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群棲欲。 |

Chapter.12 不溫柔的貓 聖痕幻想×團長賽凡









# 聖痕幻想同人 / 聖痕のエルドラド
# 團長白欒×軍師賽凡提斯
# 腐向有捏他有捏造有。










Chapter.12






  總是從這裡開始。

  從這裡開始,逃走吧,非逃走不可。
  是啊,再也沒有任何阻礙。

  ──我明明已經殺.了.他.們了啊。

  ………可是,為什麼,少年低下頭,以顫抖的雙手撫過女孩的臉龐,佈滿細碎傷口、沾染著鮮血,冰冷的、冰冷的──帶著可愛微笑的臉。

  少年將臉頰貼上少女的再也沒有跳動的胸口,痛哭至失聲。

  好痛。太痛苦了。好悲傷啊。眼淚無法停止。心痛不已。好絕望啊。好想就此死去。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為什麼,我們必須遭遇這樣的事情不可?






  ────






  現在此刻,白髮青年覺得有點無奈。

  事實上,他才剛睡醒,所以仍維持坐在床上的動作,而要說他為什麼在明明知道早已睡過頭的時間還能像這樣不慢不緊的待著不去梳洗準備………白髮青年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胸口,依舊是繃帶層層疊到讓他連舉起手臂都有困難的地步,只要隨便一動全身都痛得很(不過太好了,至少傷口沒裂開)

  但正因如此,面對著一早就向他襲來的兩隻大貓咪的攻勢,他根本是插翅也難飛啊……

  「團長團長!」

  思考被中斷,一隻手伸到他面前,叉子上插著被削成可愛兔子模樣的紅蘋果,「來,啊~~~」

  不知道要先吐槽兔子蘋果還是那個一副要餵他的動作……思緒仍有些模糊的白髮青年實在難以反應。

  然後那隻手被不著痕跡的拍掉,另一個聲音插了進來,跟著又是一隻湯匙到他面前,紅褐色的液體晃動,「先吃藥才對吧!雷凱爾你這沒常識的傢伙!」

  「亞奇力才是!一大早起來就吃那個也太過分了!」
  「吃蘋果沒有比較正常好不好!是說明明我整夜都守在門外你到底是從哪裡進指揮官房間的啊?!

  「………咪?」
  「咪你個大頭!不要裝傻!」
  「哎呀不要計較這麼多嘛~團長的睡臉也超可愛的喔!」
  「雷-凱-爾──你這傢伙!?」

  對話越趨白熱化,面前傭兵團內的兩隻大貓咪──亞奇力和雷凱爾看來似乎準備讓口頭之爭演變到大動干戈的地步了,為了保全自己重要的房間,原本不打算插手的白髮青年終於還是開口阻止: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別吵了──哇……!」

  然後被虎斑大貓咪抓到懷裡,某人還很開心的用下巴蹭著他的頭頂,一邊說著類似「咪,團長身上果然有好香好好吃的味道~」這種意義不明又恐怖的台詞。白髮青年有點好笑的嘆了一口氣,自知掙脫不開弓手那強大臂力的他並沒有動作。

  「好了啦,真是的,你們兩個一大早的怎麼了?」
  「………沒什麼。」

  以細微的音量低語著,黑毛獅子一臉不開心的替他拿開虎斑大貓繞在身上的『爪子』,然後靠過來輕輕的將手掌貼到白髮青年的額頭上,「──燒好像退了。」

  「真的?──小獅子你的手好冰。」
  「你才是,昨晚燙得跟火爐差不多是想嚇死誰啊?今天衣服給我多穿幾件!」

  「我知道、我知道了,你別生氣。」
  維持著被摸額頭的姿勢,白髮青年朝黑髮青年微笑,伸手輕輕覆過對方的手。

  「亞奇力真是不坦率呢~」
  「…………??」

  原來如此呢,讓高傲的獅子留下來的理由。注視著這一幕的褐髮青年低笑道,倒也趕在對方真正發怒之前乖乖放開手,不再繼續纏著白髮青年不放。

  「………嘖,要你囉唆。」

  黑髮青年撇過頭,搔搔一頭蓬鬆的黑髮,看起來有點難為情,同時又慶幸眼前這個白毛笨蛋指揮官根本聽不懂他們的對話重點是什麼。


  「──那既然團長醒了,我去找軍師大人和軍醫過來囉」

  對於黑毛獅子的反應莞爾一笑,褐髮青年拍拍褲管站起身,留下一句「團長我等等再幫你削蘋果!」就離開了房間。

  於是白髮青年目光一轉,回到面前隔了幾個星期沒見的黑髮青年身上,仍舊是墨黑的髮銳利的眼和那對毛茸茸的貓耳朵……哎,他突然覺得好懷念。

  「所以呢,小獅子到底在氣什麼?」
  「我沒有生氣,笨蛋指揮官。」

  騙人呢。白髮青年無奈的笑,想起昨日大家到城門口來迎接他的事情,早就知道受傷的事情瞞不了,但也不想讓大家傷心。因為他已經讓軍師和路西斯傷心過了,那感覺太痛苦。結果等走在最前面的小獅子和查爾斯注意到他……和那身傷之後,他只得撐起笑臉面對。

  可是呢,果然還是───

  「……對不起。」

  「喂、你幹嘛道歉………」黑髮青年好像被嚇了一跳般眨眨眼,有些不知所錯的回望看起來很失落的白髮青年──可惡,早就知道對方那種溫順的姿態最犯規啦!──接著黑髮青年大大的嘆了一口氣。

  「好啦,我承認,我是生氣……但我氣的是我自己。」

  你傷得那麼重、遭遇了些什麼……我為什麼沒有在你身旁呢?如果在,是不是就能夠保護你了?不僅如此,就連待在這裡的工作都沒做好!信誓旦旦的說要揪出那個污衊你名譽的傢伙,搜查這麼久卻什麼下文也沒有………我──我到底在做什麼啊我?

  因為牽涉到自尊和秘密而無法將內心糾結一吐為快的黑髮青年緊皺起眉頭,沒自覺到自己的尾巴又開始不耐煩的甩啊甩,直到耳朵被什麼給揪住時他才訝異的回過神來──

  「……喂,別人說正經事的時後你在幹麻啊指、揮、官?

  「啊、抱歉……因為你的耳朵抖著抖著就垂下去了。」白髮青年鬆開手,硬是將後面那句『好可愛』給吞下去,「我只是想摸摸看而已。」

  於是黑毛大貓咪炸毛了。

  「摸摸看你個頭!老子的耳朵是隨便給人摸的嗎!?雖然是你的話沒什麼關係──吼啊啊啊!!不對,我不是要說這個!我要說的是你這傢伙讓人擔心也要有個限度還有再多依賴我們一些會怎麼樣嗎──呃!」

  不小心說出來了渾帳───
  緊急住口的黑髮青年看著自己那訝異得睜大了眼的指揮官,隨即一臉絕望的以單手掩面。

  「………………。」
  「………………。」
  「……噗、哈哈哈──」

  然而對視半晌,白髮青年卻突然笑出聲來,只見他低下頭,笑聲逐漸轉小,又像是牽動到傷口般的輕輕顫抖著身軀,「哈哈哈、唔,好痛……」

  「會痛就不要笑啊笨蛋──沒事吧!?」

  「呵、抱歉……我只是很開心……」白髮青年順勢抓住黑髮青年正搭在自己肩上的手,然後就這麼將頭直接靠到對方的胸前,以只有黑髮青年能聽見的音量細聲低語著,「對不起,真的,讓你擔心了。還有、謝謝你……亞奇力。」

  這邊被當成靠枕的黑髮青年當下身子一僵,也不太明白向來討厭男人的自己為何怎麼也沒辦法推開眼前的這個人,猶豫了一會,於是他只能小心翼翼的用手輕環過白髮青年的背部。

  ……卻又像突然認知到這個事實那般,心中有個聲音在低語著:這個人回來了。

  「……擔心你的可不只我啊,大家都是。」

  他並不討厭所謂『示弱』這一回事,並且知道這個行為不是對每個人都做得來的。
  得知自己被這個人信賴著,他其實挺開心的。


  「稍微,體認到自己有多重要了麼?……白欒,我的指揮官大人。」

  微俯下身將下巴抵在白髮青年的肩上,黑髮青年嘆息似的低語著,加重了擁抱的力道。






  ────






  「……是麼。」

  軍師的辦公室內,聽完報告的黑髮青年低聲如此回應,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羽毛筆尖端的墨珠隨著停頓墜落,渲染開了紙張。他從公文中抬頭注視著面前的幾位同僚。

  「是我的能力不足……非常抱歉。」紅髮的妖族青年將報告書放於桌面,再次向後退了幾步,動作標準的彎下腰鞠躬。

  「不,關於這件事我也有責任……非常抱歉,軍師大人。」一旁的聖族教官立刻跟上,彷彿光是彎腰道歉這樣根本遠遠不足以彌補這份錯誤那般,抬起頭時英俊的臉上帶著少見的憂容。

  「真是對不起啊!軍師大人。」單眼的精靈劍士雖沒有另外兩人那麼慎重,也立刻表示了歉意,只見他搔搔臉頰露出一臉好像鬧牙疼的表情,「原本還以為立刻就能抓到了呢……小看了敵人啊,我們。」

  「不,你們做的很好,在我和主上不在的期間很好的守護了空桑城。」

  黑髮青年毫無猶豫的接話,艷紅的眼睛沒有偏差的望著他們,「這不是恭維話……你們沒有任何需要道歉的地方。」

  但隨即黑髮青年也伸手捏了捏眉心,鬆開手時是一臉的凝重,彷彿已經做出了一個困難的抉擇,「……而關於『那一位』的事情,我想去和主上談談………」


  「…………或許沒有那個必要、也說不定。

  自從方才發完言就退到一旁的紅髮青年忽然的開口,同色系的的單隻眼望向黑髮青年。難得地、真的是很難得地──勾起一抹弧度很小的微笑,「請等待他,軍師大人……我想現在的白欒,應該是如此希望的。

  後半句的音量轉小,然而在場的幾個傭兵一時也忘了要去詢問,只因為光是總是面無表情的紅髮青年露出微笑就足夠讓他們訝異很久了。而正想針對「沒有必要」這點詢問的黑髮青年都還沒開口,辦公室的大門就不知道被誰給打開了──

  「報告!團長醒來囉軍師大人──咪?這裡在聊什麼沉重的事情嗎?」
  「…攔、攔不住他……非常、抱歉………」

  兩個聲音同時冒了出來,一個充滿元氣另一個則相反有些懦弱,仔細一看握著門把的原來是剛加入沒多久的獸族弓手和正被他以手臂勒著脖子、一臉為難的藍髮妖族青年。

  「……下次記得先敲門,雷凱爾。」第一個反應過來的黑髮青年輕輕嘆氣,「還有放開萊德吧,他看起來很難受。」

  「啊、抱歉抱歉!你還好嗎?」

  邊說著褐髮青年這才放開手,藍髮青年幾乎是立刻地往紅髮青年的位置快步走去,隨後很安穩的將自己的身影藏在紅髮青年和聖族教官的身後。

  「哎呀?我被討厭了?」
  「萊德只是怕生,請別介意。」

  聖族教官代替發言,然後又朝獸族青年的身後看了看,「指揮官大人醒了很好,那亞奇力呢?」

  「當然是和團長在一起囉,我可是被趕出來了呢。」
  「趕………?」

  「原來如此呢……你們二位沒讓指揮官大人為難吧?」相較於黑髮青年的疑惑,金髮的白精靈倒是露出一臉毫無意外的清爽表情,直教人想向他探尋理由。

  「咪,怎麼會呢~」
  「……喂喂,難道本大爺錯過了什麼有趣的內幕嗎?」

  獸族青年一臉無辜的回應,而精靈劍士看了看大貓咪又看了看聖族教官,好像這才領悟了些什麼那般,表情扼腕的低喃。

  「……那麼,請軍師大人先去探望指揮官,屬下這就去請軍醫。」

  而另一邊依舊看不出情緒的紅髮青年則反過身朝黑髮青年點頭致意後就朝門外走去,藍髮青年也急忙跟在他的身後離去。


  至於軍師大人呢?房內剩下的三人往黑髮青年看去。

  「──我去看看主上的狀況,那件事晚點再談。

  從聽聞指揮官醒來那一刻就直接從椅子上站起來的黑髮青年,雖然表情依舊沉穩,卻好像忍耐很久似的將筆往桌上一擱,就這麼匆匆的離開辦公室。






  「………本大爺覺得,我們好像還錯過了不少事情?」
  「好像是呢。」
  「咪,亞奇力你保重啊……嗯?你們聽錯了我沒說什麼喔。」















不溫柔的//

  就連生氣都很可愛,多撒嬌一些也無妨,請再對我溫柔一些。




























-----------------------------------------------------* END.12.12.31

趕在今年最後一天哼哼哼我終於寫了我肖想很久的黑貓→團長←花貓啦哈哈哈(●ˊ∀ˋ)ノ(叉腰笑
這麼久沒更新不要一更就寫這種東西啊妳!而且扯一堆根本還沒進入主題!!

對不起我錯了(´・ω・`)(一秒正跪
可是不管黑貓還是花貓都好可愛啦怎摸辦(´・ω・`)(繼續跪

诶你問我標題的CP有沒有標錯(´・ω・`)?

…………………(´・ω・`)

只能說這兩隻大萌貓根本是管理人堅定邁向團長軍師CP的最大阻礙啦^q^www


関連記事

Posted by on  | 4 comments  0 trackback

4 Comments

洛雅 says..."好可愛"
神可愛wwwwww不坦率的大貓咪超可愛wwwwwww
雖然很care團長的過去不過這種橋段超讓人開滿小花的啊!!
然後我覺得不止傭兵團的諸君錯過了什麼連讀者的我們都好像跟著錯過什麼了啊!!!(神驚恐)
其實我覺得這比較有點像EP的氣氛(居然

團長終於醒了喔喔,路西斯感覺知道超多的可惡這團裡面各個是高手(萌死人的意味(等等

軍師大人終於要繼續被攻略了嗎?(等等
2012.12.31 21:54 | URL | #- [edit]
涼 says..."雙貓咪真的太萌ww"
> 洛雅

好快的回覆我嚇了一跳啊ww(剛剛在選版面重開就看到有嚇到

我真的必須懺悔沒有寫到主軸劇情可是這兩大貓--尤其是黑毛貓咪實在是可愛得的讓我不得不寫啊www(不要推卸責任

>>然後我覺得不止傭兵團的諸君錯過了什麼連讀者的我們都好像跟著錯過什麼了啊!!!(神驚恐)

那大概是因為管理的腦袋太飛躍了吧(砸爛)我我我日後會補上一些小短梗篇章的XD(抹臉

我自設中路西斯是最早跟隨團長的傭兵,同時也是重要的友人他有參與到一些團長的過去,所以他會知道最多並不奇怪ww然後黑毛貓咪從我寫的EP馴養(也就是小獅子的任務篇)後開始對團長很有好感,至於雷凱咪現階段純粹是覺得團長很可愛捉弄小獅子很有趣這樣(ㄍ

然後那個帥氣大葛格查爾斯齁……我認為他和伊迪倫應該是我家目前整團裡最年上的,同時也是個心思細膩很容易看到重點的傢伙(X)放心吧他會一直默默守護著大家的(??

不忍說也想過要放在EP可是也想讓雙貓咪搶搶鏡頭所以還是更在正篇了(´・ω・`)

下一篇更新會回歸攻略軍師大人的請放心(´・ω・`)www
2012.12.31 22:34 | URL | #- [edit]
洛雅 says..."其實"
我回覆以後發現面板更換就一直等待中!(你

話說回來
亞奇力你保重啊

(´・ω・`)

……萌虎根本參透一切了吧wwwwww

超介意的我只好賣腎等後續了(等等
2013.01.01 18:50 | URL | #- [edit]
涼 says..."No title"
> 洛雅

竟然一直等的嗎對不起我回太慢www(不要笑
不忍說我本來想多補一篇除夕對話+ch12內幕但是打不完(噴


然後是萌虎表示:……咪(´・ω・`)?

2013.01.01 23:55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blackelf.blog91.fc2.com/tb.php/413-6488424c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