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群棲欲。 |

Episode.04 前世今生 聖痕幻想2×聖軍










# 聖痕幻想2同人 / 剣戟のソティラス
# 【溫暖治癒三十題】20.
# 聖者蘭斯×軍師路西菲爾
# 腐向有捏他有捏造有。










Episode.04






  十五分鐘過去了。
  蠟燭上燃著青色的火焰,隨著風在壁上畫出斑駁的影子。

  正襟危坐的白髮青年悄悄抬眼看了看那端一張長桌距離遠、正逕自望著手中公文的妖族青年,一頭紫黑色的長髮披肩,連帶膚色都是同樣,而眼眸則是明亮的綠色……明明該是沒見過的,心中卻有種莫名的懷念感。

  「──只是看,不說點什麼嗎?」注意到他的視線,妖族青年抬起頭來,勾起唇角露出一個淡笑:「還是終於也對我有點興趣了?」

  「……不,怎麼敢呢。」

  有點尷尬的,白髮青年只好也回以一個禮貌的笑容,一邊謹慎地紡織下一句話,「在下以為,您親自召見,是有要事要與在下商談……公爵大人。」


  妖族三大公爵之一──厄夜公爵。

  雖然曾從路西斯、里察和神樂那裡個別聽說過蓋亞公爵和凱因斯公爵的事情,唯獨這位神秘的厄夜公爵不論是長相、性格還是行事作風……他全都不了解。原本他也以為自己沒有去過度了解的必要。

  這次他率領兵隊前來也只是因為煌天軍隊越了妖族國境,位置離空桑嶺又近,才會被緊急召來幫忙(雖然就算公爵們不發文來他也另有打算就是)

  白髮青年垂眸,他怎麼都想不透僅是白日在戰線上有過一面之緣的厄夜公爵為何會突然召見他,結果人來了,卻又放著他逕自處理自己的事情……到底,怎麼回事啊?

  明日還有未完的戰要打,先不要說確認裝備和戰術,他也急著想回去確認自家傭兵們的狀態,也很擔心被留在另一個房間裡的軍師……



  「擔心……你的軍師嗎?」

  妖族青年的聲音使他從思緒中回神,白髮青年再度抬起了頭,見到對方亮綠的眼眸正盯著自己。

  「………是的。」

  「別擔心,我沒有要做什麼,也不會對你和你的領地不利。」妖族青年想了想之後又補上了一句,「……只是單純的聊天罷了。」

  「聊天……是麼?」
  「哎,莫非是不相信公爵的保證嗎。」

  似乎是對於白髮青年戰戰兢兢的不解反應感到很有趣,以手撐著下巴的妖族青年玩笑似的接話,然後看著對方皺起眉頭,顏色似乎又更褪去了一些的表情,又像是於心不忍那樣微笑起來。

  「玩笑話而已,別一一當真。」
  「非、非常抱歉……」

  妖族青年仍微笑著,只是那笑容突然變得有些落寞。

  「不,要道歉的好像是我呢……公爵召見,弄了個很厲害的名目,結果只是找你來聊天,嚇到了?」

  白髮青年老實的點了點頭,但這次倒是沒那麼緊張了,「說沒嚇到是騙人的……不過,既然我人也都在這裡了,公爵大人想要聊些什麼呢?」

  請讓我盡全力奉陪吧,雖然不知道能不能達到您的期待就是。
  白髮青年笑著如此回應。

  像是有些訝異般,妖族青年微微睜大了眼睛,然而他很快的又將內心的各種動搖隱藏於笑容之下。

  謝謝,最後他只是低笑道。






  ────






  送走了難得的客人,也已經不想回去處理公文的妖族青年放棄似的坐到窗邊,正好見到大門前,白髮青年握過身旁那名黑衣軍師的手,兩人似乎說了什麼,而後白髮青年看起來很開心的笑了,黑髮青年看似沒輒的嘆了口氣,最後卻也露出了默許般的寵溺笑容。

  笑起來的模樣……更像了。

  妖族青年想。那個態度冷冰冰、冷靜沉穩,名為賽凡提斯的人族青年,毫無疑問地就是五百年前、曾經是他摯友的煌天人皇……

  而在他身邊的,那個年輕的鬼族青年……

  妖族青年的手指滑過自己的耳邊,那個被他從不離身攜帶著的單邊玉石耳環,此刻也像是回應一般在月光下閃耀著溫潤的光輝。

  從白日戰前的簡單會面,第一眼看到的時候,他就已經明白了。五百年前,他們拋下他個別逝去之時,他就已經在他們的靈魂上以術法刻下了絕不可能被抹滅的記號。

  拋下……不對,這個詞下得重了些。
  那只是人之身軀無法反抗的命運,有限而短暫的時間。


  「……而不知是幸還是不幸,碰巧擁有了多餘的壽命的我,除了等待,還能怎麼辦呢?」

  他苦笑起來。
  或許直到此身腐朽,陷入真正的長眠之前,都忘不了吧。

  五百年前,沒能帶走的那個人。連回答都沒要到。

  因為身體妖化而同樣逐漸弱化的治癒能力甚至不夠救回他。最後的最後,只能握著那個人的手,抱著那具失去心跳和呼吸、逐漸冷去的身軀,一邊在內心咒罵著自己的無力,聽著……哭泣的人皇許下一個恍若夢幻的誓言。


  「………………。」

  青年垂下眼眸。

  我啊……想看看,想看他們之間的牽絆,是否能抵擋的了數百年時光的消逝。
  然後若是、無法的話──

  這次便由我來……






  ──臉上的傷,是怎麼來的?
  ──啊、這個嗎?是……小時候的事情了。
  ──我似乎又問了不該問的,好吧,換一個……白欒,手借我一下。
  ──您……
  ──好,這樣就行了。
  ──!……謝謝您,厄夜大人。真是厲害的治癒術呢。

  ──哈哈,我就當作讚美收下了。你臉上這傷,要是能更早些遇上我,便連疤痕都不會留下了吧──…





  『這手上的疤痕是什麼時候留下來的?在煌天軍事學院的時候?……如果那時候你認識我,就不會留下這疤痕了。』






  「……哈哈,不小心就、說出一樣的對話了呢。」
  「明明……長相也完全不一樣了。」
  「哪,你那個時候,是怎麼回答我的呢?」


  勾起唇角,明明是想要露出笑容的,妖族青年緊緊閉起了眼睛,只是輕輕地、小心翼翼地喚出那個被遺忘了五百年的名字:



  「路西菲爾……」





  ──悲傷地。













今生

  今生,你還會喚出曾經屬於我的那個名字麼。


























-----------------------------------------------------* END.1411.20

說好的還願文,感謝蘭斯大大拚死幫我抓火雞讓我把昆特帶回家了(●ˊ∀ˋ)ノ(??

對不幾其實管理人和厄夜公爵也不是很熟,只是被捏了蘭斯是五百年後厄夜然後這樣也就是說妖族壽命也長得好可怕不賽凡提斯...QAQ!!!!(淦

對不幾明明是治癒向30題卻完全不治癒(淦
對不幾軍師大大完全沒戲份不過要說有好像也是有齁白欒(淦

然後覺得蘭斯那句沒完的對話,我想如果他確定軍師這一世沒有和皇在一起的話,應該會直接打包帶走吧(NO

関連記事

Posted by on  | 0 comments  0 trackback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blackelf.blog91.fc2.com/tb.php/456-482e909f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