比……簡言之:全黑啊。

  「一頂魔術帽而已,洗乾凈就會還你,跟一件死物比起來,你的安危不是更重要嗎?」

  黑髮少女輕聲說著,兔耳青年則戰戰兢兢的看著她在自己面前跪了下來,身後水藍色的裙擺如同花而那樣盛開一地,有一雙白皙卻佈滿新舊傷痕的手輕按在他的手背上。

  「你說,脫下帽子你就沒資格當魔術師,沒關係。」

  然後少女抬起頭望著他,一字一句的說著。
  而隔著白手套,兔耳青年終於發覺原來面前這位年輕的指揮官正顫抖個不停。

  ──即使如此、

  「你不是魔術師的這幾個小時,我會保護你的。」黑髮少女認真地說道,她放開手,「現在,別再浪費時間了,我再說一次:把帽子給我。」

  他同樣鬆開手,然後看著少女小心的將魔術帽拿在懷裡,就要起身的同時……他只是伸手去,沒有猶豫地拉住了對方的手,於是他親愛的指揮官再次跌入他的懷中,然後是一個一如往常、卻又感覺有些不同的擁抱。

  ──真可愛呀。這樣的妳。

  他微笑著摟住少女柔軟的身軀。


  「………………。」
  並且歡樂地無視了面前軍師大人的黑色笑容。






03//


  在這用完晚餐,收拾完行李,甚至是洗完了澡的美好外宿夜晚,在他們的面前還有一件必須在睡前解決完的大事。

  ──他們一同望著房間裡唯一的一張床。

  「主上……」
  「嗯,賽凡提斯你睡床吧。」

  神色略複雜的黑髮青年才剛開口就被打斷,白髮青年顯然一點也不把這當作是什麼問題,自己說完就動手從壁櫥裡拿出被單要開始鋪床。

  「主上,還是你睡床吧。」

  不論是基於君臣禮儀基於道德道理還是基於這趟護送路程的辛勞程度,黑髮青年都認為應該是讓他的主上去睡床,而他打地鋪比較合理。

  可白髮青年一手揪著被單,回過頭輕皺著眉看他,顯然不是很同意這項決定,「我想這幾天辛苦我們都有份──當然這絕對不是看輕你的意思!──但我認為你比我更需要舒適的休息環境。」

  「再說我睡這兒比較習慣。」

  白髮青年語畢一笑,黑髮青年知道他指的是什麼,他略有耳聞主上從前四處旅行的經驗,回來後反而是不習慣過於柔軟的床鋪;也明白比起主要身為文務官的他,白髮青年的體力顯然鍛鍊的更好,更知道白髮青年那只要真的想睡,在哪兒都能睡著的絕技,但是………

  皺起的眉頭表示了黑髮青年內心的糾結。


  「不然,這樣好了。」

  白髮青年故作認真考慮的姿態,「這張床其實也挺大的,兩個人擠一擠應該還好……我們一起睡你覺得如何呢?賽凡提斯。」

  ──這更加不妥了吧!
  黑髮青年睜大了艷紅雙眼。

  「是你的話,我一點都不介意……真的。」
  「主上,請不要一臉認真的開玩笑。」






04//


  「賽凡提斯───!!」

  聽見了開門聲和自家主上的聲音,正盡職整理文書的黑髮青年回過頭朝門口看去。


  「嗯?有什麼事嗎?」

  然而他的疑問句停頓了一下,黑髮青年略為訝異的打量著身著一套由黑色和橘色組合而成的怪異衣服的白髮青年,還有對方手裡捧著的鬼臉南瓜:「………穿成這個樣子,你是打算用裝神弄鬼的方式去突襲敵人嗎?或者這是你混淆敵人視聽的一種手段?」

  「……我認為要成功有技術層面的困難。」
  然後,黑髮青年一臉認真的下了評語。

  聞言白髮青年大大的微笑,他走過來,邊甩著過長衣袖將鬼臉南瓜捧高,「今天是萬聖節呢!你都沒有特別的想法嗎?賽凡提斯。」

  不得不說那模樣看起來帶著一種可愛的喜感。
  一聽到萬聖節便很快明白了話中意的黑髮青年輕輕勾起唇角。

  「明白,你想跟我一起過萬聖節吧。」

  「我是你的軍師,這種根本不算要求的要求,我不會拒絕。」黑髮青年說得乾脆,但當他看到眼前的白髮青年正開心的準備將那顆鬼臉南瓜帶到頭上的時候,某些久遠的回憶湧入腦海:故友的微笑和那個什麼詭異又意味不明的南瓜王子……

  「呃,你該不會是想扮成南瓜魔去要糖果………」
  「沒錯~大家也準備了你的衣服哦,賽凡提斯。」

  照理來說這裡應該是要感動的,但黑髮青年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望著自家主上閃亮亮的眼睛,他滿臉困難的試圖拒絕。

  「這種事……………就算我是你的軍師,我也要拒絕…………」

  白髮青年頭上那原本高高豎起的犬類耳朵和身後搖擺中的尾巴(假想)倏然垂了下來,眨著海藍色的眼睛,一臉無辜又可憐的表情彷彿寫著『咦?不一起嗎?真的不一起嗎?』……這對黑髮青年來說宛如一場無言的酷刑。

  ──這麼失望嗎?
  他忍不住想,最後黑髮青年嘆了一口氣,接過對方手上的鬼臉南瓜。

  「……………好吧!只有這一次,下不為例!」


  ──是不是太寵他了呢?

  望著白髮青年的笑臉他想,但算了,主上很開心……再說今天可是發生什麼都不奇怪的萬聖夜啊。




























-----------------------------------------------------* END.12.11.02

01.路西斯專武,不忍說其實一直覺得路西斯X團長的組合有點兒美味
02.白兔子專武,威猛的團長大人超級帥氣ww
03.Chapter.08 邊界線的片段,說真的想看他們一起睡(輾爛
04.遲來的萬聖節短篇w天噢團長和軍師都是要可愛到什麼程度才甘願^q^


関連記事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blackelf.blog91.fc2.com/tb.php/408-d5116797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