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群棲欲。 |

Chapter.15 白昼夢 聖痕幻想×團長賽凡










# 聖痕幻想同人 / 聖痕のエルドラド
# 團長白欒×軍師賽凡提斯
# 腐向有捏他有捏造有。










Chapter.15






  tragrdy world.
  明知道也許會失敗,還是伸出了雙手。






  ────






  獨自一人的房間。
  青年注視著燃燒的火堆,似乎是在思考吧,他不自覺地皺起眉頭。

  傷口………有點痛,啊不,實在不是一點的程度、好痛──明明只是坐著而已,身體卻仍抗議似的從各處傳來一陣陣的鈍痛,從醒來過了好幾天也無法習慣。為什麼自己會在這裡呢?是被誰所拯救?哎我是不是換個姿式會比較好?對了,我,是被───

  伴隨著複數的腳步聲,房間另一側的紙門被輕輕拉開,青年抬起頭,悄悄將手置於身側的配刀上,然後注視著因為門被打開而顯露的黑色部分。

  門後探出了兩張白軟的,屬於孩童的容貌。

  先走出來的白髮男孩手裡提著東西,看起來似乎有點緊張,而更小隻的紅髮女孩則躲在白髮男孩身後,兩人都有著一雙海藍色的眼睛……仔細一看和這幾天過來的那對年輕夫妻長得好像,是他們的孩子嗎?看起來男孩子年紀比較大,所以是兄妹?

  想著想著青年的手離開武器,伸向半空,似乎是想對孩子們招手,卻又在中途放下。


  ──晚上好,大哥哥!今天和我們一起吃晚餐吧!

  不知道是不是體察到了青年的猶豫,白髮的孩子主動開口向他打招呼,這麼說著舉高懷裡疊了好幾層的方盒子,然後很可愛地笑了。

  青年一愣,接著也回以笑容。

  ………啊啊,傷口更疼了。

  為什麼呢?當視線接觸到那黑色的角,好像不只傷口,連心臟都像被誰緊緊握在掌中那般陣陣發痛。青年盡力地不讓內心的動搖顯現在臉上,堆起偽裝的友善笑容。

  妖族。妖族……我,是被妖族所拯救。
  厭惡,憎恨,是啊,那是我,最討厭最討厭的───

  你 在 猶 豫 什 麼 ?

  (理由什麼的,明明就很清楚不是嗎?)







  ────






  呃……是不是、有點不太妙?

  眼前是各執長槍,擺出應戰姿態的兩名妖族青年──有黃金義賊之稱的大盜艾里歐斯和剛認識不到三十分鐘的雷伊卡爾,他們正熱切的以眼神對峙中。

  In 主城正門口處。

  早在情勢往白熱化方向發展時就已經被聖族教官拉著手退到場外的藍髮青年-萊德正垂著八字眉,一臉不安的望著這個畫面,然後又抬頭看了身旁的白精靈男子。

  「那個…查爾斯先生……」
  「不可以,靠近很危險的哦。」

  聖族教官溫和微笑,而背景是某獨眼劍士唯恐天下不亂的爽朗笑聲。隱約覺得好像聽見什麼東西斷裂聲的藍髮青年乖乖閉上嘴,連日來的相處讓他多少能理解眼前這位外貌看來冷酷、其實卻很會照顧人的穩重教官的內心情緒,以及……對方現在有點火大的這件事情。

  「視線才離開馬上出亂子,還在這個節骨眼上……」

  說著金髮青年傷腦筋地嘆了一口氣,「太容易被煽動的人是有錯,不過伊迪倫也真是的,是說反正剩下的那隻眼也依舊看不清楚空氣,留著好像也沒什麼用呢?

  ……剛剛好像聽見什麼可怕的台詞哎大概是錯覺吧。
  藍髮青年抖了抖身子,一秒決定無視。

  期間週遭的聲音越來越多,眼看被圍在人群中央的兩人就要開打───


  「………這是在幹什麼?」

  一道冷淡的聲音介入其中,只見臉頰上覆著半邊面具的紅髮青年毫不費力的從圍觀群眾中走出,絲毫不被現場氣氛所影響,神色淡定的站到兩名持槍男子前,接著向聖族教官所在的位置瞥了一眼:「難道叫我過來是為了勸架麼?查爾斯。」

  金髮青年給了個一切都在預料中的笑,似乎也沒打算否定。
  嘆了一口氣,紅髮青年將目光放回眼前的兩人身上。

  「艾里歐斯,除非是在訓練場上,團內成員私下互鬥爭執是禁止事項,你應該很明白吧。」

  「呃………」被點名的褐髮青年臉上已經沒了剛才的嚴肅,只見他搔搔臉頰,很乾脆的收起武器然後開口道歉,「非常抱歉,下次我會注意的!」

  在場所有人都知道,領主大人的副手路西斯是以討厭鬥爭出了名的……但這當然不代表他沒實力,只是要不要出手的問題罷了。曾經在訓練場上敗給路西斯的艾里歐斯很清楚要是剛才真打起來,眼前這個重視紀律的傢伙鐵定會毫不猶豫出手介入,順便把他們倆都打趴到地上去吃土。

  然後等著他的就是傷口和萬字還有萬字了……唉唉是說他手邊還有好幾份沒交哪!
  多種衡量後平常我行我素的大盜先生會選擇老實道歉不是沒道理的。

  聞言紅髮青年也沒再多說什麼,只是將視線轉到場上的另一人身上,「你是誰?」單只的紅色眼睛似乎正這麼尋問著,而後者則直直的接下了他的目光──阿咧不覺得眼神和剛才不太一樣麼好像有什麼在閃爍啊這位先生!

  一旁察覺到異狀的褐髮青年在內心大力吐槽,不過沒膽說出來。

  「路西斯、蓋亞公爵旗下的貴族騎士……」

  綁著一頭銀白色長馬尾的年輕妖族男子在沉默了幾秒後,以有些壓抑的語調再次開口,他直視著眼前的紅髮男子,接著,緩緩的向前跨出了一步……

  ──!!

  內心警戒起來的紅髮青年迅速將手按到腰間的刀柄上,準備在對方有任何動靜前來個先發制人───


  「在下雷伊卡爾,一直以來都十分地景仰您!無論如何還請允許我加入貴傭兵團、跟隨在您的身旁!路西斯閣下!!」

  大力低下頭的白髮青年,以中氣十足的音量說出了讓在場所有人都傻眼的這句話。
  然後近距離位置上的大盜先生的眼神,死了。

  「………………。」
  「………………。」
  「………………。」

  沉默再沉默然後還是沉默,就在眾人屏息等待當事者的回應等到快窒息時,只見紅髮青年終於面無表情地(似乎也不盡然,聖族教官就注意到紅髮青年的眉毛抽了下)開口:

  「………此事憑我一人無法決定,需要和指揮官以及軍師大人商談。」

  語畢別過眼神,對方那閃亮的目光讓紅髮青年覺得頭有點疼。

  得知有人景仰自己在感到開心之前更多的是訝異,說真的路西斯當下有想轉身就走的念頭,而且他實在不是很擅長處理這事,現場又沒一個能幫忙的,唯一能幫忙的那個大概也早料到了是不會出手吧……嗯,只好往上級報告了。


  「哇喔路西斯你的眼神已經死到不能再死了欸──痛痛痛查爾斯別揪我耳朵!」

  金髮青年迅速伸出手,一把揪住還想再繼續廢話的同族劍士的耳朵,邊扯著走邊燦笑回應:「你閉嘴少說幾句也沒人會在意的哦,伊迪倫。」

  「──真的非常抱歉!」

  而對方那燦爛卻藏不住黑色氣息的笑容讓獨眼劍士也乖乖閉上嘴了。


  見場面已經完全受到控制,幾名傭兵也要離開的樣子,一直圍繞在周圍看好戲的住民們這才逐漸散開,各自回到自己的工作上去。

  於是,發生在主城門口的小小騷動就這麼「還算平安」地落幕了。






  ────






  「哈哈哈、原來還有這種內幕啊。」


  將目光從手中的傭兵契約書上移開,聽完事情原委的白髮青年忍不住笑出聲來。
  而坐在身旁位置的紅髮青年則輕皺起了眉頭。

  「屬下認為這可不是什麼有趣的事情。」

  回想起妖族青年那個閃亮亮的目光和剛把人帶到辦公室時,軍師大人因近期的種種事件疑慮開始頭痛的模樣,紅髮青年就覺得一點都笑不出來了。

  「伊迪倫事後一定被查爾斯教訓的很慘吧?說到說教的話查爾斯可完全不輸給賽凡提斯呢,還附帶正跪數小時……」

  白髮青年將契約書收進抽屜,繼續說著,隨即有點落寞般的垂下眼簾。「不過真可惜啊,我竟然不在場……唔,最近老是這樣,讓我覺得有點寂寞呢。」


  紅髮副官看了自家失落中的指揮官一眼,然後開口:

  「那是因為,不知道是哪邊的哪個人先是出了很久的遠門,然後又莫名地帶著一身重傷回來,高燒又昏迷的,讓大家擔心的要命──」

  「啊嗚-真的對不起我知道錯了不要一直拿這件事戳我啦。」

  急急忙忙打斷對方的話,那個話題中的某人──白髮青年雙手合掌朝自己的得力副官也是多年好友的路西斯道歉。雖然已經說了好多好多次,但只要想到自己醒來的那個時候,夥伴們那或笑或哭的反應白髮青年就覺得難受。

  ……雖然也、不只是難受而已。
  思及此,突然有一隻手放到白髮青年頭上,很輕的來回摸了下。


  「………路西斯?」
  「別想太多了,目前重要的是多休息,讓身體早日恢復。」

  只有在兩人獨處時,而且是『偶爾』才會收回平時敬重的態度的紅髮青年如此說道,與其說是朋友的親暱不如說是兄長那般的感覺。摸摸對方的頭,然後見到白髮青年滿足般輕瞇起了眼睛,微笑的模樣,也才會突然意識到原來眼前的這人,歲數甚至比自己更年幼。

  「嗯~這就是所謂有哥哥的感覺嗎?」
  「哦?」
  「哈哈哈。」

  完全沒有拒絕對方的意思,不如說看起來還很開心的白髮青年說道。聞言紅髮青年露出了有些微妙的表情,卻也沒注意到自己正微微牽起了嘴角。



  曾經有過的。
  那種一想到自己被關愛著,保護著,因此覺得有點害羞,卻又很安心的情感。

  很幸福。
  ──現在,也是哦。




  維持著低頭的狀態,白髮青年收起了笑,輕閉起眼睛。

  「我把一切……都告訴賽凡提斯了。」

  然後靜靜地,如此告知。



  紅髮青年收回了手,「是麼,那讓我來猜猜軍師大人的反應吧。」

  「一定生氣了,對吧?」

  當路西斯這麼說的時候,他想起了黑髮青年披風下緊握的拳頭(最後也確實地招呼到了自己身上),心有點痛,白髮青年帶著幾分無奈勾起嘴角。

  「十分的懊悔、不甘心,然後……」
  「就像是當初知道了我的故事的你那般,也為你而哭泣了吧。」

  「………………。」

   「…………痛苦嗎?」
  望著沉默不語的白髮青年,知道了一切都如自己所想的紅髮青年低聲問道。


  「或許吧,果然是有點……難受。但是、」


  痛苦嗎?難受嗎?
  那是一定的。
  每回想起來一次,就感覺又被傷了一次。
  但是不能忘記。絕對不能。
  因為是很重要很重要的──


  一邊組織著話語,深藏心中的那些回憶終於又被拾起,然後想起了那個時候,靠在自己背上的溫暖體溫和淚水的重量。明明不想他露出那樣的表情的、明明不想傷害他的……竟然讓其實很溫柔的那個人,為了這樣的自己,哭了。

  心好痛啊。請不要哭。
  那是,明明也隱隱約約地注意到了的……對,是同樣的啊。

  原來比起過往,現在的我,還要更加地在意你。
  (同樣地、重要的你。)



  「……連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比起去感受害怕啊難受啊之類的情感,感覺我好像、更加在意賽凡提斯的反應………嗯~~~該怎麼說呢、」

  白髮青年煩惱地皺眉,似乎正在尋找適當的辭彙來說明,而這邊的紅髮青年只是如同鬆了一口氣般,微微地露出笑容。

  「看來不必我擔心呢。」
  「诶?」

  「沒什麼,自言自語而已。」這麼說著,紅髮青年站起身,再次伸出手拍了拍白髮青年的頭,「不早了,明天還要開作戰會議,快睡吧。」

  「嗯、我知道了──啊等等我記得還有一份公文沒有───」
  「沒收。」

  沒等對方說完,紅髮青年乾脆地收起桌上剩下的的些許公文和空茶杯,接著直徑走向房門口,直到將手擱到門把上時,他才停下了動作,回過頭來。


  「晚安,路西斯。」

  而彷彿早就知道他會回頭那般,白髮青年微笑著如此說道。



  他同樣回以笑容。

  「晚安,白欒……我最重要的指揮官大人。」




  晚安,親愛的你,願你有個好夢。
















昼夢

  追逐著白日夢,卻還是夢過境遷。
























-----------------------------------------------------* END.13.11.17

好的我還是發了(●ˊ∀ˋ)ノ
其實這篇早就寫完了但一直沒發一方面是因為卡住另一方面就是我自覺跟不上阿官劇情啦XD看著越來越飛躍的劇情和無法到手的傭兵,我覺得,有點兒悲傷寂寞・゜・(PД`q。)・゜・(ㄍ

這次的標題選取是給那位人族大哥哥的(?)

不是沒想過割捨過去的仇恨,但最終還是放不下……這樣的心情,讓傷害人的人和被傷害的人都痛苦。大概是這樣的感覺(你是多不確定

然後題外一下小迪歡迎回家新劇情可愛我會寫短篇的等我・゜・(PД`q。)・゜・


*標題和第一段和最後一句出自UVERworld的【白昼夢】w

関連記事

Posted by on  | 0 comments  0 trackback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blackelf.blog91.fc2.com/tb.php/434-2ef227e3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