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群棲欲。 |

Chapter.13 荊棘海 聖痕幻想×團長賽凡









# 聖痕幻想同人 / 聖痕のエルドラド
# 團長白欒×軍師賽凡提斯
# 腐向有捏他有捏造有。










Chapter.13






裝飾所有的花朵,然後一再地、重複著崩潰與墜落。
哪怕是錯誤的,也將為你而共鳴。

──哪、就算能以兩手掬起,這份吶喊著的情感又該何去何從?






  ────






  青年半瞇起眼睛,望著窗外。
  有日光溫柔落下,閃閃發光的白銀色頭髮,掠過臉頰和唇角輕柔的笑意。


  這是黑髮青年進入房間後所看到的畫面。
  而那名青年──也就是自己的上司,在注意到動靜後海藍色的眼睛看了過來,露出笑容。

  「啊、早安,賽凡提斯。」

  黑髮青年帶上身後的門,捧著公文來到床旁,然後看了看旁邊矮桌上的藥碗和蘋果,「早安,主上。在開始辦公之前我想你還是先把藥吃下去比較好。」

  「哈哈、我想說等它再放涼一些……」
  「就算放涼味道也不會改變的,主上。」
  「唔………」

  聞言白髮青年皺起眉頭,認命似的嘆了一口氣之後捧起藥碗,又猶豫的盯著碗內仍冒著微微熱煙的褐色液體。直到黑髮青年一聲輕咳,他這才深吸一口氣,豪邁的將藥湯全數灌下,然後皺著臉放下空的白碗。

  「嗚……不管喝幾次都覺得、這味道真的太暴力了……」
  「辛苦了,主上。」

  黑髮青年拉過椅子在床旁坐下,然後從裝滿兔子蘋果的盤內以叉子叉了一塊起來,遞給白髮青年,得到對方微弱的道謝。



  從他們回來那之後又過了一周的時間。

  黑髮的軍師邊分類著膝上的文件邊想著,終於能夠恢復像這樣「比較和平」的日子其實也讓他鬆了一口氣:比起隨時必須擔憂對方的性命安危,還能看著團內傭兵們(尤其是那兩隻大貓)不分早晚天天來騷擾主上也算是值得慶幸之事。

  ……當然他仍希望他們也能適度控制一下,好讓主上有更多休息時間。

  黑髮青年表情變也沒變地整理出幾份比較緊急的,接著將公文和筆一塊遞給正咬著叉子的白髮青年,對方接過後也如往常一般迅速的開始閱讀那些密密麻麻的文字。

  「………………。」

  然後,盯著對方看了一會,黑髮青年將手伸到白髮青年面前,成功的換來自家主上的關切,「……賽凡提斯?」

  黑髮青年動作毫不猶豫地抽過對方嘴裡的銀叉子,說,「這樣太沒規矩了。」

  白髮青年先是一愣,然後開始微笑,接著同樣伸出手,手指很輕的拂過了黑髮青年的頭髮。

  「主上?」

  「你的頭髮有點亂了。」白髮青年說,帶著弧度幾乎沒有改變的笑容低下頭繼續閱讀公文,一邊詢問他的意見,「果然還是把窗戶先關上吧?今天風有點大,等等連文件都被吹亂就不好了……」

  黑髮青年將叉子放回盤裡,搖頭後才想起目前這個動作沒有意義。等真的被吹亂再說,他答道,而這句話似乎又逗樂了白髮青年,但是他並不介意。

  對著眼前這位身受重傷痛還願意乖乖向他們忍讓許多的病患,黑髮青年覺得自己就是多順從他一些也沒什麼不好;他知道自家主上其實想出去得不得了,但也確信對方絕對不會有不在醫生允許之下就跑出去的行動。

  如果說這樣就能夠讓主上多維持一分一秒的好心情,又有何不可?

  畢竟壞事已經夠多了。

  黑髮青年垂下眼簾,他已決定,在對方開口之前他什麼也不會說。哪怕是現在那一位「黑幕」突然地現身在這裡,他也絕不會再讓那些該死的『黑函』來害主上煩心。


  「──累了嗎?」

  白髮青年的聲音使他從思緒中回過神來,映入眼中的是對方擔憂的表情。

  「那是我的台詞,主上。」

  開口回應的同時,黑髮青年想起了不久前,他們也進行過和這個很類似的對話。你還好嗎。累了嗎。是否在勉強自己呢。對,其實無論哪一句都是他想說的。


  「我很好哦~就是愛操心呢,賽凡提斯。」

  白髮青年笑了。


  然後同時他也知道,如果自己真的這麼問的話,眼前的這個人、
  一定會毫不猶豫的說著安慰他的話,一邊露出和那個時候同樣的笑容吧。






  ────






  樹影隨風晃動,發出輕柔的沙沙聲響。

  注視著那些散落在草地上的明亮日光,周圍又全是照顧得當的艷麗花朵,紅髮青年花了一些時間才想起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不過其實也沒什麼,只是路過罷了。

  不知為何的,今天的他突然很想停下腳步,仔細看看這個花園。

  在主城東邊緊鄰著辦公樓的一塊空地,負責照料這個小花園的是夜族少女玫麗朵,當初指揮官說著「隨妳的意思去裝飾吧,就算全種滿玫瑰也可以哦」這樣,就完全的交給了她負責。

  他也知道少女會悄悄將每朝開得最美麗的花朵摘下,帶去裝飾在指揮官的辦公室內,因為指揮官總是很開心的注視著鮮花然後與他討論品種之類的話題。多虧喜愛花草的妻子,他在這方面的知識甚至比指揮官更多。

  ………說到指揮官。

  紅髮青年踏出無聲的步伐,那之後也過了一周,或許『有所改變』的時機也不遠了吧,如果說他真如自己想得那般了解對方,這也一定是讓他必須跟著做出決斷的原因。

  ──路西斯,你願意聽我說嗎?

  他一直都知道在那個月夜裡,白欒對他說並不是全部,不,或許是因為自己的阻止才沒讓他說到最後也說不定……

  有的時候,注視著月亮,他都還能回憶起,那晚的白髮青年是帶著何等悲切的神情,卻又彷彿毫不相干地冷淡語調,平靜地向他敘述出自己的故事。

  因為太悲傷了。也因為太相似了。
  只是這樣而已。

  ……所以才會感到心痛麼。




  ──我啊,有時候會突然很害怕『睡著』。

  當他們還是單獨兩人的旅行,某一個夜晚,白髮青年這麼說道。他馬上知道對方在指什麼,即是夢,害怕的其實不是『睡著』,而是『作夢』吧。害怕作夢,害怕夢到某些人、某些事,哪怕是美夢一場,醒來之後也只是徒增傷悲罷了。

  但是,一方面卻又覺得,就算是惡夢也無所謂了。因為除此之外,已經沒有其他能夠『記得』的方法了。

  ──然後啊,也討厭空閒下來的時間。

  白髮青年注視著燃燒的火焰,淡淡的說著。

  ──空閒下來的時候、一個人待著的時候,或者是走過一片風景的時候、吃到好吃的東西的時候……總是會想到很多很多事情。像是「以前也曾經發生過這樣的事情呢。」、「這種時候,父親大人會怎麼做呢?」、「啊,這件衣服和母親大人的髮色很搭。」、「這個甜點,要是能讓妹妹也嘗到就好了。那個孩子最喜歡甜食了。」什麼的、

  然後,笑容消失了。


  ──當這麼想的時候,就感覺心口上像是被挖出一個大洞……十分地寒冷。




  「──哟。」

  一道影子在面前落下,直到剛才都把目光放在地上落花的紅髮青年抬起頭,有著黑色獸耳的青年打招互似的朝他揚了揚手。

  「……嗯,指揮官換藥的時間差不多──」
  「什-我、我才沒有要問你這個啦!

  紅髮青年看著對方的黑色貓耳朵就這麼直直地豎了起來,獸族青年很明顯的緊張了一下,回答根本是欲蓋彌彰。不過想了想紅髮青年決定還是不要開口回話好了,把貓咪弄到炸毛後還要安撫實在太麻煩。

  「……咳、有個不認識的傢伙說要見你,查爾斯叫我過來找你,就這樣。」
  「感謝通知,是在主城門處嗎?」
  「喔!那話也帶到了,我走啦。」


  「………………。」

  兩人告別,紅髮青年一臉平靜的望著黑色大貓的身影消失在通往指揮官寢室的走廊上,突然又有點好笑地想著:至少這陣子他親愛的摯友似乎沒有太多『個人時間』能讓他想東想西了。

  頭頂上方的樹影又晃動著發出聲音,路西斯轉過身,朝主城門口處走去。






  ────






  熱茶在一起被燙溫的茶杯內冒著徐徐細煙。

  白髮青年放下手中的最後一份文件,抬起頭時見到的就是自己親愛的軍師正拿著刀和蛋糕奮鬥的畫面,當然隨後蛋糕完美而快速的被分在盤裡,只是黑髮青年那副全心全意做一件事情的認真表情,不管看幾次總讓他忍不住覺得可愛。

  「………………。」

  白髮青年以單手撐著下巴,沉默著、思量著該如何開口的同時,有一種苦澀的感覺自心底逐漸蔓延開來。

  ──已經夠了。本來就不被允許的逃跑。
  必須要,告訴你才行。


  「賽凡提斯。」
  「是的?」

  黑髮青年停下往杯裡倒茶的動作,側過頭來。靜謐的空間裡,對方喚他名字的聲音混著些許顫抖和沙啞。第一瞬間還以為是文件出了什麼問題,但很快地,只是接觸到白髮青年的眼神,他就知道了對方接下來要說出口的話語。

  叉子落在盤上,發出清脆的聲響,然而他已無暇分神去撿。

  「……我記得。」

  白髮青年面無表情,不,或許只是不知道該擺出什麼樣的表情,只好使勁地繃住自己的臉那樣的感覺,「情報操作是你的拿手範圍,對嗎?」

  黑髮青年只是點點頭。
  沉默蔓延。


  然後,終於,白髮青年再次輕扯開嘴角,這次好好地形成了一個微笑,「已經夠久了,我想……我們來談談那些信的事情吧。」

  「但是在那之前,有一件事情無論如何必須要先告訴你。」


  那雙海藍色的眼睛毫無偏差地注視著黑髮青年。


  「你願意……聽我說嗎?關於『真實』的故事。」



  「當然。」

  黑髮青年沒有絲毫猶豫地迎上對方的目光,彷彿終於找回了自己的聲音,他低聲說道,「現在,我就是為此而存在的。」















荊 棘

  只要有你拋出的祈禱,哪怕是荊棘之海我也能走過。




























-----------------------------------------------------* END.13.03.21

Chapter.13,我想主軸大概是覺悟吧。
就像團長要勇敢的面對過去那樣,我想我也該勇敢面對自己拖文的現實啦(´・ω・`)(ㄍ


*標題、第一段和最後一句出自鬼束千尋的【荊棘海】w


関連記事

Posted by on  | 2 comments  0 trackback

2 Comments

翡思 says...""
更新了耶ˊDˋ好開心

好好躺床不亂跑的團長好乖好可愛噢ˋ艸ˊ
賽凡逼喝湯藥削兔子蘋果又切蛋糕也是好賢妻良((湯碗蓋臉

炸毛的貓......想想心裡就一陣蠢動了呼呼呼呼(*ˋд´*)σ=σ((狂喵顫慄之ㄏㄡ(ry

真的好溫馨~暖暖的一篇呢~
團長你不孤單啦・゜・(/Д`)~゚・゜・。心裡有話想說就說有軍師跟團裡的大家罩你陪你・゜・(/Д`)~゚・゜・。

能在踏上期中戰場前看到這篇就像王關前被小怪凌遲到剩5%血然後被路過的大大施展聖光一樣啊啊啊ˊ艸ˋ好治癒
2013.03.24 23:42 | URL | #- [edit]
涼 says...""
> 翡思

翡思好久不見(●ˊ∀ˋ)ノ❤wwwwww(還敢說

因為團長現在覺得對所有擔心他的人都感到內疚ww特別是對軍師大人所以他會很安分很安分的XDDD

軍師就是你的好老婆ㄚw順代一題兔子蘋果是和雷凱咪學習的(´・ω・`)(???

大黑貓不管炸不炸毛都好萌喔一直讓我在團長軍師和黑貓團長的兩條分歧道路上猶豫不已(NO

下一話會把過去交代清楚但不忍說我又卡文了可能要再等等(爆)
聖光治癒一定可以幫助妳輕鬆坦過期中大魔王的要加油啊(●ˋ∀ˊ)ノ!!!
2013.03.25 22:44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blackelf.blog91.fc2.com/tb.php/415-60bf474c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