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群棲欲。 |

Chapter.16 LION 聖痕幻想×團長賽凡










# 聖痕幻想同人 / 聖痕のエルドラド
# 團長白欒×軍師賽凡提斯
# 腐向有捏他有捏造有。










Chapter.16






  跨出越發狹窄的門檻。
  (不論身在何處、都不要再尋找我了。)







  ────






  「接下來是今日要與各位討論的重點,請參閱剛才發下的計畫書。」

  氣氛還算輕鬆的會議廳內,主持的黑衣軍師在告知了近期預定事項和各類雜事後,向在場的諸位傭兵提出了今日最主要的討論主題。

  「祭典……是麼?」

  接過計畫書的精靈男子低聲重複著,英俊的臉上露出了有點意外的神情。而坐在他隔壁位置的獨眼劍士則毫無顧忌地湊了上來,一臉頗有興致:「好耶~祭典!正好田裡收割的活兒和過冬準備都差不多忙完了,入冬前來盛大的鬧一場也不錯啊!」

  「伊迪倫你這傢伙主要是想喝酒吧!」

  對面位置上把玩著煙管的黃金大盜故意嘆了口氣,接著笑著補上一句:「不過我也沒意見就是。」

  「被發現了啊~」獨眼劍士大笑,看了眼因傷許久沒露臉參加會議,正坐在主位上的領主大人:「不過真可惜,這次看來不能和指揮官一起喝酒了呢。」

  「那是當然,指揮官大人身上還有傷、這樣太亂來了!」

  紅髮的妖族女子激動地一秒拍桌反對,旁邊話題中的白髮青年無奈一笑,伸手輕拍了拍女子的肩膀:「嗯,我不會亂來的。冷靜點,雪莉。」

  「……哎、哎呀,不好意思。」

  察覺自己有些失態的紅髮女子慌慌張張地坐回位置上,注視著這一幕的精靈教官適時開口將眼看就要偏掉的話題轉了回來:

  「要舉辦的話我也投贊成一票──只是,能問問理由嗎?」

  此話一出,坐在白髮青年身旁一直沒有開口說話的妖族紅髮副官和藍髮青年抬起了頭,另一側正在應付虎斑大貓煩人騷擾的黑髮青年也停下了動作,以手撐著臉的獨眼劍士仍是捉摸不透的微笑著。

  黑髮的軍師悄悄走到了白髮青年的身側。
  喀的一聲,白髮青年放下手中早已冷掉的茶杯,環視眾人一圈後露出了微笑。



  「是啊,原因我會解釋的。」

  白髮青年低聲說道。

  手在看不見的地方緊握成了拳頭。
  只是,盡力地、像是不想被發現破綻那般,牽起嘴角。






  ────






  看似慵懶地躺在屋頂上,耀眼的日光縱使溫暖仍使得黑髮青年有些不適地瞇起了眼,他側翻過身。隨後聽聞一旁傳來的動靜,來人似乎在他身旁坐了下來,他這才緩慢開口:

  「哟,擱著準備不做跑到這來偷懶嗎?」

  沒有回答,黑髮青年睜開半隻眼看了過去,果然是他預料中的那個人──白髮青年正坐在他身旁,同樣也側過頭來望著他,儘管微笑著,卻又帶著些許顧忌。

  黑髮青年嘆了一口氣,坐起身來。

  「……等軍師知道你帶著傷還爬屋頂,鐵定會生氣。」
  「我還以為小獅子會替我保密呢。」

  「不說就不說。」黑髮青年說著,伸過手去揪住對方的衣袖,將他更拉向自己,「你啊,坐過來一些,就憑那破身體可禁不起再摔一次。」

  「嗯。」

  聽見這形容白髮青年微微苦笑,卻還是順從應好,於是他們在不過幾公分的距離裡沉默地並肩而坐。黑色的獅尾巴在磚瓦上反覆拍了幾下,最後還是黑髮青年開了口:

  「還有事情沒說吧。剛才會議上講的那些。」
  「啊啊……我知道那一天,你──」
  「就知道瞞不過你,先說我可不是故意偷聽喔,只是貓科動物聽力有點太好了而已。」

  這句話讓白髮青年笑了出來,同時他也對於自己現在的平靜心情感到訝異,明明之後就要討厭了也說不定。他微笑地望著那對雙金色的貓眼睛,「後續,要聽嗎?如果小獅子說好,我就全部毫不保留的告訴你。」


  那一天,在他告訴軍師一切事實的那一天,明明是察覺了門外的腳步聲,卻什麼也沒有說,甚至在內心有點希望對方能就這麼走進門來,讓他再也沒有後悔餘地的全盤托出,可以的話最好能在聽完之後狠狠責罵自己一頓。

  然而,對方沒有這麼做。
  他其實也心知肚明。


  「哼,現在想到要告訴我啦?」

  黑髮青年特意以一種抱怨的語氣說道,然而從上揚的嘴角看來便清楚知道他並不是真的生氣,他收回視線看向藍天繼續說著,「我開玩笑的,你原本就沒有義務告訴我全部吧……真是,笨蛋指揮官。」

  雖然知道自己被排在軍師和紅髮副官之後,是有那麼幾分不愉快。
  黑髮青年暗想。

  但是,嘛……第三位欸,明明是個不能伴你長久、甚至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離開甚至背叛你的存在,想來想去也覺得沒什麼好抱怨的了。


  「好過份啊小獅子,又罵我笨蛋。」
  「因為你就是笨蛋,唉,應該說扯上自己的事情就變成笨蛋了。」

  黑髮青年說著伸出手去,輕輕彈了一下白髮青年的額頭。突然想到眼前的這個人,年齡好像是比自己還小來著的,雖然已是一城之主,在某些事情上還是很不會應對……還是該說腦袋轉不過彎?

  譬如他總是不顧性命的保護他們,而不去想想被保護的那一方心情如何;譬如他寧可自己滿身中箭、被討厭,也不想去隱瞞事實、只怕傷到他們。例子要舉起來都說不完,簡直是越想越來氣!之前怎麼也沒想過這個人的溫柔原來也有這麼讓人生氣的一天。

  可是,可是。
  就算再怎麼氣都還是走不開身的自己也一樣讓人火大啊,可惡!

  黑髮青年突然有了想抱頭吶喊的衝動,只是看了看身旁人那身看了就痛的繃帶,安然無事的姿態,突然就又什麼都無法發作。最後只是一個大大的嘆氣。

  「小獅子?」

  這邊不明白他心中糾結的白髮青年有些疑惑的喚,黑髮青年先是整理了一下思緒,這才開口回應對方:「……不好。」

  「诶?」
  「完全的不好。你要說幹麻經過我同意?反過來說,你如果想說,我就聽。」

  像是被這個回答嚇到了,又或者說是完全沒有想到這樣的回答,白髮青年只是眨了眨海藍色的眼睛,那呆呆的模樣惹得黑髮青年再次伸出手去彈對方額頭,這次比第一次更用力了一些。

  「──痛!」

  「你啊,不知道該怎麼說了……就像我也有很多事情沒有告訴你,難道你還會逼我說嗎?而且不只是我,這裡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煩心事要處理,也會有不想面對的過往和傷痛。但那又如何?知道事實會影響你對我們的感情和態度嗎?」

  「……不會、」


  ──我也一樣,就算知道事實也絕對不會改變。


  「……絕對不會…!」

  終於知道了對方話中真正想表達的話語,白髮青年邊回答著低下了頭,內心簡直感動得想哭。啊啊,明明自己都是帶著被厭惡的覺悟要來攤牌的,結果不論路西斯也好賽凡提斯也好小獅子也好……為什麼要對我這麼溫柔?

  「為什麼、你們……」
  「沒有什麼為什麼,硬要說的話、」

  難為情地搔了搔自己的一頭黑髮,獸族青年的語氣軟了幾分,可惜正將臉埋入雙臂之間的白髮青年沒能看見他此刻溫柔的表情,「……我們都是因為你,才在這裡的。我們不信你這個指揮官,還要信誰。」

  「………………。」
  「記得麼?你從昏迷中醒來之後,我說的那些話。」
  「………嗯。」
  「超丟臉快給老子全部忘掉!……雖然很想這麼說,但你記一句就好。」

  「再多依賴我們一點。」黑髮青年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伸出了手,不過這次是輕拍了拍那顆銀白色的腦袋:「如果說有人想要傷害你──我也能成為保護你的劍、守護你的盾。」


  就像你一直以來,為我們所做的一切那樣。
  黑髮青年低聲道。



  「……哪,小獅子。」
  「怎麼?太感動的話胸膛借你哭一下也不是不行。」

  其實也已經瀕臨害羞極限的黑髮青年雖故意這麼說著,卻別過了臉。而終於抬起頭來的白髮青年看起來很開心的笑了,接著伸出雙手──

  「嗯~感覺借胸膛的話小獅子好像會害羞逃跑還是算了。」

  手指碰上了黑髮青年的兩只黑色貓耳朵,柔軟又冰涼的觸感,他憶起了上回被黑毛大貓安慰的時候,想了想,白髮青年於是傾過身子,在上頭輕吻了一下,隨即有些惡作劇地笑道:

  「──耳朵借我摸一下就好。」


  「你、你──!! 摸一下和親一下差很多好不好!?

  短暫的腦袋停格之後,黑髮青年依舊華麗的炸毛了,吼聲甚至嚇飛了一同棲在屋頂上的麻雀們。

  即使如此面對主動撲上來討抱的團長大人,今天的他也仍是無法推開。






  ────






  傾聽著屋頂上的動靜,在聽見黑色大貓的怒吼時紅髮青年微勾起了唇角。事情已經解決一半了,他想──應該說他希望是這樣,紅髮青年看了眼從會議結束之後就一直沉默站在會議室裡、和手中的計畫書奮鬥的軍師。

  果然還是、很困擾吧。


  他想起了方才眾人共同商議的計畫,在白欒表示要親自擔當誘餌的時候立馬招來群眾反駁……想想也是理所當然的啊,他當然想自己親自替這事情做個了斷──不是不明白,但想到對方大概是對指揮官抱有殺意的,白髮青年又一身重傷,怎麼不叫他們擔心。

  但是又有誰能阻止他呢。
  畢竟就連唯一最有望改變他心意的人──軍師大人也沒有出言反對。


  這點該說是出乎意料還是毫不意外?不過雖然沒有『反對』,黑髮青年在聽完之後只像是早有預料般細瞇起了艷紅的眼睛,但表情毫無變化,冷靜地說了句:「嗯,我也同行。」

  結果這句話反而讓一開始氣勢十足的指揮官訝異地睜大了眼,側過頭正想開口,軍師大人又平淡的補上一句:「反正要您別去您也不會聽的,那只好委屈點讓我同行了──您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嗎?主上。」

  任誰都聽得出來軍師大人正在不開心,從那敬語就能略知一二。

  儘管如此,他仍盡力滿足了對方的願望。明白了這點的白髮青年,只是微笑地按過一旁軍師壓在桌面的手背。

  「沒有……謝謝你,賽凡提斯。」


  聞言黑髮青年回以一個嘆息般的無奈笑容:「不客氣。誰讓我的主上這麼固執,勸也勸不聽呢。」


  早就知道了,並且明白那個人的意志不可動搖──所以黑髮青年沒有猶豫地選擇了共同進退的妥協。那自己又怎麼樣呢?紅髮青年以手指撫過臉上的白色面具,那是他思考時的習慣:現在、為了白欒他還能做些什麼?若只是默默注視著……



  「咪,好困難的表情啊。」

  突然輕快的語調和貓爪一隻壓上眉心,意識回來的紅髮青年無奈的望著眼前的虎斑大貓咪,真心希望他別老喜歡用這種方式打招呼:「……找我有事嗎?雷凱爾。」

  褐髮青年無辜一笑,聳了聳肩:「都是一個人不要在意嘛,你看大家都跑去準備或修練了,軍師大人看起來又好嚴肅完全沒辦法搭話……嗯,路西斯要陪我吃蘋果嗎?」

  敏銳地察覺了對方話語中的些許落寞,紅髮青年於是接過對方遞來的叉子,是削成兔子形狀的蘋果,他曾在指揮官的辦公桌上看過很多次。

  「忍耐一下,今天就讓給他吧。」想了想,紅髮青年說道,帶著微微笑意往上方看了眼:「畢竟平常總是被你搶走。」


  「路西斯你說了和查爾斯一樣的話欸。」
  「是麼。」
  「可是指揮官真的很可愛呢!」
  「嗯。」
  「炸毛的亞奇力也很可愛!」
  「………………嗯?」

  褐髮青年看起來心情大好的咬著叉子,將目光放到窗外,再度爆出一句驚人的話語:「咪,雖然兩人都很可愛,但我其實比較想要的是獅子呢。





  ……有沒有不會傷害到任何人的選擇?
  不,沒有的,你明明就知道,不論如何掙扎,總是有一方會被傷到。

  即使如此──真到了那個時候,你如果選擇傷害了自己。
  我會在你身旁喔。




  「哪,要是有能讓大家都幸福的方法就好了。」
















LION

  從越發狹窄的門檻,將你解放。
  我們是否還能一如既往地露出笑容。
























-----------------------------------------------------* END.14.09.29

打著打著已經變成了花貓>>黑貓>>團長>>軍師的莫名單向(●ˊ∀ˋ)ノ(???

路西斯大概以為自己聽錯(ㄍ
不能怪我啊快看看最近的雙貓劇情!!整個夫妻模式想閃死誰啊!!!(ㄍ

黑貓團長可愛,也好喜歡這組但不能CP痛苦(住手
我家團長超害怕軍師的敬語攻擊&他們倆才是最閃的那對(不

不過這裡還在初章劇情呢……要寫到雙貓同居大概還要很久很久,更不用說後頭痛痛的大家都回自己族那段(有點記憶模糊

好期待聖痕2正式推出,等著開新坑(●ˊ∀ˋ)ノwwwww


*標題和第一段和最後一句出自天野月子的【LION】w

関連記事

Posted by on  | 0 comments  0 trackback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blackelf.blog91.fc2.com/tb.php/443-140c1c3d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