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群棲欲。 |

Chapter.11 驟 雨 聖痕幻想×團長賽凡







# 聖痕幻想同人 / 聖痕のエルドラド
# 團長白欒×軍師賽凡提斯
# 腐向有捏他有捏造有。










Chapter.11






  來吧,去尋找在陽光下綻開的彩虹。
  我曾想過要到達那個、你無法抵達的地方。

  然而如今,我卻仍在下個不停的大雨中,
  等待著你。







  ────






  步過片片林蔭的不規則小徑。
  抬起頭是細碎的溫暖陽光透過樹影映下,彷彿被敲碎般灑落一地。

  在經歷那惡夢般的一夜後,即使只是如此平凡的小事也足夠讓他感到平靜。略為感嘆的想著,黑髮青年將目光放回身旁的白髮青年身上,幾乎是近在咫尺的距離,偏高的體溫透過攙扶著對方的那隻手傳來──

  在昨夜脫離的最危險境之後,白髮青年便持續發著高燒。
  他心裡有底,畢竟傷口範圍大而深,光靠緊急處理還不夠……必須快點回到領地。

  「──你還好嗎?賽凡提斯。」

  而卻是白髮青年悄悄窺探著身旁人的臉色,低聲問道。

  「這句話是我的台詞,主上。」黑髮青年有點哭笑不得的回應,要說不好倒也是,光看著對方胸前那裂開傷口所滲出的鮮紅色,他就覺得頭腦發昏。

  「其實……沒那麼痛的。」
  「說服力零,主上。」

  抿起唇,黑髮青年說著稍稍調整了扶著他的手,好能讓兩人走得更順利一些。而白髮青年輕輕的微笑,不再說話了,其實說真的傷口還能痛算是好事,不然他真不知道要怎麼強提起自己那看似隨時都會恍神飄走的意識。

  白髮青年看向前方,半瞇起眼。
  走在他們前面一些的獸族青年輕鬆的背著他們的行李,哼著歌,卻也沒有放鬆對周遭的警戒。


  ──我的名字是雷凱爾!

  昨夜,在自家軍師終於稍稍平復了心情,正皺著眉再度想辦法替他止血時,這位名為雷凱爾的獸族青年抱著一堆不知打哪來的果實衝了進來,把人完全在狀況外的他嚇了一跳。

  但他嚇一跳,是因為自己曾見過這位有著令人印相深刻的,美麗虎斑的開朗青年。

  雷凱爾,是在護送聖族商人的任務中,於旅店替自己解過一次危卻沒來得及問名字的獸族弓手;同時也是在進入無光之地後,向他們提出調查任務的那獸族商隊所雇用的隨行傭兵。

  據獸族青年的說法,在他們前腳剛離開無光之地沒多久,商隊裡負責收集情報的人正好匆忙趕回,說是又有商隊遇襲,領隊和那群對他頗有好感的成員實在是很擔心,便讓一路充當保鑣的雷凱爾追著他們而來。

  只可惜每次都是正好錯過,最後在森林裡追著他們與魔獸對峙所留下的凌散足跡,一時間還以為要迷路的時候,是正好也路過附近的黑精靈對他伸出援手……

  「……就結果來看,我欠了尼爾大叔他們一次呢。」

  聽完前因後果的白髮青年只是苦笑著,「那群好心的黑精靈也是……可惜我無法親自向他們道謝。當然,對你也是──真的非常謝謝你,雷凱爾。」


  沒想到他正經的低頭道謝會換來這位正直青年的驚嚇就是。
  呃、或許他嚇到的部分是隨著他彎腰動作而毫不客氣直接出血的傷口也說不定……

  想到這裡的白髮青年不禁覺得有些好笑。

  「神秘的月牙之里……空桑城是怎麼樣的地方呢?」

  前方的獸族青年回過頭來,突然地說道,而在他們未有回覆之前,青年又揚起一個有些調皮的笑容,「一定是個很棒的地方吧──畢竟是能讓獸王之師的其中一人、大名鼎鼎的亞奇力.偉恩停留下來的傭兵團。」

  「………………。」

  語畢,三人均停下腳步,面對黑髮青年感覺有些警戒起來的沉默和訝異眨眼的白髮青年,獸族青年只是維持著輕鬆愉快的笑臉回望他們,身後的虎斑尾巴輕輕晃動。

  然後、燦笑出聲──


  「嘿,別這樣嘛,我只是猜的──」

  獸族青年無辜地眨眨琥珀般金色的眼睛,然後看向白髮青年,「雖然很微弱,但你的身上有他的味道呢!在我離開雷霆之城前,也曾和亞奇力共事過的。」

  雖然我不是獸王之師就是。他小聲補充道。

  「嗯,說起來我之前就想問你這件事情了呢,可惜那個時候沒機會──親愛的團長大人?」

  白髮青年聞言,輕扯開嘴角一笑,「我不記得我團內什麼時候收了第二隻大貓哟,雷凱爾。不過帶你回去的話,小獅子應該會很開心?」畢竟是以前同事嘛。

  ──小獅子?
  對於這個稱呼,獸族青年頗感興趣的動了動耳朵。

  「因為等把你們護送回城後,我就恢復自由傭兵身分了呢。」獸族青年繼續進行他的下一份工作勸說,「所以說,不趁這個機會雇用我嗎~?」

  他燦笑著朝白髮青年伸出手,而後者在與身旁的黑髮青年互看了一眼之後,同樣笑著回握他的手。

  「那麼,接下來也請多指教囉,雷凱爾。」
  「喔哟!我才是請多指教,團長~!」
  「呃、等等別拉那麼用力………痛!」

  獸族青年慌慌張張的放開手,趕緊將撞到自己身上的白髮青年給扶起來,「哇啊啊啊──抱歉我太大力了!你還好吧團長!?」

  「沒、沒事……」

  看著這一幕的黑髮青年輕勾起嘴角,跟著幫忙撐起白髮青年一邊的手臂,「越過前方這片森林,我們就進入月牙之里的範圍了……今天應該就能──」

  他停下話語,只因為自上方傳來了類似鳥類拍動羽翼時,空氣震動著的聲音。
  ………但從那聲音聽來,來者體積絕對比鳥類要大上很多。

  獸族青年抬起頭,萬里無雲的晴朗上空,遠遠的,飛行著兩隻暗紅色的………


  「……天啊,那是飛行種的亞龍吧?」
  「!……難道是──」

  比黑髮青年更快的,白髮青年作出讓獸族青年感到訝異的舉動:他竟然伸手朝那兩隻亞龍揮手,「喂───我們在這裡────」

  「诶诶诶團長!?」

  「……不必擔心。」黑髮青年同樣望向離他們越來越近的亞龍,直到確定了龍背上那個熟悉的紅色身影,「牠們是路西斯訓練的騎獸。」

  亞龍在距離他們沒多遠的地方停了下來,斂起翅膀,而後從龍背上跳下一位妖族的青年。
  紅色的頭髮,覆住半張臉的白色面具,以及那沉穩冷靜的態度。


  「屬下來遲了,非常抱歉。」

  紅髮青年向前走了幾步,朝正露出笑容的白髮青年行了一個禮,「指揮官。」






  ────






  「──真是氣死人了!」

  屬於指揮官的辦公室內爆出一聲怒吼,有著一頭鬆軟黑髮的獸族青年將應該被稱為報告書的東西摔到桌面上,「可惡、光會逃竄的鼠輩……東躲西藏還藏到民家裡順便幹起小偷的勾當了!」

  「冷靜點,亞奇力。」聖族教官也在一旁,他輕皺著眉盯著手中的『黑函』,細聲低語,「……藏在暗處的那一位,到底想要什麼呢?」

  自從指揮官大人他們外出執行任務之後,他們也展開調查黑函的主事者,然而卻沒什麼收穫,最大的原因是因為對方總是很巧妙的利用當地居民來擔當執行者,就算有抓到黨羽也全都是臨時合夥的流浪傭兵或者野盜,沒能提供有益的資訊……雖說如此,倒也只是停留在四處散播謠言,了不起就是偷竊行盜一類的層級。

  ………他到底想要什麼?做這樣的事情能夠獲得什麼?
  待指揮官大人他們回來,就算再怎麼不願意,也必須讓指揮官大人知道了──

  他會難過的吧,因為指揮官大人很善良,也十分溫柔。
  金髮的精靈青年嘆了一口氣:可以的話,他並不想見到對方難過的樣子。


  「唉……是說我們的代理指揮官跑哪去啦?」

  心情稍微平復了些的黑髮青年甩著尾巴,一屁股坐上旁邊的沙發,又自言自語般的補上一句,「……明明就像是知道些什麼的樣子呢,那傢伙。」

  「……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這也是指揮官大人信任他的證據之一呢。」聖族教官輕笑,「如果換作是你的話,也不可能會說的吧。」

  「……這倒是啦。」
  但就是鬱悶啊我。黑髮青年不只一次無奈的想。

  「除了前往業火山脈的菲斯特、卡列和莉緹雅之外,其他人也差不多該回來了。」一邊收拾著快要被文件堆滿的桌面,聖族教官說著,「至於路西斯的行蹤,問問萊徳說不定就能明白……是吧?」

  從頭到尾一直都站在窗口前的藍髮青年聞言回過頭來,一貫是好似寫著不安的表情,他垂著眉再次望向窗外,然後開口:

  「………去、迎接了。」

  「迎接?」聞言黑髮青年站起身,驚喜般的抖了抖耳朵,「指揮官嗎?他們要回來了?怪不得路西斯那傢伙從一大早就不見蹤影……」

  「我正納悶獸欄裡怎麼少了兩隻騎獸……還是飛最快的那兩隻。」

  聖族教官微笑,想必是路西斯一路佈局的,那些探察用的騎獸回來告知的吧。但……會讓他如此十萬火急的趕往迎接,莫非是出了什麼事?

  「──喂!

  是從窗外傳來的聲音,他們一齊回過頭,是有著一頭亮色褐髮的妖族青年,他一如往常自窗戶靈活的翻了進來,「話我可都聽見囉,趕緊準備去迎接吧大夥!」

  而跟在他身後探出頭的是獨眼的精靈劍士,他愉快的大笑著,藍色的眼睛細細瞇起,「哈,果然還是酒宴好吧~!決定了,今晚就是盛大的慶祝宴會啦!」


  「我們親愛的指揮官回來囉!」



  從打開的窗戶望出去。
  遠遠的,已經能夠看到暗紅色的巨龍揮動翅膀,朝著『家』的方向飛來。






  ────






  站在久違的空桑城城門口處,白髮青年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臉上表情除了歸家的喜悅和放心感之外,還隱約的蒙上一層淡淡的陰影。

  ………還有最重要的一件事情,仍未解決。

  是啊,我的過去,那不堪的、除了悲傷和絕望之外什麼也沒能留下的過去……啊啊,這樣也罷,就算被怨恨,受到責罵,再一次忍受分離的心痛……都無所謂。

  我只是,不想再逃了。


  他側過頭,凝視著身旁的黑髮青年,他的軍師。

  「──哪,賽凡提斯。」
  「什麼事?主上。」

  「………不,算了,沒什麼。」

  思考了一會,白髮青年低聲回應,他收回目光,卻感覺到自己的手被握住。



  「你並不是一個人。我會和你一起,主上。」


  他聽見他的軍師如此說著。
  是再說不出話,於是只能閉起眼睛,回握住那隻溫暖的手。
















  你並不是一個人。

  待雨過天晴之時,如果能有彩虹就太好了。
  屆時,我將撐起傘與你共賞之。





























-----------------------------------------------------* END.12.12.04

安安這裡是受傷段落結束的過渡章Chapter.11w

感謝老天團長和軍師終於回家了喔耶(●ˊ∀ˋ)ノwwww
然後下一章開始是聖痕初章十一展開+團長的過去解密(●ˊ∀ˋ)ノ
是說這回為了彌補上次很可憐的大萌虎讓他佔了半個場的戲份(●ˊ∀ˋ)ノ(有麼
哼哼哼我期待很久的黑貓→團長←花貓路線終於可以展開囉(●ˊ∀ˋ)ノ(沒有這種東西


*標題和第一段出自天野月子的【驟雨】w

関連記事

Posted by on  | 5 comments  0 trackback

5 Comments

洛雅 says...""
我現在心情好激動喔喔喔喔喔
對不起我想留個言表示我現在心情激動詳細的我回家會追加感想的!真的!啊啊啊啊啊啊!(欸你
2012.12.05 15:42 | URL | #- [edit]
洛雅 says...""
對不起上一個留言在發瘋O_O
大萌虎真的好可愛喔大萌虎(艸)明明就沒有咪卻這麼可愛是什麼巫術(艸)

這個傭兵團有幾個人是有門不走門的呀還有人一直翻窗戶進來XDDD
雖說是過度章,卻更讓人期待接下來的發展了
大家都超在意只揮官的,好溫馨的夥伴們(艸)
2012.12.08 15:42 | URL | #- [edit]
涼 says...""
> 洛雅

哈哈哈不要在意啦管理人也很常發瘋(●ˊ∀ˋ)ノ(靠ㄅ

大萌虎雷凱咪真的超級萌萌啊ˊ艸ˋwww自己也是邊打邊微笑w希望哪天可以來補完他的任務劇情(艸
必須說獸族男人個個萌獸啊ww(尼出去

這個傭兵團都是一堆學不乖的人軍師大人正在考慮要更換除了萬字罰抄之外的處罰(不
艾里歐斯表示:好窗戶,不翻嗎?(淦

我會努力更新的請等我(●ˊ∀ˋ)ノ
然後我的目標是建立溫馨可愛的團長後宮(●ˊ∀ˋ)ノww(輾爛
2012.12.09 20:04 | URL | #- [edit]
says...""
回到家了!!\ˊDDDˋ/
歡迎回來!!雖然這麼慢留言人家城都巡三圈了wwwwww團長身後是否跟了一票溫馨可愛的後宮三千眾傭兵WWWWW
是辦酒宴的話,團長就要再膝枕一次囉?ODO//((禮儀書甩臉

軍師不在的時候艾里歐斯一定是照三餐點心宵夜翻窗戶說不定還翻煙囪的,賽凡快跟他結清悔過書字數!!(σ゚∀゚)σ
-
雷凱爾的工作遊說好萌XDD
那明明就是讓人跟他求婚的語氣WW
顛倒關心立場的團長軍師威力也好強大,有種....被滑鼠電到的感覺?!((你
--
好喜歡驟雨那段文字,究竟是誰等著誰呢?wwww
看過整篇歌詞腦子就停不下來了ˊ艸ˋ 總覺得不管是把白欒朱欒還是賽凡代入裡面的"我"都很有意境((艸
可愛溫柔的字句透著隱隱約約的痛感....!!((一擊穿心
--
照例又期待又怕疼的等下章((抖抖抖
把黑函者揪出來後讓查理解決掉就好了(?)
2012.12.17 22:12 | URL | #- [edit]
涼 says...""
> 翡思

城巡三圈wwwwww(笑了

因為團長還有傷在身我想軍師應該會禁止巡城和酒宴和各種撲抱的ww(?
但是膝枕應該OK的對吧賽煩(萬字書毆打

艾里歐斯你看看你這下子不要說萬字都要乘以倍數啦(σ゚∀゚)σ
-
大萌虎真的太恐怖啦根本神萌獸www(笑翻
所以說團長上啊快去和他求婚!!還是應該要雷凱咪和團長求婚!!

被滑鼠電到的感覺到底www
不忍說接下來的團長軍師會更閃(不
--
驟雨這首歌初聽時就很喜歡,本來還決定不了C11題目時偶然點開來當作業BGM沒想到越聽越合就直接用上去了ˊ艸ˋ

>>總覺得不管是把白欒朱欒還是賽凡代入裡面的"我"都很有意境((艸

基本上這裡是白欒視角主,對他而言朱欒是上一個離去之人,而現在他在雨中等著的是塞凡,賽凡則是替他撐起傘擋雨,陪他一起觀看彩虹的人(自我解釋XD
--
這裡我必須先謝罪啊最近家裡的事情忙得天翻地覆,好不容易這幾天結束了又換期末報告打臉……C12只能說我會努力的QAQ

還請不要太期待的期待(●ˊ∀ˋ)ノ(你是要人家怎樣啦
2012.12.20 18:24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blackelf.blog91.fc2.com/tb.php/412-73848329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