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群棲欲。 |

Episode.06 暗香氤氳 聖痕幻想2×軍師米契爾










# 聖痕幻想2同人 / 剣戟のソティラス
# 【回憶三十題】03.
# 軍師路西菲爾×獸族將領米契爾
# 腐向有捏他有捏造有。










Episode.06






  「我到底是不是真心,你感覺不出來嗎?」

  幾乎要把所有的打鬧都用上一回,最後紅髮女子表情認真地如此說著,一邊湊近辦公桌前那個仍在努力和公文奮鬥的黑髮軍師,接著一爪握過對方拿著羽毛筆的那隻手:

  「還是…像這樣把手放在我的胸口,你才感受得到我的真心?」

  或許是沒料到她真的撲了上來,黑髮青年微睜大眼,先是看著羽毛筆摔落在桌上那份待批閱的公文上劃出幾條痕跡,剛在內心喊完糟,然後就看著自己的手直線被拉向對方的胸口處……

  「米、米契爾!?」

  當然是不可能有下文的,黑髮青年急急忙忙掙脫、接著抽回了自己的手,還不忘將身子向後退了些。

  而這反應讓紅髮女子輕輕嘖了一聲,大有真是可惜的意味在,然而等他將目光重新放回對方臉上時,才發現眼前這隻美麗的黑貓正笑得一臉開心。

  紅髮女子收回手,改坐到辦公桌的另一端上,「像你這樣聰明但有時又傻傻的人,我還真捨不得。」

  「……你還真是執著那個傻字啊。」

  聞言黑髮青年無奈的笑了一下,邊伸手去扶正被這一動靜而開始搖搖欲墜的紙山,然後又從上頭拿起了一份羊皮紙。

  「你不是早就知道那是我的一種稱讚方法了?」
  「但你的『傻』到底有那些含意,我到現在也還沒能完全解讀呢。」

  沙沙沙,羽毛筆迅速在紙上化作流利的字體,一邊寫著黑髮青年抬起頭,見到紅髮女子的貓耳朵抖了抖,視線又像是隨時都想撲過來的模樣……果然是貓科動物吧,對移動的東西沒輒。

  這麼想著黑髮青年擱下筆,打算等對話結束後再繼續,否則似乎兩個人都無法專心。他站起身繞到茶具櫃前,打算替兩人都泡杯熱茶。

  ……他絕對不會承認自己剛才有那麼一秒想伸手去碰觸那對貓耳朵的。
  再次堅定自己的思緒,同時也慶幸對方根本沒發覺自己的想法。

  紅髮女子見他停筆了只是微挑起眉,似乎有些可惜的模樣,但她仍繼續接話:「不懂不要緊,我也不喜歡你摸透我。有距離才有美感,因為猜不透,所以想弄清。」

  說完她再次頗有興趣地望著正把茶具擺到桌上、挑起茶葉的黑髮青年,同時也發現對方即時忙碌,也仍認真地傾聽著她的話語。看他現在因為她停下聲音而也停下動作看過來就知道了。

  「等你完全了解了我的思考,我對你也就不再具有吸引力了。」

  紅髮女子伸出手指碰了碰那靛藍色的陶瓷茶杯,是預料中冰涼而平滑的觸感,「這樣豈不是很可惜?像現在這樣,我們會記得彼此美好的一面。」



  ──距離會帶來美感。

  他並不是不懂她的意思,只是那樣多少讓人感覺有些寂寞。畢竟茫茫海人海中你我相逢,有時候是一件多麼不容易的事情。就算記得了彼此最美好的一面,卻再也沒有機會更了解彼此……他想了一下,覺得自己還是不適合這樣的淡薄。


  「妳不會覺得,如果我們有更長的時間相處就好了嗎?」

  黑髮青年邊說著將熱水倒入茶壺之中,頓時紅茶的濃郁香味在房間內擴散開來。

  「時間長又如何?」

  紅髮女子就像隻慵懶的貓那樣撐著下巴趴在桌緣,午後的陽光讓她忍不住輕瞇起紅赭色的眼睛:「現在這樣分別,空閒的時候我會想起你,想起我們說過的話。也許有一天我們會再見面,也或許這輩子都沒機會再見面。」

  「人生中的不可預測性才是最讓人期待的地方。」

  盛滿紅茶的杯子重新放到自己面前,女子抬眼,看了下正在倒第二杯茶的黑髮青年。他是人皇的軍師,而自己是獸族的將領,就現實狀況來說,彼此能見到面的次數大概屬戰事頻發時最多,前提是人族和獸族還要站在共同戰線上,然而那時就多是匆匆一瞥……

  下一次,下一次見面,也或許彼此都不如相識當初。
  那樣是很寂寞,但同樣也令人期待……我希望每次都能見到新的一面的你。


  「我會記得在人族之中,有個再笨一點,再遲鈍一點,身邊沒有圍繞那麼多人的話……或許我就會喜歡上的傢伙。」

  紅髮女子說著重新坐起身,端起杯子,然後靜靜地笑了。

  「這樣,也挺好的不是嗎?」






  那個需要再笨一點,再遲鈍一點,身邊沒有圍繞那麼多人的傢伙,難道是指我麼。坐回辦公桌前的黑髮青年想著苦笑了一下,也端起仍冒著熱煙的杯子,然而當他見到那端紅髮女子將唇湊近杯口時──

  「等等,米契爾,茶很燙──」
  「唔!」

  沒等他說完,紅髮女子已經摀住自己的嘴、皺起眉頭,連帶耳朵和尾巴都像是受到驚嚇般豎起黑色貓毛。

  「啊……就知道妳沒注意。」
  「好痛……笨蛋為什麼要把茶泡得這麼燙!」

  「茶本來就是用熱水泡的吧?」黑髮青年有些哭笑不得地回應,卻還是離開自己的位置來到紅髮女子的面前,蹲下身子探了探:「舌頭還好嗎?有沒有燙傷?」

  「一點都不好───!」
  「真是,別鬧小孩子脾氣呀。」

  黑髮青年拿起桌上的糖罐,用銀湯匙舀了一匙白糖,遞到紅髮女子嘴前。

  「做、做什麼?」

  「減輕疼痛,當作被騙試一次吧。來,張嘴。」黑髮青年說得一臉正經,但很快又笑著補上一句:「還是我應該學學蘭斯的溫柔親切呢,來,啊──」

  「………讓你這樣到處騙女孩子。」

  猶豫數秒,仍乖乖張嘴的紅髮女子像是報復般吐出這一句,然後她很神奇地發現自己被燙到的舌頭似乎沒有那麼痛了。見她一臉混著些許訝異地眨了眨眼,黑髮青年微笑起來。

  「有沒有好一點?」
  「嗯。你還真是知道一些奇怪的知識。」

  「這招是照顧我家小主上的時候學來的……雖然我覺得迪克單純只是喜歡吃甜。」黑髮青年說著改倒一杯冷水遞給紅髮女子,「再含一下涼水吧,不然等等晚餐的時候會很痛苦哦。」

  「不要把我當小孩子哄。」說著黑貓尾巴還有些不滿的甩了下。

  「對不起,因為貓實在太可愛了忍不住就……」站起身,黑髮青年走回辦公桌前捧起幾份文件,「我去送文件,然後作為賠禮我晚點會帶蛋糕回來……」

  「…………前面那句。」
  「嗯?我去送文件──」
  「再前面一句。」

  知道對方想問的,然而看著那抖啊抖的貓耳以及黑貓女子一臉彆扭的可愛神情,卻又總是忍不住這份惡作劇一般的心情。

  黑髮青年輕瞇起眼,微笑起來。

  「我說,我很喜歡貓哦。」






  職務室的門打開又闔上,被留在房間內的紅髮女子先是愣了幾秒,最後才彷若回過神那般,將溫度開始逐漸上升的臉頰藏於雙掌之中。


  「…………狡猾的軍師。」

  她摀著臉低喃道。





  而無人應答的職務室內依舊輕飄著紅茶和著窗外溫暖日光的甜甜香氣。
  那香氣很溫柔,卻也有些寂寞。













氤氳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等閒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


























-----------------------------------------------------* END.14.12.07

喵契爾還願文(●ˊ∀ˋ)ノ!!!
軍師x喵契爾這CP我完全可以(●ˊ∀ˋ)ノ♥

作為一個從遊戲開始就是貓咪妹子鐵粉的我來說,這不寫甜怎麼對得起自己(??

最後的是納蘭容若的《木蘭花》,是自己也很喜歡的詩句,感覺比較接近喵契爾的說法XD

関連記事

Posted by on  | 0 comments  0 trackback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blackelf.blog91.fc2.com/tb.php/459-52883a6d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