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群棲欲。 |

Episode.17 忍冬花的愛情 聖痕幻想×團長賽凡










# 聖痕幻想同人 / 聖痕のエルドラド
# 團長白欒×軍師賽凡提斯
# 腐向有捏他有捏造有。










Episode.17






02//
2014_ Happy 2st Anniversary




  滿是笑語的熱鬧筵席。

  以手指輕劃過玻璃酒杯的邊緣,卻沒有要將杯中散發著香味的深色液體飲下的打算。在早就無秩序成一團的狀況下,表情依舊沉穩的黑髮青年只是凝視著不遠處正被夥伴們團團圍繞的白髮青年,心情多少有些複雜,但要說起來應該還是喜悅大過於為難。

  他記著。
  不但記著,甚至還籌劃了驚喜給自己。

  明明是個連自己的生日都會忘記的人,甚至也不大在意節日,卻出乎意料地記得了所有夥伴們的生日,他的生日,他們的……相遇的紀念日。

  不過──


  「軍師大人。」

  身旁的空位坐上了人,是少數仍保持意識清醒的聖族精靈教官,英俊的臉上雖帶著微笑,看向他的藍色眼睛似乎多了幾分擔憂:「慶祝會……是不是太超過了?」

  「……怎麼這麼問?」
  「總覺得您看起來不太開心。」

  聞言黑髮青年有些訝異的瞥向身後能映出他們的清楚容貌的落地大窗,直到確定自己臉上的表情與平常無異後,他才察覺自己似乎是被眼前這位看似年輕,實際上年齡卻大大超越了其他人好幾輪的精靈青年給套了話。

  「哎,請別瞪我。」

  雖然看似有些為難的這麼說著,金髮青年臉上的笑容卻是不減反增。
  黑髮青年輕嘆了一口氣,是認輸的意思。

  「我只是有點驚訝而已,不要緊。」

  組織著言語,黑髮青年再次將視線放到前方,「我很高興,他還記得這次我們『相遇滿兩周年』的紀念日,雖然我的本意不是要舉行這樣盛大的宴會……」

  原本自己所想的只是兩人簡單的慶祝會,現在擴展成幾乎要全員參與的規模,總讓他覺得心中有些不踏實……或許該說是難為情。黑髮青年自知不擅長應付這樣的場面,也明白夥伴們沒有任何惡意,但置身這樣的場合裡,每每讓他有種依舊無法融入的孤獨感──雖然有大半也仍是自身的問題,無論基於何種心情,又是不是刻意地在保持著距離。

  ……不,不對,會覺得這麼孤獨,會有這種被冷落的感覺、
  思索片刻,黑髮青年只是有些難受地接受了心中最為真實的那個想法:


  ──是因為那個人此刻不在自己身邊。

  明明從最開始就知道了,在兩人共同前進的未來裡,縱然再怎麼樣陪伴在彼此的身旁,只要那個人仍是被眾人追隨的領導著,就絕對不可能完全只屬於自己一個人。然而就算寂寞,自己又怎麼可能,去奪走那份溫柔和自由呢。

  只屬於我一人。
  這是何等……自私而傲慢的想法啊。


  「硄啷!」

  酒杯碰撞的清脆聲響讓黑髮青年從思緒中回過神來,見到身側的金髮青年仍沉默著等待自己的下文,他只得盡量平靜的又補上一句:

  「我………沒有不高興。真的。」
  「是麼,我明白了。」

  啊啊,溫柔的違心之論。注視著這樣的軍師,精靈教官露出了像是年長者看待後輩那樣,帶著些許慈愛的目光──

  「簡單說起來,軍師大人似乎比較想要兩人單獨慶祝──果然我們還是太多事了。」
  「查爾斯………!」

  這回答讓黑髮青年微微瞪大了眼。

  ………本來是這樣子的,但最後還是忍不住想捉弄一下對方,自己是不是太過壞心眼了呢。金髮青年一邊反省自己的言動,一邊又在心底為了黑髮青年那份溫柔而可愛的情感微笑。畢竟無論怎麼說,自己終究是想要支持他們的。

  想要支持他們的這份難能可貴的心意。想要為他們的幸福而期願。
  就算是在這樣一個稱不上美好的世界裡,也希望你們──


  「更坦率一些。」
  「………?」

  「無論是對任何事,包括對自己的心。」金髮青年邊這麼說著站起身來,朝黑髮青年微微一笑,「我能給的意見就這麼多了,軍師大人──今夜可是節慶呢。」

  語畢,金髮青年朝那方鬧成一團的夥伴們走去。中央正在努力拒絕被灌酒卻有些徒勞無功的白髮青年紅著一張臉,但看起來還在清醒的範圍,精靈教官於是按過那人的背,將他推向另一端黑髮青年所在的位置。

  「好了好了,也差不多該把團長大人還給今天的主角了吧。」
  「诶~~~~」

  此話一出,眾人雖小有抱怨,但不如說是抱著看好戲和起鬨的心態多了幾分,總之金髮青年不費什麼功夫就將團長從人牆里拉了出來,推給一樣被點到名的軍師面前,前者一臉莫名而後者略帶尷尬。

  「查、查爾斯……?」

  思考能力已經被酒精給往下磨了幾度的白髮青年有些不解地回望,好人已經完全做到底的精靈教官露出微笑:「依照軍師大人的願望,接下來就請兩位慢聊。啊,請別擔心,我會負起責任把那邊那群想偷聽的傢伙給全部趕回房間的。」


  「………………。」

  黑髮青年已經完全放棄去提出或糾正對方的話語了,只是當看到步伐有些不穩地白髮青年時還是反射性就伸手去扶,抓住的手臂透過手套傳來的滾燙體溫,讓他瞬間有了這個人就在自己身邊的實感。

  白髮青年似乎也愣了一下,接著便覆過那隻手,然後像個孩子般輕瞇起眼睛笑了。

  「賽凡提斯,我最喜歡你了!」


  這句話成功在軍師艷紅的眼睛裡划出了波瀾,即使如此黑髮青年依舊壓下內心的訝異:「怎麼……突然這麼說?」

  似乎對於黑髮青年的平淡反應感到略微不滿,白髮青年思考似的微歪了歪頭,最後乾脆張開雙手抱住對方,撒嬌那樣的以下巴蹭了蹭黑髮青年的頭。

  「哪,賽凡提斯,你知道我剛剛在做什麼嗎?我剛剛可是在向你表白喔!」

  心跳之後是驚嚇,儘管如此在看到白髮青年這樣的舉動之後,幾乎是能完全斷定這人已經醉了。被抱在對方懷裡的黑髮青年這麼想著,似乎沒注意到自己正在微笑。


  那麼……只是稍微,應該不要緊吧。

  接著他沒花什麼力氣地掙脫原本就不算箝制的擁抱,改將自己的兩隻手按在白髮青年的手臂上,然後微笑地望著對方:

  「我知道,但這也沒什麼好奇怪的,今天是我們相識滿兩周年的紀念日,你是想看我驚訝的樣子,才捉弄我吧?」


  黑髮青年又湊近了白髮青年一步,幾乎是身貼著身的距離,他仰起頭。

  「只是…我的主上……真正的惡作劇要像……」




  「………………。」

  吻在臉頰上的,很輕很輕的一個吻。

  連背景都是一陣沉默,黑髮青年收回手,心情愉快地看著他親愛的團長大人在驚愕中回過神來,很捧場地燒紅了整張臉。


  「………………。」
  「………………。」

  ──碰!


  「老天團長昏倒啦!那個誰快來幫忙!」
  「領主大人───!!」

  同樣沒有辜負偷聽期望地傭兵們從半掩的門後衝了出來,一陣混亂之中沒人注意到此刻背對著眾人的軍師大人也同樣滿臉通紅。













忍冬花的愛情

  全心全意只奉獻給你一個人。請不要懷疑。


























-----------------------------------------------------* END.14.06.12

哇哈哈哈我終於補完兩週年紀念日了(●ˊ∀ˋ)ノ!!!(你好意思說都過兩個月了
然後之後應該又是膝枕出場的時刻了!團長GO(●ˊ∀ˋ)ノ!!

*忍冬花就是金銀花,常見花語有:

1、全心全意把愛奉獻給你
2、有鴛鴦成對、厚道之意
3、愛的牽絆
4、誠實的愛、真愛
5、不變的愛

関連記事

Posted by on  | 0 comments  0 trackback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blackelf.blog91.fc2.com/tb.php/438-c2a8ce08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