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群棲欲。 |

Chapter.09 牢 籠 聖痕幻想×團長賽凡







# 聖痕幻想同人 / 聖痕のエルドラド
# 團長白欒×軍師賽凡提斯
# 腐向有捏他有捏造有。










Chapter.09






  那溫暖而惹人憐愛的聲音也好、日漸增加的擦傷也是,
  全都變得無法抵抗。

  所以,只好將那因為猶豫不決而留下的些微奇蹟,
  數次反覆地回想確認。







  ────






  遠方是那浸染在水平線中的橘紅夕陽正緩慢的落下。
  彷彿在瞬間變得寂靜的空氣。

  「照理說,以夜族與生俱來的本能,狂化後,並不會因為無法擊退我們這些獵物就掉頭『逃跑』吧!」黑髮青年如此低語,有風掃過他額前的細柔頭髮。

  「應該會更加肆無忌憚、毫無理智的想把我們撕裂。」

  「………如果他們真的是狂化變異者的話?」髮絲搔癢般的掠過頰邊,白髮青年輕聲說道,垂下眼眸。


  ──有風啊………應該要是風聲麼?

  風停了。
  同時,他也敏銳的察覺了週遭空氣的改變。

  感覺………不太對。



  「主上?」距離他兩、三步位置的黑髮青年低呼。

  「鳥鳴和蟲鳴……都消失了。」

  表情嚴肅的喃喃低語著,面對著前方比起周圍要更加濃密而神秘的糾結林木,白髮青年向前走了幾步,手擺上腰間的刀鞘,像是隨時準備要抽出長刀。


  ──不對勁。必須離開這裡。
  在那黑暗而不可窺視的森林內有著什麼──



  ──是啊,
  ──因為所謂黃昏,正是逢魔時刻。




  突然的,從前方發出了彷若草木被折斷所發出的沙沙聲響,然後是獸的高吼聲,他們一同抬起頭,見到一隻巨大而毛皮糾結的手臂自林木後伸了出來……

  而那銳利爪子落下的方向、正是──

  「!!……賽凡提斯!快過來!」

  白髮青年大喊,朝正在試圖躲開攻擊的黑髮青年伸出手,在確認彼此都握緊了手後,白髮青年使力將對方往自己的位置拉,力道過剩和重心不穩使得兩人雙雙向後方的草叢倒去,還有些狼狽的滾了幾圈後才停下。

  「痛………」將自家軍師護在懷裡的白髮青年撐起上半身,感覺和地面各種凹凸不平做了親密接觸的背部還挺疼的。

  「主上……!」
  「啊,我沒事……擦傷罷了。」

  白髮青年對著掙扎起身的黑髮青年微笑,然後站了起來,望著正低頭在四處搜尋他們的巨大魔獸,是頭身形似牛以二足站立的巨獸,高大而強壯,怒吼震天,一爪子就能撕裂了樹木,那模樣就算叫不出名字也知道不好惹。

  ……啊啊,要不了幾分鐘就會發現他們了吧。
  但是呢,至少。

  白髮青年握緊了刀柄。


  「……你打算做什麼?」黑髮青年拉住白髮青年的手。

  「也沒什麼啦,你應該已經猜到了?」他回頭一樣是笑,無所畏懼,聲音冷靜得連自己都害怕,「聽著,賽凡提斯,你待在這裡。等我吸引他的注意………」

  「主上。

  然而黑髮青年卻有些強硬的打斷他,鬆開手後跟著抽出劍,「你知道的,我絕不可能丟下你逃走。」

  白髮青年嘆了一口氣,「是啊,我知道。但我還是想說呢。」

  以為對方仍在堅持的黑髮青年還想開口反駁,然而白髮青年只是靠過來,很輕的摟了他一下,他被按在自家主上的肩窩處,都還來不及訝異就聽見他說:答應我別亂來,賽凡提斯,答應我……我會保護你的。

  我會保護你的。一定。
  那語氣過於深刻而哀傷,說不出話的他只是睜大了眼睛。


  不過幾秒後白髮青年放開他,笑問:「有什麼好辦法沒?除了讓你受傷和犧牲之外的……我的軍師大人?」

  黑髮青年握緊了手中的劍:「分兩路,我吸引牠的注意,能找出弱點就攻擊,不能的話至少繞至背後再攻擊。」

  不論力氣和使劍技術他都比不過主上,至少還能幫著尋找最佳的攻擊機會。


  魔獸的吼聲已經和他們非常接近了,白髮青年舉起長刀,「準備好了?」

  「隨時可以,我的主上。」

  我們不會完結在這裡的,就算你以為我沒看出你才是想亂來的那個……但我絕對不會讓你死在這裡。絕對。

  ──你是要成為王的人,也是我最重要的存在。






  ────






  熟悉的村莊、熟悉的人們、熟悉的家人。
  是熟悉的……鮮血的味道與熊熊燃燒著的火焰。


  在女孩握住自己手的那一刻,他又驚醒,眼前是橘紅的火焰跳動,而就在自己身旁的黑髮青年同樣背靠著巨岩,連睡著也皺著眉頭。

  ──啊啊,是夢。

  「哈………」

  又來了啊。
  他將臉埋到雙掌之中,絕望的勾起嘴角,笑了。

  事到如今,才要後悔嗎?還想要逃到哪裡去?曾經那些被自己放棄掉、說再也不想要的東西,痛哭著嘶吼著,說著已經無法碰觸如今卻又再次捧在掌心裡的東西。

  他低下頭,正好看見黑髮青年輕置於身側的手,袖口下露出的手腕透著紅痕。

  海藍色的眼眸一緊。

  「………可是啊、太遲了。」

  他低喃道,溫柔而憐愛的捧起那隻手放在自己掌裡,接著低下頭去,印上落在手背和手腕處的親吻。


  「我已經放不開手了。」






  ────






  「───主上!」
  「唔,這傢伙力氣還真大…!」

  本想攻擊的卻被發現了,雙手持刀,白髮青年被逼得退後了好幾步才勉強擋下了魔獸的爪子,然後在魔獸再次發動攻擊之前往旁邊的樹叢跑去,隨即聽見身後的樹木被撕裂的聲音。

  想到在晚個一秒就是自己的身體遭殃,白髮青年不免又加快了腳步。

  那之後他們依照黑髮青年的計畫兵分兩路,在以魔物為中心一圈向外展開的樹林中四處奔走,由黑髮青年伺機出聲引誘,殿後的白髮青年則找機會發動攻擊。無奈魔獸的力氣和防禦都不是普通的強,周旋了許久也只是把屢次負傷又抓不到獵物的魔獸弄得更加暴躁。

  天色已經完全暗下來了。

  雖然這樣更有利於躲藏,但要比夜視力和嗅覺又怎麼比得過那頭魔獸,最糟糕的情況是其他魔物也被吸引過來,還有賽凡提斯那不知何時會發作的悲劇體質……再拖下去很不妙!

  「……可惡!」

  一咬牙,白髮青年回過身瞥了一眼在自己右方不遠處已經略顯疲憊的黑髮青年,跟著撿了腳旁的石頭往魔物丟去,然後在對方轉過頭來時隨即低下腰朝魔獸的左側邊繞,看對了位置就衝出去──

  白刃一閃,刺入了魔獸已經受了傷的左膝處,魔獸吃痛的發出震天怒吼,白髮青年趕緊抽出刀後退,腥熱的鮮血濺了一地也染上他的身,但已經沒時間去在意。

  執刀重新擺好架式,這回他沒有躲藏。

  白髮青年舉起刀,打算趁機會再補上一擊,然而魔獸那雙在黑暗中彷彿亮著光的黃色大眼珠只是帶著挑釁的看了他一眼,他莫名地心下一凜,跟著魔獸再度高吼著舉高了利爪,卻不是朝白髮青年所在的位置發動攻擊───

  那、邊、是………
  意識到的同時白髮青年感覺自己全身的血液彷彿結凍般停止──




  ──是害怕嗎?痛苦嗎?心疼嗎?
  ──是啊,你是捨棄不了的,因為你是如此地喜歡他人的體溫……我溫柔的孩子。


  『不管幾次我都會說的,你對我而言很重要。』

  ──捨不得啊,捨不得,放開手。
  ──是再也不能失去。





  「賽凡提斯────!!」

  彷彿慢動作重播那般,每一秒鐘都變得緩慢。

  黑暗裡,白髮青年充滿懼怕的喊叫和魔獸的利爪共同化成一道森白的光朝黑髮青年襲來,持劍擺著不知道能有多少效果的防禦動作,他只能認命的緊緊閉上眼睛。

  啊啊,確實聽見了,有什麼被穿透了的聲音。
  然而,卻一點痛感也無。

  直到有溫熱的液體落在頰上,黑髮青年這才顫抖著睜開了眼睛──

  距離他不過幾公分的白髮青年低著頭,揚起的唇角流淌著鮮血,握著刀的手看似無力的垂在身側,視線逐漸往下,只見從他胸口到左腹間硬生生的勾出了一只被染紅的利爪……啊啊……是那、魔獸的爪子………

  ──這個人他、


  「……太好了。」

  是他的主上的那個人微笑著,如此輕聲低語,然後伸過手來,抹去了他頰上那溫熱的……血,卻只是徒勞的又留下五指的紅印蜿蜒向下,血痕,「趕上了……你、沒事。」

  ──他的、主上………

  彷若失去了一切言語,黑髮青年只是眼也不眨的望著,望著白髮青年那打從心底感到慶幸而露出笑容的臉龐。

  主上。
  然而在黑髮青年打算伸出手的時候,白髮青年卻又將他推開。

  天旋地轉般的視野裡,他看見白髮青年果斷地抽出腰間第二把較短的太刀,反身連著魔獸利爪的手都俐落地一刀斬下,再次受傷的魔獸哀嚎著、驚嚇般的退離開他們,而被彈出去的白髮青年得倚靠長刀才能勉強站起身來,不至於摔倒在地。

  「……哈、原本……已經決定再不要有了……、」

  他背對著他,抽離爪子的左上半身一片血肉糢糊。
  隨著動作便有血灑落在地,白髮青年的話語夾雜在痛苦的呼吸聲中。

  「一邊害怕著……卻又、總是放不開手……我真是個傻子啊、」
  「明明、……還對你有所隱瞞呢………」


  ──不,別說了,別說了!
  ──那在他聽來根本有如………

  白髮青年舉起刀,最後一次轉過來看他,藍色的眼睛輕眨,「但、至少……保護了你。」

  然後,再次背對,白髮青年以僅剩的最後一點力氣,朝魔獸衝了過去──

  「主上、主上……!」黑髮青年立刻也站了起來,持劍跟著向前跑去,終於能夠發出聲音似的,以自己都從未聽過的恐懼語氣開口喚出了白髮青年的名字:「白欒────!!」


  與此同時,就像呼應了他的聲音一般,上方劃過了一只交纏著藍光的箭羽。












籠 / C A G E .

  誰來告訴我。
  告訴我,已經再也沒有會失去的東西。




























-----------------------------------------------------* END.12.1107

吾只有一字,痛啊・゜・(PД`q。)・゜・(輾爛
然後下章萌萌花貓會登場的他終於要登場了

標題和第一段四句同樣出自鬼束千尋桑的『CAGE』w

関連記事

Posted by on  | 2 comments  0 trackback

2 Comments

翡思 says...""
....嗚呃!(吐血倒地((別倒人家門口
好痛好痛好痛・゜・(PД`q。)・゜・<--放話結果被徹底輾過

總覺得在白欒身上有種異常執著的身心受創感,他是不是一直認為朱欒的死全是自己害的....?QAQ

之前的之前團長做惡夢時出現的崩壞(?)骷髏朱欒妹妹,給我的感覺就像是他心裡的悔恨跟希望,懊惱無法保護她、想念再見到她,即便只是幻影((掩面哭

嗚嗚嗚對自己太苛責的樣子讓他人心裡也放不開....
花貓雷凱凱打打(叫誰?)快用尾巴上的花紋施展LV.10治癒術!!・゜・(PД`q。)・゜・
-
阿涼也請不要難過(說好的飛撲((何
你有賽凡生日篇HP回升的團長軍師跟激發眾人S屬性的萊德!!((使出橡膠手臂全部一把抱過來<--錯棚了你
--
期中加油!!ˊDˋ
我雖然沒什麼考試但我有如山一般的作業-------((哭抱黃金獵犬
身體跟心靈都要顧得好好的~~\ODQ/
等期中過後我也可以放心賺晶幣衝迪里亞斯的婚戒(心碎ver.)((不對
一起努力!wwww
2012.11.14 18:51 | URL | #- [edit]
涼 says...""
> 翡思

居然吐血了噢不親愛的別死啊・゜・(PД`q。)・゜・(不要隨便詛咒別人!!

>總覺得在白欒身上有種異常執著的身心受創感,他是不是一直認為朱欒的死全是自己害的

嗯這之後的篇章我會寫到的所以先不捏QAQ是說好像也不很遠了等那個該死的寄信者出現之後就會真相大白了

只能說團長外表看似傷都好了,但傷痕偶爾還是會發痛……對妹妹要說的話大概就是[如果還能讓她活著的話,就算是要一輩子恨我或者根本不記得我都無所謂]這樣(??

居然是用尾巴上的花紋施展麼LV.10治癒術wwww請治癒我拜託了大萌虎www(笑了
大萌虎:我有著全獸族最美麗的尾巴!
-
我的期中就在今天結束了萬歲\Q皿Q/(表示身心都殘破不堪
你也要加油作業然後千萬保重身體啊ww(獻上祭品黃金毛獵犬((淦

然後迪里亞斯那個心碎45啪成功機率真的超心碎艸(衝到五就無法繼續的某人
請加油ˊwˋwww
2012.11.16 19:29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blackelf.blog91.fc2.com/tb.php/409-9ce4c4ca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