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群棲欲。 |

Chapter.10 泡 沫 聖痕幻想×團長賽凡









# 聖痕幻想同人 / 聖痕のエルドラド
# 團長白欒×軍師賽凡提斯
# 腐向有捏他有捏造有。










Chapter.10






  如果兩個人就這樣緊握著手不分開走進去的話,應該就可以看見些什麼吧?
  我的腳步究竟能踏離過去,直到多遠呢?







  ────






  是如同流星一般的顏色,燦爛如火花,彷彿劃開了夜空。
  那隻筆直地射中了魔獸頭部的銳箭,在瞬間寂靜的空氣裡發出一聲沉悶的微弱聲響。

  ──就在白髮青年將長刀狠狠刺入那皮毛糾結的胸口下、跳動的心臟之上時。


  「……………!!」

  直到魔獸巨大的身軀在眼前倒下,白髮青年這才注意到那隻同樣漸漸染上鮮紅的箭羽,他單手仍握著刀──甚至連把刀拔出來的力氣也無───而後又放開手,在一地斑駁的血痕中跪了下來,吃力的回過頭想知道是誰出手幫了他們。

  逐漸模糊的視線裡,卻只能看到他親愛的軍師身上那熟悉的、沉穩的黑色,身後披風在半空飄動的模樣,簡直像是一對美麗的羽翼……

  是黑髮青年滿臉著急的朝他伸出手。
  各種思緒在腦海中翻騰而過,他只覺得想哭,卻仍朝對方微微一笑。


  (……我的願望?)


  啊啊……你,還在呢。好好的。


  (只好能夠保護好我手中那些重要的事物,就算是要犧牲掉我自身也無妨。)
  (僅此罷了。)




  太好了。已經可以了。
  我並未再次違背自己許下的承諾;不論對錯,甚至不需要任何理由……去保護你。

  可是、………

  ──對不起呢,賽凡提斯,我是這樣的自私。


  然後,他閉上眼睛。
  任由意識沉入彷若無聲深海的黑暗中。






  ────






  「主上………!!」

  黑髮青年往前一步,伸長手臂穩穩地接住了倒下的白髮青年,他一邊顫抖著將對方攬入懷中,微弱的呼吸,仍未止住的鮮血正迅速地從慘不忍睹的傷口處溢出,染紅白髮青年的身,以及他的雙手。

  可是,還活著。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強迫自己鎮定下來。

  ──主上還活著。

  如此一想,黑髮青年頓時覺得踏實許多,他先是迅速解下自己的披風當成止血布綁過傷口一圈,接著抓過白髮青年的手繞過自己的肩頭,總之現在要先找一處安全的地方,處理主上的傷勢……這麼想著,黑髮青年小心翼翼的支撐著對方的重量站起身──


  「咪,好重的傷……還是快點處理比較好。」

  ……卻差點又讓這個不知道打哪裡冒出來的聲音嚇到放開手。

  他急忙穩住身子,抬起頭一看,眼前是一名獸族的青年,有著黑色斑紋的耳朵和尾巴,高大結實的體格,此刻正以溫和的金色眼睛回望著他,身後還背著大弓──看來這位就是剛才出手幫忙的人了。

  「抱歉,我不是有意要嚇你的……是說要我幫忙嗎?嘿休──啊,那些帶我過來的好心人說他們可以提供一些藥劑和包紮品。」

  在黑髮青年仍未開口前,獸族青年微笑的打斷他,先是伸過手來幫忙支撐住白髮青年的另一隻手臂,然後才指了指一旁的草叢,他順著看過去,那裡躲藏著一群穿著連帽斗篷的……

  是黑精靈。

  黑髮青年有些訝異的睜大眼睛,倒不是因為忌諱還什麼的愚蠢原因,只是單純的疑惑;受到追捕而不願與他人有所牽扯的黑精靈為何會出手幫助他們這兩個毫不相關的陌生人?

  但是,如果是那個人的話,一定也──
  他忍不住想起了過往主上曾經救過黑精靈的事情。

  「……以我們的魔法無法替他療傷。」

  當中似乎是首領的人往前站了一步,彎下腰將手裡的東西輕放於地面,又抬起頭來,以淺灰色的眼睛望著他,「這裡有藥劑和包紮品,如果願意相信我們的話……」

  不等對方說完,黑髮青年只是──應該說也只能如此──重重的朝那些黑精靈們低下頭道謝:「真的……感激不盡。」

  黑精靈的首領只是回以一笑,而後重新帶上帽子,領著他的族人們安靜的離開。

  在目送黑精靈們的身影消失在茂密的樹叢中之後,獸族青年先是繞到魔獸屍體旁拔出長刀後交給黑髮青年,跟著朝來路看了看,說來的途中有發現一處能待人的洞窟,然後便乾脆的將白髮青年整個人抱了起來走(表示這樣比較快)……而黑髮青年則拿著藥劑跟上,路上順便也撿起了被他們遺忘在一旁很久的行李。

  他們在黑暗中快步而行,只有微弱的月光伴隨。
  無人再開口說話。

  小心翼翼抱著傷患的獸族青年時不時會往身側一看,似乎正猶豫著該如何開口。
  而黑髮青年卻只是垂眸,沉默的望著沿路滴滴落下的血珠,暗自握緊了拳頭。






  ────






  到現在都還能清楚的回想起來。
  是啊,不論經過多久,都是無法……也不能忘記的。


  ──明明是祭典的。

  那一夜,他站在家門前,望著不知何時已經圍繞了整個村莊的火焰,燒啊燒的,為什麼房屋會倒塌,田地也被毀壞?四周全是住民們的恐懼的尖叫聲、然後又和嬰孩的哭泣聲交雜在一塊……他竟一下子認不出這是他生活的地方。

  還記得作為守衛長的父親大人一臉嚴肅的帶上刀,又把自己腰間另一把小太刀遞給他,說要去幫忙其他居民逃難,讓他先去尋仍未歸家的母親和妹妹。他於是接過刀,看著父親跑進火場,高大的背影逐漸消失,然後他往反方向跑,挑著只有他才熟知的小巷路,開始奔跑。

  母親大人。朱欒。
  他邊在心中默念著家人的名字,一邊在逃竄的人群中找尋他們的蹤影。

  他想起妹妹早上說著要給跟著父親大人去替祭典作守衛的他帶禮物,是那個高高興興牽起母親大人的手的可愛背影。然後妹妹轉過身來和他揮手,淨白小臉上滿是如花的笑,母親大人也微笑著,兩個人都穿著海藍色的美麗服飾。

  然後,他就看到了,那海洋般的美麗藍色。
  於是他加快腳步,越過轉角,邊開口喊著──

  「朱欒!母親……!?」

  但卻是染著紅艷艷的鮮血的,該被他稱為『母親大人』的女人的屍體。
  艷麗血花在藍色布料上燦爛的綻開,一朵又一朵,盛開。

  妹妹哭泣著。
  他看見被母親大人緊緊抱在懷中的女孩,他親愛的妹妹,同樣滿身是血。

  「朱欒………!!」

  他衝上前去,正想伸過手去碰觸妹妹,卻看見妹妹滿臉恐懼的張開嘴像是說了些什麼,她說,兄長大人,是那個人──

  頓時無聲,他睜大眼睛。

  彷彿有什麼東西狠狠砍上他毫無防備的背部,是啊,是刀還是劍呢,只感覺一陣強烈的疼痛感襲來,往前倒地的他痛苦的縮起身子。而就在那一瞬間,他看見了。


  他、也、看、見、了。
  是那個人


  然後那個男人,舉起劍,朝他露出了一個輕蔑的笑容,於是再次,
  劈下───






  ────






  黑髮青年望著那張陷入昏迷的俊秀臉龐,蒼白而毫無血色。

  火焰在壁上舞著不規則的猙獰黑影,而木柴在火堆中發出的清脆聲響,有一瞬間黑髮青年甚至誤以為自己聽見的是刀劍相交。他以手指按了按眉間,卻在意識到自己滿身血腥味時覺得有些反胃。

  藥草的味道也混雜其中,皺眉喊著不太喜歡的獸族青年跑去外頭守夜。


  「………還沒醒嗎?主上。」

  好幾次,黑髮青年很輕很輕的將手貼上白髮青年的胸口,隔著層層繃帶,也能感受到的體溫和跳動,那起伏的胸口則告訴他對方仍活著,於是他又再次放下心來。

  ──主上。

  他低聲喚,感覺自己內心似乎被翻攪成一團,各種不甘心和懊悔,對自身的憤怒和對主上的擔憂,全都壓在心上,讓他痛苦得就快要無法呼吸。

  他到底在做什麼?說著絕對不會讓他死,說著他的存在對自己來說有多麼重要,說絕不丟下他逃跑……可是到最後卻落得這般田地,不正是因為自己太過弱小嗎?要不是為了保護他,主上又何苦傷重至此?要是,那些黑精靈和獸族青年未出現……

  想到這裡,黑髮青年就感覺自己像浸在寒水之中,全身都冷到發痛。

  『我會保護你的。』

  主上,你究竟是帶著怎麼樣的心情,對我說這句話的?那彷彿一切都不容反駁的語氣,卻在要我答應別亂來之後,你自己亂來就無所謂麼?

  他按住白髮青年的手,一片帶著微溫的冰涼,輕輕握在掌裡,那骨感修長的手指上滿是新傷覆舊痕;另一隻手則摸到手腕處,蒼色的血管,那微弱的脈搏就好似隨時都會消失。而就是這一雙手,高舉著刀劍染著血,同時卻又溫柔的牽起他的手來擁抱他麼?

  ──不對。不對啊。

  「……是我。」黑髮青年表情痛苦的低語著,將臉貼在對方的手背上,「是……我的錯。」

  是我的弱小和愚蠢,差點害死了你。
  我竟因此傷害了我最重視的人,我的、主上──


  「………不對,自私的人是我。」

  原本握著的那隻手鬆了開來,然後是因為久未出聲而略顯沙啞的熟悉嗓音,黑髮青年正訝異的想抬頭,卻有冰涼的手指重新貼上自己的臉頰,拂過眼角。

  「所以,請你別哭。」是白髮青年正望著他,眼神和笑容同樣溫和。

  「………主上、」

  事實上他是沒有哭的,但估計臉色看起來也相去不遠了,因為白髮青年正用他很熟悉很熟悉的那種,在讓他生氣和傷心之後,一臉寫著溫柔、不忍心和討好的表情看著他。

  「記得嗎?賽凡提斯,你曾經問過我的願望。」

  白髮青年的手仍貼在他的頰上,輕聲道,「我滿腦子只想著要保護你,保護夥伴,保護我的人民,保護我們的城……到了犧牲自己也無所謂的地步。」

  「那樣的……!」
  「我知道…我現在知道了,那是不對的。」

  「因為你用很悲傷的眼神望著我……在那個時候,我對你微笑的時候。」白髮青年又輕輕閉上眼睛,彷彿回憶般的說著,「一想到是不是讓你難過了,我就心痛的想哭。」

  「………………。」
  「傷害了你,對不起。」

  「犧牲什麼的,我不會再這麼想了。」說著白髮青年再次睜開眼,藍色的眼裡已經毫無迷茫, 「……雖然就算有下次,我也還是會救你,一定會救你。」

  白髮青年輕瞇起眼睛,笑了。


  不是要獨自犧牲,我仍想保護你,但同時也祈願著能和你一同活著。
  ……這兩者,的確是不一樣的。



  黑髮青年望著那張正對著自己笑的臉,熟悉的眉梢髮目,溫和的笑……似乎有一種不知該如何形容的情緒逐漸滿溢心頭,或許是有著悲傷和疼痛,同時卻又感覺到喜悅。於是重新握過那隻手,他覺得自己終於是真正的平靜下來了。

  這個人回來了。他想。
  然而眼神一瞥到傷口處,他仍忍不住施力握緊對方的手。

  「賽凡提斯……?」

  白髮青年眨了眨眼,其實早在還能醒過來的那一刻,已經有著看是要被軍師痛罵還是被萬字甚至是被揍的心理準備,一切都不會有任何怨言。可是,眼前的這個人,卻只是抓過他的手握在自己掌裡,用著一定連他自己也沒發現的、像是隨時都要哭出來的目光注視著,一語不發。

  內心大喊糟糕的白髮青年使力撐起上半身,正想更靠近對方一些時──

  「………請和我,約定。

  黑髮青年低聲說著,下一秒卻有些激動起來,他向前傾身,雙手揪住了白髮青年的衣領,「和我約定……不論如何,不管發生什麼……主上,你都不准死!」

  已經,分不清楚了。這究竟是我個人的願望,還是作為軍師的願望。
  儘管如此──

  「你明白嗎?主上。從我心甘情願地向你下跪發誓忠誠的那一刻開始,我就決定要永遠與你走在相同的道路!所以、你不能…只有你絕對不能………」

  兩人極近的距離內,白髮青年只是征征的望著自己的倒影落在那雙艷紅的美麗眼睛之中。


  『君的意志,是臣的願望;主的存在,是民的意義……而你的背離,是我的死亡。』

  ──是啊,我並沒有忘記啊。
  你是如此的,如此的,不顧一切般停留在我的身邊。


  「你不需要擔心我會離開,因為我就在你伸手可及之處。

  白髮青年出聲打斷他,語氣帶著幾分顫抖,而那句話的內容,黑髮青年是熟悉到不能再熟,因為那正是、自己曾經對白髮青年說過的話……

  「對我而言這個世界沒有『如果』,我要走,只要你出聲挽留,我就會留下──對麼?」

  白髮青年說著伸長了手臂,動作有些笨拙的將愣住的黑髮青年攬進自己的懷裡:「那麼請留下來,留在我身邊,賽凡提斯。」

  「我和你約定,不論發生什麼,我絕對不會死。」


  他將下巴抵在對方的肩頭,語氣輕柔而堅定的說。

  傷口在意料之內的裂開,很痛,卻也痛不過這種失而復得的複雜感受。懷裡的黑髮青年沒有掙扎,也沒有說話,只是有些猶豫的伸出手來覆過他的背部。

  白髮青年閉起眼睛。
  啊啊,緊抱在懷中的,對自己來說是何等重要的存在──



  終於,懂了。















  在甜美地攪拌下而隨之起舞的那些思念,輕輕發出細微的叫聲。
  泡沫仍捉摸不定地浮動著。




























-----------------------------------------------------* END.12.11.22

安安這裡是各種爆走的Chapter.10(●ˊ∀ˋ)ノ(輾爛
明明只有一章的內容到中途卻奔向自由已經完全脫離管理人的控制了唔啊(艸

同樣揭露一段團長的痛痛過去w也用上了這禮拜官方新增的軍師語錄:

『只要有人就會有爭端,兩方開戰又不是一邊有責任而已,為什麼你要把所有最悲傷的事,都視為自己的包袱?君的意志,是臣的願望;主的存在,是民的意義……而你的背離,是我的死亡。』

『你不需要擔心我會離開,因為我就在你伸手可及之處。對我而言這個世界沒有「如果」,我要走,只要你出聲挽留,我就會留下。』

新語錄真的是差點沒萌死我啊軍師大人(●ˊ∀ˋ)ノwww(捂鼻

不忍說團長軍師你們會不會太閃艸,還有最後團長終於察覺自己的內心對軍師原來是戀慕之情了我們快恭喜他(被打臉

最後是好不容易登場卻又被遺忘在外頭的大萌虎表示:(´・ω・`)(靠ㄅ

*標題和前兩句和最後兩句出自天野月子的【泡沫】w

関連記事

Posted by on  | 6 comments  1 trackback

6 Comments

翡思 says...""
我的腦子也暴走了((艸
裡頭充滿各種意義上的慘叫跟尖叫(つд⊂)

那個男人是誰?!!!這種狀況是另方面的橫刀奪愛嗎・゜・(PД`q。)・゜・

然後那個約定.....!!
嗚嗚嗚嗚總的來說白欒跟賽凡提斯可以遇見彼此,還能走在一塊真的是太好了呢;-;

話說雷凱凱萌虎打打不進來嘛? 外面天冷而且大家需要你的尾巴跟治癒術啊ˊowoˋ((被一箭穿心
跑出去守夜留給他們兩人發現真心嗎so sweetˇ
然後那個表符真是精闢有力((笑炸
(´・ω・`)........無法直視!!!!!WWWWWW((輾
--
新語錄真的只有一字心得能概括:i-189ˊ艸ˋ
官方又把團長跟軍師送上一個神秘新階層\ˊˇˇˇˋ/((所以到底什麼時後有老家結婚路線....(ry

尤其是蠟燭熄了會在原地等主上的賽凡----哇吚----!!((不要亂叫
感覺每一個對話都很有戲!!WWWWWW
-
看了賽凡的新對話之後,很蹦跳地接著看了黃金獵犬的............啊噗被暗算(つд⊂)
傑洛德這次都先摸摸臉再狠狠搧下去,指揮官還萌得毫無防備就馬上接著被痛死....!!
阿官官官你陰我!!!(痛哭還是照買單((收銀機表示神煩
2012.11.22 22:41 | URL | #- [edit]
涼 says...""
> 翡思

他們整個就脫離控制啊新語錄的力量太驚人ˊ艸ˋww(就說不要牽拖

>>那個男人是誰?!!!這種狀況是另方面的橫刀奪愛嗎・゜・(PД`q。)・゜・

怎摸辦這句話的語氣讓我想到白兔子(為何)ww至於那個男人齁,他還會在痛痛回憶中出現的XDD另方面的橫刀奪愛是指?(很有興趣

其實我本來想要讓賽凡毆打團長→然後團長親上去再約定的這樣但那已經超出我的腦範圍太多惹只好^q^(拜託自重啊太太

哼哼接下來的劇情就是有了自覺的白欒和鈍感軍師大人的戀愛大對決+時不時出來搶人的眾傭兵(不

說到雷凱爾大萌虎我超對不起他的XDD我一直到打完最後一段還想著嗯沒問題了往上挑錯字時才發現我把大萌虎整個忘在外頭啦啦啦啦(淦

還請原諒我然後施捨你的尾巴跟治癒術給我啊・゜・(PД`q。)・゜・

雷凱爾表示:(´・ω・`)(´・ω・`)(´・ω・`) (這個表情符號可愛的好煩wwww
--
還聽說團長原本官方內設男性這到底^q^www
我會非常期待哪天打開任務欄時發現結婚路線的i-189i-189(萬字砸爛

那個蠟燭還有那個紅眼睛神馬的我實在是(言語不能)可惡啦我哪天一定要寫短梗wwwww
-
我也跑去看了黃金獵犬傑洛徳的新對話真的是甜蜜又心痛狗狗快過來給我秀秀(つд⊂)!!!!

不是受傷就是談離開的你到底!!!難道說你很享受被團長毆打嗎傑洛徳……!!!!嗚嗚官方根本存心來虐的我要讓花果代替我生氣去打狗狗啦・゜・(PД`q。)・゜・(一樣照單全收
2012.11.23 20:53 | URL | #- [edit]
洛雅 says...""
不知道是不是愛太深的反作用力,我自己反而無法寫出如此讓我感到切到要害的賽凡主從(つд⊂) (雖然自己家前一回暴走掉)

相反的傑洛德那邊我可以虐的很歡樂,文案居然都出來了(被燦笑攻擊)

這樣越來越讓人期待軍師的詳細故事卻就是這樣卡在這裏,官方你們(つд⊂)!!!

涼大的文期待後續啊這樣的主從之後的發展會變得怎樣超期待喔喔喔喔喔(つд⊂)!!!

雷凱咪跟本就是有會被閃到的預感才出去的吧!雷凱咪!(叫誰)
2012.11.24 19:25 | URL | #- [edit]
涼 says...""
> 洛雅

我相反啊雖然對傑洛德也很有愛但果然要比較還是賽凡大大地贏了ˊwˋ所以花果主從那邊更新超ㄇ(RY

官方真的是齁!!可是我也害怕阿官真放下去之後放了內容設定差距過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刪文刪圖惹(つд⊂)!!(??

請期待團長和賽凡接下來的戀情發展!雖然依我的狀況是不可能出現太超過的東西的啦(つд⊂)(淦

原來是這樣的嗎雷凱咪我下次也會讓你和團長(!?)閃一下的(´・ω・`)!(不需要啦!
2012.11.24 23:09 | URL | #- [edit]
says...""
新語錄的力量真的很強大wwwww
不過對我來說的話真是治癒也致鬱......(只好把黃金獵犬栓緊緊((馬鈴薯飛砸

咦咦為什麼會對這個有興趣?!(つд⊂)
這只是我偶爾會把詞語拆來重看的無聊壞習慣而已(つд⊂)
就....單純字面上的,不是第三者搶人的那種衍伸(?)意思,是把刀一橫就奪人所愛這樣....((艸
...朱欒妹妹....!!!・゜・(/Д`)~゚・゜・。((走開
-
捷克嗎?wwwww可能我最近灑狗血場面有點看太多說話都八點檔了XDD"
不過我也好喜歡他的,玩笑藏真意and調情浪漫屬性超對我胃口ˇˇˇˇˇ(配飯吃三碗((查理叼著夜輝石一起來了

可是為什麼近日阿官對人家心愛的男人都大開虐盤啊阿官!!!!!・゜・(/Д`)~゚・゜・。
繼迪里捷克之後是傑洛德,昏君領主的心都被掏空大半了
痛痛萌萌萌萌痛痛的;-;
就算知道之後肚子會痛到不行飯還是要照吃;~~~;((埋

可是一想到雷凱爾在外面用(´・ω・`)的表情對著光亮度衝破樹海雲端的洞窟我就....!!!!崩潰WWWWWWW

吻戲延後了嗎這樣更期待了((被痛打
--
那最近要追的番就是之後的后宮甄嬛傳(??)跟戀愛大對決之團長V.S.軍師V.S..傭兵們還有生氣的花果逆襲狗狗((筆記(((這傢伙最近到底都看到些什麼東西
2012.11.30 23:30 | URL | #- [edit]
涼 says...""
> 翡思

抱歉這麼晚回我一直念著要等新章完成就拖到現在了(´・ω・`)(靠ㄅ

請期待神奇新語錄在接下來的篇章中登場w(不
然後花果和傑洛徳我會打的一定會打只是不知道是什麼時候(´・ω・`)(淦你夠了不要一直這張臉

>咦咦為什麼會對這個有興趣?!(つд⊂)
其實也沒有啦我只是想聽一下看到至今你對整件事情的全貌有什麼猜測ww(你是想要人家猜什麼啦

下一章開始全貌就會逐漸明朗的ww
我會努力不要寫得太痛整個就不忍心啊我・゜・(PД`q。)・゜・
-
不查理這樣會爆炸的XDDDDD(笑了
玩笑藏真意and調情浪漫屬性的白兔子雖然不是我的菜,卻也隨著劇情越看越愛啊www

不管是替蘭斯洛特擋刀的小迪還是咳血的白兔子還是受傷的斐徳還是傑洛徳新語錄都是痛痛萌萌萌萌痛痛的啊・゜・(PД`q。)・゜・
傭兵們一個個都仍是心向我王讓團長情何以堪啦啦啦・゜・(PД`q。)・゜・
團長只有軍師了傑洛德你不準走・゜・(PД`q。)・゜・(輾爛

> 可是一想到雷凱爾在外面用(´・ω・`)的表情對著光亮度衝破樹海雲端的洞窟我就....!!!!崩潰WWWWWWW

不別崩潰啊wwwwww(一樣笑很歡的傢伙
下次大概要換小獅子擺這張臉了我看(你住手
然後吻戲根本大挑戰(淦
--
后宮甄嬛傳wwww
好啦下一回開始先開刀的應該是小獅子www然後花果逆襲我也會打的請期待(●ˊ∀ˋ)ノ
2012.12.04 22:06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blackelf.blog91.fc2.com/tb.php/411-70fd5014
-
管理人の承認後に表示されます
2012.11.28 17:50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